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赔率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036 2016.06.21 12:44

  距离比武大会举行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我走在帝都的大道上,突然许许多多的人向着一个方向奔跑而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帝都中出现了什么****?

  “快点啊,天下拍卖行竟然开设了比武大会的博彩盘口,听说赔率相当的惊人,咱们快去看看,这次要大赚上一笔才行。”

  我听着从我身边经过的行人口中的话,我的眼睛忍不住瞪大了起来,向着人群涌聚的方向看去。

  这次的比武大会居然有着博彩盘口的开设,在我以前的世界若是有什么重大的赛事,像是世界杯、奥运会之类都会有着大型的博彩公司开设盘口,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盘面开设,这么热闹的事情,我当然要去看一下。

  而且开设这次盘口的竟然还是天下拍卖行,想必斯嘉丽也应该来了吧,说不定我可以从她那里得到些机密,虽然自己空间戒指中有着不少的魔能币,但是又有谁会觉得钱会扎手。

  我快步来到了天下拍卖行门口,眼前沸沸扬扬的人群真在此时此刻显示出了帝都的繁华之处,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汇聚了这么多的人,我想要走进几步去看看里面的情况,都是非常的困难。

  “大哥!”

  我感到有人在我的背后用力拍了一下,我转头向着身后看去,看到了迪克那洋溢着笑容的笑脸。

  “迪克,你也来了。”我对着迪克笑着说道。

  “是啊这么热闹的事情,我当然要过来看一下了,嘿嘿。”迪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憨厚的笑着说。

  “大哥,你看那魔法屏障上都写着什么啊,密密麻麻的,咱们距离这么远根本没法看清楚。”迪克有些好奇的向我问到。

  我转头看了看天下拍卖行墙上那魔法屏障,那用魔法凝聚的屏障足足有五米长三米宽,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那应该就是参加比武大会的人的赔率吧。

  “那应该就是这次天下拍卖行开设盘口所给出的赔率。”我想了想对着迪克说到。

  “那咱们快过去看看,也不知咱们两个,还有屏页法、坦力都是什么赔率,我要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你身上。”迪克拉起我的手,就向着人群中挤去。

  我我迪克好不容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人群中挤到近前,抬头向着白纸上看去,也不知道斯嘉丽来了没有……

  “大哥,这上面为什么没有咱们的名字?难道咱们不在这次博彩的内容之中?”

  我听到迪克的话语,眼睛仔细的在魔法屏障上扫视了一圈,果然没有我们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应该每个参赛的人员的名字都在才对啊。

  “哇,你们看这次天下拍卖行真的是下了血本了,竟然有着这么高的赔率,竟然有着一比一万的赔率,如果赌赢了的话,天下拍卖行岂不是要赔死吗?”

  “说什么呢,你以为人家天下拍卖行的老板是傻子吗?这些赔率上万的人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小人物,他们怎么可能能够拿到这次比武大会的冠军?”

  “也对啊,像是这种的赔率,买了也是白买,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得到冠军的,别说冠军了,他们能够进入前一百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能够让人赚钱的都在天下拍卖行打听里面呢,魔法屏障的不过是天下拍卖行吸引人的手段罢了,谁会傻到下这些人的注,听都没听说过的一些人。”

  我听着身边的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些过万的赔率不过是天下拍卖行的一个噱头而已。

  “迪克,我们去大厅看一下。”我转头对着迪克说了一句,然后向着天下拍卖行的大厅奋力的挤去。

  我进入天下拍卖行的大厅中,大厅中依然是人声鼎沸,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悬挂在半空中的魔法屏幕,这魔法屏幕与外面的魔法屏障相比,就大大的不同了,这些魔法屏幕都是用冰蓝石制作的。

  冰蓝石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魔法材料,但是就算再怎么常见的魔法材料也是价值不菲,相比外面那通过人力用魔法凝聚的魔法屏障,档次上就高出了不少。

  “大哥!你看那是希图的名字,他的赔率竟然是一比三百!他的赔率竟然一下子下降了这么多。”迪克惊讶的扯了扯我的衣袖,对着我说到。

  我看着迪克惊讶的模样,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希图的名字出现并不稀奇,他作为帝都十杰排行第三的人物,赔率能够达到三百已经是非常高的了。”

  迪克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魔法屏幕上希图的名字,像是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一样,对着我说道:“在我眼中,冠军只会是大哥你的,其他人连想都不用想,所以我觉得希图跟外面的那些人名没有什么不同。”

  “切,哪来的傻小子,说什么傻话呢,还你的大哥是冠军?你的大哥那么厉害怎么不是帝都十杰?人家希图可是帝都十杰排名第三的人物,那可是在整个帝国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一个脸色干瘦的人听到迪克的话,有些不屑的看着迪克说到。

  “你……”

  我看到迪克想要反驳那人的话,连忙伸手拉住了他,虽然我若是对上希图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没有要在这里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迪克,我们去那边看一下。”我对着迪克微微一笑说到。

  “好的,大哥。”迪克点点头,没有再理那人。

  “大哥,你为什么不让我反驳他?你明明就比那个希图厉害的多。”迪克跟着向一边走了几步,有些不解的对着我问到。

  我看着迪克笑着说道:“就算你告诉他,我可以将那希图打败,那个人会相信你吗?只会换来更多的言语讥讽,又有什么意义?”

  还没等迪克在说话,我耳边就传来了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快看,希图的赔率竟然是一比三百!希图这样的人物的赔率竟然都高达三百,看来天下拍卖行真的是下了血本来搞这次博彩了。”

  “是啊,真的是令人心动啊,若是希图能够获得最后的冠军,一个法魔币就会变成三百个啊!我身上有一个法魔币,要是押到他的身上,岂不是就会获得三万个法魔币!那可是三万个法魔币啊!这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看你说的就像希图能够获得冠军,你已经成为富翁了一样,难道你没有看到希图的名字上面的那个名字吗?那可是帝都十杰排名比希图还要靠上的人,路西法!”

  “路西法的赔率也是相当的惊人啊!”

  我听着他们的话,视线顺着希图的名字向上看去,果然是路西法的名字,他的赔率是一比二百八十,也是相当的高了。

  不过据我所知,路西法排名在帝都十杰中排名第二,实力上比起希图也不是高出很多,拼起命来战斗的,他虽然一定会赢希图,但是绝对会是惨胜。

  “哎呀!路西法的赔率也不低啊,两百八十跟三百相差的也不多。”刚刚那个做着富翁梦的人看到路西法的名字之后,明显的有些心动。

  我只好无奈的笑了笑,像这样的人多得是,我也不可能对着他们去劝说什么,而且就算我劝他们,他们也不会听我的话。

  在我心中,帝都十杰之中真正危险的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帝都十杰排行第一的杜天宝,虽然我从没有见过他出手,也没有见过他跟任何人的战斗,但是他的鼎鼎大名,我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听说过了,而且那时候我和他还都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已经成长到了什么样子,但是以他那如同鬼才一样的天份,是绝对不可能沉寂下去的,现在的他恐怕已经强到无法估计了吧。

  这次武林大会中,他绝对是我的一个强劲对手。

  在杜天宝面前,希图、路西法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一提。

  “大哥,你看杜天宝的名字竟然没有跟希图他们的在一块魔法屏幕之上,他们都是帝都十杰,天下拍卖行为什么没有把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那样的话不是更容易区分?”迪克有些好奇的对着我问到。

  我的眼睛顺着迪克的手指看去,果然,杜天宝的名字是在另外一块魔法屏幕上的,可是虽然杜天宝跟希图他们同为帝都十杰,但是他的赔率竟然一下子下降的许多,竟然是一比八十。

  看来天下拍卖行的老板在这一点上,跟我的想法如出一辙,杜天宝的实力根本不是希图他们可以比拟的,恐怕杜天宝独自一人就可以将其与的帝都九杰给挑了吧。

  “杜天宝的倍率是一比八十啊,竟然比路西法的下降了整整两百的赔率!”

  “这是当然的了,杜天宝少年时期便一战成名,被人们称为帝国之中最天才的人物之一,他的天才之名可不是,路西法他们这些青年之后才成名的人可以相比的。”

  “虽然杜天宝是帝都十杰之首,但是这赔率下降的也太多了吧,我本来还想着将全部家当都压在杜天宝身上呢,但是现在这样一看,杜天宝的赔率明显没有路西法他们的合适。”

  “那是因为杜天宝获得冠军的几率非常的大,路西法他们想要夺冠,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相比杜天宝的话就相差甚远了。”

  我听着旁边那些人的对话,也是微微点头,在我心中也是认为,杜天宝夺冠的话希望还是很大的,因为我对上杜天宝的话,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击败他。

  “大哥,杜天宝真的有这强吗?在天下拍卖行开出天价赔率的情况下,他的赔率竟然只有一比八十。”迪克同样也听到了身边那些人的话语,有些不明白的对着我问到。

  “简单的说,若是你跟杜天宝对上,获胜的希望不是很大。”虽然这话可能有些打击迪克的信心,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也只好实话实说。

  “他竟然那么强?”迪克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到。

  我在说话的时候就知道他会有这样反应,只好无奈的对着他,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他……非常的强!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能够赢他。”

  “好吧,我明白了,难怪他的赔率这么低,原来他竟然这么强,就连大哥……你都不敢说一定能够赢他。”迪克看着我如此肯定的表情,只好有些颓然的接受事实。

  “怎么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名字,我很想知道大哥的赔率是多少,一定比那杜天宝的赔率要低才对。”迪克嘿嘿一笑,在一瞬间就从那颓然之中走了出来。

  “我想,咱们两个的名字一定在那魔法屏幕上,这么多的名字,咱们慢慢找找就是。”迪克能够这么就从颓然中出来,我心中也是非常的高兴,这证明他有着一颗绝不服输的心,就算杜天宝现在比他强,但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够说的准呢。

  “大哥!快看,我找到我的名字了。”迪克看到自己的名之后,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对着我欢快的说到。

  我也有些好奇迪克的赔率到底是多少,便连忙向着迪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迪克的赔率竟然跟路西法的一样,同样是一比二百八,这个赔率的话……对于迪克稍微高了一些,在我的想象中,迪克的赔率应该在一比二百三左右,不过赔率高一些也不错,至少可以让他的对手低估一些他的实力。

  “大哥,我的赔率竟然跟路西法一样啊,这样不是说明我跟路西法的实力相差的不多?哈哈……看来我也有着帝都十杰的实力呢。”迪克再看到他的赔率之后,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是有些高兴。

  我对着迪克微微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这个赔率对于你来说有些高了,在我心中你应该比这个数字要低一些才对,不过这样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嘿嘿,我觉得这个赔率没什么啊,至少在天下拍卖行的眼中,我有着跟帝都十杰中排名第二的路西法同样的实力,我已经觉得不错了。”迪克嘿嘿一笑对着我说到。

  “我觉得你要比路西法要强上一些的。”我对着迪克说到。

  “到比武大会的时候,我若是遇上路西法,就知道到底我们谁更强一些了,但是现在我还是要给自己押上几注的,虽然我已经决定将全部身家都押在大哥……你的身上,但是我自己的话,还是可以稍稍押上一点的。”迪克一边对着我说着,脚步已经向着负责押注的工作人员走去。

  我看着迪克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迪克他说将自己的全部家当押在我的身上,那是说明对我的信任,我自己同样也是有着充足的信心,相信我自己可以赢得这次比武大会的冠军。

  迪克说给他自己押几注,我心中明白,那也是为自己打气的一种方式,虽然我知道迪克参加这次武林大会,可能无缘三甲,但是这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自己的机会。

  钱这东西我有的是,别说是法魔币,就是魔能币我也有的是,迪克就算是把他的全部家当都押在他自己的身上,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就算他输了,我在给他一些就是了。

  我看着迪克已经站在了天下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身前,便不再看他,我再次向着魔法屏幕看去,在迪克的名字下面我找了屏页法的名字。

  屏页法的赔率比起迪克稍稍高一些,一比三百五,这个赔率倒是比较合适,因为屏页法的实力相较迪克的话,还是弱上一线的。

  在迪克和屏页法的名字中间,我又找到了坦力,他的赔率有着一比三百,相比来说也是和相当合理的赔率了。

  他们三个人的赔率都还算是高,我想一定会有不少赌徒将宝押在他们身上吧,因为很少有那种可以保持理智的赌徒,若是能够保持理智,也就不能被称之为赌徒了。

  若是让那些赌徒将宝押在杜天宝那样的强者身上,他们定然会觉得赔率太低,就算是赢了赚了也不够多。

  不过,我想应该没有赌徒会将宝押在,出现外面那魔法屏障上的名字吧。

  迪克他们的名字都找到了,我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我也很好奇天下拍卖行到底将我的赔率设定为多少,希望可以设的高一些,我也就可能多赚一些了。

  那天斯嘉丽在我耳边说的话,我可是依然记得非常清楚呢,她可是说过帝国首富的话根本不是我,而是天下拍卖行的老板,那我就接着这次博彩的机会,一举超越他,成为真正的帝国首富……

  “那个龙克是谁啊!竟然跟杜天宝的赔率一样,难道他有着跟杜天宝一样的实力?那可是问鼎帝都十杰之首的实力!”

  “哦……龙克我知道,是帝国监国使,天下拍卖行的老板不会是疯了吧?竟然将他的赔率设定的跟帝国十杰之首的杜天宝一样,一个监国使怎么可能有着那么强的实力。”

  “喂!天下拍卖行的工作人员,你们不会是弄错了吧?那个龙克的赔率真的只有一比八十吗?他有着那样的实力吗!”一个穿着华服的贵族对着天下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大喊到。

  哦?原来我的赔率跟杜天宝的一样?我转头看向那些正在讨论我的人,顺着他们的目光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在比较靠中间的一块魔法屏幕上面,距离记录这迪克他们名字的魔法屏幕稍微有些远。

  一比八十吗?这倒是让我有些失望,我还希望这天下拍卖行能够将我的赔率定的高一些,没想到只有一比八十,不过也可以接受,我要是将我剩余的全部家底都押上的话,估计天下拍卖行的老板估计也会相当的头痛吧?

  我心中有些邪恶的想到,恐怕到了那个时候,天下拍卖行的老板别说帝国首富,我若得了比武大会的冠军,估计他连自己的棺材本也会陪给我吧……

  “大哥,我找到你的名字了,你的赔率跟杜天宝的一样,也是一比八十,大哥就是厉害,赔率都已经降到不过一百了。”迪克为自己下完注之后,重新走回到我的身边,恰好看到了我的名字,便对着我说到。

  我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已经看到了,这个赔率让我有些失望啊。”

  “怎么大哥?难道你对一比八十的赔率还不满意啊,已经相当低了啊,虽然我知道杜天宝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样可以让对手放松一下警惕不是吗?当然我个人认为大哥你的赔率就算是一比十都不过分。”迪克对着安慰到。

  我对着他无奈的笑了笑,迪克他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只好对着他解释道:“我不是因为赔率高而失望,而是因为太低才失望。”

  “啊?哦……我明白了,大哥你是向狠狠的赚上一比啊,哈哈……大哥,你可是有点太坏了,估计这次天下拍卖行的老板要大放血了。”迪克非常聪明立即就猜到了我心中的想法。

  我微微一笑便再次对着魔法屏幕看去,在我的名字上面有一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杰西卡,是那次在山中遇到的那个女人,我到现在依然能够清晰记得她那绝世的容颜,还有那完美的身材。

  不过杰西卡能够引起的我注意不是因为她的容颜和身材,而是因为她给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现在魔法屏幕已经证明了我心中的想法,她的赔率竟是一比六十,比我跟杜天宝都还要低一些。

  比我低的话没有什么,因为我毕竟还是比较低调的,杜天宝可是帝都十杰之首,那杰西卡竟然比杜天宝的赔率还要低,难道是在天下拍卖行老板的心中,杰西卡要比杜天宝还要强?

  魔法院果然是卧虎苍龙,倒是也是我曾经就听说过,魔法学院战力排名在第十的一个学员,他的名字叫做星战,他就曾经以一己之力单挑了帝都十杰的后七名,虽然谈不上完胜,但是他也不过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星战不过是在魔法院排名第十而已,不知道杰西卡的实力在魔法院能够排名到多少……

  “大哥!你快看!快过来看!”迪克惊讶的声音从我的耳边传来。

  我从思绪中走了出来,有些不解的看着迪克,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大惊小怪,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猴子一般。

  “怎么了迪克?这样大惊小怪的,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是那么的不稳重。”我看着迪克,语气之中带着点点责备。

  “大哥,不是我不稳重啊,是真的太让人惊讶了,太吓人了!你快看正中央的那块魔法屏幕。”迪克伸手推着我,让我去看那块魔法屏幕。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向着迪克说的那块魔法屏幕看去。

  什么!一比十的赔率,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最低的赔率!

  “大哥你看到了吗?竟然有人是一比十的倍率!这人会强到什么地步啊,天下拍卖行给大哥你设定的赔率不过是一比八十,这个鬼面杀神竟然已经到了一比十的赔率。”迪克有些不可置信的对着我说到。

  这个鬼面杀神,我到时却有耳闻,但是知道的仅是一星半点而已,这个人之所以被人称之为鬼面杀神,就是因为他常年带着一张恐怖的鬼脸面具,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且也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做什么,所以大家都称他为鬼面!

  至于为什么叫他鬼面杀神,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知道这个人的性格非常古怪,亦正亦邪,做什么事情全部依着他的喜好而来。

  听说曾经他路过一个城池,因为有一个人不小心踩了他一脚,他就勃然大怒,竟然将整个城池屠之一空,就连刚刚出生的小孩也没有放过,简直令人闻其色变,以至于经常有人会拿他的名字去吓唬自己不听话的孩子。

  但是曾经又一次兽人对着人类大举进攻,他有凭借着一己之力,独自闯进数以十万计的的兽人大军之中,取了兽人大军的军团张的收集,这件事情也是曾经轰动一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以才有了鬼面杀神亦正亦邪的说法。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鬼面杀神竟然如此的年轻,要知道这次的比武大会可是有着年龄限制的,三十岁以下的人才可以参加。

  “大哥,那个鬼面杀神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一比十的赔率,恐怕没有人会比他在低了,难道说天下拍卖行的老板认为鬼面杀神一定能够夺冠?”迪克的声音将我从万千思绪中拉了回来。

  “鬼面杀神那么神秘,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从他成名到现在,已经有着不短的时间,但是依然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他有着什么样的背景,而且就连他的战斗资料都丝毫没有半丝泄露。”

  对于鬼面杀神或许我知道的比迪克稍微多一些,当然要说给他听一下,虽然也没有什么具有价值的消息,但是让他知道鬼面杀神的恐怖也是好的,至少迪克若是在比武大会中遇到了他,心中好有些戒备。

  “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难道他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吗?”迪克有些不理解的向我问到。

  “因为不论是见过他出手的人,还是那些想要调查他身世的人全部都死了……都被他杀了,被他杀死的人越来越多,就更加没有人敢去调查他了。”我不是想吓唬迪克,只是把事实告诉他。

  “这个鬼面杀神竟然如此的凶狠,难道人命在他的眼中就一文不值吗?人家只是打听打听他的消息而已,他竟然就将人杀了。”迪克有些不敢相信的说到。

  “那我若是告诉你,他曾近因为有个人将他的鞋面踩脏,他在一怒之下将整个城池的人全部杀光,那你还觉得人命在他的眼中值钱吗?”我笑着说到。

  “什么!竟然因为鞋面被踩脏而屠城!那这个岂不是相当的危险?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竟然能够参加武林大会?帝国没有通缉他吗?”迪克有些气愤的对着我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我的眼睛再次看了一眼那魔法屏幕上硕大的名字,然后目视前方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因为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根据当时的心情而来,听说当时他屠城之后,帝国确实通缉过他,而且赏金高的吓人。”

  “许许多多的强者都因为那恐怖的赏金前去寻找鬼面杀神,却从没有一个人回来过……但是在一次与兽人的大战中,他又凭借一己之力救下了数万人,那你说他到底是不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因为屠城的事情,鬼面杀神在迪克心中已经彻底被定性为一个坏人了。

  “从没有人说过他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也做过不少的好事,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实力极强!”我看着眼前的魔法屏幕,随意的对着迪克说道,因为鬼面杀手是正还是邪,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去议论了,以为发生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参加了这次的武林大会。

  我必须要正是鬼面杀神这个绝强的对手,他的存在很有可能威胁到我能否夺冠,未知的对手才是最恐怖的。

  虽然其他对手的信息保守的同样非常严密,但是总能知道些蛛丝马迹,比如说他们惯用的招数,还有他们的杀手锏,但是对于鬼面杀神,我却是一无所知……

  “你们快看,有史以来最低赔率的选手出现了!”

  “竟然是那个杀神……他居然参加了武林大会,这下子武林大会可要热闹了,不知道有多少选手要死在他的手中。”

  “虽然是一比十但是也划算啊,鬼面杀神绝对是这次武林大会的夺冠热门!我想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吧?”

  “来人啊,我要押注!押一万法魔币……押鬼面杀神!”

  “我也押……”

  我身边的人群也因为鬼面杀手的赔率而轰动了起来,纷纷争前恐后的向盘口的接纳处挤了过去。

  确实,若是我自己没有参加这次武林大会的话,我也会将重宝押在鬼面杀神身上,仅仅是他的名号就让人有着无比的信心,恐怕他的对手看到他之后,都会失去战斗的勇气吧。

  我也随着人群来到一名美女工作人员面前,对着她笑了笑说道:“你好美女,我要押注。”

  “好的先生,不知您想要将注押在哪位选手身上,又要押注多少呢?”美丽的工作人员对着我温和一笑,声音甜美的问到。

  这名美女工作人员的温暖笑容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便对着她调笑道:“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总不能老是称呼你为工作人员吧?”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我的疏忽,我的名字叫娜美。”娜美抬手指了指她胸前的胸卡对着我说着。

  “哦……原来是娜美,好的我已经记下了,我想要押龙克。”我看到娜美有些害羞,便直接进入了正题。

  “好的先生,您要押龙克选手,想必这次博彩的内容您已经知道了,但是因为工作关系我还是要为你介绍一遍,如同您有什么不明白可以随时问我。”娜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我没有提出什么问题,便接着说道:

  “龙克选手的赔率是一比八十,比如说你押在他身上一个法魔币,若是龙克选手获得了这次武林大会的最终冠军,您就可以获得八十个法魔币,当然您押的越多,得到的也会越多。”

  我静静的听着娜美的介绍,虽然这些事情我早就已经知道,但是却不想打断她的话,因为这毕竟是她工作的一部分,而且听一个美女如此温柔的说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知先生您要押多少法魔币在龙克选手身上?”娜美看到我没有什么疑问,便接着向我问到。

  “法魔币?一个也不押……”我微微一笑对着娜美说到,不知为什么,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可爱的小美女,总是忍不住的调笑她一番。

  “先生……请您不要跟娜美开玩笑,娜美的工作还是非常繁忙的。”果然被我这么一调笑,娜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小手对我说到。

  “哈哈……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真的不押法魔币,而是押魔能币。”我看到娜美有些可爱害羞的样子,忍不住开怀大笑的说着。

  “什么!?先生您要押魔能币!若是您要押魔能币的话,请您跟我去后面的贵宾厅,大厅里的盘口是无法接受魔能币押注的,因为魔能币实在是太过贵重了。”娜美听到我要用魔能币下注之后,顿时变得非常惊讶。

  “你们听到了吗?竟然有人要押魔能币!”

  “天呐!居然有人押魔能币,一个魔能币可是相当于一万个法魔币啊,那小子居然那么有钱!”

  “人不可貌相啊,看着他穿着平平,没想到竟然是个这么有钱的人。”

  我没有理会身后那群人的讨论,跟在娜美身后向着天下拍卖行后面的贵宾厅走去。

  娜美将我带到一间装潢的富丽堂皇的房间之中,说话的样子也变得有些恭敬了起来:“先生,请您在这里稍等,魔能币这样的大注,我是没有权利接受的,我马上为您将我们的主管带来。”

  我看着奈美对着我鞠了一躬之后便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我还是喜欢她那容易害羞而可爱的模样,这副恭恭敬敬的模样让我实在有些不喜欢。

  “这位贵宾你好,我是此处天下拍卖行的主管,您叫我乔治就可以了,听说您要用魔能币下注,特此前来为您服务。”一名穿着考究的中年男人来到了我所在的房间内,言语客气的对着我说到。

  “娜美还不快去为这位贵宾弄些喝的来!”乔治跟我介绍完他自己之后,便立即对着站在旁边的娜美说到。

  乔治待得娜美一溜小跑没了影之后,便对着我问道:“贵宾,不知道您想要押多少魔能币在龙克选手身上?”

  我看着眼前的乔治,心中有些不太高兴,我不太喜欢他刚才命令娜美的模样,便对着他说:“你是这里管事的吧?若是还有比你级别高的人,你最好将他喊来,我怕我说了我要押多少之后,你还是做不了主。”

  乔治听到我有些不屑的话语,脸上微微闪过一抹尴尬,但是仅仅是一掠而过就微笑着说道:“这点您可以放心,我就是咱们天下拍卖行总店的负责人,我绝对可以处理这里的一切大小事务。”

  我对他点了点头,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看来他的应该有权利受理我将要下注的金额。

  “我要押二十万魔能币。”我坐在柔软的皮质沙发上,声音平淡的对着乔治说道,这些钱可是我现在的全部财产了。

  “什么!您说您要下注多少?”乔治听到我的话语之后,直接从对面的沙发上跳了起来,声音都变得无比刺耳。

  我有些无奈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有这样的反应,只好语气肯定的再次重复了一遍:“二十万。”

  “不好意思先生,我刚刚失态了,请您给我一点时间平复一下我的心情。”乔治在惊讶过后立即冷静下来,可见他的心里素质还是非常过硬的。

  乔治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再次对着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贵宾,您确定您要押这多的魔能币?”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我代表我们天下拍卖行正式接受您此次的下注。”乔治非常郑重的对着我说着,然后对着门外喊道:“来人,拿一分最高规格的下注证明单过来。”

  不一会娜美端着一个托盘进入房间之中,托盘之上放着两者径直的水晶杯,还有一瓶红酒,隔得老远我就可以闻到那红酒散发中的香味。

  娜美端起水晶制成的高档调酒壶为我跟乔治各自倒了一杯红酒之后,便静静的站到了乔治的身后。

  “咚咚咚。”

  一阵轻柔的敲门声过后,一名男性工作人员用托盘托着一张样式精美的纸张进入了房间。

  我不用看就已经知道,那张样式精美的纸张一定就是所谓的下注证明。

  男性工作人员将下注证明放在了乔治的面前之后,向着着我鞠了一躬就出了房间。

  乔治从怀中拿出一只由黄金打造的羽毛笔,便对着下注证明奋笔疾书。

  片刻之后,乔治将下注证明双手递到了我的面前:“贵宾请您过目,您要下注二十万魔能币,我已经记录在了下注证明上,若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您在上面签个字就可以了。”说着连同手中黄金羽毛笔也递给了我。

  “二十万!?”娜美听到乔治报出的数字之后,用手捂着小嘴惊讶的尖叫一声。

  “镇定,不要在咱们的贵宾面前失态!”乔治瞥了一眼身后的娜美,脸色不愉的说到。

  我看着手中的下注证明,不屑的笑了笑,这个乔治竟然好意思训斥娜美,难道刚刚在我说出下注金额的时候,他没有失态?

  不过乔治的字倒是写的非常工整漂亮,我扫了一遍手中的下注证明,无非就是说明了我要下注多少,然后他们天下拍卖行正式受理了我的下注,然后这次下注是我个人意愿,跟他们没有关系,若是之后龙克选手没有获得冠军,二十万魔能币归天下拍卖行所有之类的。

  看来他们对于我能否获得这次武林大会的冠军,根本不去在意,好像他们认定我一定不可能获得冠军一样。

  我确认无误之后,便在下注证明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烙印下了魔法印记,但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签下自己的真名,而是随意签了一个名字,因为只要有魔法印记在,除非我死了,不然别人是不可能领走赌款的。

  乔治看到我烙印完魔法印记之后,便对我伸出了右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合作愉快,感谢您的信任,下注证明一式两份,我们会保管一份,这一份请您妥善保管,最后再次预祝您能够赢得您的赌注。”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客气道:“好的,也希望你们天下拍卖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虽然嘴上那样说着,不过我心中却想到,恐怕这次武林大会结束之后,你们天下拍卖行就要破产了……

  将下注证明收好之后,我便向着天下拍卖行外面走了出去。

  “衷心的期待着您下次光临。”我的身后传来乔治跟娜美响亮的声音。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