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冠军意义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3891 2016.06.21 11:25

  当我急忙赶回比武会场时,女魔法师与魔法军官学校的比武正好结束。女魔法师这力沉默无语与魔法贵族学院高声欢呼形成鲜明的对比。台上火传正起身要宣布比赛成绩。

“丝蒂她们输了?”我急忙向女魔法师人群看去,人群围在一团竟然没有看到丝蒂的身影,心里大急,也敢不得在场观众众多。腾身空中掠向女魔法师人群。

啊……,头上是什么?群众发现头上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在女魔法师人群方面,惊呼起来,这一突然的变化,将使火传停止了比寒结果的宣布,双眼如电的向我这边看来,当他看清是我时,身上强大的气息收回体内。

加斯此时正给自己学院老师疗伤时,听到群众不自然的惊呼,不由站起身来,随着大家的目光向女魔法师学院处望来。当看到我焦急的样子,脸上露出愉快神情。此是受伤的人也站起身来,向加斯问道:“院长,女魔法师那边出了什么事,难道阿露丝蒂伤势加重了吗?只是没想到她的实力增长如此迅速,我原以为只用使出大半力量就可以取胜,现在使出全力才免强胜她一招!”说完苍白的脸变的更加苍白无力,仿佛一瞬间就老了十数。

加斯道:“洪老师,幸好有你作为主将不然,我们也很难取胜,刚才是因为龙克回来了,丝蒂受伤使他从人群空上飞了过去。引发人群的惊叫,你要好好疗伤,下次我们对龙克他们,这场比赛我们一要胜。”

洪安无奈点了点头。自顾自的盘坐下来,开始用光系与水系魔法进行治疗。

“老大……”

“龙克老大回来了!”

魔练队员发现我回来,自动忽拉让开一条通道。我站在通道之头看着眼间不久处通道另一头的倒在爱华美怀中的丝蒂时,心里猛然如刀剌中一般。一般无名的痛占据了我的心里。

“丝蒂……”

爱华美站收回治疗魔法,对我道:“龙克你回来了,丝蒂受伤后只叫着你的名字!”

我急跑两步,来到丝蒂近前一把将丝蒂抱在怀中,丝蒂双眼紧闭,口中断断续续的含乎不清的叫着龙克、龙克细雨语,嘴角一道细细血流在梦语中语在前胞紧身的衣襟之上,肩头衣服似被火灼掉似的露出紫黑色的伤迹,紫中透着黑色让我心痛不已。她柔弱的样子,让我想起暗月杀魔一战丝蒂为我挡剑的一瞬,再顾不了许多,将丝蒂从爱华美怀中抢过来,紧紧抱在怀中。害怕丝蒂如同真爱似的离开我,急忙输入内息到她的体内。

丝蒂在我怀中竟然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被一个健壮的男人抱在怀中,要拼命抵抗,突然感到这个男人气息十分熟悉,抬头一看竟然是我。双手不由自主的将我抱得更紧。

察觉到丝蒂并没有受致命的伤,心中的大石放下

“丝蒂……”

丝蒂用手按着我了嘴唇“龙克……你回来了,对不起……我没取胜,给你丢脸啦!”

“丝蒂……,不要说话……都是我不好,从今天开始我要保护你,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到现在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丝蒂双眼此时射出一道幸福的光彩,呆呆看了一会,原本无血脸的脸颊闪过一朵淡淡的红云后,把头埋在我壮健的胸膛上。

“龙,我希望你永远这样抱着我……”她突突然想了什么?用力推到我。苍白脸上再次闪出片红霞,不好意思的打量一下四周呆怔的女魔法与魔法士学院的队员,把头低下,一付做错事的小女孩的样子,十分可爱。

“哈哈……”女魔法与魔法士学员们开心的大笑起来。

围观群众与贵族魔法学院人员被突然笑声搞的一怔,不知道女魔法师学院处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伤心的人一下就竟然笑了起来,这反常的变化让他们一阵迷惑。

火传站在台上自然看了清清楚楚,脸上也露出愉快的笑容,好像想起当年自己处女朋友的情景,但又想不久的魔兽大战和父亲与军师交给的任务,脸上的笑意消失于无形。

他(她)们的大笑也使我有点不好意思,看着丝蒂发颤的身形。心里暗骂自己只考虑自己的****一点也不关心丝蒂的伤势,我再次把丝蒂拉到怀中,丝蒂抬起头惊惶的看着我。

我温柔的道:“不要动,我现在为你治疗伤势,魔法时受的伤我都能冶好,这点伤一定会治好的。”

再次运起永生剑能量内息,轻车熟路的进入丝蒂体内。当看到伤处紫黑色时我就猜想,丝蒂一定是受到刚性的内息的攻击,进入丝蒂体内后发现肩头处果然有一团如同烈火的内息在她肩头盘集,将丝蒂肩部处的经脉搞乱,我平复了心神,开始加强永生剑能量内息的输入,将内息调到丝蒂的肩头,将那团烈形的内息团团围住,开始向它攻击,还好这团内息不是很强,在我强攻之下,将其束住,逼出丝蒂的体内。

然后用带动丝蒂的内息让其开始运转,再用心神通心术传读给予丝蒂让她紧心神自己经运功调息,匆匆的退出丝蒂的心里。

脑中回想起心神通心术所窃到的丝蒂对绵绵情话,不由的脸上一红。同时也感觉到无比幸福。

魔练队员看到我脸色变红,以为耗内息过多,忙上前向我问候;迪克作的更绝,自持同样拥用永生剑能量内息,要开始为我输息疗伤,让我哭笑不得。

我只好插开话题,问问比赛的情景;问一下丝蒂受作的经过,这才发现打伤丝蒂的是一个洪安的老师,我望向魔法军官学院,看到一个身材中等,但给人一种高大刚猛的人,以一种歉意的目光向我们这边望来。

迪克叙述地很明白:丝蒂与洪安比武,开始丝蒂占尽优势,将洪安攻手无还手之力,大家以为丝蒂稳取胜利,从而取得两院比武的最终胜利与魔法士学院共同争夺冠军。突然间场上风云突变,洪安像变了一样人似的,攻势大长,内息与魔法开始都占了优势。丝蒂终抵挡不住,挨了一招,不过洪安也没有占得便宜,同样中掌受伤。只是丝蒂当场晕了过去,而洪安站在场上,所以魔法贵族学院才取得最终的胜利。

此时火传恢复常态,低咳了一声,场上的人耳边听似小突大的咳声后,都转望向台上。火传趁机道:“大家安静一下,本队长除了宣布比分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

“现在宣布今天的比武结果:魔法军官学院战胜女魔法学院取得了这场比武的胜利,从而进入决赛,与魔法士学院争夺最后听冠军。”

贵族们与魔法军官的学院们都开始欢呼起来。平民们则一声不响的冷眼看着欢乐的人群。

火传抬起手来,虚空下压两下后,贵族平静下来后,他接着道:“现在宣布一个地火军团的团长的特别命令:四院比武的最后冠军中最出色的人任命为地火先锋军团团长一职,带领其学院的学员和一万作为与魔兽之战的先锋!”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眼睛睁的大大的,张着大口一脸吃惊的表情,好一阵,哄的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啊,是地火先锋军团,我没听错吧是先锋团!”

“死亡先锋又出现了”

肠子直的人则高声叫骂:“什么先锋团长,那是送死团长!地火军团长是不是不疯了。”

台下的人开始大声议论起来。

此时我看到加斯这个老油条听到这个决定后,刚取得胜利的喜悦已经变了,眼珠不停的乱转,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爱华美一脸庆幸的样子,并没有失败后的沮丧。只是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奈。

同时耳边听到人群们所谈论都是先锋团的事:这是什么命令,这不是让人去送死吧,以前先锋团共有五万人,还被魔兽攻的只逃回来几千人,现在来的魔兽比以前不知多了多少们,竟然只以一万人来应对,这不是送到魔兽嘴上的肥肉,有去无回呀;地火先锋团长,这个已经闲了多年的送死职位,没想到今天还能听到,虽然官职很大,但是送死的官职再大我也不干;地火军团团长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把最有希望的魔法士学院往火坑里推吗?唉,又有多少平民要死在先锋团里啦;啊……我儿子最近在地火军团里犯了错,求求老天不要让他们进入地火先锋团里……。

迪克突然高兴的大笑起来,冲着魔法军官学院方向喝声道:“决赛的比武,我们学院一定能赢,这个先锋团长之位一定是我们学院的啦!哈哈……”

迪克突然的叫喊声,如划破黑夜的闪电;打破寂静的春雷似的,将所议论的声音打的无影无踪,所有人都眼睁睁的大大的,看着一脸自信满满的迪克,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似的,双眼之中流露出复杂的似无奈又似可笑神情。

魔法士学院学员们听到迪克这样说,好一会才清醒过来,连忙拉过迪克开始向迪克解释地火先锋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官职。迪克听罢,不以为然只是一个劲的自信地说:“放心好了,魔兽我见的多了,有我迪克在,保大家无事,再者说,还有龙克与小飞在,来什么魔兽灭什么魔兽。”也只有迪克这样的在山林长大的人,才会说这话,再看四周,全是愁眉不展,暗暗掉泪的平民,他们清楚一万人的军团中,都是平民出身的魔法士,担心自己的儿子身在其中。心里

看到眼前一切,此时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切都是火递络为针对我而搞的鬼,但眼前平民那害怕的样子,心里突然明白了,火递络此计是针对我的弱点而设,他知道我对平民们有十分深厚的感情,平民们已经把我当做他们唯一的救世主,我自然不会忍心看到平民他们再失去亲人,所以这个先锋团长之职本就是专为我所做的安排。为了平民,我只有选择接受。

此时脑中回想起以前轮王国我独带一千人马,大破十万大军的一仗,正因此战之后我才被人们冠以战神的称号。想起这个世界落后的战术战略方针,我有自信可以让魔兽军团在战场上找不到我们的所在,我既使不能取胜也有信心保持这大多数的人的生命。想到这里,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迪克身边。

迪克回望着我,我们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眼光之中透出彼此的赞许。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这一突然的举动,再次被议论声打的无影无踪。

迪克道:“龙克就是龙克,做人不为。”

我笑着拉起迪克的手,将迪克手高高举起对四朗声道:“迪克所说的话正是我龙克想和大家说的话,如果你们相信我龙克,我一定会夺取最后的冠军,大家放心明天,我们学校一定会取得冠军。”

平民脑子翁了一声。不敢相信我所说的话,龙克要争取先锋团的团长,第一个想法是龙克是不是疯了,但略微平静下来回想以前发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使自己心里不是愁畅,只人自己儿子能为在龙克手下当兵,一定会安全,想通此理,平民们高呼我的名字。将比武场的气氛带动起来。

爱华美似要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群情激昂的平民们,到嘴的话不由的咽了回去。只是低头叹了一口气。

贵族们反眼观察着我,我感觉到我在他们的眼中如同死人。加斯等魔法军官学院的学员们则一脸高兴的样子。

将女魔法师送回学校。恋侣们依依不舍的相互道别,爱华美将叫到无人之处。问道:“龙克,你真不知天高地厚啦,在种情况下,怎么能随便说夺冠军呢,决赛时,不准胜,地火先锋团团长之职不是那么好当的!”

“爱院长,我已经答应雄破院长,为魔法士学院夺取一次冠军……”

“你知道嘛,夺冠以后还有机会,这次万万不能当这个先锋团的团长。先锋团在地火军团有死亡之团炮灰之团的名称,你也听到人们的议论了,你应明白这是一个什么的军团,失信总比丢了性命好。”

从他越说越激动的语气之中,我可以感觉到爱华美的那份关心,但是我不去当这个团长,难道让贵族学院去当,到那里地火军团必成炮灰,如果我去当,虽然面对是的大量的凶猛的魔兽,还有那不知根底的人魔怪,但以我多年战争经验,自保决对没有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使伤亡变的最小,更重要的,我要利用此机会一战成名,建立能经得起大战的军队,好实现我为平民造福的计划。西方恶魔的出现象征着魔法世界的混乱,不论是轮王国还是魔法世界乱世只有实力与力量才是说话的本钱。

我静静的看着爱华美:“爱院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吗?”

爱华美没想到我竟然这样说,她点头道:“记得……”

我从怀中拿出一个五星状的魔法法器,爱华美眼中一亮,只是静静不解的看着我,我认真地道:“这是你送给我,我会活着把它带回来。”

爱华美听到这里,看了一下我没有一丝波动充满自信的眼神,用力点了一头“好,我没有意见,龙克,既然你要夺冠,那么我希望你把这个团长干好,让你的团员都能生存下去。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不必再言语什么,转身离去。

爱华美看着我消失的背景自语道:“家传预言说‘打开魔法图书的人是三创主认定的救世王者龙克……’,你不要让我失望,愿三创圣主保佑这个可怜的孩子……”

快回到魔法士学院时,发现学院里人声喧杂,似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由加快脚步。离院门处还有很远距离时,不知道那个谁发现了我,大叫一声:“龙克回来了!”校内喧杂的人声竟然出奇的安静下来!黑压人群向我望来。

我走进学院之内之时,发现学校内的站满了平民。只见人头挨着人头……,他们双眼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尊敬,爱护,关切,无奈痛苦的神色。

在我走近时人群很有秩序的忽啦地闪开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另一头,是原来入学测试的那坐高台。几个人向我望来。我仔细一看,竟然是魔法士学院的所有教师与几个年纪比较大的有威望的平民长者。当然迪克,屏页法,夜加达,明达加等也在台上。

我上了高台之后,雄破院长迎了上来。他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真盯着我,我平静的与他对视。雄破终于晃了一下头,叹了口气,以一种近乎苍老十岁的声音向我道:“看来你是决定要做这个先锋团团长了?”

我没回话,只是点了一头!雄破无奈叹息一声。上前用手拍拍我的肩头道:“希望你能活着回来!”我带着自信的笑意道:“不仅是我活着回来,而且要大家都活着回来!”

此时台上有威望的平民老者,冲到我的身边,几个人不由分说,跪倒在我面前。再看台下,忽啦啦地所有人都跪倒在地!这场景让我大吃一惊。

“这……,这是干什么嘛……快……快起来!龙克可承受不起!”

台下的平民没有反映,只是双眼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我连忙上前想将台下平民老者扶起来,可是老者说什么不起来!

其中一个最年长的老者道:“龙克,你听我们的吧,不要去争什么先锋团长了,你为我们平民做了那么多好事,我的身体还是吃了你的神药才好的,你是我们明西城所有平民的恩人,我们不能眼看你去送死……”说到这里台下的整齐的同声道:“龙克,别争那个先锋团的团长了!不要为贵族们去卖命……,我们不能失去你啊!”

老者满脸布满了老泪道:“龙克,我知道你为什么去当这个团长,如果有人说你是贪名利,贪官职,我老汉一定和他们拼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平民,你怕……怕换一个人来当先锋团长的话,担心所有平民军士不能活着走出战场,你怕看到一些平民家庭尝到失去亲人痛苦的滋味……,我老汉今天一百七十多岁了,这种滋味……我尝过,看着我的亲人……朋友……一个个死去,心里有难以说明白痛楚,但是,所有人都失去了亲人也不愿意失去你,因为你的存在……才能使我们平民感到我们第一次像一个人,真真正正的人啊!你是我们的神……虽然我们将会失去一些亲人与朋友,但是大家会因为保存了你而感到高兴……你的存在就是我们的希望……”

说到这里老者已经泣不成声,那以瘦弱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感觉到他双手的力量,那是一种无比巨大的力量……

老者看着我,真诚地道:“我希望,为了我们平民的希望……不要去当那个先锋团的团长!我,法化尔代表所有明西城的平民求你了!!”说完向我磕头。

同下的平民们异口同声的道:“龙克……求求你啦……!”

听到这里,我的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面对如此真诚的人,我又能说什么。这时我真的感觉到当初我下决心推翻不平社会制度是多么正确。眼前一个个向我敞开他们心底呐感的人们,让我的心情不能平复,同时心底之中起了更加坚定的誓言:“我绝对要让眼前的平民……不!所有的平民享受到快乐!

此时魔法士学院的教师们,也上前对我进行劝说。虽然,知道因为我在他们手中破了记录,使他们与我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融洽,但此时他们无私行动显示出他们内心的善良,我更加动。

虽然男儿只流血不流泪,但此时所有魔练队员们也被场景所感动。

我运用内息将法化尔等几名台上的平民老者扶起来。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朗声道:“大家都起来。龙克有话要说。”

台下的平民们听到我声音中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他们不敢违背,刚才还在想如果龙克不答应就不起身的人,在这种我声音无形力量下,慢慢站起身来。

所有魔练队员,他们十分熟悉我,但是他们也感觉到我声音中充满了一种王者的味道,一种让人无法违背而又出于自愿的行动的声音。

再看每个魔练队员将身体挺直,形成魔练结束以来最坚定的队形,每个人都散发出强者的姿态。一股无比强大的自信从他们身体之中散发出来。感染着台下的每一个人。

一旁的雄破与魔法士学院的老师们都为这突然的变化而感动害怕。因为他们感觉到魔练队员身上散发的力量,集合六百人整的魔练队团体所具体的惊人力量。

“我在这里谢谢大家!感谢大家这样厚待于我。龙克真的十分感动,我感觉能结交你们这样的朋友是我龙克最大的幸福……”说到这里我向下深深一礼,然后真挺住身躯续道:“我想大家知道这次魔兽来袭是多么强大!我想这也是明西城建城以来魔兽最大的一次攻击。我想问一下,以我们明西城现在的实力,能打赢这场战争吗?我想在场合没人敢说能打赢这场战争,因为我们都是平民,根本就掌控不了军队,根本不能自己控制着自己的命运与生命……”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一下,让平民思考。

我话锋接着一转,接着又道:“但是,我!龙克敢说能赢得这场战争!所以地火先锋团一职我一定要争取到。因为这样,我才有自己掌控的军团,我会使我的军团在战争中成长,成为一支真正属于我们的平民军团”

我用雷系魔法声波魔法高声大喊道:“你们信任我吗?”

台下一齐振臂高呼“信任!”

“大家相信我吗?”

“相信……”

“好……”我点了点头,“那么请你们再信任我一次,再相信我一回,让那些贵族们看清我们平民的实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平民并不是低级的种族……为了平民尊严而战!”

“为平民尊严而战”高呼之声响彻魔法士学院!

气氛在此时达到了最高潮!在平民心中,只要有龙克存在,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后世史学家们称我今天的演说是开创新局面的演说,以后魔法世界各大种族的和平相处奠定坚实的基础。

与时同时,在地火军团总部内,有人报告了魔法士学院内发生的事,地火军团团长火络递此时一脸惊讶的神色。在沉思了一会,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龙克呀,绝非池中之物。”

一旁沉睡地火军师也睁开双眼,带着喜悦的看着火络递道:“看来,龙克很有可能是对负‘他’唯一人选。”说着又叹息一声道:“唉……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到现在我有点老的感觉!”

火络递道:“现在断言还过早,看看龙克如何利用一万人的地火先锋团来对付魔兽,这才是最大的考验……”

地火军师师海通会意的点了一下头,自顾自的倒头睡去,他一呼一吸之中似有一种无形的期待。

第二天早上,地火军团处热闹非凡,军营处挤满了人。都是年纪二十到三十岁左右的平民青年。出乎地火军团军士们的意料的是他们都是要参加地火军团,而且指名要参加地火军团的先锋团。这让贵族出身军士们看怪物似的看着眼前的平民,就是想送死也不用这样急于送死呀,更多的平民军士都知道昨天魔法士学院所发生的事,一脸自豪地给平民参军者做着登记,更多的人不断登记不断发出鼓励的话语。

这一突变,让地火军团也产生不小的混乱,一些平民魔法士要求转到地火先锋团去。贵族军士们,则一边偷着议论这群送死的怪物。

火络递虽然昨天就知道了龙克在魔法士学院演讲的事,但是也没有想到今天早上这么多人入团的事情!而且点名要加入地火先锋团,如果不能满足这个要求,他们就不参加地火军团!

让见多识广的火络递也感觉十分意外。师法通则微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火递络道:“师弟,人多对战争来说是一个好事,但是,但如果首领掌控不了自己手下的军士那就成了坏事了……”

火络递发出命令:反是参加地火先锋团的平民,可先加入地火先锋团后备军团,等魔法士也魔法军官学院比武之后选出团长自行决定。

就这样,地火军团迎来了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入团高峰。仅当天参加地火军团之地火先锋团的人数就达到五万多人!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当天下午时分。上午时将魔练队员集中起来,给他们分配一些工作。因为我知道这六百人将在地火先锋团的作用。让他们加紧练习,取得比武冠军时,他们要立即开展工作。魔练队员这段时间看着我们几个人在台上比武心里早就痒痒了,十分期待着与魔兽一战,证明自己的实力,当然他们在魔练中学会了冷静,学会了认识自己。所以没我们比武时,他们也在强紧的练习自己的武技与魔法,他们更明白,以后会有更多的平民青年加入龙克的军内,同样的出身,同样的经历让这些魔练队员会用自己全部力量,将自己所学的东西传给这些新来的龙克最真诚的护卫者。

亲自安排一些战前训练科目给迪克与明达加后,我来到女魔法师学院内。丝蒂的伤让我有些担心。

丝蒂躺在床上,那甜甜的睡姿如同一个睡美人一样,上已经有了血气,不再苍白难看,看来她一切在康复中,只见她一双玉手紧紧抱在胸前,微曲着身子侧躺在床上。琼玉般的粉鼻不由自主歙动,口中嘤嗯的吐出梦话。

“龙……抱着我……”说着说着嘴角带来一丝笑意,脸边闪过一片红霞。

我心中一动,低下头,轻轻亲吻了她的额头,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悄悄的退出他的房间。

刚出女魔法学院大门,门口有两个仆人装扮的人走到我面前。

“龙克特使,我们修明斯会长要见你,请上车!”

“哦!商业会长修明斯吗?”

两人点了一下头。

“我也正想见他,请带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