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提前比武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9608 2016.06.21 11:22

  加斯打量我时,我感觉他的眼神好怪,一种好感从他那淡淡的眼神中向我传来。

一时间,刚才那种敌对的感觉完全消失。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前面这个英雄应是龙克特使吧!”

从加斯的出现,到他的对我的这种友好的问候,我知道我已经落到下风,现在的局面被加斯掌控着,毫无征兆的从我的手下救走他的爱将凌地血;一种让我无法掌控的精神眼神,再加上那种看似大度而又让人相信的话语。将我压的死死的。

加斯话语之中好像有一种精神能的作用,让听者产生一种好态。不少平民与贵言族在听过加斯向我问好后,脸上都流露出赞许的情色,但我知道表面好感的背后将可能是可怕的阴招。自他的出现之后几秒钟观察,我知道战神加斯就是这种人。

加斯太小看我啦,想故意在眼神中流露出好感让我精神能探测到。虽然他都做的天衣无缝。但是却忘了我的透世心眼,我的神精电波能完全与他所知道的精神能量完全不同。这可能是他唯一的败招。

我特意加重眼中的神经电波能,眼神中透着神经电波能特有的好感觉。让加斯身形不由的一颤。眼神也之一变。

“加斯院长真是太的抬举我啦,我这点本事,怎么能称为英雄。加斯大人以前风光伟绩,真是让我望尘莫及呀!”

人就是这样,好听的话是是人都爱听,在我加入我特有精神能我也像加斯那样加了点精神的能量。边说眼中透出那种‘真诚’的神意。

“哈哈,老啦,现在是你们年青人的天下啦!”接着加斯淡淡一笑“大师兄,三师妹,见到你们更胜以往,精神百倍,真是为你们高兴!”

雄破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二师弟,看你的样子也很不错,这次回城竟带着天龙军团的三位银星战将回来,看来一次首都之行收获不小……”

爱华美白了雄破一眼,向加斯微微一笑“别听大师兄的,他就这亲友,二师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加斯趁机一转身,向身后一招手,三个高大的青年出现在我们的眼神。

走上三个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他们穿着很普通,淡灰色的长袍,嵌着龙形的金线,长袍将他们三人高大身躯包住,但还是掩盖不住那强壮的肌肉带来的强烈的视觉的震撼,身上的魔法力,与透出的杀气,显示出他们的身份,天龙军团的急银星战将。

他们在加斯的指引之下,微笑的向在场的人,打着招呼。

贵族看到他们出现,都面带喜色。上前微笑的问好。平民的脸色则十分难看。

不出我所料,平民与贵族都知道他们的身份。

“龙克,他们三个是天龙军团,银星战将中最有实力的三人。你看中间那个,年纪较大,衣袍上由红金钱的组成的天龙就是,叫基理利法。他是最近几年冒出的年青高手。曾经杀出亘榜中的地榜。左边的那个,个子高头,肌肉最好达的叫索引天,大家都叫巨力索。

年纪不大,但战功显赫。被列为天龙军团中银星战将中最有前途的战将。最后一个叫印安。虽然他是三人中最不出名的一个,但是每次与魔兽交战之中,他是三人中受伤次数最少。足见他实力也不可小视。“

收到明达加的内音传音魔法后,我终于知道眼前的三人的来历。

他们热情与我打着招呼,我也微微的向他们点了点头,报以微笑。

突然我身后一股强大的内蕴的气息升起。强大气息快速的向他们三人冲去,实力弱一些的很难察觉这股气息。

三人微怔之下,双眼眯成一条细线,用微微放光的眼睛打量着我的身后,同时,气息也以一种内蕴的形式放出体后与向冲向他们的气息对上,一步也不退却。

不用回头,我就感觉那气息中的那份野性,那份强横,那份冲力。

唉,迪克,坦力,努盟,他们就是这样喜欢出风光,其实我并不没怪迪克他们,在我心底有一种让迪克他们测测三个天龙军团银星战将的实力,能到什么程度的想法。

三对三,气息相碰之后,处于相持,气息相撞的地方,不断的产生一种微小难以察觉的气旋。实力弱的人难以察觉的这股气旋。

我运用体外观形术,一边观察着迪克他们与三银星战将的气息之战,一边细细看着加斯动静。

加斯身体在闪电般的微微一动,就平静下来,像没有事发生一样,眼神一闪之后就回复到原来平静。打量着战局,一付默不关心的样子。

我很明白加斯的想法,加斯在吃惊迪克的他们能与银星战将相抗横的实力,使他不得不对我做出新做评估。我何尝不是,魔练魔的坦力与努盟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天龙军团的实力从这里可见一般。

在这种乱世,只有强者才能真正的受到尊重,这是一个信奉力量的世界。现在我要做的只是展示自己强大的力量让魔法世界所有人都知道。这样才能更快更好的实现自己的理想。

想到这里,我将自己气息放出,看似很弱气息像一把利刃似的横插入两团交战的气息之中。将两团纠缠在一起的内息冲散。

两方都因为自己气息突然被冲散。身形不稳,不由自主的向前迈出一步。然后,齐齐的望向我来。眼神之中充满着多种复杂的情绪。

要知道在在正常的情况之下,这种硬是将两方气息冲散的力量要比两方气息的合力大上一倍才可能办到。

三个银星战将,眼神中之尽是挑战的味道。

我也毫不客气的回视,正想在施展精神魔法时,加斯的话打断了我行动。

“不理无礼,你们三个还不向龙克特使赔礼道歉……”

三人好像很怕加斯似的,加斯的话说完,他们三个低下头向我行礼,从行礼的动作来看显得极不自然。

“呵呵,龙克老弟,我加斯就卖个老,称你为老弟啦,这三个是天龙军团的银星战将,这回来听明西主要是防务上的事,不过听说老弟最近在明西的名声,不由的想见识一下,请原谅他们。”说完又发出一阵让人心醉的笑声之后续道“不过,年青人就是这样,年到高手就喜欢挑战,万一双方有什么不测的话,对军方,对魔法大陆对殿都不好交代不是……”

我压住心中的怒气。

“那里,三个银星战将这种性格我很喜欢。年青人嘛,要有这种挑战的意识,不过嘛,首先要年看自己的份量。”

加斯用眼光压制着欲动的三人。还是微笑的道:“不错,说的太对啦,以后你们三个一定要看清对手再动手!”

三个会意的齐道:“是的加斯将军!”

此时,明达加走向前来向加斯向军礼。

“加斯将军,你好!”

加斯态度冷冷的道:“达加呀,来的正好,我这里天军军团发下的军令。”

明加达向加斯再行个军礼,向身后列军的千名军士招了招手。“魔法传动士第一小队。出列!”

从队伍中走出十个身穿着,类似魔法袍的绿色长袍军士。

我十分奇怪,因为他们身上的魔法光十分怪异,魔法光中的一个光彩十分强大,比其魔法光的集合还强大。

他们在我沉思时,迅速而又老练的组成一个圆周形阵形。

加斯在阵形形成后,快步的走出阵形之中,从怀中取出一块发着白光的魔法晶石。

“啊,魔法结晶石——军讯石!”

有不少人,认出白光晶石的来历,失惊的叫出来。

随着军信石的叫出,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都是一阵燥动。

军队中的魔法士脸色很难看。

连平时比较沉稳的雄破与爱华美脸色大变。

加斯并没有燥动而停止动作,白光魔法结晶石放在十名魔法传动士的形成圆形阵形中间的地上。

在加斯退出之后,魔法传动士们开始动作。每人双手握拳,两臂慢慢平肩伸开,与其他魔法传讯士伸来的拳头相接。同时双眼紧闭,一个魔法力最强的魔法传动士在所有人的拳头相接之后,开始吟咒。

“传大的魔法之神,借三创之名,向你借来神奇的空间,打开通往圣地的路途……”咒语激荡在空气之中,燥动也因为咒语的声间而停止,大家都紧张着看着圆开阵中间的白色魔法晶石。随着咒语的念动。

在我眼中清楚的看到,阵场中魔法传动士的身上的变化。空气中的十种不同的魔法原素,齐聚在圆形阵的上空,形成多彩光芒的圆罩。将十人与发着白光魔法晶石围在当中。

此时魔法晶石也发着变化。它的白光消失。变成一种透明的晶石。透明的晶石内,有一团由光魔法元素组合在一起的能量团在极速的转动,远远望去想一团变化的着云雾。能量团在外面多彩魔法能量作用下,变得越来越亮。

我不由的惊叹,如此惊奇的奇景变化。

“噢,是传送魔法,这与三创留下的传送空间魔法很相似。唯一不同是晶石的出现。”

在我猜想的时候。魔法咒语从原来的低频声音改为高频声音“打开结晶之门……”

“传送那结晶之心……”

随着咒语的变幻,传送魔法阵又有了变化。十人身上的魔法力慢慢的从身上随着多彩的魔法能量移向透明晶石的上方。当齐聚止方之时,魔法光与魔法能量竟然奇妙的结合在一起,随着结合的加快,竟然形成一块能魔法能量级成的能量结晶。这块能量结放着肉眼能见的多色彩光。柔和的光芒将明西城外变成五光十色的世界。

让人产生一种身在幻境的感觉。

空气中的咒语终于停止。奇事再现,随着一声巨响。

碰~~。晶石大小的魔法能量结晶终于在一种潜在的力量带动下,冲入魔法晶石之下,将其中的光魔法能量团团围住。化做一首光波冲向天空,在天空中掠过一到多彩的惊虹,消失在远方。

魔法阵里,失去白光的透明魔法晶石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变成一块最普通的石块。

十个魔法传动士也不动不动,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平民与贵族,所有人的都站在那里像在祈求什么。

一会,我终于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惊虹在消失的地方再次出现,奇怪的是在惊虹的身边多了一道能量光。惊虹,以难以想像的速度传冲入传送魔法阵。

随着惊虹出现,魔法传动士再次再次像注入兴奋剂似的,开始大声吟咒。古怪的咒语再次在空气中激荡飘浮着。

魔法咒语很短,咒语的完成,惊虹化做一幅幅图像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看到图像时,不由的失声大叫起来。

矮~~

图像无一例外的不是魔兽血腥的屠杀着魔法的军队恐怖的场面,就是魔兽大量的结集产生的强烈震撼。

无数高大的魔兽正围攻着魔法军队,有一百多魔法士组成的队伍。几分钟,刚才还生龙活虎的魔法士,死状凄惨,弱小魔法士们被魔兽的四肢上的像利刃的瓜肢与口中的巨齿撕成肉屑,散落在魔兽与草地之上,绿绿的青草上被人类的血液染成红色,到处可见,粉碎的内脏与受伤着痛苦的嚎叫;一只巨大的魔兽,正张开大口,将一个受伤着咬成两半,被他吃的人的大肠还挂在嘴边;有的魔兽爱吃人类的脑浆,它们将魔法士们头咬下,脑袋像皮球一样,被咬碎,白花的脑浆在魔兽的嘴边不断滴落到草地地之上,不时还有眼球掉下……

不一会,再也有没活着的人,再也没有一具完整尸体,图像到处散落的血腥让大家做呕。

这种场面连我这个轮国王有外的战争狂都皱眉。足见情面的血腥。

不少平民与贵族只看一点,就忍受不住,哇哇的狂吐起来,几乎将自己的胆汁都吐了出来,现在给他们只有一个感觉。一种看着自己同胞死去的强烈震撼。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一种恶运不久要来临的感觉。

图像一幅一幅的变幻着,血腥场面更加让人难以下目。

突然图像转换,一个人惊呼,啊……魔兽军团!!

这幅正是明西城附近的魔兽军团魔兽向唐谷拉山山谷聚集图像。接着图像又出现许多高大的魔兽。

“我的天呀,是狂龙兽,啊,,裂山兽……”

“我们完了,,我们完了,这次,连魔兽军团魔兽王都出动啦……”

连以往很少出现的高级魔兽都大量的出动。让所有人都感觉不久危险的来临。

贵族们中,那样生活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那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纷纷吓晕过去。口中白沫,让人恶心,但此时,没有再注意这此,眼睛都是睁到最大看着集结中的魔兽军团。

更多的人,则发出发出绝望的惊呼。

最后图画这中出现一位老者。第一眼看上很老,比法莫还老。第二眼,却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感觉。这个老者像一个年青的小伙子。第三眼,又像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三种感觉同样真诚,让我感觉迷惑。便更让让我吃惊的事出现啦,那就是他睁开了他闭着的双眼,他的眼神,让我更加吃惊,眼神平淡,一点强者光彩也没有。但就是这平淡的眼神,差点让我的透世心眼失守。眼神中传达出一种无法表达的衰愁。但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那种无比的决心。一种大而无畏的决心。

真是一个超呼我想像的人。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出刚才三星令符的真正拥有者的名字。地火军团团长——火递络。

突然我明白了,他为什么给我这么大的震撼力。他才是真正的高手。是真正达到那种返普归真境界的高手。正如植物朋友所说那种人,是真正掌握自然能量的人。虽然我的密流术也可能与自然的能量建立关系,但从层次上,还是比他差的太远。

但我明白我的优势在那里,我身上有太多能量,而且每一个能量都可能说是绝强能量。简单的说,一个人如果具有我身上的一种能量就足可以称雄一方,但是在我身上却不能这样实现,虽然现在风平浪静;虽然这些能量没有产生彼此的冲突,但是我知道,如果不解决各能量之间的关系。我将会受到最为可怕的教训,有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教训。

更加可气的是现在我身上的能量,都没有达到他们个自的最强。就拿永生剑能量,这是带来我到这个世界的能量。但一万年的沉睡,将它绝大部分能量融蕴到我的组织与各细胞之中,我都没有将他们完全开发出来,更别说利用啦。

魔法总能量,是魔法世界的一切能量的基础,但现在被十能锁住,现在除了,雷系魔法锁与木系魔法锁解开了其他一点变化也没有。

小飞的兽形能量也是一种强大的能量,我感觉,兽形能量与小飞之间,我还是了解的太少,如果再进一步研究的话,我会创造另一项创举出来。这可能是一种古怪的想法吧。

精神能量,我只开发出神经电波能,虽然它有很多神奇作用,但是,总是觉得我还没完全利用开发出他的功效。

最后一个就是,杂质能量。这是唯一在我身体中不由我控制的能量,找它时他不回应,不出现,但不找它时,它奇迹般的出现与你交流,帮我解决一些难题。真是让我头痛的内量。

但我是一个乐观的人,相信终于有一天,我会将所有的能量都完全开发出来,最后在它们融为一体,成为我自己的特有的能量,到那时,我想一切都会回复到平静,这个世界一定会变的完美的世界……

唉,怎么样着这么多……!我赶忙整理一下思绪。注意火递络团长会说些什么。

“我想大家看过天龙军团情报部发来的的信息了吧……”他轻没唉一口气。“唉,首先告诉大家这次是来真的,是真正的魔兽进攻。我面要面对的是数百年来最在一次魔兽进攻……”

他停顿了一会后,续道:“现在大陆上魔兽出没的地方都发生了魔兽集结袭击人的事件!这是一场真正的决定,不是生就一死……”

平民们听到这里把目光都投向我。从他们的目光中我感觉到那份信任与依赖。我同样散发出强大的自信,给他们安慰。

※※※

平民们的心总算稍稍平静下来。但隐隐透出一股不安。

我突然明白了原因:虽然自我来明西城来创造了无数平民不敢想像的神话,但此时面对魔兽之战生命决择,不拿出一点真正实在东西,结果只会在没有魔开战,就会弃失战胜的信心,这样错误,对于我来说,是决对不应犯下。现在是建立他们必胜信心绝佳机会。想到这里,向小飞传讯:小飞,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

没等我说完,小飞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的所思所想,在所有人注意地火团长讲话时,消失在明西城外……

“身为地火军团的团长,有我责任带领明西城人民战胜这场战争,虽然魔兽是可怕,但不要忘了,我们才是魔法电厂世界的主宰……。魔法三创以及无数魔法先辈创造的世界不能就在我们手中结束……。”

虽然是只图像,但图像确让大家感受到他眼神那绝对索人心神的强大自信。在场所有人的心中的恐慌都在他在他强大自信下,慢慢渐去。

“现在只要大家团结起来,一切难题都会解决。从现在开始我以地火军团团长的身份下达第一个命令:所有的贵族与平民都没有身份的界线,现在大家都是为魔法世界创造奇迹的战士。”

这句话像正在引爆的********似的,一下在在场所有人的心时炸开了花。贵族们一脸惊讶的表情。

“什么,要和那此下贱的平民称兄道弟,他们是我们养的一条狗,那有主人和狗同行!”

“我不愿意和平民这种最丑陋的种族一起做战,他们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都没有。”

一时间,贵族恶毒话语让自卑的平民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一股雄雄的烈火似在我心中翻腾,冲攻着我胸膛。

突然,我看一个贵族将自己的身后的平民下人打翻在地。带着金属头的皮鞭闪地着银光如毒蛇一像的打着倒地的平民下人的身上。

身上的血肉随着皮鞭舞动而涌出。

“你也想和我一起做战,他也不照照镜子,下等种族怎么能与人同等,,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看你还敢不敢和我再称兄道弟,让你们知道平民永远都不会成为贵族……”

平民任皮鞭落下,一点也不敢躲闪,口中强忍着钻心痛楚,痛叫在喉部压抑后发出嗯啊的细微声音。

他打人贵族的话像针一样刺穿我的胸膛,将胸中的怒火完全引爆。

多少年来养成了,尊卑观念让平民大多数低下头。我突然明白了,在我前面的路还很漫长,但还是有高兴的事,那些少数勇敢正视自己的平民。让我看到希望。

“住手!”

碰~~,哎哟~~,扑通~~。

刚才打人的贵族,被一个身影击飞出去,口中吐出鲜血在空中散落下来。在黑影与他之间化成一条血线。

出手的黑影是一个年纪二十三四岁的平民,身上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袍子。虽然袍子让你连想到乞丐。但脸上那股发自内心的愤怒与强悍让所有看到他样子的人心中一震。

出手之人,正是我魔练中的一名队员,他的出手让我兴奋。没有出手的其他魔练队员的愤怒表情与他们上前移动的阵形,让我感觉到这次将近数月的魔练没有白费。

他叫江动尔。魔练时我们都叫他阿动。是魔练中少数得到我深加工队员。身体结无构十分完美,可能平民家的孩早早的当家创造出他完成的协调性。能得知我深加工,加小灶的队员,一定要有敏捷的观察力。极好的心里素质。

他的出手,让我知道不久他必将大放异彩。

打人的贵族倒在地上,大声嘶心的嚎叫,此时他完全化成一个野兽,嚎声就如同杀猪的猪嚎。让人听了就心生不过,此时他刚才打平民下人时的威风的样子已经荡然无存。

倒地的平民此时眼中迷惑十难相信,自己贵族主子被一个同样平民身份的年青人打倒在地。

以魔法军官学院为首的贵族们,忽拉的一下着将江动尔围住在当中,个个擦拳磨掌就要动手。

“杀了他,鸣~~,杀了这个平民!”倒地的贵族恶毒的道

江动尔对面魔法军官学院学员与贵族们那种强大气势一点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

他这突然的一笑,使围上的贵族们反而怔住了。

“小子,你笑什么笑!”

“我吗?我在笑,他!”用手指着躺在地方叫嚣的贵族“还有你们!”

“小子找死……”

“哈哈哈,我在笑你们这群无知,自命清高的贵族,死头临头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一个身着魔法军官学院老师长袍的中年人老练地挡住了贵族学员们上次出手的冲动。

“臭小子,你不狂,你可知道你已经犯罪啦,竟然敢攻击贵族。已经确犯了明西城的法典。你要知道就连雄破与龙克也救不了你。”说完脸带笑意的望向明达加。“银星战将,公然平民攻击贵族的邢罚是不是判死刑呀!”

明加达早在火络递团长讲话时就知道事情不好。没想到这烫手的石头马上就到了自己面前。

“这个……”

貌岸然江动尔此时把话接过来道:“你是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是吧?”

“咦,是又怎么样?”

“那你是教典法的吧?”

“小子不要再玩花样,虽然我不是教典法的,但典法有明确规定,平民不得伤害贵族。犯者死刑。”说到死刑时,语气自然的加重。

我不由的暗暗的为自己的学员高兴,看来,江动尔已经完全控制局面。正引贵族老师丝丝入局。

突然我外放出的形体观形术让我察觉到加斯与三个银得战将的变化。看来他们也察觉出江动尔的计划。

我赶忙上前将加斯与三位银星战将挡住。

“团长讲的真好,现在面对魔兽的攻击,我们只有团结。希望加斯将军与三位银星战将大人不要因为刚才的一些不愉快的事,而对龙克有什么偏见。”

“那好,我再问你,明西法典大还是地火军团的军令大?”江动尔也知道我在帮他挡住加斯等人,他随着话语的出口,将强大的气息卷向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

“这个……”中年人没什么到,江动尔利用地火军团的军令做文章。

江动尔当然不会给他机会,马上接着道:“那让我告诉你吧,明西法典只是适用于明西城,在地火军令面前,它将失去效用……”

我看着加斯他们面有急色,眼中透出蓝色的精神能量,一点也不放松的道:“加斯大人,现在团长的军令已经下,希望我们一起为明西城做战。以后还得请战神加斯大人,多多提协。”

在我精神能的作用下,深知此道的加斯也不也小看我,同时知道被我这么一挡,自己学院的老师出丑是必然的啦。无奈之下只好提起自己的精神能,不点一让的与我对视。

“龙克特使,以后还得请你多多关照我啦。”只有我能察觉出他语气中的外热内冷。

“那我告诉你,地火军令凌架于明西法典之上,现在平民与贵族在此时已经没有区别!你要知道公然抗拒地火军团的军令有什么后果,我只是打醒那个不知道死活的贵族。”

“好样啦,平民与贵族平等!平民与贵族平等……”

魔法学员趁机助阵。有人带动平民此时也把一出生就压在心中的苦怨嚷了出来。

“平民与贵族平等!”……

“平民与贵族平等!”……

“我们要自己的权利,我们不是奴录,我们是人,是魔法世界的公民。”随站夜加达带头喊出口号,平民也知道现在趁百年魔兽战争之机,现在是要到自己地位的最好机会。

“我们要自己的权利,我们不是奴录,我们是人,是魔法世界的公民。”

“…………”

加斯在这种混乱场面显得出自己老练。他把目光中的精神能量收回。我也知道,大局已经定!并不在于他对峙,心里更加想看看的他的如何处理此事,自动的让开身形。

加斯来到群情高昂,高呼口号的平民面前,赞许的看着江动尔,谁又后到他赞许的背后会是什么。

“阿力,还不带着学员退下,难道要让我送你到地火军团嘛!”

这里我才知道这个老师叫阿力,雄破此时也用传音过来。使我更加了解这位老师。

“加斯院长……”

“哼,退下!”

加斯眼角边闪过一丝微小的银芒,被我完全收到眼时。

叫做阿力的老师会意的闭了一下眼,像微风拂面自然的闭了一下眼。

在地火军团军团总部内

三个人将明西城外发生的事一览无余。(军方传信息魔法可能看清对方发生的事)

“军师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吗?”

火络递右侧长椅上躺着一位慈祥的老者,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闭着眼,像是在睡着似。没有回答火络递的问话。

身为军团长的络递只是微微一笑,对这位军师的无动于忠,一点也没有生气。

“那你说呢”火络递问着左边的中年人道

“父亲大人,这个出手的年青人,不是简单的人物。”

炎络递微笑道:“还看出什么!”

“刚才与天龙银星三战气息交战的三个,实力都不可小看。其中那个金发小子,身上透出一股野性,让我感觉到他的实力可能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人。”

“嗯,不错,接着说。”

“那队身着破烂的衣服的年青人,从他们的眼神来看,显示练过武技,内息显然有一定的功底。如果比较的话,可能已经达到我们的精英队队员的水平。”

“哼……”

一声低沉的哼声打断了中年人的谈话。

“军师睡好吗?”

没见老者张口,带有碰性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到屋同中央的火络递父子的耳中。“团长,刚刚睡的正好!”

火络递此时一脸嘻笑之色,让认识他的人,像认为眼前的火络递似另一个人变的似的。

“军师一睡,可让我担心呀,军师观察到什么?”

此时慈祥的老者睁开双眼,两团光晕随着眼皮的闪开而绽放。眼睛像秋天的碧潭清澈,但又让看不到那水潭神秘的底部。眼神既不像练内息与魔法的人放着夺人心魄的豪光,也不会平常人那样显的暗淡。平凡之中显出奇丽,奇丽之中又蕴着平凡。

火络递见军师睁开双眼,惊讶异常。

“军师,难道有什么重要事发生?!”

“哦,火传将军你去看看发给其他地方的图像是不是发到啦!”火络递向自己儿子发着命令。

从军师给他惊人的迷惑中醒了过来。“噢……,遵命!团长!”

随着火传的离开。火络递唇动,身上魔法光芒突然放射出来。一个特别魔法阵界瞬间将自己与军师罩在当中。

“师兄,你已经二十年没有睁眼啦,到底发生什么事?”

军师在魔法阵界中,也像变了一个人。身上也是内息光芒与魔法光相互映射。如果刚才的火传还在的话,他将会看到军师真正的一面。一定会比刚才还要惊讶。

“师兄,还是你历害,二十年,你的睡眼大法。果然达到了最高境界。小弟真是永远比不上你啦!”

“络递,自从那些魔法风云榜亘位高手比试之后,也不增加着实力。”

“唉,看来我们要追上那个人,今生无望啦,”火络递双眼之中透出无尽的凄凉,此时好像失去了往日的沉稳,一下子老子数十岁似的!“师兄,发生什么事!快告诉我,这次魔兽攻击决对是非同小可!”

军师老者听到那火络递说出那个人时,心里猛然一震,像潭水的眼睛不再清澈。突然脑中似把握住什么?眼睛再入清澈起来。

“师兄……”火络递这样等级的高手,当然发现师兄的变化。“你想到什么啦……”

“哈哈,络递……,哈哈,看来只有这样,才有战胜他的机会。”

炎络递十分惊讶,到底让他这个极为沉静稳的师兄变成如此狂喜。从师兄的表情来看,隐约的把握到那让人兴奋的信息。

“难道……”

“难道师兄找到对付那个人的办法啦!”这句极为普通的话,在火络递的口中说的十分艰难,足足鼓动了数次劲才说将出来。

从师兄的眼神中,火络递找到答案。但让他迷惑啦,会是什么样的办法,才能战胜那个神化般的人物。才能让自己亘榜比武时的恶梦般的回忆中走出来。

“只是有这种可能,因为我刚才在施展睡梦大法时,我发现一个人,一个如同‘他’一样,让我看不透的人!”

火络递再也忍不住心里巨震,身体发颤,用自己都怀疑的语气道:“师兄,真有这样一个与他一样的人?”

如果平时,对于师兄这个智者的话有着最强的信心,但联系到‘他’时,那个‘他’一生不愿回忆的恶梦时,让他失去分寸。

他那里知道,军师老者谈到他时,也暂时失去往时那深邃智慧。

“嗯,他是龙克,这个魔法特使一点也没有魔法大陆人的特性,更重要他身上的内息与魔法是我精尽的睡眼大法竟然无法看清他的实力。还有刚才我想侵入他心神时,竟然让他察觉,说明龙克一定不简单。但有我一种感觉,一种直觉感觉,只有龙克才是他真正的对手。”

“哦,师兄,但我看来,龙克虽然在年青一代中,很强,但他的实力进入亘榜确十分难”火络递意味深长的道

“络递,我们年青时,可没有他这样的实力,我看重的不是他现在的实力,而是将来,将来那迷一样的力量。只要我们好好利用,让他磨练一番,将他的实力完全开发出来,这样就可以让他代表我们与他一战。”

“师弟明白”火络递脸露笑容“不过之前应试试他真正的能力”

军师老者点了一下头。现在该你出面解决,明西城外,加斯小子与龙克小子之间的纷争。

加斯一眼看清,混敌局面的要害,他自信而又平静的道:“明达加银战,你是这里明西城军方的代表,我说这事如何处理。”

明达加本来就是一个亲平民贵族,平时早就看不惯那些贵族的做法。此时加斯上来就问他如何处理,他心里直骂加斯的祖宗,但口中忙道,“大家都是初犯就这样算了吧。”

“不过,此事是军团长的命令,一切都得有他听他们命令。”

加斯早就料定明达加会出这一手。神态自若的向图像中的地火军团的团长火络递向一军礼道:“团长,你看这事怎么处理为好,年青人就是少练沉不住气。”

图像中的火络递道:“念他们是初犯,这次就暂时记下,有哪个敢再犯者,一律军刑从事。”一向治军严历的火络递的话,给心有不甘的贵族强大的压力,将到嘴边的骂语压回到肚中。

加斯此时道:“团长,此时魔兽袭击非同小可,我们师兄妹三个开的学院就是为了战争而准备,我们刚誓死保卫明西城。正好,三院之间比武也是在今年,我想趁此机会,提前比武。选出一批可用之材,用于战争。”边说边转向接着向雄破爱华美道:“师兄,师妹,趁此魔兽大战之机,我有意将我们三院的比武提前举行。不知你们的意下如何?”

雄皮暗骂加斯直接向地火军团团长禀告,使自己没有退路,自己身为加斯的师兄,心里十分明白加斯的意思。加斯想在比武时做一些文章进行报复。

但自己心里何尝不想比武让龙克他们一扫多年来怨气。

“此时,正是比武的好机会,不过我希望冠军应有什么奖励。”雄破盘算好后,说出自己的看法。

爱华美轻启朱唇:“我没有意见。”

火络递心里暗自高兴,正好利用此时展开自己计划。

他不动声色的说:“正合我意,为了比武多方和利益,我将援于比武大会,胜出一方表现最优秀的人的军职——第二战斗大队副队长。参加明西城的抗兽军务。不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大会上表现出色,我也会相应给于军职奖励”

他的话不落下,引起一片议论之声。

是第二战斗大队副队长,相当于魔星战将。

雄破加斯等人,也没有想到火络递竟然会拿出这么大军职出来。

我不由的不佩服这个老者掌握分寸的老练。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第二大队副队长之职,但从大家的表现来看,这此职份显然看重要。让贵族与平民的心都调动起来。

“团长!”加斯惊讶之后,心中又生一计“龙克身为魔法世界的特使,又是魔法士学院的老师,如果他参加的话对我们学院与女魔法师学院都十分不利。因此我认为,既然他是老师能参赛,我们学院与师妹的学院也应派老师出战。”

雄破完全没测到加斯看到胜利奖励之后,竟然以我身份做文章。忙上前拱手道:“团长,龙克虽然现在有我们学院为老师,但是真正身份确是学员。有经过入学测试,有证可查,加斯此举显得不妥!”

大家把话题引向我,却让我这个当事人一句话也插不上口,让我心里感觉十分不爽。

“你们不要争了。”火络递打断了加斯与雄破的争论。“这样吧,我派一个军方带代做为这次大会的主判。同时军方也将派出一队人马参加比武大会,别以为第二大队副团长就这样送人,我手下的银星战将与金星战将们非要和我拼命不可……”

“加斯,关于你提出的请求,我同意,不过年纪超过四十岁的教师都不能参加。好就这样定了,现在时间紧迫,三天后举行比武大会。”

※※※

我抬起头,天边出现一道的光团,光团不断变幻出红色与黄色的光芒。如同早晨刚升起的旭日。光团速度极快,几息之后。就比刚出现时大了约十倍,现在隐约的可以看出光团之中兽形黑黑的影子,同时在场所有达到魔法师级别的人都可以感觉出那光团的强大力量。使大家心头猛然一震。

我身体的永生剑能量随着这这团光芒的接近,慢慢在体内微微波动着。

是小飞回来了!心灵无比玄妙的交流,早将小飞回来的信息传到我的脑中。

“快看那里,啊,那是什么?”大家都抬头望向那团像流星不断接近光团。

加斯一脸紧张的表情,在他的脑海中,还没有会发红黄两色光芒的魔兽,更重要的是光团那惊人的气势与力量让加斯心惊。

贵族们或者被小飞飞来的气势所震憾,呆呆的站在那里,有如神识脱体面出。一动不动。

平民与军士经常与魔兽打交道的人,是最早反映过来的人。压住光团在他们心里带来的强大畏惧之意,手拿刀枪准备拼死搏斗。只要,这只会发着两色光的魔兽一落地,就会上前攻击。一面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场的,只有魔练队员们都持平静。

关于小飞的种种‘个兽’表演,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只在形态上就知道光团里的是我的爱兽小飞。连迪克等一些高手,都无不例外的吃过小飞的亏。

随加斯而来的天龙军团三个银星战将。还在气愤没有与迪克等人气息交战中取胜。此时看来有魔兽向这边飞来,虽然感觉出这只魔兽十分强大,身上的红黄光芒是一种怪异的能量,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但是三人心中都暗想:天龙军团最有前途的三个银星战将,怎么也能对付了这只魔兽;同时又是一种想争回刚才失去面子的心思,让他们不顾一切的,运起飞行魔法冲向天空,迎向小飞而去。

迪克等人并没有再去看飞上天空的三人,反而望向我,从我眼中他们就知道我不会阻止小飞与天龙军团三银星之战。

其实我早就看不惯天龙军团来的银星战将作风。更重要的是,我想树立小飞的强大形象给平民,让平民们有信心与魔兽军团一战。

迪克此时知道答案,凭着以往对小飞的战绩,眉开眼笑的一付等着看好戏的姿态优闲的再次看着已经到空中的三人。

三个银星战将也果然了得,长期在一起形成的默契配合,将三人的气息合为一体,形成一个如同宝剑的无形气息剑向小飞撞去。

加斯微笑得意的侧向看了我一眼,但发现我并没有因为三人气息合为一体而发生表情时,眼中露出迷惑的神情。眼神闪耀,心中不知想着什么。

小飞接到我的指示。将刚才在唐古拉山谷杀的两只魔兽的兽头,用体内的能量包住。在双翅之下,形成两个红色的光球。光球被同样能量的一条红色能量线连接在小飞的身体内。

包着魔兽头的红色光球,在空气上下浮动。情面诡异非常。

天龙三银星十分惊讶,此时也感觉到小飞强大的气息与能量。摆出平时极少有的防守队形,小心翼翼的向小飞靠去。

小飞此时终于散发出来的红黄光芒收回体内,露出本来面目(小飞在明西城一直以小狗形态出现,因此这是入学测试后正试露面。)

天龙银星中,基理利法是三人的领导者,他看到小飞那古怪吓人的样子后,大声道:“小心,这魔兽十分古怪。”

索引力与印安也早已经看了小飞的历害。随着基理利法探试内息,将自己的探试内息迎向小飞的身体。想探一下小飞的虚实。然而小飞就像一个强大的黑洞一样,将他们探测的内息吸的干干净净。就这几秒中的第一交锋,就让天龙三人组受到了挫折。

“布阵三法阵!”随着基理利法令出,三人,突然将放出体外的内息气息一股脑的收回,空气失去内息的作用,忽忽的形成空中乱流,并不时的好出呼呼的响声。三人随继提起自身的魔法力,以魔法来以抗小飞。

加斯此时神色突变,再也没有人比他了解天龙军团三个的实力。没想到只是一开始就将自己最强的攻击阵法施展出来。双眼紧紧盯着这只奇怪的魔兽。同时,他也感觉到上空中的魔兽,尤其是两团用红色能量边着的红色实体光球在空中的浮动轨迹,看似杂知无章,但隐含着玄理在其中。更加让他十分小心的观察。

眼前的一切也让我惊讶万分,有一种感觉告诉我,自从小飞帮我治好暗月杀魔大战之伤之以后,我与小飞的联系更加玄妙起来。脑中的小飞的兽形能量空间,将能把我在轮王国的积累的记忆知识慢慢吸引,从小飞两个光球的浮动变化之中,我看出了轮王国时的古武技‘金龙鞭法’的影子,更奇怪的是小飞将‘金龙鞭法’改造成适应于它特法的鞭法。

为了确定我这种感觉,我慢慢的将神识内视,我的意识慢慢靠近脑中兽形能量空间,无比复杂的大脑各我展示着它最神奇的变化,无数分支差路,展现在我意识面前。然而‘我’没有一丝波动,更重要的是我的意识全部都是以的找到兽形能量空间路途为命令。在脑中无数的叉路之中,似有一种神奇的隐性本能的感觉指引着我,我的意识随着这种隐性感觉指引,在经过无数路口之后,终于来到了兽形能量空间前。通过这一难题,另一难题又出现了。脑域空间中突然升起蒸蒸白雾,使我陷入其中,刚才还清晰可见的兽形能量的入口,在白色浓雾之中消失。刹那间我的意识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再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在浓雾之中根本找不到原来的退路。此时,如同上次十能锁脉时,精神的分裂一样。无法自拔。

我心中不断呐喊,不能放弃,一定要想找到办法。只一会,这种意识自我的思考,变的极为缓慢,我知道再用不了多久,我的意识将会失去自我思考能力,转而僵化。从此,我将是一个没有意识的人类。

在关键时,我奇迹般的握住意识最后的活动能力,用尽全身的力道(想像中全身的力道)快要僵化的意识在我努力之下,开始分解成光源。

不可思异的事就在此时发生啦,在光源发生的一刹间,浓雾在我意识光源照射之下消失了。通往兽形能量的大门展现出来。我就把握着兽形能量大门出现的亿分之一秒的时间,我的神识以半光半意识的形态以超过光速的速度冲入微小的兽形能量门户(注一)

所有人都注视着空中三人一兽,没人注意到现在几乎神识走火入魔情况,在冲入兽形能量空间门户之时,我的双眼之中闪电的射出一道人类无法观察的光源进入小飞的眼中。

小飞的在巨大的的身形莫名的巨颤起来,拖着它身形的能量除了两个红色球后全部收回体内。由于失去能量体内能量的浮升,小飞巨大的身影猛的从空下掉下来。

异变,引起大家一片惊呼。就连空中的银星三人也没有想到刚才还毫无破绽的小飞,竟然从空中掉下来。

虽然惊讶,但是他们三人不会放过这个最好的攻击时机。

水系魔法是基理利法最擅和使用的,但见他在空中化成水波人影,向小飞向下掉的身形的下方冲去。

索引力则是石系魔法的高手。发着青光的巨石在他巨大的手臂前形成,双臂肌肉突然像小山隆起。在大家眼中,如同一个巨人推动巨石向空中小飞头顶压过来。如流星般的巨石与空气磨擦出呼呼的巨响。足见此招魔法的威力巨大。打上之后非死既伤。

印安几乎同时发出强大的风系魔法,在小飞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将小飞四周的退路全部封死。

三人组他们合力的魔法攻击。

“水浪掌,山顶压,风旋术”明眼的人,大声的叫出三个魔法的名字。“都是单一魔法中很强的魔法!”

在进入兽形能量空间之后,我恢复了意识,但兽形能量空间内的巨大能量,以一种拖浮的方式裹着我意识拉到空音中间一块红色晶体的能量块之上。

意识毫无阻碍的进入晶体之中。突然我眼前一变,我突然感觉到我竟然融入到空中与天龙银星三人作战的小飞意识之中,我的双眼前出现了三个魔法:水系的水掌掌,石系的石顶压,,风系的风旋术。

我基于本能的将体内的少得可怜的魔法总能量调动起来。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魔法防过保护罩。

在大家眼中,小飞身体在空中还向下掉去,但突然,小飞身体周围形成一团白色的光晕,光身体包褒住,两个红色的光球在白色的光晕之中显得更外显眼。身体还是下掉,对攻来的三种魔法无动于衷。

碰~碰~碰~还没等在下面观战的所有人惊呼起来,三声巨响就响起来啦。

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天龙银星三人,此时面带惧色,他们所施的魔法在遇到小飞体外的白晕光圈时,再难能向前一步。同时也感觉到自己所施的魔法在不断的变弱,消失。那种感觉就像各一个不见底的深潭扔东西,永远也填不满。当他们三人想收回攻击的魔法时,白晕竟然随着他们的改变成改变,形成一磁场,将接触到磁场的东西紧粘不放。他们只觉得双手像被钢索缠住,休想引出双手,此时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的境界。

水浪,巨石,旋风,瞬间就比刚才小了好几号。

三人同时吃惊的互望。心存畏惧的交互了一下意见,同时在原的魔法攻击的基础上,运起另一种魔法。随着咒语的念动,一见咒语就知道,这个魔法是强大的雷系魔法——雷波。

哄~~

又是三声强响,水浪掌,山顶压,风旋术与白晕接触的地方,电光一闪,同时响起了雷声,加入雷系魔法雷波后的复合魔法冲生的巨大的冲击力,将天龙三人带飞出去。最后三人在离小飞数十米处长稳住空中摇晃的身形,脸都几一例外的都是血红色。像是受了点轻伤。

小飞也在巨响之后稳住了下掉的身影。从新升到那来的空中,白晕也奇迹的消失了。恢复到刚开战时的样子,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克,你这次收获真不小呀”小飞向自己脑中的我的意识道

“只吸收了他们每人三成魔法力,不算太大的收获。!”

“克,要不是你刚才突然从眼光之中闯入我的脑中,我也不会从空中掉下啦。”

我开玩笑的道“怎么,你在怪我?”

小飞急忙道:“不是,只是小飞想和他们玩玩,刚才在唐古拉山杀的几只魔兽,一点意思也没有,好不容易到我表现了,你确与他们交手。”

“克,你能不能,在旁边看着,让我来对付他们。让他们也认识一下知道一下我的历害。”

我道:“唉,我还想多试试,感受一下在你身体能做战的那份意境。好吧,看在你在杀了几头魔兽的份上,这次就让给你吧。不过,一定尽快取胜”

“哈哈,克,你等着看我个人表演吧!”

有时我真的很奇怪,小飞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怎么有着与人类一样争强好胜的欲望。

于是我只留少部分意识在小飞的脑中,其余的意识退出兽开能量空间的晶体。神识回到自己在下面观战的本体之中。

在我刚退回来后,了解我最多的迪克此时来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轻的问道:“龙克,刚才怎么啦,怎么好起呆来啦。”

迪克虽然发现我有些反常,但任他想破脑袋也一会想到我刚才发生在我身上的九死一生的境域。

“没有什么,只是和小飞交流一下。”

迪克他是少数知道我与小飞有心灵交流的人。因为谈到与小飞交流,他就来劲了。追问道:“刚才,我们的兽神怎么啦,怎么会从空中掉下来,不过,它那团白晕光团好像与你使用的白光魔法很相近呀?”

“快看,小飞要攻击啦”留在小飞脑中的意识清楚的感觉到小飞发动攻击的前兆。

如果不是我这个经常玩一些一心多用,精神能量一类古怪密技的人,还真的不适应从别人的脑中来感应自己的感受。

空中的小飞在我说刚落,果然有了行动动作,两条红色的光球。向基理利法与索引力飞动过去。联结红球的红色能量线,突然延长,数十米的距离刹间就到。

基理利法与索引力也不是等闲之辈,身形向上猛冲,同时双手中舞动,在空中化成掌影与拳形,向小飞拍出。拳影与掌影相交的向小飞冲去。拳民掌相叉,实力差一点的人,一定会眼花燎乱,伤在此招之下。

“好!”贵族们为他们一气呵成的动作叫好!“

可是小飞不是人,实力连我都不知道它的家底。看似无数的拳影与掌影对小飞来说一点作用也没有。小飞冷静看着向他年来的掌影与掌影,只是双翅一展,一强比旋风术还强大数倍的风团迎向他们招术,将它与二人之间拳影与掌影吹散。两人在风团之中再也保持不了原来的武技,拼命的与巨大的风团抗横。

索引力以硬撞小飞的旋风,强大吓人的风力将索引力衣服散破。露出强壮的肌肉。不过风团中的风刃将他身上的肌肉划过一道伤口。

而基理利法呢,刚柔性来应付,因为他的身体随着巨大的风旋不断的旋转。搞的他头晕眼花。同时风团似知道他以柔克刚,意然在他们面前改变成柔性,让他更加难受。

印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身于小飞之后。双掌合什,双掌前伸,在胸前合什,在合什的双掌之间,内息变成一个巨大的合掌形的内息团,随着他的合什掌的甩出,合掌的内息团化做一道光亮银星向小飞背后奔来。同时发出怪异的响声。

呜!~~~响声十分难听,让底下观战的人皱起眉头。

当内息合掌眼看打上小飞时,两团红色的光球突现飞回,一个挡在小飞的背后,另一个以极快的速度向印安的胸前飞来。同时,小飞的巨翅再次微微一扇,基理利法与索引力突然发现他们疲于应付的巨大风团突然消失。一时失去力的对抗,使二人随继产生思绪的迷惑,这就一点的注意力不集中,注定了他们的败局。他们突然感觉到又股强大的力量在他们胸间炸开。

两人像离膛的炮弹被击飞出去。碰碰,在地面上砸出两个人形的坑洞。引起地下的平民一阵惊叫。

印安亲眼看到自己发出的内息所组成的合掌被一个红色的光团轻易的击散。而眼前又出现另一个红球,他想移动闪躲,可是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定在空中,动不了分毫,随着红色球体接近,他突然看到红色球体内的东西,那是死都睁眼的魔兽头。魔兽头给他们强烈的震撼,使他忘了防守

被红色的光球击在前胸。身形再也何持不了飞行状态。从空中掉了下来。从空中掉下时,还没从刚才的震惊恢复过来。

然后他竟安稳的站在地上,奇怪的一点伤也没留下。保持了天龙军团三个银星战将中,受伤次数最少的记录。(要不是急时阻止了小飞,他此时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小飞落下后,狼狈的天龙军团三个银星战将从新聚到一起,不同的是,印安完好如初,基理利法与索引力则受了一些轻伤。

小飞来到我身边,将红色的能量收回体内。两颗魔兽的头出现在大家面前头。

看到光球内的魔兽头的人,无不惊声大叫“魔兽军团的高级魔兽:狂龙兽,裂山兽。”

震惊,好奇心使大家都惊奇的看着我与小飞,连雄破与爱华美与加斯也不例外望着我。在他们没想到,这两只魔兽每一只都不是几个魔法师能付对的。没想到,一下出现两个兽头。

无奈之下,我把小飞的来历填油加醋的说一了遍。同时下了几个命令给小飞,小飞也给我面子,保质保量的完成。平民们忽拉的都围了上来,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说出一些赞美的话,这些话,使小飞极为受用。变成小狗样子,竟向一些美女身边靠去。

回到魔法士学院后,我留下了迪克、明加达、屏页法、夜达加、坦力和努盟等一些强手。其他的魔练队员都放假回家,与亲人团聚。享受那份亲情与关爱。

在魔练队员刚走后。迪克就忍不住了。

“龙克,三天后就是比武大赛了,有什么对策吗?我看这样,由我做为主力与他们一战,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迪克的历害!”可能是受了小飞的完美演出。迪克这个好战分子第一个向我请战。

魔练之后,他们都想证明自己。这种心情我很理解。想起我第一次代表轮王车出战时,与此时他们的心情一般无二。

“好,迪克”转身向扫了其他人一眼“看到你们有如此强大的自信,我决定,我们七个人组成魔法士学院的代表。”

“好呀……”

“龙克,你知道吧,我们就等你这句话呢!”

我的话引起他们一阵欢呼。

“大家安静一下,这次比武极为重要,不仅代表我们学院,更重要的是我们代龙去脉表平民,正如加斯学院代表贵族,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而且,还有老师加入。”

大家脸上露出宁重之色。但我感觉他们自信心没有动摇,反而更加坚定。

但我心里确十分伤感。因为小飞报告一些关于魔兽军团的事……。

同时在小飞脑中时,通过小飞脑中的回忆细胸的重放,看到魔兽军团好像有组织的运转,让我心更加担忧是魔兽军团聚集的有条不稳,与以前的资料记载的完全不同,现在的魔兽军团就像是一个人类的军队,有上下级关系,有组织的部骤的运转着。

对战争了如指掌的我,心里很明白战争就是流血的地狱。这场战争即使胜了,人类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不少平民可能会失去亲人。

不过令我高兴的是,小飞这家伙还真是秘密库,就是在我与它没有相遇时,他竟然收服了一群奇异的兽类(奇兽),它把他们放到自己的创造的异化空间中(小飞创造出的空间,有点像魔法中召唤兽空间)。如果关键时,小飞可以打开异化空间将他们放出助人类一臂之力。

在小飞脑中的短短几秒钟,让我从新对小飞做出评价。这只怪兽,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兽类,而且那种让人无法猜测的兽类。

虽然关键时小飞能帮是我一大助力,我知道这远远不够,从魔兽军团集结来看,他们攻城至少还要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可能是改变一切的一段时期。我一定要找出一个办法,以最小的牺牲取得最大的胜利。

三天,这三天使明西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平民因为我与小飞的表现,个个信心十足。期待着与我一起做战,更希望我们能拿到三院比武的胜利。而贵族刚关于的是比武的胜利。魔星战将的军衔让他们动心。练习魔法与武技的人到处都是。面对生与死的关键时,平民们拿出极大的决心。只有军方则十分担心,因为他们经常与魔兽打交道。不久的战争,让他们心存忧虑。

就这样,所有的人都着各自的心态,都向军团的演武场走去……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