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两败俱伤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503 2016.06.21 12:42

  剑奴很快转身,向着迪克的方向飞扑了过去。

  就在他行动的时候,我和迪克已经将所有的黑衣人,还有那些弓箭手已经弩手统统击杀。

  就在我们两个将要汇合到一起的时候,剑奴出现了。

  仿佛来自地狱中的死神一般,剑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迪克的背后,一柄比寻常的利剑要细长许多的利剑刺出,一剑刺向了迪克的后背。

  只是寻常无比的一剑,却有一种,一剑出,天地惊的气势。

  长剑刺出,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完全凝固,继而,一阵狂暴无比剑风骤然间刮起,劲风之强,吹的地面上的无数树叶都随之纷纷飞起,迪克的脸颊更是被吹的生痛,就好像是被一道道风刃击中脸颊一般,他甚至怀疑,这些剑风是不是会割破他英俊的脸颊。

  剑风刮过之后,长剑已然刺到。

  迪克感受到背后狂暴的气息之后,心中大骇,他不敢大意,连忙向着前方探出一步,随即迅速转身,与此同时,双手更是已经交叉在了胸前。

  下一刻,一道无比耀眼的银色光芒闪现而出。

  一道半透明的银色晶壁体从迪克的身前骤然间浮现而出,这道光芒在黑夜中,就宛若一道启明星一般,亮度无比的惊人,这光亮闪现的瞬间,那亮度甚至能够耀的人的双眼完全花掉。

  剑奴万万没有想到,迪克竟然能够施展出如此的招式,他的双眼本能的微微一缩,下一刻,他的利剑这才刺到了银色晶壁之上。

  霎时间,一声清脆的争鸣声响起,声音之响彻,震的人双耳都微微有些发麻,清脆的声音,在这一方空间当中,激荡回响起来。

  一道无比耀眼的火花,更是从这晶壁上迸射出来,向着四周飞散出去。

  剑奴的双目才刚刚回复光明,眼前又是一道耀眼的光亮爆发出来,他的双目顿时再次被照射的失去了光明。

  晶壁的后方,迪克同样也不好受,他的双目也被照射的片刻失明。

  迪克的对面,剑奴手中的剑才刚刚刺到了晶壁之上,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无匹巨大的反弹之力传来。

  力量之大,立刻震的他的手臂一痛,狂暴的力量,瞬间沿着他的手臂传遍他的全身。

  剑奴心中一惊,身子被震的向后倒退而去,他的双腿接连在地上连续踏出几步,这才卸去了对面传来的震动之力,心中更是削去了对迪克的轻视。

  剑奴的对面,迪克心中同样充满了惊讶之色,刚刚的能量晶壁,是他新近研究出来的招式。

  招式练成之后,他虽然没有和龙克比试过,但是他却和坦力还有屏页法几人试验过,无论是谁,第一次面对他这一招的时候都是会中招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也是中招了,但是却可以很快的就破解了自己的招式。

  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你是谁?像你这种高手可不是无名小辈,我想,你还不至于到藏头露尾到,不敢说出自己名字吧。”迪克看着对面的男子,主动出声询问起来。

  “剑奴!”剑奴简单的开口说道:“你的实力还不错,你有资格在死之前,知道我的名字。”

  “我死?大言不惭……”迪克听到剑奴的声音后不屑的冷哼一声,手掌向着前面一挥,四周,一道道的元素之力以他为中心,急速汇集起来。

  他可不只是会武技,他还是一个魔法师!

  “魔武双修!”剑奴感受到了迪克周身所汇聚的魔法元素,心中大骇,龙克那小子,到底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多的帮手,一个个都实力惊人。

  就说眼前这个迪克吧,他只是在武技上的实力已经非常非常惊人了,再加上他的魔武双修,放眼整个帝国迪克也绝对是那等最出色的天才人物!

  迪克的年纪可是非常非常年轻的。

  剑奴不敢大意,连忙向着迪克的方向冲了过去,和一个魔法师交手,最忌讳的就是被魔法师拉开距离,让对方施展出一个个魔法,那样的话,就等着一直被压制到死吧。

  剑奴的速度非常非常之快,之前的那些黑衣人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可是和剑奴比起来,他们的速度不仅不能再说快,反而应当用慢来形容,由此可见剑奴的速度有多么的惊人了。

  剑奴只是闪动了两下,就已经冲到了迪克的身前,可是这个时候迪克的魔法已经完成了,一道湛蓝色的闪电突然从他的胸前飞了出去。

  漆黑的夜空因为突然爆发出来的闪电骤然变得通明。

  剑奴看着眼前的蓝色电影,心神大骇,迪克的魔法竟然能够释放的如此之快,他自己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可是没想到,迪克的魔法竟然更快。

  这个时候,想要再躲闪已经没有时间了,难道就这样被迪克的闪电击中?

  如此一来,他可是完完全全的吃亏了,这可不行。

  如果不能躲闪还能怎么办?

  那只能继续攻击了!

  剑奴看了眼和迪克的位置,整条手臂猛然间绷紧,手臂向怀中一收,然后向着前方用力一抖,一把将手中的利剑投掷了出去。

  又细又长的利剑,就好像是一柄投掷兵专门用来投掷的标枪一般,划过夜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迪克的胸口。

  迪克刚刚释放完了魔法,身体微微有一些迟缓。

  其实,所有的魔法释放完了之后,身体都是有点点的迟缓的,只是这些迟缓并不明显,一般人难以差距到罢了。

  但是,在高手之间的过招当中,这些迟缓却是最为要命的。

  迪克身子微微迟缓了一下之后,看着眼前,急速飞来的银色流光,头皮顿时一阵发麻,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剑奴会将手中的武器投掷出来。

  剑奴明显是一个剑手。从他的名字当中就能够看的出来,还有他对剑的那种态度,只是简单的两次交手,他就能够感觉到,剑奴是一个最为纯正的剑手,不要问为什么这纯粹是一种感觉!

  对一个最为纯正的剑手来说,他们手中的利剑就是他们最为重要的伙伴,甚至应该这么说,他们手中的利剑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

  他们一般遵循这样的话,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剑奴就是这样一个剑手!

  可是他……他竟然把剑手视若生命的剑扔了出去!

  迪克惊讶过后,暗道一声不好,身子连忙尽量向着一侧躲闪而去!

  虽然他已经尽力开始躲避了,但是剑奴扔出的飞剑实在太出乎人的意料了,两人的距离又短,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躲闪时间。

  利剑还是刺中了他,不过还好,利剑刺中的不是他的胸部,而是他的手臂。

  剑奴手中的剑虽细长,可是可恨的是,他的利剑上竟然还有血槽。

  利剑异常的锋利,一下便刺穿了迪克的手臂,然后因为血槽的缘故,大量的鲜血沿着他的手臂流出。

  迪克被刺中的是左臂,只是这一下,他的这条左臂就几乎被废掉了。

  当然,迪克虽然被刺中了,但是剑奴也不会好过,甚至比迪克还要难过。

  剑奴可是完完全全承受了迪克的魔法攻击。

  其实刚刚那一下,他如果躲避的话,他还是能够避开要害,稍微躲闪一点的。可是他没有,如果他那样做的话,他受到的伤害虽然会有所减弱,但是迪克却不会受伤。

  那样的话,他就是完全吃亏了,而且还会陷入被动当中。

  如今,他却是伤到了迪克,甚至废掉了迪克的一条手臂。

  当然,他受到的伤势也会严重许多。

  他的胸膛完全被雷电击中。

  雷电那可是无比狂暴的魔法,威力更是强悍的恐怖。

  剑奴被雷电击中的胸口瞬间变得焦糊一片,他胸前的衣服更是完全烧焦,他是黑暗中的暗杀者,追求的是速度,为了将速度追求到极致,他可是从来都不会穿着任何的护甲的。

  这样一来他的速度是快了,但是他的防御就不可避免的减弱许多。

  如今,他的胸口被雷电击中后,不只是将他的胸膛烧黑,这雷电更是一下将他的身子贯穿了!

  雷电从他的胸前击中,然后从他的后背穿过。一道道湛蓝色的电弧更是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游动着。

  剑奴整个人都因为这些电弧变得有些僵硬。

  雷电可不只是攻击的作用,它可是还有着麻痹的作用的。

  “迪克!”我看到迪克那鲜血直流的手臂,不由的大叫一声,双目欲裂,向着迪克的方向就要飞扑过去。

  只是我才刚刚一动,我的身前,一道人影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

  是大王子菲权!

  “怎么?看到你的同伴受伤你心痛了?你想要去救他是吗?不过不好意思,你的对手是我!”

  菲权冷笑一声,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向着我就爪了过来。

  大王子的年龄是六十多岁,这几乎是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如今他一只手伸过来,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的手掌,反而像是一个婴儿的手臂一般晶莹剔透,甚至比许多养尊处优的贵族小姐的手都要漂亮。

  就是这样一双手,在伸到半空的时候,却是突然间变得无比的漆黑,这种黑比之黑夜都要黑暗的多。

  不只是他的手掌变黑了,他的手掌之上,一根根指甲飞快的变长,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便变得如同很多兽人的利爪一般,不只是长,而且尖锐无比。

  一张手掌向着我的脖颈处一把抓了过来,霎时间,四周刮起一阵呼啸的劲风,这股劲风之强,就好似是沙漠的中心地带突然刮起的暴风一般。

  地面上,一片片的落叶被劲风卷起,然后被这劲风撕碎成齑粉一般。

  就连地面上的一块块碎石都被这劲风搅碎。

  地面上的尘土更是被刮了起来,一时间,竟像是卷起了沙尘暴一般。

  而在这两旁,一颗颗大树也因为这劲风,疯狂的摇晃起来。

  菲权的利剑还没有落下,只是劲风却已经刮的我双颊生痛,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锋利的匕首从脸颊边缘处划过一般,肌肤都感觉到似乎要被撕碎了一般。

  只是劲风就已经这般强劲了,那利爪又会强悍到何等程度?

  我毫不怀疑,我倘若被这利爪抓中,我的脖子将会被轻易的抓烂,就算是坚硬无比的巨石恐怕都会被一抓拍碎成齑粉吧。

  可问题是,不是说菲权的实力只是一般吗?

  从自己得到的情报中看,所有的王子当中,个人实力最强的应该是三王子,这位大王子的凭借都是为人阴狠、狡诈,怎么他却有了如此之强的实力了?

  我心中诧异无比,面对着他这一抓,我不敢大意,连忙运转起透视心眼。

  在我的透视心眼的注视下,菲权那看起来快若闪电的一抓,突然间变得缓慢起来,就好像是电影中的慢动作回放一般,一帧一帧的爪了过来。

  我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然后身子向着一侧迅速一转,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菲权落下的利爪。

  就在我的身子闪过的刹那,我明显的感觉到一阵无比凛冽的劲风从我的脖颈一侧抓了过去。

  我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阵发凉,脖子上更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我顿时浑身一阵激灵,我这可是躲过了菲权的攻击,绕是如此,我只是被他攻击的劲风扫到,都感觉到脖子一阵生痛,倘若我直接被击中了,刚刚恐怕我就已经死去了。

  不过,还好,刚刚是我躲过了他的攻击,现在轮到他倒霉了!

  我双脚一个错步,也就是双腿一交叉,我已经闪身到了菲权的一侧,同时攥紧了拳头,对着菲权因为攻击露出的肋部破绽,一拳砸了下去。

  一时间,一道丝毫不亚于刚刚菲权攻击我时的狂暴劲风卷起。

  菲权刚刚攻击我的时候所卷起的劲风,更多的是锋利,而我的劲风却是更加的浑厚。

  四周的空气在我这一拳之下,都开始急速压缩起来,它们似乎是被我拳风的凛冽所吓倒,都发出一阵阵颤抖的音爆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空气都爆炸了一般。

  狂暴的劲风充斥四周,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一方天地好像都陷入了狂风的风眼。

  菲权那张包养的异常之好的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一道诧异之色,他应该是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够如此之快的发动攻击吧。

  他这个时候,一定是非常想要躲闪我的动作吧,不过,我的攻击岂是那么容易躲闪的?

  我的一拳落下,虽然没有闪电那么快,可是也差不多了。

  菲权他还因为攻击而出现了破绽,看他如何躲闪!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的,菲权的身子在这个时候竟然诡异的扭曲起来,就好像是麻花一般,又好像是一个软体人一样,乱七八糟的一阵扭曲,然后,他竟然就这样躲过了我的攻击。

  不过虽然是躲过了我的攻击,可是他看起来可是非常非常的狼狈。

  我在惊讶菲权躲过我的攻击之后,我迅速的跟上,想要继续攻击菲权。

  可是菲权在落地之后,立刻一个驴打滚,身子一滚,一下躲过了我的攻击。

  他的身子在躲开之后,整个人同时弹地迅速的闪到了另外一边,速度之快让我根本就没有继续追击的可能。

  菲权身子只是一转,就已经双脚站立到了地面上,迎面面对着我,他伸出一只舌头,很是嗜血的舔了舔他的嘴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此刻的他,异常的邪恶,他的一双眼睛都好像变得比平时狭长了一些。

  “啧啧……还真是厉害啊,不愧是能够成为监国使的人,竟然能够躲过我的攻击,同时还对我发动反击,厉害真是厉害,看来我不拿出点真本事来是不行了。”

  菲权邪笑了一声,紧接着双目之中骤然射出一道寒芒,下一刻他的身子忽然间涨大,他身上那身华贵的服装,一下就被撑破,露出了他健硕的身材。

  他的手臂开始变长,身上浮现出一道道诡异的纹身,一双眼睛更是变得通红无比,一阵阵邪恶非常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你很让我吃惊,我已经很少惊讶了,作为报答,我会给你一份奖励,奖励就是,我会让你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菲权整个人在这一刻,都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以前他这个人就是一个阴森的人,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展露出了他邪恶、阴寒的一面,可是和现在这个邪恶的他比,刚刚的他的邪恶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善人了。

  他在邪笑了一声之后,立刻对我发动了攻击。

  在他攻击的一瞬间,我敏感的发现,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恶魔虚影,一个脑袋上隐隐约生着两根角的恶魔。

  而他的脸在这一时刻也开始变化,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他的攻击方式和刚刚是一样的,同样是一爪抓了过来,只是不同的是,他这一抓,似乎将身前的空间都撕裂了。

  无数恐怖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压来,我看着这一抓,在这个漆黑的夜晚,竟然生出了一种错觉,好像现在我是在一块巨大的墓地当中,四周全部都是一个个的坟墓。

  有无数的怨魂,正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声,向着我爬了过来,他们或者是没有腿、或者是没有胳膊,或者是掉了半个脑袋,还有的没有了半边身子,甚至有的只有一个脑袋以及两根手。

  一种发自心灵伸出的恐惧骤然间袭来。

  这一爪,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所能够发出的一爪。

  这一爪,好似是来自无尽深渊地狱中的恶魔之首,从地狱当中爬了出来,施展出了欲要毁灭世间一切的一爪。

  只是一只手爪,却好似是一颗好似巍峨巨山一般庞大的古树,伸出的无数条枝干,纵横交错遮天蔽日,将我完全笼罩在了中间。

  我面对这一爪竟然感觉到了无从躲避。

  明明只是一爪,却好似可以毁灭天下间的一切,所有阻拦在它前面的一切,都会被无情的绞杀成碎末。

  我甚至不知道应当怎么应对这一爪。

  更加恐怖的是,即便在我的透视心眼的注视下,这一爪看起来都有些快速!

  虽然只是有些快速,可是要知道,在我的透视心眼的注视下,无论是谁所有的动作都无比的缓慢,能够做到不缓慢就已经可以说明那动作的快速了,更不要说,那动作更是看起稍微有一些快了!

  由此可见,菲权的这一爪究竟有多么的迅疾!

  如果不是我,换作其他人来应对他,恐怕对方连反应的机会都不会有,就已经被一爪给拍死了。

  还好,我还有透视心眼,我还是能够看清他的动作的,可是能够看清他的动作,却不代表着可以躲过他的动作。

  我刚刚想要躲闪,却突然意识到一个让我自己都惊骇不已的问题。虽然说菲权的动作在我的眼中非常的慢,可是就算我看起来再慢,他的速度也没有变慢。只是我可以看清他的动作,其实他的动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快速。

  我的动作可不会因为我的眼睛而变快,如果我硬要像之前那样,完全躲开他的动作的话,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无论是面对谁,几乎都是可以完全躲开对方的动作的,可是这一次,虽然还没有做,但是我已经知道我无法躲开对方的动作了,这可怎么办?

  我看着眼前的菲权突然想都了刚刚剑奴和迪克交手的情形。

  迪克在明明知道无法躲开迪克的魔法之后,做出了两败俱伤的选择,那种选择只有真正对自己狠的人才能够做到,而想要成为一个成大事的人,对自己也必须要狠才行。

  更何况,两败俱伤应该是当前最为明智的选择了。

  不过,虽然同样是两败俱伤,但是我却能够保证,我比迪克做的更好。

  我看着菲权那直击抓向我心脏的一张,抬起作弊向着我的心脏部位保护了过去。

  我抬手的动作并没有菲权攻击的动作快速,不过,我的手还是挡在了他的手臂一侧。

  手臂才刚刚一和菲权的手臂接触,我立时感觉到手臂一痛,一种异常坚硬的感觉从我的手臂袭来,瞬间传遍我的全身。

  这还是人的手臂吗?

  我从未想过一个人的手臂可以坚硬的如此程度,就算是钢铁也没有如此坚硬的!

  这条坚硬的手臂之上,更是一种超乎人类想象的巨大力道袭来,这股力量之强,甚至让我汇聚到这条手臂之上的力量瞬间溃败。

  还好,我早有准备,身体的肌肉在这一瞬间完全绷紧。

  同时我的双脚牢牢的在地面上一塌,我脚下的地面在这一刻竟然完全陷落下去,我的双脚就像是两根铁钉一般,牢牢钉在了地上。

  我的手臂用力向着前方一格挡,这一下却是挡住了菲权攻击的不少力道。

  我也只能挡住他这一击的一部分力道了。

  菲权本来就是主动攻击,我只是被动防守还是仓促之间的防守,我的力道根本就无法和他的力道比,能够挡住一部分力道已经非常非常不错了。

  菲权的攻击在我阻挡了一下之后,稍微缓了一下,然后还是继续落了下来。

  他的手掌之上甚至还有一圈圈的黑色光晕环绕,散发着让人骇然的气息,重重的一抓印在了我的胸口处。

  他的五根手指,就好像五柄锋利的匕首一般,牢牢插在我的胸口之上,我估计我的胸膛在这一刻,甚至都被被一下戳穿了。

  一道道充满了怨恨、阴森、冰寒、剧毒的气息顺着他的手指冲入我的体内,然后开始疯狂的肆虐起来。

  还好,我体内的能量杂质突然间遇到敌人的侵袭,开始自主的转动起来,主动开始和侵入我体内的气息开始对抗。

  我强忍着体内的剧痛,一直没有动过的右手早已握紧成拳头,刚刚袭来的剧痛甚至让我的拳头捏的比平时更紧,我从来没有将我的拳头捏的这么紧过。

  看准菲权没有保护的胸口我汇聚我全身的力道,重重的一拳击出。

  这一拳打出,我甚至都有了一种精力耗尽的感觉。

  这一拳完全将我如今所有的力量,所能够施展出的最强力道完全的释放出来,甚至都有一些超长的发挥。

  不,绝对是超长的发挥。

  刚刚这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了一种明悟的感觉。

  一拳轰出,四周的空气猛然间震荡起来,漆黑的夜空下,甚至都能够清晰的看到,空气中荡起一圈圈如同水波纹一般的波浪。

  我这一拳的威力实在太强了。如果是平时我绝对打不出如此之强的一拳。

  这一拳,就好似是以为上古的泰坦巨灵当中的王者,挥出凝聚平生力道的一拳,气势恢宏,天地色变。

  这一拳,又好像是来自九天之外的雷霆坠落,携夹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势要将阻拦在前方的一切都轰为尘埃。

  四周,一阵阵呼啸的劲风早已经刮起,声音响彻,就好像是一只只天下间最大的猎鹰拍打着翅膀觅食一般,发出一声声猎猎之声。

  菲权只是顾着攻击我,他应当是没有想到我他的攻击能够被我阻挡一下吧,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防守。

  我的拳头虽然稍稍落后了他的攻击一点,但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击中了他的身体,毕竟像我们这样的高手,交手都只是在一瞬间罢了。

  我们两人的攻击各自击中对方,顿时,几乎不分先后的发出了两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声响。

  这一声巨响,就好似是远古战场上,那巨大的战鼓同时敲响一般。

  就算是巍峨的巨山崩塌,也远远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声音发出。

  这一巨大的声响暴起,就连我都被震的双耳生痛,一阵阵嗡鸣声在我的双耳当中,不断的回荡起来。

  如果是别人听到这声音,绝对会骇的心脏欲碎,这声音之大,听起来就好像是天地碎裂一样。

  巨响当中,我和菲权的身体向着两侧急速倒飞而去。

  两侧,一颗颗巨树的影子在我的余光中不断的划过,然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我撞到了一颗巨树之上,可是那粗壮巨大的树干根本就没法阻挡我倒飞而去的身体。

  刚刚菲权的攻击力实在太强了,我的后背撞倒一颗大树之后,直接将那颗大树拦腰折断,然后飞行的速度却一点也不见减缓的向着后方继续飞去,眨眼间的功夫便撞到了第二颗更粗壮的大树之上,这颗大树仍旧无法阻挡我倒飞的身体。

  不过,我飞行的速度却因此有所减缓,随后我又撞断了第三颗大树,然后又将一块我也不知道多大的巨石撞碎,这时候我倒飞的速度才稍稍有所减缓。

  我也不知道飞行了多少米,怎么也有百米之后,我终于摔落下来,后背朝下结结实实的摔落到了地面之上。

  顿时,又是一声巨响传出,结实的地面直接被我砸出一个巨大的圆坑,尘土飞扬而起,就好像是巨大的蘑菇云爆炸一般。

  一团团的烟雾升腾而起,升腾到半空之后,就好像是一个打开的巨大的伞盖一般。

  无数的尘土飞起,我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这个深坑之大,就像是整个地面都完全陷落了下去一般。

  迪克看到我飞出去之后,立刻身子一转,飞速向着我飞奔而来,而同一时间,剑奴也没有阻拦他,因为大王子菲权同时也飞了出去,他要去救他的主人大王子的。

  我和大王子迪克两人虽然只是交手了短短的两三下,但是我们两个刚刚的两下,却是让我们都深受重创。

  我一砸落到地面之后,立时感觉到我的浑身都猛烈的震荡起来,身上的骨头都几乎要被震的散了架。

  体内,五脏六腑更是疯狂的震动起来,似乎在刚刚的那一下,我的五脏六腑都被撞击的移位了。

  “噗……”

  我张开嘴巴,大口突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龙克,你没事吧。”迪克飞快的跑到了我的面前,看着面色蜡白,额头上不断的冒出一滴滴虚汗的我,脸上大惊失色。

  “快,带我离开这里。”我看着眼前的迪克连忙开口,我看的出来,迪克也受到了重创,之前他和剑奴交手的时候,就废掉了一条手臂,然后两人又交手几次,他身上的伤势却是越发的严重了。

  可是他虽然受到的伤势非常眼中,可是我的伤势却比他的伤势更加的严重,我感觉到我现在根本就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刚那一下可是让我受到了内伤,如果没有迪克,我自己根本就无法离开。

  我知道,如今大王子菲权也受到了重创,可是这个地方,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大王子菲权的人来,如果让他的手下再敢来,我们可就没有逃离的机会了。

  迪克听到我的话之后,根本就不犹豫,虽然他已经受到了很深的伤势,可是他还是一把背起了我,然后想着远处快速的逃离。

  后面,大王子菲权在被我一拳击飞之后,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他在向后飞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之后,在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根巨树之后,也是和我一样重重的摔落到了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圆坑。

  剑奴快速的跑到了圆坑里面,一脸焦急的望向了他的主人。

  “咳咳……”

  菲权和我一样,张开就吐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液,一张脸上的神色,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想不到,龙克那小子竟然强喊道了那等程度,之前我是大意了。如果我的身体是完好的,他自然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我的身体,还是有些问题,根本就无法达到最完美的状态。今天晚上确实让那小子走远跑了。”

  菲权断断续续的说出一长段话后,又是张开嘴巴,连续咳出了几口鲜血,然后才一摆手道:“先扶我回宫殿,菲权的攻击非常的古怪,如今我已经受到了内伤,如果不好好休养以后可是会影响到我的修炼的。

  不过,龙克他也没有多少好日子了。等到我回去休养好身体,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能够让这一副身体变得更加的完美,那时候,龙克据对没有逃跑的机会!”

  “主人您自然是最强大的存在!”

  剑奴恭维的说了一声,背起大王子菲权向着宫殿的方向快速原路返回。

  而我回到我所在的地方之后,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龙克你怎么会伤到这样呢?”坦力和屏页法几人看到伤势极重的我,顿时惊住了。

  “还有迪克?迪克,你的手臂怎么了?你也受伤了!难道是大王子?今天你们是去参加他的宴会,是不是他出手的?”坦力呆了一下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

  “老公……你怎了?”图星三女在得知我受伤之火,更是纷纷哭了起来。

  “是大王子出手的。”因为我伤势较重,所以迪克代替我回答了众人的话:“我们在宴会上,大王子菲权一直在拉拢龙克,最后还要送两个女人给龙克,可是龙克拒绝了。

  然后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大王子就设下了埋伏击杀我们,他派出了很多黑衣人,那些人全部被我和龙克杀死了,然后大王子菲权和他的手下一个叫剑奴的人同时出手对付我们。”

  迪克简单的开口说了起来,可是他的话才刚刚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等等,你说什么?你说大王子菲权出手?我记得大王子的实力不强啊,所有王子当中实力最强的应该是三王子才对,难道说是他的那个叫剑奴的手下太厉害了,你和龙克两个人还不是剑奴一个人的对手?”屏页法一脸不信的望向了迪克。

  “当然不是。剑奴是我的对手,我的伤势是剑奴造成的,当然,剑奴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被我重创了,我们两个人几乎是打成了平手。至于龙克,他的对手是大王子,他是被大王子给伤到的。”

  “你说什么?龙克被大王子菲权伤到了?不是传说大王子菲权不是很强吗?我说的是他的个人魔武实力?龙克的实力我们都是清楚的,怎么他还能够伤害到龙克?他难道比龙克更加的厉害?这不可能吧。”屏页法和坦力都是一脸的不信。

  “他应当没有龙克厉害,但是龙克也没有他强大,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打成了平手。龙克虽然伤势很重,但是大王子菲权受到的伤害也同样不轻。”迪克沉声解释了一句,他的话音才一落下,一旁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不,不能说我和他一样强大,应该说,他或许更胜一筹!”

  “你说什么?龙克?你说大王子菲权比你还厉害一点,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大王子,他的一举一动,可是会受到所有人的瞩目的。如果说他的实力真的如同你说的那么厉害,怎么会没有人知道呢?怎么会瞒过帝都内的所有人,如果真是那样,他的城府也太深了吧。”坦力一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瞒住所有人的,但是我想他的实力或许稍微比我强一些,他的攻击速度非常吓人,同时力量更是无比巨大,你看到我收到的伤势了吗?我的伤势还是我阻挡了他一下之后,收到的,可是他,他受到的伤势却是我完完全全击中他所造成的。

  即便是这样,我和他受到的伤势却是几乎相同的,可见他的实力之强了,如果再让我们打一场,我甚至不觉得我能够取得更好的结果了。”

  我又是虚弱,又是无奈的开口,一口气说完以大句话之后,我连续咳嗽起来。

  图星看到这立刻心疼起来,她一把抱住我大声向几人说道:“龙克和迪克刚刚收到重创,大家就先不要继续问他们话了,让他们先休息,等到他们的伤势好了,咱们再慢慢说。”

  “对,我们先养伤,还有屏页法和坦力,你们不要将我受伤的消息传出去,我们才刚刚来到帝都,我也才刚刚当上监国使,我们现在还没有在帝都站稳脚跟,倘若我收到重创的消息传出去,会对我们非常不利的。”

  我还是不放心的,用虚弱的语气说道:“还有,你们记得不要去找大王子报复,他毕竟是大王子,如果你们去对付他们,会引起混乱的,这种混乱,我们国家损失不起,我们军团更加损失不起。

  这一次我没有战胜大王子,但是,我就不信我以后永远无法战胜他,等到我伤势好了之后,我一定要好好修炼,然后亲手打败他!”

  我吩咐了一声,看到众人都应了下来之后,这才由图星她们扶着我离开,其实除了刚刚我说的几个理由之外,我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

  我怕他们去找大王子的麻烦后,反而会吃亏。

  今天晚上的大王子给我的感觉非常非常的古怪。

  一开始的时候,大王子明显不是我的对手,可是后来,他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实力大涨不说,整个人也变得非常非常的诡异。

  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什么邪魔附体一般。

  我虽然伤势极重,但是因为我体内特殊的能量的缘故,还有义父和义母的存在,我的身体倒是恢复的非常之快。

  第二天的时候,我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

  然后,我开始头疼了。

  这一战,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虽然我的实力一直提升的非常快,可是我的实力还是不够强。

  我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的磨练自己,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问题是,我现在是帝国的监国使,可不能擅离职守,去修炼。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

  应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才一打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门来吧。

  一大早就有使臣下达了帝国之主给我的命令。

  在帝都的北方,有一座封闭的山脉。

  那座山脉叫做禁之魔山,意思就是说,禁止任何人进入的魔山。

  那座山脉是帝国的禁地,山脉外面常年有帝国的军队驻守,禁止任何人进入。

  整个帝国的人,甚少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形,我也一直没有听到别人提起这座山。

  可是使臣给我的消息却让我大吃一惊。

  禁之魔山可以说是整个帝国最危险的山脉,山脉内,有着大量的魔兽,而且这些魔兽全部都是变异的魔兽。

  倘若这些魔山全部从山脉中冲出来,整个帝都都会受到冲击。

  以往,帝国也曾经派出军队进入山脉中想要剿灭这些魔兽,可是这些魔兽的实力太强大了,帝国几次剿灭都没有成功,反而是折损了不少的高手。

  又因为山脉中的魔兽一般只是在山脉中活动,很少会走出山脉,多以帝国就在山脉外面驻扎了军队。

  又因为山脉里面的魔兽强大,帝国怕国内的那些高手去里面冒险,死在里面,消耗帝国的精英。

  所以帝国下令,禁止任何人进入里面。

  只是前几天,不知道怎么的,禁之魔山中的魔兽好似暴动了一般,疯狂的往外走,越来越多的魔兽离开山脉。

  这些离开山脉的魔兽,给帝都的居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帝国下令,希望我带着我的军团,去山脉当中镇压一下魔兽,同时调查清楚,为什么山脉中会出现如此情况!

  如果是平时,我接到这样的命令一定会很不开心,甚至会想办法拒绝。

  那么危险的山脉,让我们军团去,是想要消耗我们军团的实力吧。

  但是如今,在经过昨天和大王子菲权一战之后,我彻底悟了。

  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就要一直在危险当中战斗,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的提升自己。

  不只是我需要提升,我们军团的所有人都需要提升实力。

  如今,让我们进入禁之魔山中绞杀魔兽,正好给了我离开帝都外出修炼的机会。

  我很快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大家也都觉得应该提升实力,所有很快我就带着我们整个军团离开了帝都,向着禁之魔山前进。

  在离开帝都之前,我还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大王子菲权说他昨天晚上被人刺杀了,如今已经进入休养当中,不见任何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