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贵族杀场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6136 2016.06.21 11:27

  当加斯率领的贵族军团进驻盆地之时,却没人有注意到,有一队为数过百的人魔怪组成的大队正悄悄地从西方来到唐古喇山谷之内。

我在明西城内,享受著少有的平静,这几日终於见识了平民的疯狂,更欣赏到吟游诗队的精采演出,没想到他们竟然将我来到明西城後所发生的事都美化起来。

吟游诗人的这种歌颂方式以明西城为中心向四处散开,对於他们近似夸张的美化,我只能听之任之。因为这几日看著平民们高兴的参与,平民自己或许感觉不到他们的变化,但我却深深地感受到平民在发生质的转变,不再是以前那样低著头,目光都不敢正视贵族的下人;再也不是那种任贵族臭骂、任贵族鞭打的奴隶;再也不是那种除了吃饭没有其他活动,只为一口饭而活的人;再也不是单个成帮、不知道团结的平民。此时的平民知道团结了,更明白相互帮助的道理。贵族因为这次胜利也对平民的看法有所改变,不再对平民又打又骂,或是见面了不主动问好,一切都在改变。

此时平民已经意识到自己是有尊严的人,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明西城内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几日与丝蒂的恩爱,让我的灵神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掘,也让我预感到了吟游诗队的力量。

吟游诗队既然能把我的事迹说出来,那麽是不是也能把平民与贵族都是人,没有高贵与低贱这种观念以吟游的方式说出来呢?脑中最後生成这个想法,於是,我再次与名叫吟游青年见面。我把我的想法与他一讲,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他的内心。

吟游说,他来到明西,就是因为听到了我的事迹。一个敢於向世俗挑战、一个敢为平民与贵族相抗的事迹。他毫不隐瞒的将他的身世告诉了我,我这才知道他曾是一个贵族,但是一个低级的贵族,因为爱上了一个平民女孩,他的家人便千方百计的加以阻挠。

那个平民女孩,终於被家族里派出的人抓住,并当著他的面强暴了她,最後已经半死的女孩说∶“虽然我的身体不能给你,但我的心将永远爱你……”说到这里的时候,吟游已是痛不欲生。

接著女孩留下了最後的一句话∶“如果你不是贵族,那有多好,如果你只是一个平民,我们将可以永远在一起。”说完,女孩便在吟游的怀中死去。吟游此後三天没吃没喝,脑中回忆著那些美好的回忆。杀了仇敌之後,吟游暗下决心,要放弃贵族的身分,并愿意永远做平民,再也不要回到那可憎的贵族阶级之中。

当他从回忆之中清醒时,已是满脸泪痕。此时,还含著泪光的双眼之中透出一丝闪亮。“龙克团长,我吟游从今天起就把命卖给你了,今後你有什麽事尽管说,我一定尽全力而为。”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好,我没有看错你,我想利用你和吟游诗队将平民也是人,人人平等的观念传播开来。”

吟游低头沉思一会儿,点头道∶“好,这是一个好主意,我也希望所有平民都能觉悟。放心好了,这事就交给我了。”

我再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两人之间没有更多的言语交流,便完成了魔法世界一项重大决定。今天才是吟游诗人走上历史舞台的第一步,从此,吟游诗人这个职业便正式在魔法世界亮相,并开始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吟游果然很有才华,几日之内,就写了吟唱剧本,平民听到新段子十分高兴,耳中听著一些人人平等的理论,虽然此时只是图一个乐子,但是在这种乐趣之中,平民与贵族平等、人人平等的理论在他们的心底慢慢滋长起来。

这几天贵族军团也没闲著,贵族与魔兽进行了小规模的战斗,取得了不少的胜果。杀伤魔兽有三、四千之众,让贵族军团的战领们十分高兴,捷报第一时间传到地火军团内部。最後贵族军团里的贵族士兵个个都觉得魔兽并不可怕,连低贱的平民都能杀伤魔兽数万,难道我们这些高贵的贵族还比不上平民?

同时这几日,在加斯的领导之下击杀了许多小股的魔兽,让他们亲身体会到魔兽的不堪一击。这种自傲的情绪慢慢在战队中蔓延开来。贵族将士们则希望全歼魔兽取得大功一件,不时有贵族向加斯请战,希望能向唐古喇山进行一次突袭,将魔兽全部消灭。

加斯犹豫著,他的战神称号也不是白得来的,他攻杀的魔兽最多只是数千之众,魔兽的大股部队并没有出现。虽然现在势气高张,但是也不能盲目攻击。唐古喇山谷里至少还有魔兽将近十万之数,魔兽来一个拚命反击,他也会损失惨重,如果不攻击那边,就这样消耗下去,战士的士气又会低落。

最好就是攻击那些从山谷里跑出来的小股魔兽,它们根本没有魔兽队形,四下乱窜,正好可以让军队进行攻击,一方面可以保持与提升士气,一方面可以让战士经历一下战场,感觉一下战场的气氛。

不过从小股魔兽常逃出唐古喇山谷来看,唐古喇山的魔兽一定发生一些什麽事,因为逃出的魔兽眼睛都恢复了本色,而且其四散逃窜没有队形可言,很可能是魔兽军队被龙克打得精神涣散,使得人魔怪的控制力下降。

如果是这样,那麽现在确实是一个好机会。

加斯为了搞明白这些事情,派出了不少的侦查战士。

唐古喇山内,由魔法建成的议事大厅中,数百人魔怪齐聚大厅,魔角尊的指挥权几天前即被拿下。为首的人魔怪是一个有著一头红色火焰形长发的黑色大个儿,全身黑色的皮肤透著一股凶狠之气。个头足有正常人两个那麽高,出口的话语十分响亮,直听得人耳边嗡嗡作响。凶相毕露,让所有在帐内的人魔怪心里发颤。

身边那五百人魔怪最矮的也比人类高出一头,最高最壮的足有三个人高。身高体壮,红色的眼睛透出一股有别与魔角尊的锐气。

“哼,******,你们是怎麽作战的?各地都传来捷报,就你们这边传来败北的消息,早知道你们这帮家伙如此无用,就不应让你们这帮家伙出来。”黑色大汉一屁股坐在人魔怪的议事大厅上首宝座。

再看魔角尊那些平日里吆五喝六、作威作福的人魔怪此时大气都不敢喘,只是小心翼翼的低著头,生怕自己的呼吸惊扰了上面这个黑色大汉,连平时说话、呼吸声最大的响雷怪也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魔角你怔著干嘛?快滚上来报告一下最近的情况。”

魔角尊连忙屈身上前道∶“龙克那帮人已经退回明西城了,现在与我们交战是的加斯领头的贵族军团。”

“快点说,别他妈慢吞吞的。”黑色大汉不满的发怒。

魔角尊在黑色大汉如雷的声音下差点坐在地上,连连称是道∶“我已经完全按著伽卡大人的指示,这几日用小股部队对贵族军队进行侵扰,果然贵族军团每次都是大规模出击,兄弟们死伤三、四千。”

伽卡怪眼一转续道∶“好,你们办得不错,我会上布大人那边为你们请功的。”

魔角尊连忙上前道∶“谢谢伽卡大人在布大人面前帮我美言,小弟在大帐之内准备了好的节目,到时请伽卡大人一定要赏光。”变成人魔怪後,人类的那种劣习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伽卡黑色的脸上带出微笑,口中露出一排与脸上的黑色并不相称的洁白牙齿,发出阵阵怪笑。“呵呵,好小子!果然知道我的心意。哈哈……”

魔角尊带著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上前道∶“小弟知道布大人喜欢晶石一类的小玩意儿,小的特意从远处弄来一片上好的青风晶石,能将风系魔法威力提高数倍,想亲自交给布大人,不知道可否?”

伽卡一听,脸色立即一变道∶“你不知道布大人的习惯,布大人在指挥作战时自会与大家相见。”说到这里红色巨眼冷冷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魔怪,“如果没有布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接近布大人所居之处。”

魔角尊心里一寒。连忙道∶“小的只想看看布大人的风采。布大人的威名,这里所有兄弟都有耳闻,谁不知道布大人是我们人魔怪里少有的智星,深受真神的爱护。既然布大人有令,我们自然不会接近布大人的居所。大家说是也不是?”

底下的人魔怪回过神来,连连表示赞同,又是一阵赞美伽卡大人治军严明、布大人智能高超的拍马之话。

魔角尊凑到伽卡耳边小声地道∶“既然如此,那这片上等的青风晶石就请伽卡大人转交布大人。多谢伽卡大人提拔,我魔角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伽卡微笑答应了。

一旁猛狼兽将一切都瞧在心里。那个神秘的布大人,自从来到唐古喇山谷之後就没有露面。现在居住在唐古喇山谷内一处叫风谷的分枝谷内,谷口有人魔怪把关,只有伽卡与守护在他身边的四个护卫才可接近。

最近几次作战都是由伽卡传达的,以伽卡这种粗人是想不到以小股部队对贵族军团进行攻击,示敌以弱,让贵族军团产生轻敌的情绪这种高明的策略的,这表明伽卡所发出的命令都是幕後的布大人所为。现在是猛狼兽的小飞有一种特别的灵觉,感觉这个布大人十分熟悉,远远看著守在布大人帐外的人魔怪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正当小飞动脑思索时,突然从大帐之外走进一个人魔怪,伽卡一脸怒气的看著走进的人魔怪,当看到他时,脸上所有的怒气全都消失得一乾二净,同时露出如愉悦的笑容,走上前连忙道∶“什麽风把青余兄吹来了,布大人有什麽指示吗?”

这个被伽卡称为青余的人魔怪上前在伽卡耳边说了几句。

伽卡听得十分兴奋,一头红色长发随著晃动的脑袋摆动著,口中不时发出赞同的声音∶“哈哈,青余兄弟你放心,我会依照布大人的指示来办的。”

青余在众多人魔怪一脸惊愕的表情下退出了大厅。

伽卡道∶“布大人有令,明天将对贵族军团进行总攻,你们都下去将自己的部队组织起来,明天我们要痛宰人类……”

明西城内,地火先锋军团临时大帐“後天可能有大事发生,让各大队提前做好准备,如果我所料不错,贵族军团这回会向我们求援。”

“团长,我们管贵族军团的事干嘛?他们的生死与我们无关。”努盟恨恨的说话,他的家人都死在贵族之手,巴不得喝贵族的血。

其他的将领也纷纷表示赞同,每个人都对贵族充满了恨意。

“迪克、图星,你们说说,怎麽办?”我向一时没有发言的迪克与图星问道。

迪克与图星看著我,又相互望了一眼,迪克上前道∶“魔兽与贵族从根本上都是我们的敌人。”大家听到迪克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便认真倾听下去。

“但敌人又分主要敌人与次要敌人,就看魔兽与贵族是那一类型了。”迪克说完停下,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图星上前几步。“我同意迪克队长所说的话,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利有弊,所以要看清形势再做决定。只是我觉得平民与贵族都是人,如果魔兽取胜,那麽明西城也将岌岌可危。同时,如果我们救了贵族,他们会感谢我们,这样我们在明西城会站得得更稳,我主张通知贵族,让他们有所防备。”

“我不同意图星的看法。”坦力反对道∶“贵族在明西城做的坏事,比魔兽可恶得多。魔兽没有脑袋,就算它们攻下明西城,我们平民也比现在受贵族的压迫好。”坦力的话引起大家的痛楚,大家纷纷表态支持坦力。

我一举手,愤怒的声音终於平息了下来。

“当一个人面临可能夺去他生命的危险时,那什麽对他最重要呢?那就是活命,或者说是出现救他生命的人。贵族对我们平民有意见,如果我们想消除他们对我们的意见以及对我们不公平的看法,我觉得救他们就是最好的方式。”

“啊……团长,我们不同意救他们。”努盟与坦力齐声道。

“听我说完!贵族们从没有经历过生死攸关的情况,只有他们在面对死亡之下,才知道他们那高贵的生命在魔兽面前根本没有作用,他们只是魔兽的食物,那时他们便会意识到自己并不比我们这些平民高贵。此时我们救了他们,他们一定会感谢我们,感谢平时他们最看不起的平民。我们不会通知贵族军团,至於魔兽那边的情况,让魔兽对贵族进行一场人生的教育课,在他们绝望时,我再出手,让他们用贵族的血来学会这一课。”

“你是说,让魔兽消耗他们,最後我们再出场?”夜加达问道∶“那要怎麽掌握出手时机?”

我微笑道∶“不要忘了在魔兽军团之内还有我们的猛狼兽。”

众人大悟,几个人小心的偷笑。

“好吧!团长,我们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们都听你的。”坦力与努盟终於点头同意。

在贵族军团大帐之内,加斯一夜没有睡,脑中思考著昨天夜里魔兽军团调动的消息。魔兽军团这次看样子是要大举出动了,唐古喇山谷之内的魔兽纷纷涌出,黑压压的向明西城的方向前进。侦察兵所说至少有五万之众,看来魔兽又准备大举进攻了。

“团长,这次是个好机会,只要将这些魔兽消灭,我们就立了最大的功劳,证明我们贵族是最好的。”

“团长,我同意出兵,魔兽这几天的实力大家也看到了,并不怎麽样,只要我们大军一出,绝对可以将它们杀败。”

加斯看著请战强烈的将领,一咬牙道∶“好,我们全军出击!”

十万贵族军团通过早已经破烂不堪的陷阱森林来到地火先锋团与魔兽第一天交战的平原。

加斯指挥召唤兵站在最前面,身後是魔法大队,最後是步队大队,十万之众列在一起,如同一片黑黑的落地乌云。在黑云之中不断闪著亮光,这是阳光照在贵族鲜明的护身甲胄之上所泛起的光芒。

魔兽也排起了队形,分成三堆,成三之式,不时传来魔兽的嘶叫之声。数量虽然没有十万之多,但至少也有五万之众。

加斯下达命令,吹起了攻击的号角。

呜……号角之声传遍平原,只见最前的召唤兵纷纷拿出自己最强的召唤术,一只又一只巨型凶猛的召唤兽出现阵前,只一会儿就有三、四万之多。召唤兽听到命令,轰轰之声传遍平原,大地在召唤兽群的蹄下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魔兽那边也发出狂吼,中间那团魔兽也向召唤兽冲来,两边的轰轰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万兽奔腾的景象。

转眼之间,两团黑影的前方激射出一阵又一阵的血箭,鲜红的血液像雨点般落下。此时召唤兽与魔兽交织在一起,兽的嘶吼声清楚传到贵族战士的耳中。

两团的魔兽在前方混战的掩护之下,绕过前方交战的兽团,向贵族军团包围过来。加斯他们的魔法师也在加斯的命令下,向两边的魔兽发起魔法,大量闪电、冰暴、巨风、雷炸魔法在魔兽群内暴起,一些魔兽被击中,然後被後面的魔兽踏在脚下。

魔兽也不甘示弱,跑在最前面的魔兽是高级魔兽,它们有著强悍的身体,还具有极大杀伤力的兽态魔法。魔兽的魔法铺天盖地的从两侧向贵族魔法师阵营扑了过来,魔兽巨大的杀伤力将人类的魔法师炸上了天,在魔兽魔法落下的地方,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再看贵族军团的魔法师阵营,如同在一片黑色的天空之中,不时绽开一朵又一朵红色的花朵。

两侧攻来的魔兽团、中间的魔兽与後面的魔兽都是同样实力的高级魔兽,它们也同时使用魔法向中间还在血战中挣扎的召唤兽进行魔法攻击,很多召唤兽还没有与魔兽进行拚斗就被这阵魔法击中,痛苦的死去,大大减轻了中间交战魔兽的压力。

中间魔兽并不是那种低级魔兽,只见它们用利爪一拍,体型较小的召唤兽便被击飞,巨嘴一咬,召唤兽则断成两截,肠子等内脏器官随著血液大量流出。

魔兽这边也损失不小,一些体型小魔兽被召唤兽咬死,有的被召唤兽的魔法击中,发出最後一阵鸣叫。只一会儿,双方的兽群都大量的死去,脚下全是被肢解的兽类尸体,六具尸体里有四具是召唤兽的尸体。高级魔兽的强悍不是召唤兽所能对付的,没多久召唤兽便大量的消失,只能被魔兽围在当中,进行最後的抵抗。

再看贵族军团的魔法师阵营此时也是一阵大乱,因为高级魔兽攻来的兽类魔法极具杀伤力,魔法保护罩在这些高级兽态魔法的攻击下根本不堪一击。更重要的是,这些贵族的魔法师平时好吃懒做,哪里见过这样疯狂的魔兽,个个吓得脸色发白,一些本应强大的魔法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之下,连一成威力也没有。

加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如果再不阻止两边魔兽的进攻,那麽他的军团便可能全军覆灭。加斯急忙下令,魔法师阵营分成三块,左边魔法师对付左边奔来的魔兽,右边对付右边奔来的魔兽,中间的对召唤兽进行魔法支持。同时数万的步兵大队分成两队,对前面两翼的魔兽进行攻击。

还算贵族军团平时训练时没有偷懒,很快阵形终於变了过来。步兵大队刚站好位置,魔兽就冲到前头,一些贵族登时傻了眼,哪里见过这麽多恐怖的高级魔兽,纷纷被魔兽撞倒在地,被後面巨大的魔兽踩在脚下,还没来得及动一下兵器就死在当场。

步兵们马上回过神来,拿起武器向魔兽杀去,砍到魔兽身上的兵器,将魔兽身上拉出一道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受伤的魔兽并没有倒下,反而巨嘴一咬,将眼前两个人类步兵咬在口中,两具没有头的尸体颈部狂喷鲜血,慢慢倒下。再看魔兽口中两个脑袋被咬碎,红色的血液与白色的脑浆自魔兽口中流下。

短短的交锋之下,平时高贵无比的贵族少爷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吓得纷纷向後逃去,哭爹喊妈的叫声中掺杂著惨叫。

贵族步兵开始害怕,并不停的往後退,亟欲离开可怕的魔兽。

“後退者给我杀!”加斯从远处发出一道光系的魔法箭,光箭击中正在後退的贵族战士。

“我们已经被魔兽包围了,只有拚死才得以活命!”加斯用雷系魔法高声大叫,同时手里没有闲著,数道魔法箭出手,准确的击在魔兽的兽头之上。

数头魔兽哄然倒地,倒地时压住了那些躲藏不及的步兵。

受到加斯这一手的鼓舞,步兵队再次向魔兽杀去。三团交战,慢慢变成两团,血液慢慢从小溪变成小河,人类的尸体与魔兽的尸体堆在一起,此时再也没有******的区别。慢慢的,从两团又变成一团,贵族战士被数万魔兽围在当中。加斯等人也没有逃走,步兵知道这是最後拚生死的阶段,拚死反抗,魔兽在人类战士拚死反抗之中也出现了比较大的伤亡。

贵族魔法师此时被步兵包围在当中,身上全是血迹,有的则握著自己的断肢发出大声的号叫。只有少数魔法师仍运用自己的魔法向周边的魔兽进行攻击,却如同杯水车薪,根本产生不了一点作用。

加斯身上的军袍也乱了,身上也溅满了不知道是人类还是魔兽的鲜血。身边的高级将领神情与出战时那自信满满的态度有著天壤之别,个个心惊胆战的看著四周拚死的战友。

“我们已经向地火军团求援了。大家守住,等待援兵的到来。”一丝希望印在所有贵族战士的心里,生气也在众人脸上升起。

“魔法师们,快布保护结界,希望能顶住一阵。”加斯大叫著下达命令。

魔法师大队终於醒悟,在死亡面前的求生欲帮助他们,纷纷念动咒语。一会儿一团巨大的魔法能量升起,升到空中的魔法能量突然旋转著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一转眼间,一道强大的光系魔法保护罩将剩馀的两万战士包在当中,魔兽终於在保护罩前止步。在保护罩周边的步兵与魔法师奋力的敲打著保护罩,希望能够逃到里面,那绝望的表情深深印在保护罩内所有人的心里。

魔兽可不管这些,纷纷扑向周边的人类,一团团血花在保护罩外溅起.周边的战士对魔兽发起最後的攻击,数头弱小的魔兽竟被一群贵族士兵合力用牙咬死,让里面人再次在意识到死亡前反扑的力量之强。

贵族战士临死之前都无不例外的回头望向结界里的战友,目光之中透出无比的恨意。战场上几个胆小的魔法师吓疯过去,在结界内疯狂的乱放魔法。魔法保护结界光芒乱闪,出现不稳的情形。魔兽则乘机向结界撞来,外层的保护结界开始出现裂痕。

终於,几个吓疯的魔法师被身边的步兵斩杀当场,所有的魔法师再次合力,保护罩才避免被攻破的命运。

结界里所有的人终於松了一口气,没人怪罪那几个杀人的贵族战士。

“报,贵族战士有人求见!”

两名浑身是血的贵族战士一脸惊惶的来到地火军团,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发生了什麽事。

“团长,快救救我们贵族军团,再不救我们,我们就全完了!”说到这里,声泪俱下。

“怎麽,加斯他们这战打败了?”火传等将领纷纷问道。

两名贵族军官学院的学员含著泪将战场上受到魔兽攻击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後道∶“我们出来时大家已经被魔兽围在当中,如果再没有援兵,就真的完了。”

火络递与师海通望了一眼,心里也是一惊,如果这样说,魔兽攻击竟然能如此组织配合,那麽他们面对的不再是只向前冲不向後退的魔兽,而是有人类智慧的魔兽。

师海通道∶“不是不让你们主动出击的吗?你们怎麽不听号令。攻击你们的魔兽只是一个诱饵,还有数万魔兽隐身在山中,就等著我们救援到了再对我们大规模的攻击。地火军团正在布置大阵,而且人员比较分散,很难在短时间内召集起来。”

听到这里,两个贵族战士都傻了眼,齐声打断道∶“大人,那可是数万贵族的性命,不论如何你也得救上一救。”

师海通续道∶“那自然得救,地火先锋团他们离你们比较近,你们去求他们帮一下忙吧!”

“有数成魔兽向我军团快速移来!”

师海通与火络递对望一眼道∶“全团准备作战。”

两个贵族战士又互望了一眼,一脸难色,突然下定决心道∶“团长你也知道,我们与他们有一些隔阂,很担心他们不肯帮我们贵族。”

“放心好了。”火络递一伸手,拿出一张纸,大笔一挥写了几行字,由一旁的战士交给他们,“这有我的亲笔书信,你们可以去求他。”

两人也知道以地火军团的情况,此刻又有魔兽来袭,让他们短时间内集中大量的人马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只得双双向明西城方向飞来。

在明西城城外地火先锋团大营“报!抓到两名奸细!”

“押上来!”

“我们不是奸细,我们是贵族军官学院的学员,放开我们,你们这帮贱民!”随著嚷叫之声,两人被推进了大帐之内。

此时大帐内等候多时的各个将领眼前出现两个身穿破烂的护甲,全身上下都是乾涸血迹的贵族。

“放开我们!”

“大胆,这里是地火先锋团的军事重地,你们也敢闯入?闯入者杀无赦。”在我精神的作用下,两个贵族终於吓得闭上了嘴。

“我问你,你们两人是何人呀?”

两人回过神来大声道∶“我们是贵族军团的战士,放开我,你们没权抓我,我们是贵族。”

我哈哈大笑道∶“哈哈……是吗?来人呀!将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拉出去砍了。”

战士们大喝一声,扑了上去,将两个贵族抓住,像拖死狗似的往外拉去。

“啊……慢著!龙克团长,我有话说!”另一个贵族吓得连忙大叫。

“押回来!”

两名贵族又被拉了回来。

被吓破胆的他们,这次老老实实的跪在当场,脸色苍白无比,豆大的汗水流了下来。

“你们是谁?从实招来,不然……”只听呛的一声,数道寒光升起,一把把带著寒气的刀剑出现在护帐战士的手中。

“我们是贵族军团的战士,这次是来向团长大人求援的。我怀中有地火军团团长的亲笔书信,不信你可以看看。”

看过信後,我把信件一一传给众将领看。

“加斯手下的人,看样子,你们是吃了败仗。”

“龙团长,请你帮我们,不然数万人都会被凶残的魔兽咬死。”说到这里竟然大哭起来。

“不行!我不同意出兵救那些贵族,贵族他们平时是怎麽欺负我们平民的,让我们救他,作梦!”一旁的努盟与坦力装著生气的样子道∶“你们两个不就是贵族军官学院的古达力与伽法尔吗?你们做了不少坏事,凭什麽让我们平民去救你们?你们不是最高贵的贵族吗?不是扬言说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吗?还要我们去救你们!天大的笑话。”

两个被点到名字的人早就知道地火军团的将领都是平民,但没想到竟然会遇到熟人。

“这次是真的,我们被魔兽包围了,求你们发兵吧!这儿不是还有火团长的命令吗?”

“想拿火团长的命令压我?我呸!”迪克上前,将那封火络递的书信抢到手中,一把撕掉。

“怎麽样,还有书信吗?我们地火先锋团早已经有独立自主权了,就是火团长亲临也管不了我们。”

两个贵族傻了眼,原本以为火团长的书信可以命令他们出兵,没想到迪克竟然撕了。

“龙克团长,你忍心看著数万人死在魔兽手里吗?你们与我们都是明西的人,贵族与平民再怎麽说都是人呀!你就忍心不救我们,让魔兽这样伤害我们吗?”

“好,今天你总算说对了一句话,说对了平民与贵族都是人。就冲著你能说出这句话,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来人,准备出击!”

四万战士如立松般的站在那里,整齐画一,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连我都有点震惊,更不要说两个贵族战士。

“大家相信我龙克吗?”

“我们相信团长!”

“好,现在贵族军团正被魔兽包围,如果我们不出手,他们将全军覆没。”我停顿一会儿又说道∶“现在他们的生死就掌握到你们的手中,我希望我的战士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好,大家做出决定了吗?想与我一起出战的就将你们的兵器高举过头顶。”

战士们迟疑了一会儿,突然间一名战士大声道∶“我愿听团长命令!”

有开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只几秒钟,所有人皆高举手中兵器,大声高呼道∶“我愿听团长命令!”

“好!”

“坦力上前。”

“坦力明白!”坦力听到我的内传音魔法後上前覆命。

“请团长放心,夜加达遵命。步队大队随我来!”说完,坦力与夜加达率领著三万步兵大队出发。

“图星上前。”我再次用传音发出命令,图星随後领著地火大队人出发。

“迪克、丝蒂上前。”

我用内传音魔法将魔音一分为二,清楚的传到他们耳中,两人听到後一脸兴奋道∶“遵命!”

“魔器大队听我号令!”

“女魔法师听我号令!”

“其达加与夜加达上前听令,明西城就靠你们了……”

其达加与夜加达对视一眼,心里露出对我的敬畏之色。最後点了一头,“遵命!”

“这是我迈向成功最坚实的一步,能不能成功就看你啦!关键是可以动用阿加西大师密秘武器。”紧紧的叮嘱一番後,我下令道∶“出发!”

迪克与丝蒂分别领著各自的队伍跟在我身边,离开了驻地。

我带领军队来到一个叫水涸谷的地方。

这是一座小山谷,山谷不高,只有百米高下,谷口有数十米宽,除山谷入口处有一些绿色的植物外,向里望全是光光的石头,石头表面有明显的水流过的痕迹。已经像是一个死谷,同时谷内比外面要低一些,所以每到下雨之时,水流就会聚到谷内,形成一片湖区,但是第二天再看,昨天还是一片湖区的谷内就乾涸得再也找不到一点雨水,故得名水涸谷。

我之所以选择此处,是因为师海通师大哥以前赠我一本他的游历笔记,使我了解很多地理知识。

丝蒂领著女魔法师开始布置,我看著迪克、努盟,还有魔练十将等魔法士学员,开始向前方潜去。

从小飞处得来的情报清楚的告诉我,人魔怪与一万魔兽王级别的魔兽和二万飞行魔兽,就在前面十公量的地方隐身布置著。他们的位置离加斯被困的地方有数十公里,只要人类有救援军团一到,他们将会立即坐到飞行魔兽身上,用最短的时间到达战场,将救援队伍一并消灭,前面的魔兽只围住加斯贵族军团而不攻击。

陷入结界内的加斯也明白魔兽的意图,他也感觉到可怕,魔兽竟然会用这样的战术,开始担心救援他们的军团的命运。但内心还是期待著救援军团的到来,已经有大量魔法师因为魔力消耗过多而昏倒。

在所有的贵族脸上都露出一种绝望的表情,苦等了这麽久,救援军团能不能来,成为他们最关心的事情。不过看著结界外那些魔兽还张著的白色牙齿,红红的眼睛,让他们精神上受到极大的压迫。又是一声惨叫自结界里传出,这是第一百零三个受不了这种精神压力而发狂的贵族,身边的贵族战士已很有经验了,立即将其斩杀当场。

明西城内其达加与夜加达已经准备多时了,龙克堡的居民都得到通知,年老与年少的纷纷藏了起来,年轻力壮的平民五人一组,十人一队的纷纷埋伏屋内,等待其达加与夜加达的命令。

明西城墙处站满了先锋团的战士,看著远方,远处地火军团驻扎的地方传来轰轰的喊杀声,同时天边一万飞行魔兽向片黑云似的向明西城压来,预示有一场杀战将在明西城展开。

地火军团此时队形展开,看著远方过来的数万高级魔兽,地火军团战意被点燃。

魔兽来到离地火军团一公里处,火络递大声宣布杀!大型的复合远程攻击魔法纷纷向魔兽投去。

我与迪克两人出现在人魔怪隐身的地方,人魔怪与魔兽发现了人类,只是觉得奇怪,怎麽只有两个人类向他们走来。其中一个人类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气息,手中拿著一把石制的长剑,让人魔怪与魔兽感到不安;另一人类散发著一种野性,这种野性让魔兽王都发出一阵阵低呜嘶叫。

我与迪克来在他们面前数十米处站住。

人魔怪中突然有人大叫∶“那个金发小子!就是他抵住了真神的灭世球。”说完发出一阵如狗叫的低吼。

迪克随著声音望去,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你这个金角怪物,当初没杀死你算你走运。”

伽卡上前拍了一下火冒三丈的魔角尊,走到一个由巨大人魔怪抬的轿前道∶“布大人,你说的那个人出现了。”

接著轿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瘦高的人类。我与迪克以及化成猛狼兽的小飞见到他时大吃一惊。

他的样子我再熟不过,竟然是在小村中被我击败的布来基。样貌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他的身体却变了不少,原来高壮的身体此时瘦了很多,身体成弯形,如同蛇的躯体,身上散发著魔法的光芒,比我初见他时强上数倍。双眼之中红光闪耀,让我产生了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龙克、迪克,好久不见了,我真的很想你们哟!”布来基声音也变得十分纤细,声音十分悦耳,但在我与迪克耳中却十分刺耳。

我与迪克是何等人,虽然吃惊,但没有失神。迪克哈哈大笑起来,一会儿竟然笑弯了腰。

布来基与人魔怪一阵茫然。

看来迪克的奇招见效了!我暗想著,同时悄悄的调动身体的永生剑内息,准备随时发出最强的一击。

“哇!是布来基呀!哈哈……你怎麽变成这样啦?是不是你的男性功能不行,变性了吧?哈哈……”

布来基脸色一变,虽然变成人魔怪了,但男性的自尊怎可容别人如此指点。“迪克,好久不见,你还是那张臭嘴。两位,我真的很想你们,今天到这里,那麽就别走了,到我们真神那里作客吧!”布来基阴冷的道。看那样子,一点也没有请人作客的意思。

“如果我们不想去呢?”运用雷系护音魔法,我猛地大喝道∶“你又能拿我们怎麽样?”

强大的永生剑能量内息灌到永生剑内,石制的永生剑再次化成我身体的一部分,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被永生剑强芒光照到的人魔怪低哼了一声,双眼剧痛,不由自主的闭上,魔兽王也纷纷後退。

此时我完全融入永生剑之中,或者说是永生剑完全融入我之中。灵神能在两者之间快速的流动,永生剑能量在永生剑里欢动。

我轻轻将永生剑在空中横向一压,一道长约十数米的真空力场出现。力场让空气产生了奇妙的光彩,看似缓慢,实为急速的向魔兽群冲去。

迪克心中狂震,“天剑神雷。”脱口而出。

再看,力场巨大的威力在魔兽群内炸开,巨大的魔兽王级的魔兽在这怪异的力场下纷纷化成血肉,投入力场之中,带著血肉的力场终於落在地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数百米的巨型大坑出现,坑内数十头肢体残破的魔兽躺在那里。

战场上一片沉静,只听到魔兽的血液滴滴答答流动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