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十能锁脉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670 2016.06.21 11:07

  布来基竟然没有去对付这只强大的魔剑兽,而是反身以闪电的速度残杀起自己人来了!几息之间跟着他一起离开小村的手下,已经有五六人死在他的手中。

虽然布来基被去掉了魔法,但自身的武技能量可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一个。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残杀。那些实力弱一些,没有防备的人,终于个个倒在血泊之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五六具尸体横七坚八的躺了一地。

布来基终于停止了屠杀。还活着的只有实力最强的四个人。

虽然大家都对布来基这种突然袭击的方式很痛恨,但是他们都知道布基这样做的目的。他们知道这里所有人都算上,也对付不了普通的一只小的魔剑兽,何况要对付眼前这只气势与力量都可以称做魔剑兽里第一兽的家伙。没有魔法力的支持,抵抗就是死路一条。魔剑兽是个“血液专家”,它最看的食物就是喝新鲜的血液。只有杀一些人才能让魔剑兽去品尝自己的美食,而忘却布来基等活人的存在,保存自己的活命。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逃生的绝佳机会。布来基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创造这个机会。

魔剑兽用那怪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呼吸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可能是受血腥美食的感召,它的气息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倍。它身上像宝剑的钢针自动而有节秦地摆动着。强大的压迫感使这些早已经身心疲备的人再也受不了,腿上的劲道再也提不起来,纷纷坐倒在地。他们心里暗暗叫苦,机会已经没了,现在只有死拼一途,但是现在还有拼的能力吗?

布来基显然最终还是站住了,没像其他人那样倒下。但他现在的情形连小孩子都可以看出,他已经达到自己体力的极限,此时只是凭着自己的精神硬撑着。他看着机会就这样在魔剑兽的一个小发威下消失了。他一下子变得苍老许多,心里虽然明白抵抗是无用的,但求生的本能还是使他继续坚持下来。

“哈哈,这就是人类!是一个低等的物种!”

魔剑兽竞然打破了千古的兽吐人言!这是魔法世界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显然以前有些人通过自己的无上天姿研究出一些魔兽的语言,但这种魔兽通人言的事情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阿布里此时呆呆的望着魔剑兽,此时他已经忘了他面前的是一个魔兽,一只剑魔兽,一只体形超出自己认知范围的魔兽。脸部的表情变形。

“你不是魔剑兽,你是什么?你是恶魔!”

布来基这个老奸类的人物,此时也不也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的脑中开始对眼睛和耳朵所看所听到的表示怀疑。一直以来自己的经验和魔法世界的常识告诉他:魔兽是不可能说人类的话语的。此时眼前的一切确与脑中的一切都发生着冲突,使他脑中一片混乱。

但他终究比阿布里等人强。很快明白过来。现在他面对的不是魔剑兽,而是一种未知的生物。

“嗷扑~~~”四周的高大树木随着巨吼声中的气波纷纷摆动。一些枯黄的树叶承受不起这气波的强大冲力,像雨点一样落下,形成一个诡异的场景。

一声魔兽的巨吼,终于把阿布里和侥幸人存活下来的四人惊醒,他们眼晴睁的大大的看着眼前的诡异的情景。

布来基眼睛中神光一闪,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不现实的东西。

身型高大的魔剑兽对布来基他们的表现好像很满意。

“本兽神问你们,你们当中谁是头?”

一股古怪难懂的话再次传到布来基等人面前。这回他们终于开始承认眼前的魔兽确实能说人类的话。

布来基已经丧失生气的眼睛再次点燃希望。

我依悉觉得正因为魔兽会说人类的话,才有可能是我们活下的机会。与魔兽的沟通说不定可以获得一线生机。

生机再现的布来基终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魔神大人,小的就是。”声音中微微透出一丝恐惧,但语气很沉稳。

魔剑兽大列列的张开那吓人的大口道:“就是你这个废物呀。真不知道‘魔君真神’是为什么点头要你们几个人!?”

说完再也不理布来基,就开始晃着自己的大脑袋。做着各种奇怪的表情和动作,象是思考一个难以理解的问题似的。

显然,初得能力不久的它,思考问题上没有什么耐性。

“好,我们真神要我带你们上死域魔园里,现在跟着本神走就是!”

布来基等人虽然心里有些疑问,但谁也没敢说出来。面对眼前这凶神,做错一点事都可能送命。眼前只有任命的随着魔剑兽前进一途了。

由于体力和精神上受到打击。布来基、阿布里和四个布来基的心腹相互搀扶跟着前面的魔剑兽。

可恨的是魔剑兽大步向前走着,速度看似慢,但由于它体型的庞大,一步的距离大约六七米以上。布来基等人为了保命只好拼命的向前赶,没办法……没命总比受苦强。

进入死域魔园,这里面竟与传说中对死域魔园的形容有着天大的差别。让布来基等人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了。

传说中死域魔园里是一片黑暗,到处是被恶魔吸干全身的精血而死去的干尸。而那些最凶残的魔兽在这里进行着相互之间的残杀。人类和魔兽的血液在这里流成一条红红的血河,这条血河是恶魔的血池。

恶魔轻轻一发威就可以将一座山击成粉碎。

没人知道恶魔是什么样子,对关于恶魔模样的说法就有五六个传闻。

魔法世界里的人都知道西方恶魔是可怕的,但是他没有办法离开西方,离开死域魔园。

所以魔法世界的人因此才没有生活在西方恶魔的恐惧之下。

而布来基等人看到的情景完全相反,都怀疑这里是不是死域魔园——那个西方恶魔的领地。他们相信自己来到一个世间最美的地方。

到处是快乐飞舞的鸟儿,它们鸣叫着,像是在歌唱。在空中舞动的硕大的碟类昆虫,在开满鲜花的地方采集着花粉。高大的树木,繁密的生长在山谷的两旁,就像人工种植的那样整齐。

山谷的中间是一条一条由绿色的由短短的小草铺成的小路,就如一条绿色的小河流淌在山谷的中间。人走上去还发出流水过石般的清响,让人心怡……让人陶醉……

“快走。妈的,找死是不是?!”

前面的魔剑兽显然不高兴布来基他们行走的速度。开始恶狠狠的向布来基等人道。

布来基他们终于清醒了,此时生命是最重要的。他们低着头快速的向魔剑兽的方向跑过去,虽然眼前的美景让他们心醉,但生命对于他们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才是重要的!

大约跟着魔剑兽行了一段不小的跟离。美景变得更加奇特,数不清的各色植物都向着一个方向生长。那是一座高大雄伟的殿宇,黑黑的门紧关着。但一股强大如天地之神雄的气息从大门中透出。所有的生物都开始屈服在这股气息之下。气息中的寒意透过身体使人像落下冰洞一样。一股说不出的冷意使布来基等人的脑部活动停止。变成眼中只有前面神殿的信徙。

接着一股声音在布来基、阿布里和四个手中的脑中深部响起。

“我的子民,你们来了!欢迎你们的到来!”

不可抗的力量使布来基等人象疯了一样,口中不由自主的念道:“真神呀,我是你子民。你的要求,就是我最大的使命!”

那个声音再次在他们的脑中响起:

“好!现在对你们进行改造。改造之后你们将拥用超强的实力。到时去完成你们的使命!”

“真神呀,我们一定完成你的使命!”

布来基终于醒了,发现自己被一条古怪的能量锁邦在石柱上,阿布里和他的四个手下也被锁在旁边。从腹部起伏来看他们还活着,只是昏迷。

布来基这才放心的打量着这里。

这是一个山洞。这里再没有鲜花,没有美景,只有一些魔兽的嘶叫声和眼前三个人型的怪物。说它们像人,但确有着魔兽一样的棕色和可怕的魔兽特有的特征。说他们是魔兽,确又有着人类的特征。

三个怪物好像没有发现布来基醒来,正在那里张着满是是硕大巨齿的大嘴说着话。

“真不知道真神是怎么想的,竟留着他们这些无用的东西。”

说话的是一个长着狮头的怪物。

“是呀,我本来以为我们能吃上一顿人肉,看来这次不能如愿了!”说话的是另一个长着尖嘴的怪物。只见它接着道:“真可惜。我没得吃了!哇~~~”边说边抬起长着羽色的手臂打着自己的前胸,发出咕咕的声音。

狮头怪物看尖嘴怪物发泄的差不多了,道:“小剑,他们是你带来的。他们有什么本事,你给我哥俩说说。”

最后一个没说话的怪物,是一个头像剑般的钢针怪物。他翻着怪眼道:“一群废物,不知真神怎么会看重他们。想我真神的神力那么广大。为什么会要他们。这件事是我一想就头痛的事!”

啊,这就是那个魔剑兽,怎么变成这样了。认出魔剑兽声音的布来基差点惊叫起来,还好在关键的时候他终于忍住了。

尖型的怪物把话接过来道:“小剑。谁不知你头上长满了钢剑。你一想问题不头脑才怪……”

“不好,加司来了……”

三个怪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开始安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要来!

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一会巨大的脚步声传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洞内走来。

布来基虽然没有看到来人的面目,但从他落地的脚步中可以感觉到那个的份量。

随着来人的脚一落,山洞就发出一阵震颤。

终于看清来人的面目。

“啊!~~”

布来基再也忍不住了惊叫起来。

进来的是一个人类,虽然有点怪,但他的样子确是一个人类!一个在人类中属于巨人的人类,人类怎么会在这里?

他全身由一层黑黑发亮的黑皮肤所盖住。一团红色的头发挂在脑后。随着走动,那团红发像一团火焰在跳动着,奇怪的是那团红色却给人一种热哄哄的感觉。

三个怪物上前就要打布来基,显然他们不会放过对上司拍马的机会。

“住手!”这个人的声音如巨钟一样。使的布来基脑袋呜的一声。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三个怪物收起手来。陪笑道:“加司大人,你老好。想这种费物不应让加司大人出手,小的效劳就好了!”

魔剑兽怪物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加司大人,你老上坐。”说着毫不费力搬来把巨大的石椅。从石椅的份量上看没有一千斤也有八百斤。

黑人巨汉毫不客气的坐在石椅之上。三个怪物则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它们的样子活样一众仆人!

黑人巨汉终于说话了,“你就是布来基?我叫加司,是人魔兽队第五营的小队长!”

布来基虽然吃惊来人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不过老练的他还是平静道:“你好加司队长,我是布来基!”

加司对布来基的表现很满意,他微笑地道:“我想你已经知道你现在身在死域魔园,关于小村的一切真神都已经知道。他知道你与龙克有仇,所以才把你们引到这里来,希望你们得到一些特别的能力,去完成你们的使命。”说完不理布来基等人惊的样子,接着道:“你们知道为什么你见过许多魔兽而没死在它们的手中吗?这就是真神对你们的关照!”

布来基终于明白离开小村后好几次都要死在魔兽的手中,但他们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现在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在那个真神的掌握之下。

布来基道:“如果真让我们再次拥有魔法,我们愿为真神效命。”

“好,就等你这句话!来人那,把那几头魔兽拉出来!”

接着三个怪物拉出几头巨大的魔兽。

“啊……这是蛇吐兽、狼盟兽和巨甲兽。”

“哈哈,不错,果然有见识。这是一头蛇吐兽,一头狼盟兽和四头巨甲兽。他们以后就会居于你们身体中,成为你们的一部分。”黑人巨汉毫不在乎的说道。

布来基依稀的感觉到在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

这几头魔兽都是魔法世界里的凶兽。

蛇吐兽,是一个巨形有四肢的蛇类,自身具有一些魔法力,关键是口中可以随着魔法吐出大量有毒气团,产生强大的杀伤力。而且蛇吐兽一向狡猾,人类很少能成功抓住这种魔兽。

狼盟兽是一种属于狼类的魔兽,它最喜欢血腥,因此不少人死在这种魔兽手里。天生一条飞跑,可以躲过中级以下的魔法攻击,因此成为危害一些小村的最大魔兽。它与云达山的魔狼兽历害成度可以列入狼兽中的前五名。

巨甲兽是昆虫一类的魔兽。他们天生一付硬甲,可以和魔法世界里的黑青石相比。八条腿成为它攻击的武器,一些魔法员与魔法师很难防住他的八条腿的攻击。

布来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诸位都已经和魔兽结合完成!”

“不错。我看你比较适合蛇吐兽!”黑人巨汉又道:“结合之前我也很怕。但当你得到真神的能力之后,你才会感觉真神的伟大。你会自主的为真神办事。可以告诉你,现在被真神改造的人类已经很多,比如我。我自信在结合后,我已经达到魔法世界大魔法师的水准。如果你努力为真神办事,那你将有可能得到真神的再次改造,那时的水平将会再次增加,达到大魔法师高级或者魔导师的级别也不是不可能的。”

说完只见到身子一沉,那个巨大的石椅在他的有意施压之下终于变成碎石,而黑人巨汉还保持着坐的姿式。

要知道坐着把巨大石椅压碎已经是很难的了。要保持自己坐姿又压碎石椅那几乎已经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黑人巨汉轻轻站起身来,就当什么事没发生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原来只是一个魔法员的水平,因为改造后,我想具有魔法师的高级水平的人已经不是我对手了!”

布来基心终于动了。自己没有魔法力早晚也是死,还不如在这里赌上一局。胜了那就是以前梦想的超级能力。

布来基看了一下自己的儿子阿布里和四个手下。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心动了。

“好!我答应你!”

黑人巨汉马上站起身来,上前几步把布来基等人的能量锁解开。陪笑道:“好,果然是个汉子!以后布来基大哥成功以后请多多关照一下小弟。”

布来基连忙陪笑道:“哪里哪里,还得请加司大人关照一下我们。”

随后他们走出山洞,向专门为人与魔兽结合而造的改造场走去。

洞内只留下发呆的三个怪物。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加司会对布来基这么尊敬。

※※※

在女魔法师学院的图馆二楼。

我正全力以付应对着魔法图书传来的十能锁脉的攻击。

即使一个人准备得再充足与周全,当未知的事情发生时,还是会超过你的想象。

当三创主所有的十能锁脉来临之时,我才深深感那种惊讶与无奈。自己提起的永生剑能量根本不能阻挡那排山倒海的攻势。十种有着不同特性散发着不同颜色光芒的能量,一下子就冲进了我的体内,接着它们好像有生命一样排成一条长龙。第一眼的印象是一条变幻不同色彩的长龙,但细看之下,可以发现这条长龙是由十种魔法能量组成。这十种能量不是单一的个体,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交织组合形成一个怪异的能量体的集团。

抵抗无效,那只有任其发展。我赌十能锁脉虽然很危险,但不会要我的命。只要我还有命在,还有意识在,那十能锁脉早晚会被我控制住。

这种能量组合成的龙形能量体好像知道我的心意似的,在我体内慢游起来。它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引起一阵刺痛,潜入组织细胞内的永生剑能量,此时像被这种能量打开了冲入组织与细胞的大门,一下子就被提动起来,刺痛过后,有种极为清爽的舒服感。

发现主经脉里的永生剑能量不断的增加,我不由的暗暗的呼叫道:“好呀!没想到。永生剑能量又被开发出不少。”

脑海中,一种对十能组成怪异的能量体的感激之情与仇恨之情在我意识中相互作用的产生着。

我的思绪大部分的意识都陷入其中。久而久之,“我”产生分裂,一个是仇恨的意识,一个是感激的意识。两个意识在我中发生着碰撞。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手。

我隐隐感觉事情要糟。但两个意识之间的“对话”太强大了。他们相互攻击的意识波相撞产生的意识冲击波,将我感觉危险的思绪深深地打出意识范围之外。

“我”开始害怕,这一次几乎感觉绝望。以前许多值得回忆的事,在我脑中最深层一片一片的“对话”被产生的冲击波击成粉碎。这种感觉好像看到你的亲人一个个在你眼前被恶魔肢解掉,而你却什么也做不了,就连反击的思绪都难以运行。

此时脑域丹田中的神经电波能感觉到“我”面临着危险,一下子冲出来,刹那间就与两个分裂的意识交战上了。

陷入意识最底层的“我”只有暗暗叫苦。“我”深深知道两个分裂意识的强大,虽然神经电波能也很强大,但它的强大在于一些辅助的技术,比如体外观形术,那只是加强你对外界的了解的技术。它最大的不足在于——攻击性很弱,甚至它根本就不具有攻击性。而“我”又不能帮上他的忙,只有靠它单独做战,面对着两个已经疯狂到极点的“我”,结果不言而喻。

在意识底层的“我”想闭上眼睛。可是在意识世界里,不论你怎么逃避,眼前的一切都会出现在你面前。此时我才明白意识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的区别。物质世界受到一些自然和外界因素影响时,你做一些事情不能得心应手。而意识世界则不同,几乎没有什么限制。当你的思绪能想到什么,就可以达到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意之而达”的道理。当然意识世界也受到一些限制,比如说,两个不同思绪对话的“我”产生的意识冲击波,使得感觉到危险的意识发挥不出一盯点的作用。

神经电波能与两个“我”终于交上手了。虽然没有外界交手那种内息相撞产生的强大震撼力。但意识——也就是精神能量的交手别有一番风味,三个人好像在打着太极拳,虽然没有力与力的相撞产生的巨大响声,但这种柔与柔的交手实则凶险万分,一个不好,我将变成白痴。

出乎我意料的是神经电波能突然向“我”展示了他强大而有内含的攻击力。虽然神经电波能很被动,但“我”知道,神经电波能在交战中不断学得经验,有时突发奇招,使得两个疯了的“我”步步后退。

意识底层的“我”终于明白了。三创主的精神能量与神经电波能的融合使原来没有攻击性的神经电波能产生了异变——一种具有神经攻击魔法的异变。

只见神经电波能化成另外一个“我”,轻发着攻击,一种魔法的攻击。两个疯狂的“我”则用轮王国里最历害的武技进行着反击。一时间,脑中一会产生狂暴的精神冲击波,一会产生柔柔的让你心神乱动的精神异变。要不是“我”还保持着透世心眼的境界,“我”早就进陷入精神大海之中再无翻身之力。

“我”越看越兴奋,虽然神经电波能在两大疯“我”的攻击下节节后退,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神经电波能的进步。你要知道,神经电波能量可是在面对着两个最疯狂的“我”。

古时有这么一句话:“当一个人疯狂时,他是可怕的,当一个武技高手疯狂时,那已经不叫可怕,而叫灾难。”

此时神经电波能同时面对两个疯狂的“我”——两个灾难的创造者,能有这种有攻有守的局面已经是不易了。

在意识世界里,时间是无法用现实来计算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经电波能突然发威,使出强大的魔法攻击力。它使的魔法是用精神能量拟成各种魔法能量属性产生的,交替着两个、三个组合使出,后来竟有十种不同魔法精神能量融合在一起,产生最强的一个攻击。

在意识最底层的“我”才感觉到这种魔法的强大。

神经电波能突然大叫起来:“三创归一!”

十种不同魔法精神能量产生了异变,由一变三,再有三成九……不断的变化下去。然后无数的分向将脑海整个罩住,将两个疯狂的“我”困在当中。

此时两个疯狂的“我”感觉到危险,竟放开的自己的敌视,慢慢组合在一起,变成一个更加强大的“我”。

我终于回来了!完成了一次精神意识从分裂到组合的精神世界里最神奇的精神再造历程。

完成组合的我终于明白了:一心多用心法虽然可以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量,但是这种心法也会产生一些危害。当你练得越久,那你就会越来越陷入精神大海之中,最后的结果就是精神暴碎成为一个白痴级的人物。幸好在机缘巧合之下,在魔法图书中得到三创主的精神指引,使神经电波能从初具精神魔法到现在可以熟练的产生一切精神魔法的阶段。而三创主的精神能量不稳定的状况达到了完整属于我的状态。这一切都汇成了最后的一个结果,我完成了精神世界里最神奇的精神再造过程。

可以说这次历险给我带来三个影响魔法世界走向好处:

一、神经电波能具魔法攻击性——自己具有精神魔法,一个以前从没有过的精神魔法。

二、三创主的精神能量为我所有——我将具有三创主那种对魔法能量的全知全解的能力。

三、就是自我的精神再造——一心多用心法再也不能危及到我,从此,我的精神更加强大。我的意识会更加坚强。

神经电波能刚才那比天还狂的攻势奇迹般的化为无形,最后化为精神电波能的实质。慢慢流回到脑域丹田之中。

十能锁脉的怪异能量此时停在魔法能量附近,一动不动。显然它们也感觉到我刚才精神强烈的波动,何以现在竟完全消失了。

拥有三创魔法知识的我终于明白了:十能是十种特别魔法能量组成的。所谓十能锁脉就是一种练习魔法最诡异的功法。用十种魔法能量锁住我的魔法总能量所在的经脉,产生十吧魔法锁。当我能打开一把锁时,代表锁的魔法能量将为我所有。如果你打开火系魔法,那你就具有火系魔法能量。如果以平常的方式来练就火系魔法,五六十年也不可能大成,而十能锁脉或是魔法三创主晚上所创的功法,让一个人短时间内就具有魔法导异师的能量。当然一切的前题是你有能力解开十把不同的魔法锁。

虽然三创主创造出十能锁脉,连他们自己都没有试过。也不知道十能锁脉的功效到底有多大?!

我只有叹自己命苦,不得不做十能锁脉的第一个尝试人。

十种不同属性的魔法能量长龙终于动了,进入了魔法能量脉中。现在的魔法能量脉好像上演刚才在脑中一幕,魔法总能量与十能锁脉的能量相互对视着。

经过精神的再造我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话的两种能量,这是一种能量之间的交流。

魔法总能量摆出一个圆形的姿式,面对着十能锁脉能量。

十能锁脉能量则由一化十,以一种十分不规则的梭角形排列。

我暗呼十能的历害。魔法总能量以一种圆形的防守阵形展开,这种阵形是以守为主的。而十能锁脉能量的十种不同能量,看似杂乱的梭角形阵式则有着高深的相互能量的合作性,只要魔法总能量冲向它们,它们中的光与暗两种魔法能量将会轻移,产生一个类型于八卦的阵形,并且将对魔法总能量发起连续一点的攻击。到那时,就是最强的圆形防守也会失守。

经过一轮能量之间的交流谈判后。(这是一种能量间的交流。要不是我经过精神再造,也很难感觉到这种微观能量之间的变化与交流。)

谈判告吹,看来真的要动武了。

魔法经脉可是魔法总能量的地盘,它当然不会让外来者侵占。不出我所料,魔法总能量开始向“我”求援。希望在我的意识之下,对外来者进行强有力的打击。

如果要是以前。不用求援“我”会很自然的就融入魔法总能量之中对外来能量进行攻击,但此时精神再造后的我,已经完全可以控制要不要加入,和加入能量中意识的多少?

我融入意识,进入魔法总能量之中。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的理解十能锁脉的一些特性。

第一次交锋开始了。

融入魔法总能量的我,开始感觉到十能锁脉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强大,它变成一个高大的巨人身上穿着各色的铠甲。

我心神一动。魔法总能量在我的意识作用下,也变成一个同样巨大的巨人。可能是精神再造的奇效吧,我感觉到我已经和魔法总能量融为一体,我就是魔法总能量,魔法总能量就是我,我们之间没有分别。这好像是传说中的武技“能量为我”的表现。两个巨人唯一不同的是——魔法总能量散发着白光,十能锁脉能量则发着七彩的光。

两个巨人一步不退的相互对视。

终于十能锁脉开始发起攻击。只见它一跳,一团火光以闪电的速度从他的身上向我攻过来。

要不是我有准备,我很难躲过这一招。我双眼迷成一线,火光一下子从极高速变成缓缓向我攻来。虽然火光向着我前胸攻来,但我知道它的目的是我的双腿。

我诈做不知,双手发出强大的白色能量团向火光罩去。当火光快要挨到的时候。我呼的向右一闪,向前一纵,来到十能巨人右侧,发着白光的右脚踢向十能巨人,与此同时,我发出的白色光团在与火团将要接触的瞬间,转向十能巨人的左侧,来配合着我右侧腿部的攻击。

十能巨人果然了得,竟不可思议的向空中跃起,身体停在空中,奇迹般的平躺在空中。

我的两个精神配合的招术就这样走空。

停在空中的十能巨人在没有凭借物的基础上,就发出别的魔法攻击,一看就知道是水属性魔法。

一时间魔法经脉中水浪涌起,四处都是水的味道与气息。

我对十能巨人由火系变为水系相对立的魔法能量能力感到十分佩服。这两相对立的能量转换,并且是在在攻击中生成的转换十分困难。以前在轮王国时,这种相互对立内息的转换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但我知道现在就是要想方法破除眼前的水系魔法。

魔法总能量在我的作用下,形成一个看似薄薄一层的保护罩,实则这个能量罩用了我一半以上的魔法总能量。魔法总能量保护罩对任何魔法攻击都有效的保护罩。我不顾外来的水系魔法的逼近,收起右腿的同时抬手向前猛击,击向停在空中的十能巨人。

“砰砰~~”声同时响起。

十能巨人用传讯道:“不错!很不错,能有如此的应变能力很好,刚刚达到我自定的及格线!”

三创主要事能听到他们创造出的十能锁脉会传出这样的话,一定会吐血而亡。虽然他们创造了十能锁脉能量出来,但是因为当时三人都身受重伤,精神力再也不能合而为一,才造成这个现在十能锁脉的异变。

我心里很清楚击到十能巨人身上后的感觉——击中之后,十能巨人身上产生一种相互扯拉的怪异力度,差点将我的意识驱离魔法总能量。还好我现在的精神经过再造,已经比以前不知强大多少倍,还有,魔法总能量是魔法能量的克星。所以,十能在没有防备下,被我击退。而十能那水系的魔法击中我的那种感觉也极为神奇幻妙。可以说,十能水系魔法不单只是水系魔法,而是以水系魔法为主火系魔法为辅的两个极端能量的组合。正因此,我只有借着后退来化解这种强而有力的攻击。

可能看到十能那种自大的狂傲。我不由得狂气上升,清气下降。

我狂放的传讯道:“三创主把你十能当作宝,在我龙克面前。你只是一堆臭****。”

十能巨人对于宝与臭****的概念一无所知。

只见十能摸摸自己的脑袋,像小孩那样顽皮的道:“宝是什么?臭****是什么?请告诉我!”

一个狂气十足的十能与一个顽皮淘生十足孩子样的十能让我产生一种错觉。

“噢!”终于明白了,十能锁脉是三创主的魔法能量共同组成的。当初三创主融给它精神是融入救世王者之中。但因为三人在与西方恶魔之战重伤未好,才使他们的共同融入的精神产生一些小的差异。经过时间的洗理,十能锁脉能量才会产生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精神。可以说十能现在的状态与我刚才所经过的精神再造过程有些类似。

明白这些之后,我传讯给十能道:“不要管宝与臭****的定义了。你还要不要打了!我可是三创主所说的救世王者!”

“救世王者”我故意用强大的精神力传讯给十能巨人!

“对,你是王者,三创真主说的王者。我一定要把你锁住!”一句话终于由起十能久远的回忆。

只见十能疯一般的向我冲来,他的速度不是一个“冲”就可以形容的,好像凭空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在魔法经脉这个奇怪的世界,一些事不能以常理来论断。

“闪开,闪开,后退后退。”在我强大精神力作用下,魔法能量化成的巨人突然从十能面前消失,又在不远处出现。

“啊~~”这是瞬间移动!?不是,是一种能量解体,在意识作用下的地方组合的过程。

十能巨人先是一怔,接着竟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对我的攻击。

就这样,两个巨人一会儿在这出现,一会又在那出现,像两个玩着捉迷藏的大孩子。

经过一番逃与追,我对这种分解组合的过程有了进一步了解。

“十能,你别追,我也不再逃。现在我不逃避。来面对面的决一胜负!”

十能思想就是简单。他没有考虑就答应下来。

我心里暗笑,机会来了。

我趁着十能不备,发起狂攻,“砰砰……”之声在魔法经脉里显得格外的响。

一瞬间十能至少挨了我数万次以上的打击,也只有在魔法经脉这种特殊的世界里,才能让我完成这种不可思异的攻击。

十能显得很平静。好像这个身体不是他的,被击中的身体部分总是显出七彩的光芒来。

打着打着,我感觉到情况不对。十能的平静挨打让我感到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重大阴谋,不好的预感不断的出现。

果然,在我想放手不攻时,十能巨人睁开那久闭的双眼,眼中透出十色的光辉。那光辉是一种让人心醉的神光,从他的眼上你可以看到一切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我强烈的想摆脱这种光辉给我带的强大压力,但是任我如果运转思绪就是就离不开光辉的范围。

并不是我精神再造没能力脱出他光辉精神的束缚,只是一种让光辉先入为主的观念暂时控制住我。如果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脱离这种精神上的束缚。我有时间吗?没有!因为十能巨人的手开始产生上万种微细的变化,口中念着我从没听过的咒语,一听就是魔法咒语。

虽然听不懂咒语的语言,但是咒语所含的神奇功意却令我更加震撼。

咒语完成了。十能在咒语的神奇魔力下完成了和我一样的精神再造,现在的十能是最完美的十能。

我知道我已经逃不了,我的命运只有让十能对我进行锁脉了。

“王者,现在开始锁脉!”十能传讯道。

“来吧!我要见识一下十能锁脉的威力。”我平静的道。

我放开思绪,放开紧紧的团在一起的魔法总能量,让十能进一步的开始运转锁脉功法。

终于开始了。

我感觉来到一个奇幻的地方,一个无边无界的世界,白芒芒的,很象魔法总能量特有的白芒,但又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在我迷茫时,十能巨人出现了,他轻飘飘的飞向我。

只见他大喝道:“风之魂,锁动!”

只见一团能量从十能的身体飞离出来。接着空气中有着有风属性的魔法能量也汇合到风之魂中。风之魂像一个巨大的石将这些魔法能量吸入体能。当风之魂停止吸收风魔法能量时,风之魂已经变成一个全部由风属性魔法能量组合的巨大能量体。

巨大的风魔法能量体接近我身体时化做一团光环将我缚住,接着慢慢融入体内。风的那种轻飘,柔刚兼有的特性一下掠过我的意识。风变成我的朋友,我最亲切的伙伴。最后风之魂将我锁住。

“火之神,锁动!”

另一团能量从十能的身体飞离出来,同样,空间中另外一团火属性魔法能量融入火之神之中,接下来,我感觉到火之神那种狂热、热情。接着火之神也锁住我!

“水之势”水魔法的本质是无势与自然。身体被锁住。

“雷之鸣”雷魔法的本质是声远雄广。充满着雷的气魄。它也锁住了我。

“电之闪”电魔法的本质是精准力严而重。

“金之利”锋利是本质。

“石之坚”坚硬而稳重是它本质。

“木之生”绿色与生命。自然与和协是它本质。

“光之动”变化万千,无迹可寻是本光魔法的本质。

“暗之全”黑暗是本质。

十种不同的魔法能量把我一一锁住。同时我也深深的了解了各种属性的魔法内在的本质。

十能发出“暗之全”时完成了它的使命。

此时我把意识退出魔法总能量。

魔法总能量再也不是单一的白色,而是发着各色的光茫。火为红色,石为青色。木为绿色……

我试着运起被十能锁住的魔法总能量。只有原来不到十分之一的能量被调动起来,其他的能量和十能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不为我所动。

“十能果然历害!”我心里不由得对创造这十能锁脉的三创主感到敬佩。看来要想能使用哪一种魔法,就必须解开相应的十能锁脉了。关键就在于刚才每一种能量锁住我时,我所感觉到的魔法能量的内在本质。

我睁开双眼。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惊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