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先锋扬威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8769 2016.06.21 11:26

  经过此役,明西城又恢复了生机,做卖做买的开始活动。贵族们也有胆子出来了,到那烟花之地喝五玩六,好不快活。平民行人也开始增加,此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低着头,自卑的走跑,个个挺胸抬头。他们心里知道龙克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地火先锋团的胜利,龙克他们的胜利,就是平民的胜利,在心里渴望地火先锋团再打出几场胜仗。

此时在魔法军官学院里,加斯的住处,数人在客厅坐着,个个全都一脸阴像。为首的加斯脸上更为难看。

“到底怎么样,加斯院长,如果不是你放弃了最后的决赛,这很大的功劳就是咱们学院的,现在就不定也了报仇了!”说话的正是十分气愤的凌地血。此时他从座位上站起身形,来回的渡步来缓和心中的不平。

此时,又有一个中年人站起身来:“加斯院长你当初答应过我,让我女儿回到我的身边,我相信你才让我女儿丝蒂参加三院比武的,可以比武结束了,这死丫头却带着女魔师那帮女孩跑到了龙克的军营,现在怎么办呀,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你可要负全责!”身后的几个女魔法师学员家长代表也纷纷表示支持阿园西的行动。

加斯的脸此时越来越阴。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知道加斯终于动气了,纷纷停下议论的话,等待着加斯进一步的行动。

“哼,没想到龙克他们不以常规战法出战,取得了一点小胜利,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你们不要忘了,那些死的都是低级魔兽,是一些只靠生命力强和蛮力的魔兽。真正的敌人是会魔法的高级魔兽,这些魔兽也不是地火军团说消灭就消灭的了的,所以龙克他们做为地火先锋团究是死路一条,我之所以会让给他们就是要借魔兽的手来收拾他们!”说到这里加斯冷冷看着凌地血、阿园西等刚才指责自己的人,“同时,让他们来消耗魔兽军团的力量,到时我们再出击,把魔兽杀个片甲不留。大家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要了龙克的命,前一次是暗月杀魔大意才死在他的手中,要知道暗月杀魔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不管龙克是死在魔兽之手还是暗月杀魔之手,我们都除去了一个心头大患。”说到这里加斯嘿嘿一笑道:“至于你们的女儿,只要龙克与那帮贱民一死,那她们还不回到你们这些做爹的身边。”

听了加斯的话,一屋子的贵族又恢复了常态,一阵一阵赞美加斯英明的话从屋内传出。

自从与丝蒂融为一体之后,丝蒂在爱情的滋润下,人更加美丽,对我真是百依百顺。我的心障已经打破,自然更加享受着这万年来少有的爱情滋味,不过在我与丝蒂在一起时,却发现最近图星的眼神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丝黯淡的神色,但也或许是我的错觉。军士们在经过这一役后,对魔兽的畏惧降到了最低,每个虞士的眼中都透出对战争的渴望,期待着自己在战场上将训练中的成果表现出来,将魔兽击杀,出一出多年来的恶气。所以军士们训练的更加的刻苦。小飞发来的信息表示,魔兽并没有改变后天早上发起攻击的时间。

为了迎战魔兽,我率着我的军团,急行至离唐古拉山谷数十公里年,准备阻止魔兽的进攻。

大战之日终于到了,五万军士按着队别站好。前面是三万雄壮的步兵大队,拿着锋利的刀剑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威武雄壮,整个大队透出一股微微带着甜意的杀气,中间是五千召唤兽大队。手里也有拿着兵器,个个精神饱满,每人眼中的目光都透出痛宰魔兽的期待。身后则是魔法大队,由屏页法领队,每个魔法师军士都很平静,看来他们皆身具魔法师军士冷静的素质,他们的作用是对前面的步兵进行魔法支持,对魔兽施以魔法打击。

再后则是图星率领的地火大队,因为兵种众多,所以起着混合组队的攻击作用。

女魔法师与魔法士学员们则留在我身边。因为前役他们消耗巨大,这一仗不希望他们出马,当然丝蒂与迪克自然不会同意,同时向我请战,我说魔法器大队与女魔法师是精英中精英,关键时放到战场上才可能出奇效,同时我说出留下他们有关键用处时,她们只好领命在我身旁待命。

为了给魔兽以痛击,平减少军士伤亡与增加己方的实力,在战前,我将我封存已久的神药拿来,纷纷下发到军团里的每一个人的手中,连女魔法师都不例外,让她(他)们吞下。

隆隆的声响从远处唐古拉山谷传来。魔兽大军终于出动了,与情报吻合,冲在前面的魔兽是比较弱的各式低级魔兽,他们整齐的向前推进,确实是经过训练的样子。因为魔兽的数量太多,走在路上,我感觉大地都在发着隐隐地震颤。当我发现远处的天边出现一道黑线时,我知道它们已经逼近。虽然还有十数里之遥,但已能遥遥的感觉到它们的气势。

“战士们!这是你们第一次上战场,战场争锋勇者胜……没有经过战争考验的就不是好战士。所以我要你们去阻止它们的步伐,让它们成为你们初上战场的血的徽章……让魔兽的鲜血见证你们无敌的成长……”

“嘿哈……,嘿哈……”五万人高举起手中的武器,没有武器的高起自己的双手震臂欢呼!发出巨大而雄壮的声浪。声音一下子将魔兽奔来的脚步声盖下。

终于魔兽军团临近了,口中发出巨大的吼声飞快的向我们奔来……看着魔兽一步步的接近。军士们的心情不由的一紧。就在军士们刚生惧意之时,突然间,最前面的魔兽发现脚下悬空,忽拉掉到我早已经挖好的陷阱之中,一条长达数里的长形阻坑出现魔兽面前,前面的魔兽刚停下脚步,就被后面不知情况的魔兽挤到坑内,如同下到锅里的饺子纷纷浇在坑内,魔兽在数量上是惊人的,但在被催脑之后只会一个劲的向前冲,一会功夫掉下的魔兽便将阻坑挤满铺平,后面的魔兽再次冲向前来……坑内的魔兽被身边的魔兽挤压……被上方的魔兽乱踩乱踏,拥有再顽强的生命力也难以保住小命,纷纷成为这场战争中最先丢掉性命的魔兽。

这一突然的变化缓解了军士们紧张的心理。个个自信百倍的等待着魔兽的到来……

当他们离我们不到一千步时,我一声令下“魔法师大队,放!”

吸引大批能量的魔法师大队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攻击魔法纷纷向着远在数百米处的魔兽投去,一瞬间,天空了出现无数的火球、闪电、雷炸、飓风,暗吞等初级攻击魔法。因为初级魔法消耗的魔法力最少,所以并不怎么耗体,虽然是初级魔法,但因为他们学的是古魔法,杀伤力比起中级攻击魔法一点也不弱,在一阵魔法攻击之下,魔兽军团一阵大乱,瞬间又有一两千头魔兽失去了战力。

“步兵大队运起内息,冲!”

三万步兵大队听到我的号令,齐齐运起练习已久的内息,只见全身泛起一层黑光。我知道神药中的永生丸起了作用,在永生丸的作用下,可以使吃下永生丸的军士增加数倍的抵击能力,正因为如此,才使我下决心让步队大队作为战争的主力,同时只有经过这一仗才能让我的士兵成为真正的战士。三万的步兵大队,迅速组成三人一组的蛇形战队,如同在河里的鱼群迎着激流游走般的向着魔兽群纷纷冲去。冲向被魔法攻击后晕头晕脑的魔兽,瞬间,两方交织在一起,喊杀声与魔兽的嘶叫声交织在一起。

只见这些低级魔兽在阿加西所造的锋利武器之下,纷纷倒地,步兵队员们欣喜的发现自己兵器十分锋利,能将将皮坚肉厚的玄甲兽砍杀,更加自信。在内息的作用下与三人战队的配合下疯狂的攻向魔兽……一时间,一道道血箭激冲到天空,伴随着魔兽的惨叫声,血雨纷纷落下,将战场染成红色。

魔兽终于回复了兽性,展开疯狂的反扑,不少步兵在反扑之中被魔兽击中,但是他们发现,被击中的地方虽然很痛,但没有受伤,护体的黑光挡住了魔兽的攻击,被魔兽击飞的军士纷纷站起,又冲上前来来一阵砍杀。

人与魔兽在疯狂交驻在一起。魔兽受伤的惨叫与军士被击中的所发出的巨响交叉在一起……魔法师并没有停止魔法攻击,他们用魔法向交战双方身后的魔兽攻击,魔兽虽然众多,身在后方完全用不上力量,身边还不时落下许多可怕的魔法,搞的魔兽军团前方的阵营一阵大乱。不少魔兽没有死在魔法攻击之下,反而死在魔兽的相互冲撞与挤压之下。

步队大队此时已经完全将训练中的技能展开,只见一个个三人小分队一人主攻,两人运内息到脚下,以闪电的速度向魔兽双侧移过去,如同两只黑色的利箭来到魔兽身边,寒光闪闪,血溅虚空,魔兽身侧中刀,鲜血狂喷,只一下就了结了自己的兽命!

有的小队则与相附近的小队配合,刀光寒影齐闪,在小队包围圈内的数只魔兽被乱刀砍中瞬间化成一团碎尸,全身找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同时化成一团血肉,再也分不出魔兽之间的种类之别。

魔兽如果是弱者就错了,它们的强大怪力与强大生命力,给步队大队的军士造成最大的威胁。往住魔兽在被击中全身浴血之后,发起反击,被魔兽怪像吓着的军士被魔兽击飞出去,如果不是永法丸黑色护光,早已经丢了性命,即使这样,魔兽的反击让不少军士吃到了苦头,有的军士连续遭到重击身体也受了严重伤害,躲闪不急,死在魔兽的巨嘴之下。

此时战场到处是混战,军士们也清楚护体黑光也是会消耗掉的,所以纷纷游走闪避,不与魔兽硬碰硬,如果实在闪不开,则用护体黑光救上一命!

嘶杀之声不绝于耳,到处是受创的魔兽,少肢断腿的魔兽到处都是,不过它们眼中红光闪耀不停,精神的控制让他们忘掉肉体的的损伤,以透支生命力为代替对步兵大队进行反攻……

战况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三万魔兽军团消失在步兵大队眼前,步兵大队此时随着黑光护体的减弱与内息的消耗,伤亡开始增多,有将死了伤亡千人。

眼前的战况深深感撼住后面其它大队,他们从来没有与战争与死亡这么接近过,看着魔兽一一被砍杀,血腥冲击着他们的神精。让他们感觉到了战争的残酷。

此时,我保持着绝对的冷静,看着魔法大队击中魔兽地方,魔兽伤亡越来越少,我知道低级魔兽已经被步兵大队击杀殆尽,再下面就是会魔法的高级魔兽。自然不能再让步兵大队与这些高级魔兽交战。通过魔法讯息传令步兵大队撤离,步兵大队收到命令后,各小队纷纷聚集组成大的团体集合,将受伤军士包围在中央,全力向回杀来,此时的魔兽多数都受了伤,微微的抵抗就被步兵大队冲出重围!

魔兽军团随后向我们攻来。魔法师大队马上进行魔法攻击,将残存的已经伤痕垒垒的魔兽包围在由初级魔法的组成的死亡之圈内!

终于,在前面数公里的距离上离下了无数魔兽与少数步兵军士的尸体,战场上不时传来断肢魔兽的衰鸣。

高级魔兽终于止住了脚步,他们似乎也被眼前同类的惨死之状所摄。

突然,高级魔兽的后面发出一声坚锐的嚎叫。最前面的魔兽眼神中红光闪亮,在太阳光下,如同地狱里升上来的恶兽,齐齐仰天巨吼,身上散发出自己特有的魔法光芒,向我们阵营冲来。

紧紧盯着冲过来的魔兽,魔法传讯道:“召唤队准备。出击!”

召唤队看着步兵大队的英勇杀兽,心里早就等不急了,听到我的命令,纷纷放出自己拿手的召唤魔法,因为召唤出的是低级魔兽,所以每个人都召唤出了不少于一只的召唤兽。一转眼之间,五千召唤大队就召唤出了数万头低级召唤兽出现在阵前。

“魔法士大队施放魔法!”

魔法大队听到命令后,将练习多时上古魔吟唱出来,一团浓浓的魔法防护罩快速的将召唤兽包围在当中,召唤兽纷纷亮了起来,毛发之前有魔法护罩在流动。

看着差不多了,我大喝一声“攻击!”巨雷般声音将魔兽与召唤兽的声音全部压下,召唤大队纷纷下令,万只召唤兽迎向冲来的高级魔兽,还没有接近的高级魔法就施放起自己的魔法来。一时间各种光芒闪动,魔法光芒如同在天空绽放的礼花一般耀眼。召唤兽们则不理魔法光芒,全力向魔兽冲去,高级魔兽的魔法纷纷击在召唤兽的魔法护罩之上,闪出一团团亮光,召唤兽只是被击的身形晃了一下,又迅速冲向高级魔兽,当然一些倒霉的召唤兽在连续被魔兽魔法击中,终于不支倒地。

几秒钟之后,召唤兽就冲入了高级魔兽阵营内,纷纷乱成一团。高级魔兽魔法失去了最大的优势,兽与兽挨的太近,自己最擅长的魔法攻击根本不能产生强大的杀伤力,只能拼命用巨齿与利爪进行攻击。

召唤兽此时与高级魔兽挤在一团,见高级魔兽的魔法效果大大减弱,与它们进行嘶咬,正中自己的下怀,于是拿出它们最锋利的爪刃与嘴内杀伤力强大的利齿与高级魔兽杀到一处。

高级魔兽使惯了魔法,而爪刃的利刀与巨齿的威力自然比不上平时以拥有怪力为生的召唤兽,伤亡大增。一方以自己之短来对敌,一方以自己之长来对敌,虽然两者等级差上许多,但是却杀的难解难分,但是召唤兽有护体保护罩,不一会就使高级魔兽落入了下风!

兽与兽之间的拼命,虽然没有刚才步兵大队与魔兽交战来的震撼,但是惨烈之状也让旁者心惊胆寒:这边魔兽被咬的肚烂肠流,发出一生中最后的嚎叫……那边召唤兽被数只魔兽咬的浑身是血,肢离体破。一瞬间就走完了生命中最后的一秒……

多数魔兽喉部被咬,被撕烂,而召唤兽则死于体伤过多,失血过多而亡。

高级魔兽红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发疯在召唤兽身上到处撕咬,大块的血肉出现高级魔兽的口中,而召唤兽刚一有机会死咬对方喉部,咬力惊人的召唤兽将高级魔兽的喉部撕咬开来,咬力不大的召唤兽则咬住不松口,任凭其它高级魔兽对它攻击死而不放,被咬住喉部的魔兽终窒息而亡,而被围攻的召唤兽也陪上了性命!

只一会兽的尸体就堆积起来,形成由多数魔兽与少量召唤兽形成的尸堆。魔兽身上的各种部件散满在平原之上,绿绿的青草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不时闪着鬼异的红光。让胆小的人心惊胆寒。

从早晨步兵大队与低级魔兽交手交消灭它们,到现在召唤兽与高级魔兽相互撕咬,已经交战了整整一天,太阳此时正向西边落下。

随着魔兽军团发出的一阵嚎叫,高级魔兽双眼红光再现,终于后退。留下二万尸体。我下令,将召唤兽收回,此时魔法师大队与召唤大队还有步兵大队都是一脸疲像,步兵大队更是全身欲血。他们与初级魔兽交战,共死亡三百九十三人,伤八百多人!这场战斗自会深深的印在他们脑中,为他们成为无敌之师打下最了坚实的基础。只有经历过战争死亡的考验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魔法大队同样疲备,一整天的魔法消耗让他们身体的魔法力完全透支,幸好我及时给每人发了一粒魔法丸,不然他们可能连离开战场的力量都没有。虽然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疲态,但是精神上却十分兴奋。一场大战,以只伤三百人为代价消灭了三万低级魔兽与二万高级魔兽,这种战果可是明西城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一次,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身为地火先锋团的一员,龙克手下的一员自己感觉无比自豪。此时的心情是以后未来的日子里,地火先锋团后来的龙克军团在各种魔难中屹立不倒的最强有力的精神支柱。

回到营地,我立即派出没有参加的地火大队进行侦查与守营。小飞也传来了来自魔兽军团内部的消息,知道人魔怪开了一个会议,在乱哄哄的会议上没有得什么结论。明天将会由人魔怪亲自上阵发动攻击,我知道这一夜好好的休息将给我带来什么。在营地里召开了全体会议,再将我全部的灵神能调出,将战士们的兴奋情绪抚平,在我的安排下,所有人回到营地倒头大睡。

我开始调息,灵神能一点一点的恢复,这次灵神能的大消耗让我的灵神能运转增快了不少,同时灵神能在一点一点的增长!白天战场发生的一幕一幕在脑海中翻转着,从真爱死后久久没有出现的战意再次复苏,灵神能在战意的滋养下不断的增加……

清晨,经过一夜的休整,我方战士大都恢复了体力,此时全部整装待发,迎接魔兽们新的挑战,昨天以死伤近千人与五千低级召唤兽为代价消灭了近五万魔兽,这一战果足以让所有人兴奋,期待着今天大战一场。

“魔法器大队迪克……”

“团长,迪克在!”

我微微沉思一下,看着一脸期待的迪克道:“我命你带领魔法器大队,拿着武能枪与魔能枪到离陷阱森林旁边的两侧高山埋伏,如果发现魔兽将其阻击在森林边缘的山脚之下。

“好,交给我吧!”

“地火军团大队图星……”

“图星在!”

“我几日前交给你的任务办好没有。地形与陷阱是否记清?”

“我大队所有人员都记清了陷阱的位置!”

“好!”我一沉脸严肃的道:“我命你率领本队,在陷阱森林外围埋伏,当森林之中传出魔兽惨叫之后即率队进入森林将魔兽斩杀,或者将魔兽引到陷阱之中。你可明白?”

“图星明白,请团长放心!”

“好!你可以出发了!”

图星与迪克走后,在其它将领注视之下,我亦将双眼闭上,似在养神。

“团长,我们做些什么?”屏页法开始忍不住开始问话。

“是呀,迪克与图星都有行动。你怎么安排我们步兵?”坦克等步兵将领昨天已取得了大胜,自然希望能获得再次表现的机会!

我睁开眼,看了一脸期待的众人道:“你们工作也很重要,那就是保护我!”

“啊……”众人齐声惊叫。

一会努盟沉不住气道:“老大,不论武技与魔法你都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你还用我们保护!”

“嘿……嘿……战场最值得保护的就是首领。你们自然要小心保护我啦!”

“大家原地休息,中午时分与我到图星所在地进行临战观摩。”

昨天的大败气的人魔怪哇哇大叫,在魔兽发起战争后,各地只有魔兽杀人,而少有魔兽被人所杀的例子,至使有败也是小败,没想到自己这边真神看得最重要的明西城,却迎来了魔兽大军首次的大败,这让魔角尊十分生气,直骂人类狡猾,要誓报此仇。

第二天天刚亮,数百名人魔大队从后方来到战场最前面。率领着高级魔兽向明西城方向进发。

向前行走了近百公里,没有受到一点阻碍,让人魔怪又开始张狂起来,一致认为人类害怕,退回明西城防守。急催着魔兽军队向通向明西城的森林冲去。

此时在急行的人魔怪听到森林之中突然传来魔兽的惨叫声,像是受到了什么袭击,这下让人魔兽们怒火中烧,在魔角兽下发达向前冲的命令之后,几个凶残的人魔怪带着魔兽纷纷冲入森林之中。

森林之中,无数魔兽被拉进了死亡的陷阱之中……

各种陷坑,出现在不知所措的魔兽脚下,魔兽如同没有反应的玩偶般纷纷掉入陷阱之中,有的陷阱底下放上锋尖向上的三尸巨钩倒针,将掉下去的魔兽全身刺透,肚内的肠子等内脏器官皆被带出体外,一些生命力强的魔兽在针剌透体下,还蠕动着身体,发出无尽的哀鸣……

那边一排又一排带着巨大木针的木排凭空出现,分别从上下左右四面将身在机关的魔兽牢牢困住,数只魔兽被巨针击中,身上出现了数个大肉洞,断骨与破碎的内脏器官散落一地。

人魔怪哇哇大叫,“给我冲,把这里给我踏平!”

魔兽不要命的向森林深处冲击,每一处都不时发出惨叫之声。各式各样的陷阱层出不穷,甚至还有比物理陷阱更厉害的魔法陷阱,魔兽千辛万苦冲到森本中映时,突然他们发现前面有魔法波动,出于本能感觉到危险的存在,但是还是扭不过脑中催眠的力量,向发着魔法光的光墙冲去,的一声,魔兽的魔法与光墙撞在一处,发出巨响同时,奇事出现,只见光墙上发出了一道与刚才魔兽魔法同系的魔法光球向回射来。

巨大的冲击力将魔兽击在空中,此时,击在魔兽身上的魔法光突然化成数道魔绳将魔兽绑住,越勒越紧,魔兽忍不住巨痛,发出惨叫,眼中的红光被肉体上的痛苦所击破,回复了魔兽的本来眼色,当魔兽掉到地上时,光缚魔法光似具有地属性似的,如同没受到阻碍的将魔兽拉到地下,当魔兽完全没入地下时,地面又回复了平静,像是完全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

另一边,魔兽踏上魔法陷阱之后,魔法陷阱只是微微的发出一阵不为人察觉的绿色微光附在魔兽的身上,接着当魔兽再向前行了数步,四周的巨木树藤纷纷快速的将魔兽绑住,里面的魔兽奋力反抗,撕咬着身上树藤,但是树藤越来越多,越咬越紧,全身被树系的死死的。只觉得全身无力,一会就窒息而亡。森林之中挂起无数个由绿色树藤组成的卵,树藤之间的空系之中露出了红色液体。

各种各式的魔法陷阱让魔兽军团大吃苦头,人魔怪也深陷在陷阱之中,在他们强大的实力之下,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也足以让他们灰头土脸。

“……”

“魔角大人不行啊!前面森林内出现了无数可怕的陷阱,我们损失了很多的兄弟。”

“前面的森林有多大,我们有这么多兄弟,虽然死亡一些,但是你不会冲过去吗?”角魔兽生气的说:“你们这帮白痴竟被一些小小的陷阱就给打怕了,都给我冲。今天一定要冲过陷阱。”

“……大人……森林中印有一些奇怪的能量,只要兄弟们一遇到它,就会受到一些古怪的魔法攻击,我们几个没有办法破解……”

魔角尊“啪啪”给了说话的人魔怪两个嘴巴,身材高大的人魔怪此时一点反抗的架子也没有,魔角尊接着说“蠢材,连小小的魔法陷阱都解决不了,你还能做什么?******,跟我来!”

魔角尊率领全队的人魔怪冲向森林之内,在他眼前,到处是死样奇特的魔兽,有一些还没有死透的魔兽发着低低的叫鸣,地下无数陷坑内死着数只魔兽,无一例外的都被坑内的巨树剌穿全身,火油烧焦,毒气所埋……

连平时不知道害怕的人魔怪都为魔兽的死像皱眉,随着他们的走入,一些尚未发威的陷阱攻向这群人魔兽。人魔兽果然了得,虽身陷陷坑之中,却仍可运起飞行魔法闪过被击穿的命运,一些人魔怪仗着自己的皮厚与强大的内息将陷坑中的巨形倒针震碎,虽然毫发无伤,但也吓他们了一跳。终于,这群人魔兽来到森林中央的魔法陷阱处,只见树木上挂着数百上千的正流着鲜血的树卵,同时前面脚下的沙地上魔兽正在向下陷着,不论魔兽发动魔法还是运用自己的力量就是逃不过地心下的引力;看着各种各样的魔法陷阱让魔角尊也后悔他所讲的大话。

“魔角大人!在你们没来之前我抓到过一个人类,在我的一吓之下,我得到许多情报,现在这个好象叫‘魔法陷阱’,对付它的方法就是找出阵心,将其击毁就可以破掉这个陷阱”

魔角尊听到红色的眼睛一亮道:“阿狼,你知道这个阵心在那里吗?那个人类还在吗?”一旁的猛狼兽道:“大人,那个人类早就被小的给吃了!不过从他那里知道,这个阵心就是放在最大的那棵树上。”

魔角尊四下观望,突然发现距他们数十米之处有一高大的树木。

“不错,大人真是慧眼,一眼就发现了阵心!”猛狼兽夸赞道:“请大人亲自出马排除阵心。”

魔角尊嘿嘿一下,对四下人魔怪道:“阿狼,没想到你果然立功了,好,这次事了,你就直接跟着本大人吧,好!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

此时再见魔角尊,二米来高的身躯金光大盛,在他的暴喝之下,一下就长大了一倍,此时头上的两只巨角更变成金红色,两眼红光灼亮,身上的气息随着身体的暴长猛然四下激荡。将四周落下的带着魔兽鲜血的树叶吹到空中。

“看着,我的金角双雷炮!”随着魔角尊说明,只见两只巨金更加透亮。同时角尖向前一伸一收再一伸,急弹出去,两道带着风雷般的金色角形亮芒撞在大树之下,只见树上魔法光一闪,接着隆的一声,巨树树身如同被风化似的瞬间变成木屑。再见原来还在挂在半空中的树卵纷纷断裂,里面掉出一团团血肉,

“魔角大人出手,果然不同凡响,一招就破掉了阵心。除去对我们最具危害的魔法陷阱,小弟佩服。”

其它人魔兽看到猛狼兽这样说,纷纷大声赞美,魔角尊高兴的嘿嘿大笑。

“前进。到明西城下,一定要血洗明西城!为兄弟报仇!”魔角尊一声命下,各人魔怪带领着惊魂未定的魔兽大步向前走。

图星大队此时早已在森林这内埋伏了多时,看着林间无数条黑影向这边冲来。手开始冒汗,不知道事先的布置是否对魔兽有效。

“图星,可以开始了!”通过魔法通讯器我下达了命令。

此时图星摒除了心里的不安,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的地火大队中的魔法小分队,纷纷出列同共吟起魔法咒语。

“不好,前面有魔法波动!”人魔怪也发现前方的异状,纷纷招呼魔兽向前冲击,就在此时,森林另一端一道浓厚的雾气升起,转眼之间将陷阱森林拢在当中,在浓雾之中甚至无法看清眼前两三米的物体。接着只听到在浓雾之中传来了魔兽的惨叫声……

图星大队人员纷纷隐身在雾里对失去视力的魔兽进行的屠杀,不少魔兽发出了自己最拿手的魔法,希望用魔法将雾驱散,但收效甚微,就连擅长火系魔法的魔兽所发出的火光也只能照亮周围三四米的地方。同时森林内的各类陷阱也开始发动,将魔兽攻击的体无完肤。不时出现在浓雾之中的利刃所发出的寒光闪动,像征着魔兽的死亡。

从地面上不时升起的石系陷阱的针剌,将魔兽一个一个放倒,在浓雾之中唯一可以看见的亮光闪电,傍随着它的闪光与消失,魔兽纷纷惨叫倒下……

人魔怪也陷入攻击之中,虽然真神的力量让他们可以看清更远的地方,但是无处不在的陷阱以及不出时现的现身浓雾的人影发出的突出攻击也让他们惊惶失措。

魔兽尊刚闪过一排飞来的闪电,这边数个人影扑下,带着寒光的利刃向自己杀来,无奈之下急运护体保护罩运行反击,人影在他的强力攻击之下,纷纷散开,再次消失在浓雾之中,气的他哇哇大叫!

“大人,不好,在这浓雾之下,又有陷阱又有人类,我们十分被动!”

“******,可恶,这群人类太奸诈了,这群人根本不是地火军团的,我了解地火军团的作战方式!”

刚才说话的猛狼兽点头道:“是呀,就是这群人造成我们很大的伤亡,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是通过这陷阱区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魔兽如果死的过多,真神那边……”

“对呀,还好阿狼你告诉我,你脑筋活,你有什么办法?”

猛狼兽怪脸微出一个不容魔角尊查觉的微笑:“现在这样攻下去只能造成更大伤亡,这样不好向真神交待,现在只好……”说着猛狼兽向身后望去。

“你是在说撤退?不行,我们一定要为兄弟报仇,如果退了出去,那么还怎么杀向明西城?”

“大人你想,咱们眼前的森林不是很大,我们完全可以从森林边缘绕过这个陷阱区,这样他们所布的陷阱就没有用处了……”

魔角尊红色的双眼转了几下,痛恨的说道:“那么,只能如此了!”

随后魔兽开始后退,撤退之始,也不忘召集火系魔兽对远方的浓厚森林发射火焰魔法。

森林陷阱之役将陷阱的作用真真正正的展示在魔法世人而前,此战称为陷魔之役。此战杀伤魔兽将近两万。

迪克此时觉得十分着急,老远就听到陷阱森林之中传来喊杀之声,求战的欲望高高燃起,此时魔法士学员们也个个兴奋不已,手中不时抚摸着刚得来的宝贝,期待着一展它的神威。让魔兽们吃吃苦头……

此时陷阱森林已经恢复了平静,只听山脚下传来一阵阵疾行的脚步之下,从森林之中冲出无数黑影,呼啦啦的向迪克埋伏的进发。

“哈哈,来了,总算来了,让我好等!”迪克一脸兴奋的通过魔法通讯器下令道:“大家注意,隐藏气息,不能让到嘴上的肥肉跑掉!”面对至少还有十万的魔兽,敢说这话的也只有是迪克!

“迪克,一切由你安排,切记你们的任务是尽力消耗魔兽的兵力,千万不能逞一时之能,陷入魔兽的拉距战之中。”我用传讯给迪克。让他千万小心。

迪克自信的道:“放心好了,这次我的目标杀******几只人魔怪,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随着魔器大队的喊杀之声。魔兽又是一阵惊魂,昨天在平原上的惨败与今天在陷阱森林的惊魂,让催眠的力量大大减小。此时魔兽群内发出了一阵大乱。

人魔怪们再次控制了魔兽,只见上峰上出现了数千人类。

“哈哈,只派数千人,就想阻止我们的大军,别妄想了!”

“兄弟们杀光这三千人!”人魔怪用兽语大声的呼叫着,魔兽一看人类人数太少,平时的自信又恢复过来。密密麻麻的向上头冲来。

一些速度快的魔兽一会就冲到峰顶的人群面前,迎向他的是一道刀风,魔兽只是感觉到了一阵凉意,接着半拉的身体便不听使唤的向旁边倒下,它的眼睛此时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颜色,视线之内一个身村高大、手提巨形长刀一头金发的大汉出现,此时他感觉到了大汉的可怕,现在自己在大汉面前是多么弱小。此时一股巨痛传来。终于再也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了。因为它已经死亡。凡是冲向峰顶的魔兽无例外的被砍杀。

魔兽们开始发动魔法。此时再见峰顶上人类,五人一组以一种人魔怪都惊讶的速度向闪开魔法攻击,迎向魔兽冲来。

当人魔怪脑中升起人类这么弱,以三千人冲击数万魔兽念头时,只见各个小队手中拿着一条长长的黑色长棍的东西。

接着只见长长的黑色长棍前端喷出了无数亮芒,一下子将已经昏暗的天空照亮。

喷出的亮芒与空气磨擦产生强烈的呼啸之声……空气在烈芒过后形成一道道七彩的气旋,为天空升起一道道七彩的尾红……

……

被亮芒击中的魔兽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强韧的身躯纷纷化成一团团血肉组成花朵,就像是在海沙中建立的沙人似的一下就被亮芒似的大浪击散。

从亮芒出现到魔兽消失不到一秒时间,亮芒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没有防备的魔兽。魔兽的血肉化成的花朵不时在绽放,就连实力强大的人魔怪也有两个被击中,没有留下任何惨叫的遗言,就丢掉了性命……

六百条怪棍的杀伤力真是惊人,亮芒的第一次闪动,就有六百只魔兽丧生。

这是唯一一场没有惨叫的屠杀。

魔兽全力的用魔法反击,但是各个黑色的小分队,身法怪异而快速,使魔法无功而返,就算被击中,这可怕的小分队也会将魔兽的攻击全部挡住。一点也无法造成伤害。

魔角尊用兽语大喝道:“快杀中间拿长棍的人类。”没有用,魔法士学员的身体足以闪过魔兽的魔法攻击,就是算闪不过,四周的魔法士学员也会以强大的内息将魔法挡住或震飞,同时手中的利刃纷纷向魔兽攻来,一道道白光的刀芒透刀而出将魔兽斩杀当场。

小分队在魔兽的海洋里,就像一个个黑色的旋窝,每一转就有数只魔兽受伤或者死亡,反是在旋窝附近的魔兽被这代表死亡的小分队安上死亡的标记……

魔角尊此时也感到害怕,突然之间他感觉一股绝强的能量在他身边升起,他用力让自己发出两道金色的角芒,迎上身后的能量。

的一声,四周的魔兽被两股能量撞的爆力击飞出去。个个口嘴之内流出鲜血。

魔角尊只觉背力传来一道巨大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推向几步。此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全身黄色的手持一把透着黄芒大刀的年青人站在他身后。

青年一脸怒像的看着他,只见青年持刀的手一抬,又一道发着黄光的刀形气芒再次向他激射过来。空气似被着刀锋的气芒所斩开,纷纷闪向两旁。

魔角尊知道这招厉害,身形以快速度闪开,刀形气芒擦着身体而过。隆的一声巨响他身边的数头魔兽被气芒斩成两段,气芒冲入岩石之中,将坚硬岩而冲出一深深刀痕。

“好,有两下子,再接我一刀?”

魔角尊看着不容闪躲一刀,将自己能量全放发出,两个金角发出一个巨大角芒,迎向黄色的刀芒。

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力击在魔兽尊的身上,改造的身体也受不了这样的撞击,连退数步,内脏受到的创伤使他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你就是人魔怪?挺有一手。我们再来!”

对面强大的青年人似乎没有满足,带着微笑向他魔兽尊走来。只见黄色光芒再闪,身边的魔兽被斩成数段。

此时魔角尊的眼神之中再次红光亮起。从怀中取出一黑色之球。

脑中想起真神的声音:“如果发现不是魔法而是黄色能量,将此球投出。”

迪克将永生剑能量再次运转。这次一抬手,一只黄色的拳劲透体而出,带着强威向魔角尊攻去。

魔角尊此时运过全身能量,只此眼中的红光照在手中黑球之上,黑球突然变大,随着魔角尊的投出,闪着红光迎向拳劲。

碰的一声。此时迪克只感觉巨大的力量分成数十道向自己身体击来,瀑布魔练练就的内息,在身体周围全面运转开来,在最关键时在身体各运转将十数道将暗劲挡下,但是每一道暗劲都让迪克退出一步,挡住最后一道红色暗劲之后,迪克只觉的自己的内息消耗过多,全身像被定位了,连动一下手指都不能实现,就连一只普通魔兽也能将其击杀。

魔角尊看到黑球与拳劲相撞之力,变化成十数道红色光箭向那个可怕的金发青年射去,青年人着实可怕,居然挡住了电光火石般的攻击,此时再次想起真神在临行时所嘱的话:“当你看到黑球解体化做红光之时,记住马上撤回唐古拉山谷,并将消息传回!”

魔角尊发出一声撤离的口号,魔兽们早已经会喷亮芒的黑色长棍杀跑了,纷纷消失逃了回去。迪克此时长长呼了一口气,如果它们进攻自己的话,自己将没有什么还击之力。

魔法士学员杀光了那些受伤倒地不能离开的魔兽。

迪克此时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带着队员们离开战场。

战场上留下了一万五千多只魔兽的尸体。红红的鲜血流沿在山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