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挑战贵族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2142 2016.06.21 11:06

  我从禁地中爬出来,一脸怒色的向着学院的中心地带奔跑而去,我要找到岳隆。

跑了才没多久我的眼前,我的一个个学生出现了。他们看到他们的老师我,一脸怒色的样子,一个个大惊。

“老师,您怎么了?怎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如此恐怖的杀气?”

“是啊老师,是谁惹您了?”

“老师,有人得罪了您吗?您说是谁?竟然敢招惹我们的老师,我们一定会给他最大的教训的!”

别说我的一个个学生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恐怕现在都能够感受到我那冲天的杀意!

我看着眼前,我的这一个个,看到我生气后,一个个也跟着愤怒的学生,感受着他们关心的话语以及目光,我身上的杀意稍稍收敛了一分,心中感到了一丝欣慰,是对于我的学生的欣慰。

但是这杀意收敛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下一刻,我的脸上再次密布杀气,一脸寒霜道:“是岳隆,同样身为老师,他竟然陷害我,如果不是我命大,此时你们已经见不到了我!”

“岳隆?难道您说的是岳隆老师吗?”有的学生听到我所说的名字后,立刻高声叫喊了起来。

“没错就是他?就是我们学院的老师岳隆!”我脸上的寒气有强了一分,我甚至感觉到,我附近的四个学生身子都颤抖了一下,似乎是被冻的。虽然说我的杀意、寒气并不是针对我的学生的,可是他们还是受到了影响,可见我的怒意我的杀意有多么深了!

“还真的是岳隆老师,他怎么能够这样啊!”

“是啊,同样身为老师,他怎么可以陷害也是老师的您呢?”

“他的做法,虽然身为学生我不应该说老师的坏话,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他简直就是一个人渣!”

“什么老师,你觉得他这样对我们的老师,他还称得上老师吗?”

“就是啊啊,再说了,他是别人的老师,又不是我们的龙老师!只有龙老师才是我们的老师!”

“说的对!他竟然敢这样对我们的老师,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老师,你是要去找他吗?我们和你一起找到他,杀了这个不配为老师的混蛋!”

四周的一个个学生听到我的话后,一个个出离的愤怒起来,只是最后一个学生的话才刚刚落下,一旁,另外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

“什么?杀死岳隆,这绝对不行的!”一个叫做青山的弟子听到同伴们的话后,立刻失声叫喊起来,他的脸上还挂着一副无比焦急的模样。

“你说什么?你说不能杀死他为什么不能杀死他?你什么意思?你还是不是老师的学生,你怎么能够帮着别的人说话。”四周另外几个学生听到青山的话之后,立刻转头一脸愤怒望向了青山。

青山面对众人的指责,立刻焦急的摆起手来,急忙说道:“我不是不帮老师,正好相反,我这样做,是不想害了老师,你们这样做是害了老师。”

“怎么?你这样说还有道理了?岳隆差点害死老师,你不帮着说话,还不让对付岳隆,你还有脸说,你是为了老师?你也太不要脸了,以后你不要说,你是老师的学生,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同学的。”有几个学生听到青山的话之后立刻愤怒的高声大叫起来。

“你们不要这样说,青山这样说,的确是为了老师好的。”青山还没有说话,一旁,一个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大家听到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纷纷回过头来,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望去,顿时,大家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张帅气的面孔。

这个学生在学生群中,也是非常显眼的一个存在,其实他以前就是一个纨绔弟子,后来才成为了我的学生,他的名字叫做杜山,来自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

他们家族实力之强,就算是城主见到他们家族的权势人物,都要客客气气的给几分面子。

杜山看到大家的视线都注视过来之后,稍微清了清嗓子后,故意压低了几分声音道:“你们是不知道岳隆的身份,倘若你们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你们就不会再鼓动老师去杀死岳隆了。其实,我和青山听到老师说,岳隆差点害死他之后,我也愤怒的不行,也想要把岳隆碎尸万段,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也不能让你们去招惹岳隆,因为岳隆的身份太恐怖了。”

顿山说道这里,声音又低沉了几分,问道:“你们知道我们帝国的爵位分级吗?我说的是除了王族之外的爵位?你们应该都知道,最高的爵位是什么吧。”

“这还用问吗?那自然是公爵了,不过,帝国已经许久没有侧缝公爵了。所以其实公爵可以忽略不计了,一般来说大家说帝国最高的爵位即使侯爵了。”

“没错是侯爵,岳隆家族的族长,就是一位侯爵!”杜山语出惊人到!

“什么……侯……侯爵……”

“我们学院的老师当中,竟然还有后觉得后人!”

“天啊,这也太恐怖了吧!”

所有的学生听到杜山的话后一个个都是大吃一惊,也包括我,我也没有想到,岳隆能够有如此的身份!

“岳隆是侯爵家的孩子,他虽然不见得一定会继承侯爵的爵位,但就算是现在,他也是有爵位在身的,他已经是我们帝国的子爵了!”

青山接过话头说道:“其实,在我们学院的很多人都是知道岳隆的身份的。他的家族之强,就算是在我们整个帝国中都是数得着的强大存在,你们或许不知道,就算是城主,每次有大事发生也都是要去他们家和他们家族的大人物商议怎么处理事情的。

我们这一片区域,他们家族就是最强大的家族,没有之一!传说中,他们家族富可敌国,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的财富,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家族的势力遍布我们帝国内。

就算是在帝都,他们家族都有多人为官。甚至我们帝国的军队中,也有许多的高级将领大人物都是他们家族的人。

这还只是他们家族的实力,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这些强大无比的家族都是有不少同盟的。能够成为如此强大家族的同盟,实力之强也是可以想象的。而他们家族的不少人,更是和那些我们帝国真正的强权家族有着姻亲的关系。他们家族的强大,用三言两语根本就说不清楚,我想杜山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岳隆家族的强大吧!”

大家听到青山的话后,一个个纷纷转头向着杜山望了过去。

“青山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其实他这样说或许无法让大家直观的知道岳隆家族的厉害。我这样说吧,你们都知道我的家族厉害吧。”

杜山说了一句话之后,在场的众人都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知道我家族的厉害那就好说了,我们家族的家主,他甚至连见到岳隆家族家主,见到岳侯爵的资格都没有。

每一年,逢年过节,我们家族的家主都是要亲自带人去侯爵家里问好的,可是你们知道每次接待我们家族的是谁吗?是侯爵家的管家。我们甚至连见到他们家族核心成员的资格都没有。”

众人听到杜山的话之后,全都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无法想象,岳隆的家族究竟强大到了何等的程度!

大家一瞬间都沉默了起来,半晌,才有一个声音不甘的响起。

“可是岳隆就这样陷害我们的老师,我们难道就这样算了吗?难道让我们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吗?”

我看了眼刚刚出声叫喊的一个平民学生,森然冷笑道:“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他要害死我,我怎么能不找他算账呢?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要报仇的!不过,这件事你们就不要参与了,因为他毕竟是老师,你们是学生,你们不好出现,好了,你们有谁知道岳隆在哪里吗?”

“不知道。”

“没有见到他,不过他在学校有几个熟悉的老师,比如说兰德老师,李诺老师,他们应该知道岳隆在哪里。”

“好,那我就去找他们问一问的。”我立刻转身,向着学院中心地带跑去。

跑了没多久,我在学院的路上,却是意外的遇到了兰德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李诺都是和岳隆关系很好的老师,除了这两个老师之外,旁边还有五六个老师,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是想要去干什么,不过,这也不是我所需要关心的,我只关心岳隆在哪里!

我看到他们之后立刻停了下来,虽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可是我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杀意他们仍旧能够轻易的感觉得到。

“龙克老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大的杀意?”兰德看到我之后,立刻叫喊了起来。

“我要找岳隆,你知不知道岳隆他在哪里?”我看着兰德,脸色不是特别的好看,只是这个脸色不是针对兰德的,而是针对岳隆。

“你找岳隆?他现在在家里,你找岳隆干什么?他怎么你了?”李诺听到的话之后,回答了一声之后,反而有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我对他的问题也没有回答的兴趣,我只是想要找到岳隆,如今我已经知道岳隆回到了家,那么就够了,现在我就要去岳隆的家里找到岳隆。

我根本就不回答他的问题,转过身去我就要立刻,可是才刚刚迈出去了两步,我的身前,兰德已经拦在了我的身前。

“等等,龙克,你这样我们可不能让你走,你为什么要去找岳隆老师,你先把话说清楚再走!”

“没错,龙克你先把话说清楚,你这个样子我们可不能让你去找岳隆。”李诺也在一旁帮腔说道,他们两个人甚至将我夹在了中间。

“你们让我告诉你们原因是吗?那好,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岳隆他陷害我,差点把我给害死了,只是我命大,这才活了下来,我现在就是要去找他,说清楚这件事的!他竟然想要陷害我,我一定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才行。”我一脸怒色的说出了原因。

“什么?岳隆老师想要陷害你?”四周一个个老师们闻声大惊失色。

“不可能,岳隆他为什么要陷害你,你绝对在胡说八道!”李诺使劲的摇起头来。

“是的,我也不相信,岳隆老师要陷害你,岳隆老师绝对不是这种人!”兰德紧跟在李诺的后面开口,他就差说是我故意冤枉岳隆了。

“怎么?你们难道以为是我冤枉岳隆不成,我显得没事干,会冤枉他吗?再说我这里可是有证据的,现在我要去找岳隆的,你们不要拦着我!”我双目圆瞪,怒视这眼前的李诺和兰德。

“不行,我们不会相信岳隆陷害的你的,龙克,你今天除非击败我们否则的话,你休想去见到岳隆。”李诺和兰德毫不退让。

这个时候,其他的一个个老师也反应过来,他们一个个跑到我的身边,一把拉住我说道:“龙克老师啊,你不要冲动,你不知道岳隆的身份。”

“是啊,岳隆可是侯爵的孩子,他自己也是贵族,是子爵。你想怎么对付他?他可是贵族,你对他动手是不行的!”

“龙克老师,你还是先忍一忍吧。”

其他的老师纷纷开口,我能够听得出来,他们并不是像李诺和兰德那样,完全就是偏向岳隆他们应当是真的害怕我去找岳隆会有麻烦的,可是,岳隆都那样想要害死我了,我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岳隆这一次能够陷害我,那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哼,不管他是谁,他陷害我是事实,我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他的。他是贵族又怎么了?贵族难道就不是人吗?人犯了法是要受到惩罚的,平民要受到惩罚,那么贵族一样也是要有惩罚的!大家不要劝我了,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去找他讨个说法的。”

“龙克老师,你可不要冲动啊,你是不知道,岳隆老师的家族有多么厉害,你这样去,最后倒霉的人可是啊你啊!”

“是啊,龙克老师,你不能去的。”

其他的一众老师听到我的话后还在不断的劝着我,可是我根本就不停他们的话,一定要去找岳隆。

“龙克,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高贵的岳隆老师怎么会对你下手呢?”兰德高声大喊道:“况且就算岳隆老师真的对付你那又怎样?岳隆老师可是贵族!”

“好了,不要再和他说这么多废话了!”李诺突然打断了兰德的话,冷声说道:“龙克你一定要去找岳隆老师的麻烦是吗?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怪我们动手了,想要对付岳隆老师,你先问问我手中的魔法!”

李诺冷哼了一声,心中明白,估计岳隆是真的陷害了龙克,而且还是差一点把龙克给害死了。

否则的话龙克不会如此的愤怒,也不会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

但是,他却一定要站在岳隆的这一边。

岳隆,那可是侯爵家的孩子。

平时,他和兰德就在岳隆的身边不断的讨好着岳隆,岳隆在他们的讨好下,也是比较开心的,他们两个也因为这些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但是那只是小的好处,他们还想要更大的好处。

他们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们怎么能够放过呢?

就算龙克是学校的老师又怎么了?他们相信,只要他们出手对付龙克,以岳隆家族的势力,一定会出手帮他们把事情摆平的。

岳隆既然想要陷害龙克,还先要让龙克死,一定是非常的恨龙克的。

如果他们能够杀死龙克,那么想来岳隆一定会非常的高兴,岳隆一高兴了,他们一定会有更大的好处的。

杀死龙克!

李诺脑海中突然碰出一个念头,然后这个念头就再也无法控制。

看着眼前的龙克,他突然间,低声吟唱起来:“游离于时间的火精灵啊,你是世间最为……”

随着李诺的吟唱,他的身边,一团团火元素的气息猛然间爆发出来,然后向着四周不断的蔓延,隐隐约,似乎连四周空气的温度都开始升高了。

“李诺你想要干什么?龙克可是我们学院的老师,你这是想要攻击他?你可不能攻击他啊!”

“李诺,你快点住手!”

“李诺,不要乱来!”

四周一众老师们看到李诺的动作之后,纷纷出口阻拦,可是李诺扫了众人一眼之后,不仅没有停下来,相反,他身前的火元素气息却是越发的浓密起来。

他杀死龙克可是能够讨好岳隆的,他为什么要停下来,如今可是讨好岳隆的最好的机会,他怎么能够放过呢!

李诺周身的火元素能量越来越强烈,而在另外一边,兰德的身体内也散发出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李诺会出手,之前也没有阻止李诺。

说起来似乎是很久的时间,其实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李诺双手向着天空一举,已经大声叫喊出来。

“爆炎·地狱火!”

“啊,是爆炎·地狱火,李诺竟然能够释放出这等恐怖的魔法!”

“天啊,这个魔法,在我们学院恐怕也就只有院长才有能力释放出来吧,李诺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在竟然能够释放如此强大的魔法!”

“李诺他也太狠了,大家都是学院的老师,他竟然能用如此厉害的魔法,就算是院长面对这个魔法,恐怕都没有什么办法吧。龙克怎么可能躲过这个魔法!”

“龙克这下倒霉了!”

“这个魔法太恐怖了,这可是范围极广的魔法,我们快点躲开,免得被波及到。”

天空中,一个无比硕大无比的火球突然坠落而下,火球还远在天空中的时候,我都能够感觉到火球上所传来的炙热无比的气息,远远的看着这个火球,我甚至生出一种错觉来,这不是一颗火球,而是太阳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

火球坠落,从天空中划过一道明显的灼烧的痕迹,那炙热的高温似乎将天空都完全点燃。

火球飞行的速度极快,不过片刻的时间,已经落下了许多,四周的氧气好像在一瞬间完全被吸收干净,让人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可火球,好强的威力!

我心中一惊,双目内一双瞳孔猛然一阵收缩,天空中正急速坠落的火球瞬间变得缓慢起来,慢的就好像是一只蜗牛再爬一样,虽然我不知道,蜗牛为什么能够飞上天,可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看着那缓慢非常的火球,我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顿时一声,沉闷的声响传出,我脚下的土地猛然一颤,一大片泥土在我双腿力量的冲击下,猛然冲飞起来。

我借着这一蹬的力量,身子猛然间远远的窜了出去,当我再回头望过去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到,那火球一缓慢的速度落下。

虽然说,在我的眼中,那火球坠落的速度是非常慢的,可是其实火球落下的速度还是非常之快的。在别人看来,我只是刚刚躲闪了过去,然后火球就落了下来。

顿时轰然一声惊天巨响猛然爆发了出来,声音阵阵就好像是一道天外惊雷从天际的尽头坠落大地之上一般,直震的整个大地都颤抖了起来。

四周,一个个学院的老师被这声音震的双耳生痛,一阵阵嗡鸣声不断的从他们的双耳中回荡着。

如此大的声响,或许一座山倒塌的声音也不过如此了。

在火球坠落之后的大地立刻熊熊燃烧起来,火焰向着四周不断的蔓延,地面上的一株株青草瞬间被烧焦,就连地面似乎都被烧焦了。

我毫不怀疑,如果这个时候,我拿一根木棍在地面上划一下,都能够划出一串串的火星。

这就是魔法的威力!

在火球爆炸的范围内,所有的一切全部被焚烧干净,就连那些石头都被融化了。

如果刚刚不是我躲闪的快,我一点也不怀疑,我会被烧死在里面。

这个混蛋,我和他一样都是学院的老师,我和他之前也是无冤无仇,但是他竟然这样攻击我,这个家伙实在太狠辣了。

既然他出手攻击我了,那就不要怪我出手狠辣了。

李诺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够躲过他的攻击,他在看到我毫发无损的站在一边之后,整个人瞬间呆住了,龙克竟然能够躲过自己的攻击,这怎么可能?

刚刚自己释放的可是自己最强的魔法了,如果是平时的话,自己根本就释放不出这个魔法,刚刚自己可是用上了自己身上最为宝贵的,急速魔能水晶。

那是自己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从一个老头手里骗来的。

那个老头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自己猜测他应该是什么魔法世家的后代,可是后来家道中落,最后沦落到到街上贩卖他们家族传下来的东西。

当时如果不是人太多,自己不好明抢的话,自己一定会抢了那个老头,因为人多,自己没办法只能花钱买下老头的宝贝了,不过那点钱也算不上什么了,自己只是花了一个银币的价格就买下了老头的急速魔能水晶。

那可是无价之宝。

急速魔能水晶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充能。

只要是魔法师都可以往里面补充能量,这些能量不管是谁吗,只要拿着急速魔能水晶都是可以使用的。

它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加速魔法的释法速度,这个加速是非常恐怖的。

自己得到的急速魔能水晶也不知道是被多少魔法师冲过能,里面的魔法能力非常之多,如果是平时,自己想最多施展出这个魔法的五分之一,就会耗尽自己的魔法。

可是这一次,自己却是完全释放出来魔法,而且速度快的恐怖。

以自己的计算,就算自己真的有足够的魔法,自己释放这个魔法的速度也会非常的缓慢,可是这个急速魔能水晶最少将自己释放魔法的速度减少了十倍!

如此之快的释法速度,又是如此之强的魔法,可是龙克他竟然躲了过去,他怎么可能躲过去呢!

这个魔法自己释放的这么突然,就算是院长亲自来了,恐怕都没有可能躲过这个魔法,龙克他怎么能够躲过去!

李诺双手遮抱着脑袋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对面。

四周一个个学院的老师脸上的神色比起李诺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可是知道的,刚刚释放的魔法可是‘爆炎·地狱火’啊,那么快的速度龙克是怎么躲闪过去的?

天啊,龙克他还是人吗?连如此之强的魔法都躲闪过去,自己刚刚不是看花眼了吧。

兰德看着躲闪过攻击的龙克心中同样充满了惊骇的感觉,但是在惊讶的同时,他的心中也是一喜,刚刚如果李诺真的将龙克杀死,那么李诺可就是立下大功了。

这下好了,龙克躲过了李诺的攻击,就轮到自己立功了。

如果自己能够杀死龙克,到时候,岳隆一定会对自己高看一眼的,那时候,自己的背后有了岳隆,那么在学院内,不在这整个地区,还有谁敢招惹自己?

然后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还有自己的实力,自己完全可以通过岳隆,再认识岳隆家族更加拥有权势的人物。

等到那个时候,自己不管出现在哪里,不管是谁见到自己都得毕恭毕敬的。

那些以前看不起自己的人,他们统统会像哈巴狗一般,跑到自己面前摇尾乞怜。

自己会住上最好的房子,买上上百个……不要买上千个奴隶,每一个都要是不到二十岁的水灵的大美人!自己要有专门的大厨,每顿饭要吃一百种的美食,每个星期,菜样都不能有重复的,那才是真正的人生!

兰德已经开始忍不住向往以后的奢华生活了。

想着想着,他的嘴角甚至都流出了一丝丝的口水,似乎是感觉到了嘴角发凉,他顿时回过神来,现在就是他的机会,杀死龙克,他必须尽快下手!

兰德的心中泛起阵阵杀意,口中更是加快速度开始吟唱速度,同时悄悄拿出了一个卷轴,这个卷轴是他们家族传下来的至宝,卷轴当中隐藏着一个无比恐怖的魔法。

我在躲过了李诺的攻击之后,双目之中闪过了一丝寒芒,身子一动我就要冲过去攻击李诺,可是我才刚刚动了几步,四周一股股的寒流突然从远处袭来。

我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望去。

在我的视线中,一道冰霜寒流从兰德的身前浮现,然后想着我的方向急速袭来。

冰霜急速掠过大地,刚刚还隐隐约有些燃烧着的土地瞬间冰冻住,地面上更是结上了一层冰渣。

冰渣下面的大地在经历过之前的火焰之后,又急速降温,一热一冷之下,简直如同**********,大地都开始碎裂开,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然后就像是蜘蛛网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急速龟裂。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四周在之前还显得特别炙热的空气开始急速降温,然后变得寒冷起来,让人感觉就好像是瞬间坠入了冰窖当中一般。

看着那向着我快速的蔓延过来的冰渣,我的耳边,一个个学院老师们的惊呼声也响了起来。

“寒冰牢笼,这是寒冰牢笼,一点也不次于爆炎·地狱火的强大魔法,兰德怎么可能释放出这么强大的魔法的!”

“这可是寒冰牢笼啊,一旦施展,遍地寒流,就好像是牢笼一般将整个世界都完全围困住。如果中招,虽然不会死去,但是却会被冻成冰雕,无法自由活动只能任人宰割了。”

“想不到兰德竟然能够释放如此魔法,我刚刚隐隐约好像看到了兰德拿出一个卷轴,恐怕那就是寒冰牢笼的魔法卷轴了。”

“龙克能够躲过爆炎·地狱火已经是奇迹了,寒冰牢笼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躲过去的了。”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我的双眼中,别人眼中速度极快的寒冰牢笼却是以缓慢的速度慢慢爬了过来,我身子一转,却是直接向着李诺的方向急速冲了过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冲到了李诺的面前。

然后在李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出一拳,重重的轰击到了李诺的脸上。

“碰!”的一声巨响,就好像是上古的魔神,伸出那可以砸裂天地的拳头,击打在了李诺身上一般,发出一声山岳崩裂一般的巨响!

李诺的脑袋就好像是一个被一锤子砸爆的西瓜一般,鲜红的血液混杂着白色的骨髓猛然喷洒而出。

四周所有人在这瞬间惊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能有这么快的速度,想不到我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吧。

这也是因为我在禁地中有所突破,否则,现在的我也不会有这么强大!

我一拳将李诺砸死之后,目光一转又落到了兰德身上。

虽然说兰德施展的寒冰牢笼说是能够将整个事件冰封。

可是兰德使用的毕竟是一个卷轴,冰封的范围还是有限的,我跑到了李诺的面前,自然是已经躲过了冰封的范围。

看了眼铺满了地面的冰渣,我冷笑一声,就好像溜冰一样,在冰渣上一划,身子飞速前进,在兰德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冲到了兰德的面前。

兰德一脸惊骇的长大嘴巴,一双眼睛好似铜铃一般瞪大,如果他的眼珠再大一点,恐怕他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或者说如果他在矮一点,我觉得他的下巴都要落到满是冰渣的地上了。

他显然是无法相信我能够躲过寒冰牢笼。

我狞笑一声,同样身穿一只手,一拳将兰德完全轰爆。

他们既然对着我下死手,那么他们就要有被我击杀的准备,对这种恶人,是不能心慈手软的。

我接连击杀两人之后,在学院其他老师满是惊讶的目光中迅速离去,向着岳隆家而去。

岳隆家总是有侯爵的,想要打听他们家的位置一点也不难,我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到了他们家的地址。作为侯爵的家,那自然是无比的宽广的。

他们家的大门看起来甚至比一些地方的城门都要宽敞。

在大门的门口,更是有两个家丁模样的人站立在两侧。

这两个家丁看到打扮普通,也没有什么随从的我出现之后,立刻大声吆喝起来:“喂,哪里来的贱民,这里是侯爵府,不是你这种贱民能够来的地方,赶紧滚蛋!”

我一脸杀意的看着这两个家丁,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家丁,我听到他们的话后,立刻冷哼了一声:“所有的人都是生而平等的,你们这样说别人,其实已经将你们自己骂了进去,我也不想和你们这两个人计较,立刻让岳隆滚出来见我!”

“混蛋!”

“找死,竟然敢这样称呼大人!”

两个家丁听到我的话后立刻暴怒的冲了上来,我也不想和这两个下人一般简直,直接抓着两个人随手扔了出去,然后传入了侯爵府。

侯爵府的守卫还是很负责的,我冲进去,他们立刻知道侯爵府受到了攻击,一个个的魔法师以及魔武士冲了出来可是这些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我很轻松的解决了这些人,终于,正主出现了。

岳隆跟着他的父亲侯爵岳长军出现。

“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来我侯爵府撒野,你是想死不成?”岳长军一看到我立刻冷声喊了起来。

附近,侯爵府的众人看到我出现,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哼,你以为我没事喜欢来你们这里吗?我来这里的原因,你要问问你的宝贝儿子,如果不是他陷害我,差点害死我,我会来这里吗?”我双目冰冷的望向了岳隆,心中的杀意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岳隆明显非常诧异,我竟然没有死去,他甚至一见到我之后就失神了,此时听到我的话之后,他才回过神来,不屑的喊到:“我就是想要杀死你怎么了?别说你现在没死,你就是死了又如何,我是贵族,而你只是一个贱民!”

岳隆的声音一落下,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天空中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还当真是狂妄!”雄破院长的声音突然出现,他一出现后,立刻望向了岳长军。

“岳侯爵,你自己的儿子已经承认了他想要害死我们学院的老师,正好你的儿子也是学院的老师,我想你应该把你的儿子交给我处理了吧。”

岳长军狠狠的瞪了岳隆一眼,都是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刚刚最快,他承认什么?他如果不承认的话,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把这些人全部打发走,现在,却还要稍微麻烦一下。

岳长军转过头,望着雄破冷冷说道:“是又怎样,但是他是我的儿子,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就用不着你们处理他了。”

“这可不行,他要害我学院的弟子,如果我不处置他,我以后如何服众!”雄破针锋相对的开口。

“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交给你,不要再说了,我会陪点医药费的,但是人我是不会交的。”岳长军根本就不想和雄破妥协。

“这样说岳侯爵是要不讲理了。”雄破的目光开始泛冷,他在学院听说了龙克遇害的消息,得知龙克来找岳隆就立刻赶了过来生怕龙克吃亏。

只是没想到,岳长军这么不讲理,就算他来了,也不给一点面子。

“我就是不讲理又怎么样?我是侯爵,是贵族我的儿子也是贵族,一个小小的平民杀了也就杀了。”岳长军一边说着,心中却是微微感觉到诧异,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罢了,怎么雄破这么维护他,看来这个老师和雄破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雄破的身份的确已经很尊贵了,可是自己的身份更加尊贵,自己是侯爵,不给面子就是不给面子,雄破也不能怎么着!

我听到岳长军的话再也忍不住开口讥讽起来:“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侯爵的威风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家在几百年前,是不是也是贵族,也是侯爵。这些先不说,你们是侯爵,我想你们一定不敢丢了帝国的脸吧,现在我对向岳隆发起生死挑战,你们是应还是不应呢?你可以不应,不过到时候我怕帝国知道这件事后怪罪下来,你都受不了。”

岳长军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他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堂堂侯爵之家自然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不过,你们身为贵族你向我的儿子发起挑战,我的儿子是有权利让我们家族的人出战的。

帝国有规定,平民向贵族生死挑战,贵族可以在家族中任意选择三个三十岁以下的人代替主人出战,还要你能够战胜这三个人,那么我的儿子既然会交给你们处置,不过你死了,那也就是了,既然你要挑战我就答应你,我也不会让你们等很久,我家中就有比武台,现在你就可以挑战。”

岳长军说完心中就笑了起来,对方是魔法师,在擂台上一个魔武士和魔法师对战,擂台就那么大,魔武士很容易就可以冲到魔法师面前,杀死魔法师再简单不过了。

很快我就跟着岳长军来到了比武的擂台上。

擂台是一个方形的擂台,我才跳上擂台没多久,擂台上就跳上了一个看起来二十余岁的男子,他上来之后只是狞笑了一下,然后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

他一定是以为我是一个魔法师,所以想要近身击杀我吧,可惜,他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在我的目光注视下,他的动作简直缓慢的如同一只乌龟一样,我轻而易举的躲闪开他的攻击,然后找到他招式的破绽,伸出一拳,直接一拳把他击飞下了擂台。

落到擂台下面,自然就是输了。

岳长军明显没想到,我竟然精通拳脚,他顿时愣了许久,然后才有喊了一个人上擂台,可是和前面的人一样,这个人在我的眼中速度慢的要死,一下就被我打下了擂台。

这下岳长军明显了慌了,又过了许久他才重新找了一个人上擂台,这个人看起来年纪却是很大,一看就知道超过了三十岁。

擂台下面,雄破立刻叫喊了起来:“你们也太不要脸了,说好了三十岁以下的,这个人的年纪明显都超过了四十了,说不定都有五十多了,你们怎么能让他上台。”

“他不到三十岁,只是长得老一点罢了。”岳长军回了一句话后就不再说话。

我心中也暗骂岳长军的无耻,谁都知道这个人年纪很大,不过无所谓了,在我的目光注视下,这个人也和前两个人一样,攻击速度在我眼中慢的要死,我一下就把他打下了擂台。

三场连败,岳长军的脸都黑了下来,可是他没有办法,话他已经说出口了,而且他还还是帝国的侯爵,如果他不遵守承诺的话,就是给帝国抹黑,帝国的贵族都不会原谅他的。

他没有办法只能将岳隆交了出来。

我看到岳隆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上去一拳,直接将岳隆击杀!

想要杀我,那我就杀死你!

岳长军看到我当着他的面杀死他的儿子,他的脸完全黑的和黑炭一般了。

“杀我的儿子,你等着,你早晚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我等着!”我只是留下一言,直接转身离开。

……

又是几天匆匆过去,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我的名声在学院里彻底的传开了,前来我这里上课的学生,听说也不再是以前那么一点,虽然我还没有去上课,却也听说有很多的学生打算来我这里上课。

说起来今天对我来说,也算又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是我被学院学生认可杂学课时的第一天,早上洁儿嘱咐的万语千言不时在耳边响起:

“龙克大哥,这是你第一次给这么多人上课,你要记住表现得好一点。”“龙克大哥,记得和院长说一声,我也要听课,学习魔法与武技,这样我就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了!以后有人欺付我,我就不用大哥再为小妹操心了。”

听着洁儿真诚的语言,一股男人对女人的关爱之情,像洪水般的差点冲垮我透世心眼下的心境。

我稳一下心境,平静的道:“洁儿,你放心,大哥会有分寸的。”

曾经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我,连一个小小的学院学生都教不好?我充满自信地走向学院的教学室!

终于,我面对着众多学生的第一堂大课开始上场了。

※※※

离教室还有很远的距离,就听到教室里喧杂的说话声。

我来到教室门口,平静了一下心态,进入透世心眼之中,慢慢走入教室。

这间新分给我教室很大,足以容下三百多人,二百多的新生五个一帮三个一伙的分散在各个角落。有些人还没有发现我已经到来。仍在那里不停的高谈阔论。

“我问你们……你们谁知道龙克要教我们什么吗?”

“不太清楚,难道?你知道……”

“呵呵,我可是消息通——一切消息都逃不出我的耳朵,据我打听到的,龙克要教我们杂学!”

“啊?杂学是什么?”

“什么是杂学?杂学是什么科目?”

“我就打听到这些,杂学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啊,咳~~~~”

随着我的一声低沉的咳声,教室里的声音从小变无。

我扫视了一下这一届所有的新生,只见他们个个精神都算饱满的站在那里。

迪克、屏页法、坦力等一些人分别站在各处。他们各自的表情绝不相同:

迪克还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显然他表面比较平静,但从他眼神中流露出的神色,可以看出他很看不起我这个老师。

屏页法在我来到教室里的一瞬间,脸部表情产生了一丝波动,但很快的就恢复了他独用的那一份冷静。平淡的关心着我的一举一动。

坦力自发现我来到教室后,眼中神光就一直没有消失过。很显然为我成为老师而高兴。

其他的大部分人则静观其变。想看看我有什么新的东西教给他们。

我再次把透世心眼提高一个层面,原本以为小小的教学却是如此的复杂多变,我不得不小心应付。

“同学们,你们好,这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站着的同学都请坐下。”看着所有的人都安然落座后,我续道:“我希望以后大家不要叫我老师,还是叫我龙克为好,老师这个称号显然对于我这个年青人很不适合,如果大家都叫我老师,我想我可能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一句玩笑话,将原来的分氛冲淡不少,同学笑着问道:“龙克,呵,你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我包了。”

看着多数同学脸上的笑意,我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多年战争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你要想让你的士兵为你拼命,首先,你应成为士兵的朋友。做为老师的我,第一要做的就是和新生拉近关系。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其实也是新生中的一员,只是在测试时比较幸运的破了几项记录。我想你们之中一定有不少人有着不凡的实力,在某一项上能超过我,但是有句话叫技不压身。我要教给大家的是杂学。”

说完我看看个个面露疑惑的新生们,接着道:“杂学是一门有别于魔法、武技,可以用来作战的一个综合学科。我知道大家毕业后大多数要走入军队,与魔兽军团作战,对付魔兽军队不一定要用魔法与武技,其他的一些杂学技能也可以使魔兽军团战败。”

“龙克,不用魔法与武技战败魔兽军团,这是你刚才说的,我没有听错吧?你可能不知道魔兽军团有多历害。”一个新生站起来发表自己不同的看法。

显然他的话得到了大多数的认可,底下的议论声又纷纷响起:

“龙克是不是疯了,他想不用魔法与武技就战胜凶惨的魔兽军团,那简单是神化!”

“是呀,可能是因为他没当上魔法老师而生气吧……你想呀,像他这个通过大魔法师魔法束服力的人没当上魔法老师,一定非常生气。”

其于的议论多半是为我找一些说错话的借口。

迪克此时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想看我出丑。

下面的一切议论声我都尽收耳底,我知道我不能怪他们,他们也是好心为我着想,但是魔法世界几千年的历史,使他们束服在一切都要依靠用魔法的框架之中。对于魔法世界建立以前的各种技术、战争战略等一切与战争有关的……他们别说是听了,就连想都没有想过。

我轻轻在空中挥了几下手,大家都安静下来,因为他们也很想听到我的下文。

“同学们,我想你们可能怀疑我的话,但是有一个人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话落大家都紧盯着我,此时他们全都猜想我说的是谁。

大家发现我的目光落在微带笑意的迪克身上。

“啊!是迪克?”

我的话终于证实了大家的想法。“迪克,请你讲一下,我在小村是怎么除去为害一方的魔兽的——蜘蛛魔兽的事。”

迪克脸色变得很难看,在大家的注视之下,他不得不说出我在小村里清除魔兽的一些事迹。

“不过,龙克,我觉你用的手段不光彩。对付魔兽要正面,面对面的激烈战斗,这样才是英雄所为。”迪克反将我一军,显然回忆小村的事,让他想起他那头金发被我烧成公鸡头的情景。

迪克的话果然有一些效果。从底下的议论声中,大家都认同迪克的话。

“战争就应该光明正大的战斗!既使死,我也不怕。”

看着这些血性的汉子,我不由得从内心发出欢喜之意。做为一个战士最根本的条件就是要有不惧强敌,在艰巨任务面前不退却的勇气。现在这些新生正是具有这种精神和勇气。这是我欢喜的主因。但是只是有这种勇气,还不足以成为真正的战士,要成为真正的战士必须具有上面根本条件——除勇气外,重要的是头脑,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生命。要有观察能力,做出最有利于己方的行动。如果光有勇气的话,那他的命终究不会长久。

“迪克的话,说的没错。”我首先肯定了迪克的话,在这种群情同鸣的情况下,我走出了最正确的一步。

大家看到我这样说,终于又安静下来。

“迪克说的没错,面对面的与魔兽军团战争,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做的。”我再次肯定了迪克的话,“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问一下在场的所有人。”

在大家的疑惑的目光下,我终于发问:“我们可以面对面与魔兽作战,结果只会有两种:第一种结果,我们杀死魔兽,接着再战另一头魔兽,永远胜利下去。第二种结果,我们被魔兽杀死。但杀死以后呢,你们的家庭,你们的家人会不会为你伤心,你们家以后的经济来源将怎么解决。”

一番“意正言慈”的谈话,使大家都低头沉思。很显然大家都没有考虑到,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我话中的道理。

在三十秒后,我接着道:“我想你们身边参加军队的大都是平民,他们的收入是全家的经济来源,他们战死后,他们的家庭最后怎么样了,我想你们比我更加了解,你们其中的人可能与他们是邻居,或者是亲属,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我就不必再多说了。”

“再有,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谁有能力一个人杀死一个魔兽军团的魔兽战士,当然会有许多人会说我能,但是你一个人能杀死多少个?我想请大家自己在内心中想一下这个问题。昨天我从明西城的历史书中看到,魔兽军团的战斗力比我们强得不是一点半点,每次双方战争之后,我们军队与他们的魔兽战士伤亡比是10:1.”

在我强调之下,教室里的气氛显得极为压抑。

我知道,让他们转变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我的话……我话中的真意。

“所以做为朋友,我不想看着你们去送死,送死很难听,但如果你们这样下去,送死终是你们的结局。”接着话峰一转道:“所以我希望大家认真学习我教大家的杂学。我自信,只要大家好好学习我的杂学之后,你们一定会成为一只真正战无不胜的军队!”

说完,我运起神经电波能,把我最强的自信意识融合在神经电波能之中,瞬间把它们全释放到体外,散布到教室的各个角落。

此时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真实、强大的自信心和强烈的信念。

在我动之以情,言之以理,再加上神经电波能的强攻之下,所有人都被我强大的自信感染着,使他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与提升。

不知是谁说的第一句话:“龙克,说的对,我们应多学一些杂学,虽然不知道杂学有什么用,但从龙克身上我可以感觉到,杂学将来一定会对我们有帮助的。”

俗话说,有第一,就有第二,第三……以至更多。

终于我的杂学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看着教室里的气氛正常化,我觉得我今天一步一步的应对一点也没有出错。这个结果是最理想的。

一个新生站起来向我问道:“龙克,学杂学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

我答道:“不错,任何新的技能都要一定时间的学习。”

他接着说道:“龙克,我们都是平民,上学院主要是看上学院自由的考试,不必天天来上课,只要你在考试时能通过就可以毕业。身为平民,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攒钱,所以这里的大部分人,每天只能抽出一小部分时间来学院学习。”

我心中暗叫一声苦,怎么把这个重要的问题给忘了。看来上面的一切努力将付之东流。

这个新生的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原本在我掌握之下的局面终于快脱离我的手。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那一切努力都将白废。

在这关键的时刻,小飞感应到我心中的烦恼,对我发出心灵感觉,向我通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

我轻轻的挥挥道:“这个同学说的不错,身为平民大家最想做的就是攒钱,所以给我五天时间,这五天不必来上我的课,我为大家找一个攒钱之道。”

“好,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我再也没有理会惊讶的新生,飞快的离开教室,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的小木屋。像小狗一样大的小飞,远远发现我,飞快的向我飞来。

(小飞,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克,是真的。)

只见小飞突然把自己的身形变成原来的样子,这是它在学院第二次正试以本来面貌出现,第一次是召唤术测试时出现过。

“吼~”吼声过后,一团黑色的东西从小飞的口中吐出。奇怪的是吐出的东西竟是几天前小飞吃下的黑青石的粉尘。黑青石粉尘在小飞永生剑内息包裹之下,缓缓的落在我的手中。黑青石粉尘竟然是干燥的,并没有因为小飞吃下肚子而粘上小飞的肠液。

(克,黑青石有一种奇特的物质,因为这种物质的存在,才使黑青石坚硬无比。这几天你忙着上课前的准备,我也没告诉你这件事,就在刚才,我慢慢把存在气海中的黑青石中的一小部分吸收体气,发生了刚才我和你说的事情)小飞的话终于让我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慢慢的拿出一小把黑青石的粉尘,慢慢地吞入肚中。融入透世心眼之后我进行内视,对黑青石的粉尘进行观察。

黑青石粉尘中的特别物质,一进入我的腹中就好像被一种神秘的能量吸引似的,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穿过我的组织来到主经脉的气海之中。在胃中的黑青石好像失去什么,从坚硬的石材,变成一种可以食用的黑色液体。慢慢被我的胃液吸收掉。此时我终于第一次看清那种小飞称为奇怪的物质的东西。它是一种以内方外园的微小粒子组成。永生剑能量内息发现这些外来者,并没有发生排外现像,而是将这些粒子吞食。

在吞食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一种甜蜜蜜的快感。让我的神经呈现出愉快的状态。吞食的过程很短,永生剑能量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接着提起永生剑能量内息时,全身泛起淡淡的黑光。这种光我很熟悉,是黑青石特有的光泽。我用力击打自己身体几下。

“噢,原来种黑色的光泽是提高自己抗击打的能力的。”

为了证实我这种想法,我向小飞传讯道:

(小飞,对我轻轻的攻击一下。)

小飞用巨大的飞翅对我腰部就是一击。

“砰”一声巨响后,我的身体受不了小飞的巨力,被击出五步,但是我没有受伤,只是被小飞击中的地方微微的有一点痛感。

小飞的攻击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黑青石粉尘可以提高抗击打能力。但是当攻击力超出黑青石抗击能力时,超出的部分就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明白这些之后,我内心不由得高兴起来,如果将黑青石运用到战场上,军队的伤亡就会降到最低。

接着我又把神经电波能与魔法总能量放出体外对黑青石粉尘进行改造。

产生两种不同的反应。

神经电波能改造后的黑青石吃到肚中,会使人的精神得到补充。吃后自己的精神状态可以达到顶峰,如果老人吃了,有一种又回到年青时候的感觉。

魔法总能量改造过的黑青石,则有一种可以提高魔法力的作用。虽然提高的程度不是很大,但是至少可以感觉出来。

在试过黑青石粉尘的多种用途后,我终于想出一个攒钱的办法,就是出卖改造后的黑青石粉尘,当然,只出售那种对精神,对身体的有作用的黑青石。

关于黑青石粉尘对魔法与抗击能力的作用,还是不要说出为好。这样可以省掉不少麻烦。

(小飞,谢谢你。)

(克,小飞爱吃黑青石,你想办法给我弄点来,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小飞的话提醒了我,如果要使新生得到抗击能力与魔法能力,还有攒到钱,就必须搞到大量的黑青石。

(小飞,这次你立了大功一件,你放心,我答应你,搞到大量黑青石后,我让你吃个饱。)

※※※

在询问雄破黑青石的产地后,原以为很轻易就可以得到黑青石的想法终于受到了无情的打击。

原来黑青石是一种魔法世界里几乎最坚硬的石头,正因如此,黑青石才成为一种专门为了测试召唤兽能力的石材。

出产黑青石的地方很多,但由于其开采极为因难。幸运的费时十多天才能将巨大的黑青石母体(指黑青巨石)分离出一小块黑青石。不幸运的只有叹自己命苦,可能一块一两公斤的黑青石都搞不下来。

虽然有许多地方有黑青石,但大多数纯质的黑青石都在深山密林之中,深山密林又是魔兽出没的地方。这自然对开采很不利。现在开采到的黑青石一般都是从魔兽相对少的塔利斯地区。因为此地离魔法之都大陆很近。大多数魔兽对魔法之都大陆都很畏惧,所以这里黑青石的开采还没有受到魔兽的袭击。

有个传闻说,魔法之都大陆方圆几百公里的地方被魔法三创主设了一种神秘的咒语,所会有这种结果。这是最流行的一种说话。

从明西城到塔利斯有很长的距离,如果我骑着小飞去,可以在二天之内到达,回来也是两天时间,加上开采,即便是小飞这魔兽一般的身体开采也必然困难重重。

综合以上的原因我还是放弃了去塔利斯开采黑青石的想法。从雄破处我知道,离我们最近的黑青石产地是在魔兽军团老窝的边缘。一个全是由黑色青石组成的山——黑青峰山。我决定去黑青峰山,因为它离明西城最近,我主要是想尽快开采回黑青石,对它的一些奇特作用做深一步的研究。

请雄破代我和高年级我的那个班的学生说一声,我大约五天后回来给他们上第一堂课后。我就迈向我的取石之路。

小飞变成小狗的样子没有引起明西城守城的魔法士的注意。再加上有雄破为我出城准备的文书,我很轻松的就离开了明西城。在离城一段距离后,细查四周没有人的气息,小飞变成原来的真身。我骑上小飞,照着黑青峰山的方向飞去。

小飞的速度快的吓人,没多久就看到远远耸直着的黑色山峰。看来那座山就是黑青峰山。

离黑青峰山越来越近,我感觉到空气中的一丝危险的信号。我马上融入透世心眼之中,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五个气息飞快的靠近。

“噢,原来是五只魔鸟!”我发现飞向我们的东西是五只魔鸟。

没有多久,五只身材比小飞还大的飞鸟出现在我的前方。样子与以前的鸟没什么区别,只是嘴与爪子都变成又大又锋利。黑红相间的羽毛,使它们显得很高傲。

可能是五只魔鸟发现我和小飞闯入他们的空间,对我们发出敌视的目光。

终于五只魔鸟四只将我和小飞围到当中,另一只飞到我和小飞的头上。

我不由从心里发笑起来,看来魔鸟还会用战术,显然,它们也察觉出小飞隐隐若现的强大气势。

我们要逃离它们的包围圈是很轻易的事,对小飞的能力我一百二十个放心。

(克,小飞好久没打仗了,你看我的!)

从小飞传来的心灵讯息中,我可以感觉到小飞内心的渴望——做为一个兽类中的强者期待战斗的渴望。

(好吧,那这几只魔鸟就交给你了。)

小飞发出一声低鸣,像是内心的呐喊,像是对五只魔鸟发出的战书。

在小飞低鸣之下,五只魔鸟亲身感觉到小飞的历害,这是一种兽与兽这间、强弱之间的兽的感应。魔兽之间的战斗一般取决于身形的大小与声音的强弱。不用看,小飞的声音给五只魔鸟带来巨大的压力。

小飞慢慢释放出体内的能量在我的周围形成一个能量保护罩。这是我第二次身在能量保护罩中,这次的感觉与第一次显然不同,可能是我来魔法世界以后不断异变提升,使我对能量有了新的更深一层的认识。

小飞的保护罩,主要是以永生剑能量与他独有的电光能量为主。正因为有了电光能量,空气中一定范围内的电属性魔法能量都集中小飞保护罩的外围,形成第二道的保护罩。

我知道战事马上就要开始了,魔兽的间的战斗,虽然在小村与明西城听说很多,但一直没有亲眼看到。这难得的好机会,我决不放过。

我把无数个意识融合在脑域丹田的神经电波之后,用我测试墨石时创出的密技“体外观形术”,无数神经电波能量如潮水一般迅速从我体内每一个气孔冲出,毫无阻力的冲过小飞的两层保护罩,来到外面的空气中。

一下子外界所有的一切,包括最微小的变化都尽收眼底,经过我身体中的意识会合起一幅奇异的画面。组成这个画面的元素是外界的一切变化。“体外观形术”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只要是外界什么地方发生什么变化,都可以清楚的收放眼底。

五只魔鸟在小飞强大的气势下,不由得首先发起攻击,魔鸟的本能告诉它们,如果再不发动攻击,那它们将不是小飞的对手。只见围着小飞的四只魔鸟一起扇动他们的翅羽,一时间空气中强风横生,足足超出十级的强风从四面向小飞压来。我不由得惊叹,魔法世界里的生物,竟能发出这样威力的招术,简直像四个小型的龙卷风。

强风攻击,这是魔鸟最常用的招术,身体小一些的魔兽经常在这招下,被强风吹到很远的地方,重重得摔在地上。一多半的魔兽将失去大部分的战斗力。

在我的观察下,小飞那双大眼突然发亮,口中发出一声低吼。

从小飞的身体散出大量能量,迅速迎向四面袭来的强风。一时间风与小飞的散出体外的能量成为方圆数十米的主宰。

终于强风与小飞的能量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强风不仅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力,反而在小飞的能量反攻之下,回头反袭四只巨大的魔鸟。

只有像我这样可以从无数个方向观察,才能把这一过程一丝不露的收到眼里。

这个过程可以说是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完成。四只魔鸟思绪还没有来得及运转,就被小飞重新组合成的能量与强风围在当中,同时竟组成一个封闭的发着光芒的圆形球体,球体以一种高速在四鸟的周围快速运转。

任四只魔鸟怎么努力冲撞,就是冲不出这个包围,强风中小飞的能量高速运转着,每一次魔鸟冲撞时,都给它们以身体上地狠狠打击。一时间魔鸟的红黑色飞羽纷纷离开魔鸟的身体,进入强风的范围之内,在强风与小飞能量的双重压力下,化做微小的粒子。形成一个奇特的画面。

四鸟终于感觉到什么叫恐惧,口中不断的发出求饶的鸣叫。

小飞头上的那只魔鸟本想在同伙四道强风的对小飞造成伤害时,给小飞致命的一击。但结果变化之快,是原来就不太发达的鸟脑根本反映不过来的。

小飞在对四道强风发出反击的同时,用他的独角发出一道电光。这是小飞最历害的绝技。

但这次的电光不同,在马上就要接触到魔鸟的同时,电光头部突然变成一个圆圈,将头上的魔鸟的脖子牢牢拴住。

此时这只魔鸟终于有了反映,开始反抗——它强而有力的双翅张到最大,不断的展动着,希望能挣脱脖上的约束。

双翅发出的强大气流对小飞一点影响也没有。有点像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拳击赛。小飞是重量级的,而这只魔鸟是轻量级的。

我知道小飞对付这五只魔鸟根本就没有出全力,显然小飞把这场战斗当做了一场游戏,一场让自己放松心情的游戏。

五只魔鸟在小飞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但事实告诉我,五只魔鸟的攻击力也很强,只是遇到小飞这个魔兽克星罢了。它们只有抱怨自己的鸟命命苦了!!

五只魔鸟刚才对我和小飞的凶气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们都停止了反抗,鸟眼中透出无限的畏意。

这种眼神只有在完全屈服的动物身上才能见到。

(小飞行了……你玩够了吧,可以放了他们了。)看着时间差不多,我发出心灵讯息给小飞。

(克,今天真好玩,呵,可惜对手太弱,好吧,我听你的。)

小飞将强风中的能量与电光链收回体内。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在魔法世界魔兽排行榜风属性排前十的风魔鸟被一个相貌怪异的魔兽打得全无还手之力。而且是一对五之下。

得到解脱的五只魔鸟眼中透出一丝别样的神色。它们并没有离开,只是在小飞脚下以一种怪异的飞行方式飞舞三圈。

它们怪异的举动让我心生兴趣。

还是身为兽类的小飞先明白了它们的意思。

(克,这五只魔鸟要认我为老大,你说怎么办?)

(哈哈,小飞,你也当老大了……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

只见小飞低吼几声,五只魔鸟高速的飞离而去,离去的速度之快,让人惊讶。

(小飞,你说什么?)

(克,我说“好吧,我就收你们当小弟,你们可以自由活动,有事时我再找你们。”)

看着小飞收鸟小弟,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以前我没有想过魔兽之间的这种人性的特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不要以为魔兽只是动物,它们之间也有一些有与人类相通的地方。看来魔法世界果然有许多不同之处。

路上的小插曲,使我和小飞更想早点看到黑青峰山。尽快的见识一下黑青峰山的神秘。

在小飞全力飞行下,我们掠过天空留下一道黄芒的残像,那是小飞永生剑能量留下的痕迹。

不少魔兽因为空中的异变而四散逃离。

短短几分钟,我和小飞就来到黑青峰山。

黑青峰山果然如雄破介绍的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全是黑色青石组成的山峰显得很高大神秘。这里的植物显得格外高大!每株植物都有百米以上。

我用内息测试了四周的情况,除了一些魔鸣与鸟语之外,无乎没有什么声音……使得黑青峰山这一带,气氛与众不同。

山角下数吨重的黑青石到外可见。天下异宝就这样平静的躺在这里。让见了人产生一种浪费与可惜的感觉。

我和小飞分开寻找一些体积较小的黑青石,这样可以尽快的取回黑青石。

黑青石神秘的作用与以后战争中黑色军团的战场神话——因为我和小飞这次取石行动正试上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