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飞龙迪克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6986 2016.06.21 10:59

  我的超自然感觉力很快得到了证实。在我的透世心眼帮助下,我清楚的感觉到从远方有一个很强大的能量体在向我们这连飞快的接近、

  (克,有一个穿着奇异衣服的人,正向这边飞来。)

  (小飞,我已经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会很惊讶。人怎么可能飞起来呢。便通过与哈力斯的一夜长谈,我了解到这个魔法世界里的有许多不能用常理来决定的事。比如这个飞来的人,他在使用飞行魔法。这是一种很累自身魔法力的魔法。一般的魔法师,最多只能在空中飞行几公里。飞来的人魔法力很强,很快从十多公里到现在离我们三四公里。

  在这种距离下,我可以看清楚他的样子。

  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二十三四岁。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一头金色的长发。混身散发着一种强大而又有野性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很强的多彩能量在他四周围绕着。身上穿着一件衣服,不!只能说身上包着一件魔兽皮。样子很有趣,很像一只小魔兽在空中飞行。

  看着他在空中不断前进。我终于明白,飞行魔法的原理。飞行魔法就是先以自己自身的魔法力与空中的风原素能量相结合产生一定浮力,然后经过魔法咒使浮力产生推力。不过这一过程需要极强魔法力才能施行!虽然这个有着野性的年青人,飞行了十多公里,虽然脸上有一点倦容,但我知道,他至少还能飞这么常的距离这是我的感觉!现在我也相信我的感觉了,因为每次感觉都得到了证实。

  哈力斯与布来基终于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从他们的慢慢提起魔法力的行为充分显示出敌意。哈力斯说:“迪克,又来了一只小魔兽。看样子它很历害。我们得小心对付。”看着哈力斯与布来基那种面对强敌才有我样子,我笑着说:“哈哈,那不是魔兽是一个人,不过样子真的好像是只魔兽呀!”

  这时,哈力斯与布来基终于看清楚对方的脸了。我们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起开怀的放声大笑。果然是人,不过他穿的样子……哈哈……太像……魔兽了。

  像魔兽的年青人落在第二陷进之前,看着巨大蜘蛛的尸体。“这都是你们杀的?”语气存在极不相信的成份。这也不能怪他,像以前村民对付一只蜘蛛就已经很累事了!也许他只注意到魔曾蜘蛛的尸体,并没有认真的打量我们的样子。

  布来基说到:“小伙子,我是什么人,怎么穿着这样的一件魔兽皮,我们还以为你是只魔兽呢!来,快上我们村中给你找件衣服。”说着一转身对旁力一个身青的小伙子说“阿力亚米,去找一件适合这位年青人的衣服来。”我是这里的村院长。

  阿力亚米是个特别的小伙,在这个村中除了哈力斯与布来基以外,留给多最深印象的就只有他了,虽然我们没说过几次话。与他接触时间不长。但总是觉得这个小伙子将来一定不简单,只有十七岁阿力亚米通过这几天我对付魔兽蜘蛛的强训,对我非常佩服!而我许多的魔法旁技的知识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像魔兽的年青人看着布来基村院长说到:“真得谢谢你们。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偷了我的衣服,我也不会落得这个份上。要是让我找到那个家伙,我会让他好看的!”听到这里的我心中不由的一颤,完了,看来这个人就是在湖中那个人。对,他应叫迪克。怎么遇到他了。

  “对了,我叫迪克,你们好!”

  哈力斯把话接过来说:“你也叫迪克,真巧了,我们这里也有个迪克,他就是有着很高的名气的飞龙魔法师——迪克。”说完用手指着我。

  我想:“完了,看来这一关过不去了”我正想说话解释!可是正在此时那个年青人惊讶的看着我,看到我身上穿的有着飞龙图案的魔法袍。他的眼光透出一股足以杀死人的神情。“好小子,你在这呀,让我好找。对了,你叫龙克对吧。好,龙克今天不让你尝尝我的历害,我以后就不叫飞龙魔法师迪克。”

  说着说着,就像极速的向我们这边跑来。

  边跑边念着魔法咒:“伟大的魔法三创主之攻击之神——凡化多请赐我你神奇的攻击力量,让我用最强的魔力,使出攻击魔法……”

  在此同时,我看着迪克向我这边冲来,突然我想起一件事——

  “不要过来……”

  “怕了,小子别跑,谁让你害得我那么惨呢。”迪克说着加快的冲过来的速度……

  “这里有陷井……危险!”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

  只听到迪克哎哟一声,掉到了第三道陷井中,他连魔法咒都没有念完。

  接着只看到一个人全身是火的跳出陷井,慢慢地火好像被空气中水原素能量给扑灭了。我知道是迪克用水属性的魔法扑灭了身上的大火。

  用火攻是我对付魔兽蜘蛛的最后一道法宝。

  哈哈哈……在场的所有村民都大笑起来。引起大家大笑的是迪克的样子。

  刚灭完火的迪克活象着被火烤过的肉,包在身上的魔兽皮已经所剩无乎。金色头发只留下中间的一股好像一只大公鸡。皮肤上有着多处的烫伤!全身黑黑的……再配合他那独有的跳动姿势,比马戏团里的小丑还滑稽。

  这时阿力亚米已经拿衣服回来了,当他看到迪克的样子时,已经笑的嘴都合不上了。迪克好像意识到自身的魔兽袍已经烧光了,以我们从来没见过的速度,冲到阿力亚米身旁,一伸手,就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为这种速度惊讶)

  看完迪克穿上衣服,我们又一次大笑!哈哈……有的人还小声的说着,这个人好有趣呀。

  我强忍着笑意,因为在偷衣服的事,我理比较亏。

  “我说不让你过来,你非上前。咳,我对偷了你衣服表示道歉。”

  迪克那愤怒的双眼,几乎要把我吃了!

  “龙克,我和没完……”说完小心意意的向我逼来。看着大家都没有让他停下,知道已经没有陷井了,马上又不顾一切的飞快地向我冲来。在接近我时,发出他最强的一击。我只见极浓的红色能量在魔咒的作用下,向我冲来。我用力一闪——才我知道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现在的内息力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如果按我原来的实力,闪过去当然不在话下。但现在的我,虽然能通过透世心眼看清楚迪克攻来魔法的规律与空隙,但自身的内息不够,使我不能闪开这一击!

  只听,吼~~~~~~~~忽的一道白光。接着只听哎哟一声……

  大家都为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

  大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

  迪克口中溢出大量鲜血,混身好像被一层红漆所包围,昏倒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巨兽小飞安静的站在我的身旁,它那巨大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使人忘而生畏。

  村民们看着我与迪克和小飞,眼中露出不解的神情。这不怪他们,因为小飞来的太快了。我觉得就是有哈力斯与布来基这样实力人也没有看清小飞是怎么出现的。

  正当我面临危险的时候,我的脑中出现了小飞的声音:

  (克,让我来对付他)

  因与小飞有着这种心灵感应,使它感到了我的危险。它以极高速来到我的身边,发出在这个魔法世界的第一次攻击,这是改变我与迪克命运的一击。

  只见小飞巨吼一声,从它那独角中发出一道光柱。它的这种攻击我以前见过,在与小飞的第一次战斗中,它就使用过这攻击,使四大战王的阿真法与凫夜金丧命在它的口中。但这次的光柱好像比那次强上许多,而且有一些未知的变化。我想可能是永生剑能量带来的这些变异吧!

  也只有我的透世心眼才能观察到小飞发生出光柱的一些不足人知的秘密。

  光柱中间有一条不为人察觉的能量——永生剑的能量。而小飞自身所发的电光围着永生剑的能量做圆形环绕,空气中有一种能量在不断地被光柱吸收,使小飞发出的光柱极快的变粗。

  与小飞战斗过的我首先意识到,如果光柱以这种情况击中迪克,就是他再强,也必死无疑!

  不知道为什么,大脑好像没有经过思考一样,我以光一般的速度对小飞发出一道心灵感应力。

  (小飞,快收回所有攻击)

  但太晚了。小飞是我的爱兽,感到我的所想,光柱能量大部分被它收回体内,但仍有小部分冲向迪克所发的红色能量。两种能量毫无花巧的相撞。难以想像,两种能量没有发生想像中的巨响,只见光柱能量以山洪暴发之势压向所有阻挡它的力量。

  迪克野性的本能感觉到不可避免的危险,运用出自己从没练成的“飞龙神劲”形成对自己的保护层。但一切都太晚了,光柱终于击中迪克。一种痛迅速占据了迪克的神经,那是一种迪克从来没有过的痛,是天下最痛苦的痛!(至少迪克是这样认为)

  那种痛是发生在全身的组织内部,每一个细胞中。那是人体能最大承受痛苦的极限中的极限。一向认为自己能承受任何疼痛的迪克,已经完全被这种痛征服了,发生它一生中最大的呻吟——“哎哟!”迪克被小飞击出五米远落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混身每一个气孔都溢出鲜血,好像一个刚从血池中跑出来的人。

  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秒中之内。

  在场的人,只有我一个人保持冷静。“快,把他抬到村里,看看还有没有救。”

  村民们听到我的话后,慢慢的从惊变中醒来。

  哈力斯与布来基组织人力把迪克抬到村中。并让村中最好的魔法治疗师给迪克查验伤势。理查是一个老人年,在这个村中的地位仅次于村民院的院长,而且向来以治疗术闻名,附近别的村中的人都来请他治疗魔法所造成的伤害。

  我与哈力斯和布来基看着这个叫理查的魔法冶疗师对迪克的检查。

  我是第一次看魔法冶伤师冶疗的过程。

  理查也是一个魔法高手。从他慢慢念动的咒中,我感到他身上的魔法力不会比哈力斯与布来基差,或者更高。

  看着理查布满魔法元素的双手在迪克的身上来回游走。我们的心情都随着他不经意的动作而变化。理查的脸上好像也出现很大的不解与疑惑。他慢慢的先从头部输入魔法力,迪克没有反应。然后他用手按着迪克被小飞击中的胸部输入另一类的魔法力,但还是没有反应。这样试了多次,大约半个小时过后,理查终于收手。迪克的脸还是那样毫无血色,好像死去一样,只有从他起伏的胸堂才能证明他还活着。

  布来基上前几步:“怎么样,他还有救吗?”

  理查没有理会布来基,冲我走来。“他是伤在你的召唤魔兽的下,是吧,年青人?”

  我看着这个老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尊敬感觉。“是的,理查大叔。他怎么样?他的伤要不要紧?”

  查理再次陷入迷茫之中。“不可能呀,他应是受了极重的伤,但经过我的检查,他好好的一点伤也没有。这是为什么?”查理自言自语的说道。

  哈力斯与布来基听到查理的自语声后再次惊讶的看着我,不过他们很快就平静了。通过这几天与我的相处,我的身上有太多神奇的事发生,使他们见怪不怪。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对查理说:“查理大叔,我可不可以看看迪克的伤势?”

  “年青人,你会治伤?好呀,你来看看他。”

  随着我的走动,我进入透世心眼之中。我把手按在迪克被小飞击中的位置,慢慢的放了一丝内息力进入迪克的体内。

  我以前在深坑小飞的背上曾经对自己进行过内视。现在我就以这种方法,对迪克进行内视检查。

  我放出的内息有永生剑的能量,很快就与迪克体内小飞所发出的永生剑能量相结合。使我更清楚的看到迪克体内的异变的情况。

  现在迪克的情况与我当时得到永生剑时很相似,他正运用一种奇怪的心法,慢慢地吸收着永生剑的能量。那种心法好像变成一只飞龙带着永生剑能量在经脉中一圈一圈极快的运行着。他的这种飞龙心法很特别。我慢慢观察着飞龙心法的变化。

  飞龙心法在我透世心眼之下没什么秘密可言。在与我以前所学过的心法的对比下,我很快的就知道了飞龙心法的优点与不足。我把我的心神移向迪克的脑部,看到迪克在全身心的运行心法,以便极快的吸收永生剑的能量。

  我用我的“心神通心术”发出信息。(“心神通心术”——一种通过肉体接触而感觉得对方想法的一种精神术,也可以与对方进行心灵交流。这是我来到这个魔法世界所创的第一个功夫。是从与小飞心灵交流中所学到的东西而发展来的,在这两天在对付魔兽蜘蛛时,所练就成的。今天我第一次使用,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

  (迪克,对不起,上次偷你衣服的事我很报歉。请原谅我,我知道你这个人很坚强,你在运用像飞龙这的心法来消化小飞传来的极特别的能量——永生剑能量。但以你这种速度,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吸引完这笔能量。据我的观察你的飞龙心法很特别,但也有不足之处。你应当把飞龙心法化为两段运行……)

  迪克好像听懂了我的话,慢慢地按照我教的方法运行飞龙心法,果然能量的吸收大大增加。我想,以这种速度大约两天后迪克就会清醒。

  我慢慢的退出迪克的体内。

  我睁开眼晴,对着那人说道:“他没事了,两天后就会醒。”

  哈力斯与布来基并没有吃惊。但查理不解的看着我道:“年青人,你已经看过他的伤了?”

  “查理大叔,不要这样叫我,你可以叫我龙克。是的,我已经看过他的伤势了,正如你说的那样,他没有受伤,他只是在练一种魔法武技。”

  随着我的话,哈力斯与布来基看着我问道:“龙克,你到底是什么人?在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让我们不理解!”

  我哈哈一笑,“布来基院长,其实我只是一不会魔法的人。”

  我知道我就是说出我不平凡的经历,他们也不会信,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是从一个没有魔法的世界来的人!

  于是我编了一个神奇的来历……

  时间过的很快。两天很快就到了,我正和查理讨论魔法治疗术方面的知识,阿力来米飞快的跑进来说:“迪克醒了,他说要见你。”

  ※※※

  迪克静静的睡在床上,对我的到来好像没有察觉似的。

  我看着迪克,他现在给我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屋内只我和他,他看着我,眼神中已经没有那种对我憎恨的神色。

  “你来了,请坐。”

  “你好了,很高兴看到你的醒来。”我慢慢坐在一张方椅上说。

  “我找你来,没有什么意思,我已经原谅你了!我想知道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在我体能的能量到底是什么?”

  我看着迪克,让我生出可以与他共甘同的感觉。我慢慢的说:“我睡了好久,我也不知道我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一个魔法世界!我不会魔法。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里的魔法能量。可以这么说,我和击昏你的巨兽小飞都来自这个世界以外的世界。你体内的能量是永生剑的能量,因小飞对你的攻击,使永生剑的能量进入你的体内。这就是我所知道的……”

  迪克突然说到:“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东方还是西方?”

  “我指着我出来的谷,我是从那里出来的。”

  迪克看着我指的方向。是东方的方向。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龙克,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迪克!”

  迪克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眼中充满泪水。“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

  在魔兽最常出没的云达山中。有一个人,不!是两个人走在大森林幽暗的小路上。

  一个衣着杂乱的老者与一个婴儿。婴儿可能是累了,在老者的怀中呼呼大睡,一点也没有察觉危险的到来。老者的眼神中充满神光,一看就是一个魔力强大的魔法师。对于将要来临的危险,他一点也不在乎,只是专心的找着什么方向,找着什么?

  云达山是一个魔兽最常出没的地方。不知道云达山的,一定不是这个魔法世界的人。(龙克就是)这里出没着大陆中出名凶猛的魔狼兽。魔狼兽是群居的魔兽,它们体型和小牛相当,虽然个头在魔兽中算是小的,但它们视血如命,以群体优势来取胜。单就每个个体而言,魔狼兽有着极强的攻击力。他自身会用运一些魔法,但这些并不是它的主力攻击器。它的爪子和一口巨齿都带着一种使你很快失去体力和魔法力的毒素。如果被咬中后不及时处理的话,你的体力和魔法力会很快的消失。等待你命运的是死亡,成为它们的口中食物。在云达山附近的人都搬走了,因为他们都深受其害。曾经有许多冒险者来对付这些魔狼兽,但大多都死在这们的爪与巨齿中。使它们的恶名传遍整个魔法世界。

  老者是魔法世界的人,当然知道这里有魔狼兽。有人说老者不是疯子就是魔法极高强的人。老者是后者。(如果说起老者的来历,会吓大家一跳的,我们后面会有交代,这里就先留个引子)

  云达山魔狼兽闻到老者与婴儿的气味,立即行动起来。

  “敖~~~~~~~~~”

  魔狼们发了发现猎物的讯号。不一会儿整个云达山都此起彼浮的出现魔狼兽的敖敖声。

  从老者的表情看来,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而且还面带喜色。心中想着:“小灰是不是该来了。”

  面对众多魔狼兽包围的老者只是看着怀中的婴儿,红红的脸蛋,五观分明。这小家伙,还不知危险的沉睡着。

  老者仰天一声巨吼,象魔狼兽一样的吼叫。

  “敖~~~~~~~~~~~~~~~~”

  众魔狼兽好像遇到了极大的危胁,都伏在地上,低低地嘶鸣。

  从远方传来一声比老者弱一点的吼叫,不一会出现了一只二米多高的巨型魔狼兽。这只魔狼兽是云达山里魔狼兽的首领。它有着灰色的皮毛,在那巨大的狼头上面有一道极深的伤痕。围着老者与婴儿的兽群看到自己的首领,都发出了敖敖的鸣叫,好像是在歌唱。其实它们是在讨好魔狼兽王。

  老者看到魔狼兽王,哈哈一笑。收敛笑意的老者对着魔狼兽王说:“小灰,好久不见。”

  魔狼兽王发现老者,温顺的像条狗似的走到老者面前,伏下身子,轻轻的发出嗷嗷声。

  老者看着伏下身子的小灰。(伏下身子的小灰也比老者高上一头)“让你的儿孙们离到这里,我嫌它们烦。”

  小灰好像听懂老者的话。回身对着那群魔狼兽发出一声巨吼——那意思就是还不快走!众多魔狼兽一阵风的散去!

  老者摸着小灰的巨头:“小灰,我以前救你的山洞还记得在什么地方吗?人老了,好久没来了,都有点找不到地方了。”

  老者坐在魔狼兽王的身上,来到一块山崖之前。四周全都是高大的若有所思魔树。噢,是这里。老者心里想着,慢慢走入山洞中。

  (介绍一下老者与小灰认识的经过。魔法师的寿命一般在一百岁左右,但有一些有着极强魔法力的魔法师可以活到二百岁以上,老是就是他们中的一员。魔狼兽的寿命一般在二三百之间。大约在二百年前,老者当时还是个三十岁年青人。他一个人来这里冒险,煅练自己的武技与魔法。在这个云达山森林中他看到一只大魔鹰抓着一只小的魔狼兽。小魔狼兽头部被抓出一道深深的伤口。他有一个怪习惯,就是看不得欺负弱小的事情发生。听着小魔狼兽的哀鸣,他使出最拿手的飞龙神劲,用手指发出一道魔法神箭将魔鹰打落。小魔狼兽大约只有一个月大,身体像小狗一样。他用心照顾小魔狼兽,双方都产生了真挚的感情,他给小魔狼兽起名小灰。他在这里找到一个山洞住了两年,小灰也陪他两年。在这段时间内,他还教小灰不少攻击方法。这对以后小灰成为这里的魔狼兽之王有着极大的作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