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监国风云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860 2016.06.21 12:40

  处理五人之後,我马上雷厉风行的对监国队进行考察。

  当大家演练完,我心里不由悲哀。这一千多人的训练竟然如此松散,根本就拿不出去。我也知道是监国使这一职务空缺太久的关系,才造成卫士都不努力。

  不过有一队却让我很高兴,那一队训练的虽然也很差,可至少比其他队强上百倍,看来这队的队长一定不错。

  询问之後,我知道这队的队长叫高尔。因为他比较认真严肃,所以大家叫他训练高。他手下的卫士每天都要训练,如果不能达到标准,会受到处罚。其他队长都劝他不要这样拚命,反正监国使也不在位,为什麽要这麽拚命?就连监国队的大队长铁雄也找过他,并以命令要求他停止训练,他也不听,铁雄大队长也没办法。铁雄心想,有人愿意担这个罪,那就让他去担吧!再也不用管他了。可见其训练和做事态度的严谨。

  我当场点名表扬了高尔,同时任命他为监国队的副队长,统领全队的训练任务。

  当我派出魔练队员与监国队几个队长切磋时,几个队长一脸不服。感觉以自己身分与我身後来自龙克军团的战士比武,会失了颜面。

  然而比武的结果却让这些人大吃一惊,同时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几个队长根本就不堪一击,被我带来的魔练队员玩弄於股掌之间,一两个照面就被击倒。而魔法较量也让那几个队长大大的吃亏,就连平时训练最苦的高尔,也只撑了十个回合就被击败。魔法比试他输得更惨,对方只施放出五、六个低级魔法就把他击倒。当然,其他队长在魔法比试中输得更快,一、两个低级魔法就把他们击倒在地上。

  这下一千多名卫士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起刚才的比试,同时眼中透出对魔练队员的敬仰。

  一切的一切被我看在眼中,我知道该是我说话的时候了。在雷系魔法的带动下,我的声音响彻天地∶“安静!”

  我的声音就像在他们耳边炸开一样,震得他们心跳加快,齐齐望向我。我知道我也该拿出真本事,因此我带著战场上强烈的杀意,将这股庞大的气息向这一千五百人扑来。在实化灵体的帮助下,我的气息不断攀升,只有战争时能体会到的那股冷冷杀意往他们冲去,一千多人一瞬间有就有八百多人向後逃去,留下的两百多人则身体发颤,几个队长也顶多在我的杀意之中勉强站住。

  连高尔也感到无形的压力,让他极为不舒服,全身冷汗淋漓。但是他却无比高兴,我的实力让他惊喜万分,他的眼中透出狂热,那是追求武技更高界境的狂热。

  我知道见好就收,在灵体作用下气息转变,一股春风似的暖和气息拂过所有卫士。刚才还吓得要死的卫士感到无比舒畅,从恐怖的杀意之中走了出来,全身无比舒服,似回到母亲的怀抱。

  几个队长对我十分佩服。无论是什麽样的世界,都是以强者为尊,能拿出强过别人的本事,就会受到尊敬。他们也意识到我是一个强者,可以带他们走出困境的强者。

  监国护卫队的卫士,包括几个队长,都是失意的人。原本他们都有好的前途,但得罪了高官贵族,还有些人的身分是平民,这使得他们到监国府成为卫士。

  监国使是空缺多年的职位,来到这里当卫士或者队长,都是明升暗降,再也没有出头之日。所以许多大好青年开始放纵自己,队长也心灰意冷,不再用心管理队内的事务,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但是我强大的实力,让他们终於得以解脱,我的强大自信,让他们从原本的自暴自弃走了出来。几个队长像脱胎换骨一般,散发著强大的气息,连卫士也发出不屈的意志。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兄弟们,我虽然是监国使,但我把你们当成兄弟看待。因为不是一个好战士,就不是会成为一个好将军。我愿意与你们一共努力,去实现理想。在我监国队之中,没有所谓上下之分,也没有所谓贵族与平民之别,大家都是兄弟。希望大家与我一起,让监国队重振往日的威名。”

  我高举右手,阳光照在我身上,使我身体放出异样的光芒。

  “啊……啊……啊……”

  一千多人也随著我一起发出内心的呐喊。

  通过魔法通讯器,再调了二十名魔练队员,又从监国队的卫士中选出一百名人员,组成一个一百多人的队伍,同时嘱咐文官坐镇府内,随时准备审案办事。然後我带著这一百多名队员,向售人馆行去。

  当然,我也带上那个受伤的小孩。经过我魔法符的治疗,小孩已经没有大碍了,很快就可以又跑又跳的快乐活动。

  这一百多人都是官员打扮,引起路上行人的驻足观看。平民们躲後头小声议论,而我则与那个小孩小百交谈,他向我讲述他那段痛苦的经历。

  疗伤时我就告诉小百我是龙克军团的龙克,他马上一副吃惊的表情,接著眼泪掉下来,抱著我痛哭起来,同时大声说著∶“龙克叔叔,我终於找到你了,没想到救我的竟会是你。我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呜……呜……”

  提到报仇时,他那纯洁的双眼透出骇人的怒火。看来这小孩一定有一段极为痛苦的经历。

  一路上,小百向我讲述售人馆里惨无人道的事情。很多平民孤儿被他们强掳过来,变成奴隶,而且天天对他们痛打与训练,到了一定年纪之後,便将这些小孩卖给“生死台”,从此过著朝不保夕的生活。更多被出售的是年轻的少女,他们被贵族公子哥儿买回家做逞欲的玩具,命运更加凄惨。

  “生死台”这个名字,对我而言并不陌生,在修斯明给我资料里,第一个就是售人馆,第二就是生死台。

  生死台是由一个叫乔法的人建立的,专门进行生死搏斗,加入这里的斗士只有不断的战斗,并杀死对手才可以活命,一上生死台就要见生死。很多平民就在这样的决斗之中死去,有点像轮王国时期的角斗场。

  因为是生死相搏,是以吸引大量的贵族观看下注,使得生死台的收入异常丰盈。

  修斯明的情报中详细的介绍了生死台的事情,其背後似乎有某个王子在撑腰,所以生死台这样一处血腥的场所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纠正,反而吸引更多人观战。

  我们很快便来到售人馆,进入售人馆,果然是热闹非凡,进出的全是贵族。

  售人馆分三个会场。第一个会场是女奴场。这里出售的清一色的都是女人,美的、丑的、高的、胖的……应有尽有,根据年龄与相貌等等条件分别标价,当然也分处女与非处女。这里是贵族青年公子喜欢的地方,也是各大青楼老鸨光顾的场所,因为常有军士光临这种场合,我们一百多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反应。

  第二个会场是壮汉场。这儿全是身体结实的壮汉,多数被卖到生死台成为斗士。

  第三个会场是孩童场,这里出售的全是十五岁以下的孩童。

  我们来到第一个会场女奴场,此时正举行拍卖竞价。

  我带著人来到近前,那是第一场的旁边。

  此时台上站著一个十分高大漂亮的女孩,全身上下只披著轻纱,让台下的贵族双眼冒火,口水横流。  

“五百金币,前门贵族图大爷出五百金币,还有人要出价吗?这可是绝色美人,弄回家去,天天可以过著神仙一般的日子。不出价你就後悔,这样难得的处女精品,请大家踊跃出价……”

  台上一个胖子一脸淫相,在那里夸夸其谈起来∶“好!万富居的少爷出价六百金币。万少爷果然有眼光,六百金币绝对物超所值。”

  台下一个倒三角眼的贵族哈哈大笑,三角眼放出色迷迷的淫光,在台上少女身上一遍一遍的游走,口中不停的说∶“果然好货色,比我前几天弄回去的强太多了。谁也不要和我抢,这个我要定了!”说著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

  身边一些贵族恶少也满眼淫光,大叫道∶“万少爷果然有眼光,这妞我们万哥定了,谁再来抢,小心他的小命,我会让他成为太监的。”

  看来这个姓万的少年还有点来历,很多年纪大的贵族恨恨的咽下这口气,双眼盯著台上的绝色少女,希望能再多看一眼。

  “万青华,你少张狂,呵呵……我青阳公子也要定这个妞了。我出一千金币!”另一个青年贵族站起身来大声报价。

  万青华回头打量那个自称青阳的公子,“李青阳,我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也想和我争?赶快回家与母猪交配去吧!妈的,我啐!”说完大声报价∶“一千五百金币!”

  李青阳的西瓜脸此时更是青一阵、红一阵,额上青筋暴跳。大骂道∶“你这个快枪手,谁不知道,你一上马就射,人称万家快枪手。你也想要这个极品?你去死吧!今天这个妞我要定了。谁都知道若在我面前提母猪的事,我会要了他的命,你死定了万青华!”李青阳怒指万青华。“我出两千金币!”

  台下的贵族听到两人相互揭短,不由得偷笑起来,後面的贵族则低声议论。我才明白,万青华阅女无数,却是有名的快枪手,上了床就交枪。不知道谁把这事传了出去,让万青华大丢面子,一些敢议论的人被万青年家中的势力打压,从此很少有人敢提起此事。

  李青阳呢!那就更有意思,一次喝醉酒,不小心掉到猪圈里。他迷迷糊糊的与母猪睡在一起,口中还迷醉的叫道∶“美人,你别哼呀!别打呼噜。”这事被一些好事人的知道,大家都说他娶了一只母猪做老婆。

  而且双方家族也是长期敌对,经常打打杀杀,现在两方都成为议员了,也照常见面就吵,可是说世仇。这下好,两个一揭短,必然有一场大战。

  眼看两方就要动起手来,此时台下的胖子大声道∶“两位公子息怒,这里是售人馆,怎麽也得给我朋爷一点面子。不如两位公子就为这个少女开价,价高者得嘛!出了售人馆,你们愿意怎麽样就怎麽样,我绝不拦著。”同时心里暗喜,两位公子对上了,这次价格一定会极高,可能要突破三万金币以上。他乐在心里,并盘算自己能得到多少钱。

  两人同时哼一声,看来他们也知道在售人馆闹事的後果,那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动手的情绪被售人馆的名号给压了下来,转而进行竞价的战斗。

  万青华道∶“我出五千!”

  李青阳也不甘示弱。“我出六千。”

  “七千……”

  “八千……”

  万青华与李青阳同时大声说∶“我出五万!”两人再次怒目相视。

  “我出一百万!”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声音不大,但瞬间传遍整个售人馆,让喧闹声都停止了。

  所有人张著大嘴,盘算著这个惊人的数字。全场一片宁静,只能听到短促的呼吸声。

  财迷的胖子用力打了自己两巴掌,觉得很痛,才意识到这是事实。他的眼前似幻化出无数的金钱向他扑来,他高声叫道∶“有人出一百万!有人出一百万……这个┅┅”

  当他看见出价的人,那是一个英俊帅气的青年时,青年冷冷的目光让他感觉极为不舒服,不过他很快就被巨额的金钱吸引。“这位先生出价一百万,有没有出更高价的?没有没出更高价的?”

  万青华与李青阳也不再争吵,他们纷纷打量著我。他们记忆中,找不到一个人与眼前青年相似。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成交!”财迷肥子用最快速度与最大的声音喊出结果。

  “慢著,我的话还没说完。”

  现场再次陷入一片安静。

  我用雷系魔法再次说道∶“我所提的一百万,是买下所有的人。”

  场面再次炸开,许多人指著我大叫∶“这个人有精神病,存心捣乱。看来有好戏看了。”更多人以看死人的目光看著我。

  万青华与李青阳也发现有趣的事,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著我,同时打量著我身边的一百多人,脸露怪异的微笑。

  再看财迷肥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他的发财梦破灭了。眼前的青年竟然是来捣乱的,多年来没有人敢捣乱的售人馆,今天竟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就在此时,售人馆内冲出三、四百人,其中有武士也有魔法师。武士个个强壮,一脸横肉,魔法师则都是一身精致的魔法袍,其中还有五、六个高级魔法师。中间一个大汉,身上穿的锦衣上竟然嵌有许多宝石,在阳光之下,发出一闪一闪夺目的光芒。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觉,这件由宝石……不,应是小晶石做所的衣服是一件魔法防护袍,七彩魔法能量暴露出他的身分。

  售人馆的贵族为这三、四百人让开道路,他们来到我们面前。

  中年大汉打量了我一眼,再看了一下我身後的人,呵呵笑了起来。“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龙克军团的团长……错了,应该是龙克监国使大人,什麽风把你吹来了?来来,里面请。”

  轰的一下,平静的人群再次议论“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龙克军团的团长。”

  “啊!就是平等晶石与神药的老板?”

  “不错,就是他,没想到这麽年轻。你们知道吗?他现在是监国使大人了,是君王亲封的。”

  “哇,这下有看头了。一方是监国使,一方是地狱朋,看来今天一定有好戏看。”

  “可不是嘛!龙克可是喝过圣泉水的人,你看看,所有饮过圣泉的人现在都是一品大员。看来真的有事发生了。”

  “别吵了,大家小声点,快看。”

  我的灵体清楚的听到贵族私下交流的声音。看来我的名声也不小,修斯明说我成为帝都的头条新闻,我还不信,这下果然证实了这一点。

  我抬头看著朋力,却没有理他。他与修斯明资料中所说的分毫不差,看来是一个狡猾的对手。就看他不提一百万那一件事,反而对我说起话来无比亲密,就好像老朋友之间的交流,我便不敢轻视。

  我没有接他的话,反问∶“朋力朋老板是吧?”

  “不错,正是在下。呵呵,没想到我的贱名,龙监国使也知道。呵呵,我们应该好好亲近一下。”

  我哈哈大笑起来。“是呀!朋力先生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什麽地狱朋,真是一听就忘不了。”

  朋力脸上抽了几下,强笑道∶“龙监国使,我们到里面谈。呵呵,兄弟今天作东,有什麽需要的,你可以直说,我一定会满足你。”

  我笑道∶“真的?”

  朋力一看有门路,开心的嘿嘿怪笑道∶“当然是真的,我很愿意与龙克监国使交个朋友。有什麽需要,直接向我说,只要我有办法的,我朋力一定可以满足你。”

  此时朋力心里暗想∶什麽龙克,其实也是一个贪财的家伙,为什麽担任魔法院长老的叔公会要我注意他呢?还要我千万不要惹新来的监国使龙克,说龙克是一个人物。狗屁!还不是一样贪财好色,我就不信我朋力搞不定他。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道∶“肥牛,把那个妞给我带过来,算是我送给龙监国使的礼物。”

  见我不反对也不同意,他把那美丽的少女推到我面前,“兄弟,哥哥够意思吧?有什麽需要你就说。”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我冷冷的道∶“那我就直说了。”

  朋力欢喜的道∶“还客气什麽,直说好啦!”

  “我想要你这里所有的奴隶,希望他们得到永远的自由,你能办到吗?”

  话一出口,会场第三次陷入一片宁静。朋力的眼神变得锐利,怒火在他眼中燃烧,双眼通红,刚才还一脸笑意的他,此时脸拉得比马脸还长。

  周围的贵族则在心里猜想将要发生的事,个个紧张得盯著两方,生怕漏掉一丝细节。

  “龙克,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朋力的声音变冷∶“如果是玩笑,咱们还是朋友,我朋力是喜欢交朋友的人,会再给你十个这样的美女。如果不是,呵呵,那我就不用我多说了……”

  我大笑起来。“你看我像在玩笑吗?”我轻轻拍了拍手,续道∶“今天本监国使要行使监国使的权力,到监国府里,我们好好聊聊。”

  朋力脸上挂不住了,破口大骂∶“龙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朋力是什麽来头,我叔公又是谁。敢办我?你这个外来的小团长也想办我?我今天让你全倒在这里。”朋力再也忍不住,平时他何尝受过这种气,是以马上火了起来。一招手。“给我上!拿下这帮杂碎。”

  他身後的众人向冲,就要动手,我大声叫∶“慢著!我可是监国使,有先斩後奏之权,监察国家官吏民情。现在监国府正在办案,你们如果动手,就是公然反抗,你们知道後果吗?”

  我故意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我的来意。我自然不是怕他们动手,动手之前怎麽样也要师有出名,更何况有这麽多人在场。这番话为我的出手稳住立场。

  我的这番话果然震住了那些武士与魔法师,我龙克的名号他们不是不知道,现在又是监国使,如果硬冲上去,可能会受到牵连。

  朋力更火了,大声叫道∶“都给我上,平时我怎麽对你们的?出什麽事我担著,不要把龙克打死就行,一切看我的!”

  在朋力的大力鼓动之下,武士与魔法师纷纷向我攻来。我一挥手,身後的一百多人向前冲去。

  我带来的二十多个魔练队员向他们的魔法师攻击。魔练队员的能力我再清楚不过,个个是武技与魔法的高手,瞬间运用我教的点穴之法,将二十个魔法师点倒,其中就有几个高级魔法师。

  魔法师都善於远战,但是这次离我太近,没等他们後退进行魔法攻击,就被我的魔练队员瞬间点倒。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无法动态,魔法力一点也调不出来,心里大惊。

  监国府的护卫虽然有一百多人,但这一百多人是我在监国府内挑出来最精良的卫士。与强壮的武士打在一起并没有落得下风,打得你来我往,热火朝天。因为经常配合,所以在小的局面上还略占上风。

  我紧紧盯著朋力,绝对不能让他跑了,若让他跑了,那我这次行动就算完全失败。

  朋力没想到我带来的人这样有实力,原本不打算出手的他,此时也改变了主意。他盯著我我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战。他也知道只要打败我,将我生擒,那麽他们就能取胜。

  我知道只要运用我的实化灵体,不用动手也可以完全控制朋力的思想,使他俯首称臣,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要打一场漂亮仗给在场的贵族看看。他们全是好事之人,自然会为我好好宣传一番,以达到我的目的。

  我将灵体的灵气透过目光传到朋力的脑中,朋力的精神力很强,强到让我吃惊,看来他也是一个魔法高手。但在我的灵气面前,他的精神力再强也起不了作用,这是两种层次的比试。

  灵气将他脑中的记忆全面复制,他的所作所为让我气愤,并产生了杀意。无数平民死在他的手里,数百名绝色平民少女成为他或者别人的******,一切罪恶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朋力在灵气吸收他的记忆时突然觉得一阵迷茫,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突然看到我带著杀意的目光,他不由得心中一颤。他能坐到今天的位置,说明他绝不是有勇无谋之辈,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叫龙克的男人身上散发强大的杀意,这是只有在战场上才表现得出来的无畏杀意。他也明白,对付这种人,只要以强对强,以硬碰硬,如果被龙克的杀意夺去心神,那麽就不用打了,他必败无疑。

  朋力知道是该出手的时候了,如果让对方再提起更强的气势,那麽他必败无疑。“啊……喝!”朋力大喝一声,随著大喝之声,全身气势达到顶点,移步幻形,跨过数米的空间向我冲来。气势随著他的手臂落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下压来。

  我双眼精光闪动,实化灵体清楚的感觉到他手臂中蕴涵的内息及泰山压顶的气势,不由得赞叹朋力这一招使得好。

  这一招是攻守兼备的妙招,真正具杀伤力的不是手臂中的内息,而是手臂周围气势之中的暗劲。而且看似全力一招,其实留有後招。只要我身体一动,他会马上动作,向我更加猛烈的攻来,那样我将先机顿失;如果我不动,那麽这招就会化成实招向我压下来。手臂内息与气臂的气势将相互配合,成为杀招,如果我的实力与他相当,也会因为他的先行攻击而受到伤害。

  可是他遇到了我一个能够实化灵体的人,透世心眼在灵体的作用下,更是达到完美的境界。

  我平静的伸出右手的中指,指向他的手腕。动作看似极缓,但实则快捷的迎向他那一击。朋力脸色先喜後恐,喜的是我竟然用手指应对他的铁臂,恐惧的是他感觉我的手指不带一丝内息,却让他产生无比危险的预感。

  这是一种直觉,像他这样的高手,对自己的直觉十分相信,这是经历无数危险所练就的本事。朋力无奈之下,手臂一动,拳臂收回,但手臂上的气势暗劲在这一停一急之下,以更快的速度迎向我攻来的手指,希望他的气势暗劲能让我产生错觉。同时收拳抬脚,向我下腹攻来,脚上劲力之大,隐隐带著一阵暗风。

  我心里好笑。看我的!同时脚下碎步连连,身形瞬间变成侧对著朋力,闪过气势中的暗劲乱流与下面攻来的飞踢。右手中指不停,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半弧,并向下点去,正好迎向他踢来的大腿。

  朋力这一下慌了,不过在紧急时他运用绝招,只见他那件魔法袍无风自起,将他的腿部压住,形成一阵七彩魔法光芒。

  砰……手指准确的插在他的魔法袍上,魔法袍的七彩光芒一阵晃动,摇摇欲坠。朋力此时不惊反喜,举拳就击,拳速快如闪电,迎向我的脑袋。拳没到,暗风先到。围观的人好像看到我用脑袋迎向他的拳头,胆小的贵族都不敢看了。

  我也暗自佩服朋力,这家伙确实有极强的临战能力,但是现在遇到我,只能注定他的失败。

  我右手中指在他的魔法袍上一拧一弹,魔法能运用出来。接著我以魔法能带著他魔法袍上的七彩魔法能量,形成一个耀眼光柱,正好迎在他的拳头之上,将他的拳头挡住。

  朋力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招被我挡下,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还没等他回过劲,加入灵体能的魔法能光柱在他的拳劲之下散开後,来到朋力背後,形成一个细小的晶体能量,在眼肉看不见的情况下,击中朋力的穴道。

  与此同时,我手指随著那一弹之势迅速抬起,点向他的前袍,口中大声叫道∶“定!”

  朋力果然乖乖的站在那里。他那条踢出的右腿还向外抬著无法收回,那只攻向我脑袋的左拳也停在空中,姿势怪异。

  我跑到他面前再连点数下,将他的魔法力与内息封住,同时运用灵体收回他背後的灵气与魔法能。朋力砰的一声摔倒在地,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我回头看向监国护卫队的卫士,他们与售人馆武者的争斗也快结束了。魔法师早被二十个魔练队员拿下,魔练队员完成对魔法师的任务後也参加了战团,几息之下被魔练队员打倒一百多人,最後顽抗的武士也被制伏。

  通过魔法器,招来留守在监国府的监国护卫队卫士们,将数百名售人馆的护馆武士与朋力押回监国使府之後,我打牢房,放出所有被关押的奴隶,当场宣布∶“你们自由了!”同时将售人馆的金币全部装到我的空间袋之中,足足有数百万之多。

  售人馆的广场上齐聚了两千多名奴隶,足足有两千名奴隶跪在那里。少女们哭叫著向我磕头,然後感动的哭成一团。

  他们相拥而泣,让我的心极为难受。我大声的宣布∶“让你们受苦了,只要我龙克活著一天,就坚决打击朋力这样的人口贩子,请大空相信我龙克。你们已经自由了,自由万岁!”

  我的话引起他们强烈的共呜,高声呐喊起来,“自由万岁”之响撤天地。

  我被感动了,不过该怎麽安排他们呢?除了一千八百名少女,此外则是三百名青年壮汉,还有两百多名儿童。这些人要怎麽安排呢?从他们的永往直前的表情之中,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内心,他们就是死也会跟著我。可我要怎麽办呢?

  我突然想起迪克,於是用魔法通讯器呼叫迪克,要他带著五百名龙克军团战士过来。先将这些人安排在龙克军团里,然後再想办法安排在平民堡中。迪克由收到资讯,很快就带人赶来了。

  在路上,五百人整齐划一的动作引起帝都人的一片慌张,以为发生了什麽大事,不过在确定这支军团是龙克军团的战士後,路边的平民才安下心来,认真欣赏著精壮整齐的龙克军团战士快速通过。平民发出热烈的掌声,路边的贵族虽然没有鼓掌,但他们也打从心里佩服这支五百人的军队训练有素。

  迪克到来後,我将奴隶全部交给他们。还好我事先让迪克他们每人都多带三件衣服,这四件衣服果然派上用场,每个少女都发了一件。

  不过发衣服时龙克军团的战士有点慌张,看著那些几乎****的少女,战士们不禁感到紧张,而且每个人满脸通红。这些战士都是虎狼之师,没想到却在面对一群弱小少女时失去了战斗力。唉!只怪我的战士都是年轻精壮的小夥子。

  少女们对这些战士也十分敬重,娇滴滴的向他们道谢,然後穿上宽松的衣服,每个少女脸上都闪过赧红。

  少女们穿好衣服後,我们的战士终於恢复常态,等著下一步命令。

  看著迪克带著这些奴隶向龙克军团总部行去,我下令设下魔法结界,这是一种内燃的火系结界,恶名昭彰的售人馆被我一把火点燃,在结界的作用下,售人馆被燃烧殆尽。之後我带著二十名魔练队员与一百多名监国使护队的卫士,向下一个地方进军。

  生死台又名生死场,这里真正的老板叫乔法。乔法是一个老头,年纪在一百五十岁左右,虽然年纪有些大,但身体健康。他有三个儿子,人称生死三虎,在太子菲权手下做事,深受太子的赏识,这也是生死台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

  就修大哥情报来看,生死台与大太子有特别的关系,太子的经费大部分来自生死台。而且太子是生死台的暗桩,控制大量生死斗士,并取得大量金钱。

  售人馆是魔法议员的势力范围,是他们重要的经济来源。今天我拿下了它,自然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不过我当然不会只得罪一方势力,我的第二个目标就是生死台。

  对生死台下手,是我经过仔细的考察才得出的结论。现在太子虽然势大,但是兄弟之间争权夺位十分复杂,如果我突然插进一脚,会让太子有所顾忌。

  监国使的具体职务,上查王亲贵族,下查贩夫走卒。帝都君王的身体不好,魔法势力与魔武势力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绝对不会就此事对我下手。更何况我手中的龙克军团战力超强,哪方势力不想拉拢过去,为自己所用?平等晶石、神药也成为最大销量的产业,哪方不想据为己有?

  我算定太子知道我砸了售人院之後,绝对不会因为我再毁掉生死台而对我进行攻击。可能恰好相反,太子对我将变得友善。

  当然,我也会攻击帝都的第三方势力魔武议会,这也是我今天第三个目标天财赌场。

  赌场的主人叫聂成风。天财赌场是帝都最大的赌场,是魔武院的财富来源,背後由魔武院控制,是日进斗金的产业,十分赚钱。今天我要做的,就是将三大势力的财力来源破坏殆尽。

  这是一著险棋,但绝对是一著好棋。同时对三大势力出手,看似危险,实则安全。因为三大势力都有损失,至少三方势力会在心理上觉得三家都有损失,如果自己强出头,就很可能留给另两方攻击的机会。再者我手中的实力,几乎成为帝都的第四势力,得罪我的後果,只要我偏向哪一方,对另外两方都是不利的。算准这一点,我才会决定这一招险棋。

  来到生死台的角斗场,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牢房里单独关著许多成名的斗士,在他们眼中,我看到纯正的血腥,在其中我也看到对生存的渴求。

  守护牢房的武士被魔练队员快速击倒在地。牢中那一双又一双野兽般的眼睛看著我们,监国护卫队的卫士此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那一对又一对血红的眼睛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压力。监国护卫队的卫士虽然也很强大,但是对於这些面对生死的斗士,就显得弱了很多。斗士们感觉到一百多名卫士的惧意,发出咭咭的怪笑声。

  “哈哈哈……”我突然大笑,我的大笑声把所有斗士的笑声盖过。

  所有的斗士开始打量著我。他们看到一个黑发青年仰天大笑,笑声在他们听来是那麽刺耳,让他们头脑发胀,一股杀意从他们心里升起,向我发出震天的巨吼。

  我停止了笑声,同时散发出强大的杀气。杀气实化,如同千军万马展开厮杀一般,让人震撼。杀气冲向牢房里所有的斗士,寸土不让的与他们的杀气碰在一起。空气无风自起波浪,一波一波的向前滚动。一只昆虫从高空飞过,突然掉在地上,被两方的杀气震死。

  我的杀意强大,让斗士心里生寒,这麽多人与这一个人对抗,竟然占不到一点便宜。而且我的杀气越来越盛,要不是他们经常在生死之间游走,几乎就要被杀意吓死。我森冷的杀意,从明亮的黑眸透出,如同实化,让他们无法抵挡。

  幸好我有实化灵体,不然我可应不付了这上百人的巨大杀气。灵识本质的区别决定了这场胜负,我那强大的杀意,将斗士们的杀意击得粉碎。那些身经百战的斗士终於身体发颤,并从心底产生恐惧,以前的种种生死经历,完全比不上黑发青年的冷冷眼神。我也感觉我的实化灵体再次提升。

  我的目的达到了。对於这些斗士,只有用更强的气势压倒他们,他们才会从心底产生恐惧,这样才能控制他们。如果一个失控,以他们那种超级的杀人手段,一定会给社会造成极大的恐慌。只有在让他们惧怕之後,才能让他们敬畏。

  这些斗士能生存到现在,每个都是强者,我可不想将他们放走,若是以後成为敌人,那对我将是最大的威胁。至少我觉得在他们尚未恢复本性的情况下将他们放走,那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初期只有让他们从心里感觉害怕,才能压住他们心里的杀意,同时也可以慢慢改变他们多年养成的变态心理。

  就在斗士们杀意崩溃之时,我终於收回了自己的杀意。此时他们都对我产生恐惧,那是一种又恨又怕的情绪。

  突然,从生死台的里面冲出五百名武士及几十名高级魔法师,他们将我们团团围在当中,接著一个老者走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