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赛场再起风云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9555 2016.06.21 12:47

  “处死他?”布维长老正在后退,被身边的人打扰,立马止住了后退的脚步,一本正经的朝身边的人说道:“龙克是我让幽倩请回来的,他的人品我还是能够保证的,并且,他这两天在做什么,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下!”

  “布维长老,既然龙克这两天的行为,一直在你的监控之下,那你为何还要让他的几位老婆,在我们圣殿门口大喊大叫?难道就不怕她们的叫喊声,影响了我们圣殿的声誉吗?”

  圣殿中的人,本就对布维长老袒护我,心存偏见,听到他这讲,自然把矛头指向了我我的几位老婆。

  布维长老不为所动的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圣殿又没做违心的事,害怕影响到声誉?龙克,是我请回来的救世主,在我眼中,他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是想从他身上找麻烦的话,大可从救世主选拔赛之后,若是龙克不能夺得冠军的话,他任凭你们处理!可他要是夺得了冠军的话,你们就给我闭嘴!”

  被众人围着的布维长老,一开始心情还够平静,可当他看到不远处,一道熟悉的目光忽然放在他身上时,他知道我果然将桃花请了回来。

  虽不知我是如何把桃花姐请回来的,但桃花姐能被我请回来,说明我得到了她的认可。

  能得到她的认可的人,在他印象中,就只有布泽一人,而布泽也用他的实力行动,证明他才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几十年前,他因为自己的私心,害死了自己的哥哥,他这次不能再害死,得到桃花姐认可的我了,所以,他也是用法杖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地面,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布维说话算话,谁若在救世主选拔赛前,难为龙克他们,我直接将他给处死!”

  布维很少像今日这样发这么大火气,如此说来,他如日彻底的生气了,生怕再说下去惹怒布维,围在他身边的人,也都乖乖的低下了头,但他们看向我的幽怨的眼神,却说明他们更憎恶我了。

  在布维的喝斥下,站在高台上的一干人等,这才渐渐的离开了高台。

  与此同时,在离我们地下有一千多米的地方,杜峰正满脸兴奋的看着杜云飞手中的圣域法杖,手舞足蹈的说道:“飞儿,这把圣域法杖,在被黑魔珠镶嵌后,不但能提高你的战斗力,还能在无形中吸收对手的精神力,并最终吸走他们的魂魄。”

  “能够吸走对手的魂魄?”在杜云飞印象中,吸走对手魂魄的武器,乃是圣殿中禁止使用的武器,一旦被发现,除了收回这把武器外,还要废掉使用者的修为,从此不得进入圣殿。

  杜云飞乃圣殿中的佼佼者,若是哪一天忽然被废掉了修为的话,那他岂不是生不如死?

  所以,听到杜峰说这把武器能吸食人的魂魄时,他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

  看到他犹豫的模样,杜峰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在担忧被圣殿中的人发现后,受到的惩罚。

  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杜峰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洋洋的说道:“飞儿,禁止使用能吸走魂魄的武器,是我们圣殿中的规定,若是违反这个规定,必将遭到严重的惩罚,但你不要忘了,规矩是人制定的,布维若是因此惩罚你的话,我绝对有办法对付他!”

  “爷爷,你有办法对付他?到底是怎样的办法呢?”布维是圣殿中的执掌长老,没有抓住他的把柄,公然向他挑战,必然会落下个被他击毙的下场。但有了他的把柄就不一样了,他若是敢贸然动手,按势必会遭到其它长老的制裁。

  杜峰说他能对付布维,那就说明他抓住了布维的把柄。

  这着实让杜云飞兴奋的很,不等杜峰开口,他再度催促道:“爷爷,你就别吊飞儿的胃口了,快点告诉飞儿吧!”

  “呵呵。”杜峰捋了捋花白的须发,将眯起的小眼睛对准杜云飞询问道:“飞儿,你还记得你之前派人闯进龙克的房间吗?”

  “记得,当然记得啊!”杜峰不提这事,杜云飞心中还没有气,听到他提起这事,他心中顿时来了火气,攥紧拳头冷哼道:“要不是他,幽倩很可能就被我征服了,这个王八蛋,我一定要杀了他!”

  怒火中烧的他,仿若现在就想冲到我的面前,将我杀掉。

  但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再过五天就是救世主选拔赛了,凭借他的圣域法杖,他相信我一定会惨死在他手中的。

  因此他也是压住了心中的火气,疑惑的看向杜峰,询问道:“难不成爷爷发现了,龙克与幽倩发生关系的证据了?”

  幽倩平时看上去冷冰冰的,好像与谁的关系都不近,但她私下里却与布维长老走的很近,幽倩是圣殿中的圣女,她若是与我发生了关系,那布维势必会用一切手段,帮她掩盖下来。

  但他们只要掌握了证据,就可以威胁布维了。

  杜峰满意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飞儿不愧是爷爷的好孙子,爷爷早就掌握了幽倩与龙克发生关系的证据了,所以,你使用圣域法杖,他要是敢治你罪的话,爷爷就把这些证据拿出来!”

  “太好了,简直太好了!”心中担忧被排除的杜云飞,显得异常兴奋,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又朝杜峰询问道:“爷爷,那就给飞儿透漏一下,你是怎么发现他们发生关系的?”

  “呵呵。”杜峰得意洋洋的又捋了一遍胡须,开口道:“我当然是闯进了装有圣女枝叶的房间,看到圣女枝叶枯萎了!”

  “啊?你闯进了装有圣女枝叶的房间?”装有圣女枝叶的房间,归布维掌管,没有他的命令,谁若是闯入了那个房间,势必遭到被处死的下场,那个房间外虽没有重兵把守,但里面却充满了机关,一不小心中了机关,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对于闯进房间,触到机关被处死的人,在此之前,可是有不少先例呢,所以,打那以后就没有谁敢擅闯房间。

  但令杜云飞没想到的是,他爷爷竟是冒着这个危险闯进了房间,并还从容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惊叹的同时,也对杜峰充满了崇敬。

  一眨眼五天过去了,救世主选拔赛,在圣殿中人的期待下,也到来了。

  将我及那五名作为救世主的候选者,布维长老也是向我们宣布了这次比赛的规则。

  第一轮比赛,我们抽签决定自己的对手,战胜自己对手者进入第二轮。

  第二轮为圣兽考验,我们会拿着我们的武器,与圣殿中的圣兽来一场对决,若我们的武器能抵得住圣兽的考验,就进入第三轮。

  到了第三轮,我们需要接受创主的考验,谁能经过创主的考验,那谁便是真正的救世主了。

  为我们讲解完规则的布维长老,又给我们递上了标有数字的号码牌,抽到相同号码的为一组。

  我抽到的是标有“三”的号码牌,在我抽到这个号码牌后,杜云飞也是冷笑着走到了我的跟前,阴阳怪气的朝我说道:“龙克,你不是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救世主吗?你不是魔法大会的冠军吗?你不是与幽倩走的很近吗?咱俩比赛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才,什么叫做废物!”

  “天才嘛,我倒是知道,像我这样的就叫做天才。至于废物,我倒是还没有见识过,不过嘛,我却是知道,像你这样的连废物都称不上!”别人敬我一尺寸,我还他三丈,可要是主动挑衅我的话,那很抱歉,他只有被打死或是被打残的下场。

  “你……给我等着!”杜云飞本想在我面前威风一把,没想到却在我身上吃了瘪,心中极为不爽的他,真想立马与我动手,但他还是忍住了,我再得意能得意多久?剜了我一眼后,他也是甩打了一下衣袖,气冲冲的朝着观众席去了。

  首先上场的两位一号选手,他们不愧为圣殿培养出来的精英,他们在将精神力散出身体的刹那,整个空间如同被蜘蛛网捆绑起来一样,使得围观者想扭动一下脑袋,就相当的困难。

  在赛场上比斗的他们,对魔法的掌控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每一个大型的魔法,都能达到顺发效果,仅仅几个回合下来,那结实的比赛场,就被他们折腾的满目疮痍,还好控场的几名魔法师,赶快用魔法罩控制出他们飞散出去的魔法,才使得观众们没有受到影响。

  两人一边用魔法攻击对手,一边横向移向对手,刀光剑影,电闪雷鸣,顷刻间在这个看上去不大的赛场上出现了,尽管有控场的魔法师,用自己的魔法罩保护着周围的观众,但观众们还是被两人交战时的精神力比拼,震慑的心神不宁。

  望着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雷火,从地面伸出的火焰巨蟒,从两人拳头相碰发出的吸烟白光,围观的观众,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来临。

  “这简直太可怕了!”

  “我一刻都不能在这儿呆着了,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好吓人啊,要不是我的身体动不了,我真不得现在就转过身去!”

  两人交战迸发出的强大魔法,使得那些胆小的观众产生了惬意。

  和他们的胆怯不同,看台上的长老们,却被这两人比斗中释放出的强大魔法,赞叹不已,“雷刚跟水鹤不愧是这批人的前三名,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是啊,他们一个修炼的是雷系魔法,一个修炼的是水系魔法,打到如今的惨烈程度,简直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啊!”

  “他们展现出如此强的实力,你说他们若是跟云飞交战的话,有没有取胜的可能?”

  “有!绝对有啊!你看他们对雷系魔法跟水系魔法的掌控程度,就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比不上。云飞的天赋虽然高,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不是光靠天赋就能决定一切的。据我所知,雷刚最近修炼的雷暴拳,一拳能打出百米高的雷柱,几十米高的雷柱,就能让人麻木的立在原地不动了,更不用说百米高的雷柱了,要是被这样的雷柱打中,那被击中之人,还不当场送命啊!”

  说这话的人,显然与雷刚有着很近的关系,每说一个字,都对雷刚流露出了赞赏之情。

  “哼!那雷暴拳再厉害,与我家云飞的圣域法杖比起来,还不是如拿鸡蛋碰石头,有什么用?”

  夸赞雷刚厉害的人的那番话,显然是在说给杜峰听的,杜峰怎么会甘心他们瞧不起杜云飞?同样以不屑的眼神,回击起说话之人。

  “依靠圣域法杖取胜,很自豪吗?若是有本事,就让杜云飞赤手空拳与雷刚打啊!杜云飞要是失去了圣域法杖,我保证雷刚分分秒就能把他打死!”

  被杜峰回击的长老,显然并不怕杜峰,说这话时更是扬起了脑袋,那架势似是在跟杜峰说,你要是不服的话,就让杜云飞把圣域法杖扔掉啊。

  “白痴!”杜云飞能够有今天,完全仰仗杜峰在圣殿中高高在上的地位,他既然得到了逆天的武器,能不费吹灰之力战胜对手,他为何要丢掉武器呢?

  在杜峰眼中,说出那番话的那个长老,他就好比是吃不到葡萄手葡萄酸的狐狸,他是无法给雷刚搞到这样的武器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要是能给雷刚搞到这样的武器,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骂谁白痴呢?”

  那名长老性格也都刚烈的,难不成他也叫雷刚?

  “骂你又怎么着?”杜峰对付不了布维,还对付不了他这种普通长老?被这名普通长老两次顶撞,使得他觉得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若不好教育一下这家伙,这家伙过会儿还止不住说出什么样恶毒的话来。

  眼中寒光闪动的他,伴随着他扬起拳头,腾腾杀气也是从他体内涌现了出来,看来杜峰是要动手了。

  若是没有其它长老在场的话,顶撞杜峰的长老,看到杜峰涌现出了杀意,肯定要吓得向他道歉,但现在却不同,他的周身有其它长老,他自然不怕杜峰在这里杀掉他。而只要雷刚在这次选拔赛上夺得冠军,那他的地位就会大大提升,到那时,其它长老为了巴结他,就会站到他这边,杜峰想在背地中将他杀掉,更不可能。

  明白这一切的他,果真没有退缩,将手中的法杖往地上重重的一砸,朝杜峰吼道:“杜峰,你骂人在先还有理了!你想要取走我的命,至少该付出点代价吧!”

  “代价?杀你如切菜一样简单!你不是想让我付出代价吗?老子今天就灭掉你!”未曾被威胁过的杜峰,体内血气涌动,浓郁的魔法元素,不断从四周向他汇聚而来。

  “这里是圣殿,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要打架给我到绝命谷中去,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也是惹怒了布维长老。他踏前一步,将放在手中的法杖向四周轻轻一划,一道耀眼白光如从湖面上荡出去的水波,直接向两人涌了过去,两人闪身躲避,还是被这道白光划了一下。

  若是没有布维长老出手,杜峰有着自信,在他手中,那名顶撞他的长老,一招都顶不住,奈何布维长老中途出手,这着实出乎了意料。

  布维长老的修为在他之上,布维长老出手阻拦,代表着他将没机会击杀那名长老。心中极为不爽的他,不由朝布维长老冷哼道:“布维,我们之间的事,你少插手!这家伙在我面前侮辱我孙儿,我就必须打死他!”

  “我哪里侮辱你孙儿了?眼前的一切不是事实吗?你孙儿要不是仰仗圣域法杖的话,他能成为圣殿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别天真了,我都听训练这些候选者的导师说了,你孙子杜云飞就是个废渣!要是有种的话,就让他扔掉武器,与雷刚好好的打一场啊!”

  布维长老出面阻拦,在这名长老意料之中。有了布维长老的出面,他又显得底气十足了一些,拍打着胸膛及其嚣张的朝杜峰叫嚣道。

  从来都是杜峰向别人叫嚣,瞧不起别人,他何时被人叫嚣过,尤其是这名长狗仗人势的模样,更让杜峰窝火的很。

  被这名长老险些气疯了的他,真想立马上去把这个老家伙给杀掉,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立马变得沉默起来,“雷刚很厉害吗?过会儿让飞儿用圣域法杖将他的魂魄吸走,我看这狗东西,还敢不敢在我面前那么嚣张了!妈的,一个给老子提鞋都不配的贱种,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叫嚣!”

  “杜峰,你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你害怕杜云飞扔掉圣域法杖后,打不过雷刚?早知道你刚才那么嚣张干嘛?杜云飞打不过雷刚,是明摆着的事实,你嘴上功夫再强,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你要是不服气的话,我们就来赌一场,看谁是这次比赛的冠军?”

  杜峰的哑口不言,使得这名长老心中极为舒畅,眯缝着小眼睛,朝杜峰叫嚷道。

  “狗东西,你真以为老子怕你?不就是赌谁是冠军吗?我就赌我孙儿!”

  杜峰一拍胸膛,霸气十足的说道。

  “想不到你有一丝阳刚之气,既然你赌你孙儿的话,你的押注是什么?”这名长老对于参赛的五个人太了解了,尤其是那个雷刚,他故意在平时表现的天赋平平,这样就不会被像杜云飞这种人针对,如此一来的话,他便能在救世主选拔赛上,一鸣惊人成为真正的救世主。

  雷刚平时故作弱小,正是这名长老的主意,所以,才有了这名长老今天的这般嚣张。

  在他目视下,杜峰也是指着杜云飞手中的圣域法杖说道:“我孙儿要是输了的话,我把圣域法杖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的话,哼!我要你们的命!”

  这名长老在自己面前叫嚣了这么久,杜峰要不下如此重的赌注,那其长老还不会像他一样向自己叫嚣?

  果真,杜峰这话一出,本还有好多附和着那名长老的有些长老,果然不再说话。如今的他们,在这名长老的鼓动下,虽认为他极有可能夺冠,但杜云飞至少是圣殿公认的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他手里又有圣域法杖,自己要是站在杜峰的对面,岂不是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为了不引火上身,他们只能沉默了下来。

  “虽然杜云飞手中的圣域法杖,算不上什么极品,但至少杜峰你还有点胆识,还敢把这东西当做赌注,既然如此,那我就答应你,若是雷刚不是这次选拔赛的冠军,我们的命你们想怎么处置都行!”

  “既然说定了,那你就等死吧!”

  圣域法杖被杜峰融入了黑魔珠,如今除了能吸收人的精神力外,还能吸收人的魂魄,杜峰可不相信他的孙子,在有了这样的神器帮助后,还得不到冠军,要真是那样的话,只能说杜云飞笨的不可救药了。

  在他们立下赌约时,伴随着一阵电光闪过,水鹤终于承受不住雷刚的攻击,双腿跪地彻底败倒在了擂台上。

  跪地的它,脸上惨白,身上还有一道道被雷电电到冒出的黑烟,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在裁判宣布雷裂胜的那一瞬间,他眼前一黑终于昏迷了过去。

  接着,比赛台四周就传来了雷鸣般的吼叫。

  “雷刚不愧是作为救世主的最佳人选,这么容易就战胜了水鹤。雷刚必胜!”

  “雷刚,我们看好你哦!”

  “哼!”

  相比于吹捧他的长老,雷刚还算是挺低调的,抱着手臂的他,脸上并没有一丝取得胜利的得意,只是闷响了一声就走下了台。

  “请下一场比试的火元跟木山上场!”

  也不知我们抽签的号码牌,是经过处理的,还是这个叫做木山的人运气不好,火遇到木会越着越旺,从报出他名号的瞬间,众人不用猜就知道木山是必败之人。

  因为圣殿培养出来的这名候选者,除杜云飞之外,其它四人的名字,早已被他们修炼的魔法元素所覆盖,火元代表着他修炼的是火系魔法,木山代表他修炼的是木系魔法。

  修炼木系魔法,能使得修炼这种魔法的人,防御力得到质的飞跃,但前提是没有遇到修炼火系魔法的人,要是遇到了修炼火系魔法的人,他们的这种的这种防御,就会成为让火系魔法,越来越旺的燃油。

  所以,当修行木系魔法的魔法师,遇到修炼火系的魔法师,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将会输的很惨。

  在所有人目视下,修炼火系魔法的火元,全身包裹着火红焰火的他,便得意洋洋的出现在了比赛场上。

  随着他的出现,整个比赛场周围的温度,竟随之上升了数度。

  被他身上火光映射的火红一片的观众,看到他拉风的出场,不禁拍手叫好道:“火元好帅啊,他能把火系魔法修炼到这种程度,他得强悍到了何种程度?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木山在他手中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

  “一个回合?你有点太看得起木山了吧,他现在都没有登场,他八成被火元吓得弃权了!”

  的确拥有木系魔法的魔法师,在遇到火系魔法的魔法师时,一点建树都没有,但……木山既然选择参加这比赛,他若是连登台都不登台的话,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华而不实的火系魔法,能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就跪下任他当爷爷!”在观众们的惊呼声下,穿着黑袍,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是一块黑布的木山,也是走到了台子上。

  火元周身冒着赤红火焰,光彩照人的很,但在木山眼中,他这种华而不实的火焰,对他一点伤害都没有。

  相反还能暴漏他的真实实力。

  火元修炼的火系魔法,使得他这个人不论做什么事都高调的很,尽管他知道这样做,容易暴漏自己的实力,但他却不以为意,与他交手的木山,就算知道了他的真实实力,那也没有用。

  修为差不多的木系魔法师是没有战胜火系魔法使的可能。

  “木山,你上台是来跟观众们说你要弃权,是吧?”

  火元倒没因木山的上场,有一丝惊异,反倒带有玩味的说道。

  木山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心想这火元还真是嚣张的很啊。火系魔法使确实是木系魔法师的克星,从木山被作为救世主的候选者的那天,他就料想到,早晚有一天他要与其它候选者进行比试,所以从那一刻起,他也是下定了决心,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破解火系魔法师的方法。

  而经过他多年来的观察,尝试,他终于发现,修炼火系魔法的魔法师,因为修炼的魔法元素的性质,使得他们做什么事,都喜欢高调,一定要将自己的魅力展现完,才会去做这件事。

  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在他们展现自己魅力时,聚集魔法元素,从而做到与他们交战时,一击就将他们打倒,让他们没有还击之力。

  木山并没有说话,就这样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看着他。。

  “好你个木山!竟敢蔑视我!简直是找死!”被众人称赞中的火元,本想借木山的出场,好好挑逗他一番,从而在他身上找到别人夸赞自己的亮点,但令自己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木山不但没有搭理搭理,嘴角还溢出瞧不起自己的冷笑,这绝对是对自己的侮辱。

  修炼火系魔法的他,本来就是暴脾气,被木山这样轻蔑的看着,他自然被激怒了。

  他周身的火焰越来越耀眼,周围的温度,随着火焰变亮,变得越来越高,一声爆喝过后,火元如同从火山中喷薄出来的大型火球,便朝木山方向砸了过去。

  “硬碰硬可不是明智之举!”

  木系魔法碰到火系魔法,只有被吊打的份,在火元如同举行火球的巨型身体,向木山冲来时,木山伫立着的身子,竟如鬼魅般消失在了火元视线中。

  “到底怎么回事?他呢?”火球周身暴涨着的火焰,已高涨到三米高,几乎已封锁了周身的空间,烈焰爆发出的高温,就算它没有将四周的空间封锁,火元相信,木山根本无法躲避过去的。

  火系魔法是木系木法的克星,火系魔法离木系魔法越近,木系魔法的威力越小,严重的还会让拥有木系元素的木山燃烧起来。

  自己封锁了木山可能去往的各个方向,在他看来,木山只能乖乖的站在原地受死,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木山在这种时刻,竟然如人间蒸发,彻底消失了。没看到木山的他,再度催动火系元素,让他周身的烈焰暴涨,他想以此逼出木山,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纵使他全身如烈日一样刺眼,木山并没有被他给逼出来。

  “他去哪里了?”找寻不到木山的他,眼中充满了疑惑。

  就在这时,观众们忽然惊呼了起来,“火元,木山在你的身后!”

  “他在我身后?”自己朝木山冲来时,他可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自己往这边逼来,他都没有动身躯,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身后呢?

  还以为观众们在骗他,他嘴角浮现了一抹怎么可能的笑意,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受到后背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在盯着他,这不是先前失去的木山,还能是谁?

  意料到不妙的他,准备转身,就在这时,一道道如同荆棘的藤蔓,忽然从他身后伸来。

  疾行着的藤蔓,压迫着空气发出了一道道刺耳的声响。伴随着它们的前行,火元只觉自己的毛发耸立了起来,全身也瑟瑟发抖起来。

  “怎么可能?我掌控着火系魔法,火系魔法相当着燃烧着的生命,我全身火光暴涨,我怎么可能有瑟瑟发抖的感觉?不对,一定是错觉!”

  不相信自己感觉的火元,揉了揉眼睛回过了身。

  而就在他回身的刹那,朝他而来的藤蔓,毫不留情的缠在了他的身上,别看他身上被赤红火焰包裹着,这些充满木系元素的藤蔓,在碰到他身体时,不但没有被烧化,相反把他缠绕的更紧了!

  下一刻,他周身有着几米高的火焰,竟因为他身体被藤蔓包裹着,压缩的火焰暗淡了下来,再过了几秒钟,他身体冒着的火焰彻底消失了。

  被长满荆棘包裹着的火元,这才看清了缠绕着自己的藤蔓,这藤蔓哪里是用木系元素生成的,分别是用冰系元素生成的。

  火元要是没有大意的话,朝他缠来的藤蔓,虽然是冰系元素生成的,但他还是有把握用自身的火系元素融化掉这些藤蔓的,但他还是太大意了,他一直以为他碰上木山,战胜他是必然事件,没想到木山会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出冰系元素。

  “我们五个候选者,在进行修炼时,都是修炼的单一魔法元素,为何他还会第二种魔法元素,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不公平,不公平啊!”

  被捆绑着的他,用及其幽怨的眼神看着木山,抱怨道。

  木山并没因他的话,有一丝动容,相反依旧像之前那样冷漠的看着他,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家伙他只知道自己修炼出了第二种魔法元素,对他来说并不公平,但他可知道,自己为了修炼出第二种魔法元素,吃了多少苦吗?

  他本来就是朝着候选赛冠军来的,他若是因这家伙的一句话,就有所动容的话,他的心智是不是太不坚定了。

  在火元的叫嚷声中,他也是来到了火元的跟前,用一把用魔法元素凝成的冰箭,指在火元的脖子上,冷声道:“他认不认输?”

  “你修行两种元素,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不公平,我请求长老们取消你的资格!”火元修行火元素,使得他心性及其浮躁,遇到事情,他不会冷静的思考一般,只会大声的叫嚷。

  当然,他要是学会了思考,那他修行的应该就不是火系元素,而是冰系元素了。

  木山并没有跟他说过多的废话,在他叫嚷声中,将那把冰箭,直接插进了他的胸口中。

  “嗤啦!”

  伴随着一声脆响,被冰箭刺入的火元,脸色越来越苍白,最终,聚集在他体内的火系元素,便顺着冰箭进入了他的体内。

  “木山,你敢……吸我的火元素!你!”

  被木山吸收着火元素的火元,只觉直接的身体要被抽干了一样,他从修习火元素的那一天起,火元素注定就成了他的生命本源,火元素在他就能活着,火元素不在,他就要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了。

  他正值风华正盛的年纪,他要是因此死掉的话,他得多么遗憾?

  随着木山将他的火元素吸走,他脸上的傲慢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到最后竟是一脸哀求的看着木山,若是木山没有用藤蔓捆绑着他的话,或许如今的他,早已跪倒在地上,哀求木山了。

  木山吸走火元火系元素的一幕,也是引起了与火元关系不错的长老们的不满,纷纷在那儿叫嚷起来,“木山,快给我放开火元,再不放开他的话,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快点!”

  木山不为所动继续吸收着火元的火元素,见木山还没收手,这些人扬起手臂就要向比赛场上释放魔法,就在这时,布维长老忽然拦住了他们,“救世主选拔赛,本就是选出真正的救世主,火元以他的傲慢,败给了木山,木山很有可能成为救世主,作为救世主的木山,将他的火元素吸走有什么不可吗?我们给了他们相同五个相同的起点,是火元不珍惜怪不得木山吸他的火元素!而且你们在圣殿中修炼了这么多年,你们应该也清楚的,这五个候选者,被我们灌入了最纯洁的单一魔法元素,他们体内要想容得下第二种魔法元素,他们得遭受比凤凰涅槃还要痛苦十万倍的痛苦。”

  “木山能够释放出由冰元素凝成的藤蔓,说明他忍受住了这种剧痛的折磨,在经过这样的折磨后,如今他的身体也能轻易的容下其它魔法元素了。他若吸收了其它魔法元素,对他来说,只有利而没有弊!所以,对于这件事,你们要敢出手阻断木山的话,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

  木山体内能够容得下第二种魔法元素,着实出乎了布维长老的意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