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离村之前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711 2016.06.21 11:02

  突然,两团只有真正强者才具有的气息把我惊醒,幸好有这两团强大的气息,才使我从奇幻的法脉中解脱出来,我现在已经完全拥有魔法,并成功的魔法总能量成为我身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魔法总能量以后再也没有独立的机会了,它们与永生剑能量内息一样顺服的流动在魔法经脉之中,每转运一周,能量中不知作用的潜力就释放一点。

  因为有人来了,我必须从放弃魔法总能量的探密活动。

  两团气息都很强大,这是事实,但我却把握出这两团气息不为人知的差别。其中的一团气息显出狂气无比的自信、无比勇敢、还有那无比的野性。这团气息我太熟了,因为只有迪克才具有这样的气息。

  另一团气息虽然没有迪克的狂气、迪克的野性,但却有着海一样的深觉、神密。迪克的气息的强大可以用数量计算,这团气息支让我生出无法用数量来恒量的感觉——因为气息的据用者隐藏了一个部分实力。

  “噢,原来那个怪老头,他为什么要隐藏实力?”从气息上我觉得它的拥有者是那个观战的怪老头,“迪克怎么会和怪老头走到一起去呢?”

  答案很快就知道,因为迪克与怪老头已经来到山洞前。

  “刚才那股魔法能量是从这个山洞传出来的吧?”这是迪克的声音。

  “不错,正是这个山洞传出来的。”一个老者沙哑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

  随着脚步声,这个两个人走出我的视线,“咦,怎么是你龙克?”迪克发现我在这里后很不自然的说道。他的表情是一个面对战胜自己的人的一种正常表情。

  “迪克,你说这个山洞有一股魔法能量?”我发出疑问。

  “对呀,我们就是发现这个山洞有一些异样的魔法能量,才来到这里一查情况的。”

  该我陷入疑惑了:“我一直在这里,怎么没发现?”

  怪老头终于说话了:“龙克,我觉得你身上就有这股能量,该不会是你发出来的吧?”

  怪老头的话更让我陷入疑惑之中,迪克接着说道:“不错,让师兄这么一说,我也查察到了。”

  迪克的话把我惊起:“你师兄?他是你师兄?”我用眼光看着怪老头,从目光露出来的是极大的疑问。

  迪克:“哈哈,我与他为什么不成为师兄弟。不过我们这个师兄弟是最近才相认,要不是师兄,我还真走不出被你战败的阴影呢?”

  怪老头的话,再次证实了。“龙克,我确是迪克的师兄,正是这招(飞龙初现)让我认识到我和他的关系。”

  怪老头话锋一转:“我叫雄破,我是明西城中的魔法士学院的校长,”接着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与我师弟的比武我看了,真的很惊彩,我觉得我师弟可以战胜你,只是使错了招术,真没想到飞龙初现失效了。你应用的是以前古武技吧?”

  “雄破老先生过讲了!”我不得不佩服雄破的精准眼力,一眼就看出我使的是古武技(事实上雄破也不知道是与不是,只是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猜测一下)。

  “龙克老弟,咱们都是性情中人,如不嫌弃我,你就随迪克叫我雄大哥吧?”

  “这怎么使得,你是前辈高人,我怎能如此呢……”

  我的话还没说话,迪克就急不可待的说道:“龙克,别像个女人似的,要像个男人。”

  看着雄破与迪克那种期待的目光:“这,好吧,那小弟就尊命了,雄大哥有事你尽管吩咐小弟。”

  虽然我知道迪克这么努力的让我与雄破建立关系,一定有他那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我对雄破这个怪老头有一种好感,那是一种对真正强者的尊重。我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我有一个对魔法世界更加了解的朋友在身边,那我会更快的融入魔法世界之中。迪克常年在山林中,我想他对魔法世界的了解不会比我强上多少!

  “龙克老弟,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为兄就向你直说了吧,我正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和我的师弟帮忙!”

  我大呼上当,这个老头,他真会找机会,才第一次就有事求我。谁让我已经把话说出去了,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我看了一下迪克的表情,就已经知道我上贼船。

  雄破抬起头看着洞口外的天空平静的说道:“我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孩子,在我小的时候就经常受到家乡当地的一些有钱有势的贵族少爷们的欺付。可能是天性如此我从没有向他们屈服过,正因为我这种性格才被当时路过家乡的师父——迪克的爷爷看上。师父从他们的手中把我救起,从此我离开小村成为师父的第一个弟子。”从雄破的语气中我可以感觉到他对师父的尊服之情,“后来师父又收了两个徒弟,第一个是我的二师弟,他叫加斯……”

  “加斯,那个战神加斯?”我不由的想起哈力斯给我讲过的一个人,不由自主的打断了雄破的话。

  “不错正是他,你也听说过他?”从雄破的眼中我看到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异动。

  “是的,前一段听一个朋友说过这样一个人物。听说由他指挥的战争,从没有输过。”

  “不错,他确有高人一等的指挥能力。但他的功绩主要是靠着他身边的一些谋士,其中有一个叫玄明的人对他帮助最大,如果有机会你要好好的见识一下。”

  我把这段话记在心中!

  雄破看到我没有疑问了,接着讲他的那段故事。

  “开始时我们相处的很好,我与加斯是师兄,对小师妹很关心,后来师父离开了我们,我们三人就正式走上了这个世界。依靠着师父传给我们的惊人武技与强大的魔法,我们三人很快就初露头角。正在此时,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事呀?师兄?”迪克急切的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我是平民,而我的师弟加斯与三师妹爱华美都是贵族出身,我们的官职开始拉大,不论我立多大的功,官职好像如石像那样一直停在那里。而二师弟和三师妹却平步青云,三师妹对我还像以前那样对待兄长一样对待我,可以二师弟加斯,慢慢的对我不尊重了。”

  我很理解雄破此时的感受,在轮王国时,虽然我的战功累累,什么难打的仗我都取胜而回,但取胜回来后我不仅一次感觉到国王与贵族的不友好,只因为我是平民。在我最爱的女人离开我后我下定决心离开这个丑陋的地方。

  “我一气之下,离开了军队,开始做了探险者,后来经历无数的生与死的考验,我来到明西城这个城市,用我攒来为数不多的法魔币,创立了魔法士学院,我的宗旨是建立青一色平民的学院。谁知加斯他还不放过我,在我不远处也开了一个魔法军官学院,他只收贵族,接着我们的三师妹爱华美在我们的中央建立了一个女魔法师学院,她只收女孩子。没想到命运又把我们拉到一起。”

  “噢,这样,很有意思。你们学校之间没有展开竞争吗?”

  “当然有了,后来加斯与爱华美找到了我,对我说,大师兄,我们不如一年举办一次比武大会,看看我们的学生谁教的最强。开始的几年倒是很好,我们学院的平民都很自强,所以头几年的比武大会我们学院都是取得第一名的优胜。后来由于魔法军官与女魔法师学院的资金与师资力量的雄厚,我们学完落在最后一位。”

  雄破看看我与迪克接着说道:“这次我出来就是想找一个有潜力的平民让他们进入我的学院中,没想到看到你与师弟的比武,我真的希望你们能来我的学院,帮大哥一把;龙克,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我自己,为是了千万在受欺压的平民们救你。”

  “对呀,我就看不过那些自以为是的贵族们,我已经答应师兄了,龙克,你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雄破射来的期待的目光,我终于下了决心。

  “好,我答应你,雄大哥。”正因为我是平民出身所以我能感觉出雄破的感受,再有我也想离开小村,上外面看看广阔的天与地,好好看看魔法世界与以前我世界有什么不同。

  我想离开小村,早一点离开小村中的拥护者们。这可能是我的私心,我实在没有办法对付那些拥护者。

  雄破看到我答应显得极为高兴。

  “龙克老弟,大哥送你一为份见面礼。”说着从魔法包中取出一件物品:那是有两只腿和两块蓝色的水晶片所组成的眼镜。

  “你的眼晴太迷人,为兄送你这个眼镜用来保护你的电眼,呵呵,好让你的眼晴少曝光在女魔法师学院的学生面前。哈,哈,哈!”

  接过个这礼物,我真的高兴极了,现在我可以把那最惹麻烦的电眼可以收起来了。

  “蓝色水晶是很不错的魔法法器,你要小心,说不定有人要抢,到时候你可要记得自卫呀!”迪克看看带上眼镜的我说:“龙克,你带上眼镜显出一番别样的酷气。你要小心了,呵呵!”

  我终于进入我的房间了,思绪终于平静下来。调息自己的内息准备应付明天将要发生的事。

  ※※※

  当我们三人到达小村时,立即被村民,我的拥护者团团围住,对付他们,我是骂不得也打不得。迪克与雄破这个怪老头这回才真的见识到村民的历害。

  村民的问题无非是:你与迪克之战的后的感觉?还是你的电眼是怎么练的?(这是男村民问的),女村民和拥护者则关心我新的装饰物——眼镜。

  没办法,我只好应付着,说了一些连我都不能猜到的瞎话。迪克与雄破更惨,他们只有在旁边干看着更多人围着我问长问短。他们好像是变成了两个木头人,没有人注意他们的存在。

  “妈的,怎么我们不是活人了,这帮女孩真是见眼镜就不会看人了!”这是我猜当时迪克的心情变化。

  雄破把这一切的事情看在眼中,“呵呵,真是期待龙克来到学院里对付女魔法师学院学生的情景!”不时发出嘿嘿的低笑,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人会注意他面上表情的变化。

  “大家安静一下,关于我做不做本村的武技教师的事,我明后天给你们准确的答复,这位是雄破魔法师,他正要找哈力斯魔法师有事情要办,请大家让我们过去。有什么事明天可以找我。”

  在我的多次劝说下,我终于走出了人群。

  一个外表不是很华丽的房间——这就是是哈力斯的房间,这显然与他的身份不相符合。

  “外面是谁呀?”

  “哈力斯,是我龙克与迪克,还有一个远方来的雄破魔法师。”

  “噢,快请进!”

  进入屋内首先出现是的一个宽大的桌子,桌子上摆着几个喝水钟(杯子)墙壁上挂着几幅普通的风情画。虽然屋中物品不多,但显得小屋很干净。

  哈力斯慢慢从桌前的椅子上站起身来。从他坐前桌上放着的一些东西上面可以看出,在我来之前他正在写一些材料。站在后哈力斯的后面站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从明亮的眼睛中可以看到与哈力斯一样的神情。

  “龙克,迪克,你们怎么在一起。小桐,快给众位叔叔倒摩加加(茶)。”哈力斯的目光终于放到雄破这个怪老头身上。

  “这位是?”

  “哈力斯,你猜猜?”迪克抢先说话,好事是迪克的一贯作风。

  哈力斯细细的打量着怪老头雄破,而雄破很自然的让哈力斯目光任意落在自己的身上,哈力斯就好像是打量古董精品一样打量雄破。

  “啊,你是明西城的雄破魔法师?”

  “你怎么猜出来的?”我与迪克吃惊的问道。

  哈力斯听到我们这么说,“哈哈,果然是雄破魔法师,弟子哈力斯见到魔法大家雄破师长。”

  “什么,雄破大哥是你的师长?”吃惊的表情再次出现我与迪克的脸上。

  雄破终于说话了:“你是哈力格的弟弟哈力斯,小进候我常抱着你,在学院里最有出息的就是你们哥俩个,没想到这么久没见了。”话落眼中透出少许泪光。

  “是的,要不是从你手中的魔法戒指,我真的不敢相信是你老来了!”说完倒身行礼。

  雄破还真的接受了哈力斯的大礼。

  “孩子,人老了不中用了,呵呵,看来你自从离开明西城后就来到这里了,都成家生子了,好呀,我老人家真为你高兴!”

  从雄破与哈力斯的对话中我和迪克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哈力斯与哥哥从小在明西城长大,他哥哥是雄破第一批弟子,后来因为毕业后师徒分离,一别就有二十多年。

  在痛叙离别之苦之后——

  “龙克迪克,你们怎么与雄破师长走到一起去的?你们有什么事?”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我。我找哈力斯的目的还没有说明呢!

  “哈力斯,你派个人把阿力亚米找来,我有件事要和你们说。”

  不一会哈力斯的儿子小桐把阿力来米找来了。

  “阿力亚米,我已经把布来基与他儿子阿布里的事告诉哈力斯了,你再把你那天听到的事再说一遍!”

  阿力亚米再次把当天晚上发现布来基和阿布里商量对付龙克哥哥与阿丝娜的对话说了一遍。

  “我早就看布来基不是好东西,果然中标。”迪克首先发怒。

  哈力斯则陷入沉思之中。

  “哈力斯怎么了?”大家的目光随着我的话集中在哈力斯的身上。

  “布来基当村院长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想他的势力在上村中已经很强大了,我们当然不怕他,就怕拿下他后他的势力会对小村不利。还有我担心村院长老会已经被他所控了,我们行事一定要小心。”做为村中的魔法师哈力斯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不错,哈力斯考虑的极为正确。”雄破赞同的说道。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灵光闪现,我的脑中出现一个对付哈力斯的方法。

  “龙克什么主意,你快说出来。”

  ……

  雄破看着我:“龙克,你果然是个才智超凡的人!”

  哈力斯紧张的表情轻松下来:“龙克,我知道你在此事之后会离开小村的,我祝你一路顺风。你早晚会名扬整个魔法大陆,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呵呵!”

  阿力亚米说道:“龙克哥,我一直认为你是最历害的,现在认为,将来也这样认为。”

  迪克:“嘿嘿,你的主意不错,其实我也能出这样的主意。不过让你抢先了!”

  迪克话落大家的笑起就响起!哈哈哈哈!

  太阳的光芒如同金色的利箭穿透笼罩空中的云层,黑暗不得不在他的光辉中止步,进而退出整个小村。清晨仿佛是个惦记着约会的少女,准时的出现在村子里。

  看着如此的美景,我好像预感觉今天我们的行动会有一个好的收程。我慢步走出我的房间。

  “哈,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看到昨天约定的信物(在我门口放上一盒蓝色的玄花)

  我知道他们已经都开始行动了,“我也不能落后啊!”

  虽然的的任务可能要比他们的坚艰一些,但我的这种行动不能有失。

  眼前的房子,就是布来基的房子。哈力斯的房子与之相比,简单就像小棚子。

  光从门前的那坐震宅魔兽的石像来看,就显出布来基在村中的权力。高度大约只比村中的神殿低上几分,从建房的材料看来,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档石木。

  “龙克魔法师,早上好,你找布来基村院长吗?”两个村民把我挡住。

  “噢,对,我找布来基村院长有事。”

  “那请进!”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说道:“我去通报一声。”

  对于他们的小动作怎么能逃过我的透世心眼,我装做不知,慢慢走入布来基的房间。

  “啊,龙克呀,是你!快快请进!”

  从布来基的话中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意外和他深藏不露的心思。

  “布来基村院长,呵,我正好有事找你。”

  “噢,请进,咱们屋里说。”布来基表现出来的热情劲,如果我不是知道他的阴谋,我真的很难对布来基有所怀疑。

  “布来基,你也太客气了!”说话,我走出了布来基的房间。

  房间很大,是哈力斯房间的三倍,四周屋内的摆设都是很贵重的物品,其中还有一两种魔法器中的上等货。

  落座后我开始实行自己预计的计划。

  “布来基,我这几天正为去留的事而烦恼,今天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说完我紧盯着布来基的表情。

  布来基显然没有想到我来找他是为了这事,惊讶过后是平静。

  “龙克,我想你心中早有定算,何必来问我?”

  “的确,我真的很想离开小村,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布来基看到我这么说,心中一喜,但脸上仍不动声色的道:“龙克,年青人就应闯荡一下。如果我还有你这么年青,如果我有你这个非凡的实力,我早就离开小村了,可惜现在年纪大了,我还是安心的再做几十年的村院长吧。”

  看着布来基滴水不漏的言语与表情,“布来基,你果然是老狐狸。不过你也玩不过我这个猎人!”

  我接着布来基的话说:“是呀,我应离开小村去外面世界闯荡一下。不过……”

  随着我的“不过”一出口,我清楚的看出布来基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的表情。

  “不过,我在小村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深深喜欢上这个村的村民,在很久以前我就有过找一个这样的庄安定住下的愿望。长老会让我当村民的武技指导师,确实本村村民有习武的必要。小村的卫力量比起邻村来显的太弱了,这点布来基村院长你是知道的,对吧?”

  “噢,呵,不错。”在事实面前布来基无奈的点头。

  我知道布来基表面上赞同,但心里不知道骂了我多少遍。

  “所以,我决定留下,我不能因为我的个人原因而放弃村中那些情如兄弟的朋友。”

  布来里此时脸色从听到我要离开小村的阳脸变成现在的阴脸。

  “咦,布来基村院长,你的脸色好难看呀,你怎么了?”说完我伸手拉着布来基的手。

  在此时我运用我自创的密技“心神通心术”(“心神通心术”是通过肉体的接触而感知对方心里活动的精神术),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布来基阴狠毒辣,我是不会运用这法术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探视别人的隐私是不道德的事,我是决不会去做的。

  可能经过与迪克大战之后的提升,“心神通心术”现在成为一种密技的强大能力。布来基思想变化一分不差的让我全部的接收,现在的他,对我来说一点秘密也没有。

  布来基立即恢复正常,“哦,昨夜为小村的事务忙得很晚,有些累。”

  (龙克,你真不知死活,我原本放你一条生路给你,让你离开小村,看来你选择死路,凡是挡我路的人都要被扫除。)

  说完布来基紧紧抓住我的手说:“龙克,你真的很伟大,为了我们小村你放弃了你的理想,好!布来基第一个赞同你留下!”

  (龙克这小子实力很强,应小心对付他。不能出错,要不然多年的计划将在他手中断送。)

  我不动声色看着布来基的表演:“谢谢布来基村院长你的支持,以后请你老多多关照了。”

  布来基微微一笑道:“好说,你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对了,用毒控制龙克,就像控制村院长老会那帮老家伙那样。再用金钱与权利作为奖品,我就不信,龙克不屈服。呵呵,如果真的把龙克收入帐下,那征服邻近的几个村庄就指日可待了。)

  虽然布来基言不由衷,但我也不得不佩服布来基演戏的功夫。

  “龙克,你等一下我这有上好的魔酒,为你做出留下的决定我们干一杯。”

  (好就这么办,现在就去拿那坛有毒的魔洒。)

  “好呀!”我爽快的答应了。

  这时布来基脸上带出一丝微笑。我的手与布来基的手终于分开了。

  “哼,布来基你想玩我,下辈子吧!看我们谁玩谁!”想到这里我从怀中取出一个微型窃听器。

  (这是一万年前轮王国时常用的收集敌方情报的工具。对我来说做出它是很简单的事,但在魔法世界,一切以魔法为基础的世界,是不会再重视科技的。因为像这种以科学为基准的工具99.99%已经失传!)

  我打开微型窃听器的开关,把它安在布来基的座位下面。

  “咳~~~!”我发出暗号!就等着布来基一步一步的走入我的布局之中。

  ※※※

  哈力斯在小村的另一端接收到我发的暗号后,立即按约定行动起来,他与自己的心腹迅速的把村民集中在一起。

  “哈力斯魔法师,村民都到齐了!”

  “好的,我知道了!”

  哈力斯高举两手道:“大家请安静,今天我请大家听一个广播!”说完对着按排在外围的魔法员使了一个眼色。

  那几个魔法员心领神会。

  “万能的魔法三创主……”他们念动咒语迅速完成一个隔音的魔法阵界。

  村民们对发生的事露出极大的迷惑,正在此时我的声音在魔法阵界里响起——

  “好香呀,果然是好酒!布来基村院长你是从那里搞到这么好的酒?”

  “请大家认真的听下去,一会你们就会知道今天开会的目的!”哈力斯平息了村民四下的议论之声。

  “龙克,这坛酒我可是珍藏二十多年了,只有少数的人才能喝到一杯。呵呵!”布来基的声音也在魔法阵界中响起。

  接下来是哗哗倒酒的声音。

  “龙克,祝你在小村中顺利发展干杯!”

  “不,祝布来基村院长你的地位永固干杯!”

  咕咕~~~酒水入肚的声音。

  ※※※

  我哈哈一笑,“果然好酒!”

  布来基露出欣喜的笑容:“不错,这酒对你和来说却是是杯好酒!”

  我很清楚布来基话中隐含的意思。

  “呵呵,看一会你怎么死的!想毒我,呵呵,玩手段你可不行!”

  “哎哟!肚子好痛。”我装作痛苦的样子。

  布来基没有上当。

  “龙克,你怎么了,让我看看。”布来基露出关切的表情。

  “哼,老狐猩!”

  “哎哟,酒中有毒!”

  为了做足这场戏,我用内息逼出血液与细胞中的水份。

  此时我的样子是满脸大汗,五官完全挤在一起,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那是痛苦的表情。

  ※※※

  “嘿,龙克,不错你的确中毒了!而且毒是我下的!”布来基的声音引起魔法阵界里村民们一阵燥动!

  “哈力斯这是真的吗?龙克。”

  “布来基院长下毒,毒害龙克,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克,我不要死!呜呜~~~~”

  “布来基,你为什么要害与你不相干的龙克?”

  ……

  “大家冷静一下,如果龙克中毒了,我还会在这里吗?龙克并没有真的中毒,不过布来基的确在酒中下毒。大家安静,请继续听下去!”哈力斯大声的喊道。

  村民听终于安静下来。

  “布……来基……你为什么……要毒害我?”

  “龙克,这完全都是你自找的,当你选择留在小村时你已经决定了你的命运。龙克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存在会危及到我的地位,以及我的长期计划。”

  “啊,没想到……布来……基……你是这……样的人!”

  “龙克,解药就在我的笔中,如果你答应以后帮我做事,我就给你解药!”

  “村院长……老……会是不是……也被你……毒所……控制了?”

  “不错,龙克,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的人,现在有一条生活和一条死路,我想聪明的你会选择一条正确的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龙克!”

  “布来基不是人!抓住他,公审他!”年青的村民首先沉不住气大声的叫喊着。

  “大家不要乱!我想哈力斯把我们集中在此,让我们发现布来基的狼子野心,他与龙克一定想好了应付的方法。请大家相信龙克与哈力斯。”理查魔法治疗师道。

  哈力斯感激的看了一下理查魔法治疗师,然后大声道:“大家请放心,布来基一定跑不了,村院长老会那里我们已经去人给他们解毒!我保证他们的安全。”

  哈力斯停了一会接着说道:“关天布来基一党的人,大家安心,阿力亚米与飞龙魔法师迪克正在进行围攻。还是请大家继续关注一下龙克那边的事情,请大家安心的继续听下去”

  ※※※

  “龙克,怎么考虑好了吗?再晚我也不能保证能救起你!”布来基在向我施压。

  正在此时村中传来两声巨响——

  当~~~~~~

  当~~~~~

  “哈哈,迪克、阿力亚米那方面成功了,雄破那里也成功了!”心中一喜不由的说出话来。“什么,你说什么?”

  在布来基惊讶的瞬间,原本倒在地上的我奇迹般的越到空中,照着布来基就是一拳。

  拳中所带的永生剑能量内息的光芒照亮了布来基的房屋,带有强大能量的拳劲与空气磨擦发出丝丝的怪声一起冲向布来基。

  在我拳劲下布来基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布来基表现出一个真正武者所只有的特性——很快从震惊到冷静。冷静是一个武者或强者所应具有的素质。

  “阿~~~”布来基不可思异的完成自己的魔法咒语,在身前形成一个圆形的魔法盾硬接了我一拳。

  “碰~~~~~~~~”强大的内息与魔法盾相撞的声音,相撞后散开的魔法能量与内息气流将布来基豪华房间四壁挂的装饰全部震下。各色的的水晶魔法器随着这股能量在空中上下飞舞,情景奇异之极。

  势匀力敌!

  但我知道我还是差布来基一筹,我的永生剑能量内息可以说在魔法世界里,很难有别的内息能在精度与纯度上胜过我。布来基在失去先机的情况下,与我早有预谋的出手比起来,布来基的实力不可小看,有可能与迪克相当。

  “哇呀~~,龙克原来一切都是你在做戏!”布来基气极败坏的道。

  “噫,布来基,你认为只有你会演戏吗?”我毫不客气的给反击。

  “布来基不用在发信号了,阿布里那帮你现在早已经被迪克他们拿下。你听刚才的两声巨响了吧,那是得手的信号。”

  我用调侃的口气说道:“布来基你聪明人,现在我也给你两条路走。希望你为自己的命运做出正确的选择。”

  脸色已经变成铁青色的布来基大叫:“龙克,你好样的,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魔法咒语在屋内响起:“伟大的魔法三创主之攻击之神——凡化多,请赐神奇的攻击力量,让我最强的魔法力,攻击魔法——风之属性——完美风暴。”

  “啊~~~破~~~~”随着布来基事念动,空气中风属性能量在布来基身上集结,形成一个巨大的旋、转,能量气团,原本散落在地上的装饰物与杂物纷纷吸入完美风暴中,刹间就完美风暴击成粉碎。

  招出。

  完美风暴以高速向我冲来,那简直就是小型的龙卷风向我扑来。

  “龙克,快闪,布来基这招历害!”见识过布来基这招的村民已经忘了现在身在隔音的魔法阵界里,大声的喊叫着,希望我能逃过这一劫。

  自然我的拥护者当然是这些叫喊声中绝对的主力。

  隔音阵界哈力斯此时是最放心的一个,因为他知道我现在已经有应付各种攻击魔法的能力。

  我故意让布来基完成咒语,这只有一个目的,我想知道自己到底对魔法攻击有多大的抵抗力。

  现在我清楚的知道对付魔法攻击不能像与迪克一战时。用内息来应付魔法那里错误的,如果不是迪克使出“飞龙初现”我想我才是失败的一方。应付攻击魔法,最好的就是用魔法总能量。同源就看谁的能量纯,谁的能量精。

  面对布来基风属性魔法——完美风暴。我把我的心神融合魔法经脉中的魔法总能量之中,奇幻的世界以一次出现,现在在我的眼中只有布来基与他攻来的完美风暴。完美风暴此时再也不能再称为完美。完美风暴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此时我好像是一个旁观着在欣赏一场惊险的风暴电影!

  意动——魔法总能量在完美风暴接触到我的一刹间,自主的在我的身体击围形成一层薄薄的透明的能量罩。

  在布来基眼中,我没有做出任何防护就被击中。

  看着我被击中,布来基脸上笑容马上被惊讶所取代。

  我并没有如布来基所想:被击成血肉横飞的惨像。我被完美风暴带到空中,但神态很自然,好像在漫步。完美风暴威力巨大,要不是我被完美风暴在空中带动撞到屋壁上而倒地,我想他会更惊讶的完美风暴果然历害!已经完全准备的我,还是被他巨大的冲力重重带起撞到屋壁上。

  幸好有这么一撞,我对于我魔法总能量的防护能力有更加精准的了解。

  “龙克,你没死?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最怕魔法攻击吗?这不可能!不可能!”布来基惊讶到向敌人讨教问题的程度。

  我拍拍身上的尘土:“布来基,你这招真的不错。可惜对我没有用!”

  布来基终于意识到,失败的命运在一开始就已经安排好了。但即便如此,作为一个奸诈成性的人,留得青山在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只要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将来总有翻身的那一天。

  布来基飞快的跑出屋外,想夺路而逃。

  我并没有紧追布来屋而出屋。因为我在屋外给他留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小飞,该你露一手了!)我出一道心灵感应命令。

  (克,收到,交给小飞吧!)如我预想的那样,屋外传来布来基一声惨叫!

  在小飞巨大飞翅重压之下,刚运起飞行魔法的布来基被重重的击便在地。从布来基口鼻中溢出的大量鲜血,布来基受伤不轻,已经完全失去战斗之力。不要小看小飞,现在的小飞好像一点也没有受到时间的影响,它的实力已经达到我的想像之外!

  “现在开始对布来基的处置大会开始,把布来基父子一党押来!”

  说话的是一个老者,他是村院长老会的执法长老。

  全身是血的布来基与阿布里,还有他们手下的十多名心腹手下被押了上大会。

  双手被魔法解链锁住两手的布来基边走边喊道:“我不服,你们这帮臭狗屁,有胆子放了爷爷,让我们公平决斗!”

  “我不服,我一定会报复你们的,到那里我让你们都跪在地方舔爷爷的屁股!”

  布来基的叫嚣声引起村民的愤怒!平时村民对布来基父子敢怒不感言的怒火今天终于火山的暴发!

  “打死他们!布来基,你也有今天!报应呀!阿力里,你小子再强横一个给我看看。你们父子是底道的臭魔虫!(一让人想吐的魔虫子)!”拳大的石块像雨点落在这一行十多人的头上,身上。

  惨叫声在村民的叫喊声中显得像蚊虫的嘶鸣那么弱小。

  当布来基等人被押到神殿广场的时,每一个人都血流满面,其中几个胆小的家伙,吓得粪尿直流。血腥,汗臭,粪尿的臭味形成一股让人反感的气味,直让村民皱起眉头。

  执法长老手一举,全场愤怒的村民终于安静下来。

  “布来基,你可知罪!”

  布来基轻视的目光视一下全场,最后把目光射向我。

  仇恨是他目光中仅有的感情。

  “哈哈哈,老子这次是输了!但我并不是输给你们这群不死的家伙手中,因为我就是少算了龙克这个变数。”话落随着魔法解链的响声,布来基手指着长老会的成员叫嚣道:“就凭你们几个老东西想战胜我,再过一万年吧,老子就在这,想怎么处置我,就冲着我来!”

  长老会中的成员的脸色都为之一变!还好此时村民们帮长老会解围!

  “杀了他,杀了布来基,布来基你去死吧!!”村民的怒气再次充满这个空间。

  恢复过来的执法长老再次举起手:“大家安静!”

  “经过全体长老表决同意,现在决定对布来基一伙执行本村的天刑——去除布来基一伙的生命魔法力,让他们离村自生自灭!”

  “好呀,对,去除他们的生命魔法力,让他们自生自灭!”村民们为这些决定而高声呼喊。

  刚才强硬的布来基听到此决定,脸为之变色。

  “好,算你们狠,只要我不死,我一定血洗小村!”布来基用尽全力发出了离村前的叫嚣!

  “爹,我不要没有生命魔法力,求求你们不这样对我,这都是我爹的主意。你们放过我吧,只要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阿布里跪地哭喊着求饶,样子让人恶心!

  另外的十几名手下,此时大多都昏倒在地,那是畏惧的结果。

  “我没有你样的儿子,你要坚强些,天无绝人之路!”从布来基发颤的声音中可以听出他心中的恐惧。

  “怎么?没有生命魔法力有什么可怕的吗?”我询问着在我身边的哈力斯。

  哈力斯的嘴瞬间变成最大:“龙克,你是不是魔法世界里的人?你没听说过在魔法世界里,如果没有生命魔法力(在魔法世界里人一出生就有魔法力——就是生命魔法力),那他就无法生活,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以生命魔法力为自身生存的基础。当布来基他们离村,现在已经没有使用魔法的能量,他们的吃,住,行都将面对魔法兽的攻击。不被饿死就是被吃掉。”

  “从另一方面说在这里每个人出生后天生具有魔法力,而天刑就是把你这种生命魔法力去除(封住)。被去除了生命魔法力的人,他体力与保护力比五六岁的小孩都不如。”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害怕的原因。

  对我来说,我就是没有生命魔法力的人,但我还生活的好好的。我心中的这些想法又能对谁说呢!

  “现在村院长老会决定,哈力斯为本村小村院长!”村中又迎来了布来基离开的的第一个重大决定。

  村中再次出现热闹的气氛:“哈力斯!哈力斯!”的口号声响遍小村!

  按理说我应十分高兴哈力斯的当选,但此时我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布来基离开小村时射向我的恶毒目光,使我心中升起不快的感觉!

  不过这种不快的感觉很快被另一种高兴的感觉所取代,因为小村中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我离开小村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