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明西重城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7348 2016.06.21 11:02

  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岁的魔法员急风急火烧的跑到哈力斯的房屋外。

  “报告,哈力斯村院长,龙克魔法师,迪克魔法师还有雄破魔法师都不见啦!”

  只要是人都可以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安!

  龙克与迪克一战之后,小村中的年青人都选定自己的偶像!龙克那让惊叹的变化武技,让不少年青人折服。

  迪克那让叹服的超强魔法攻击,让不少年青人动心!

  他们的失踪必然会引起年青人的不安。

  “哦,我知道了!”哈力斯走出屋外,面无一点表情,但内心却不能平静。

  “通知全村人,在神殿聚集,我要开全村大会!”

  哈力斯的思绪随着远去的魔法师而变动着。

  “龙克,迪克,你们终于走了!走向属于自己的一片广阔的天空。明西城的命运可能因为你们的到来而改变!”

  一片广阔的森林,这是一个纯绿色的世界。不,可能还带点血腥的红色。这里是充着生机与生命,也充满着危机与凶险。

  无论对人有益的魔兽,还是对人有害的魔兽,都按很久以前定下的生活规则在森森中生存着,一条弯弯几乎不为人察觉的小路贯穿着这绿色的世界。

  “迪克,你能不能安静一下,自从离开小村后,你的话就一直没停过!”迪克的嗓音般的声音实在让我心烦!

  迪克听到此言发怒的道:“我说,龙克,当初是谁要欣赏一下沿途的风光,害的我们在这个大森林中走了三天,还差点死大魔兽群的巨吻之下。”

  迪克表情一变续道:“要不是我,这个从小就与魔兽打交道的人。你们不被饿死就是吃了有毒的魔兽肉而死!”

  原本就早有怒气的我,此时终于暴发出来!

  “迪克,你忘了我们三击掌的事?”

  雄破发觉气氛的不对劲大声的说道:“你们不要吵了!一切听我的!”

  雄破的话如巨雷击中我,使我立刻清醒过来,冷汗不由自主的从脸颊上流下。

  “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这样情绪激动!难道是因为迪克……?”

  做为一个强者的我,这种情绪波动,如果在对敌时发生,结果只有死亡!因为对敌冷静,是强者必须具有的素质。

  雄破看着有些缓和的气氛。心中一喜,龙克与迪克如果真的发生矛盾。那结果对自己,对自己的学院是十分不利的。

  想到这里,雄破立却道:“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到明西城了,都是自己人,大家要冷静一下!”

  迪克此时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多,气势明显减的道:“呵,师兄说的对,我听师兄的!”说完带有一丝歉意的目光向我投来。

  “呵,的确是我的不对,要不是我想看看魔法世界的风光,我们运起飞行魔法早就到明西城,迪克,是我的错误,请你原谅!”我的语气透出的诚恳使任何听到此话的人感觉那份真诚。

  雄破眼中闪现一个异样的光彩,“龙克,好样的!”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道出我们之间的友情。

  迪克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他的右手的同时眼中闪现光芒道:“龙克,其实大家都有错!你放心,我迪克说过的话从不失信于人!”

  我的目光毫无蔽会的与迪克身来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好像产生了一种看不见的火花,那是一种相互理解,相互真诚的火花。

  我慢慢伸出手,紧握着迪克的手!此时完全是心里交流,双方不用说一句话,就知道对方的心意。

  接着三个人同时大笑,三个完全不同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哈哈哈,这是会心的笑声,这是高兴的笑声。

  大森林中的飞鸟纷纷鸣叫高飞。

  明西城是一个中型的城市,但因为明西城重要的地理位置,却使明西志成为重要的军事重城。在明西城北方不远处就是魔法大陆魔兽军团军营,那是一个让人害怕的唐古拉山谷。

  魔兽军团简直就是恐怖的代名词。

  魔兽军团的军队是由魔兽所成,正因为由魔兽所组成才足见他们的可怕。魔兽一向以强健的身躯和完全的生命力著称于世!魔法士(魔法队军的士兵)对他们一刀一枪的攻击伤害不足以对他们的生命构大危胁。相反,魔兽的反击不是一般魔法士所能承受地。

  进化是生物的生存根本!一切生物都在适应着世界的改变。

  五行多年魔法世界的洗理,使少数个别的魔兽产生了魔法力,可以使出某一属性的魔法来。由于魔兽只用一种属性的魔法,专一而精的道理,所以对单一魔法能量的控制上比普通的魔法员要强上许多。

  魔兽当然也有他的弱点。魔兽终究是魔兽!自然不能与万物之灵的人类相比,思想简单化,不能做复杂的思考是魔兽最大的弱点,因此明西城在与魔兽军团的战争中得保这么多年城池不失!

  雄破收起飞行魔法安稳的落到地上!

  “到了,到了,前面的城市就是明西城!”

  我从在小飞上缓缓落下,小飞巨大的飞翅难以想象的一点尘土也没带起来。

  我顺着雄破指的方向看去。

  “好高的一个大城堡呀!”我发出惊呼。明西城的城墙大约足有50米高,全部都由过百吨坚硬的巨大在青石修建而成!气势宏伟!这样的城墙就会让任何敌人望而却步!

  “哇!好壮丽雄伟的城呀!”迪克不知什么时候落在我的身边发出他的惊叹!

  雄破沉声道:“虽然明西城城墙如此高大,但也阻止不了魔兽军团的进攻,有好几次差一点城破!”

  我和迪克大惊失色,几乎一口声道:“这怎么可能?”

  雄破显然回忆起以前惨烈的战事,好一会才恢得过来。

  “你们看,”我与迪克顺雄破招起的手所指向的方向望去,“你们看,那城墙上斑斑裂缝就是被魔兽攻击时所留下的证明。”

  果然我发现城墙上伤痕累累。明西城接近地面的城墙好像被一种利器去一块,到处都是向里面凹陷的痕迹。上面的城墙伤痕和破损程度相对下面城墙要好要小,从城墙最上面破损程度来看,不能结出有不少魔兽曾杀入城中的结论!

  迪克打破了沉默,带有疑惑的问道:“雄破师兄,这都是魔兽军团攻击时留下的痕迹吗?”

  雄破回答道:“迪克师弟,没错!这里的魔兽军团与你长大的云达山的魔兽着极大的区别,无论是战斗力还是生命力都比云达山的魔兽强上好个等级。”

  “吼~~~~”小飞突然大叫一声,舞动它那两只巨大的飞翅,尘土飞扬,路旁两株大树受不了两翅舞动所带来的巨大风力拦腰折断,发出两声“隆隆”的巨响,瞬间尘土扬起。

  “什么人?”巨响声引起明西城守城的魔法士的注意。

  雄破立即答道:“是我,雄破。刚才两株树林被刚才的巨风吹倒。”

  (小飞,你在做什么?)

  (克,不要生气,我就是不认魔兽军团会有我历害!)小飞不满雄破把魔兽军队说的历害无比而在较劲。

  我收起心中的笑意:(小飞,你还把你的身体收起来,你这样样子,我们甭想进城。小飞明西城的人把你当成魔兽而杀了!)

  小飞把自己身躯收敛起来,变成与一只小狗一样大的身躯。

  (克,明西城的军队是杀不死我的!)

  雄破与迪克并不意外小飞身上的异变,在大森林中他们见过小飞更加历害的攻击。

  “哦,雄破院长呀!请等待,我马上去为你们开门!”守城的魔法士高兴道。

  迪克向我使了一下眼色,那意思是说:“还是雄破师兄有名,守城的人都这样尊敬。”

  我会意的对迪克点了点头,慢慢从怀中取出蓝色水晶做的眼镜。迪克看到我带上眼镜后轻轻对我一笑道:“龙克,有你的呀,呵呵!”

  由于雄破的原因,我们很快就通过巨大的城门进入城内。小飞的样子虽然有点怪模怪样的,但由于他的巨大体型变小,并没有引起魔法士的注意。

  雄破显然与这里守城的魔法士很熟,与他们热情的打着招呼。从魔法士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对雄破的尊敬。

  走在明西城的街道上,我才真正的明白城市与小村的不同,虽然现在是夜晚,但大街的行走的人流却很很。热闹非常。相反小村夜晚除了推论性村的魔法员之外很有有村民出来走动。各种买卖魔法器具的商人站在街道上寻找他们的猎物。组成明西城的一个风景线。

  在明相城作为一个平民,商业是最好最快的获得魔法币的谋生手段。

  雄破熟练的介绍着种种有代表的人与事。使和我和迪克听到一些以前没听过的故事。使我与迪克对明西城有了初步的认识。

  “喂!小伙子,请你站一下。”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我们前行的脚步,我回头望去,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与雄破相仿的一个老者。破乱的衣服然压不住他内在的气质。一双明亮的眼睛出现在老者的脸上。那是一双带有深深无法感知的眼神。满用人不当的皱纹是盖不住肉体的强大生命力,从他身上微微透出的七彩能量光,我可以确他是一个有着强大魔法力的人。在我的透世心眼下,他故意收敛自己的强大气息显得多余。

  “老先生,你是在叫我吗?”我试着问道。老者感到很意外“老先生!啊,年青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我!”老者话峰一转平静无多的道:“不错,我是在叫你!”

  一着急把一万年前的称呼说出口我平静了一下思绪,带着颖问的口气问道:“这位老者,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走在我前面的雄破与迪克发现后面的我没有动静,齐回头向我的方向望来。

  “啊,阿加西大哥!是你呀!”雄破大叫着跑过来,一下子把这个老者抱住。重逢的喜悦就是这样,让人心动,不过雄破这一抱更加让我疑问这个叫阿加西的老者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阿加西作势装着痛苦的表情说道:“破,我早就看到你了,哎哟!别抱的太紧了,你想挤死老哥我呀!”

  雄破脸一红赶快松开抱着阿加西的双手。呵呵的干笑了两声。

  阿力西把止光再次投向我,平静的对雄破说道:“这是你的招收的学生?”

  雄破此时脸上的红色早已经消失,换来的是一种喜悦神色。听到阿力西这样问道,自豪的说道:“他叫龙克,历害的很!”接着用手指了旁边的迪克续道:“这个是迪克,我的小师弟。他们是我特意请来帮我重震学院!”

  接着雄破用手一指这个叫阿加西的老者神密的对我们说道:“他是世上最有名气的锻冶大师阿明加西亚!”

  阿加西与迪克先后大惊。

  阿加西惊讶的是迪克是雄破的师弟。雄破的师父当年也曾经帮过自己。

  迪克吃惊的大叫起来“啊~~~!”

  带着少许口吃说道:“你就是那个神奇的锻冶神。龙神剑……与修意力当世最高明的武器是出自你的双手!”

  雄破抢先回答道:“对极了,迪克龙神剑与修意力都是阿加西大可锻冶杰作。”雄破一停,看了一下四击并没有人注意我们的谈话,神密小声的说道:“小点声,阿加西,现在隐居了。不要给他还来麻烦。”

  雄破想了一想询问道:“就快要到了我的学院了,阿加西大哥,我们到我的学院里聊,我想谁也打扰不到我们。嘿嘿我那还有一坛明西魔酒呢!”

  阿加西笑着说:“破,还是你了解大哥的心意,好我们就到你那里边说边聊!”

  “阿加西是这个魔法世界里最有名气的锻大师,按理说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找到我的头上,龙神剑与修意力看来是两件绝顶历害的的武器?”我一边随着大家向魔法士学院走去一边在思想着这些问题。

  “算了,反正到魔法士学院后这些迷底都将揭开。”

  魔法士学院的前院面积和小村差不多,中间刚是学员和教导师居住的房间各教学的教室。在最后是依山而建的两地很大的空地,一块是武技练习场,别一块则是魔法练习场。

  三个学院只有一个图书馆,那是建在女魔法师学院里,图书馆同时对三个学院开放。那可想而知,三个学生都来这里看书,图书馆必然成为三个学院学生明争暗斗的场所。

  在学院长的房间里。

  雄破先说道:“阿加西,你认识龙克?”

  阿加西神密的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我第一次与他见面,但他身有一件宝物!”

  “啊~~~”

  我,迪克和雄破同时发出惊呼!

  我的惊呼是出自意外迪克的惊呼是他从没发现过我身上有宝物。

  雄的惊呼是因为我身上有一件绝世骇俗的武器。

  雄破作为最了解阿加西的人道先问道:“宝物?你是说龙克身上有一件宝武器?”

  阿加西很平静,但我知道平静背后的热情与激动。

  “不错,那是一件足我与我锻冶的龙神剑与修意刀相抗横的武器。”停了一下接着道:“可能比龙神剑与修意刀还要加上几个等级!”

  一语惊四座。

  阿加西早已经是当世公认的锻冶第一人!如果有武器比他锻冶的剑王龙神剑,与刀王修意刀还要强上几个等级的话,那什么是什么武器呢,带着这种疑问迪克与雄破把目光直指向我。眼神的意思是在说,龙克,快把你的武器拿出来!

  我知道再不说话,不行了!

  我认真的说:“我身上根本没有武器!阿加西你是不是看错了。”

  敢说阿加西在武器方面看错的人,可能我是第一人!

  阿加西也认真的道:“我没有看错,你可否把你身后背着的包袱打开,我就是被你身后背着的武器所透出的神光所吸引!”

  “哦,他指是的永生剑,现在已经变成石剑了!”我突然大悟。

  我迅速找开包袱,一把普通的石剑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迪克与雄破显然很失望,宝物就是这把石剑?

  在我的透世心眼下,阿加西双眼中闪出一道光彩,身上的能量光不断的在增强。目不转睛的盯着石剑,此时我感觉他好像完成融与锻冶与武器之间神之又神的奇妙空间。

  他自言自语的说:“好剑,好剑,真是绝品,此剑才应称为剑王!”

  原本失望的雄破与迪克听到阿加西的自语后顿时来了精神,前面的失望表情一扫而光,换来的是一种期待,一种盼望。

  阿加西向我问道:“我可以拿一下它吗?”语气中充满着期待!

  “当然可以”因为石化的永生在我手中并没有什么物别的作用。要不是因为它是与我一起来到魔法世界,是我以前世界唯一的纪念物。我早就把他丢弃掉。

  接剑在手的阿加西显得格外兴奋。他用手轻轻的摸着石剑的剑身,就像与抚摸着婴儿一样温柔。当当~~轻轻击打的剑身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悦耳。

  “好剑,好剑。好技术,好锻冶,好奇怪的材料……”说着在空中舞动一下石化的永生剑,发出嗡嗡的声音。

  阿加西运用内息慢慢输入到剑身之中……

  “啊~~~”阿加西出乎我们意料的惨叫一声,那是痛苦的叫声。

  “当铃铃~~~”石化永生剑落地后发出金属剑特有的声音。

  再看阿加西脸上的神光尽失,样子一下子好像老了许多。他好像失去生命力,只是呆呆的站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刚才握剑的右手。

  “这怎么可能,它竟然不认我!?”自语中透出无比惊讶与失望!

  雄破关心的问道:“阿加西大哥,你怎么了,这剑……?”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的阿加西并没有回答雄破的问题。他只是弯下腰轻轻拾起石化的永生剑。轻轻的交到我的手中,眼中充满着无奈。

  “龙克,此剑极有灵性,他已经把你认做主人!这是一把这个世上最好的剑。也是我追求锻冶术的极至。真的没想到在你的手中出现。”阿加西看了一看我手中的永生剑接着说:“龙克,你用内息慢慢的剑身之中,看看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我慢慢的输入永生剑能量内息进入剑身。这是一个永生剑能量的回归过程。石化的永生剑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不停吸收着我传向它的内息。没有办法,我只好加快向石化永生剑的内息的速度。慢慢的的永生剑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原本石化的剑身开始泛出永剑能量特有的黄色光芒。剑身也由石头的青色变金属剑的纯白色。像获得新生命的剑形太阳发出黄色光芒,一下子就照亮了学院长室。

  我们一下就被这种表面柔和,内在强撼的光芒所包围。在屋的每一个人都感觉着黄色光芒中那隐藏的能力的震撼。每个人在这种强大而隐含的力量下驱服。

  与时同时,我好像完全融入剑身之中,又好似永生剑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们是一个整体,完全不可分割。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我就是永生剑,永生剑就是我。此时我们再没有彼此这分,比小飞与我的心灵交流还要玄妙无比。我身不由己的轻舞一下发着黄色光芒的永生剑。

  黄芒划过空间的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奇异的是让永生剑划过的空气一下就变成了真空。形成一个奇异的力场。力场鬼异无比,那是一个完美的真空力场。力场不为我所控的悠悠落下,像一朵黄色天云散落在我们几个人的中间一张红木桌子上。

  “啪~~~~~花啦~~”

  坚硬如钢的红木桌子不堪力场的重压变成细小的木屑。更惊异的事出现了。奇异力场并没有因为桌子的阻挡而消失,反面变的更加鬼异,稍稍减弱的它接着向地面以极快的速度落下。

  接着巨响声再次响起,哄~~~学院长室里的东西纷震碎——这不是大家注意力的交点。大家注意力的交点集中在力场与地面撞击后形成的骇人的直径为数米的大坑。

  深深大坑轻轻的冒着若隐若现的轻烟,灰尘当然是大坑形成唯一证明。虽然大坑没有迪克的飞龙再现大,但就其深度可不是飞龙初现所能比拟的!

  离大坑最近是我,并没有到伤害。可能是因为永生剑的关系,使我不受力场的受害。永生剑因为我停止输入内息,此时变成了平凡的石剑。

  我很震惊,发呆看着我永生剑的杰作——大坑。原本没有什么作用的石化永生剑竟超乎我的想像这么历害。真是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迪克,雄破,阿加西分别站在离大坑两米的地方。虽然他们满石粉与尘土。虽然样子很狼狈,但从他们表情上看他们没有受伤。可能是桌的的粉碎给他们提了一个醒。所以在力场击中地面时他们出自本能的退了两步。我想如果他们一个被击中那又是一番景像。

  现在只有两个字才能代表学院长室的气氛。

  沉默!!

  最先醒来的是我。“好历害!”一句话如闪电划过黑夜,打破了现有沉默的气氛。

  回过神来的迪克此时眼中透出光彩,用真挚的语气说道:“龙克,我他妈服了。你真历害!你是怎么做到的?”

  雄破显示出一个见多识广的强者风范。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平静的表面背后不知蕴造着什么,此时雄破双眼带着异样光彩沉沉的道:“龙克,你知道你每一次都真让我大吃一惊!”

  阿加西此时脸上神光再现,双眼中好像又从新找回失去的生命力,充满着惊讶和幸福的光彩道:“哈哈,果是剑王,只有剑王才有这样无上的神威。我果然没走眼!”

  虽然我表面上我没有什么变化,便我心里知道,就刚才这个小力场我就用了许多内息才使力场出现。我有一种感觉,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最多只能连续发出五个力场。如果发一个超大型的力场,我想我只能发一两个就没有再发之力!这种招术有许多不足,不可控与发出的时间要很长,将来一个要改善一下。一个念头在我心中燃起。

  迪克此时表现出率真的天性。

  “对了,我们为龙克这招起个响亮的名字!”这个提议一下子吸引住屋内的所有人!

  在推翻迪克起的众多无聊的名字之后,阿加西双眼灵光一闪的说道我:“就叫天剑神雷吧!”

  在大家一致同意下,就这样一个让魔法世界震惊的武技就这样产生了。

  阿加西问道:“龙克,你有剑鞘吗?”

  “哦,没有!”阿加西脸上露出正重的表情说道:“好我决定为天剑,出山一次。为它打造一个无敌剑鞘,不过我现在年纪大了体力不足。所以剑鞘得你自己出手来锻冶,我会从旁传你锻冶神技的,由你亲自完成这项工作。”

  说完把目光投他迪克接着道:“迪克你也没有武器吧,那好你和龙克就一起来,真正的好的武器,需要强者自己来锻造,只有这样你武器才会灵性!”

  雄破立即把话接过来道:“你们两天还不谢过阿加西大哥。这是多么难得学习锻冶神术的好机会呀!”接着开玩笑道:“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家伙不知是什么变了,有这么的好命!”

  我和迪克对望一眼心领神会的向阿加西表示谢意。

  阿加西此时显得格外高兴。眼光直接雄破说道

  “阿破,过几天我去寻找锻冶的武器的材料。这种材料很难找,大约三——四个月后回来,到时,我可要借你的这两个宝贝学生用一下哟!”

  雄破听完,哈哈一笑说道:“阿加西大哥他们能学到你的锻冶神术是他们的幸运。只要你一回来,小弟保证立即派他们两个给你去打工!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