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与她相遇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8260 2016.06.21 11:02

  第二天清晨,太阳最按着自己的一直不变的生存规则慢慢从东方升起。阳光一步一步的扫掉了黑暗,成为魔法世界的主宰。

  感觉到外界天气变化的我从睡眠中醒来!

  “啊!”我伸展了一下身躯。此时我全身舒爽至极。精气神百倍轻快。

  我兴奋的道:“哈哈,在大森林悟出的一心多用自动调息秘技真的很有作用!”

  一心多用自动调息秘技是要根据把自己的意识融入内息之中的基础上,再一步的的研究而创造出来的。说起创造此秘技的经过,还有一段让我差点走火入魔的经历。

  ※※※

  在离开小村的第三天,那是进入大森林的第二天夜里,吃过迪克猎来的魔兽肉后,我,迪克,雄破围坐在火堆旁,开始每晚上的公事,调息自己的内息。小飞则承担起护卫的工作。不要小看小飞,小飞昨日的大显身手,让迪克与雄破大吃一场。所以他们很放心小飞这个兵队长。

  调息是增加内息量与内息运转速度的最有效的方法。当内息达到一定量时,就是你不调息内息也会自动的运转起来,但这样速度会极慢的。

  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就在于自身内息的运转速度!当你对敌时,如果在同等条件下,你的内息运转速度比适度人快,那么你对敌人的内息攻击将有极强的威力。因为你会先于敌人做好防护准备之前击中他,这就可相当于,攻击一个毫无准备,或者是准备不全的人。可想而知结果对于你的敌人那是致命。

  相反,如果敌人对你攻击时,你的内息运转速度还是比敌人快,那么你会先于敌人的攻击而做好防护抗击的准备,或者,你的攻击后发而先至,对敌人造成毁灭的攻击。

  如果你的攻击慢于敌人,在同等条件下,那你叫有被动挨打了。

  认为运转速度比敌人比,内息量比敌人多,你就赢定了!那你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强弱之分,胜负之比都是相对的,如果我面对一个对手时,既使比我弱上很多的敌手时,我也不敢说我一定会胜。内息运转速度只是会给你获胜创造一些坚实的条件。要获胜,内息运转速度虽然固不可少,但还秘须具体一些其他条件,一些是自然的因素,比如,天时,地利,等自然的条件。还有一些是自身的因素,但我认为,重要的是有清醒的头脑,和敏锐的眼神,这样,你就可以利用智谋为你创造出获胜的机会。最糟时,你也可以利用你的智谋来逃走。

  对于此,我深信不疑,因为我有亲身的经历。在轮王国时,我靠的就是我的头脑,以出人意料的奇谋怪计战胜了许多当时的高手。就内息量与内息运转速度上,他们都比我强上许多,但结果都失败在我的手中。所以,我认为强者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自己的内息运转速度一定要快!

  第二个条件,必须有可以观察形势,对形势做出正确断的头脑。只有具有以上两点才可以在乱世中保存自己。

  现在让我犯愁是第一个条件,现在的内息总量与内息的运转速度,比起以前轮王国时的我,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

  我当务之急就是以尽可量短的时间,让我的内息量与内息运转速度上都得到相应的提高。虽然小村中的提升让我这方面有了提高。但事实告诉我,如果以老的调息心法来实现短时间提升的目标,那也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今天调息目的很明确就是创造一种新的技能来实现短时间增加内息量与内息运转速度的目标。

  一旦定下目标,我全尽我全力去完成,这是我为一人的一贯作风。我是一不达到目标决不弃修的人,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一万年,但我的这个习气好像一点也没有变。

  坐在火堆旁,我开始屏除杂念开始融入透世心眼之中,开始内视自己身体。

  我来到主经脉面前。主经脉好像有一种变粗的感觉。永生剑能量内息在经脉中运转流动着。我慢慢运起老的调息心法。还是和以往一样,那一丝不为察觉的变化,被我的透世心眼发现。我清楚的看到,调息的心法是怎么样使内息运转起来的。当我运起心法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脑海中冲出一种能量,那是一种以微电波方式存在的能量。只见它以人类难以想像速度,一下子就冲进主经脉。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与永生剑能量结合在一起。

  与微电波能结合后的永生剑能量内息,好像从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转眼间变奔涌狂流的大河。变化之快让人惊异非常。永生剑能量内息每运转一圈,我都可以感觉到他那一丝丝的壮大。

  观察到这一切的我,发出惊叹:“原来,调息心法是以微电波与永生剑能量内息相结合的方式来产生作用呀。使内息加快它自身的运转速度。”但又有一个问题出现在我的面前,虽然用调息心法能使内息增速,但这种速度远远没有达到我所要求的标准。那么怎么样使永生剑能量内息更快的在经脉中运转呢。到底怎么做才能使它加快呢?

  突然灵光在我脑中一闪。对了,意识也是一种精神,就其本质来说,意识的根本也是由微电波组成。既然同为微电波,那一定就有相同之处。如果我以意识(加快,加快,再加快运转的意识)施加在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上,使有什么结果?

  我迫不急待的来实施我这个想法。我又一次把意识融入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对于我来说这一过程我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很简单就完成了,在我的意识的作用下,永生剑能量内息终于发生了变化,那是让我吃惊的变化。

  永生剑能量发出惊天的巨啸。那是只有我才能听懂的巨啸。接着更加惊奇的变化出现了。只见永生剑能量化作一道黄色刺眼的光波,以接近于电闪的的速度运转在我的主经脉之中。脑海中的神经收到高速度运转的永生剑能量内息与主经脉壁磨擦产生的那些怪异感觉。融入永生剑能量中我这回,真到的感受到了那骇为的高速。那种感觉如果不是身临其境,那你永远感受不到。

  我兴奋的享受着脑海中收到的那怪异的感觉,我完全陶醉在这种感觉当中。

  啊~~~~~~我终于发现我现在已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永生剑能量内息运转的骇人的高速仍在不断增速。在就我陶醉的时间里,它的速度比刚开始是至少快了两倍有余。代替那些怪异感觉的是的巨痛。痛感如数十米的巨浪那样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我脑部的神经。这种情形我是完全没有想到。

  我试着用意识来减慢永生剑能量的运转速度。但是永生剑能量如一条疯了的黄芒巨龙,不为我所控的继续运转,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我想离开永生剑能量从经脉这中出来,但高速产生的天底大吸力使我寸步不能移动。此时才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完了,再过不久,当主经脉承受不了永生剑能量运转速度时,我知道主经脉将会破碎,那时,我只有面对全身血管暴裂而死的结局。

  经过各种方法的尝试,我终于放弃了。我只能随着永生剑能量内息在不断的高速运转,不断的增速。

  在这种特别面对死亡的情况下,我万念俱灰,可能是一种难以解释的机缘就在此时产生了。

  我进入了透巨世心眼的最高境界,万物本生的意境。我此时再也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世间万事的生老病死在我眼前一幕一幕的上演。我好像置身世外,又好像身在其中,好像是佛法说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之中的个意境。接着从我出生到来到魔法世界的现在,跨过一万年的一幕一幕的记忆,从脑海中流动。我好像是在电影院看着以自己为主角的生活片,我的最爱,我的最伤,我的最悲,我的最喜,都一点影响不到我。

  生是什么,死是什么!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已经忘记我现在还在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已经忘记了我还随着它高速运转在主经脉之中。忘却我自己是谁。万物此时像被定格,连永不停止的时间,好像也处与静止状态。唯一能动的只有思想,意识这一类的属于精神的东西。

  异变产生了,我就是异变的本身!我化做一个发着蓝光的流星。一个完全由精神所组成的流星,从记忆之中腾飞而起,冲向天空。天空之中出现一个广无边际的旋涡洞。

  那是一个纯蓝色的旋涡洞。我豪不犹豫的冲入涡洞的中心。此时,我终于从万物本生的意境之中走了出来。我感觉到我好像又出到婴儿时期。回到未出生前母体之中。感受着那无边无尽的母爱。可能只有伟大的母爱,才能让我走出透出心眼的最高意境。

  我认真的打量着涡洞。感觉我好像置身与蓝色的云彩之中。到处是那雾云状的精神能量。她们发现我的存在。轻柔的抚摸。像爱侣之间的亲密接触。我的心灵,我的思想,我的意识。我的所有精神类的东西。都被她吞下。接着吐出。我感觉到我的心灵在净化。我的思想在强大,我的意识在巩固。我完全陶醉这种精神间无法比拟的爱意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让我惊讶的是我从主经脉中走出来。从骇人高速运转的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走出回来。

  啊,不对,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同样有一个我存在。

  怎么会出现两个意识的我呢?难道涡洞对我精神的改造,让我产生了精神的分裂。两个我都是那么真实。让我思不解。此时不容我多想。因为永生剑能量内息的我,向外边的我传来信息。永生剑能量还在不断的增速。马上就要达到主经脉最大极限!主经脉达到极限就意味着死亡,可以我又能做此什么我知道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死去是我最好的结局。经过万世的轮回与自己今生的回忆。我对死亡再也没有恐惧。

  正在此时最关键的时候,可能是做为一种生物,生物本能的求生意识终于产生了改变一切的火花。脑域中特别的区或,贮存着神经电波能量的地方——脑域丹田突然大开,接着神经电波能量以超越光的速度一下子就把我整个主经脉包在中间神经电波能量发出我熟悉的光芒——蓝色。

  啊,原来涡洞里的蓝色的精神云彩,就是她们。那么那个涡洞就是脑域丹田!事情不容我在主经脉外面的意识多想。因为更加惊异的异变在发生着。

  永生剑能量内息与主经脉磨擦所产生的痛感和各种怪异的感觉,被蓝色的神经电波能一照奇迹的转变成神经电波能的初级形式。初级形式的神经电波能量流入脑域丹田之中,在脑域丹田之中经过一系列的改造。化成最终神经电波能量。在从脑域丹田之中输出到主经脉上。完成世上第一个神经电波能量的循环。

  在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我感觉到神经电波的蓝光照耀。我与蓝色的神经电波能量展开了一种超过常识的精神交流。我按着神经电波能量的要求,放开紧锁的心灵,让蓝色的神经电波能量毫无阻碍的流入我的体内。我又一次体会到涡洞里的神经电波能量对我的改造,但这次与第一次不同。但我又不能说明不同的所在!

  停止!

  不可思异的事情出现了,狂奔的永生剑能量在我的一句停止下,竞以一种违反物质世界中的物理物性方式停下。那是一种毫无预料的瞬间停止,是一种没有惯性的停止。

  一下从极动变成极静的危异停止。我接着下了几个命令,永生剑能量内息又从极静一下就变成高速运转。百试不爽。

  在主经脉外的我,同样感受到永生剑能量内息中的我的所经历的所有事。此时我终于明白了。神经电波能量的作用,那是一种对精神的改造。正因为我以前那次提升进创造了这种神奇的能量,不仅使我渡过这一关,还让我拥有一种能可以一心多用自动调息内息能量的能力。这种能力对我的第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随时随地的调息内息,随时随地的将内息运转速度提到最高速,或最低速。这是一种很利于实战的秘密。

  ※※※

  “反正二天后才开始新生入学,我不能利用这段时间来看看明西城的风光,也好对这里有一些了解。”想到这里我开始行动起来,我走出魔法士学院。来到明西城的大街上。

  白天的明西城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它很像我在轮王国时所呆过的城市。虽然城市很繁荣,但潜伏着一种危机,一种让我很不快的感觉。

  看到有钱有势的贵族的高大的豪宅与平民那短小简陋只能挡住风雨的小屋。我终于明天我的不快的原因。我仿佛回到轮王国时那种不公平待遇的社会。又回到了从前,让我憎恨的社会。

  我不由的心一种难受之情。“唉,一万年了,这种不公平的制度还是没有改变,难道真的不能改变吗?”

  大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一群穿着很破的衣服的人纷纷跑开!眼中露出惊慌的神情。

  “咦,这些人干什么?发生什么事”我心想着。突然我终于看到引起这些平民的惊慌的事情。

  “阿,痛呀,唔……唔”

  这是一个平民小孩的哭声,只见一个着穿着华丽贵族式服饰的小孩一边用手紧紧扭着一个平民家的小孩的耳朵。小孩穿着一个破烂仅能掩体的衣服。贵族小孩破口大骂道:“小黑,你这个最猪狗不如的杂种,你敢玩我的玩具,我告诉总管要他打断你的手!”

  那个叫小黑的平民孩童,脸上全都是青于的伤痕。此时眼中全是泪水。可能是因为强烈的恐惧,使他全身抖动。只能发出无助的哭泣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唔~~~唔~~~

  贵族的小孩则不理小黑的哭泣,仍恶狠狠的说:“小黑你这个魔兽养大的杂碎,改动我的东西,今天我一定要打断你的手!”说完用力扯着少年的耳朵,把他扯入他家的豪宅……

  看到这里,我完全明白雄破让我来明西的心境。一股从心底升起来豪情占据了我的心神

  “在轮王,我已经在逃避,做了这种制度的逃兵,难道现在我还要逃避吗?不!

  现在我决不在逃避我。我要改变这一切。我发誓一定为平民取得他们应有的权利。“

  我缓缓抬起头,看着天空。刚才发誓时不由自主散发出的强大气息使大街上行走的人停下脚步惊讶的看着我。此时我的眼中充满对这种制度而抗争的神光。眼中光芒太强,就连雄破送我的水晶眼镜都不能将其完全挡住。一道淡淡的蓝色光芒从眼中射出,射向遥远的天空。

  注视我的行人感觉到我眼中的光芒存在,个个神情大变。幸好,只是一闪既逝,要不然他们不把我当作怪物抓起来才怪呢!

  我马上收敛散出体外的气息的强度,使行人们只觉得我是一个很物别的人,使他们认为刚才发出的蓝光是一种错觉。趁着他们疑惑的时候。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贵族小孩的豪宅之中,将已经吓昏的小黑抱起,再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整个过程大约只有一秒钟。行人和贵族的小孩只见一道黄光出现,接着我与小黑在他们眼前神奇的消失。此事让守城的魔法军官知道了。还引起明西城还警戒了好几天。有人说是一种新的魔兽把那个小孩带走吃掉了。有人说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救走了小孩,总之各种各样传言在明西城刮了起来。因为小孩是平民,所以这种事在几天后不了了之。

  后来后世历史学家把这件事传颂为魔法世界平民光明的开始。

  把小黑安顿好,我又来到明西城的大街上。此时心情有点高兴总算做了一件好事。突然一声少女的尖叫声在我耳边响起。

  “啊,你们不要过来,放开我……救命呀……”是远处传来一个女孩的呼叫声。如果以前的我,我决不会管这等闲事,现在的我就则不同。要为平民做事,就得从自己的身边小事做起。

  我把永生能量内息运到脚上迈开双腿,飞快的跑向出事地点。不由自主的就用上了一心多用的密技,我感觉我的又脚离开了地面以一种和飞行魔法相似的方式,向前疾飞过。现在的速度几乎和一万年前,我运起最拿手的闪身身法时的速度相当。我觉得我如果我想再快些,我的速度还会提升。

  耳边传来的几个青年男人的恶叫****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使我不得不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终于到了出事地点。只见几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四个青年人围着瘦小无助的少女。

  从四个青年人身上透出的七彩魔法光我可以得出,他们几个有着一定的魔法力。

  引起我注意的是瘦小的少女,她的眼睛暗淡无光,直直的看着前光。那不是正常人应有的眼晴。我大吃一惊,她竞盲目的女孩。

  可是我提升的透世心眼下,我又觉得她的眼中奇迹般的有一道淡淡光彩。看着那光彩,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万年不曾兴奋的心竞然开始兴奋有力的跳动。与些同时我感觉到少妇的心跳也在加快。好像知道我的到来,而做的兴奋的回应与积极的配合。像许久未见的恩爱情侣。最从我的最爱离开我之后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深吸一口气,将跑动兴奋的心压制下来。变成作战时那种绝对冷静的心态度。

  我的目光从他的眼睛离开扫视着她的脸,他的身躯,她的四肢与全身。

  她的五官端正,皮肤上显然有些灰土,但掩盖不了,肌肤的本色——洁白。要不是因为眼晴瞎而无神。她是一定个极有姿色的美女。可是现在,看上去,她极为普通。有许多破口的衣服紧紧的包着那高挑身躯,黑黑的头发很的很凌乱,一看他就受了不少苦,让我不由心生怜惜之心。

  “大哥,救救我,他们要对我……”原疲惫不堪的少女,不知何处生出力量,竞冲出这四个年青人的包围。向我冲来!

  可能是心跳同振,使她知道我的存在和我处在的方向。

  我向前迎上几步,一把抓住跑向我的少女轻轻的输入一些内息到她的体内,使她尽快的恢复疲劳。舒缓一下她那紧张的神经。

  少女惊惶的面容,终于平静下来。经过我输入的内息运转,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精神。突的少女脸上一红,那内在的美丽气质让我心跳再次加快,我赶快松开拉着少女的手。再次压制住心脏的跳动。

  完全把心跳的反抗压下来的我平静温柔的说道“小姐,你到我身后,让我来收拖这四个不要脸的家伙。”说完也不理少女脸上的异样变化就把少女带到自己的身后。

  “小飞,她的安全就由你来照顾了!”

  (好的,克,交给小飞我吧)

  之后再也没有看少女一眼,可能是她给我感觉,让我有些害怕,或者兴奋。

  收到小飞的心灵交流我才回过头来正试的打量眼前的四个像贵族的年青人。同样这四个人也打量着我这个破坏他们好事的不速之客。

  两个人长的面目丑陋之极,一看就让人想把吃今天早上叫的早饭给吐掉,脸上长的暗疮流着发着恶臭的浓水。让人一看就恶心。四人之中有一个脸目较白的青年,五官还算端正,但一种轻浮的眼神让我感觉到很不快。但是从他魔法力的光彩来看,他应是四人这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最后一个是一个矮子,这个青年长的很精壮,好像是代版的五郎。从他肌肉隆起的胳膊可以看出他是以手上功夫的武技为主。

  对敌人应做充分的了解是我对敌的原则。

  “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盲目的女孩子,你们是不是不知道羞愧二字怎么写呀!”我冷漠的冲着眼前的四个人说道:给你们一个机会,只给向这位小姐道歉,我今天就放过你们,不然,我要你们真正认识到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四人显然没有想到我在此时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们的好事。听到我的话,他们从刚才的迷茫之中清醒过来。

  像五大郎的那个首先说话了:“俺大哥,要和她睡睡觉,我才抓她的。你是谁?为什么要管我们的事!”

  我心想,他有一点呆,瞬间心中想好了一个应对的计策。

  我微笑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像五大郎的青年迷茫的说道:“什么问题,你问吧。俺知道就告诉你。”

  “如果你的大哥让你抓自己的妹妹给他,你会怎么样做?”我故做神密的说道。

  像五大郎的青年认真的道:“俺没有妹妹呀!”

  “短瓜,你给我闭嘴!”那个轻浮的青看终忍一住制止了像五大郎青年的说话。

  “小子,你是谁?敢管我们的事,你不想活了。”轻浮的青年凶狠狠的道,接着脸色一变续道:“如果你把那个小妞交给我,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

  可能是我突然的出现和一瞬间让少女的恢复过来的本事,引起他的警惕。他不想着惹我这个他不清楚实力的人!

  两个丑陋的青年人也同时应各着大叫道:“快,快,把人交了来!我们就放你一马!”

  我轻视的一笑,转向不再理会这四个人。并不是我小看他们,从他们的轻浮易怒的心态来看。他们和我比起来,有着极大的差距。

  不用回头看,我就可以感觉他们怒气。我温柔的对少女说道:“小姐,你放心,有我在你绝对安全。现在我要教训这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完我一转身再次面对他们。这一转身给让他们真正感觉高手的境界。我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将他们四人遥遥的锁住,使他们生出只要一动就会被我攻击的感觉。而且那是致命的攻击。

  他们自然如我所想,脸上露出畏惧之色。接下来,一切按着我这个导演所预先安排好的方式开演下去。

  就在此时我动了,我的动对他们来说简直不能再称为动,我好像化作一道轻风,但比轻风快上数倍的速度来到他们的身边。

  “啪~~~啪~~~~碰~~~~碰~~~”

  一瞬间完在了四击之后,我又回到原地,还是那样冷漠,好像刚才打人的不是我……攻击速度之快让人生出我根本没有移动过的错觉。

  只见叫短瓜的人与轻浮的青年人,脸上各有一道深紫色的手印。那是我给他们的两记耳光。两个丑陋的青年人。则倒在地方口中溢出少量的鲜血。要不是我没想要他们的命,他们此时早已经去和死神去喝茶了。

  此时四人再也没有以前的嚣张的气焰,第个人的眼中都自然流露出畏惧的神色。

  轻浮的青年人表现出四人之中最强者的能力。他战战兢兢的说道:“你……

  是……什么人?我可知道我们是魔法军官学院的。你敢惹我们……“

  我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虽然我一点表情也没有,但我知道现在的这种表情是他们四人最害怕的表情。

  我冷冷的道:“我叫龙克,是魔法士学院的。想找我报复就尽管来!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哼,要不要我再送你们一程。”

  说完,我慢慢抬起的右手。

  四人一看我抬起右手,大惊失色,我对他们的攻击给他们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三个人运起不稳的飞行魔法,(指没有完全运足就施展飞行魔法!)以不是直线飞行的方式逃走了。没有跑掉是的那个叫短瓜的青年。并不是因为他要留下来和我作战,而是他的飞行魔法显然处于最低的水平。心中一急原本就不熟的飞行魔法的咒语,此时竞忘了一干二净,干跳就是飞不起来。我看着他短小的身材一跑一跳的很是有趣。我强忍着笑意装做凶狠狠的样子道:“飞不起来,可以跑嘛!难道你真的想我送你一程!”

  短瓜停下来他跳动的身形,看着我。向我说了一句我都意想不到的话:“你真历害。”

  说完他飞快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