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晶体改造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7398 2016.06.21 11:02

  飞龙能量晶体击中我身体后,我只觉得一股巨大的能量进入我体内,一阵巨痛冲击我的神经,我忍着巨大的痛苦,尽力来吸引迪克内息中的永生剑能量。但问题出现了:因为我的内息少的可怜,在与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能量应生融合时,我很弱小的内息显然不是迪克内息的对手,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能量并没有为我所控,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内息本能的展开强大的反攻,在透世心眼下,我把我的意识融入我的内息之中,我的意识控制下我的内息发起了顽强的抵抗,但很快就陷入被动之中,原因主要是因为我的内息大部分都消耗在对抗迪克的魔法上,现在体内内息是最少的,大约半成都不到。

  没办法我只有展开游击战术,战术是对头的,但可惜的是终于因为敌我双方实力对比相差太大,我的内息渐渐的被迪克飞龙能量晶体的永生剑能量所控制,我只觉得我陷入迪克的内息之中。虽然如此,但因为我的内息中有我的意识存在,迪克的内息是死的,并没有迪克的意识存在,给我一线生机。虽然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能量很大,但总是死的,不像我有意识存在。

  这样,我装着顺服的样子,果然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能量本能认为我的内息已经被它融合成为它的一部分,因此再没有进攻。如果它进攻我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在内息中意识我只觉得进入一个光幻世界,那是一个奇异的世界,在光幻世界里好像你走入了一层以光幻构成的迷雾中,在那里有一种没有方向感的感觉,我用少的可怜的内息四处探路,希望能找到离开这个光幻世界的办法。经过多次的尝试,结果都有一个,那就是失败。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要我帮忙吗?”

  “太好了,我怎么把它忘了!”

  是杂质能量脉中的那些杂质能量在与我沟通。以前曾与它们有过一起谈判进行沟通过,在我几乎失去信心时,它们传递的信息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救命草。

  “你能帮我吗?”我发出我的求救信息。

  “当然,我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那团魔法能量在对你的身体产生严重的危害。对你的伤害就是对我的伤害,因为我们是同一体的,我以前不是说过当你危机的时候我会出现帮你一把的。”

  杂质能量接着传来信息让我兴奋不已。

  “我现在出来震住飞龙晶体的永生能量,然后你可以从外面的空间空气中吸取能量。然后你的永生剑内息能量就会大于飞龙晶体的永生剑能量。这样我们来个太空大反击——一个反擒拿,让它成我你内息一部分。等完成后,我想你就有能量对付魔法能量了!”

  “噢,我怎么吸收外面的能量,那是什么能量?”我很不是解。

  “说你聪明有时真聪明,现在怎么这么笨了。能量是一种永恒的,你原先发出的永生剑内息现在都存在外面世界的空气中,你用意识想着这些永生剑能量,它们就会重新进入你的身体中。”

  我按着杂质能量传来的信息中的方法,我觉得应试一下。果然我以前发出对抗迪克魔法的永生剑能量,好像受到我的感召都纷纷向我身上飞聚过来,中间还有一些魔法能量。它们慢慢融入我的体内,这些魔法能量也随着进入我的体内后,并没有与原来迪克的魔法能量会合在一起。可能是我发出永生剑内息对抗迪克的魔法时,产生了让常人不可理解的的融合。在杂质能量的参战之下,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在奋力反抗,但反抗是多余的,因为我以前也曾用永生剑能量对杂质能量进攻过,但效果可以说少之又少,最终开辟出一种杂质能量脉。

  此时杂能量完全控制信迪克的内息。我趁着有利的时间,在透世心眼强大力量下,发出召唤,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因为我所知道的内息从没有这种方式下融合。惊喜出现了,从空气中进入我体内和原来内息像听话的孩子瞬间突破迪克形同虚设的内息。并不是迪克的内息不强,主要是它受控与杂质能量的迁引,所以空气中的内息才能如此顺利的变成与我的接触。

  “啊……”一股让人快乐的感觉在内息中、意识中传开了。那是内息融合之时产生的快乐舒服的感觉。我的一些疲劳之态被完全驱出我的意识之外。

  接收一批生力军的我立即为了一报被困之仇开始发起决定的反击。内息在人体的战斗不会像现实中人与人的战斗那样,现实中的人可以运用计谋,但内息的战斗取于与敌我双方谁强谁弱,强者永远会胜。这个内息世界是靠实力与内息的精纯度说话。

  经过新生力军的加入现在我的内息已经大于迪克的内息,在永生剑能量的精纯度上也要比迪克的飞龙能量晶体来的精,来的纯。因此战事可想而知,那是一面倒的局面。

  再有一点就是迪克的内息是死的,它没有迪克的意识做引导,所以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感觉对一个机械僵硬化的行动战略战术上已经胜一筹,在实力上又强上几分,我(永生剑能量内息的意识)没几下就收服了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内息。在收服克永生剑能量内息时,我并没有掉以轻心,立即以强势出击,发出最强的攻势完全吸收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内息(因为我不会留有对我不利的结果。因为我迪克的内息没有真正控制我才有这些奇异的攻守大逆转)。在经过多次的融合,它(迪克永生剑能量内息)已经完全是我内息中的一部分了,我发现我的内息中多了一些东西,那是一种与魔法能量很相近的东西。但不是魔法能量,因为他介于内息能量与魔法能量。要不是我一直保持着透世心眼,我也不会发现这个异变。

  好了,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已经解决了,现在来解决对我危胁最大的进入我体内的魔法能量。

  对于魔法,我是个门外汉,因为我来到这个魔法世界后一点魔法也不会。但经过迪克永生剑能量的吸收,还有那介于永生剑能量与魔法能量之间的能量在体内的产生,使我生了这些一定能对控制魔法能量,起着极大作用的感觉。

  魔法能量因失去迪克永生剑能量在我体内的破坏力不断的下降,但被魔法能量所经过的肉体细胞们却发出阵阵的痛感。我知道现在区服于痛的感觉那是非常要命的,没有什么办法,要征服我体内的魔法能量就必须消除这些痛的感觉,我抱着试试心态来观察我的神经,希望能让我去掉这个痛感。于是我从改造的内息中放出一点内息让它来到痛感神经处,来阻断这种要命的痛苦。

  在透世心眼下,在透世心眼下神奇的作用下,我觉得出来神经接受魔法力破坏所带来的痛的时,总会有一些微电波在我的神经中快速流向脑部。

  “原来这些微电波就是痛感电波。”我下一道命令给这些放到神经处的内息。收到命令的内息变成一团雾状的内息气团,并开始对神经进行渗透。希望它们能阻断痛感微电波向脑部的传递。可惜失败了。

  “这种方式不行,那种方式呢?”突然灵感像火花一样的闪过我的意识。对了,我能不能把我的内息变成这种微电波的形式呢。因为我知道内息也好,微电波也好都是能量体。既然都是能量那就有转化的可能,一念的变化使我开创出以后成名绝技——精神魔法。

  我试着让在神经处的内息向微电波的方式转换,开始自然失败居多,但我感觉到成功就在眼前。经过我也数不清的失败(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内息转换上,根本就没有数这些失败的次数),我终于摸到一些头绪。首先我的内息能量是以气态存在,与微电波的的形态有一些差别,但一种感觉告诉我,那点差别不是转换的关键。

  关键是什么呢?——噢,对了,那是属性不同。我终于明白了,把握着那种能量转换最关键的差别。想到并不等于做到。可能由于我太急功进利了。原本打算很快的完成这种能量属性的同步,但每每关键时,总是差一点。

  由于我认真的观察了一下痛感微电波,在我全力施展透世心眼下,我终于发现痛感微电波中那奇异的变化。我原认为痛感微电波是一种直线的运动,但我错了,微电波是一种以曲线有着规律的运动。他的运动节奏是:微电波向在微小的神经中先向上移,然后再向左移,接着再向右移,最后再向下移。在移动的同时本身发着顺时针的旋转。节奏是上、左、右、下。一个循环周而复始。

  因于这些观察与认识,我的应付微电波的方法也产生了,我也让内息在神经中以逆时针方向旋转,我的内息的节奏与微电波的内息节奏正好相反。我是下、右、左、上,为一个循环,正好来了一个正反相对撞。就这样我解决了痛感微电波的问题。

  奇怪的事再次发生。痛感微电波与内息相对撞却产生了一种我从见过的能量,它是由内息与微电波共同组成的。它是由对撞中产生的,产生以后不受对撞双方内息能量与微电波的影响直接沿着我的神经,进入我的脑海中,贮存到脑海中一个特别的区域(既然他是通过神经,我现在给他命名为神经电波能量)。

  神经电波能量流过神经还有一种快乐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同于快乐的微电波,那只有精神层面达到一定水准的人才能感觉的到,如果我没有透世心眼这种奇异功夫,这种异变快乐感我也感觉不到。

  随着脑海中特别的区域像丹田一下不断吸收着这些神经电波能。这个区域好像是个无底洞,有包容万物的能力,但现在只存放不断流进的神经电波能。

  神经电波能量的作用终于显现出来了。由于它们的不断被贮存到脑海中特别的区域,我感觉我的思维越来越活越,脑海中脑细胞中的一些未开发的地方,好像受到什么神经电波能奇妙的作用,有一种要开放未开放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

  既然对我有益,我当然不会管,让神经电波能进入我的脑域中。现在痛的感觉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就是魔法能量了。

  为了对付这最大的威胁,我特意留下大部分内息来对付这些魔法(风、火、水、雷、电、金、木、石、光、暗十大属性魔法组成),结果出乎我的意外。我发出的内息对魔法能量形成合围之势,由于我的内息劲对魔法能量产生了压力,魔法能量停止对我身体的破坏,合力对抗着我内息的攻击。

  发出多彩的光芒是魔法能量,它很强大,单方面正面做战使我很难控制住魔法能量。幸好我可以用意识融入我的内息之中。我拿出看家本领,那就是阵法,来形成对魔法能量的合围。魔法能量受到控制,正当我得意之时,突然我感觉到魔法能量发生了最大的改变。原本多彩的能量在我内息阵法的压迫之下,终于完成了不同属性魔法的融合,最终化做一股纯正的魔法总能量。

  那是一种纯粹的能量。它的力量很强,由产生时发生的强大能量冲击波一瞬间就把我的内息震退。内息之中的意识第一次看到如此威力强劲的能量,那是一种与永生剑能量可以抗横的能量,我的内息在巨大的魔法总能量之下显得那么弱小。

  当我的精神一动,我控制住局面,因为杂质能量脉与介于内息与魔法之间的能量参加了这种保护大战,保卫共同的身体——这是我们达成的一项共识。由于杂质能量脉这个超高的强能量的参加和介于内息与魔法之间能量的适制,我们成功的困住了这条巨大魔法总能量。在我们三方的合作之下,我们终于把魔法总能量困在当中。

  杂质能量传来信息:“我尽全力困着他,你快用介于魔与与内息之间的能量开辟一条新的经脉(就像我开辟杂质能量脉那样),我们把魔法总能量安入在这里,这样我你除了我又多了一个巨大的助力。”

  “好~~”

  知道这场内息的战斗取决于速度。如果我(永生剑能量)、介于魔法与内息之间的能量与杂质能量不能在短时间完成这项开创经脉的工作,那魔法能量会冲出重围,这样我们只有陷入死地了,所以一切在于速度。

  在这种心态感召之下,我全力以赴,终于在杂质能量不支时完成这项重大的工作。结果可想而知,魔法总能量在我们三方近似完美配合下,终于成功的把魔法总能量逼入那条新开创的经脉之中。使它成为我身体中能量的一部分(说是很简单,但这个过程只要有一点错误,那我就会走火入魔,身体会被多方能量炸个粉碎)。

  “快,用你透世心眼的意识加到魔法总能量里!”杂质能量急迫的传着这样的信息。

  我立即在魔法总能量之后放出一条带有意识的内息融入魔法能量之中。

  在融入的一瞬间产生了一个错觉,时间好像停止在那里。可能是由于我的永生剑内息中有新入的迪克内息的气息,魔法总能量并没有攻击我,使我顺利的完成了这个魔法世界里最伟大的创举。我知道我终于控制住了这股魔法总能量。

  ※※※

  “啊~~~”当时被击中飞龙能量晶体的记忆好像再次演一遍。

  在山洞的我,生出一个想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奇怪的事,飞龙晶体击中我身体后的余波都在青石上产生一个直径十米的大坑。为什么受了飞龙能量晶体最多能量的我却没有被击伤,而且让我这么容易完成了这次没人能想到的融合。

  为了求一答案,我开始内视这身体中的三体经脉。

  三条并列的经脉出现在我的眼前。一强两弱,强的是我身体中的主经脉——流动着生剑内息的的经脉。两弱中第一条是杂质能量脉——流动杂质能量的经脉;另一条是魔法能量脉——流动魔法总能量的经脉。

  我有一种感觉:这种经脉间的强与弱不是很真实。虽然主经脉比其他两条新创不久的经脉强壮,但其他两条经脉却有着未知变数的潜力。魔法总能量的强大我是有亲身体会的。

  主经脉中的永生剑能量的内息比赛前相比有着质与量的变化:内息量比以前增加一些,显得更强大,这是量的变化。内息的运转速度比以前快上一倍,也就是说同一时间内,以前只能发出一招,那现在可以发出两招,控制方面更加灵活。这是质的变化。

  杂质能量还是像以前自主的流动在杂质能量脉中。不论我怎么发出意识对其进行控制,但杂质能量还是我行我速的流动,我对他一点影响力都没有。此时杂质能量发来信息:“现在以你的实力对我进行控制是不行的。你现在的能量还没有我达到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不可能归服于你。”面对这样的信息,没办法,我只好把意识从杂质能量脉中移出,然后慢慢的移向我今天的主要目标——魔法能量脉。

  我慢慢的靠近魔法能量脉,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来观察魔法能量脉,所以我必须要小心对待,因为未知的东西可能是最可怕的。

  在我的意识接触到魔法能量脉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向我吸来,那股吸力之强是我平生仅见。还好我有了准备,我拼命的使自己的意识向后退,希望离开吸力范围。虽然用尽全力向后退,但实际的情况很糟,我没有离开一步,相反我还不断的被强大的吸力吸向吸力的中心——经脉内。我此时就像走入黑洞吸力范围的飞船,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飞出这个吸引范围。说句真话,我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探索这个未知的经脉呢,要不是我为了求一答案,我也不会陷入其中。

  “既然摆不了魔法经脉的吸力,我不如放弃抵抗。”我感觉到说不定有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情景出现,我比较相信我的感觉。

  放弃抵抗的我(意识)一下子就走进入一个未知奇幻玄妙的世界,突然一股强大的信息资讯以光的速度融入我的意识之中,一瞬间我从一个白痴变成一个天才的感觉。这股强大的信息是对魔法总能量和魔法能量经脉的信息集成。

  强大信息资讯融入我的意识的感觉:我(意识)像一台电脑在接入另一台电脑(魔法总能量),传来的信息资讯(数据)使我可以拥有这些数据。瞬间我知道了为什么我身上发生这么多种奇怪的事,飞龙晶体击中我身体后的余波都在青石上产生一个直径十米的大坑,为什么受了飞龙能量晶体最多能量的我没有被击伤,而且让我这么容易完成了这次没人能想到的融合的原因。这个原因是我综合了传来的信息资讯而总结出来的合理答案。

  简单的说:我这所以有这些奇异的变化是几个完全意想不到一起的巧合共同组合在一起之后而产生的结果。

  首先,要谈迪克。因为他内息中有永生剑能量,与我的内息属于同源,这样才会使“飞龙初现”飞龙能量晶体中的魔法能量对我攻击减到最小。再有就是迪克“飞龙初现”是一种以内息加强大魔法的招术,但以内息为主,魔法为辅。而魔法以控制敌人的身体为主。如果不是这招的魔法以控制为主,我再有本事也难逃这场恶运。只要他的魔法带有不多的攻击力,我想我会被立即击成粉碎。

  其次,要从我自身谈起,当时我接迪克的“飞龙初现”时,我选择的应对方法是放弃抵抗,以我永生剑能量的内息对迪克永生剑能量的内息进行引导为主——这个应对方法是正确的。

  如果我要是硬是抵抗。那我就会和比武场上的青石那样被迪克“飞龙初现”击成粉碎。飞龙能量晶体的余散能量击中我所站的青石,青石本能的产生了一个的抗力,也正是因为这些本能的抗力,所以才被击出一个直径为十米的大坑,我能逃过此难也是真是万幸。幸好当时我的永生剑内息很少,才让我放弃了这个抵抗的念头,如果我的内息再多一些,我要硬接这招,那历史就将被改写。

  我的内息很少是一个关键的点,正因为我的永生剑内息很少,所以迪克“飞龙初现”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内息很快的就把我很少的永生剑内息吞并了。这样使飞龙能量晶体中的魔法能量产生一种还在“飞龙初现”中的错觉,它的破坏力又少了一分。再加上我身体细胞中的永生剑能量抵消了一部分的破坏力,使魔法能量对我的伤害达到人体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这主是我没有被飞龙能量晶体击成粉碎或击伤的原因。

  如果使这招的人不是迪克(内息同源);如果迪克这招“飞龙初现”中的魔法能量不是以控制敌人为主;如果当时我的内息还有很多而改变我的放弃抵抗的想法;如果当时我的内息很多,迪克的内息不能很快吞并我的内息的事情发生;如果我细胞中没有永生剑能量——如果上面任何一个如果不成的立的话,结果就是我会从这个魔法世界永生的消失。

  最后,就得从我的内息与杂质经脉中的杂质能量谈起了。迪克不知道我可以把我的意识融入内息之中,这可能是他的一大败招,说句实话这不能怪他,任谁都想不到我的透世心眼有这种特性。

  虽然迪克的永生剑很快的吞并了我少的可怜的永生剑内息,但由于迪克的飞龙能量晶体中的永生剑能量内息并没有他的意识,也可以说他的永生剑能量内息是机械的,而我的永生剑内息有我的意识,也可以说我的永生剑能量内息是有智慧的,所以使我的内息并没有真正的被迪克的内息所吞并。

  再有就是迪克根本不可能知道我身体中的友军(杂质能量)的存在。杂质能量在这关键时帮了我一把,这是转变所以命运的一把,使我用了一招反擒拿,不仅控制了迪克的永生剑能量内息的内息,更使我收回原来散到空气中的永生剑能量的内息。空气中永生剑能量的内息带来另一种能量——介于永生剑能量的内息与魔法能量之间的能量,这就使我开创一条新的经脉(魔法经脉)成为可能。

  在友军(杂质能量)指导下我终于完成了开创魔法经脉的重大工程。开创新的经脉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丁点的错误,都会使我走火入魔。幸好友军有丰富的经验,它是这一工程的专家。

  在我的永生剑能量内息与友军团结合作下,终于使飞龙能量晶体中的魔法能量(风、火、水、雷、电、金、木、石、光、暗)完成了从归于一——魔法总能量的转变,并成功的控制住它,把它引导成为我身体中的一部分能量的壮举。

  这可以说成魔法世界的另一个创举。魔法三创主运用科技手段把魔法总能量分开创了魔法能量的十大原素,而我却是把魔法能量十大原素合成魔法总能量。我与魔法三创主是一种相反的过程,后来有一个特殊的原因使我知道魔法总能量是只有传说中的人才具有的魔法能量。

  正因为以上的各种原因,我成为第一个在魔法世界不通过魔法学习,而具有魔法力——而且是魔法总能量的魔法力的第一人。

  ——成为一个真正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