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晶核到手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045 2016.06.21 12:46

  “不科学,简直是不科学!”

  身体的刺痛使得千年狮王明白,我并不是它看到的那般弱小。我看似普通的一击,都能让它的身体产生刺痛感了,我要是使出了杀招,那它命丧于此,那也有可能。有了人的思维的它,果真不像其它凶手一样,盲目的向我发动攻击。

  尤其是,它被永生剑上内息打中的刹那,它似是嗅到了让它惧怕的恐怖气息,所以,它并没有向我发动进攻,反倒是收敛住向下俯冲的身体,渐渐变为人形,缓缓降落在我的面前。

  化为人形态的它拥有中年男子的样貌,它有着长长的络腮胡子,那圆鼓鼓要将眼眶撑破的眼珠,不得不说,它是个暴脾气的家伙。

  落在地面的它,站在我面前,两只眼睛如同扫描仪一样,不断在我身上扫射,当扫完我全身并没发现我身上有多么强大的气息时,它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能打伤我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这家伙体内竟没有一点强者之气,他怎么能打伤我的?难不成自古高手都很低调?不行,他低调的让我摸不到他的真实实力,我要是盲目向他发动攻击,下一刻被杀的将会是我。”

  想起刚才自己主动发动攻击,却被我打的身体产生刺痛,它果然安分了许多,学做人类的样子,踏前一步,恭敬的朝我问候道:“这位小兄弟真是实力不俗啊。在下石烈想跟小兄弟交个朋友,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给个面子?”

  尽管石烈早已收敛住散出去的强大威压,我的身体还没有从它的威压给我的震撼中恢复过来,我本以为它被我的永生剑中的内息打伤后,落到地面的它,一定狂躁不已,疯狂的攻击我,但令我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它被永生剑中的内息打伤后,好像很惧怕我,竟主动讨好我。

  像这种分分秒就能将我秒杀的恐怖存在,能不与它为敌就不能为敌,所以,我也是点了点头说道:“给你面子可以,只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帮你做一件事?”自己的这个地盘,很少有人问津,不是人类不想到这里来,是因为他们还没来到这里,就被其它猛兽给杀掉了。眼前的我,能够来到这里,更说明我的实力不俗。

  石烈虽是经过千年才具备人思维的狮子,但它却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所以,它也是点了点头,欣喜的说道:“小兄弟实力不俗,能与小兄弟这种强者做朋友,简直是我石烈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不知道小兄弟让石烈帮的忙是什么呢?只要石烈能做到,就算上刀山下火海,石烈也一定拼命帮小兄弟完成!”

  千年的修炼,使得石烈说话方式,都像极了人类。尤其是它拍打着胸膛向我保证的一幕,更仿若向别人承诺某件事的硬汉一样,奈何它不知道,我想让它帮的忙,是把它的晶核给我,不然它就不会这么果断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向我保证了。

  我并没将真实意图告诉它,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不用你上刀山,也不用你下火海,你很容易就能做到,并且,也只有你能做到,你确定要帮我?”

  “既不用上刀山又不用下火海,并且,只有我只能做到。我要是不答应小兄弟,那岂不是对不住小兄弟了,所以,我答应小兄弟你!”石烈修行了千年,虽称得上是老怪物了,但它的城府并没有人类中的那些老妖怪深,它自然没想到,我让它帮的忙,是取它的晶核。

  它继续不以为意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向我保证道。

  我看着这个动动手指,就能将我灭掉的恐怖存在,小声的问道:“你确定?”

  “小兄弟,作为男人的你,看上去阳刚的很,怎么做起事来,这么婆婆妈妈呢。男人吐个唾沫就是个钉,我石烈答应帮你的事,绝不会反悔!”石烈继续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催促道:“小兄弟,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快告诉我,你要让我帮的忙是什么?我都有种迫不及待想你这个忙的冲动了。”

  看着迫不及待想帮我,却又很无辜的家伙,我只能希望我在告诉它,我要它晶核时,它不会一气之下,将我给秒杀掉,但为了保险起见,在我说这话之前,我再度催动内息,将内息与永生剑产生共鸣,保证它的向我发动攻击时,能抵挡住它的这一击。

  “好恐怖的气息,我可没有招惹他啊,他不会要杀了我吧。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得想办法逃啊!”

  石烈感受到我体内有永生剑的内息在跳动,条件反射般的提高了警惕,准备在我向它发动进攻的刹那,转身逃走。

  它修炼了千年,乃这深山老林中的恐怖存在,就算圣殿中的那几个老家伙联手,也不一定能将它击杀,奈何它被永生剑上的内息伤过,不然它绝不会跟我做朋友,一定会动动手将我击杀掉。

  但幸运的是,它并不知道。在我催动内息时,它反倒有了想逃跑的念头。

  通过心神同心术跟透视心眼,我清晰的把握住它的想法,在它准备逃跑时,我忽然收敛住了强大的内息,微笑着朝它说道:“石大哥,你不会生病了吧?身体怎么颤抖的那么厉害?”

  “我身……体没有颤抖啊!”刚才的那一击,不知给了石烈何种打击,它竟是惧怕成这样,尽管它不承认它身体在颤抖,但它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它。还好我收敛住了内息,不然说完这话的它,定然要冲天而起,向其它方向逃跑了。

  生怕我没有缘由的将它杀掉,它也是朝我哀求道:“小兄弟,你要我帮的忙到底是什么?快告诉我吧!”

  “真想知道?”石烈越是焦急,我越是得意。

  “真想!”石烈想死的心都有了。它早该知道,能进入它地盘的人,都不是弱小的人类,不然它就不会冒然出现了,它一定会找个最好的时机,将闯进它地盘的人击杀掉,但令它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这个看似弱不禁风,没有多少强者气息,在它看来一击都抵挡不住的弱小人类,竟会迸发出这么强大的杀伤力。

  尤其是我将它身体打的发出刺痛的刹那,它似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这在以前它是未曾感觉到的。

  深知我无比强大的它,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好似只要我一有异动,它就会撒腿而跑。

  很难想象,曾经让大陆上强者闻之丧胆的千年狮王,在我面前竟是露出了可怜巴巴的模样,要是有人看到它如今的模样,还不以为自己在做梦。

  在它忐忑的目视下,我终于张开了口,将声音拉的很长,“我想要你做的就是……就是……把你的晶核给我!”

  “你要我的晶核?”石烈险些摔倒在地上,在它看来,我要它帮的忙是去做一件其它事,但令它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我会要它的晶核。

  晶核是它身体的本源,它能够化为任性,完全是因为它把晶核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如今它的晶核,绝对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上古晶核,不但能用它做药引,炼制出稀奇的丹药,还能通过融合它,提高自身的实力。

  晶核是它身体最宝贵的部分,它早该想到,我要让它帮的忙,就是取走它的晶核,奈何它思想比较单纯,只以为我让它帮忙,就是像给我当手下去做其它的事。

  被我话语震撼到的它,脸色瞬间变成了苦胆色,生怕我取走它的晶核,身体微微晃动一下后的它,猛然化作那五光十色有着几百米长的狮子形态,脚下如踩着风火轮一样,仰天而起朝着高空去了。

  “它要跑?”

  在我看来,它顶到我要它的晶核时,它会因我打它晶核的主意,变得恼怒异常,向我发动进攻,但令我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它会选择逃跑,并且,还是选择以狮子形态冲向高空。

  “十能锁之风能锁,风卷残云!”

  它对我的惧意,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它现在要是逃逸了,我敢保证要想找到它,绝对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在它冲天而起时,我解开风能锁,伴随着我的呼啸,十能锁中的风能,如浪潮般冲出身体,触碰到空气时,方圆几十里的空间都震动了起来,接着,从我体内冲出去的风能,幻化成可怕的风魔,摧枯拉朽的厮打着整个空间。

  “呼呼!”

  伴随着它们的呼啸,晴朗的上空忽然被聚集过来的黑压压的乌云彻底覆盖,一道道蓝色电流不断从黑压压的乌云中窜出,电光闪闪的向千年狮王冲来的方向落下。

  “滋啦啦!”

  冲天而起的千年狮王,想以自己的速度冲上高空,摆脱我的追杀,谁想到头顶会有黑压压的乌云出现,尤其是乌云中释放出的电流,更是让它身体颤栗不已,如若说,它之前惧怕我是因为永生剑中涌动的内息的缘故的话,这时它是彻底的打心眼里惧怕我。

  能引动天际变化,绝不是凡人能做到的。

  朝它涌去的蓝色电流,化为一道道上下跳动的闪电链,使得方圆几十里的空间都产生了麻木感。

  一颗颗古树因为承受不住电流的击打,彻底爆为了粉末,随风在半空中飘荡。

  黑压压的乌云,不断向地面压来,给人一种天要崩塌的错觉。

  “我逃不掉了!”

  越来越浓厚的乌云,雷光涌动的电流,仿佛能让人砸成肉酱的冲击力,不断从上空上下压来,纵使千年狮王皮糙肉厚,防御到了逆天的程度,它也是产生了畏惧,先前我看似好不杀伤力的内息,都能让身体刺痛不已,更不用说这次了。

  生怕被头顶压来的电流击中的它,果然选择了向地面飞落。

  在它飞落的刹那,它头顶的乌云忽然裂开了一道口,那道口正好把它包裹过来,接着,便看到拥有着雷霆万钧之力的电流,仿若密集的暴雨,从裂口的四周倾泻下来。

  千年狮王想要躲闪,但却没了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从天而降的电流,从它四周洒落下来。尽管这些电流没有触碰到它,但电流中的“滋滋”绞杀力,还是让它的脑袋被绞肉机在搅动。

  它想动却发现,周围强大的电流使得它的身体,不能移动一丝一毫。

  “小兄弟,我再也不逃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被从周身笼罩着的电流,折腾的面黄枯瘦的千年狮王,终于因为承受不了电流跟内息的折腾,变回了人形态,强忍着电流的冲击,它也是跪倒在了我面前,朝我求救道。

  它变成狮子形态,爆发力十足,想逃或是想杀我,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但它变成人形态就不同了,我拥有心神同心术跟透视心眼,能监视它的行动,能在它做出攻击前,提前做出反应。

  在它求饶声下,我才慢慢将解封的风能锁锁住。

  随着风能锁被锁住,狂暴的空间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聚集在半空中的乌云渐渐消散,泛着蓝光的电流,在那一刹那消失不见。

  待这一切都消失后,石烈才渐渐恢复过来。从地上艰难站起来的它,看向我的眼神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生怕我再用那么厉害的手段折腾它,它不断挥动着双手,朝我说道:“小兄弟,你刚才的那招真是太厉害了,简直亮瞎了我的眼。刚才我只想试探一下小兄弟的手段,没想到小兄弟会这样厉害。早知道小兄弟这么厉害,我就不尝试了。”

  “既然你知道了我手段的厉害,就把晶核交出来吧。”我抱着手臂轻描淡写的看着它。

  “这……”石烈身体再度颤动了起来,晶核是它身体之本,没了晶核不要说变成人形态了,就连能不能活命都是个未知数,在它看来它想战胜我,根本不可能,逃跑的方式它刚才尝试过了,所以,这一刻的它,绝不敢再逃跑,要想活命只能想另外的办法。

  心思单纯的它,眼珠子来回转悠,似是想到了什么,它忽然对我说道:“小兄弟,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正好把晶核落在了家里,小兄弟非要晶核的话,可以到我家里去取!”

  “你的家离这里有三十公里,要想达到你家,必须穿越一片茂密的树林,你想在树林中把我甩掉是吗?”在我的心神同心术跟透视心眼下,石烈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况且它的演技真的太差了,就算我没用心神同心术跟透视心眼观察,都知道它想在路途中将我甩开。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想法?”石烈确实有这样的想法,通过它家要穿越的森林,里面树木丛生,枝叶繁茂,昏暗一片,不熟悉那里环境,很容易就能在里面迷失方向。

  石烈当年为了躲过某些高手的追击,就是靠那片密林摆脱他们的。这次的情形与上次差不多,石烈有信心,只要将我领到了那片森林,凭借它对里面的熟悉,很容易就能摆脱我。

  但令它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我竟是识破了它的意图。

  在它困惑中,我也是开口道:“石烈,在我面前,你是没有秘密可言的,你要是不想死的很惨的话,就乖乖的把晶核给我!”

  “小兄弟,晶核是我的全部,就算你不杀我,你夺得了我的晶核,我还是死路一条啊!”

  石烈几乎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对于我这种强者,它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它很想立马把我打发走,但它也清楚的很,它要是把晶核给了我的话,它就彻底失去了修为。这是林子的正中央,这里很少有猛兽出现,是因为它的气息,使得那些猛兽不敢靠近,但它要是激昂晶核给了我,它的王者气息就会消失,到时候那些猛兽来找它的麻烦,它只有死路一条。

  石烈虽没有在人世间出现过,但它却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

  我明白它心中的想法,朝它说道:“你说的也对,我若把你的晶核取走,你就没有了镇压万兽的仰仗,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不过,我既然只是为了取走你的晶核,那我就会保全你的小命。你是乖乖的把晶核交给呢,还是让我动手呢?我这个人也不是吹牛,你要是让我动手,你死后你的躯体都得不到保全。可你要是自己动手呢,我不但不杀你,还给你活命的机会!”

  “真的?”经过之前将它逼退的那一幕,使得它打内心中惧怕我,害怕我一怒之下将它杀掉,它心中开始动摇。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带有玩味的问道:“就算我说的是假的,你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石烈摇了摇头。

  “既然你没有别的选择,就按我说的去做,这样,我能保证给你一条生路!”石烈只是被我的声势给唬住了,说真的,它要是动用全力,我不一定,不,是一定不是它的对手。

  现在的我还记得,我进入这里时,精神力被封锁住的一幕。

  要是石烈没有被我永生剑上的内息吓破了胆的话,刚才它要想从乌云中冲出去,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只要它冲破了乌云,它便知道我真实实力,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大。

  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不用说石烈是修炼了千年的凶兽了,生怕将它逼得走投无路,它开始与我玩命,我也是引诱与威胁并用。

  听到自己还有生还的机会,石烈的脸上果然恢复了血色,思忖了半天,它终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晶核给你,希望在你得到晶核后,能履行自己的承诺。”

  “没问题!”我向石烈摆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石烈狠了狠心,这才把手放在心窝处,咬了咬牙后,它终于将手放在了它的心窝处。

  说来也奇怪,它在把手放在心窝处的刹那,它的心窝处竟然亮起一道白光,接着,它的心窝处就裂开了一道有二十厘米长的口子,一块紫色有着拳头般大小的晶核,如被它的手掌牵引到了一样,在它脸上露出痛苦表情的刹那,“嗤”的一声飞到了它的手中。

  紫色晶核离开它身体刹那,它整个人如同苍老了数十岁,乌黑的头发如同一夜飘雪,变成白茫茫一片,凭证的额头,多了数十道皱纹,短短的八字眉也变成了雪白色,长长的

  遮盖着整个脸皮。

  圆润的脸面褶皱的如同蒲扇一样。

  “小兄弟,这就是我的晶核!”

  它的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点一点的变苍老,当它将晶核放在我面前时,它的手掌如同被刀片划过一样,露出了数十道裂口。

  “难怪它不愿意把晶核给我!”

  看着石烈的变化,我多少有点不忍。

  来的路上我曾杀了不少凶兽,也从它们体内挖过不少晶核,不过它们在我将它们的晶核取走后,身体并没有发生过变化。难道说,这就是千年狮王与它们的不同吗?

  看着石烈越来越苍老的身影,我赶忙将它递来的晶核接了过来,并从口袋中取出了我用精神力凝聚在一起的晶核,将这些晶核交给石烈,“这些晶核被我的精神力处理过,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的。”

  石烈在缺少晶核后瞬间苍老数十岁,是因为它的生命本源存在于晶核中,我给它的这些晶核,里面虽不是它的生命本源,但我相信,这些生命本源还是能给它续一下命的。

  接过我给的晶核,它赶快将晶核放在了心窝处的裂口处。接着,这些晶核如同被什么牵引到了一样,很快就引起了那个裂口中。而随着晶核进入身体,它一直在衰老的身体,才渐渐停止衰老的趋势。

  尽管它如今的身体,无法恢复到我取走晶核前,但它至少停止了衰老。

  看着我看着它的异样目光,它也是诧异的看着我,询问道:“小兄弟,我脸上长花了吗?你怎么一直看着我?”

  “长花了,确实是长花了!”

  它脸上一道道的皱纹,如同用刀刻的一样,每一道都那么深,不长花才怪,还好它没有看到,不然它肯定要尖叫起来。

  “唔吼吼!”

  “嗷呜!嗷呜!”

  在我将它晶核取走后,它身上的强大气息忽然消失了,曾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的强大威压,这一刻也彻底的消失了。

  而在它们消失后,原本平静到就算有针掉到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四周,忽然变得热闹起来,一声声尖锐威猛的兽吼,不断从四周传来,伴随期间的还有它们踩踏着地面,发出的强烈跺地声。

  阴寒的风声、凄厉的哀嚎声,纷纷在我们的四周响起,不得不说,千年狮王晶核消失后,周围的一切都复苏了。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震天撼地的跺地声,无一不证明,以前被千年狮王压迫的不敢到这个地方来的大小猛兽,都朝这边跑了过来。

  它们轰轰隆隆的跺地声,仿若山林要坍塌一样。

  一只只在半空盘旋的啄食鸟,把我跟石烈当做了它们的猎物,眼中闪光闪烁,舒展着翅膀,冲天而下。

  它们俯冲速度惊人,带来的劲风更是吹的我面部生疼。

  “小小啄食鸟,敢闯老子的地盘,简直是活腻了!”

  石烈尽管被我取走了晶核,变得虚弱无比,但它的傲气还在,这些啄食鸟把它当做猎物,向它俯冲的举动,着实激怒了它。爆喝着的它,袖手一挥,似是想用自己的气劲,将俯冲的啄食鸟斩落下来。

  可当它抬起手臂才发现,它以前用手臂轻轻一挥,就会让几百米高的大树倒下的气劲,竟没有从它手中挥出。

  啄食鸟的俯冲速度本来就快,石烈没有将它们击落,使得它们马上就来到了石烈的面前。眼看着就要啄到石烈,吓得石烈尖叫不已,“妈呀,老子虽然没了晶核,也不会变得这么不堪一击吧。丫的,小啄食鸟们,你们最后不要啄到老子,不然等老子恢复了过来,老子非把你们的毛扒光了,把你们给……等等,你们不要过来啊,不要过来啊!”

  如今的石烈手无缚鸡之力,不要说这些凶悍的啄食鸟了,就算毫无攻击力的野兔,咬它一口,它也没有办法报仇。

  虎落平阳被犬欺,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啄食鸟,它也是被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啾啾!”

  啄食鸟们是深山中的凶兽,除了这里,它们哪里都去过,现在石烈因为失去了晶核,弥漫在四周的强大气息豁然消失,它们才大着胆子进到了这里来。没想到,它们一进来,就发现了我跟石烈。

  好久没吃到人肉味的它们,看到我们这两个弱小的人类,怎么会放过我们呢?

  它们首先想我们发动发动了攻击,谁知石烈自认为它还是这一带的大王,不断向它们挥拳,它们自然把注意力放在了石烈身上。

  “十能锁之火能锁,烈焰球!”

  在它们要啄到石烈时,我解开了火能锁,随着火元素聚集在手中,一个有着水缸大的火球,便出现在了我手中。我用力猛地一推,这冒着万丈焰火的火球,就朝向下俯冲的啄食鸟们去了。

  “呼哧!”

  冒着赤红火焰的烈焰球,充斥着极其高的温度,感受到烈焰球上的高温,本要向下啄到石烈的啄食鸟,猛然扑扇起翅膀向着高空飞起,我解开十能锁中的风元素,聚集在腿上,风驰电掣般就来到了石烈跟前,手臂猛地一用力,直接将石烈拽了起来,石烈早被啄食鸟尖尖的嘴巴吓破了胆,用手遮挡着面部,哪料到我这么粗暴的就把它抓了起来,没有来到及反应的它,险些来了个狗啃食摔倒在地。

  恰在这时,我猛地将它向前一拽,拖着它就朝前方去了。

  它没有站稳,双腿耷拉在地上,不断与地上的石块进行高强度的摩擦,还好我解封的风元素进入了它的双腿中,使得它的双腿被风元素撑着脱离了地面,不然就这样被我拖着,它的双腿不被石块颠破才怪。

  在我拖着它前行着,躲过烈焰球的啄食鸟们也反应了过来,再度扑扇着翅膀朝我们飞来。

  朝我们而来的它们如同离弦的箭,就算我把解封的风元素全都聚集在腿上,使得速度倍增,依然无法拉开与它们的距离。

  被追击着的我们,只觉后背凉飕飕的,若是没有猜错,这凉飕飕的劲风,应该是啄食鸟飞行带来的。

  “妈蛋的,老子威风凛凛的时候,你们连给老子提鞋的份都不够,现在倒是张狂的很,不要等老子恢复了,不然老子把你们的毛扒光了,把你们给炖掉!”

  背后疾行而来的啄食鸟,使得石烈气急败坏的很。它在山林中呆了这么多年了,何尝受到过被这种不起眼的东西追的四处跑的下场。

  要是说,追赶它的是深山中的猛兽也就算了,可眼前追赶它的竟是不起眼的啄食鸟,这对它来说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

  它真想停下来把追赶它的啄食鸟们暴打一顿,但刚才它没有挥出曾有的气劲,差点被啄食鸟啄到面部的它,终于让它明白,它就是落入平阳的虎,它要是逞一时之能,那它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深知不能停下来的它,一边摆动双腿,试图加快速度,一边朝啄食鸟叫喊着。

  而在我们奔跑中,朝这边跑来的猛兽们也发现了我们。不知是它们认出了石烈就是先前统领这一片的千年狮王,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它们也加入了追赶我们的队伍,那追赶我们的架势,真是让我们骇闻。

  地上有猛兽追赶,头顶还有速度惊人的啄食鸟,身体冒着火焰的九天烈焰鸟,身前还有一条条吞吐着带有毒液的蛇信的巨蟒,一时间,我与石烈竟陷入了被万兽追赶的地步,并且看这些猛兽盯着石烈的眼神,它们还是冲着石烈来的。

  “石烈,你倒是挺受欢迎的,我拖着你也怪累的,不如……”看着追赶过来的万兽,我也是朝石烈开起玩笑。

  吓得石烈马上向我哀求,“小兄弟,你可不能这样啊。我被它们搞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失去了晶核嘛。要是我有晶核的话,别说这群小东西了,就算整座山的小东西来了,都经不住老子的一个喷嚏。丫的,这样想来老子以前真的是太善良了,早知道我有被它们追赶的一天,在这之前我就把它们宰掉了!”

  “小兄弟啊,看在我把晶核给你的份上,可千万别松开我啊!”

  抱怨中的石烈,看到追赶着他的猛兽越来越多,生怕我松开它,赶忙向我哀求。

  追赶我的猛兽,数量虽然多,并且凶悍无比,但还对我构不成威胁。看着石烈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我也是不想再逗它,果断加快了速度,待与这些猛兽扯开一段距离后,我才朝它问道:“石烈,你虽没有晶核,无法杀掉这些猛兽,但我相信你的眼见还在我之上,你能告诉我,这些猛兽中那些猛兽体内有晶核,哪些没有吗?你要是准确无误的告诉我,我就把你带出去,你要是误导我的话,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小兄弟别啊!我认真回答你还不行嘛!”如今的石烈哪还有作为千年狮王的高高在上,只要能活命让它干什么它都愿意。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将石烈的晶核取走,放入你体内的晶核,若是没有猜错,也就能支撑它几天的时间,可现在却不同了,追赶我们的猛兽,它们虽没有石烈修炼的时间那么久,但至少在百年之上,把它们杀掉后,将它们的晶核交给石烈,应该够石烈用一段时间吧。

  至于石烈能活多久,就要看它的运气了。

  在我拖着石烈奔跑的过程中,石烈也是将拥有晶核的猛兽给我指了出来,并且还把拥有晶核好坏的猛兽指了出来。

  其中有三头寿命在四百年上的猛兽,它们的晶核虽没有石烈的晶核好,但据石烈说,它要是能得到这三头猛兽的晶核,它的寿命至少能延长一百年。

  一百年的寿命对于活了一千年的石烈来说,虽然短了些,但比起活一两年要强一些。

  下定决心要把它们杀死的我,拖着石烈前行的过程中,不断在它们面前绕,试图让它们吓走其它猛兽,我再趁机将它们杀死。

  我的这个招数也相当有效,它们为了独享我跟石烈,果然不断用自己的爆喝来喝退那些继续向我们追来的猛兽,而在它们的喝退下,追赶我们的猛兽大军,眨眼间已变成了零星的小队伍。

  又前行了一段时间,追赶我们的猛兽,就只剩下那三头寿命在四百年以的猛兽。

  它们的眼中闪动着寒光,看上去非常的睿智。它们倒不像其它猛兽一样,只把注意力放在石烈身上,反倒将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惊喜的看着我,好似我身上才有它们想要的东西。

  “千年狮王,你怎么这么蠢,怎么把自己的晶核给了这个弱小的人类,还被这个弱小的人类拖着到处跑,不如我们帮你把这个欺骗你的人类杀掉,大家一起分享你的晶核怎么样?”

  千年狮王的晶核虽然在我手中,但我要是现在把晶核还给了石烈的话,它依然能恢复如初,分分秒就把这三头猛兽杀掉,所以这三头有了灵智的猛兽,生怕我与千年狮王达成某种协议,将晶核归还它,使得它把它们给秒杀掉。

  它们只能在千年狮王面前诋毁我,说我骗走了它的晶核。让千年狮王与我的关系破裂,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把晶核给千年狮王,而只要我不把晶核归还给石烈,它们就有办法从我手中把晶核夺过去。

  至于它们把晶核夺过去的下场就是,我们被它们杀死在此。

  不得不说这三头只修炼了四百年以上的猛兽,比千年狮王的城府要深了不少,这可能与它们接触的世界有关吧。

  千年狮王实力强劲,有坏心思的人,尽管想打它的主意算计它,也得考虑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倒不像这三头修炼了四百年以上的猛兽,它们实力没有千年狮王那么强劲,自然经常与有坏心思的人打交道,长此以往它们的城府会越变越深。

  还好千年狮王的城府没有这三头猛兽的深,不然我之前就栽在了它的手中了。

  千年狮王城府不如这三头猛兽深,它自然不相信它们说的话,它们的话音刚落,它便怒斥道:“你们懂个屁,以老子修行千年的智商会被这位小兄弟骗掉?老子修为不如这位小兄弟,败了就是败了,老子败的心甘情愿,就是想把晶核给他,你们不服倒是过来抢啊!”

  千年狮王存活了千年以上,在这千年间还没有谁,让它产生惧怕之情,唯独遇上了我,它自然相信我的实力在它之上。在它看来,我们刚才被一群猛兽追着,我没有出手对付它们,是因为我怕与它们交手起来,伤到它。

  因此,这一刻的它,除了对我的实力佩服的五体投地之外,更多的是感动,“这位小兄弟,明明有实力打败那些猛兽,为了我还要狼狈的逃窜,这真是太令我感动了,倒是这三个家伙为了我的晶核,一直追着我们。现在我的处境也安全了,相信这位小兄弟应该会出手了!哼!这位小兄弟连我都打得过,不要说你们了!你们上门找事简直是没事找事!”

  抱定我一定答应这三个家伙的石烈,倒没有因为这三个人说要杀我有一丝紧张,反倒抱着手臂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样子,那样子似是在说,小兄弟手中没有了晶核,过会儿要是把你们的晶核取走后,看你们如何存活。

  那三位猛兽以为它们的一番话能让石烈与我反目成仇,但令它们如何都没想到的是,石烈不但没上当,反倒立场坚定的站在了我这边。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