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第二轮圣兽考验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483 2016.06.21 12:57

  “好厉害的女子!”

  桃花姐如今的面容,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出头,在她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绝对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一时间,这些长老们都向桃花姐投来了敬佩的目光。

  “难道她就是桃花?”

  当所有人都在惊叹桃花姐实力不俗时,布维长老已从她眼神中看到了什么。

  眼前的女子,与几十年前被赶出圣殿的桃花一模一样,就连一笑一颦都是相同的。

  岁月不饶人,经过这几十年,布维长老也是从年轻有为的青年,变成了执掌一方的长老,所以他也是坚信,一直不肯与他见面的桃花,变成了跟他一样的老人,所以,他初一见到眼前的女子时,还把她当成了桃花的女儿,但随着桃花看向她时,流露出的异样眼神时,他忽然明白,眼前的女子不是桃花的女儿,而是桃花本人。

  “桃花,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你!”

  这几十年间,自己去找过桃花多少次,只是她刻意躲避自己,使得自己没有见到她。他之前让我去找她,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我竟成功,将她带了回来。

  这一刻对于他来说,简直是这一辈子中最兴奋的时刻。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令人恶心!”

  桃花姐剜了他一眼,身体便如鬼魅般来到了朝我奔去的杜峰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丫头,不要以为你长的有几分姿色,就敢阻拦老子的去路!若是再不给老子让开,老子要是发起疯来,将你杀掉也不是不可能!”

  杜云飞被我快要吸干身体了,生怕晚一分钟过去,杜云飞会变成骨头架子,杜峰也是气急败坏的朝桃花姐冷哼道。

  桃花姐不以为意,冷哼道:“就凭你那点实力,还想在我面前蹦跶!”

  “小丫头,你倒是蛮自信的!今日老子就让你知道,狂傲是需要资本的!”

  爆喝一声,杜峰体内的魔法元素,如同沙尘暴一样,在他体内高速旋转了起来,接着,他的体表便出现了一层用魔法凝成的蓑衣。随着他嘴角微微抖动,这层蓑衣竟如伸缩门一样,猛的向前伸去。

  突如其来的向前伸,仿若毒蛇吐出的蛇信,让人猝不及防。在蓑衣向前即将碰到桃花姐时,数把隐藏在蓑衣下的刀刃,同时向桃花姐的身体旋转而去。

  “嗖嗖”的飞刀旋转声,使得人麻酥酥的。

  他蓑衣向前弹出,就让人挺意外的了,它的下面还隐藏着那么多刀刃,并且,这曾刀刃上还沾有冒着绿色毒气的毒液,这不得不说杜峰得有多么阴险了。

  在众人以为,桃花姐即将被这一击击中时,桃花姐只留一道残影,竟消失在了原地,当她再度出现时,她已经出现在了杜峰身后。

  在杜峰的刀刃,打中她的残影时,由她用魔法凝成的金色刀刃,也是打在了杜峰的后背上。

  “噗嗤!”

  杜峰被刀刃打中的刹那,身体猛的向前一探,便吐出了血。

  “怎么回事?我明明打中她了!为何我还会受伤?”杜峰亲眼看到从蓑衣中飞出的利刃,打在了“她”身上,但令她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她”被打中后,自己的后背还会传来剧烈的疼痛感,难不成她会伤害转移的魔法不成?

  而在他困惑中,将刀刃收回蓑衣的他,也是看清楚了,他的刀刃先前哪有打中她,而是打中了她的残影。

  “这怎么可能?”

  杜峰出击时,完全没有给对方还手的空间,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对方不但躲开了,还攻击到了他。

  这得有多么快的攻击速度啊!

  “我才不相信他还能躲过我的下一次攻击!”

  面容阴鸷的他,冷哼一声,就要让自己的蓑衣回旋着向身后的桃花姐打去,但还没等他出手,离桃花姐有一段距离的布维长老,如灵猴一样出现在了他旁边,不等他做出下一次攻击,结实的双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胸口闷疼的他,口吐着鲜血便倒飞了出去。当他落地时,他的脸色已变成了惨白。

  他准备了那么久,就是想在选择救世主这一天,扬眉吐气的,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一天,成了他最悲催的一天。

  他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得来的黑魔珠,竟是被我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人,将上面的怨气给吸收光了,至于他引以为豪的孙子,已变得跟柴草没有两样,而他本人也因为小瞧了眼前的女子,遭到了她跟布维长老的伏击,变得危在旦夕。

  “布维,你敢联手这个恶毒的女人打伤我,你不得好死!”

  身体虚弱到击中的他,尽管已没有了作战能力,但他还是嘴硬的很。

  “杜峰,你擅闯那个房间,本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为何不敢把你打伤呢?”桃花姐突然出现在这里,说明她应该修复完了枯萎的圣女枝叶,所以布维长老说起话来,也特别的有底气。

  “哼!圣女是我们圣殿的象征,监视她不是不是处女之身的圣女枝叶,我们也有权利看。你为了圣女枝叶的安全,用机关将它保护起来,我们没有意见,但你不让我们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就有点过分了!”

  被桃花打伤的杜峰,没有再也布维长老对峙的本钱,唯有用圣女枝叶的事情,来压制布维长老。

  其它长老因为桃花姐的出现,暂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桃花姐的身上,当听到杜峰此刻的话,才又想起了圣女枝叶枯萎的事情,所以,他们也是一脸严肃的朝布维长老说道:“布维长老,杜峰情急之下,想上场救杜云飞的行为,虽然过激了些,但他现在说的话,却句句在理!我们有权监视圣女枝叶,我们现在就要看圣女枝叶!”

  “你们确实有权监视圣女枝叶,但就怕你们中有有心人,为了对付圣女,用下三滥的方式毁坏圣女枝叶,我才用的这种方法!”讲到这的布维,刻意望了一眼杜峰,那样子似是在说,使用下三滥手段的人,会是杜峰。

  不过,他的目光在杜峰身上停留的时间不久,他便又回到了正题上,拍拍胸膛朝所有人说道:“你们放心就是,如今的圣女枝叶完好无损,绝对不像杜峰说的那样枯萎了!”

  “布维长老,我们虽不知道杜峰长老说的对不对,但大家既然有了这样的疑惑,不如让我们看看吧。那样的话,我们也就安心了!”

  这些长老嘴上虽说相信了布维长老的话,但他们却相信了杜峰的话。

  “布维,既然你说圣女枝叶没有枯萎,那就拿出来让我们看啊!你现在犹犹豫豫不敢,是不是因为圣女枝叶枯萎了,不敢拿出来让我们看啊!”

  长老们的质疑,使得杜峰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他偷看圣女枝叶的事,虽然违反了布维长老下达的命令,但只要其它长老查出圣女枝叶枯萎了,那布维就要眼睁睁的被其它长老打下台,到那时这些长老说不定会因为自己及时发现这个问题,推举自己上位呢。

  所以,他也是不断催促着布维长老。

  “不敢?”被逼到这个份上的布维长老,甩了甩衣袖,他的双手便在胸前飞舞起来,随着他双手的飞舞,一道道紫色魔法元素,忽如迸发的焰火,从它胸口处散了出来。

  这些则色魔法元素越聚集越多,当到达一定程度时,这些紫色魔法元素,竟变成了紫色光晕。

  这些紫色光晕当暴涨到一定程度时,忽然如气团一样爆炸了,之后,一棵绿油油的小树苗就出现在了布维长老的手中。

  这棵小树苗有二十公分高,树苗的顶端,赫然写着幽倩两个字。

  “幽倩”上不断有轻灵之气散出,随着这些轻灵之气的散出,所有人如同进入了清凉的山谷,躁动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安静了起来,脑袋中杂乱的想法,在那一刻也是窜出了他们的脑海。

  这时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微的笑意,仿佛世间的任何事物,在他们眼中都是美好的。

  看一眼就能让人产生这种感觉,除了圣女枝叶的话,还能是什么?

  它若是枯萎了的话,那怎么还能让人产生这种感觉?

  在所有人被圣女枝叶的轻灵之气洗礼了一遍后,布维再度使用出传送魔法,将圣女枝叶传送走了。

  而在小树苗消失后,所有人才从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这时的杜峰,再也没了之前的桀骜,整个人面如死灰的坐在地上。

  他可是实验了无数次,才破了布维的机关,看到了圣女枝叶的真实情况,那时的他可是清晰的看到,圣女枝叶已枯萎了,为何它现在还绿油油的?

  难不成自己当时看到的圣女枝叶,是假的?可也不能啊,当时的自己,还用手碰了碰,上面微弱的轻灵之气,使得自己相信,那就是圣女枝叶啊。

  为何短短几天过去后,那枯萎的圣女枝叶就恢复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绝不相信,布维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修复圣女枝叶的方法!”

  杜峰如同疯了一般,不断摇晃着脑袋。

  “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在所有人目视下,布维也是走到了他们中央,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杜峰大势已去,尽管曾经的他,还有与布维长老对抗的能力,但现在的他,却如了砧板上的鱼肉,布维长老想杀他,只要一句话,所以,其它长老也都识趣的要黄了一下脑袋。

  “那你呢,杜峰?”布维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走到了杜峰的面前,诡笑着看着他。

  “布维,圣女枝叶枯萎了,你刚才一定是施展出某种魔法,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瘫坐在地上的杜峰,看着逼近的布维长老,他知道自己离死已经不远了,但为了保命他还是极力反驳着。

  尽管他的声音,依旧像之前那样响亮,但没有哪个长老再为他说话。

  布维长老的修为,在他们中最高,但要想凭借某种魔法,蒙蔽他们所有人的眼睛,那根本就不可能,并且,布维长老拿出的圣女枝叶,让他们再度找到了熟悉的感觉,所以他们并不相信杜峰说的话。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杜峰,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杜峰盗用黑魔珠,又闯入装有圣女枝叶的房间,这任何一件事,要追究起来都是死罪。

  杜峰身为圣殿中的长老,他会不知道做出这样的事,受到的惩罚将是死罪?既然他知道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还去做这样的事,他显然是没把圣殿的规矩放在眼中,进一步说就是他没把圣殿中的长老们放在眼中。

  对于他这种不把圣殿规矩放在眼中的人,把他留着早晚会出事,所以,布维长老必须要处死杜峰。

  布维长老虽没把话挑明,但杜峰却明白其中的意思,望了望四周,没有谁再帮他,他知道他离死不远了。

  但他不甘心的是,他明明见到圣女枝叶枯萎了,为何圣女枝叶又完好无损呢?

  绝望中的他,长叹了口气,朝布维长老问道:“事已至此,我根本没了活命的可能,临死前我想知道,圣女枝叶是不是枯萎过?”

  “呵呵。”布维长老捋着胡须笑了笑,并没回答他,反倒是将目光转向了将他打伤的桃花姐。

  桃花姐缓缓走到杜峰的面前,朝他小声说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谁?”杜峰疑惑的看着这貌美的女子,在他眼中,这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女子,自己怎么能认识她?难不成她以前与自己认识?

  怎么可能,自己自打培养杜云飞这段时间,就很少与外界接触了,怎么会与这女子认识?不过,听她的口气,她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与自己相识的。

  “难道是她?”眉头紧皱的杜峰,身体猛然如被针刺到,精神了许多。

  而在他想到面前的女子,很有可能是桃花时,桃花姐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难得你还记得我。”

  “难怪圣女枝叶枯萎了,还能在短时间内修复,原来是因为她的原因啊!”想明白这些的杜峰,眉头不禁舒展了开,但就在这时,一道钢针忽然从桃花姐的手中飞出,不等他将这些话说出来,就刺入了他的身体,而在他的身体被钢针刺入后,他也是重重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

  “她是?”

  所有人都被桃花姐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纷纷猜疑起她的身份,不过,桃花姐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深沉的望了布维后,便走下了台。

  望着桃花姐离去的背影,布维也是在原地僵了半天,喃喃道:“她原谅我了吗?”

  “第一轮比赛结束,现在进入第二轮比赛。请雷刚、木山、龙克分别到台上接受圣兽的考验!”

  台上的裁判在没有长老们喊停的情况下,将杜云飞的身体处理完后,便宣布了第二轮比赛的开始。

  首先上场的是雷刚,他手持黑色狼牙棒,上面有蓝色电流在闪动,他每挥动一下狼牙棒,周围就会产生让人麻木的电流。

  在他上场后,一头全身冒着五色流光,面容凶恶的金角圣兽,便被传送到了他的旁边,张牙舞爪的向他发起进攻。

  雷刚自恃手中的狼牙棒,威力无穷,想以狼牙棒上的电流击杀金角圣兽,可当他挥动狼牙棒向金角圣兽发动攻击时才发现,金角圣兽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他的狼牙棒每次一挥击到金角圣兽身上,他的身体便会被金角圣兽反弹的麻木不仁,尽管他每次挥击前,都在体表布置了厚厚的防御魔法,但他还是被反弹带来的麻木,震的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最终被金角圣兽撞下了台。

  “这……”

  先前因为雷刚与杜峰争辩的面红耳赤的那名长老,看到被撞下台的雷刚,皆露出了失望的眼神,“这个雷刚真是笨死了,他最强大的是雷暴拳,他不用雷暴拳攻击圣兽,反倒是用狼牙棒攻击圣兽,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亏我还那么看好他,没想到这废物,竟是连自己的杀招都不用!我强烈要求裁判让他再尝试一次!”

  台上的这些长老之所以支持雷刚,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雷刚雷暴拳的厉害,一拳能打出一百多米高的雷柱,这的是多么凶悍的一击,台上那头金角圣兽,虽然叫做圣兽,但它只不过是圣兽的幻影,不然以这三个候选者的实力,是无法击杀那头圣兽的。

  就在这些人的叫嚷声中,布维长老忽然踏前一步,朝他们制止道:“这一轮比赛叫做圣兽的考验,不是叫做杀死圣兽。参赛者每次攻击圣兽,圣兽都会将它受到伤害的两倍,返还给攻击它的人,雷刚要是施展出了雷暴拳,我相信这一刻他的身体已经爆裂了!”

  “圣兽会将它受到伤害的两倍返还给攻击它的人,这简直是太可怕了吧!要真是那样的话,参赛者怎么才能通过考验呢?”

  “参赛者要想通过考验很简单,那就是得到圣兽的认可,至于他们怎么能得到圣兽的认可,那就得看他们的悟性了!”

  这三轮比赛是布维长老设定的,他自然知道众人不知道的秘密。

  而在他们惊叹中,被众人誉为黑马的木山也是走到了金角圣兽的跟前,与雷刚的盲目不同,他在被圣兽攻击后,他并没有还击,而是再度集中精力躲避圣兽的下一次攻击。

  因为雷刚之前的败退,让他看出了什么。雷刚修炼的是雷系魔法,雷刚狼牙棒上释放出的电流,虽不能把圣兽击退,但让圣兽被电的伫立在原地却足够了。

  不过,雷刚在攻击到圣兽后,圣兽没有伫立,雷刚却伫立在原地,说明圣兽有反伤攻击的能力,所以,他并不能贸然对圣兽发动攻击。

  既然不能对圣兽发动攻击,又要战胜它,该用什么方法呢?自己总不能一直躲避圣兽的攻击吧。那样就算自己不会被圣兽攻击到,自己也会因过多劳累,最终被圣兽找到机会打下台。

  “难不成用精神力攻击圣兽?”

  魔法元素跟武器,使得自己不能攻击圣兽,忽然让木山想到了什么,想到这的他,先凝聚出部分精神力,用这些精神力轻轻的去攻击它,发现有效果。于是他又用精神力催动手中的玄铁棍,去攻击圣兽。

  情况跟他之前料想的一样,只要他不手持武器,或用魔法元素攻击圣兽,而是用精神力催动武器攻击圣兽的话,他打在圣兽身上的攻击,就不会被反弹。

  明白这一切的木山,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攻击金角圣兽,而在他漫长的攻击下,这头金角圣兽终于因身体吃不消倒在了地上。

  “木山成功通过第二轮,进入第三轮!”

  金色圣兽倒地的瞬间,裁判洪亮的喊声也是从台子上响了起来。

  “木山好厉害啊,这么难的第二轮,他竟是通过了!真不愧为我们圣殿培养出来的佼佼者啊!”

  “能够催动自己的精神力,这么长时间攻击圣兽,估计也只有木山能做得到!”

  木山成功通过第二轮,使得观众们对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如若说之前木山通过第一轮,是因为火元的大意,那他这一次是真正的靠自己的实力通过了这一轮。

  一时间,木山成了观众们眼中的胜利者,仿若他就是真正的救世主了。

  我的灵体达到了灵空境,就算不借助透视心眼跟心神同心术,我一眼也能看出金角圣兽的弱点,一举用精神力将其摧毁。

  木山在没有透视心眼跟心神同心术的前提下,能凭借自己的沉着,找到金角圣兽身上存在的问题,这一点已说明他有着不俗的实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救世主了。

  真正的救世主,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敌人的破绽,然后一举将敌人歼灭的,像他这样浪费一段时间才找到圣兽身上的破绽,注定了他不能成为救世主。

  在所有人的呼唤声中,那头倒下的金角圣兽,又再像一上场那样,活跃的站了起来。

  “请龙克上场!”

  在金色圣兽站起来后,裁判也是念到了我的名字。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走到了比赛场上。因为我灵体达到了灵空境的原因,这头圣兽在我面前是没有秘密可言的,我上场后就要用我的精神力攻击这头圣兽。

  但令我如何都没想到的是,在我体内的精神力,散出身体的刹那,本还威风凛凛的圣兽,如同抽风了一样,全身颤抖了起来,之后,它便双腿弯曲跪倒在了我的面前。

  “什么?这圣兽竟然跪倒在了龙克面前,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观众们的眼中,木山用精神力催动武器,对圣兽攻击了好半天,这圣兽才被他打翻在地的,为何我刚一上台,还没发动攻击,这圣兽就跪倒在了地上,摆出一副向我求情的表情,这到底发生什么事?

  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惊得看台上的长老们捂住了嘴巴。

  圣兽是他们圣殿的守护者,它是非常傲慢的,就算是它的残影也会相当的傲慢,你不将它打的起不来,它是不会停下向任何一个人发动攻击的,但令这些长老们没想到的是,台上圣兽的残影,竟然在我登场后,跪倒在了地上,这绝对是以前未曾有过的事。

  甚是不解的他们,不禁朝布维长老投去了疑惑的眼神,布维长老满意的摸着自己的胡须,讲解道:“我之前说过,这一轮叫做圣兽的考验,圣兽一见到龙克,就跪倒在龙克面前,说明它打心眼里顺服于龙克。”

  “它打心眼里顺服于龙克?”

  尽管圣兽跪地颤抖的模样,说明它确实因为惧怕我,才跪倒在我面前的,但这些长老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圣兽是狂傲的,它就像高高在上的皇帝,它怎么会顺服于我?

  更何况,我什么都没有对它做过,它为何会顺服于我呢?

  在这些人的疑惑中,布维长老也是解释道:“那头圣兽,虽然凶悍,但它只是在我们眼中,若是它碰上了比它强的强者,你说它是会主动攻击对手,还是跪地求饶?”

  “当然是跪地求饶了!”

  长老们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当他们说出这番话后,他们才想到了什么,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布维长老,小声问道:“难道说……龙克真的是三创主认定的救世主?”

  “那你们认为呢?圣兽只有在三创主面前,才会像仆人一样跪倒在地,它能跪倒在龙克的面前,只能说明什么呢!”

  没有比圣兽跪倒在地,更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如今的布维长老,也不需要给长老们过多的解释。

  他们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看着圣兽跪倒在我的面前,不知过了多久,那头跪倒在我面前的圣兽,忽然化成了一道红光,漂浮到了半空中,用威慑四方的声音说道:“龙克成功通过第二关的考验,成为了三创主选定的救世主!”

  “三创主选定的救世主!”

  这道声音如晴天霹雳一样,惊得所有人说不出话来。

  在他们印象中,一直都是布维长老在他们面前说,我才是三创主认定的救世主。

  他们一直以为布维长老在骗他们,现在作为圣殿的圣兽,都亲自发话说我是三创主认定的救世主,他们还能质疑什么呢?

  “为什么?不是要进行三轮选拔,才能认定谁是真正的救世主吗?为什么才进行了两轮,就认定龙克为救世主了呢?我不服!”

  为了在救世主候选赛上胜出,木山可是承受了比凤凰涅槃难受十倍的折磨,才能走到这一步的,他好不容易通过了第二轮考验,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救世主了。

  没想到,突如其来的我,却搅乱了他的计划,虽说他并不像杜云飞那样憎恨我,但他却因为我被选为救世主,充满了不甘。

  场上的裁判,看着他不甘的眼神,也只能解释道:“木山,你的表现已经很完美了,你是我们圣殿培养出来的作为救世主的最佳人选,但可惜的是,你只是我们培养出来的,并不是三创主认定的。圣兽若是没有发话的话,我们一定会按照之前的规定,进行第三轮测试的,但圣兽既然发话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你那么优秀,当不了救世主,我们圣殿也不会亏待你的。”

  “我真的不甘心!”

  木山摇晃着脑袋,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不过,那名裁判并没有再回应他,看着失魂落魄的他,我只能走到了他跟前,朝他开口道:“你不甘心,那我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能战胜我,那你就是救世主了!”

  “龙克,这可是你说的!”

  处于绝望中的木山,听到我忽然走到他跟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顿时来了精神。不由分说的将他体内所有的魔法元素,调集了出来。

  他修习的是木系魔法,不久前又吸收了火元的火系魔法,如今的他已拥有了两种魔法元素,他相信在他这一次攻击下,我一定会被他给打败的。

  浓郁的木系元素,不断从他体内喷出,形成一道道噪乱的狂风,呼啸着向我冲来,赤红的火系元素,伴随着狂风的袭来,瞬间来到了我的跟前。

  一时间,它们竟是将我包裹了起来。

  “难怪他心有不甘,他体内的魔法元素,果然不是一般的浓郁,并且他的精神力,已强大到了令人骇闻的地步,但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我,遇上了我这个被三创主认定的救世主!”

  我只要将体内的十能锁解封,那我瞬间就能使用十种能量。

  我要想将这些木系能量,跟火系能量吸入的体内,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太简直了。

  但我并没有像吸收杜云飞那样,吸走其中的能量,而是微微吸收了一部分,就将吸收掉的能量放了回来。

  “龙克,我输了!”

  我将这些能量吸走,又放回来的举动,立马让木山想到了杜云飞被我吸干的一幕,知道我没有想杀他的心思,他也是打内心中佩服我,收起喷出体外的魔法元素朝我道谢道。

  “龙克,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我们一定能战胜那股邪恶的力量的!”

  他朝我抱了抱拳,便大踏步的离开了。

  四周的观众,这是已陷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在他们的欢呼声中,我也是走到了几位老婆面前,在我要与她们拥抱时,丝蒂忽然指了指在她身后的洁儿说道:“龙克,你就不想让洁儿看看吗?”

  “洁儿?”顺着丝蒂的指向,我看到这时的洁儿,正一手指着下巴,一手朝我指指点点,故作不满意的说道:“原来哥哥跟洁儿想象中的差距那么大啊,是那样的丑啊!”

  尽管她嘴上是这样说的,但她脸上的窃喜却出卖了,看着她调皮的模样,我也是拍了拍她的****。

  这一次选拔之后,没有谁再敢怀疑我是救世主的身份。

  又在圣殿中住了几日后,我便领着几个老婆离开了。

  ……

  离开魔法之都大陆,看着路旁郁郁葱葱的景象,我总觉得心情舒畅,走出魔法之都大陆,傍着一条极为宽阔的河流开始行进。

  一行人走在路上,突地发现雨天到来,起初天空只是飘过几片乌云,飘过几点雨花,很快的天空就是乌云密布,雨点如同瓢泼一样的落了下来、

  雨势很大,路上很快充满了落雨积水。

  整个天色也是一下子暗了下来,就像是提前进入了黑夜之中,雨幕细密,伸手不见五指,原本周围青葱浏览的颜色全都消失不见。

  天地期和一片,只有阵阵雨不断的落在车上,天空闪过一道闪电,引来阵阵惊雷,闪电犹如光龙一样闪过天空,随之落在了远处。

  轰隆隆!

  天空雷霆滚滚,闪电横空,天色在闪电的照映下忽明忽暗,将整个世界都带入了一片雨水纵横的世界。

  这时我们一千余人的出使队伍已经离开了魔法之都大陆足有千里之外,我将迪克等人都先派回了帝都,身边只留下了丝蒂洁儿和幽倩,还有的就是一千魔器大队的士兵。

  在离开魔法之都大陆之后,我就决定要去一下东方边疆的地火军团,准备和火络递再次商议一下合作的事情,毕竟龙克独立军团现在十余万人的规模,将来要想重新规划加大军团的规模,必须从地火军团再吸取一些老兵和新人,保证他们能够更快的适应战场。

  面对着这样突如其来的大雨,我带着队伍在一个山谷里暂时避雨。

  终于,小半天的时间过后,雨势渐渐变小,空中却依旧余雷阵阵,时不时的还有闪电划过天空。

  “继续出发吧,在这里耽误了半天的时间,我们就要晚到地火军团半天,我已经发去了消息,现在那边应该已经选出来了加入我们独立军团的士兵了。”

  我从临时搭建的营帐里出门看了看天色,转身对丝蒂三女说道。

  丝蒂嘟着小嘴,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她原来想借着出使魔法之都大陆完毕,可以借机和我好好的游玩一番,结果还没走出魔法之都大陆多久,就遇到了这场雷雨,让人完全没有了游玩的兴致。

  营帐外的士兵已经开始领命行动,收拾随军带着的营帐,幽倩带着洁儿从营账里走了出来。

  我叫人把马车驾来,准备将三女送上马车。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体内永生剑的能量突然一颤,义父义母的声音几乎同时在我的二中响起。

  “小心!有人在山谷里埋伏你!”

  “不仅有人,还有人魔怪的气息,注意他们已经把你们全都包围了!”

  我的心神瞬间一紧,神识向着四周散开,嘴里大声喊道:“敌人袭营!注意防御!”

  “动手!”山谷间顿时有人高喊出声,几道身影就如同离弦的箭,手里闪烁着兵器的寒芒,直接向着我的位置射来。

  我的神识今非昔比,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几个人身上暗月杀魔的月牙标志。

  是暗月杀魔!

  我微微眯眼,发现与此同时,在山谷周围的森林里,很快响起一阵如同擂鼓般的震响,我一下子就听出这是大型魔兽的脚步声,声音很快就接近了营地周围。

  我的心念一动,眼神下意识的在幽倩三女和周围千余魔器大队士兵的身上扫过。

  “想杀我龙克!你们暗月杀魔的人是没有机会的!就算你们联合魔兽帝国,也是一样!”

  我高喝出声的时候,见着山谷两侧的山林里都是冲出了几只十多米高大的魔兽,一出山林,就是扬天大吼。

  可是吸引去我注意力的并不是这些魔兽,巨型魔兽的身上,都是载着一个人形魔怪,这些人的目光瞬间就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天空的乌云这时聚聚散散,天色又是昏暗了不少,三个冲杀向我的刺客,这时候的武器寒锋都已经递在了我的身前。

  “龙克小心!”

  幽倩扶着洁儿高喊,她是三女里最为冷静的一人,丝蒂听到她清亮的声音,也是缓过神来,快速的结起咒印,准备施法。

  “没事,不用担心,几个跳梁小丑罢了!”

  我催动体内永生剑能量的核心,能量涡旋顿时快速旋转起来,十能锁脉开启的十种元素能量随之爆发。

  “火!”

  我身体一个回旋,手掌上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三个刺客的刺杀速度要是在我突破到灵体境之前,绝对会将我逼的手忙脚乱,可是现在在我的眼中,他们的身形动作分毫毕露。

  我提抬手,燃着熊熊魔法火焰的手掌直接劈在三个刺客的长剑之上,三柄武器应声而断,每一柄长剑断裂的位置都是被火焰生生熔断。

  三个刺客的嘴里顿时下意识的响起几声惊呼,可是我不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火焰外放,三个人顿时瞬间燃烧了起来,顷刻间就在火焰里被烧的连灰都没有剩下。

  连杀三人,我眼睛眨都没眨,回身先是将三女护在了身后。

  天空雷声阵阵,可是已经没有刚刚那样响彻大地的雷声了,魔器大队的士兵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在我连杀三个刺客之后,已经在我和三女的周围结成了一个战阵,手里的魔能枪和武能枪一直冲向外面。

  可是山林中不断响起的隆隆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停下,山谷两侧高大的树木不断的倾倒,最后又是走出了数十头高大的魔兽,每一个魔兽的身上也都是坐驾着一个人形魔怪。

  不仅如此,在解决掉三个暗月杀魔的刺客之后,我发现森林中人形闪动,只是一眼扫去,就发现了数千人身上带有暗月杀魔月牙标志的杀手闪过。

  “嘿,这一次看样子是暗月杀魔下了血本了!可是他们还真是高看我了一眼,居然跟魔兽帝国的人魔怪也搅在了一起。”

  我扫看着周围的环境,低声的说道。

  幽倩扶好有些紧张的洁儿,洁儿的眼睛之前刚在魔法之都大陆治好,好需要好好休息,最受不得刺激,丝蒂走到我的身边,双手都蓄满了魔法能量,一副要与我并肩作战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