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光明圣水与神秘商人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993 2016.06.21 12:45

  看着这么轻松被撂倒的魔法师们,我也是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魔法师的修为真是太差了,我还没来得及玩就结束了。布维长老,这些魔法师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你们这里还有没有能陪我玩玩的?”

  “陪你玩玩的?”

  在我与冷步凡交手时,布维长老因为担心我被冷步凡杀掉,险些与杜峰还有旁边的几名长老大打出手,现在倒好,竟是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欣喜的同时,他不禁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臭小子,早知道你那么厉害,还不跟老夫说,害的老夫险些与这些老家伙们动手,难道你不知道,老夫一出手非死即伤吗?”

  不过,他这些话说的很小声,除了我用心神同心术听到外,估计没有第三个人能知道。

  至于他旁边的其它长老,则如看异物一样看着我,脸上带满了不可思议,喃喃自语道:“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台阶上的那些魔法师,在他眼中只是些玩物,他要是认真起来,会强悍到何种程度?难不成我们都错了,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跟他们的吃惊一样,杜峰脸上除了不可思议,还是不可思议,不过他嘴上并没有承认,而是朝我冷哼道:“踩了****的东西,仰仗着自己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打败的这些魔法师,也值得炫耀?更何况,与西方势力交手时,人家用的是魔法,岂会用拳脚?你连一点魔法都没有,也好意思到我们魔法之都来,难道你不知道,魔法之都是只有把魔法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能进来的圣地吗?你这种一点魔法都不会的,到我们魔法之都来,简直是给我们魔法之都抹黑!你小子再不滚出我们魔法之都,难不成想让我击毙你?”

  我的强大,着实惊住了杜峰,如若说他先前想杀我,是因为我与幽倩的关系太近,可能会破坏他们的计划,但还没有到了必须杀死我的地步,但现在却不同了,我展示出来的实力,震惊了四座,我要是长期在这儿呆下去的话,一定会彻底破坏掉他们的计划。

  像即将举行的救世主选拨赛,会因为我的出现直接取消,他耗费了那么久的时间,好不容易得到了黑魔珠,准备让他的孙子杜云飞在救世主选拔赛上,崭露头角,成为真正的救世主。

  但这一切的一切,会因为我出众的表现,被彻底给破坏掉。

  所以,他必须要把我赶出魔法之都,不,光赶出去还不够,一定会派人在暗中把我杀掉,这样布维长老就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只能举行救世主选拔赛了。

  心中对我下定必杀之心的他,用出移动魔法,便想快步冲到我跟前,将我击杀。

  但就在他要冲下高台时,先前还向着他的几名长老,忽然拦住了他的去路,郑重其事的说道:“杜峰长老,龙克虽不是我们魔法之都的人,而且,先前我们确实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但我们魔法之都的人,向来一言九鼎,他既然通过这项考验,那他就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救世主选拔赛。你作为我们圣殿的长老,现在出手去击杀他,这话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耻笑啊!”

  “耻笑?”杜峰不以为意,他的计划就是让杜云飞在救世主选拔赛上胜出,成为真正的救世主,成为圣殿的最高领导者,他的出现足以威胁到杜云飞夺冠,所以,他不论如何都要将我杀掉。

  不顾这些长老的阻拦,他便要冲下高台。

  但就在这时,许久没说话的布维长老,忽然张开了口提醒道:“杜峰长老,三创主在我们圣殿下方,你觉得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举动,能得到他们的饶恕吗?我可是记得几年前,有一名长老因为言而无信,被三创主的惩罚之光给击毙的,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就是你的弟弟,难不成你想重蹈覆辙?还有我想告诉你的一件事是,我之所以把龙克当做救世主,那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三创主的意思。你要是不怕死,你大可现在把龙克击杀掉!”

  “你们几个也不要拦着他!”我的实力得到布维长老的肯定后,他不得不用其它方法让杜峰不向我下黑手。

  其它长老在他命令声下,果然撤到了一边。

  至于刚才还扬言如何都要杀掉我的杜峰,听到布维长老的话后,果然没了之前的冲动,因为他几年前他弟弟确实是因为言而无信,被三创主的惩罚之光杀死的。

  尽管他对布维长老的话充满了怀疑,知道布维长老说我是三创主选出的救世主,充满了怀疑,不然布维长老在昨天的时候,就会将这事讲出来了。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向我动手。

  因为他昨日确实说过,只要我通过了考验,就认为我具备了参加救世主选拔赛的资格,他现在要突然将我击杀,一定会惹怒三创主,被三创主击杀掉。保险起见,他只能选择不杀我,但碍于面子,他还是理直气壮的朝我说道:“龙克,我现在不杀你,并不是因为相信你是得到三创主认可的救世主,而是我这个人言出必行,既然答应你通过了考验,不再找你麻烦,那我就不会找你麻烦。不过,你不用高兴的太早,接下来的救世主选拔赛,我会让你知道,这种比赛不是你这种废物所能来的!”

  朝我警告一番后,杜峰便气急败坏的离开了。至于昨天还站在他那边的长老们,也都纷纷调转了方向,不断称赞着我这次表现的多么优秀,我绝对是救世主的最佳人选。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只是配合性的点了点头。

  在他们走后,我也是来到了布维长老的房间,布维长老不断点着头,赞许的看着我,“龙克啊,你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才,这么轻松就击败了那十名魔法师。你真是给我长了脸了啊!”

  “布维长老言重了,他们处处刁难我,长老维护我,我龙克自然不能让长老失望。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那个杜峰为何要想方设法的杀死我?”我到魔法之都的日子虽然不长,只有两天,但这两天内,杜峰就像疯子一样,不断想方设法想把我搞走,对于他的做法我也是疑惑的很。

  布维长老捋了捋他长长的胡须,望着远方怅然道:“还不是因为圣殿的主导权嘛。这百年来,西方的势力正在觉醒,对人类的威胁越来越大,为了能与西方的势力抗衡,我们必须找到能解救人类的救世主。所以,这些年我们在培养自己的救世主的同时,也在找寻真正的救世主。”

  “而这个人就是你,你不但得到了三创主的传承,还得到了永生剑的认可,所以,你就是我们要找寻的救世主。奈何圣殿中以杜峰为首的势力太过强大,他们声称大陆上找来的救世主,没有我们自己培养的救世主厉害,所以他们并不承认你是能够拯救人类的救世主。”

  “我们圣殿一共培养出了五位作为救世主的候选者,其中杜峰的孙子杜云飞,天赋异禀,对于精神力的修炼,比起另外四位速度要快的很多,因此他几乎被我们定为了救世主的最佳人选,前提是没有像你一样的外来者。你打倒那十名魔法师的一幕,也是深深的震撼住了杜峰,让他明白,杜云飞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他必须除掉你。而这也是我为何要搬出三创主的名头吓唬他的原因。”

  布维长老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讲完才算松了口气。

  “难怪他杀我的欲望这么强烈,不过,我龙克既然得到了三创主的传承,那我一定就是拯救大陆的救世主,杜峰想杀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对于杜峰想杀我,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这可能与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有关。

  布维长老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能够把那十名魔法师轻轻松松打败的人,又岂是杜峰所能杀掉的。”

  “那十名魔法师很厉害吗?”我困惑的看着布维长老,好像自从我把那十名魔法师撂倒在地后,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

  在我眼中,这些人除了那名叫冷步凡的厉害一些外,其它的人在我眼中都是些菜鸟。但令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我眼中的这些菜鸟,他们来这之前都是闻名大陆的超级强者,他们所到之处,不论是须发花白的老人,还是刚会走路的娃娃,都要给他们下跪,因为他们的脾气真是暴躁了,看到谁不爽,都要把他暴打一顿。

  布维长老听到我问他“这十名魔法师很厉害吗”,他眼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接着便给我讲述了一下冷步凡的经历。

  他告诉我,冷步凡是这十人中最厉害的角色,三十五年前到圣殿来砸场子,圣殿中的高手们加起来,都打不过他,圣殿险些被他毁掉,还好三创主的宏光把这家伙打伤,致使他的修为受到削减,不然,在他心智被封锁起来的那段时间,不要说我了,就算他们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高手。

  至于我接下来为何那么轻松战胜了其它魔法师,他归结为我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使得那些魔法师在看到我时,对我产生了敬畏,不敢主动攻击我,最终被我打翻在了地上。

  对于他的解释,我也只能配合的点了点头。那些魔法师受到杜峰的唆使,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将我杀掉,他们会因为我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被冷步凡的精神力惊到?

  那完全是因为我出手速度太快,快到让他们连出手机会都没有的地步。

  应付完布维长老,我才把话题拉回到洁儿身上。清了一下嗓子后,我也是朝布维长老问道:“布维长老,我听圣女幽倩说,我要是能通过这次考验,你就帮我医治好我的妹妹洁儿。布维长老现在要是不忙的话,能不能现在就过去帮洁儿医治一下?”

  我迫切希望通过考验,一是为了得到圣殿长老们的认可,二是为了洁儿。洁儿失明了这么久,作为哥哥兼男友的我,怎么能不满足洁儿这个小小的愿望呢?

  布维长老捋了捋又宽又白的呼吸,沉思了许久才开口跟我说道:“医治洁儿的话,我确实曾跟幽倩说过,不过,我只是随口一提,主要目的就是激励你通过这次考验,得到长老们的认可,其实……”

  “布维长老,言出必行好像是你们圣殿的一贯做事风格,言出不行好像要遭到三创主的惩罚吧?你应该不希望我在三创主面前,把这样的话讲出来吧?”布维长老试图转移话题,却被我机智的把他拉了回来。

  看着我一脸严肃的模样,他也是被我的模样逗的不断用手指头,点着我的脑袋比划道:“你小子啊,别的不行,学东西倒是蛮快的,我说那样的话,还不是为了救你一命嘛,你倒好拿这事威胁我了,你……”

  “嘿嘿。”我诡异的看着布维长老,得意的笑道:“布维长老,不是我威胁你,只是言出必行一直是你们的做事风格,出尔反尔显然不是你们的风格,我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你好嘛。总不至于,你哪一天忽然受到三创主的惩罚死掉了,还不知道三创主为何把你杀掉呢。”

  “你……”布维长老被我的一番话,堵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调整过来,一本正经的朝我说道:“龙克,不是我不想医治那个叫洁儿的姑娘,只是医治她得用上好的光明圣水,我这里只有配方,没有药材,你要是非要配置光明圣水的话,就得自己去找材料。”

  “光明圣水?这些材料好找吗?”尽管布维长老给出的答案,不是我预期中的答案,但还是让我心中美滋滋的,只要有配方,寻找起药材就简单多了。

  既然能有这种的配方,就一定拥有这样的药材,那是我当时这样想的。

  布维长老接下来说出的话,顿时让我愣在了原地。

  他苦涩的说道:“配置光明圣水的材料,早在几千年前,还是挺好找的,可现在嘛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配置这份药水,需要三千零八十八种药材,我圣殿中能提供给你三千种药材,最后的八十八种,需要你自己去找。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圣殿西北方,有一个古怪的药材商,他手中好像有剩余的八十八种药材,只是这个人神出鬼没,脾气怪异,就算你能找到他,他也不一定将药材卖给你。况且,你几乎没有撞见他的机会。”

  “知道这人的地点,我在那里等着他不行吗?”布维长老既然知道这人脾气怪异,显然是撞见过他。

  布维长老摇了摇头,道:“你想的倒是容易,这人每天出门一个装束,每天一个造型,就算你今天认准是他,那明天呢?所以要想从他手中搞到最后的八十八种药材,比登天还难。”

  “既然比登天还难,布维长老你为何还要告诉我呢?”布维长老与我见面不过两天时间,我倒不相信他是因为想帮我才说出这样的话。

  而在我的逼问下,他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龙克,实不相瞒,我有一个自幼是盲人的孙女,她每次都会在我面前念叨,她想看看蓝天白云是什么样子。作为爷爷的我,每次一听到这样的话,就会心如刀绞。为了治好她的眼睛,我东奔西走,最终找到了这样的配方。奈何我空有配方,并没有药材,像最后的八十八种药材,其品质必须是百年以上的,并且是我们没有基本听过的。”

  “所以,这张配方我从得到它之后,就没有配出过正规的光明圣水。后来我渐渐大厅到,圣殿西北方有一个神秘的药材商人,他有最后的八十八种药材,我拜访过他几百次,只有一次见到过他,但可惜的是,那名药材商人,当时心情不好,就没有给我药材,而打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不过,我没见过他并不意味着,他离开了那个的地方,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还在那个地方。”

  我的直觉果然是准确的,在我的追问下,布维长老也是把光明圣水的配方来历告诉了我。

  “你去了几百次,才见到过那个商人一次,这商人确实也够神秘的,不过呢,既然他有治疗洁儿眼睛的剩余八十八中药材,那我一定要找到他。”

  我曾答应过洁儿,我一定要找到治好她眼睛的方法,现在既然能得到配方,那我一定也能得到剩余的药材。

  将光明圣水的配方收起后,我拜别布维长老一声也是离开了他的房间。

  当我回到房间时,丝蒂她们早就坐不住了,快步跑到我的跟前,朝我问道:“老公,你怎么没有把布维长老带过来,难道他现在没有时间给洁儿治疗眼睛吗?”

  一段时间的相处,早已让丝蒂她们把洁儿当做了亲姐妹一样对待,看到我没有把布维长老带回来,她们也是紧张的要命。

  我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唉……可不是嘛,我都求了他半天,他就是不给洁儿治疗眼睛,我问他为什么,他只告诉我,说我这次表现的太优秀了,他不能治疗洁儿的眼睛。”

  “臭老公,你又在逗我们玩了!”

  丝蒂她们听到我叹气,不禁皱起了眉头,还在思忖布维长老为何不治疗洁儿的眼睛,听到后面,顿时明白了我的逗她们玩,气愤之余,一个二个都伸出了俏手,不约而同的伸到我的腰间,对着我腰间就是狠狠的一拧。

  “疼!真的很疼!”

  一只俏手拧我也就得了,这么多只俏手拧我,顿时疼的我叫都叫不出来,没有办法我只能双手搂住一个小脑袋,把嘴凑到她的薄唇上,狠狠的吻了下去,以解除腰间的疼痛。

  就这样被几个老婆折腾了半天,她们才把放在我腰间的手收了回来,得意洋洋的说道:“臭老公,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拿我们开玩笑了。”似是想到我这样戏耍她们,一定是得到了治疗洁儿眼睛的解药,一个二个纷纷伸出俏手向我讨要道:“还不快把解药给我们拿出来?”

  “解药?”我被她们折腾的欲哭无泪,听到她们的讨要声,我更是苦涩的皱了眉头,“我要是得到解药就好了!”

  “嗯?”她们以为我又在戏耍她们,嘴角同时上扬四十五度,攥起粉拳聚在半空中,故作愤怒的看着我:“臭老公,你的皮又痒痒了是吧?非得逼着我们动手?老实告诉你,我们这次动手,可不像上次那么温柔了。据说我丝蒂要是出手非死即伤。”

  “别啊。你们把我打死了,你们不就成了寡妇了嘛。我确实是从布维长老那里得到解药,但那只是解药的药方,要想配出解药,还得我们去寻找药材。”

  生怕几位老婆再度把我折腾一顿,我也是在她们动手之前,把药方掏了出来。

  “光明圣水?”

  一把抢过药方的丝蒂,看着药方上的药材,眉头再度皱了起来,“这光明圣水竟然需要三千多种药材,而且这三千多种药材的名字,我们听都没有听到过。老公,你确定得到这三千多种药材,就能配置出治好洁儿眼睛的光明圣水了吗?”

  长长的睫毛,随着丝蒂的美眸的跳动,上下摆动着,是她把洁儿拉到我帐下的,她早就把洁儿当成了亲姐妹一样看待,她一直在跟我商讨找寻医治洁儿眼睛的方法,药方上的三千多种药材,对她来说虽然是陌生的,但只要能治好洁儿的眼睛,以丝蒂的性格,就算费劲千辛万苦,她也要找到这些药材,帮洁儿治好眼睛。

  这一刻的丝蒂,再也没了之前的顽皮,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走到她的跟前,指着上面的药材说道:“这三千种,布维长老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找到这八十八种,而且,要想找到这八十八种,我们只需找到一个人就行了!”

  “找到一个人?”听到我说我们不用找到三千多种,只需要找到八十八种,并且只要找到一个人,就能得到八十八种药材,本还愁眉苦脸的几人,脸色顿时变得好看起来。

  不过,她们舒展的眉头很快又皱了起来,布维长老作为掌管圣殿的长老,他并没给我提供完整的药材,可见剩余的八十八种药材并不容易获得,而且,这八十八种药材她们连名字都没有听过,这些药材集中在一个人手中,这个人显然不好找。

  将药方装起后,丝蒂也是如同犯了错的孩子,小声小气的朝我问道:“这个人是不是很难找?”

  “很难?”我苦涩的皱了皱眉头,“何止是难找,我听布维长老说,他曾去找过这个人近千趟,他才见过这个人一次,你说难不难找?”

  “近千趟才见过一次?”布维长老是圣殿的长老,多少人想巴结圣殿的人,都会用各种方式接近圣殿的人,布维长老既然想找这个人,对这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他为何对布维长老避而不见呢?

  这个人刻意避开布维长老,显然并不是普通人,至少他的身份应该在布维长老之上。

  “除了找到这个人外,就没有其它方法了吗?”在确定这个人不是普通人后,丝蒂也不再对找到他抱有希望,转而朝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除找到他之外,当然有其它的方法了,难道你想亲自去找那八十八种药材吗?据布维长老跟我讲,这八十八种药材,都得有百年以上的品质,并且,这些药材药典上都没有记载,你确定你要去找这八十八种药材?”

  这八十八种药材,每一种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没有听过的,要想找到它们,至少要跑遍八十八个地方,相对于找它们,还不如去找那个神秘的商人。

  丝蒂她们不出所料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还是不去找药材了,直接找人吧。布维长老有没有跟你说这个人的相貌?”

  “没有。”我摇了摇头。

  “那他有什么标志吗?”

  “也没有。”

  “那他的体型呢?”

  “也没有!”

  “那他的性别呢?”

  “还是没有!”

  “……”

  越往后问,丝蒂她们越为恼怒,到了最后竟有种想揍我的冲动,“笨老公,布维长老都没有把这人的信息告诉你,我们怎么找这个人?难不成让我们四处撒网?”

  “嘿嘿。”我诡异的笑了笑,布维长老并没有把这人的相貌等特征告诉我,但他却把最重要的一点告诉了我,他要让我们找的人,每天换一个装束。尽管他的装束能掩盖了他他的外表,却不能遮蔽他的内心。

  我的透视心眼跟心神同心术,在吸收了冷步凡的精神力后,变得空前强大,如今的它们,除了能帮我分析我想知道的人的想法,还能依靠我的想法,帮我找到我想找到的人。

  所以,布维长老让我找的人,对于丝蒂她们来说,是相当难找的人,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相当好找的人。只是我不清楚的是,那个神秘人为何要避开布维长老。

  布维长老虽没有透视心眼跟心神同心术,但凭借他超强的精神力,想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神秘商人,简直是简单的很。而他几百次去拜访那个人,只见到了那个人一次,说明那人一直在躲避他。

  至于躲避他的原因,一定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某些秘密。

  “难不成布维长老让我找那人是假,从那人嘴中探知消息是真?”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再细想幽倩早上跟我说过的话,我忽然明白了,我突然冒出的想法一定是真的。

  我并没有将心中的猜想说出来,就这样与几位老婆在床上折腾起来。

  折腾到我们都筋疲力尽时,我们才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隐约看到有人从我的身上饶了过去,尽管这时的我,身体没有一丝力气,但我还是极力的睁开了眼,望着轻手轻脚离去的背影,我也知道走出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幽倩。

  “大半夜的,小倩倩是要干嘛去?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是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朝幽倩跟了过去。

  走在前面的幽倩,时不时朝身后望去,当看到后面没有人跟来时,才快步的往前走。走了大概十五分钟的路程,她终于在布维长老的房间外停了下来,轻轻的敲了敲门问候道:“布维长老,幽倩来访,不知道长老睡了没有?”

  “是倩儿啊,快进来吧。”

  幽倩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门接着便打开了,布维长老正坐在房间中央的圆桌跟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看到幽倩走进房间,他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关心的朝幽倩问道:“倩儿,不知深夜来探访我所为何事?”

  作为圣女的幽倩,别说是夜晚来探访布维长老了,就算白天她也很少来探访过,所以,布维长老对于她的到来极为震惊。

  幽倩恭敬的向布维长老行了一礼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布维长老,我记得光明圣水是我们圣殿存在着的药水,谁要是有需要,就能凭借贡献点从药库中领取一瓶。龙克虽不是圣殿中的人,没有资格从我们圣殿中领取光明圣水。但他是您选出来的作为救世主的最佳人选,他将来是要承担起解救人类的重任的,他现在只是想用光明圣水救治他的妹妹,您就不能网开一面,把光明圣水给他吗?为何还要让他去找她?”

  “倩儿,我跟龙克说这个谎,确实是被逼无奈。光明圣水对于我们圣殿的人来说,并不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但它却是最容易引起事端的东西。如今的龙克,刚刚得到其它长老的认可,我突然就把圣殿中的光明圣水给他,你说杜峰会就此找事吗?会,必然会!他要是以此为理由向龙克发难,就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还有就是,我想让龙克找到她,也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你,难道倩儿你不知道,作为魔法之都的圣女,不能与魔法之都的男人发生关系吗?”

  “布维长老,您都知道了?”幽倩的小脸瞬间蹿红,低着头不敢看布维长老。

  布维长老点了点头,说道:“你是魔法之都的圣女,作为执掌圣殿的长老,我怎么会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

  “布维长老,你不会在我身上施展了监视魔法吧?”幽倩的小脸越来越红,那娇滴滴的模样如同用手挤一挤,都能挤出水一样。

  布维长老捋了捋胡须,摇了摇头道:“我起码是圣殿的长老,怎么会做那种卑贱的事呢,是因为从你被选为圣女那一天,你的体内就被注入了圣女光环,只要你与男人发生了关系,你的圣女光环就会破裂。与你圣女光环相连的圣女枝叶,若是发现你的圣女光环被破坏了,就会枯萎。昨日杜云飞带人去你们那儿闹,被你轰出来后,他们非要来检查圣女枝叶,被我赶了出去,所以他们才没有得逞。我只所以让龙克帮我找到她,就是想让她帮你把圣女枝叶修复好,不然,不论是你还是与你发生过关系的男人,都要受到牵连。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与你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龙克。”

  “谢谢布维长老帮我拦住杜云飞他们。只是你让龙克找的她,不是寻常人物,我怕龙克找到她,她一气之下把龙克给杀掉。反正与龙克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觉得非常幸福,我的这一生能有如此美好的一段,我已经知足了,放心吧,就算那些人发现圣女枝叶毁坏了,我也不会承认我与龙克发生过关系的。还请布维长老帮我保守秘密。至于去找寻她,还请布维长老让我去吧,反正我与龙克发生了关系,在圣殿人的眼中,我只有死路一条。”

  幽倩平静的看着布维长老,这一刻的她,仿佛成了历经沧桑岁月的老人,在她脸上看不出对求生的渴望。

  布维长老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幽倩一脸真挚,最终没有选择阻拦她,鼓励道:“你就放心去找她吧,圣殿这边我能帮你隐瞒,尽量帮你隐瞒。若是隐瞒不了,我也会保全龙克的,因为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多谢布维长老。不过,幽倩在离开之前还请布维长老答应一件事。”幽倩恭敬的朝布维长老行了一礼。

  布维长老若有所思的询问道:“是不是让我把光明圣水给龙克,让他医治好她妹妹的眼睛?”

  幽倩默默的点了点头,拱手道:“幽倩想让长老帮的忙,正是这个忙,还请长老成全!”

  布维长老深深的呼了口气,怅然慷慨的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女子,为了自己的真爱,都能把命豁出去了,我这一把老骨头,又怎能贪生怕死,不帮一下龙克的妹妹呢?放心吧,等时机成熟后,我一定会把光明圣水交给龙克。”

  “幽倩替龙克在这里拜谢长老了。”双眼噙满泪水的幽倩,双腿微弯,就要向布维长老跪下扣头,布维长老却抢在了她的前面拉住了她,说道:“倩儿,长老看着你从小长大的,长老为你做的事不多,这区区一件小事,是长老应该为你做的。为了龙克,好好的去寻找她吧。”

  “谢谢布维长老,幽倩这就去圣殿的西北方找寻她!”

  两行热流忍不住从幽倩的眼眶中流了出来,尽管她与布维长老相处的时间不长,她却知道布维长老,是一个为了他人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好人。

  清幽的月光洒在地面上,摇曳着的枝叶,如同在与亲人告别时摆动的手臂,望了望西北方,幽倩知道她这一去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她很想回到房间去看我最后一眼,但又怕被我发现走不开,她狠了狠心,终究没有回房间,一边向前走,一边时不时的回过头来。

  “龙克哥哥,几位姐姐,幽倩会想念你们的!”

  走到魔法之都,幽倩也是回身打了个招呼,接着便朝西北方去了。

  与我赶路的那段日子,尽管半夜凉风习习,幽倩并没有感觉有多么的冷,倒不像今晚,她一边走一边抱着身体。

  她很想停下来找个地方避避风,但她却清楚的很,她要是耽搁一秒钟,圣女枝叶枯萎的事就有可能早一秒钟被发现,所以,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停下来。

  “咯吱!咯吱!”

  被清幽月光挥洒着的夜,格外的静,走在落满枯枝路上的她,唯有脚下的枝桠断裂声伴着她前行。

  我就这样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在听到她与布维长老谈话之前,幽倩在我心中,不过是什么事都没有经历的妹妹罢了,可当听到她们的谈话,尤其是听到她要冒险为我去找她时,我心中不觉暖暖的。

  特别是她在离去前,在房门口的徘徊犹豫,更让我感受到了我在她心中的位置。

  她就这样孤零零的一人走在前面,我就仅仅的跟在离她有百米远的后方。

  经过一夜的赶路,我们终于赶到了一个叫做“寒杏村”的村庄。

  到达那个村庄后,幽倩才算停了下来,她在询问了七八个村民后,似是打听到了她想到的信息,随后快步在村中穿梭起来。

  尽管她在村中的拐的过程中,我怕被她发现离她有二百多米远,但我还是依旧她的精神力辨别到了她的方位,在她进入一家大宅院后,我也是来到了宅院的门口。

  这家宅院占地两千多亩,里面种满了桃花,一阵寒风吹过将里面的花香吹了出来。

  幽倩恭敬的站在宅院内,宅院的中心位置处打招呼道:“小女幽倩拜见桃花婆婆,还请桃花婆婆让我进去!”

  “你可是来自魔法之都的圣女?”幽倩话音刚落,宅院中央出便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幽倩恭敬的回到道:“是的,小女正是魔法之都的圣女幽倩,还请婆婆让我进去!”

  “哼!”宅院的中心处传来一声冷哼,“我桃花婆婆早就与你们魔法之都斩断关系了,你还来拜访我,难道就不怕我杀掉你?小丫头,我看你还年轻就给你一次机会,暂且不杀你,你要是再不离开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婆婆!”幽倩“咚”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幽倩虽不知道婆婆为何与魔法之都斩断关系,但幽倩知道,婆婆一直忘不了布长老,不然也不会将宅院中种满桃花,更不会为了躲避布长老的找寻,每次出门都换一个装束!”

  “小丫头,真当我不敢杀你?”幽倩刚刚说完,空间中便响起了气爆声,显然是桃花婆婆生气后,她的精神力将空气挤压的发出了气爆。

  接着,毫无规律排布着的桃树,如同受到了什么召唤,蛇形移动破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一条长长的红色绸子,如利剑般飞了出来,直逼幽倩的脖子,幽倩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

  她虽没有接触过桃花婆婆,但从布维长老那里也是知道,桃花婆婆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她若是想杀你,你跑都跑不掉。还有就是,自己还没与桃花婆婆照面,她就这样对付自己,自己要是不躲闪,她打伤了自己后,兴许还会跟自己说两句话,可自己要是躲闪激怒了她,那可就没了与她说话的机会。

  冲向幽倩的红色绸子,虽不是什么坚硬利刃,但它却异常的坚硬,尤其是它冲向幽倩的头部,在靠近幽倩的脖子时,更是闪动起异样的光芒,若是不出意外,被它击中,幽倩绝对会命丧于此。

  只是幽倩已下定决心,不论桃花婆婆要杀死自己,还是要将自己打成重伤,她都不躲不闪。

  “咣当!”

  就在红色绸子的要刺中幽倩的脖子时,我出手了,我如鬼魅般来到幽倩的身前,用充满气劲的拳头挡住了冲向幽倩脖子的红绸。

  一声脆响过后,那红绸便如触碰到火苗的舌头,倏地一声缩了回去。

  闭着眼的幽倩,听着越来越急促的风声,知道自己被红绸击中,倒飞出去是不可避免的。

  但令她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她想象中的事情没有发生,要碰到她身体的红绸,在离她身体还有八公分处停住了,如若说是桃花婆婆不忍心伤害自己,将红绸收回去的话,为何身前传来了“咣当”的一声。

  这明显是碰到了其它东西,被挡了回去。可要是有人帮自己挡住了这一击,那又会是谁呢?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