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变异提升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6855 2016.06.21 11:01

  “这就是你的故事——迪克?”

  “不错!我还想让你看一样东西。”迪克说着慢慢的拉掉自己上身的衣服。露出那结实的胸膛,雄壮的胸肌与腹肌展现在我的眼前。但这不是吸引我的原因。因为迪克胸膛上有一只欲飞的飞龙与迪克魔法袍上一样的飞龙图案。说它欲飞是因为飞龙是由光所组成。一股极强的能量在飞龙的线条中流动。给人一种活生生的感觉。这只是表面现象,通过我的透世心眼我发觉飞龙是由一种我极熟悉的能量构成的——永生剑的能量。而飞龙与我在对迪克运用[心神通心术]所看到的飞龙一样!只是飞龙给我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充满不足和缺点。那是一种新的感觉,未知与神秘!

  迪克并没有因为我而异状而停止说话。

  “这就是飞龙神印,爷爷说,我们家族的人都有这个神印,但能真正打这个神印的人在家族中只出现十位。”

  “哦,这就是你原谅我偷你衣服的原因”我终于大悟的说。

  “哼,要不是因为爷爷,我一定会杀了你!”迪克边说边透出一股吓人的气势气势很吓人,但我清楚感觉到迪克的气势中在没有开始的那种对我攻击时的那种杀气。

  “我已经向你道歉了,因为那天我刚来到这个世界,身上一点衣服也没有。正好,你在那里洗澡……呵呵…我想你也会理解我的!”

  “妈的,你知道因为你拿走了我的衣服后,正好来了三四个人来到湖边呆了一天(其中还有一个女孩),没办法我只有认命在湖里呆了一天。饿时我只能吃湖中的生鱼要不是我在云达山长大的,我想没人敢生吃那种鱼。后来那些人走后,我才上岸吃上一天来的第一顿熟食——烧鱼!在吃鱼的时候,我发誓要你好看,,也让你尝尝那种吃生鱼的滋味。

  我趁着衣晚杀了一头魔兽把他的皮扒下。就穿在身上,因为太急找衣服,没想到杀的那只魔兽是臭獠兽。臭獠兽是一种专放臭气的魔兽平常人闻后他的臭气会产生幻觉。

  穿在身上以后,那个臭味现在想起来真让人受不了。没想到一到这个村着就被你布下的陷井给烧得像公鸡一样,我那最为自豪的金色长发而抱消在你的手里。更意外的是这我个杀魔兽的英雄——飞龙魔法师让你的魔兽,,叫…小飞的魔兽给击败了。而且小飞给我带来了我一生追求飞龙神印。为了我最尊敬的爷爷,使我不能对你与你的小飞不能报仇。“迪克随着语言不停的变化着各种表情。这是我一生中看过的最复杂的表情!

  我着激动的迪克,我赶紧的说道:“真是对不起,要知道,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我真的很报歉。”

  迪克看着我可能是因为我们同样具有永生剑的能量,在他眼中的我有一种神秘与未知的力量,给人一种看不透虚实的感觉。

  爷爷说他就是我要跟着的这个叫龙克的人,并没有说让我向他报复呀,只要不杀他,将他打成重伤,这才能出我的那一口恶气!再者说他的感觉怎么与爷爷给我的感觉相似呢,看样很强,我不能放过这样的对手。“一股邪恶的念头出现在迪克的脑海中。

  “原谅你,行。不过你得和我认真的比试一场,不论谁胜谁负,我都原谅你!”

  迪克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先声明,你不能让你的召唤兽小飞上场……”(可能是迪克想起小飞给他带来的那种非人忍受的痛而害怕。)我看着眼前这个难以理解的怪人。

  “为什么要和我比试?”“怎么怕了,不敢接受挑战吗?”迪克发觉自己的那种邪念不能进行下去,改用激将法。

  其实我也是一个好强的人,只是很少表现出来,以前的我从不怕别人的挑战,因为决斗是最好的提升方式。现在的我当然也不能例外

  我沉思了一会“好,我答应你,你受了伤需要静养,而我也需要时间来了解这个魔法世界,来开发自己的武技。我们一个月后进行比试!事先说明,那不是生死决斗!”

  看着迪克充满笑容的脸,我走出了迪克的病房。此时我有一种后悔又期待的心情。

  此时迪克躺在床上,看着胸前的飞龙神印,脸上显出奸计得惩的笑容。

  “我要看看一个月后你是怎么倒下的…”脑中一刻不停的幻想着对付龙克的方案。正好利用这个月的时间,我来学习一下飞龙秘本中因为飞龙神印没有成功现形而不能练的武技招术。

  布来基村长很高兴的打应我与迪克再在村中呆一个月…也不知道是谁透露出消息,让我与迪克一个月后进行一场比试,小村中都知道这个消息。对这个小村庄这个消息简直是一个天大喜讯。因为他们很少看到像我与迪克这样的高手的对决!虽然大多数人看好迪克,因为他是大名的飞龙魔法师。,但也一些人看好我。因为在我身上有太多奇迹出现。因为我给大家的印象是深不可测…更有好事者把这场比赛设了赌局!

  我对外宣布闭关一段时间,正好村外有一个小山洞很适合我练功。哈力期命阿力亚米给我送饭…

  而迪克也说要练功,,我们两个比试的主角就这样开始走向不断提升的第一步!

  ※※※

  在山洞里闭关练功的我回想着发生在我身上常人不敢相信的事情,慢慢的,我融入了我精神中。我的透世心眼再次得到突破

  “我很清楚我现在的实力,现在我拥有的内息力是相当于我再没有得到永生剑能量前的三层功力。便我的精神力——透世心眼确得到了提高。面对迪克,这一个同样拥有一小部分永生剑能量的人,会使用魔法的人,一个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的人。现在我拥有的这点实力根本不是迪克的对手。我要打败他,首先应从内息上得到突破。把自己的内息劲更多,更快的完全发挥出来。这样打败迪克我是有完全的信心。迪克自身实力的成长也很出乎我的意料。面对未知的变数,我知道一切要从可控的出发。可控——就是自身实力的增强。”想到这里,决定应从自身出发。不管你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自身的实力总是决定一切的主要因素。

  我的内息劲与上次内视没有区别。内息劲,只有原来的三成功力。我可以清楚的看清我内息的形态与形状。气态而又充满杂质的内息在我的气海中静静的躺着。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去掉那些内息中的杂质。我以意志为我的内息下达了第一道命令,就是要内息们把这样杂质驱除出境。收到我命令的内息,开始了第一次作战。作战结果令我产生的兴趣,因为我发现这些内息中的杂质(能量)好像有着自己的思维,在和我的内息劲玩着警察抓小偷的游戏。每每到关键时候,杂质能量总是能躲过我内息的追击。这并不是引起我性趣的主要原因,主因在于,以我意志为首的内息是按着我的意志以一所行军打伏的阵法,对杂质能量进行合围,与攻击。但杂质能量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方式进行反击与躲蔽着我内息的攻击。那种方式是我没有想过的,虽然以前在轮王国与四大战王并肩作战时也经历我很多战争,对于战争的经验我自信不比任务一个人少。但杂质能量给我的感觉是一种摸不透的敌人。一种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方式。越是这样越引起我的兴趣。我把我以前所用的战法。战略方法,都搬到我的身体内决定以与他们决一胜负。好像又回到了战场中,虽然有时打掉了一些杂质能量中的一些外部份子(杂质能量边缘的一些能量)但主力始终没有成功的扑抓到。真难对付。

  既然不能把他们(杂质能量)赶出我的身体,那么我就吸收他们。

  于时我慢慢的用我的意识控制我的内息,发出友好的态度与信息(我自应为友好的方式)第一次,第二次……经过我不断的努力,我终于与他们建立了信息传递方式。(这里我把这种感觉告诉别人,我想大家都会说你是不是疯了,自己的内息也要进行沟通)虽然我也有此疑问,但杂质能量给我(内息)的感觉就是表示和我谈判的样子。于是我们进行了谈判。

  谈判的结果还算让我满意。他们(杂质能量)不想驱同于我的领导。虽然他们表示他们来自于我身体的内部,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但现在他们对我的实力产生了疑问,觉得我现在还不够资格来吸收他们。不够能力来领导他们。虽然他们不愿意受控于我,但他们表示,当我自己有实力的时候,他们会自动的和我结合。

  接下来,发生的事,使我认识到我自身的潜力和未知领域是多么神奇。

  我看着他们的行动…

  杂质能量,以一种怪异的跳动在我的经脉之外…阵阵的丝痛和不断累加的内息,使我感觉到他们所经过的细胞中的永生剑能量得到释放。慢慢的融入我原来的内息之中。更异常的是——他们经过的细胞肉体。有着一股清冰流水流过的感觉。阵阵清凉与舒服的感觉冲击着我改造过的神精。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再次获得重生。

  在他们所经历过的细胞群众,慢慢形成一层曲曲折折经脉(很像我身体中的经脉——以后我使这个经脉叫杂质能量脉)杂质能量就在其中流动,而且这些杂质能量在这里做着一些不可思异细微的变化,我的意志不受杂质能量脉的影响可以清楚的看清他们的变化。我只觉得,他们在进行内部改造,就像我现在一样闭关练功。我清楚的感觉到他们壮大,他们能量不断的增加。…

  终于他们完成我的杂质能量脉的改造和他们内部的改造。他们走出杂质能量来到我的经脉中与我的内息中意志进行交流。

  “唉,刚才我完成你身体中那些我类根本不知道的经脉改造…我们会寄居在那里。当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们会主动帮你——谁让大家都在一个身体里,现在大家在同一只船上。我们所处的经脉(杂质能量脉)与你现在所知的经脉不同,这里不会与你的主经脉不会产生任何冲突,可以说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系统。我体中还有许多独立的系统主要是因为主我的主人——你本人,觉得自己是本体的主人,是这里的主载,而产生了异数,使许多有用的系统都没有重到开发与利用。希望你将来能够挖掘出我身中的秘密。没有事时,我不会主动和你交谈,当你拥有强大实力时,我才会自动的融合你的身体中…”

  当我从透世心眼中醒来时,我发现许多村民都在山洞之内。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焦急之色。

  大家看着我扫视大家的眼神,村民们不约而同的心中一颤。因为我的眼光中好像有实质的能量。使大家产生震撼之感。布来基,哈力斯,查理这些魔法力高强的人更觉得我的眼神中的那股不平常的实质能量…

  我没有发觉我眼神中的异变。

  “你们怎么都来了,我才闭关一会呀”

  大家听我这么说,脸上都流露出奇怪的表情…(嘴形成O字形)

  阿力亚米这个年青的小伙说:“龙克哥哥,你知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天了,你一直没动,真让大家为你紧张,查理魔法治疗师查过你的说你已经死了,大家都为你伤心呢,如果你再不醒来,我们会把你火化…迪克前几天早就出关了,他也来看过你。他说你在顿悟过几天就会醒,,还说要出去继续练功。

  现在轮到我露出惊讶的神情(嘴形成O字形)…

  ※※※

  再接下来的三四天,一些细微的变化在我的身上发生着。

  首先,我觉得我的内息比以前有了明显的增加,但总的内息还不到原来的四成。

  内息增加对我而言总算是个好事。虽然这些内息不足以支持我使出以前我赖以成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招式,但一般平常招式可以轻松自如的运用出来。我的闪身身法与轻身术也得到了内息增加所带来的好处。可以飘浮快速在空中做着各种高难度的躲闪。

  具当时在我身力阿力亚米说“我运用轻身术时,我化成一道黑影随着空气上下起浮,做着一些他生平没有见过的高难动作。像一头魔鹰(魔兽中速度极快的鹰类)在空中掠过。

  对于阿力亚米,我总是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可能我在他这么大时与他有着相似的之处吧。在我复习以前所练的武技时我总是教他一些基本的武技知识和运用法门。阿力亚米也并没有让我失望,对于一个初次接触武技的他,他的进步很出乎我的意外。

  最后我给他下了一个结论——他是一个有着武学天赋的年青人。

  天于我有着实质能量眼神的事,是哈力斯、布来基和村民告诉我的。

  他们说:“我的眼神中有着一麦加让人心颤的力量,使他们魔法退步(其实是我眼神吸住他们的意识,使他们不能全心全意的运用魔法咒语)”对于实质眼神的以前从来没有我的身上发生过。我给实质能量的眼神的解释是可能是杂质能量脉形成而带来的。(在我小时候,我就听说过关于这种眼神的传说。只有那些拥有强大内息的强者,才能把内息融入眼晴中。射出让人心惊动魄眼神。)但让我不理解的是我的内息很弱大约只有原来的三成不到四成的样子。原来拥有十成内息的我都没有达到这种实质能量眼神的精神攻击术,而现在只有原来三成内息我的却做到了。我想这可能是练习眼晴精神攻术的另一法门吧,以前的强者都没有没有发现这个法门。对于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怪事,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会以一个平常心来对待。通过哈力斯与布来基说出他们对我的眼神的感受。我知道实质能量的眼神对魔法师施用魔法有抑制和减缓的作用。(在后来我把此术列为我我创的精神魔法中的眼神精神攻击术。现在我已经很自如的控制和运用这种眼神精神攻术击。其实道理很简单,当你以平常心来对待人与事物的时,实质能量眼神就会消失。当你集中精神,心中想着眼晴时,实质能量眼神出现。

  当我收起这种眼神精神攻击术,以平常心对待人与事物时,阿力亚米又告诉我一个更惊人的消息。

  “龙克哥哥,你的眼睛好迷人呀,你的眼晴好像与以前不同了。”

  “啊……是吗?阿米?”

  我在带着疑问看着阿力亚米(阿米是我给阿力亚米起的小名)“是的,原来你的眼晴是黑色的,而现丰在变成的蓝色。而眼光中有着一股光辉在流动。好看极了,迷人极了。在配合你高挺健壮的身躯和黑色飘扬不嚣的长发。显得你真是很迷人”

  阿米停顿一下,向我做个鬼脸——吐着舌头说“如果我是女孩,我一定会嫁给你。”说完飞快的跑离了我的视线。

  当晚上我练完以前会的武技,回到村庄的时候上。面对着魔显像石(镜子之类东西)阿力亚米的话得到了验证,我原以为他在和我开着玩笑。

  魔显像石里出一个英俊的青年人一个眼晴流动着异样光华的青年人。如果不是我站在魔显像石面前,我都怀疑那个英俊帅气四溢的小伙子就是我。

  我的脸色比以前白了些,看上去脸上的肌肤显得健康、富有弹性。这些在与眼晴的异变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到……

  蓝色的瞳孔与流动异性光的眼晴配合在一起,使我眼晴显得极其迷人,极其神秘,让人生起探求这神秘的感觉。远处看来就像两颗蓝色的宝石嵌在我的眼窝之中。

  这时我明白刚才回村时那些年表的女孩为什么会对我发出那种调逗的神色。我的眼神太迷人了,那可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承受的。

  没办法,在接下的几内我总是早早的出去练习武技,晚晚的回来。既使这样第天晚上都要打发那些不速之客(见过我眼神的女人)

  ※※※

  明天就是我和迪克决战的日子了。村院长布来基为了不让那些我的拥护者(女孩居多)来打扰我特别安排几个村中的魔法员来保护着我。我接受了布来基的好意。布来基偷偷问过我这种眼神是怎么练。看着他色迷迷的样子,我只好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一但我知道怎么练的,我第一个告诉你”

  他带着心有不甘的样子离开了我休息的房屋。耳边传来他小声的叫骂声(我要是拥有他的眼神,我可以征服这里所有的女人,带着这种幻想远远的离开我的视听范围。)

  不知我调息了多久,突然一股带着野性的强大压迫感,把我从调息中惊醒过来。

  慢慢的这股强大的气势来到我的门前。

  “请进,迪克。”用不着看,我已经知道来者是谁。这里除了迪克,没人带着一股野性的气息。

  迪克高大的身躯走入我的屋内。

  面对着我,迪克先是一呆,接着哈哈一笑“我说龙克,你是怎么搞的,闭关后怎么变样子了,连眼晴都练得变色了,大家都说你的眼晴很迷人,能迷倒一片女孩。教教我呗!嘿嘿”

  面对着迪克强大的气势和压迫感,我感觉重迪克这一个月的努力的成果。除了气势增强我还感觉到迪克胸前飞龙神印的光华好像透过魔法袍七彩能量的包围显现在我的眼神。

  我慢慢调过一下内息,同样发出强大的气势(但我知道我输了,输的是内息不如迪克)“哦,迪克我也不知道怎么练成的,我真的想没有这种眼晴的异变。那些女孩像追星族似的天天来找我,使我没法专心练武技。如果我输给你,我可不认帐哟”

  我摸摸黑色的长发接着说:“听说你前两天回来,带回五只破坏这个地区很久的魔兽皮回来,引起村中不小的轰动。嘿嘿,在赌你我的人气中,你直线上升。

  迪克真爽的性格表现出来。“我真服了你了,那么多漂亮的女孩追你,你都不动心,我从小到大还没处过一个女朋友呢。从来没有女孩主动向我表示过。我要是有你那样的眼神,我会幸福死的”

  接着迪克面色一改,极为正经的说:“自从看到你闭关顿悟后,我心中对你产生过一丝佩服。我为了打败你,你这个一直让我倒霉的人,我自然要加强自己的实力。

  听哈力斯说附近有五只巨大的魔兽,以前来过许多魔法师与冒险来到这里对付它们,但从没有人活走着出它们的领地。虽然我们的村庄还没受到它们的攻击,但村民始终活在这阴影中“说到这里迪克喝了一口水接着道”飞龙魔法师就是我的名子,我遇到魔兽的事,当然不能放过,听说它们都很强大,所以我把它们当成对你一战的热身赛。上次对付巨型蜘蛛时,我没有帮的上忙。这次为村民,为我,更重要为你,我决定除去这五只害人的魔兽。,唉,没想到这五只魔兽真的很历害,我以前从没见过这样历害的魔兽连小灰(魔狼兽)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说到这里,迪克眼中流露出很少见的神情——感谢神情

  “我得感谢你,还有你的小飞,正因为你们给我带来的飞龙神印,使我最终胜利。我现在对飞龙神印的运用已经得心应手了,明天我不会手下流情的”

  迪克沉默一会“龙克从你的气势上看,你现在已经很强了,不过最终胜利还是属于我。今晚我来找你的目的是想和你打个赌,明天谁输了,谁就叫胜的那个人老大,以后都要听老大的话。你觉得怎么样,敢不敢打这个赌。”

  看着迪克极为自傲的表情。我这个血性男儿当然不能服输。

  我坚定的说:“好,一言为定。”迪克高兴回就着:“一言为定。”

  外边保护我的魔法员听到三声击掌的声音。

  迪克走后,我慢慢的调息着内息,我要用全力来应付明天的决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