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奇术三线连珠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363 2016.06.21 12:46

  那么多强者进深山,都没有回来过,我这次进山十有八九会回不来,所以,在我走后她也是下定决心,若是在这儿等我五天,我还没有回来,她一定会领着幽倩赶回魔法之都,在圣殿中帮她修复圣女枝叶。

  对于我的牺牲,她会用其它方式补偿幽倩的。

  但令她意外的话,我这个曾给她承诺的年轻人,在踏进山第二天,竟奇迹般的回来了,并且,还不是空手回来的,还把她期待着的千年狮王的晶核拿了回来。

  双手高速颤抖的她,在碰到晶核的刹那,整个人竟如石化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的站在了那儿。

  “好漂亮的晶核!”

  在她发呆发愣时,幽倩也是偷偷的从我身后饶了过来,当看到婆婆手中那紫色的晶核时,竟忍不住捂住嘴巴,惊讶的喊了出来。

  婆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用狂喜的眼光看着我,询问道:“龙克,你是怎么做到的?”

  “嘿嘿!”我得意洋洋的摸了摸脑袋,而后便将我让千年狮王折服的那一幕讲了出来,尤其是当听到千年狮王临死前的坦然,桃花婆婆更是惊叹的不知所措。

  听完我的讲解,桃花婆婆又回味了良久,才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询问道:“龙克,听你的意思,你手中还有那三头猛兽的晶核?”

  “是的。”我点头的同时,将手伸进了口袋中,把另外三块形状各异的晶核给拿了出来。

  这一刻,桃花婆婆是彻底的傻眼了。

  且先不说这千年狮王多么厉害,就说这三头兽龄在四百岁以上的凶兽,它们在被无数人围攻后,变得多么的狡猾奸诈,不要说我了,就算圣殿中的长老们,在那种情况下碰到它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令她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在被万兽追赶的我,还会选择在那种时刻引诱它们,并最终斗智斗勇取得了它们的晶核。

  这一切的一切,估计也只有梦境中才能出现,但……这看似不现实的一切,却从我这个叫做龙克的青年身上,得到了印证。

  “他不但拿到了千年狮王的晶核,还得到了那三头猛兽的晶核,这事要是传出去,他绝对是名镇大陆的第一人!”

  “什么圣殿中的天才,什么大陆上的天才,与这个青年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

  处于我得到这四块晶核的震惊中的婆婆,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从她看向我的灼热眼神中不难发现,她要是再年轻几岁的话,她一定会立马搂住我,然后大声的跟我说,她喜欢我。

  看到她的眼神不对劲,生怕她一个激动把我抱住,我赶忙打断她的思绪,询问道:“婆婆,这四块晶核能不能让您的双腿站起来?”

  “能!简直太能了!”

  陷入狂喜中的桃花婆婆,好久没像今日这么开心了,一边重重的向我点头,一边振奋的挥舞着拳头。

  “既然能让婆婆站起来的话,那我就放心了。婆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炼制让你站起来的丹药了?”圣女枝叶的问题还没解决,我们多浪费一点时间,圣女枝叶枯萎的事情,就有早一点被发现的可能,我只能朝桃花婆婆催促道。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桃花婆婆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你看我这个脑子。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快回我的房间炼制丹药!”

  从欣喜中醒来的桃花婆婆,将千年狮王的晶核装好后,便滑动着轮椅,率先朝她的房子方向去了。

  桃花婆婆瘫痪了这么多年,想必她一直在找让站起来的方法。一进入房间,她便轻车熟路的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药材,将这些药材拿到地下密室后,她也是命令我们在密室外帮她护法,免得她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被那些闻到丹药的猛兽闯进来打扰到。

  我跟幽倩站在密室外,看着黑漆漆的夜色,我不禁朝幽倩问道:“倩儿,桃花婆婆与布维长老到底是何关系,为何她不愿意见到布维长老?”

  幽倩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听到我问出这样的问题,这才用眨巴着的美眸看着我,说道:“布维长老跟桃花婆婆之间的关系,我也说不清道不明,反正只知道桃花婆婆很恨布维长老,布维长老很害怕桃花婆婆。”

  “要是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的话,那桃花婆婆与布维长老之前一定是情侣关系了,一定是布维长老做了对不起婆婆的事情,才使得桃花婆婆如此憎恨布维长老的。”桃花婆婆对男人的憎恨,和对布维长老的厌恶,使得我大体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幽倩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顺着我的提议点头,反倒是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不像,婆婆嘴中一直念到的他,好像是另一个人,若是我没有猜错,婆婆之所以憎恨布维长老,一定是因为他的关系。”

  “他?”幽倩在桃花婆婆跟前的时间比我长,并且她从小生活在圣殿,她对于桃花婆婆与布维长老的了解,一定比我很深,她说影响他们之间关系的可能是第三个人,或许真有这个人。

  如今的我们,虽不知这个人是谁,但随着婆婆与我们一同前往圣殿,我们一定会知道真相的。

  在我们攀谈中,密室中也传来了阵阵药香味,不知是药香味太大,还是说千年狮王的晶核气息太重,数十头体型壮硕的猛兽,伴随着将地面踩踏的轰轰作响的巨响声,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

  它们有百米高,笨拙的身躯,每向前移动一步,都会将地面踩的尘土飞扬,轻松迈过院墙的它们,寻着药香味看到了我们。它们沾满毒液的獠牙上,随即泛起了寒光,显然,它们准备将我们作为它们服下丹药前的开胃菜。

  “嗷呜!”

  向我们一步步走近的它们,不断发出难听的嚎叫。嚎叫声过后,是一股股难闻的恶臭,幽倩不忍的捏住了鼻子,躲在了我的身后。

  我踏前两步,这些猛兽不是被的猛兽,正是我进山前,在路上遇到的那些猛兽,它们体型虽然庞大,看上去相当丑陋,但它们的真实实力并不强,不然,我回来的路上,它们就不会远远的躲开我了。

  在我将幽倩护在身后时,它们也是向我俩发动了进攻,它们朝我们所在的地方,打了个喷嚏,一道道粘稠的绿液便朝我们所在的方向去了。

  生怕被这些绿液打到,在这些粘液连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时,我解开十能锁中的风元素,将风元素灌入幽倩体内的刹那,我们两人脚下如同踩了风火轮一样,轻轻松松的就躲过了粘液的攻击。

  我们虽然躲过了,可我们先前守护的密室门可就惨了,粘稠的绿液虽没有对它造成实质的伤害,却使得紧闭的密室门,蒙上了一层散发着恶臭的脏乎乎的东西。

  “吼吼!”

  这些猛兽不止实力低,就连智商都特别的低,它们看到吐在密室上的脏乎乎东西,还以为我们没有躲闪过去,被粘液砸在了密室门上,竟舞动着爪子摆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恶心的东西,去死吧!”

  密室门上的恶心东西,熏得我脑袋晕乎乎的,在这些猛兽兴高采烈中,我脚踏七星转瞬间来到了它们跟前,抡起充满内息跟风元素的拳头,就朝它们身躯砸了过去。

  我虽没有吸收过千年狮王的晶核,但晶核在我手中的那段时间,却在无形中深入了我的身体,使得我这一拳挥出去的威力,都让我骇闻。

  一拳过去竟听到四周的空间如同要爆碎了,发出了摧枯拉朽的脆响,接着便看到被内息灌入体内的猛兽们,伴随着一声爆裂声,竟瞬间变成了粉末。

  至于它们体内脏兮兮的东西,竟是被风元素中的强大力劲给吹干了,只看到这些猛兽们的躯体,如同碎末一样在半空中飘洒。

  “龙克哥哥,两天没见,你的实力怎么暴涨的这么厉害?”

  我轻轻一拳将这些庞然大物轰碎的一幕,着实出乎了幽倩的意料。

  这些猛兽的攻击力虽然不高,但它们皮糙肉厚,我要想将它们杀掉,至少得用个几分钟的时间,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猛兽在我的手下,竟是几秒钟都呆不下,竟是一拳就被我给轰碎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我带她离开的刹那,她清晰的感触到,一股及其强烈的风元素,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她的身体。

  在她的印象中,我不论做什么事,都会让她们意外,但她们却清楚,我是不会魔法的,刚才进入她体内的风元素,绝对是魔法师才能使用出来的风元素。

  一时间,她竟对我能施展出如此强烈的一拳,充满了困惑。

  我得意洋洋的走到她的跟前,带有玩味的摸着她的下巴说道:“其实吧,你龙克哥哥的实力,本就很厉害。至于为何会暴涨到一拳就能将这些凶手击碎的地步,那完全是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主动向我们可爱的小倩倩发动攻击,你龙克哥哥气愤之下,战斗力就会暴涨!”

  “真的?”幽倩天真的看着我,还以为我说的是真的,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答案,紧攥起粉拳捶打起我的胸口,故作恼怒的说道:“臭哥哥,坏哥哥,就知道逗幽倩玩!幽倩才不信你一拳将那百米高的猛兽打死,完全是因为它们惹怒了你!”

  “嘿嘿!”我倒是不急于辩解,耸耸肩朝她摊了摊手说道:“小倩倩爱信不信。不过嘛,下次要是还有坏人或猛兽向小倩倩发动进攻的话,她的龙克哥哥一定会爆发出比这次强十倍的战斗力,一举将它们杀掉的!”

  “哼!坏哥哥一定是在吹牛,幽倩才不相信,下一次你能爆发出比这次强十倍的战斗力!”

  幽倩嘴上虽不承认,我下次会爆发出比这次强十倍的战斗力,但她心中却美滋滋的。

  在她印象中,我只要说到就会做到,尽管爆发出比这次强十倍的战斗力,在她眼中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她还是选择了相信。

  我连桃花婆婆眼中不可能战胜的千年狮王都战胜了,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我龙克做不到的。

  将那些猛兽解决后,这一夜再也没有其它猛兽来打扰我们了,我就这样搂着幽倩在密室外站了一晚上。

  这丫头虽一直在跟我说,跟我在一起,她是一点困意都没有,可谁知到了后半夜,她眼皮竟是不争气,在那儿打起了架,无奈之下她只能闭上了眼睛。

  在她闭上眼睛后,密室中也是传出了一声脆响,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桃花婆婆在炼药中出现了问题,将幽倩抱进密室,放在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后,我便快步来到了桃花婆婆炼药的地方。

  这时的桃花婆婆,因为丹炉爆炸,整张脸上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只留两只眼睛晶亮的眨呀眨。

  被丹炉爆炸冲击的轮椅倒退了数步的她,在轮椅上休息了片刻,这才恢复了过来。

  看着炸碎的丹炉,她眼中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奇怪,我虽然不精通药理,但这样的炼药顺序绝对没有问题,并且我用的火候适度,按理说这丹炉不该爆炸啊,可它为何爆炸了?”

  桃花婆婆的炼药顺序的确没有问题,用的火候也恰到好处,但她却忘记了一件事,千年狮王的晶核中,融入着千年狮王的生命本源,晶核中蕴含的能量霸道的很,普通的丹炉根本承受不住晶核中能量的冲击,要是不爆炸,只能说明丹炉有问题了。

  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我,扶住桃花婆婆的轮椅,一边将她的轮椅推向一侧,一边朝她说道:“婆婆,你的炼药顺序跟火候的确没有问题,要怪只能怪晶核中能量太霸道,丹炉的承受能力太差!”

  “不可能啊!”桃花婆婆摆了摆手,态度强烈的说道:“我这个丹炉是上古丹炉,特意为炼制千年狮王的晶核准备的,它怎么会承受不住晶核中能量的冲击?”

  我淡淡的笑了笑,婆婆用的丹炉,虽然是上古丹炉,但这个丹炉不见得就能融合得了晶核中的能量。

  我并没有与婆婆有过多的争论,而是走到她放有药材的脚手架上,拿起三块晶核,呈三角状将它们放在千年狮王的晶核旁边,让它们牵引千年狮王晶核中的能量,这样的话,千年狮王中霸道的能量,就会逐一分散到这三块晶核上,不再变得那么暴躁。

  将它们的位置安排好后,我解开十能锁中的火元素,将它们慢慢的牵引到手掌上,随着它们的出现,我手掌上也是出现了一簇焰心是蓝光的火苗,我走到离这四块晶核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催动精神力,使得这些火苗顺着精神力,来到千年狮王的晶核上。

  在火苗刚刚触碰到晶核的刹那,晶核上豁然冒出了赤红色火焰,接着,一头狂暴的狮子,便出现在了晶核中,它眼中凶光毕露,不断挥舞着泛着寒光的爪子。随着它垂落着的爪子向右一摆,它整个身子顺势一扭,道道爆裂的能量,竟是从它扭动的腰上,如同月牙一样,甩了出来。

  那狂暴的能量,瞬间将整个空间震得不断发出刺耳的脆响,四周坚硬的石壁,在那一刻竟是被狂暴的能量震得不断有石块碎裂下来,掉落了一地。

  桃花婆婆还在质疑我刚才的观点,眼前的一幕,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如此狂暴的能量,不要说一个上古丹炉了,就算十个上古丹炉都顶不住。但好在如月牙般甩出来的能量,只是出现了一瞬,接着便被围绕在周围的那三块晶核,三线连珠,将它们分散到了各自的身上。

  还别说,这三块级别比千年狮王的晶核级别差了很多的晶核,竟出奇般的承受住进入它们上面的狂暴能量。

  “三线连珠,我怎么没有想到!”

  我用其它三块晶核成功分摊千年狮王晶核上散出的狂暴能量的一幕,顿时让桃花婆婆想到了什么。

  她曾在古书上看过,三线连珠能使得打在这三线上的能量,相互转移,使得它们本身能承受住它们三者各自承受力的二十七倍,也就是说,如今的它们,能够承受住高于它们自身承受力的一万九千多倍,千年狮王晶核中的能量虽然恐怖,却无法超过它们的承受能力。

  在三者的牵引下,刚才还在晶核中狂暴的狮子,竟变得安稳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身体一点一点缩小,当它缩小到如豆瓣大小时,它终于停止了缩小,而在它缩小后,桃花婆婆才从刚才的震惊中醒过来。

  如若说我能得到千年狮王的晶核,已让她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话,我能用三线连珠的方式,将晶核中的能量转移,则是让她对我吃惊到了极点。

  再度看向我,她眼中除了崇拜还是崇拜,“三线连珠这东西,我只是从古书上看过,并没有亲自实验过,没想到他运用起来,会这样的娴熟,难怪它能驯服千年狮王,得到它的晶核。像他这种优秀的男人,若是我年轻几十岁的话,相信我也一定会爱上他。”

  成功的男人,最容易吸引女人的目光,尤其像我这种如此成功,却又很低调的男人。

  在她目视下,我也是朝她开口道:“婆婆,晶核上的狂暴能量,已被镇压住,现在你可以用你的火元素灼烧它们了。”

  桃花婆婆能够炼丹,她自然懂得炼丹用的火魔法,我虽然用火元素控制住了晶核,但要想将晶核融化,还是远远不够的。

  “谢谢你龙克,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我来做吧!”

  尽管没了炼丹炉,但对于桃花婆婆这个级别的,有炼丹炉跟没有炼丹炉,效果是一样的,毕竟,最难缠的晶核在我的控制下,已达到能让她炼化的程度。

  朝我道了声谢后,她便催动火元素开始炼制起晶核,而我则识趣的走到幽倩的跟前。。。

  “坏哥哥,快起来啦!”几天的没有休息,使得我身体疲惫到了极致,与幽倩亲热没多久,我便睡了过去,我觉得我还没睡多久,耳边就传来了刺响。我及其不情愿的将头扭向了一边,想继续睡觉。

  可谁知道,这妮子竟调皮的掰开了眼皮,看着映入眼帘的俏脸,我也只能服软主动睁开了眼,望着她精神抖擞的模样,我只能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抱怨道:“小丫头,你为何这么兴奋?难道不知道你龙克哥哥昨晚奋战到深夜吗?不行,我还要再睡一觉!”

  “懒猪哥哥,你睡什么觉啊,你快看看!”我沉重的眼皮,在瞌睡虫的驱使下,又要闭上。

  幽倩再度扯开了我的脸皮,指着站在她旁边的桃花婆婆说道:“桃花婆婆都站起来看你了,你还不起来!”

  “桃花婆婆站起来,管我……”没有清醒过来的我,顺着幽倩的话,就要说下去,可当说到这时,我脑袋忽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不等幽倩将我眼皮撑开,我便主动睁开了眼,接着一屁股坐了起来。

  这时,桃花婆婆正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看到我醒来,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便在我面前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朝我说道:“龙克,你看我走路的姿势好看吗?”

  “好……好看!”桃花婆婆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使得我听着乖乖的,这种语气就像几个老婆在我面前换上新衣服后,朝我的追问:“老公,你说我们穿上这衣服漂亮吗?”

  我的脑袋上立马出现了两条黑线,心想婆婆不会看上我了吧。虽说我长得帅,人又好,懂得的东西又多,修为又高深,是少女们择偶的最佳人选,但我与婆婆的年纪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要是她看上我的话,我……

  就在我胡思乱想中,婆婆忽然觉察到了我的不对劲,忙解释道:“龙克,你可不要误会。我问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坐在轮椅上,都不会走路了,刚刚走了几步,倩儿说我走路的姿势好看,我怕这丫头骗我,才跟你确认。”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听到桃花婆婆的解释,我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它没有别的意思,不然我这辈子可就要惨了。

  “光顾着说话了,倒是忘记跟你道谢了,要不是昨晚你帮我牵制住了千年狮王晶核中的能量,估计我就算得到了这枚晶核,也炼制不出能让我站起来的丹药。”桃花婆婆一边看着她的双腿,一边饱含深意的看着我。

  在她说话间,我隐隐能看到,她作为沧桑岁月见证如同刀刻过的皱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那种愈合速度,比千年狮王将我给它的晶核放进心窝后变化还要大。

  眨眼功夫,她长满皱纹的老脸,就变得光滑圆润起来,她脸上的老茧,也如被抖落的米粒,一粒粒的往地下掉落。短短几分钟时间,她便从沧桑的老妇人,变成了气质高贵的中年夫人。

  并且,她的脸还在一步步的变年轻,只是现在变化的速度,没了之前那么快,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变成如花似玉的姑娘。

  “真不愧为千年狮王的晶核,我要是再猎杀几头诸如千年狮王的猛兽,将它们晶核炼制成药服下,我岂不是会长生不老?”

  桃花婆婆身体的变化,使得我想起了千年狮王的变化,在拥有晶核的状态下,千年狮王能变成中年男子的形态,那桃花婆婆变成中年夫人也在情理之中。

  “婆婆!不不不,我该叫你桃花姐姐了,你可真漂亮啊。”看着眼前桃花婆婆的变化,幽倩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她一早上了,只顾着看桃花婆婆走路,却没怎么在意她面容的变化,这一刻随着桃花婆婆变得跟********一样,她才注意到。

  那高挑的身材,挺翘的双峰,优美的曲线,精雕细琢的俏脸,浑然天成,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下凡的仙女。

  要是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桃花婆婆年轻时的面容了。

  被我跟幽倩傻傻盯着的桃花婆婆,还不相信自己变年轻了,直到走到铜镜前,看到镜子中人的样貌,正是她年轻时的样貌时,竟捂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长长的睫毛下,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铜镜中的自己,那光滑如水的俏脸上,薄薄粉嫩的唇瓣,正半微半闭,唇瓣间不断有香气吐出。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说的大概就是如今的她了,尽管她是靠千年狮王出的晶核,才恢复到年轻时的模样,但这个模样,足以让所有的男人为她倾倒了。

  伴随着她面容的变化,她的声音也在一步步变得清灵迷人。

  若不是亲眼看到,她是由面容苍老的老人,因为服用了千年狮王的晶核,变成这般年轻貌美的女子。

  她要是有一天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打死我我都不信,她如今的年龄已超越我很多很多。

  停下照镜子的她,看着我跟幽倩傻傻的眼神,笑的更是得意了。半天后,才打断我们的注视,开口说道:“两位别看了,再看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的声音如百灵鸟一样清脆好听,听到她声音的刹那,我如同被什么触动了一样,变得特别有精神。

  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缓缓走到我们跟前,主动朝我们说道:“如今的我,面容如同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你们要是再称呼我为婆婆的话,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为了不引人注意,你们还是叫我桃花姐吧。”

  “桃花姐?”

  桃花婆婆如今的年纪,看上去比我们大不了几岁,这样称呼她,确实比称呼她为桃花婆婆要贴切,所以我跟幽倩也是没有反对的朝她点了点头,说道:“桃花姐!”

  “嗯!”桃花姐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便朝我们催促道:“既然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那就该替幽倩妹妹修复圣女枝叶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圣殿吧。”

  好久没有称呼小辈为妹妹了,称呼幽倩为幽倩妹妹,着实让桃花姐绕口的很,不过她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习惯的。

  走在前面的桃花姐,宛如我们的大姐一样,不断给我们讲述着她的过去,尤其是讲述到她与布维长老的那一段时,她眼中更是噙满了泪花。

  她告诉我们,她跟布维长老是师妹的关系,她与布维长老真心相爱,但鉴于她是圣女身份的原因,布维长老并不敢向她表白,就算她多次给布维长老提示,让布维长老勇敢的向她示爱,布维长老都选择了拒绝,说他们身份特殊,是不可能在一块的。

  布维长老有一个跟他长相一样的双胞胎哥哥,两人虽说长相一样,但两人的性格却大相径庭,他的哥哥布泽,是一个典型的放荡之人,他只要想做的事,他一定会做到。

  桃花多次向布维多次示爱,恰巧被布泽看到,布泽对桃花喜欢的很,但碍于他布维的原因,他并没有向桃花表白。

  直到有一天,桃花在众人面前,向布维表白,遭到布维的拒绝后,布泽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可能真不喜欢桃花,他是时候向桃花表白了。

  为了得到桃花,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对桃花展开疯狂的追爱行动,而在他的努力下,桃花接受了他。

  而在他们交往后,桃花发现布泽比布维强多了,是一个言而有信,说到做到的真汉子,只要他开口答应的事情,他就一定办到,那种坚毅、执拗,像极了我为得到千年狮王晶核,在他们表现出的坚毅、执拗。

  两人的热恋,最终擦出了火花,布泽跟桃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发生了关系。桃花的圣女光环也在那一晚被打破,可她并不知道,她体内拥有圣女光环,就像幽倩不知道她体内拥有圣女光环一样。

  作为圣女的桃花,在都没有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举行仪式,就发生了关系,这着实惹怒了圣殿的长老,当时就要杀掉桃花跟布泽。

  好在那时候的布泽,拥有无比强大的实力,竟顶住了众长老们的攻击,众长老们深知打不过布泽,要是与他交战下去,很有可能造成两败俱伤,至于造成两败俱伤的后果,就是被在暗中窥视他们的势力发现,那么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所以,众长老们也是给了布泽一个机会,说给他三天的时间,让他在三天之内修复能检测圣女光环是否损坏的圣女枝叶,这样的话,要是有其它势力来拜访圣殿的话,圣殿才不会遭人耻笑。

  圣女光环跟圣女枝叶,布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他该如何去修复?

  但为了桃花,他还是答应了众长老。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布泽凭借自己的双腿,走遍了方圆几千里,在经过七十二小时的疯狂搜寻下,他终于找到了修复圣女枝叶的方法。

  他兴高采烈的赶回圣殿,心想修复了圣女枝叶,他跟桃花的之间的危机算是彻底接触了,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回到圣殿修复好圣女枝叶后,却被告知桃花因触犯殿规,被打断了双腿,三天前已被逐出了圣殿。

  满心怒火的他,瞬间就失去了理智,便在大殿上闹了起来。

  若是单凭那些长老们的实力,他们联手是无法战胜布泽的,他们让布泽出去找寻修复圣女枝叶,就是想在这三天内布一个能困住布泽的古阵。

  而这三天,他们也是做到了,布置了一个怪阵。以布泽的修为,他只要在圣殿中呆几分钟,他就能感受到大殿中的不同,从而发现那个怪阵。

  奈何他被桃花断腿的事情,激怒的失去了理智,最终掉入这些人布置的怪阵中,被他们彻底废去了修为,将他处死了。

  被流放出去的桃花,得知布泽死亡的消息,伤心欲绝了一个月,她终于因为哭干了泪水,收起了自己的懦弱,准备帮布泽找出提出布阵的人。

  经过她一番查找,她终于找到了提出布阵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布泽的弟弟布维。

  得知这一切的桃花,脑袋如同被闷雷重重砸了一下。曾经她最爱的人,竟成了杀害她爱人的凶手,并且这个人还是她爱人的弟弟。

  这简直就是上天在开她的玩笑。

  她本来还想依靠布维帮她的爱人报仇,现在倒好,这仇家竟是布泽的弟弟。

  布维跟布泽平时尽管交往的很少,但他们两个毕竟是亲兄弟,布泽还一直在她面前跟她说,他要是有什么不测,一定要找他的弟弟布维帮忙,因为他们是亲兄弟。

  现在倒好,亲弟弟用计杀害了亲哥哥,布泽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他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吗?

  但……为了给布泽报仇,她还是回到了圣殿,想在布维休息时刺杀布维,谁知道,布维早在她进入自己房间时,就发现了她,生怕与她发生冲突,引起圣殿中的其它人注意,最终将她处死,布维并没有把她喝出来,本以为到了晚上,人少的时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谁知道,她还没布维开口就率先出手,最终与布维的打斗声惊扰到了其它人,其它人闻声后赶来,最终将她的双腿给废掉,丢到了寒杏村一带。

  这就是这么多年,她为何只见过布维一次面的原因。

  听完桃花姐的讲解,我跟幽倩默契的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双眼红润的她。心想她这次前往圣殿,是不是为了给布泽报仇呢,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使得圣殿动荡不安的导火索?

  似是看懂了我们心中所想,她摇了摇头,牵强的笑道:“你们放心吧,我这次前往圣殿,完全是为了帮你们。我深知相爱的人被拆开的痛苦,当年的我,要不是圣女的话,或许布泽就不会死,更不会有接下来的一连串事情。我的过去没有走好,我不能再让你们踏上我的老路了。”

  桃花姐如同二十几岁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显然她是要真的帮我们一次。

  我跟幽倩感激的看了一眼她。

  接下来的路上,我们三个人没有谁再说话。

  在我们的拼命赶路下,我们也是在傍晚十分赶回了魔法之都。

  圣殿门口的台阶上,我的几位老婆,正与高台上的圣殿中的长老争执着,“我们老公是你们圣殿请回来的,我们老公现在忽然消失了,是不是你们暗中派人把我们老公杀了?”

  “放屁,我们圣殿是什么地方,岂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就算我们要杀你们的老公,我们也会告知你们一声,名正言顺的讲他杀掉的。反倒是你们一群女人,在我们圣殿门口唧唧歪歪的,真把我们圣殿当成了卖菜的菜市场?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们滚一边去!”

  我为了追赶幽倩,没来得及向几位老婆告别,几位老婆醒来后,没有见到我的影子,还以为我按照布维长老的指示,去西北方找他让我找的人了。所以,她们便跑到了布维长老的房间,试图打探出我会出现在西北方何处位置。

  可当她们到了布维的房间,才听布维长老说起,他并不知道我的踪迹。显然,他是为了不让我这些老婆去冒险,才这样说的。

  他本来是一片好心的,奈何我最近刚与杜峰跟杜云飞闹了矛盾,几位老婆以为,我忽然失踪一定与这两人有关,就相信了布维长老的话,气势汹汹的来到了杜峰跟杜云飞的住处。

  说来事情也够巧合的,杜峰跟杜云飞两人没在自己的住处。

  我神秘失踪,与我发生矛盾的这两人又失踪了,顿时让老婆们感到了不安,一个二个顿时急的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在附近找寻起我们三人,可当她们找寻了许久并没发现我们三人的踪迹,不,准确的说是四人,还有幽倩,她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杜云飞跟杜峰挟持了幽倩,我迫切希望找到幽倩的下落,中了两人的伏击。

  没有办法的她们,才到圣殿门口来闹。

  若是在圣殿门口闹的人是男子的话,负责圣殿保卫工作的护卫,一定会把他们暴打一顿,奈何来闹的人是女人,并且布维长老还下达了命令,不能伤害与我有关的人,才使得我的老婆们在门口闹了这么久,并没有受到伤害。

  不过布维长老对她们的保护,应该只是暂时的,相信以她们这样在那儿闹下去,就算布维长老护着她们,其它人也不会容忍的。

  果真,在那人的骂声下,那人已提着自己的魔法杖,走到了高台的正中央,挥动起手中的魔法杖,就要跟我的老婆们动手,这时,我忽然加快了速度,冲动了我老婆面前,朝那个即将动手的人吼道:“你要是敢伤我老婆一丝一毫的话,我就让你后悔来到了这个世上!”

  “龙克?”我的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几位老婆与这些人发生争执,正是因为我的失踪,看到我的出现,本还横眉冷目,摆出一副冷冰冰模样的几位老婆,看到我的瞬间,脸上的那丝坚强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担忧。

  “老公,你去哪里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害的我们紧张的要死!”

  几位老婆同时冲到我的跟前,将我围了起来,小粉拳在抱怨的同时,不断向我挥来。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你们的老公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那么轻易就被人杀了呢,看把你们紧张的。”说话间我还用手一人拍了她们****一下。

  她们小脸羞红,捶打着我的胸口,又抱怨了好久,才将心中的怨气撒完。

  “对了,倩儿呢?”

  撒完心中的怨气,几位老婆才注意到幽倩并没有在我的身边,一时间,几人又皱起了眉头,“难不成她被……”

  “放心吧,她没事,她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几位老婆与圣殿的人发生冲突,正好是幽倩跟桃花姐去修复圣女枝叶的最好时机,我自然是让幽倩领着婆婆去修复她的圣女枝叶了。

  “有意义的事情?”几位老婆皱着的眉头,才微微松开,转而对幽倩做的事情充满了好奇,想从我口中得知她在做什么,但我并没有告诉她们。

  在我们谈论之时,我通过透视心眼跟心神同心术,也是注意到了高台上的布维长老,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喃喃道:“难道说龙克真的把桃花请回来了?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岂不是知道了我的往事?知道了那件事的真相!”

  布维长老的身体咯噔颤动了一下,接着他便缓缓的向后退,试图想在众人没有注意到自己时,抽身离开这里,前往圣女枝叶的地方,看看桃花有没有回来。

  但就在他腿刚刚迈开步,那些盯着我的高台上的人,忽然齐整的让开了一条路,朝他询问道:“布维长老,龙克来到我们圣殿,不好好的呆在这儿,忽然神秘失踪,一定是在我们圣殿中做了不好的事情,还请长老开口,让我们处死他。”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