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地火军师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6238 2016.06.21 11:24

  只见火络递道:“你们比武的影像已经传过来。让我这个老头子看了大感精彩!”说着竖起大姆指。

我道:“火团长,你过讲了。今天我方取胜全靠运气!”

火络递点了点头,赞许道:“哈哈,像你这样实力的年青人能懂得谦虚,真是很难得!不过,第二场,民页法与乔尔夫所施展的魔法都是大魔法师初级别才能使出的来魔法,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屏页法所施的是上古神咒,你能化解乔尔夫与屏页法失控的魔法招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能化解两人的强大的魔法攻击,确不只是运气,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实力!”他停顿了一下。只见他一伸手,从手中快速窜出一道淡淡的魔法能量。突的一声,击中不远处魔法水晶石。

哗的一声,光幕突然无征兆的出现在大家眼前。

我的眼前只见得出现人影图像。正是屏页法施展‘光云电闪网’与乔尔夫施展‘光神风雷波’两种超强的复合魔法影像。影像把第二场比武再次重现在我的眼前。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心惊,不过心里还是暗暗高兴,要不是有这一幕,我的电系锁脉环,也不会机缘巧合的解开。

火络递续道:“龙克,只从你挺身而出,挡住袭向平民的魔法。从这一点上,使老夫十分高兴。”

“传儿,还不快谢龙克,帮你解围!”

火传连忙向我一礼。

说句心里我话,我到是十分感谢火传。连忙将其扶住。

“火大哥,其实我应谢谢你!要不是你将‘光云电闪网’弹向我处。使我魔法上有了的突破!”

火传高兴的道:“呵,我就让你这个老弟啦,呵可,我说嘛,你被击后,我十分担心,没想到‘光云电闪网’里进行魔法上的突破,像你这种危险之中寻求突破的人,才是大哥佩服哩!”

火络递道:“龙克,你是不是突破了电系魔法?!”

我暗暗佩服炎络递补的眼光,一眼看出,我最后收回体内的是电系魔法。

我点了一头。正想回答时,火络递旁边身穿灰色魔法袍的人道:“我底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修练电系魔法的!我想这位龙克兄弟一定是个魔法高手。想向你讨教几手,不知意下如何?”

他突然的挑战,让我为之一怔,再看炎络递等人的眼睛,就明白其上的含义。想以讨教的方式,来试探我的实力。一股战意从我身体迸发出来。

我带着强大的气息气势道:“既然,这位魔法师如此说了,我们就比划两招。”任谁都感觉到我这比划两招的含意。

我在强大气息气势攻击之下。房内的四个人发生着完全不同的反应……

火络递只是在我发出气息气势时眼中精芒一闪。再没有别的变化。就像没事一样。

※※※

我的战意气息,来到他身边时,像被一种无形的墙给挡住。无论怎么冲出冲不过这道无形的障碍。

我心中狂震:护体罡劲气!我也是回到明西城后才领悟的一种护体身功。没想到在火递络身上出现啦。

简单的说护体罡劲气是我内息保护罩的进化型。内息保护罩全都是随着人人的意识而对自己身体进行保护。护体罡劲气则是内息无意识的对身体进行保护。当遇到外来的击中时,内息自我的保护。正因为这种无意识的行为,才能使内息发挥最大的功效,因此护体罡气比内息保护罩更加坚固,正因为这样这种无意识内息主动的自我变化,使的很多实力高手都无法练成护体罡气。还好,要不我经常与体内的内息进行意识交流,才使我创造出护体罡劲气出来。

突然我发现了我所创的与火络递现在所施展的都是护体罡劲气,虽然很像,都又有点不同。让我十分不解。看来我的护体罡劲气与火络递的护体罡劲气有着很大的差别。

火传虽然也没表面没有任何变化,但我感觉到,他的内息气息迸体而出,形成一个内息保护罩。不过这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强的保护罩。

‘熟睡’老者好像被子的气息所扰,翻了一个身,鼾声从口中溢荡而出。

这要命的鼾声差点让我的透世心眼失守。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从他口中随着鼾声透出一股无形的压力,将我所发出的战意气息全部推开。在这和呼一吸之间,我的气息不断被他摧远拉近。十分有规律。

我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种武技,以在轮王车对武技的了解竟然看不出这是何种武技。看来,地火军团真是高手迭出。

我心里明白。‘熟睡’老者一定是雄破所说的从来不见面的军师。没想到他的实力竟与火络递一样高深莫测。

※※※

灰袍魔法师全身漫泛起红色的光芒。火魔法元素,在他四周环绕,要不是我高明的眼力也看到他这此火魔法元素民变,在小范围的燃烧。将的我所发出战意气息烧的一干二净。

通过透世心眼,一下就看到四种完全不同的化解我战意气息方法,让我大为兴奋。

我哈哈一笑,将战意气息全部收回。在收回的同时,将神识深入到透世心眼之中。瞬间我又进入了那种空明无密之境。军房内的任何细变化都别想瞒过我。奇怪的军房外所有变化也出现在这空明无密之境内。

面对地火军团四个强者,我知道,透世心眼再次突破。

突然,营外的草木再次向与我交流起来。密流术从新回归到我的身上。自从暗月杀魔一战之后,养好伤,密流术好像消失似的,没想到今天他又回到我的身上。更重要的是我感觉我到植物界那广阔玄奇异常的世界。这比初会密流术的飘渺感觉更加真实。在这个玄奇的世界里,我成了植物之中的一员。而且清楚的感觉到现实中本体中的所有的木系魔法能量运转起来,它们这个玄奇异常的植物世界化成一阵清风,轻轻吹拂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草木都向这股微风畅开胸怀……。

不知道多久,当我醒来时,清风又是变化木系能量。从新回到我的体内。突然我发现木系魔法能量只是涓涓细流,但此时却变成了泫泫大江河,这么一段的感司竟然让我巨大的魔法能量。

眼前我自己的战意气息正慢慢的收回我的体内途中……,没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只在一刹间完成。

我突然收回气息引起四个人完全不同的变化。

火络递的护体罡劲气随着我战意气息的收回,也回归到他的体内。他的表面一点变化也没有。思绪没有产生一丝波动。让我见到了绝对强者所具有的心里素质。

‘熟睡’的老者和火络递一样,还是不断的打着鼾声,只是鼾声之中那股无形的压力,消失无影无踪。

火传的护体内息罩,在我收回内息的同时,只是细微的一颤。接着极快的速度收回体内。

而我战意主攻方向的灰袍魔法师,全身的火元素魔法有增无减的放着更大火焰。将四周应的通红。

我微笑道:“如果我们在这里交手,怕是会这房里的东西损坏了吧!”

灰袍魔法师收回身上的火元素魔法后,道:“这里可不是比划的地方!不如上外面的‘演武厅’比划几招!”

火传总是对我有好感的,十分关切连忙上前打圆场道:“老云,龙克可是我们军团的客气,怎么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呢?”

说完向火络递投来求助的目光!

火络递道:“呵,年青人比划几招无所谓,正好开开眼界”

火传无奈看了我一眼,退了下去,老爹说话了,只好听从,他心里也想看看比武的结果,虽然对我有好感,也知道我实力很强,但是与老云比划,却让他担心掉胆,要不然也不会主动阻止我们的比武啦。

正在此时,只见打着鼾声的老者,伸了一下懒腰道:“咦,来了一个年青英俊的客人,老夫要好好看看他!”

说完睁开一双怪眼,打量着我,他眼睛,黑眼仁多,白眼球少。透也一股让人无所理解的怪气。

看老者的样子,听老者的语气,我知道眼前的老者就是活脱脱以前轮王国里的怪异老侠,在轮王国时我就喜欢和他们一起聊天,从他们的身上可以说到不少东西。心里十分清楚,对付这类怪异老侠的人物,平常的恭敬的好话,十分不入他的耳。想到这里,我调笑道:“呵可,老人家,你的眼睛,十分奇异呀。两颗黑球!”

我的话出口,火传,那个云法师,还有一直没有变化的火络递,都身形一颤。

后来我才知道火传与云法师,都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军师的眼睛。

火络递心里惊呀的是,已经二十多年没听到师兄以调侃的语气,此时竟然出现在师兄身上。

※※※

果然被我料中,老者嘿嘿一笑道:“小位小兄弟果然有眼光,我这个对眼睛,阅人无数,今天被小兄弟给阅啦!哈哈,有意思!”

老者的话,让我想起以前在轮王国与一些怪异老侠相处的经历……。

我仿佛变回当时的我,更时与老者大谈起来,听到火络递,火传,云法师三人大皱眉头。有时我的话竟是臭骂他们的军师。使云法师,火传差点压不住火对我动手,可是军师在这此臭骂之中反而更加大笑,与我更加亲近,让他们十分迷惑。不一会,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啦。

火络递带着内心的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切……。

※※※

“哈哈,痛快,真痛快!小兄弟,老哥今天真是痛快啦!随老哥去喝酒去!”说完不理旁人拉着走出房子。留下三个错怔的三人!

平时很有主见的火传急道:“爹,军师与龙克出去啦,怎么办呢?”

“是呀,团长,今天军师怎么如此反常,龙克那小子也太可恶了,连军师也敢得罪,太不把我们地火军团放在眼中啦,我还没有试出龙克魔法浅呢!?”

火络递则带着一脸少有的笑意道:“呵呵,试龙克的深浅我自有主张,现在你们回自己军部处理军处,马上就要开战啦。并于龙克的事,我自会处理。下去吧!”

两人无奈的道:“遵命!”带着一脸疑惑的走出军房。

火络递在他们走后,陷入沉思,不时在沉思的脸上带着微微笑意……。

※※※

能和地火军团的军师,师海通交上朋友真是我这场地火军团之行的最大收获。

在了交谈中我了解到地火军团各兵种的设置,让我更加了解地火军团。外面称每一个军团有五十万,但实际上每个军团的人数都在七十万左右。整个军团共分十个大队,每一大队五-六万人。每一大队又分为魔法士步兵,人数大约在三万占人数中的百分之五十。

魔法士召唤兵,它召唤术强的魔法组成的兵种,用召唤兽对付魔兽。人数一万,占人数的百分之二十。

魔法师兵种,全是由魔法师组成,对敌时施放攻击魔法,人数一万占百分之二十。

最后百分之十由治疗师组成。人数五千。五千大队精英团。这是步兵,召唤魔法士,传动魔法士,魔法师共同组成的混合队伍。精英团中一个人都是经筛选的强者。人数虽然最小,但战斗力却是每一个大队之中最强横的!精英团往往更其他兵种更能力决定战争胜负的平衡。

每个大队的配置不同,人数也不近相同,十个大队总兵力应有六十万左右,最后所剩的将近十万人,专属于地火军团总部卫队,队长由团长直接任命,也是拥有强横实力的一股力量。

地火军团最高管理层:团长,军师,十个大队的下副队长组成。

大队的等级又分,队长,魔星战将,金星指挥官。银星指挥官。铜星指挥官。

了解这些后,我感觉兵种设置上,有一些不妥的地方,首先最重要的情报部没有设立。更没说一些武器研发中心部门。战吏中心部门等一些战争的必须配置的部门。

在轮王国时,没有情报的部门这些部门的部队那是不可能的存活,轮王国时我深切的感觉到这一点,正因我把这些,看似很小,没有作用的部门十分看重,在战争的关键时候这些部分发挥极大的效力,总能让我以少胜多,取得轮王国战神的称号。

军师师海通老哥针对这些疑问,给我一些回答,情报部门有是有,但是不受到重视,因为魔兽是单细胞没有头脑的家伙,它们如果行动,都是明目张胆,直冲直撞,它们一有动静,就连最普通的平民都能发现,对它们进行侦察多此一举。数千年一贯如此。

师海通老哥是一个极有才智的人,与他交谈之后,我觉得来到魔法世界自己所见所闻,都没有听他一席话来的多。魔法世界里的事情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几个小时的把酒交谈让我受益非浅,最后他从怀中取出一本书。这是他二十年以前走遍魔法世界的所见所闻的回忆录。让我十分感动。后来就来我连我都不敢相信这本书给我带来的好处。

约好在比武之后再次见面的时间,我带着满脑子的新奇之事,离开了地火总部,一看天色。已经暗淡,没想到与师老哥,谈了数个时辰。

整理一下今天脑中得来的知识,在精神能的作用下,将他们理理分类,贮藏到脑域空间之中。这时我知道,这些知识再也不会消失。

地火军团总部,团长办公军房内只有火络递团长与军师师海通两人。光芒突闪,一个魔法阵界将火络递与师海通围在当中。

“师兄,龙克的虚实摸清楚了吗?”

师海通微微一笑。那个睡眼再次睁开,两道如利箭的精芒闪过之后。眼睛又变成黑多白少的异像。

“龙克,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呵呵,,有趣,有趣!”

火络递被这两句有趣,搞的莫名其妙。不过看到师兄回复到以前那个不羁作风后,心里只为他高兴。

“真高兴,师兄……师兄又回来啦!”

“唉,师弟,你知道师兄为什么要打破自己的誓言嘛!”

火络递眼中一亮,身体巨颤,激动道:“难道,龙克,真能与他一较长短吗?”说完双手握拳,双眼紧盯着师海通,脸上出现复杂的表情。

师海通也十分激动“我还没有摸清龙克的实力。龙克就像大海一样,连的我睡眼大法都无法看清。更奇怪的是一他交谈时,我不由自主的受到了他的思绪的影响,我仿佛年青二三十岁。”

“是呀,龙克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火络递感概道“我查过了魔法大陆的档案,里面根本就没有一个叫龙克的人,但是,魔法大陆的法加斯会派阿力亚来保护他,给他创造各种方便呢?”

师海通那充满智慧的双眼突然一闪道:“师弟,你听过东方救世,西方灭世的预言没有!龙克会不会是东方的救世。”

火络递道:“听说过,只是魔法大陆流传的一句预言。我从来不相信这些预言都不要信!”

师海通沉思一会道:“现在我也不敢断言。只要能解开龙克这个迷一切都会明了!实说和你说,龙克现在虽然不是他的对手,或许将来有一天,将会成为他最大的敌手。这是我对龙克的感觉。”

火络递脸上兴奋起来,他十分明白自己的师兄是什么样的人,对他说出话,十分相信。“我相信师兄。看来,我们得想点办法来再次试试龙克啦!”

师海通犹豫起来,最后下定决心道:“看来只好这么办啦。把三院比武的军职换一下,改成地火先锋军团,获胜者可任先锋团的团长。

与魔兽最先交战,只有在与魔兽的生与死的考验之中,我们才可以看解开龙克之迷。如果他不幸……战死,那只能说明他永远也达不到那个人的高度。“

火络递点头同意,一场预谋在悄悄的展开!

※※※

离开地火总部后,想起雄破说的阿加西的地址。一路之上很少有人走动。耳边不时传来那些不愁的年青贵族们嬉笑之声。看来大战也不会改变贵族们夜夜声歌的生活。

显然我来到明西城后为平民做了很多事,使他的地位相应的提高不少。但是几千年尊劣的观念,还有不少平民思想之中。没有解放开来。看来只有用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来换起更多平民奋起做人的心。

在思考之中,我来到阿加西住所。

这是由魔法所建造房子。这各房子对于他这种走南闯北,到处寻找有用锻冶稀有矿物的人来说,这种房子比较适合。

阿加西可能感觉到魔法房子的波动,走出回来,看到我,一脸喜悦的道:“好小子,你才来呀!”笑着把我抓住。拉进他的房里。出乎意料的热情,差点让我招架不住。

“迪克那小子,下午来了,把你的事告诉我啦!你干的不错!看你为平民做出一些事情面子上,我就原谅你来晚之过。”

其实他的脸上一点责备的表情也没有。

我道:“阿加西大师,我原本魔练之后就去你哪学习锻冶之术,可是没想到,魔兽军团出现……。”

阿加西打断我的话“呵,没关系,这次对付魔兽我十分支持,不过这群魔兽十分历害,你们小心。等此间事一了,再来给我打工!”

我哈哈一笑道:“小子遵命!”

接着,阿加西开始讲述自己这一两个月外面寻矿的经历,让我大为感动。为了我的永生剑,他意然经历了那么多危险。还好,他是一个强者,都有惊无险之中渡过,虽然他讲的很轻松,但我知道这些经历都是十分惊险。

他的所作所为让我十分感,我知道现在还不于阿加西交心话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

其实在轮王国的与人打交道险恶的经历,让我不得不小心从事。但现在,如果不与阿加西这个最好的锻冶师交心的话,对我未来的事情,将是一个极大损失。想到这里我定了一下神。正好阿加西以不解的目光看着我。

我上前拉住阿加西的手,道:“谢谢你!”

阿加西脸上出现了几乎没有过的表情!

“阿克,你们怎么说这样的话,当遇到你的时候,我看到剑王时,我就知道,我一生追求的锻冶极至。你能得到这么一把有灵性剑王。只有正人君子,才可以得到剑王,我也感觉到你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我阿加西愿为实现你的理想出一份力!”

听到这么一番话,让我心里又兴奋又害怕。

能得到这样一位出色的锻冶师,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可是想起以后面对魔法世界那不公平的制度,什么危险都会发生。我很害怕。因为我的这个决定会害了阿加西。

阿加西像是看出我心中的疑惑,他嘿嘿一笑道:“你以为老头没有调查你就会帮你吗?呵,做事与锻冶一样。都要选材,只有好的材料才能出极品,你就是一个好的材料,更重要是你的心,你心中有那些不公平的事,不平等的制度,有广大的受苦平民。这才是我帮你的原因!”他此时双眼含泪,一股衰愁从他体内散出。他续道:“龙克,我也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我知道我们以后的路还有很常很远,可能遇到一生中从没有过的险境,但是如果因此而牺牲,我认为值得!”

听了这一番话后,我的心泛起比以前更大的波澜。推翻魔法世界不平等制度的理想理加坚定……。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