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地火总部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6590 2016.06.21 11:24

  火传公布了最后比武的结果。

我方代表的魔法士学院战胜了军方的代表,取得了决赛的姿格。

不过我的思绪一直没有从刚才的一幕之中恢复过来。脑中全是刚才只有我和图星才明白发生的事。

图星醒来发现在我的怀中,脸一红,用力推开我。可是由于我内息锁脉的作用下,全身提不出半点内息,身形再次摇晃欲倒。

无奈,我只好再次抓住图星的手,将其扶住。

“小心!”

图星这次再也没有收回在我手中的玉手。发出只有我能听到的一声低叹。

如夜莺柔美的叹息之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图星没有隐瞒的声音。

“还不把人家的经脉解开,你想这样扶我一辈子吗?傻瓜!”图星再次发出如玉石相撞的清脆之声。在加上这句大有情意的话题,让我不争气的心脏猛跳几下。木

我这是怎么啦,在图星面前怎么如此失态。我可是被迪克他们称为美女相思病原虫的龙克。

为什么。最近真爱在脑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越模糊?!

我狠力的摇了几下头,希望将头脑保持清醒。神识再次进入透心心眼的境界之中,收回扶住图星的手。

同时将图星经脉解开。使其恢复了内息运转能力。

图星此时眼中透出那股我再熟悉的情意。看到她的眼神时,我的透世心眼也不由的颤了两颤。差一点又失守。

“如果你将我是女儿身的事告诉别人!我不会放过你哩!”图星用内传间魔法向我传来威胁的话语。

此时心有苦自知,这句表面威胁看似威胁,实为大有情意。

图星看了我一眼之后,刹间变成原来图星特有冷淡眼神。走向火传主席台

“火队长,刚才的比试我输啦!”

火传只是微微向他点了一下头道:“不要气馁,龙克确实如传闻一样是一个出乎意料,奇招迭出的年青人!现在集中全部精神全力应付不久的真正的决战”

火传的话老道又简练。

在军友与火传的细言安慰之下,图星终于回到本队之地。

火传呼了一口气,然后来到我面前。赞美道:“龙克看了你今天的表现,比传闻这中还历害。我原以为传闻夸大其词,今日一见才知道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看来不久就是你们年青一代的天下哩!”

火传果然不是一般人,像他这样的身份在公开场合向一个平民学院的老师认错,几乎是不可能想像的。但他却做到啦。

我心里也不由的一热,激动的道:“火队长,你太过奖啦……”

火传没等我说完,拉住我的手,与我并肩而立在台面上大声的道:“龙克所代表的魔法士学院以4:3战胜军方代表队进行决赛。”

台下欢呼声,掌声,叫好之声交织在一起。

今天比武曲终人散,当我回头看着军方代表离开时,图星正好回头望向我,那深望的眼神,无乎让我差点迷失期中。虽然看不出她真实的样貌,但是心时终有一个感觉。图星的姿色不会比丝蒂差。

想到这里,与暗月杀魔一战一幕,丝蒂为我挡住受伤的情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突然大悟起来,正是这一段经历,让我从原来铁石心肠变成现在这种对美女若近若离的处境。

我也真不知道感谢丝蒂还是怨恨丝蒂。

脑海之中再浮现真爱雅倩影。

突然间我明白了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的回忆中,现实中的东西才值得去追求。人能把握住的只有现在。把握住现在才能把握未来。

此时我仿佛看到真爱对着我微笑说“龙克,放胆去做吧,这样是才我所爱的龙克!”

“喂……”

“龙克醒醒!”

我从思绪之中回到现实!看着眼睛的迪克等人吃惊的看着我!

“啊!发生什么事啦?咦,怎么人都走光啦!”发现四周只剩下魔练的学员们与平民的拥护者。

军方,贵族方面的人都已经走一个不剩。

夜加达疑惑的道:“刚才叫你多次,你就是一动不动,好像变成石人似的,刚才你眼晴突然精芒大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能是我陷入回忆之中,眼中精芒不由自主的射出来吧。也可能我做出感情上的决定产生的体内内息精神共鸣现象。被夜加达他们发现。我一边乱想,一边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你们不用管那么多!”

“夜加达,坦力,努盟你们三个,可知道你们犯了什么错误吗?”

夜加达,坦力,努盟不敢看我的眼睛,低下了头。

迪克在旁边道:“龙克不要生气啦,都怪他们轻敌大意,一交手落于下风。不然,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输的!怪只怪他们自己大意轻敌。”

屏页法在一边帮腔道:“是呀,连我都没想到军方的代表,一交手就以全力出手,一点试探也没有。要不先试探一下,我们很可能取得全胜!”

三人听了迪克与屏页法的话,同时抬起头一口同声的道:“我们犯了对敌的大意轻敌,自己骄傲!故有此一败,不过我们保证不会有下次!”

我可以感觉到他们语气中的真诚。

但是一想起身后魔练队员因为我放宽对他们三人的处罚。而再次发生事端。对我来说得不偿失。想到这里。

我认真的道:“我给你们处罚,你们服不服!”

迪克与屏页法各身后的魔练队员都大吃一惊。因为我此时气势就像魔练时一样。魔练时我做事不苟,严厉异常几乎神化的形象再次从他们的记忆之中提取出来。

突然,我感觉到这些魔练队员在瞬间在身上发行的变化。

一股昂扬气势从他们身上发出。这股气势之中充满着坚定,不屈,不畏,又充满着强大生活力……。

我知道回到明西城后,不少人精神放松下来,故部分的人心态再难保持到魔练时那种勇往直前。魔练之后他们气势没有留下多少。

如果不改变这种现状,他们很难在不久以后的战争之中生存下来,轮王国血腥的战场经历使我更加确定以夜加达等三人之过,从新整合魔练队员之心。

他们是我的‘家底,而且是我实现魔法世界使命的最坚强战士。

就让这些意外出现的魔兽做为他们试炼石……。

可是此时看到他们只因为我的一句话马上振作起来,回复到魔练时的最佳状态,让我怎么不高兴。

夜加达,坦力,努盟:“老大,我们服啦!请你给我们处罚。”三人眼中透出坚定之色。

回到魔法士学院后,夜加达,坦力,努盟三人接受我的处罚,领命去闭关悟过。希望在决战前将自己尚学全的武技与魔法进行突破。迪克则领着几个机灵的魔法士去打探魔兽的集结情报,希望迪克他们能探到有价值的情报。

屏页法则与其他魔练队员进行魔法的交流。与乔尔夫对决,使他对魔法有了更深一步的领悟。所有的魔练人员趁机练习着魔练得来的成果。

在指定一些魔练队员武技与魔法上的疑问之后。打算去女魔法师学院的图书馆查一些资料时,以备战时所须。正要起身时雄破闯入我的房间里。

他道:“龙克,地火军团的火传队长请你去地火军团军部一下。”

我皱起眉头道:“哦?!雄破大哥,你知道有什么事吗?”

军方会有什么事找我?让我不解!

雄破微笑的看着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屁股坐在长椅之上,带着喜气的道:“你小子还不知道呢,你们的比武,早经通过军方特别的传动魔法传到地火军团里啦,看来地火军团的团长看到你的表现,说不定要给你一个一官半职!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

我瞪了雄破一眼,生气的道:“雄破大哥,不要开玩笑啦!到底是何事?”

雄破换成一脸严肃表情突然的道:“龙克,你对不久与魔兽的战争有什么看法?”停顿一下站进身形来到我的面前续道:“现在没有外人在,我想听一下你的观点!”

雄破意味深长的话将我脑中来到明西城发生的所有事,再次从脑中过了一遍。

我无奈的道:“如果以现在正常的情况与魔兽交战,我们必败无疑!”

雄破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想法。这次魔兽的结集与以往不同,以往魔兽军团的都是散散的在攻向明西城。此时他们竟然像有了大脑似的,如同人类一样的慢慢聚集在一起。这是最反常!第二,这次魔兽集结数量之多,是我来到明西城后定居后,所遇到的最多一次。更重要的是全大陆的魔兽都在同时间集结让我心里十会担忧。唉,这次死的,还不是可怜的平民!”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又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点头表示同意的他观点。

“是呀,我感觉这次魔兽的行动像是受到某种势力的控制。我也看了一些文吏资料,三创主开始创造出魔法世界之后,魔兽从来都没有被任何一种力量控制住。全大陆魔兽的同一时间集结是暴风雨来的前奏!”

“没有办法,只好尽我最大的可能保护明西城,保护平民吧”雄破眼色沮丧无奈的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

雄破双眼放光的道:“早就知道你小子是创造奇迹的天才,快说说!”

※※※

我道:“魔兽强在于它们的体质比我们人类强上好几倍,几千年险恶的环境使他们生命力极强,不足之处在于它们始终是兽,虽然有一种势力控制着他们集结,但终究还是兽类,只要我们布下圈套,在开始的交战叫取得胜利,一则鼓舞了我们的信心,二则引出魔兽结背后的势力。将其消灭,这样才有取胜的把握。”

雄破边听,眼睛不住闪动精芒“好小子,果然没有看错你。引出魔兽背后的势力,将其击败,才可能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哈哈,果然妙计!”

“雄破大哥,不要高兴的太早,我的计划需要团结,可是以现在明西城的情况。我真不敢去想像会发生什么事!”

雄破急道:“地火军团不是让你去一下吗?呵呵,你趁机……。”

我苦笑道:“雄破大哥,军团几乎全是由贵族把持着。对地火军团我不报太多希望!不过,为了先见识一下地火军团的实力还是有必要去一次。”

雄破点头道:“是应去一下!火络递此时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团长。据我了解,虽然了出身贵族,但是对平民也十分爱护。我想你可以从火传身上看到一些……”雄破突然续道:“你的计策很完美,但是从能将所有魔兽集结起来来看,就知道魔兽身后的势力有多大?实力有多强,故千万不可大意呀!去地火军团一行十分必要,地火军团团长与那个从来不露面的军师都是上过风云榜的亘榜强者,更有一些地榜高手在军中认高职,火传就是地榜高手中的一员。”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十分有用。我低头陷入没思之中。

雄破哈哈一笑,拍一下我的肩头道:“龙克呀,地火军团的火团长可不是这样的人。你见了就知道。大哥我先走了!”

雄破刚才到门口时,站住身形道:“对了,阿加西大哥回来了,让你明天有空去他那里,好好把握呀,他的锻冶之术可不是一般人能学到手的。”说完又给我地址。消失在我门外。

魔法世界著名的锻冶大师阿加西的笑脸从我的脑中出现。

看来这段明西城是一个多事之秋啦!

※※※

在地火军团总站的门口,被几个的魔法士给阻挡住。

“干什么的?”

我只好如实答道:“噢,我叫龙克,我见火团长!”

“啊~,你是龙克!平民救神——龙克!”几个魔法士惊呼道他们的惊呼差点让我摸不到头脑,从他们惊呼之中我可以感觉到语气之中只有敬意。要是他们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一定逃不了我透世心眼的观察。

“不错,我就是魔法士学院的龙克!”我如实回答“但我并不叫平民救神。”

几个魔法士二话没说,上前跪倒在地。

这突然的举动让我大惊。

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们扶起来,一问才知道,几个人都是明西城内平民出身,他们的父母都在我神药销售之中获得利益,更重要的是因为我让雄破在明西城北向靠山处买下一块数十公里的地方。在我魔练期间很短就建成啦!(魔法世界造城造与现实不同,由于土属性的魔法使用,房间很快能建成,只是城堡的外围堡墙却不能用魔法建造。所有几乎所有力量都用于造城堡墙上。)所有明西城内的平民都搬入堡中。

他们的父母就在其中。

虽然我回来以后一直没的去这个叫‘龙克堡’去看一下,但从魔练队员的口中了解到这个城堡建得很成功。平民在这里生活和自由自在,比以前的生活强上百倍。

虽然贵族们反对‘龙克堡’建造,但因为我这魔法大陆特使的身份各地火军团援意支持下,最终得以完成。

※※※

火传和通知的魔法士一同出来。

火传看到我之后加快脚步,一边急走,一边道:“龙克老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啦!”

我也连忙对火传行礼寒暄几句。

由火传伴随着,我走入了地火军团的总部。

地火军团总部就是军营,军营由高大青石围事在一起,共有八门。我来到地方正好是西北门。

进入军营之后,由魔法所造的军房出现在眼前,少说也有成一万这样用魔法所建的房子。让人感觉到一股宏大的气势。

以我轮王国战争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此军营是以外紧内松的方式排阵。

这种方式可以使军队产生极高的应变能力,如敌人来袭,很快的可以组织兵力对付敌人,如果要进攻敌人,也可短时间集结大量兵力。只要是阵型,就永远都是不足之处。首先的问题就出在松之中,内松的地方都是军团的将领所住的地方,如果给敌人突入,将其重要的将领杀死,将会对军团造成极大伤害。少了决策者的战争是是必败的战争。其次,外围魔法士的兵种搭配的不合理。结集或迎敌时都会造成一段小小的真空区。如果他们的敌人是我,我有十足的把握利用这小小的混乱取胜。

有比这更好的阵型,为什么不用呢?这是让我疑惑,但从火传的脸上表情可以看出对此阵型极为满意。又让我有一种说不出什么的感觉。

突然我明白了,魔法世界的战争是人与魔兽的战争,魔兽是没有脑袋的,这样的阵型对付魔兽确是最好的阵型。

一路向内行去,一队一队身着不同军服的手拿利器魔法士从旁边巡视而过。见到火传时都行礼问好!军容十分齐整。让我很是高兴。

不一会终于来到里面,这里军房比外面军房大上许多,而且也华丽许多。

魔法士分们都个个精明神武,每个人身上都透出极强的气势。但从他们身上的魔法光来看,就让我不能对他们小看。

“龙克老弟,这里!”不知什么时候火传的对我称呼也改了,不过我也有结识他之心,对他如此称呼并不在意。

“前面就是团长的处住的总部啦。正如你刚才说的,这里人都是地火军团精英之中的精英。”说完又向我介绍所经过军房都是谁的。那位将领的都一一给我介绍。看样上午的我出色的表现,使他生出爱才之意。

其中竟有图星、乔尔夫等人的军房。

听到图星时,我的心又是一翻动,压制住想要再见她一面的渴望。把注意力集中在一路上所见所闻之上。到了团长办公的军房时,我对地火军团实力有了初步的了解。

地火军团虽然一些小地方不足,但就整体而言,算是一个实力不错的军团。

※※※

经过通知,我走入了只有少数魔法士把守团长办公的军房,若大的军房内只有三个人,居中站立一人,当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时,这是我第二次我看到火传,第一次明西城外传讯魔法晶体影像中所见。

与上次同样的感觉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只是这次再加真实。

火络递身上散好着连我都差一点都没察觉的若隐若现的气息。他给你印象总是第一眼很老,老得只剩一口气病人,但你瞬眼之后再看,他突然像一个三十岁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全身充满了生命的活力。这两眼总是不太真实,最后一眼,一个五六十岁和蔼老人出现在我面前。这个最为真实。

双眼平淡而有隐含神光的看着我。

突然有一者对长者的敬畏之情在我的意识之中产生。

我连忙进入透世心眼,当不稳的情绪移稳住。

“魔法士学院的龙克参见火团长!”语气不悲不亢。

“龙克来了就好!快请坐!”这句话每个字随着有火络递口一闭一合,准确的传到我的口中,虽然我们相离十数米,但他轻柔的话准确的传到我的耳中。耳中传来金石般的清脆之声。久久不绝。

在透世心眼下的心脏也猛吃两下。

我明白,火传的雷系魔法造艺已经达到高级的程度,正因为我解开了雷系魔法能量锁,才知道火络递雷系魔法的水平。

“多谢团长!”边向自己坐位行去,边打量着军房内的其他人。

军房内除了火传外还有两人,一个老者,闭着眼睛,坐在长椅子之上。面无表情,似睡熟一般。

虽然从我到军房之内,他的表情一直没有变,保持着那种睡姿,但我知道这个老者也是个高手,而且是绝对的高手。

只有透世心眼才能把握住他那透体而出的如实质的气息。

另一个人四五十岁的样子。高大身躯配上一件蓝灰色的星星魔法袍。挺立在火络递身边。带着刚毅的眼睛如宝石般的嵌在他的四方的脸上,更显出一种军人特有的气息。坚挺的身形让我感觉他是那种就是天塌下来,也不会弯腰的硬汉。

一双隐藏神光的大眼睛直盯着我。

身上的魔法光也极为强大,看样至少是大魔法师一个等级的人物。

※※※

我坐在那个‘睡熟’老者旁边的实力长椅之上,趁机施出体外观形术这个密技,打量着军房的布置。

在我通过体表放出精神能量时,脑中闪过旁力如石人的老者没睡老人好似一动念头,用体形观形术观察他,还是一动不动,除了那低沉的呼吸声,再也看到他半点生机。

真是一个古怪的老头,真门留一部分精神能在他周围观察,再细细打量着军房的布置。

军房的内光线很明亮,这是用光亮魔法所造的最柔和的光线。一些物品布局简单明快,显示出设定此房的人是一个军事高手。

这种简单明快的布局给使人精神放松,在军房之中,这正是减少压力的最好方法。

经过一阵寒暄之后,火络递轻咳一声。

我知道我马上就会知道他们请我来的目的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