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圣殿的考验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118 2016.06.21 12:45

  幽倩是魔法之都的圣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们这样做,无疑是侮辱了幽倩的人格。杜云飞是杜峰的孙子,自然不会受到牵连,可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只是魔法之都的仆人,他们做出了这样的事,长老会若不除掉他们,那长老会颜面何存?

  “你们能不能活过今晚,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眼中要有我幽倩的话,相信你们也不会轻易相信杜云飞的话,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你们要是不想现在死的话,就给我快滚!”

  幽倩的气息越来越冷,被她吼声惊动的仆人们,险些摔倒在地上,接着如夹着尾巴的狼就窜出了房间。

  看着他们仓皇离去的背影,我也是惊叹幽倩冷冰冰时的可怕,看向她眸子的时候,我隐隐看到了她眸子中有冰霜生成,与她目光接触的刹那,我只觉全身冰冷,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小倩倩,难不成你平时就这样冰冷?”来时的路上,幽倩也是给我讲述了她的过去,她告诉我,她在魔法之都基本没有朋友,当时的我还在纳闷,像她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朋友。

  看到她刚才的模样,我才相信了她的话,以她刚才的冰冷,她要是有朋友的话,那她的朋友得有多么抗冻?

  幽倩脸上的冰冷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惹人爱的笑脸,笑嘻嘻的朝我说道:“坏哥哥,在遇见你之前,我就是这样冰冷的,谁让接近我的人,要不是因为我身份是圣女想巴结我,要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想占我便宜。所以,我平时就冷冰冰的了。”

  经过幽倩昨天对那些人的恐吓后,这一夜竟没有谁再来找我的麻烦。

  第二天一早,当我还在沉睡中,幽倩也是叫醒了我,并且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我要是能通过这次的考验,布维长老答应为我救治洁儿。

  洁儿跟随我这么长时间,尽管她已习惯黑暗的生活,但我也清楚,她一直想恢复自己的视力,一是想看看蓝天白云,二是想看看她的哥哥我,还有她旁边的姐姐们。

  在这种兴奋下,幽倩也是带领着我们来到了圣殿门前的台阶下面,这时,圣殿台阶的高台上,布维他们站在上面,等待着我的到来,我一露面,布维身后那些护卫们便惊叫了起来,“你们快看呢,龙克来了!”

  “真没想到,龙克这个废物,倒是挺有骨气,还敢露面,但就算他有骨气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要死在魔法师对他的考验中!”

  经过昨晚的休整,杜峰已向准备给我测试时的魔法师们,下达了旨意,说他们中的人,谁若能在考验中,将我杀掉,他就给杀掉我的人一个机会,让他们成为圣殿中的核心人物,享受圣殿中长老的待遇。

  圣殿中长老享有的待遇,是魔法之都最高待遇,除了能享受最纯正的魔灵之气洗礼外,还能定期得到圣殿中的丹药、魔法书、魔法杖、金币,另外,还能进入圣殿的地下修炼室,感受三创主的修炼环境,从而让处于瓶颈的自己提高自身实力。

  所以,大陆上的人抢破脑袋也想成为圣殿的核心长老,享受核心长老该有的待遇。

  像在台阶上作为守卫的魔法师,他们就是想迫切成为圣殿中的核心长老,才甘愿在台阶上作守卫,不然,以他们的名气、在魔法方面的造诣,在哪个地方不是被所有人捧在手里。

  他们在台阶上等待了这么多年,就是在等成为核心长老的机会,听到杜峰开出这样的条件,他们怎么会不同意?

  站在高台上的杜峰,抱着手臂,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心想过会儿台阶上的那些魔法师,为了成为核心长老,如何处死我。

  处死了我之后,他就能将黑魔珠镶嵌在杜云飞的武器上,助他在竞选救世主的资格战中取胜。

  他盘算是好的,想法也是想好的,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我通过心神同心术,读懂了他的想法,知道站在台阶上准备对我进行测试的魔法师,不会轻易让我通过,势必会用杀招杀掉我,我也是下定决心,过会儿不论对手实力如何,只要他站露出想杀掉我的念头,那我就必须将他给杀掉。

  在我们到场后,站在高台最中央的布维,踏前两步朝我说道:“龙克,通往圣殿的这道台阶上,一共有十位魔法师,他们在魔法方面的造诣,都不是你所能想象到的,你所要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战胜即将考验你的魔法师。考虑到这些魔法师实力太强,我跟长老们商量过了,只要你能战胜其中的四名,就算通过了考验,就具备了参加救世主选拔赛的资格。你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摇了摇头。

  “既然你没有疑问的话,就开始吧。”

  在布维长老的催促下,我踏上了台阶,在我走到离第一个雕像还有五米时,那静立着的雕像,身体忽然晃动了起来,接着一个手持金色魔杖,须发花白,牙齿参差不齐,面容阴鸷的人便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初一看到我,就露出了不善的表情,冷笑道:“臭小子,杜峰长老交代过了,不论如何都要把你杀死,能死在我冷步凡的手中,这至少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告诉我,你想怎么个死法?”

  “怎么个死法?”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这个家伙,他看上去虽然羸弱的很,但他的气息,及他谈吐间散出的精神威压,却告诉我,他并不是泛泛之辈,别看杜云飞自称他是魔法之都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我有信心,他要是碰上了我跟前的这个魔法师,他在三招内必定死在这名魔法师手下。因为这名魔法师,除了拥有比杜云飞更强大的精神力外,还拥有着强大的戾气。

  这些戾气与精神力混搭在一起,若是进入了其它魔法师体内,势必绞杀其它魔法师的精神力。作为魔法师,精神力要被剿灭了的话,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杜云飞是圣殿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他除了仰仗他的天赋外,他更多的仰仗的是他的精神力,他是核心长老杜峰的孙子,他接受到精纯的精神力次数较多,他凝聚的精神力自然比一般弟子多,眼前的这名魔法师,他的精神力混搭着戾气,这些精神力要是进入了杜云飞的体内,那绞杀他体内的精神力,是板上钉钉的事。

  所以,我也是认定杜云飞在他手下支撑不了三招。

  在我看出他精神力中的与众不同时,他也是阴笑着抬起了手掌,这时,一团火苗在他充斥着戾气的精神力支撑下,燃烧了起来。森白色的火焰,看上去软弱无力,迸射出的高温,却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离他有五米远,在这样远的距离外,我的精神力还是被森白色火焰迸射出的高温,炙烤的左右不安。

  这还是在他的精神力离我有一段距离的情况下,要是这些精神力进入了我体内的话,那我体内的精神力,还不被这股戾气给瞬间剿灭嘛。

  知道对手可怕之处的我,在他抬起手掌,展露出冒着森白色的火焰的火苗时,我也是解开了十能锁中的电能锁,对方精神力中的戾气,太过浓郁,我绝不能让这些精神力进入我的体内。

  在我解开电能锁的瞬间,他也是对我上下探查一番,发现我身上并没有魔法元素,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臭小子,没想到你身上连一点魔法元素都没有,看来我刚才还是高估了你,对于没有魔法元素的你,我也不需浪费太多力气,幽冥火去吧!”

  森白色的火苗,化为如同水滴的三段,像三叶草一样,在他眼前高速旋转,伴随着他一声爆喝,化为三叶草的火苗,倏地一下就朝我身体涌来。

  炽热的温度,将我的精神力烤的如同被针在扎一样生疼,就在森白色的火苗要碰到我身体时,被我解封的电能锁,突然释放出一股电能。

  接着,森白色的火苗被电能碰到的刹那,“嗤”的一声,充斥在上面的戾气,就变成了一股青烟,随风飘走了,只剩下纯洁的精神力,感知到森白色的火苗中没了戾气,我的身体如同铁磁一样,散出极强的吸力,瞬间就将那些精神力吸进了体内。

  伴随着精神力入体,被解封的电能锁,如同看到猎物的狼一样,豁然一口将这些精神力给吞没了。

  随着电能锁将这些精神力吞没,我只觉脑中轻灵一片,整个人如同站在幽静的山洞中,除了身体凉飕飕的外,大脑也是那样的清醒。

  向我打出幽冥火的冷步凡,还以为我会死在他的幽冥火中。打出幽冥火的他,抱着手臂轻描淡写的看着我这边,显然,在他眼中我已是必死之人。只要我死了,他就可以向杜峰交差,并可以享受核心长老的待遇了。

  “我冷步凡努力这么多年,终于没有白费,我终于把握住享受核心长老待遇的机会了,上天对我冷步凡,真是不薄啊!哈哈……怎么回事,他竟然没死?”就在冷步凡狂笑出来时,他忽然看到被幽冥火打中的我,竟然没有事。

  他的幽冥火,是用精神力支撑燃起的,里面充斥着残暴的戾气,这些戾气会吞没被它到碰到的精神力。

  冷步凡在对我的观察中,发现我体内没有魔法元素,他的幽冥火进入我体内,便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我体内的组织,使得我死去的速度,将比拥有魔法元素的魔法师还要快,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幽冥火进入了我的体内,我整个人依然无事的站在那里,并且,我的气色比起先前,好像好了几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他的身体能够化解我的幽冥火?”冷步凡把我当成了必死之人,他刚才并没注意到从我体内散出的电能,在幽冥火进入我体内前,已将上面的戾气化解,不然,不论如何冷步凡也不会在打出幽冥火后,就站在一边傻傻的看着。

  不相信这个事实的他,继续打出一记幽冥火,朝我身体飞来。

  “咕嘟!”

  和上次的情形一样,在幽冥火要碰到我身体时,我体内的电能主动冲出身体,将幽冥火中的戾气击碎,接着再把幽冥火中的精神力吸入体内,融入到电能锁中。

  “这……小子竟然能吸收我的幽冥火,这简直让我太意外了!”幽冥火中的戾气,与里面的精神力相互融合,就算冷步凡自己,都不能将里面的戾气提炼出来,只将精神力吸收掉。

  看到我能够将里面的戾气击碎,他终于相信了我能吸收他的幽冥火。

  “不过,就算你能吸收幽冥火,不还是要死在我手里吗?”明白这一切的他,果然不再用幽冥火攻击我,反倒施展起烈焰魔法,外加迭代魔法,一层层的火浪,在他的操控下,如同大海中惊起的巨浪,一层又一层的从我头顶铺盖而来,眨眼间,我竟是被层层火浪包裹了起来,冷步凡漂浮在火浪的最中央,仿佛他才是这些火浪的主宰者。

  “去死吧!”

  爆喝着的他,青筋暴起。被他喝斥到的火浪,立马狂暴了几分,或化成熊熊燃烧的烈焰狮,或化成怒气十足的烈焰蛮牛,同时向我冲去。

  炽热的温度,摄人心魄的冲击力,还没靠近我,就使得我周身的空间扭曲了几分。如此凶猛的攻势,使得我不得不解开十能锁中的火能锁。

  随着火能锁被解开,我的周身覆盖上了一层淡黄色火焰罩,它们看上去虽没有冲过来的烈焰狮的熊熊火焰凶猛,但它们却稳住了我的心神。

  在冲过来的烈焰狮跟烈焰蛮牛要撞到我身体时,覆盖在我周身的淡黄色火焰罩,突然发出了异样的光芒,接着就看到它们裂开了一个缺口,冲过来的烈焰狮跟烈焰蛮牛,奔着那个缺口就去了。

  “轰隆!”

  那凶悍的烈焰蛮牛,将地面跺的嗡嗡作响,从远处听上去,就像山崩地裂了一样,在它们冲向我的路程中,凡是碰到它们的外物,瞬间就变成了黑烟,融入到了空气中。

  至于被它碰到的石阶,则如见到烈日的冰块,在迅速的融化着。

  “冷步凡在我圣殿门前,享受着魔灵之气的洗礼,他暴力的心性应该被磨平了才对,为何现在又展现出了凶残的一面,不行,我必须阻止这个狂暴的家伙!”

  站在高地上的布维长老,时刻注意着我与冷步凡的战斗,当看到被融化的石阶,他立马明白了冷步凡与我战斗,不是在考验我,而是想杀掉我。

  深知不妙的他,踏前两步,挥舞着衣袖,似是想用魔法来阻拦向我进攻的冷步凡,这时,杜峰忽然拦在了他的面前,警告道:“布维,冷步凡本来就不是我圣殿之人,就算受到魔灵之气的洗礼,也不一定能磨平他暴力的心性。你现在若是出手惹怒了狂暴中的他,带来的后果可不是你我所能控制的了的。你要是不想看到我们圣殿毁于一旦,就不要阻拦他!”

  “区区一个冷步凡,你以为他能威胁到我圣殿?我圣殿的魔灵之气,除了能提高人的精神力外,还能磨平人的心性,增加他们的心智,让他们变得越加成熟起来。冷步凡在我圣殿门前,已有三十五年,以他如今的心智,根本不会对一个年轻人动杀手。你这般出手阻拦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对冷步凡服用了封锁他心智的丹药,使得他狂躁的心性再度展露出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布维长老虽不知道,杜峰对冷步凡他们准备考验我的人,做了什么,但通过杜峰的举动,及冷步凡的表现,很快就明白了什么。

  顿时,布维长老面色便变得凝重起来,摄人心魄的精神力威压,不断从他体内散出,压的周围的人,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杜峰凝聚精神力,抵挡住布维长老的精神力威压,这才开口说道:“布维,你说的不错,冷步凡变得如此狂暴,的确是我让他吃了封锁心智的丹药,谁让我看那个小子不顺眼!”

  “杜峰!你好的胆子!难道你不知道,龙克是拯救我们大陆的唯一一个救世主吗?他要是死在冷步凡的手下,那大陆将毁在西方那群恶魔手中!你要是不想被称为千古罪人的话,赶紧给我让开!”

  布维目带愤怒的看着杜峰。

  杜峰喜欢跟他对着干,他也是了解的,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杜峰在这件事上,会做到这种程度,竟会让冷步凡服用封锁住心智的丹药。

  冷步凡三十五年前闯入圣殿,险些将圣殿屠掉,要不是三创主的神威显灵,能阻拦住他?

  有了这样的教训,没想到杜峰敢私自给冷步凡服用封锁心智的丹药,他的心智要是恢复到三十五年前,那他将对圣殿带来一场劫难。

  杜峰与自己对着干,除这件事外,其它事自己可以不管,但这件事不得不管。

  怒气十足的他,猛然摊开手臂,想出手阻拦。

  这时,站在他周身的长老们,纷纷将他围了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布维长老,圣殿中的事物,一直由你来打理,我们从来没有反对过,唯独这次不行。这个被称为龙克的家伙,他远远达不到作为救世主的资格。杜峰长老虽说给冷步凡服用了封锁心智的丹药,是一件不明智的事。但我们想告诉你的是,你既然说龙克是救世主,那他就不是轻易能死掉的人,他要是连冷步凡这一关都闯不过去的话,他又有什么脸做救世主?你要是为了整个大陆着想的话,就立马收手!”

  这些长老不知是受了杜峰的蛊惑,还是内心真的在为拯救大陆着想,将布维长老围住的他们,用毫不避让的眼神看着布维长老。

  “好,很好!”布维长老俨然没想到,站在他旁边的长老们,会齐整的跳出来反对他,但不论如何,这些人的话也是给他提了个醒,我要真是救世主的话,又岂能轻易的死在冷步凡等人的攻击下?

  我要是轻易死掉了的话,只能说明我并不是真正的救世主。

  听完这些人的解释,布维长老向后退了几步,不再阻拦冲过来的冷步凡。

  “轰隆隆!”

  在几人停止争论时,冲过来的烈焰狮跟烈焰蛮牛,也是冲进了我体表裂开的那个缺口中。被它们撞击到缺口的我,只觉体表受到了万千巨力的冲击,险些喘不上气来,还好这种冲击只是持续了片刻,接着从十能锁中释放出来的水能锁,便将这些巨力分吸收到了我的体内,成为我体内能量的一部分。

  “妈的,你体内到底有什么怪物存在,竟然能吞并我的精神力,还有魔法元素!”精神力的接连被吞没,魔法元素的接连被吞噬,终于让冷步凡知道了我的厉害。怒骂中的他,几近狂暴的挥动手掌,试图把围绕在他周身的重重火焰,向我打来,但就在他催动火焰向我打来时,我瞅准他所在的位置,如鬼魅般来到他的身前,不等他反应过来,我那如鹰爪一样锋利的手掌,便来到了他的脖子处。

  他只觉脖子上有冰冷的气息传来。

  “不好!”当他意料到不妙时,如鹰爪一样锋利的手掌已抓住了他的脖子,随着我手掌微微用力,陷入狂暴中的他,竟是安稳了下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喃喃道:“你明明不是魔法师,为何你能吸收我的精神力还有我的魔法元素,而且,你的速度为何这样快?”

  “这样也叫快?难道你不知道,对于像风一样的男子的我,这种速度,简直是对我的侮辱!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冷步凡因瞧不起我,对我说的一番话,我再度还给了他。

  “你……”几分钟前,冷步凡还对我充满了不屑,没想到几分钟后,我便给了他心灵上的震撼,要是时间能够重来,他宁可不选择服用封锁心智的丹药,因为我对他心灵上的震撼,完全不比三十五年前将他击退的三创主低,相反还在他们之上。

  知道不是我对手的他,立马从狂暴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胆怯的看着我,小声说道:“我输了,你愿意让我干什么都行,只求你给我一条生路!”

  “你体内的戾气过于浓郁,就算经受魔灵之气的百年洗礼,也还是那样。你要是想活命的话,就让我把你的精神力吸干!”冷步凡体内的戾气,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今日在杜峰的蛊惑下,他能服用封锁心智的丹药,用充满戾气的精神力攻击我,他日说不定在杜峰的蛊惑下,他又会用其它方式,来祸害圣殿的其它人,我虽不是圣殿的人,但我却知道,圣殿是幽倩的家,任何想破坏幽倩家园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精神力是魔法师的根本,魔法师的精神力要是被人吸走了,那意味着这名魔法师将彻底被废掉。

  冷步凡在大陆上奔走了这么多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精神力的重要性,按照普通人的做法,在听到有人要吸收自己的精神力时,一定会强烈的反对要吸走他精神力的人,但这一刻的冷步凡却出奇的平静,好似吸走他的精神力,是一件多么让他兴奋的事情。

  他不断朝我道谢道:“我生性暴力,这么多年,依旧无法将体内的戾气排干净,因此注定我这一辈子,都无法有大的突破,你将我体内的精神力吸走,意味着我今后将不能再施展魔法。不能施展魔法,对于魔法师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到了我这个阶段,有什么事比将体内的戾气排干净要好呢?这样的话,我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不论如何,我都要感激你,我们伟大的救世主!”

  他体内充斥着戾气的精神力,像青丝一样,源源不断的向我体内涌来,我解开十能锁中的电能锁,像之前那样不断将精神力里面的戾气击碎,然后再吸入体内。

  “他在做什么?这个恶魔竟是要吸走冷步凡的精神力,我简直不能容忍这种恶魔的丑恶做法,我必须要将他击杀掉!”我不断吸收冷步凡精神力的一幕,终于让杜峰意识到,冷步凡彻底败在了我的手中。

  他的目标是将我杀掉,他决不允许我吸收掉冷步凡的精神力,不然,接下来的那些魔法师,将无法阻拦住我前进的脚步,深知必须这样做的他,爆喝一声,准备飞身来阻拦我。

  这时,许久没有说话的布维长老,忽然用魔法虹光阻拦住准备飞来的他,警告道:“杜峰,冷步凡两次攻击龙克,都没有将他拿下,显然是败在了龙克手中,成王败寇。龙克若是战败,等待他的就是死亡,冷步凡战败,等待他的同样是死亡。他们是生是死,完全由他们的对手决定,我们要是插手让这件事变得不公平,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那我们圣殿的威名何在?你非要插手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杜峰对我的处处阻拦,早就让布维长老气愤不已,现在我战胜了冷步凡,他还要阻拦我吸收冷步凡的精神力,布维长老要还忍气吞声的话,那他这长老还有何掩面存在?

  伴随着他爆喝声响起,一股狂暴的精神力,席卷天边将四周的空间给封锁了起来,使得身处在这个空间中的人,如同失去了重力,想往前走一步都相当的困难。

  布维长老之所以能指挥其它长老做事,除了他的指挥能力强之外,他的实力还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他要是真发怒了,别说杜峰自己了,就算旁边的长老们加起来,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深知布维长老厉害的其它长老们,果真没有谁再站出来与他叫板。

  而在布维长老将这些人牵制住的同时,我也是将冷步凡体内的精神力完全吸收了进去。

  被吸走精神力的冷步凡,面色枯黄,整个人比起先前要苍老了几十岁,他光滑的面颊上,多出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皱纹。

  尽管被吸走精神力,对于作为魔法师的他们,是一件悲催的事情,但这一刻的冷步凡却如得到了解脱一样,不断向我摆手,道谢道:“谢谢你,龙克!”他转而又将目光转向了杜峰他们,解释道:“几位长老,你们也不用为龙克吸走我的精神力大打出手,是我让龙克吸走我的精神力的。放心吧,以后的我,将是普普通通的民众,不再会给你们圣殿带来麻烦了!哈哈!”

  如释重负的冷步凡,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摔打着长袍一脸轻松的离开了。

  高台上的长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为冷步凡被我吸走精神力后,替我辩解的一番话感到不解,在他们印象中,被吸走精神力的冷步凡,应该变得狂躁才对,可令他们完全没想到的是,被吸走精神力的冷步凡,不但没有变得狂躁,反倒平静的很。

  尤其他话语中透漏出的感激,更是说明他被我吸走精神力是心甘情愿的。

  “妈的,这小子到底是何来头?冷步凡被我用丹药封锁了心智,如今的他,看到那小子,应该像好久没吃到猎物的捕猎者一样,对那小子展开疯狂的攻击,奈何他会变成这般模样?被人吸走了精神力,他还这样开心?难不成他的脑袋被驴踢了?”

  杜峰对于冷步凡被我吸走了精神力,展露出的感激,充满了困惑。

  冷步凡的狂暴他是见过的,所以他才选择给冷步凡服用了封锁住他心智的丹药,其目的就是让冷步凡直接处死我,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曾经险些让圣殿沦陷的冷步凡,在我与交战两个回合后,竟彻底的败了,并且还败得如此心甘情愿。

  “早知道我就不给冷步凡服用封锁心智的丹药了,现在该怎么办?”杜峰正是对冷步凡充满了信心,认为在他一关时,他就能杀死我,所以他并没有对其它人使手段,只是给他们交代了几句,若是我通过了冷步凡的考验,碰到他们时,他们一定要拼尽全力杀掉我。

  如若说,我没有将冷步凡的精神力吸干净的话,杜峰倒不怕我与其它魔法师对战,因为其它魔法师的实力不比冷步凡弱多少。

  但现在就不同了,我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我的精神力在冥冥之中得到了提升。魔法师之间在对战时,除了看自己掌握的魔法厉害不厉害外,还要看对方的精神力如何。因为,再厉害的魔法也需要精神力来催动。

  冷步凡因为体内有戾气的缘故,他的精神力比起台阶上的其它魔法师要强数倍,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台阶上其它魔法师的精神力加起来,都不一定比冷步凡的弱,现在我又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

  就算我施展的魔法不怎么厉害,但就凭精神力的强大,也能耗死这些魔法师,所以,杜峰并不相信接下来的魔法师,会给我带来致命的伤害。

  “妈的,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冷步凡会战败,这简直是我的失误!但这又能怎样呢?就算这家伙通过了考验,我还是会让他死在选拔赛上的。”

  冷步凡的战败,使得杜峰没再把希望寄托在其它魔法师身上。

  而我也没让他们失望,在他们目视下,我凭借吸入的精神力,很快就战胜了接下来的魔法师,轻轻松松的通过了他们对我的考验。

  看着被我打趴在地的数名魔法师,布维及在他跟前的魔法师,脸上皆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站在台阶上的这些魔法师,都是大陆上的怪咖,他们不论是修为,还是脾气,都怪异的很,圣殿中的长老,与他们交手过几次,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他们,但令他们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我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家伙,不但战胜了他们,而且还是那样轻松就战胜了他们。

  而我将这些魔法师打翻在地的一幕,也让他们明白了一个事实,魔法师的克星不是比自己强大的魔法师,而是拳脚快到闪电的修武者。

  “他的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那个老鬼头施展的可是迟缓魔法,被他的迟缓魔法击中,不论是谁手脚都会变得缓慢不已,为何这家伙被老鬼头的缓慢魔法击中后,还能如闪电般来到老鬼头的身边,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罗老头的弥水连珠魔法,我可是尝试了几百次,都没有破掉这个魔法,每次都被这个魔法搞的狼狈不已,为何这家伙能找到那个魔法的破绽?而且,罗老头这次施展的弥水连珠魔法,比前几次都要厉害,为何这家伙能够破掉?难不成他真的像布维长老说的,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不可能,我绝不相信,台阶上的魔法怪咖们,就算我研究了几年,我都没有完全把他们研究透彻。我要想战胜其中的三个,都是那样的困难,为何这家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战胜了十个魔法怪咖!我简直要崩溃了!天哪,与这家伙比起来,我们圣殿培养出来的作为救世主的候选者,简直是弱爆了。”

  吸收冷步凡的精神力后,我的心神同心术跟透视心眼,还有我的移动速度,拳脚的挥动速度,无形之中都得到了质的飞跃。

  在将剩下的魔法师撂倒的过程中,我隐约看到,他们在向我进攻时,比蜗牛还慢,至于他们施展出自认为可以毁天灭地的魔法,在我眼中破绽百出。

  我只是听信了布维长老的话,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通过这一关,哪料到我这样的表现,会惊得在高台上的人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一心想杀我的杜峰,他虽没有抱着让这些人杀掉我的希望,但他也清楚的很,我想战胜这些人,并没有那么容易。在他看来,我能够战胜接下来的三名魔法师,我便选择放弃。

  因为长老们协商过了,我只要能战胜四名魔法师,这一关考验我就算通过了。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我竟是轻轻松松的就把接下来的九人给打翻在了地上。

  虽说我用的是拳脚,并没有对这些人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这些人却因为我的拳脚半天起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