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缚体传功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9908 2016.06.21 11:08

  明西城时代周刊是这样为魔法士与女魔法师学院组队魔练报导

“龙克总是给我们带来惊喜。先是神药的发售。接着又是魔法大陆特使的公布。最后是平民学院与贵族美女学院的组队魔练。总是让明西城中的人。又爱又恨!”

在欢送队伍的欢送之下,出了明西城,我才亲身的感觉到明西城错综复杂的形式。各种不同的势力。

明西城军方一直以一种平常低调的方式来处理我在明西城的一切。军方很不愿意得罪我这个魔法大陆的特使。但又怕得罪掌握着明西城经济命脉的贵族。只好坐壁上观。关键时再一举出动。他们在等,像一个猎人一样的在等。

军方的派出明西城东城守为我们送行。他是个胖子。一身的肥膘让人见了就想吐。一笑两腮的肥肉一颤一颤的。活像一只正在鸣叫的青蛙。

我心知肚明的微笑的对他表示谢意。

贵族们虽然对我极为气烦。但魔法大陆特使的身份使他们不敢妄动。谁也不愿意与魔法大陆为敌。多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们的这支特别的队伍。也在等待,等待着我犯错误的时候。

魔法军官学院的学生。显然没有老贵族那个稳重劲。在我没出城就开始对我生事。

最后在魔法军官学院副院长出面把他们的怨气压了下来。

魔法军官学院的院长是战神加斯。我一直没见到他本人。

雄破说,他这几个月在魔法之都办事。已经走了好几个月。副院长叫凌地血是加斯在军队时得力手下。雄破特别提到。凌地血人如其名。以前在军队中,他以喜欢喝魔兽鲜血而出名。魔法虽然已经达到魔法师的等级。但他最拿手的武技是他的那双手。一双送无数魔兽回老家的手。家传的古武技——千刃掌更是让他难以对付。

凌地血现在虽然已过中年。但一点老态都没有。一双如鹰一样的眼睛透出一股冷冷的目光。这种目标对我来说并不莫生。在轮王国时,我见过许多残暴喜杀的人特有的目光。白晰的面容很难让人感觉到他的本性。

透体而出的魔法光使我确定他现在的魔法级别在魔法师上级的水平。

对手不可小视之。我给他的评语。

“龙克,你好!我叫凌地血……”

“你好。我听说过你,你是魔法军官学院的付院长。”

凌地血老练的一笑道:“刚才我院的学员对生的不礼貌,我向你致歉,年青人嘛,免不再有些正常的火气”

“哼,破口大骂。这也叫正常的火气。”心里想着。但脸上不能表露出来。我装做大量的样子道:“那里。不过年青人,也不能玩的过火。不然很容易****!”

凌地血眼中杀意一闪道:“呵,呵。祝你们这次魔练顺利。不过。我们也有打算上野外训练的计划。搞不好。我们还会见面”

我微笑道:“那我真是期待呀。”

平民是送行队伍中最多的人。因为在我之前平民从来没有在贵族那里得到一点好处。过着吃完上顿没有下顿的生活。我的神药终于让这此平民尝到了魔法世界里最温暖的日子。

其实也不然,并不只有我帮平民。只是以前帮助平民的人没有做出像我这样从根本上改变平民生活质量的举动。

龙克这个名字在平民中已经快达到神化的阶段。

魔法士学院参加魔法的学员的父母一下子把自己儿子拉到近前。千叮万嘱的道:“龙克可是我们大恩人。你好好跟着他。一定要保护他。我们平民不应忘了知恩必报的本。如果让为娘知道你不听龙克的话,你就别在回来见我”之一类的话在魔法士学院们的心里扎根。

“大家停一下。”

在明西城外十公里处魔练的队伍停了下来。不论男的女的都不解的望向我。

走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停。

我清了一下嗓子道:“魔练现在开始,现在两人一组。一男一女。结队出发。现在是练你们的奔跑能力。分组后大家要跑向目标地。”

女魔法师首先抗议道:“龙克老师,为什么要把我们和魔法士学员分在一组。谁要和他们一组!”

我故意加得声音道:“这是为了让你们互相有个帮助。团队精神是我们这次魔练很重要的项目。”

阿露丝蒂跑上前道:“龙克,你……我和他们魔法士分在一起。你们男人身上的怪味让我受不了。”

说道向我撒起娇来。

我缓缓睁开眼睛,蓝色的电眼基础上,我特别加了一个威严的意识。

“哼,告诉你们这是魔练,不是旅游。现在我再次宣布。如果想能加这次魔练的就留下,不想参加的。我也不免强。我要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人!”

“龙克老师万岁,龙克老师万岁”魔法士学院的学生高声呼喊着。

我这一招让美女与他们同行。得到了百分之二百的回应。

女队员们个个神情惶乎。这与她们预想的情景完全不同。

(预想中:与龙克一起谈情说爱。)

(结果是:与魔法士学院的学员一起在野外狂奔。)

个个神青极为不自然,不少也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丽斯走上前去。拉住不知所如何是好的阿露丝蒂。小声有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阿露丝蒂连连点头应和着。

“老克老师,我听你的。已经没有问题了!”

看着已经认错的阿露丝蒂我心想;没问题才怪。

终于再也有没反对的声音了。

谁获得第一,可有奖励。不过这个第一可是要两个同时获得第一。

在我不知名的奖励下,男的有美女在侧。女的有奖励诱导之下。终于大家甩开两腿飞快的向前边跑去。

天上飞的,借助飞行魔法向前的人,主力是女人。

地上狂奔的。这是用内息运转向前的跑的人。主力是男人

地上发光的,这是用魔法增加自己速度的人!男女混合

看着千奇百怪的跑步方式。

本应惊奇的我的心很平静。一眼看问题的实质。

飞行魔法虽然快,但是对魔法力有很强的要求,不是一般人能使用出来的。其实,他们使用的飞行魔法与三创留下的飞行魔法已经完全不同。三创所留下的飞行魔法对魔法力的要求很低。任何人都要可以使出。最后,问题是大家已经忘了我所说的团队精神,一个个跑着自己的,不管刚分好的队友。

在地上狂奔的人,是有内息来使自己的奔跑的速度上升。但我清楚的知道。他们所有具的内息。在我眼中,已经根本不能再为内息。这只能称为练气吐呐。

我也知道,一万年发生的事情已经把原来练就各种内息的方法早已经失传。魔法世界里的人重视魔法而轻视武技的心态。使现在具有内息的人根本已经和原来的轮王国里的人有着极大的差距。

狂奔的人现在使的内息——-练气吐呐,花样极多而且簋乱。使我更加兴奋。因为古武技最重要的内息练就要有一定的基础。他的基础就是练气吐呐。而现在的人,所练的内息就是吐呐术。怎能不让我兴奋。

用魔法向前跑的人。用的是各种魔法,虽然有些人达到魔法师的等级,但是我感觉到他们用的魔法显然不对。有的对了,但顺序与细节又不对。如果把顺序与细节轻轻的改变。那速度中要吧增加数倍。

这是为什么?突然我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三创主把他们的魔法知识都融入到我的脑中。他们使的魔法与我脑中有有明显的差别。

我也不甘落后的狂奔起来,拿出我最拿手的武技。闪身身法。不停的加速,在改进的一心多用心法之下,我的事度不断的上升。永生剑能量的黄芒。慢慢的透出我的身体。使一团淡黄色的光球不断的向前冲去。

一个,二个,三个……

狂奔中的人一个个被我落在身后。

终于。我赶到队伍的最前面。

迪克与屏页法坦力还有三强者的老二夜加达,老三努盟再加上阿露丝蒂等跑在第一集团。

由于我的加入,他们几个个个都兴奋起来。个个都想和我比较一下脚力。

第一集团与后面的大队人马果然不同,迪克,坦力努盟的内息则是地道的古武技。运转起来后,狂奔速度果然惊人。屏页法与夜加达则运用魔法来加速。因为魔法力的强大。虽然魔法有些关键的地方使的不对。便速度也保持极快的高速。并不弱于迪克等人!

看着他们从眼神中透出的争胜的斗气。好强之心又起。这场没有约定的比赛开始了!

第一集团散发着内息的光芒和魔法的光芒都几乎让天上的太阳暗淡下来。

路过的村庄的人,一个个惊看着从远而近的光团。还有远的地方,转眼间就到了眼前。再一转眼。又从眼前消失。

在狂奔了四个小时之后,足足跑了几百公里。长距离的奔跑使实力显现出来,我在第一,迪克第二,屏页法。坦力,夜加害。努盟,依次排在后面此时阿露丝蒂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显然每个人之间都点距离。

这是一片广阔的森林。林中一声数公里的空地就是小飞为我们预先选的好的魔练场。空地边缘处是一座高大的不知名的大山。巨大的瀑布从数百米的高空直落到山角的深潭之中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努盟到达之后,我气定神闲。迪克只是微微的脸色。

屏页法。脸红不说,还微微带汗。

坦力显是汗珠垒现。夜加达因为魔法肖耗过巨。呼呼带喘,汗水从脸颊上流在地上。努盟最惨。这一次长跑让他全身让汗水湿透。

我们大家互望一眼。会心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今天跑的真是爽!”

阿露丝蒂此时终于到了。脸上的粉霜早已经被尘土所替代。汗水被尘土冲掉,形成一张西瓜式脸。衣裳一条一条的,显然被乱生树枝所刮的。狼狈之极。

夜达加突然想到了什么?停止大笑

“坏了,龙克,我们先到了。后来的人该不会跑丢了吧!”

坦力与屏页法和努盟紧张的看着我。

迪克一看有机可趁,上前道:“大家不要紧张,我想龙克老大已经成足在胸了!”说完转向我自信的问道:“老大,我说的对吧!”

我瞪了迪克一眼之后,面对面带疑容的三个人道:“没关系,我不在还有小飞呢!”阿露丝蒂终于喘过一口气,马上变成那娇气十足的小姐

“龙克,你这大坏蛋,跑什么跑。害的人家衣服成这样。你赔赔。”

面对这样娇气十足的女人。我只好杀手俭。

“丝蒂,你的脸,,怎么成西瓜皮了!”

“哇!都你是害的!”阿露丝蒂照过自己带来的小镜发出惊人的尖叫声。

迪克时机的说:“那边有水。你去洗一下。”

只见她飞快的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小飞在我狂奔时就已经传讯给我。果然和我预料的一样。

追赶我的大部队,开始还能跟上我们这团光珠。可是,在约跑了一个时候后,因为自己的内息与魔法都极巨消耗。速度慢了下来。终于我们这团光珠消失在他们眼前。失去了追赶的目标,再加个身体的疲劳,大家就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开始走了起来。

不少人心里想是不是龙克不再理他们了!

终于,大家都停下来,议论开来。人越集越多。

※※※

洁儿骑着小飞落了下来。

看,龙克的妹妹,那个盲目的女孩。大家都停止议论看着洁儿。显然洁儿成为大家关注的目标。

丽斯上前道:“是洁儿妹妹吧!”

“你是丽斯小姐。我听龙哥哥说起你!”洁儿回应到。

丽斯脸微微一红道:“真的嘛?”

洁儿天真的道:“是的,龙哥哥,说你在神药演示会上帮过他。”

丽斯脸上暗淡下来。

洁儿接着道:“你们怎么不跑了。龙哥知道你们不跑会生气的!”

“洁儿,并不是我们不跑,只是龙克他们已经没跑没影了,我们不知道怎么走呀!”洁儿道:“这样呀,让我想想,”

说完用手轻轻调皮的击了击自己的脑袋道:“你们跟着我们。飞儿知道龙克在什么地方!”

“现在在家跟着我跑,不然,我让飞儿把你们的事告诉龙哥哥,龙哥哥生起气来,可吓人了。如果有谁不扣他的命令,他会把你们都赶回去的!”

洁儿对小飞道:“飞儿,我们走吧!”

众人显然想起龙克说必顺服从命令时的表情。终于在丽斯带头之下,大家又开始狂奔起来。

在我们第一集团到达魔练场后,五个小时之后。终于大批人马也赶到了!

※※※

“我知道大家都很累,所以现在开始解散。为了大家我迪克、坦力、页法、夜加达为大家去猎我们今天的晚餐。大家说好不好?”

魔练的训练的第一个成果出来了。大家整齐的大声答应道:“好!”齐整无比。

之后成果又消失了,是一片乱糟的欢呼声。

“龙克万岁。老大万岁。”……

“龙克我爱你!”……

“打住!”一听到口号般的欢呼声。就让我想起小村里的事情。

幸好我急时止出她们的欢呼声。同时再加她们本身经过一番从没有经过的长途奔袭所有疲意让她们把注意力放在身后发着巨大声响的瀑布处。

谁不想在全身疲劳,一身风尘之后洗一个清爽的澡呢!

在离开训练场不近的森林中。

“龙克老大,你一个也能搞回晚餐。为什么叫什么我!”

一听这声音,读者也能猜到。一定是迪克这个大嘴巴向我发难。

我露出一个神密的笑容道:“当然,叫你们来不是为了晚餐了,现在小飞正带着它的几个小弟在为我们准备呢!”

“小飞带着它小弟?”连平时一直保持冷静夜加达都和大家一声吃惊的道。

“哈哈,你们不知道,小飞也收小弟了。”

“是吗?龙克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说过。”坦力十分想清楚这事情的缘由。

屏页法道:“小飞就是你那次使召唤术时的魔兽?”

“三弟不知道,小飞这怪兽可历害了。二哥就吃过他的亏。”想起被小飞击中后的那种痛感的迪克不寒而栗。

坦力道:“不错,小飞是就它。大哥你说说它怎么也收小弟了!?”

听坦力这么一说,大家一起向我望去。

我只好把当时取去取黑青石时,遇到五只魔鸟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这么有趣,大哥的爱兽也能收小弟。真是我们世界的第一奇闻。”

笑过后。

迪克开玩笑的道:“大哥,你不会这事叫我们吧,说吧,如果是泡妹妹,我来,如果打仗你上……哈哈”

“是的,这次一下叫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请你们帮忙。”

“龙克,你说说说看。”

我沉思了一下道:“我们请各位兄弟帮我负责一下魔练的具体项目!”

“什么,我不干!”迪克第一个拒决。

屏页法则道:“大哥,你说说,让我具体怎么负责?”

我瞪了迪克一眼。

迪克怕我的电眼中含着别的怪的东西,马上避开我的眼神。

“你们没发现,参加魔练的魔法士学院学员与女魔法师学院的实力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强?”

经我这么一说,,在狂奔中注意到但没有深想的细节浮现有他们的眼前。

我没有停,接着道:“而且,现在大家所谓的武技,内息。只能说是初级的初级。这里只有迪克才能称得上真正武技与内息。坦力,还有努盟的武技与内息只能称为亚武技与内息。三弟,你和达加武技也不是真正的武技。你们强项只是魔法。”

“武技之本,在于运用天地之气。这与魔法有相通之处。”

虽然,迪克四人很迷茫,但是他们知道。我在讲述武技的根源。大家都倾耳细听。

“内息就其本质能言,则是运用自身的潜力将外力他为内力,以一个方式。规律发出体外,产生强大的攻击力。方式与规律就是所谓的招式。”

“噢,说的有理!”迪克这个具有野性的人首先感觉到我话中真意,不由的自主的低声道

屏页法不解的道:“那内息又是什么?为什么能与魔法相对抗?”

我答应:“内息,可能说天地之气。但由于天地之大,气之广阔、无奇不有。所以气也就具有许多属性,但总体来说。可以分三次。一种刚性之气。也就是武技上所说的阳刚之气。一种柔和之气。也就是武技上所说的阴柔之气。另外一种刚可以说中性之气。这种气不会属性,遇刚则柔,则柔则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随拥用者的内力而不断变化其内在属性。天地万物都可以称之为能量。所以气也是一种能量。一个人拥有能量越多。一定意义上说他就越强!”

夜加达低思道:“一定意义?”

我向了低头沉思的夜加达道:“不错。一定意义,是在敌对双方在相同的条件下。内息即气即能量多的人就强大!当然,条件不同。则就另定别论。加达,你为什么能称为强者,在学院里大家都信服你?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夜加达少有的脸红一下道:“我那点本事,不足为道,可能是我遇事多想。总是想好以后听几个变化。所以对敌时,我首先以自己强势攻敌人弱势。再加上与我对敌者都不强。”回想起魔法军官学院里的一些人后,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

怒盟大悟道:“这就是条件不同!”说完望向我。

“哈,努盟说的不错,智谋,冷静是对敌取胜的最重要条件。”

夜加达哈哈一笑道:“是呀,我怎么没想到?”

许久没说话的坦力抢先答道:“你没听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嘛!”

又是一阵大笑之后。

夜加达终于明白今天,是向我请教一些新奇观点的最佳时机。

“龙克,那魔法与武技内息到底有什么区别?”

“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世间万物都是能量,魔法当然也不超出这个范围。内息与魔法同为能量。就其本质是没有区别的。但是,魔法则是一种在特定条件下使用的能量。也可以说魔法就是以人为本身将外界的魔法能量在特定条件下施展出的结果。这种特定条件就是你们所念的魔法咒语。如果说一个人比别一个人魔法级别高,就是这个人拥用和控制的魔法能量多。比另外一个人更会运用这些魔法能量。内息多是以自身能量为起点修练,然后达到一定级别之后再控制天空之间能量使内息增加,但要达到控制天地之间的能量不是一步可就。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

大家脸上都带着若思的表情。

回过神来的迪克道:“大哥,你说真的精彩,让我终于了解了内息与魔法的区别。但照你这么说,魔法一定会强过内息。因为魔法控制能量是外界的,在量上比人的身体中能量要强大!”

我道:“表面上可以这么说,但是,你们所会的魔法是要通过咒语来实现。咒语念动需要时间。内息则不需要这段时间来施展。所以,如果两个在近战时,内息是比魔法攻击来的更快。如果给魔法充分的时间。刚要强过内息。但别忘了武技,武技是可以提高一个人的反应力,再加上神奇的闪身身法。如果魔法不能强过内息很多,胜败也是未定的。我现在说的只是在内息只能运用自己体内的能量时。如果当这个人内息能达到运用体外能量时,当他运用能量与运用魔法能量的人相当时。能量运转速度就成为关键。”

屏页法不解的问道:“这么说内息应很强,但是为什么,除了首都的武神院之外,再也没有内息高手?”

迪克自己独自思考是什么不解的难题。表情极为古怪。好像没有听到屏页法的问话。

“对呀,页法问的好!”大家一口同声的表示同意。

“哈哈,这就是我为什么找大家来这里的原因。因为现在除了武神院,大家练的内息都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内息。充其量只是练气吐呐。只是内息最低层次的阶段。我这次找你们来,就是想交给你们武技内息真正的法门……”

“好呀,,龙克,太好了!”

除了迪克大家都欢呼起来。屏页法与夜加达表现更加强烈。对他们达到魔法师中级以上的人自听了我内息与魔法的理论之后,对内息的渴求达到了快要暴发的阶段。要不是一点自尊的脸面支持他们。早就请我教他们武技内息了。正好我一说,他们简直高兴的要死。

“我可以教你们,但是,大家都得帮我完成魔练。”

“我们愿听龙克老师的吩咐!”

※※※

森林中突然蓝光一闪。接着听到屏页法、夜加达、努盟、坦力大叫一声。接着又陷入平静之中。

迪克终于从沉思中醒来!

“龙克,刚才说魔法需要咒语来实力,但是,三武台,你……”

“停!”我马上打断迪克下面的话。看了一下端坐在地上调息的屏页法等人。此时他们都陷入武技内息的大海洋中。迪克醒来的事他们一点也不知道。

“不错!”

迪克神密的道:“不用咒语,你怎么用出雷系魔法的?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微笑道:“机密。”

迪克马上走到我背后。开始给我按起摩来。

哼受着迪克亲切的服务。

“龙克,你告诉我!”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现在的能力还没达到那种级别,当你达到大魔法师上级水平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

“噢,大魔法师上级水平就不用咒语吗?具我所知连大魔导异师都做不到。”

“哈哈,那是他们不知道具体的方法。好迪克不用按了。只要你好好帮做好魔的事,我好好想法,有没有快些达到这种程度的密法!到时一定教你!”

迪克高兴的道:“好,龙克,我现在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对了,龙克,那四个在干嘛?练功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迪克哈哈一笑道:“龙克,我发现你变了,好像比以前有点幽默感了。你知道,在小村时,你总给人一种悲痛的压抑感觉。我感觉你的心很冷。但是自从明西城后,我发现你在不断的变化。像敞开你的心菲。”最后迪克意味深长的道:“龙克,现在的你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迪克的话深深的击荡在我的心中。不错,刚来魔法世界时,我感觉到来到一个寂生的世界那种无助。想起轮王国的种种伤心事,一种不能控制自己命运的无助。但在我片战杀场强撼的意志下,这种无助深深的压在思绪的最深处。以至我都忘却了这种无助。自从小村走出。来到明西城看到受着欺凌的平民。我好像又回到了轮王国生活的历史之中。在心底的无助终于暴发出来。当我立下为平民造福的时间。我的心才得到了真正的解脱。魔法世界里的朋友真挚的情意,为解脱的心注入最强的动力……

“啊~~”

屏页法等先后醒来。

他们四个人相互对望一眼。个个都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像是排练好似的走到我面前。

扑的一声。一向跑在我面前道:“龙克,感谢你的传功,现在我们才明白,武技与内息的真正好处。”

我立即低身扶起众人道:“我们是兄弟,客气什么。”

迪克道:“我不知道龙克给你们什么了?但我可以感觉到你们身上的变化。龙克说的很对,我们都是兄弟。”

四个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感激之情。男儿最宝贵的泪水开始涌出。

“好,我们都是兄弟!”高大的树林发出哗哗声音好像也在为这句我们都是兄弟为庆贺着。

接下来,我开始讲述他们具体负责的魔练项目和具体的训练方法。这些方法多数是我在轮王国时教导龙战士时所用的方法。只是再入了一些在魔法世界里感悟的东西。

(龙战士,是轮王国最强的战士。人数不多,只有不到一千人。个个都是高手。是一万年前让所有军队闻风丧胆的队伍。)

在我讲述魔练具体方法时,迪克,屏页法,坦力、夜加达、努盟经历了一生中脸部表情变化次数最多的一次,具作者我事后统计,每个人都至少有一百次表情变化。多数表情是吃惊,再吃惊的表情。

经过我一番讲述之后,大家有一种像关了一万年从获自由的喜悦。在他们心中,龙克就是获得自由的钥匙。

终于渡过大家的由衷的赞美之后。

迪克道:“龙克,你给页法他们做了什么?让他们有这么大的变化。”

屏页法、坦力、夜加达、努盟四个当事人,也变全不明白刚才自己经历的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每一个人突然龙克电眼一睁,从龙克眼中射出高亮度的蓝色光芒。那是一道比太阳还亮的光芒。但电眼射入的光芒却没有阳光那样耀眼,反而是一种极为柔和的光。突的,以极快的速度通过自己的瞳孔真入脑中。接着这团光芒集面不散。形成一个很像龙克的光人。接着类似龙克的光人竟开口说话“现在我教你们的是内息的修练口决……)其实并不是光人能说话,而是我射出的是神经电波能即精神能量。

这种精神能量中加入了我一心多用心法与内息口决与武技修练的方法。精神能量很快的与接受者的脑中精神能量产生共鸣。产生一种精神能量之间的交流。使接受我精神能量的人产生一种光人说话的错觉。

这是我闭关时苦思的一种速成方法。这是从三创主那里获得魔法知道而自创精神魔法所得到的灵感。三创主可以将魔法知识一下子传给我。我为什么不能把古武技知识传给别人呢?终于在我多番尝试之下,我终于成功了。而且一些可以一下传给多人,而且每一个接受人的古武技可以相同也可以不同。事后我做过具体分析。我才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我的精神在十能锁脉时没有得到再造。如果我的一心多用心法没有得到改善的话。我真的会因此而变成精神分裂变成白痴。后来,迪克他们为此功法起名叫电眼传功大法。

面对迪克关于我对屏面法等人做了什么?我又怎么能解释清楚这一环又一环的错踪复杂的理论呢。

“也没做什么,只是分别传了他们一番适合自己的古武技。”说完再也不理迪克向屏页法,坦力,夜加达,努盟道:“修练武技内息这道在于一个专字。不要以为我传了你们内息的口决和武技的招式技术就可以完全学会古武技。如果你们不认真的练习的话,再好的武技你们也学不会!”

四人才明白心中的猜测是正确的。龙克以电眼传给他们每人一种古武技。

四人于次齐声道:“龙克,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你的武技发扬光大!”

迪克想到了什么道:“龙克,呵呵,我想美女在洗澡,我们去看看,”说完马上道:

“现在举手表决,赞成的请举手。”说完高高的举起自己的手。

屏页法,夜加达,坦力,努盟都会心一笑举起自己的手来。

我心中暗恨迪克又出坏主意。但心中又有一种赞成的渴望。现在已经是五比一了。我只好举起自己的手。

※※※

在取得一致同意之後,我们几个开始这次‘观美洗澡’行动。轻轻的向水潭边靠近。

那落著极大的瀑布发著巨大的咆哮声的掩盖下,使我们的行动更加方便。迪克走最前面,之後便是屏页法。接来下是三强者中老二的夜加达和老三努盟。最後是坦力和我。

看著迪克快捷的动作,我心里暗笑道迪克这小子看来是轻车熟路。一点不像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的样子。坦力则显得紧张,一看就是第一次。只见坦力全身紧紧的。一点最平常的动作在这种紧张之下发生了变形。

想进以前轮王国时,我这样的事也做了不少。久违的记忆的往事就像在眼前。

※※※

轮王国历753年。

年少的我刚刚在一场国家与国家的战争中初立大功。被国王招见,来到轮王国首都轮中城。

在战争中,就听说轮王国三大主帅之红面修罗古加达坦的孙女古丽宁是轮王国第一大美人。我怎麽会不动心。

庆功酒吃过之後,终于按耐不住。我借故离开王宫,按著早已经摸好的路线,轻易的躲过士卫。来到内院的一个发清绿色光的水塘边。隐好身形,等待我的目标的出现。

终于一个身影按时间出现。

古丽宁小姐来到水塘。轻轻拂起瀑布般的黑发,轻轻的开始解罗裳……

由于我不敢太显露踪迹,离古丽宁所站之外有些远。使我不能清晰看清出她每一个动作。我慢慢的向前靠近……再靠近。

当我看到那张让我终生难忘天使般的面孔的同时脚下一软。

“哎哟,扑~,哗~”

脚步一软之时,我年养成的冷静终于将她那绝世惊容在我的脑中驱离开来。我暗叫一声不好。我猛然运起内息,使自己的身形稳住。好等到了深坑底下的平地时,使自己受到伤害最小。可是事情好生时,就偏偏摧销你以前设定好的所有细节。让你的准备都变一种浪费。

在了坑底,我全身一凉,心中暗叫坏了。陷井里竞是水。一个错手不及,两口又冷又气的水灌入我的肚中。这是含有龙兰汁的水。龙兰汁是一种特别的植物枝叶所制。人喝之後,就会暂时失去内息。让别人摆布。但国为龙兰这植物十分罕见,所以得到龙兰汁的人,真是少之双少。

在我掉进这样的一个陷井里,已经知道我的命运。然而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

坦力发展我的速度比他还慢,以为我也是第一次。向我道:“大哥,我现在心里好紧张呀。看来我们兄弟都要面对********的诱惑了!唉┅~‘

上面的回忆是我和我真爱第一次接触,以我被抓为开始。可能现在依人早已经不在了。

刚才还有一点猎艳之心。在无尽的伤感中淡去。

“是呀,人生都有许多第一次。但总是要面对现实。当命运来临时,我们不能再做逃兵。”

坦力低著头体味著我话语中的意思……

“龙克,你快点!说好一起来的,你可不要做逃兵呀!”页法的话终于把我惊。

“来了!”

“坦力,来吧,你要想成为男人就一定要走出这一步!不要自悲,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能掌握的只有自己的命运。”

坦力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从坦力的眼神中我仿佛看到了他的未来,一个坚定而有强大信息的强者。

终于来到水潭边。

“哇┅┅,这麽多人!”

没想到观美澡的成员这麽多!

“小气点,别让她们发现了”一个二年老学员头也不回的向我们这批後来者发著命令。

这里聚集了二十多人,多数是二年级的老学员,我们这界一年级的新学员只有六七人。个个都看著水潭的方向。生怕漏掉一丁点的美女的细节。

迪克生气的道:“你们几个好色的家伙都给离开这里!”

“妈的,你说什麽?小子找……”

当他们回到发现是我们後。刚才那种张狂荡然无存。

“龙克老师,夜老大是你们呀?!”

我会意的看了一眼迪克,然後摆出一付生气的冷面孔。

“都给我回去,竟敢偷看她们洗澡。趁现在我心情不错都给回去……”

二十几个家伙一转眼就跑没影……

迪克小声的笑道:“龙克,好,现在他们走了。代替他们站岗就由我们来担当了。哈哈‘

说完马上跑到最有利的地形,开始侦查起来……

屏页法、夜加达、努盟也很快的进入自己的岗位。

我与坦力同时对望一眼。

开始走入我们的岗位。

第二天,我把全体的魔练人员招了过来。由于昨天的一天狂奔的疲劳几乎使所有的人都迟到。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魔练人员组织好了,已经超出指定时间三十多分钟。

“昨天的狂奔让我看清诸位身上的不足,有不足就是练习,魔练从今天开始……”

说到这里,我用眼一扫站好的众人的表情。知道是用雷系魔法的声波魔法的时候。

“啊~~”

十能解开後的雷系魔法果然历害,所有人都被震的头脑发晕,耳鸣不已。

雷系魔法声波魔法的功效就是暂时让敌人丧失思考能力。如果对敌,这一点点时间就决定著人的生死。

在雷系魔法发出之後,我马上运用极速闪身身法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重点了一下。啪,啪声不决于耳。

这就是我研究三创魔法原理後,想出的控制魔法力的招术。

几息之间所有的人都我被点了一遍。

接著我马上运起电眼传功大法运用自己全部的精神能量。把昨夜想好的古武技一一通过电眼传给他们。电眼中放了蓝色对昨夜的要强上许多。

终于完成了。我终于长出一口气,豆大汗珠从脸颊流下。

看传功过程看似简单,其实则是万分凶险。首先在雷系魔法与缚体压魔和电眼传功三者配合不好。我就因为分神而不能完成缚体传功的整个过程。这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因为我的电眼是传功是一种能量意识的转换。

如果传功的接收者没有接受到我传出的电眼能量。就会引起空气中能量与电眼能量的结合,产生能量回噬。到那里我不死也变废人。

还好这一切都以圆满收局。

看著所有的人都盘坐成来,练就著我传给他们的古武技。我会心的发著微笑。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