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帝都君王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785 2016.06.21 12:39

  “圣令”终於传了下来,我与迪克等人带著一百名魔练队离开东城,来到帝都的中心城。

  东城离帝都中心城只有五十公里,转眼就到。来到帝都中心城,被安排到帝都驿馆休息。

  在向驿馆行去的路上,我听到各种各样的议论声,让我知道我的名气在帝都中心城也十分响亮。东城里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在这里都可以听到,也听到他们对於我与龙克军团的议论之声。看来一日扬名是将名声传得响了一些,让帝都的人都知道了。

  现在居住的驿馆比东城的大上十倍有馀,分八个分院,有一个共同的後院。住进来之後,我们被驿馆的工作人员安排到东院。

  东院环境幽雅,假山、花木与植物相间,组成一个巨大的花园,各种魔法植物散发著特有的清香,清香远远传到屋内,让人从心底感到清爽。

  丝蒂、图星和洁儿最喜欢这个大花园,非拉我去逛花园,我推拒不过,只好任她们的纤纤玉手拉著来到花园之中。

  洁儿虽然眼盲,但有天生的灵感。空中飞舞的彩蝶落在她的身上,随著她翩翩起舞,在阳光的照射下,让我、丝蒂、图星三人有一种梦中仙子的感觉。

  “龙,蝶儿们告诉我,它们看到我们很高兴。”洁儿天真的说著。

  “嗯,洁儿,问问彩蝶,这个大花园哪里景风最美?还有可以坐著欣赏美景的好去处。”我知道洁儿具有与魔兽动物沟通的异能。“我们可以去认真的欣赏一下。”

  洁儿高兴的应了一声,接著用心灵的声音道∶“蝶儿、蝶儿……大花园哪里最美呀?”

  此时彩蝶围著洁儿,更加快速的上下飞动。

  “蝶儿说,花园中心有一座水池,那里莲花盛开,十分美丽,而且有休息小亭。

  “说著欢快的跑到我身边。”龙,我们就去那里吧!丝蒂姐姐、图星姐姐,我们就去那里好不好啦?“

  丝蒂与图星自然不会拒绝,於是彩蝶在前引路,我们四人顺著花园小路向前行去。

  我此时无比放松,随著三人一起向前行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大池塘边,巨大的花莲在池水中开放,彩蝶与飞蜓不时起落在散发著香气、似白玉的花莲之上。

  洁儿与它们沟通。彩蝶与飞蜓将我们四人围住,它们在空中跳起欢乐的舞步,似在迎接我们四人的到来。丝蒂与图星不由得伸出手来,彩蝶与飞蜓落在她们雪白的玉手上,让丝蒂与图星高兴不已,同时小心翼翼的看著彩蝶与飞蜓上下慢慢的舞动飞翅。

  洁儿此时原地跳起舞来,双手高抬,舞步轻踏,优美的转起圈来。彩蝶分成两群,上面的顺著洁儿转动的方向飞了起来,下面的彩蝶群也转了起来,只是方向相反,还不时传来丝蒂、图星、洁儿三人开心的欢笑。

  看著眼前的一切,我的心情无比放松。在她们没注意时,我来到池边的小亭之内。小亭由木材所建,亭顶的木梁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形,看来有木系魔法运作。亭子很大,可以容下十数人。一边看著丝蒂她们小女孩的娇态,我一边则思考以後的发展。

  一阵能量波动打断了我的思索,远方似有一个具有强大魔法力的能量团向这边移来。

  会是谁呢?心里暗想的同时,我告诉洁儿与丝蒂她们道∶“有人来了。”

  丝蒂、图星和洁儿灵感被我每夜大大开发,也发现了远方的动静。洁儿散去彩蝶,与丝蒂、图星一同来到亭内。

  过了一段时间,几个身穿华丽贵族服饰的贵族青年伴著一个脸带覆面纱的白衣女子出现在远方。

  灵神能透体而出,来到他们身边。贵族并没有反应,只是脸覆面纱的白衣少女突然身体一颤,灵神能清楚的告诉我她已经发现灵神能了。

  覆著面纱的少女身材十分完美,走在花园里造成自然的美态。虽然有面纱挡住脸部,但我可以确定,她是一个与丝蒂一样美丽的女人。而且她身上散发著浓浓的魔法光,光芒之强让我有点惊讶。

  再看几个贵族,一个年长的中年人,另外两个是年纪二、三十岁的青年,他们每个人都不简单。

  中年人天生有一种威猛的气势,身材高大,衣服下肌肉鼓起,透出无穷的爆发力。他的眼神专注,正而不邪,透出自信神采,强大内息能量在他体内缓缓流动,使他体表形成一层淡淡的保护层。我知道这是内息修炼大成的表现,这是一种罡气,可以对突发事情做出反应。

  另外两边的青年一个头发是红色,一个是蓝色。他们身材都不高,穿著比中年人更加华丽,两个人身上魔法光显示出他们的魔法实力,从他们晶亮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两人武技方面也不是弱者。两个人眼中同样充满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自信,但在我灵神能的感应下,其中一个是自傲,另一个是自信,同时可以明显看出是讨好之色。看来两人正对白衣女子进行追求攻势,两个青年的对视之中时不时产生激烈的火花。

  灵神能并没有离开,白衣少女看著看著,猛地加快脚步将三人甩开,向小亭这边飞身过来。中年人同时反应,运用身法紧紧追来。两个青年正谈得高兴时突生变故,自然也运起飞行魔法飞了过来。

  我站起身迎了上去,双眼直盯在白衣少女那纯洁无瑕的玉瞳之上。灵神能与少女眼中透出的精神能量猛然相撞,产生心底的共鸣,我感觉少女心里的无奈和无比的寂寞。

  短短的一瞬之间,我感觉我们就像多年的好友。少女睁开她的眼睛,脸上不由得一红,虽然有面纱掩住,但我还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脸部的变化,她的心脏比平时跳得加快了几倍。

  中年贵族也来到亭外。看著我与白衣少女对视,以少女闪开告终,他心里猛震,她竟然会避开这个男子的目光。接著细细打量著我,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竟然让他无法看透,就这麽一站,全身与亭子融为一体,没有破绽他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武技高手。

  中年贵族猛地散发强大的气息,向我攻来。我融入透世心眼之中,自然发现中年贵族产生的变化,灵神能在身体流动,对中年人的气息不理不睬,中年贵族一下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就在此时,两个青年贵族来到这里,发出惊叹之声。

  我知道这声惊叹是为我,更是为丝蒂、图星与洁儿所发,三个绝色美女出现在小亭里,让两个人心生惊叹。

  中年贵族觉得我气息一变,他是武技高手,自然将自己陷入两难的气息收回,暗自猜想∶是两个人的惊叹让眼前的神秘人产生了破绽,还是神秘男子故意这样做?一时间苦思起来。

  “相请不如偶遇,不如几位请到亭中一叙。”

  中年贵族一拱手道∶“小兄弟,既然相约,那就打扰了。”说著从容步入小亭之内。

  蒙面纱的白衣少女向我点了一下头,也进入了小亭,经过我身边时,我闻到一股清淡的体香。

  两个贵族青年随後进入,其中蓝发的贵族青年双眼直盯著丝蒂与图星,虽然洁儿也极漂亮,但是因眼睛不便,显然已够不上他的标准了。而红发的青年则以欣赏的目光打量著三位美女,并没有因为洁儿眼睛的问题而放弃洁儿,相反的他的目光竟然望向洁儿多一些。

  丝蒂、图星与洁儿站在我的身边,亲密的与我相偎。

  他们四人把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白衣少女轻启朱唇∶“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位公子一定是威震天下的龙克军团团长龙克公子吧?”

  中年贵族与两个年轻人都为之一震,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的白衣少女竟然抢先说话,更重要的是眼前这身材挺拔,眼睛漆黑发亮的人就是龙克,那个现在风头正盛的龙克。

  “过奖了,正是在下。”我停下话题,反问道∶“不知道小姐可否把芳名相告?

  “

  白衣少女想了一下,说∶“小女子幽倩。”她的声音低不可闻。

  “清幽之境,倩影仙踪。”我赞道∶“好名字、好名字……”

  幽倩轻笑道∶“龙克公子过奖了。”

  我与幽倩谈笑自若,让旁边的三个贵族大吃一惊。

  红发的青年贵族连忙插言道∶“好一句清幽之境,倩影仙踪。龙克团长不光会打仗,没想到竟然有此文采。佩服!”

  “哪里哪里,有举元兄在此,我哪里敢称团长,不介意可以叫龙克。”

  举元一怔道∶“果然瞒不住龙克兄的神目。”

  “那麽这位一定是海啸大哥啦!”

  海啸道∶“哈哈,不错,正是在下。我就托个大,称你龙克老弟吧!老弟一身修为真是深不可测,有机会与一定和哥哥对上几手。”海啸果如传闻是一个武痴,三句话不离比武挑战。

  蓝发的贵族星洋此时也一怔,能让海啸看重的人绝不简单。

  “在下星洋,早就听闻龙克团长的各种事迹,今天一见,是一幸事呀!”

  “星洋将军客气啦!您的大名,我早有耳闻。”

  这次齐聚帝都四名受召见的将领在小亭内相见了。

  由於有共同的灭魔经验,大家相谈甚欢,不过也就是平常的闲聊,当然我成为主角,我轻松的回答各种关於晶石与神药的问题。

  白衣少女对晶石很感兴趣,问题直指向我的“人人平等”的咒词上。举元是云动军团出身,自然对晶石也了如指掌,对我使普通晶石爆发出强大力量也感好奇。

  虽然星洋与海啸不了解晶石,但也关心晶石的秘密,是以认真倾听。

  我自然胡吹一通,这种秘密要坚决保守。

  由於我的话令他们感觉高深莫测,所以都对我另眼相看,只有幽倩低头沉思。

  很快的,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星洋自傲得很,平时在人群里都是主角,今天到了小亭之内,我成为主角,让他心里晦气。每当我与幽倩聊得正欢时,他总把话题拉开,虽然很隐密,但怎能瞒过我的灵神能?修斯明也事先和我说了星洋此人自傲阴险,让我小心。

  更让我不高兴的是,星洋不时打量我身後的丝蒂与图星,而且色眼连连。丝蒂与图星是什麽人,自然发现他的举止碍著我的面子,没有发作,但已经让我感觉她们的不高兴。

  我连忙把丝蒂、图星与洁儿三人一齐抱在怀中,引起三人的娇叫。“这是我的三位妻子。”我每人在脸上吻了一下,对他们说道。

  星洋的眼神之中带出怒火。

  海啸与举元对我此举只是微微一笑,举元向我竖起拇指道∶“龙克兄弟真是风流浪子,佩服,引无数美女投怀送抱。呵呵,尤其东城居美院弃美一事,早就人所周知了,风流团长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海啸也应和著道∶“你再哭,再哭就变成居美院的女子啦!”说完放声大笑起来,白衣的幽倩也低头轻笑。

  海啸与举元都是真诚的汉子,又有共同的话题,很快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星洋从旁发难,不时提出一些军事难题给我,我对此一笑置之。以我轮王国战将之名,还不至於被他难倒,说了几个应对之策,让幽倩对我另眼相看,不过星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幽倩有事告辞,小亭相聚终於散去,虽然没有问幽倩的真实身分,但我感觉还会见面,如果再见面时我一定会揭开她真实的身分,我有这种感觉。

  这个魔法力高强、心思缜密的神秘少女,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印象。

  举元与海啸是我今天的主要收获,我知道我已经给他们留下深刻的良好印象。

  由於白衣幽倩先行告辞,星洋与举元、海啸等人自然相送,我也带著丝蒂、图星与洁儿回到了自己的东院。

  回到屋内,丝蒂、图星等人发起攻势,问我是不是对幽倩动心了;我知道对於幽倩,我只是好奇,根本就没有动心,便实话实说。

  图星老练的分析白天相遇的种种,同时以女性的直觉告诉我,幽倩也对我产生了好奇之心。同时说明举元与星洋都对幽倩有追求之意,可是幽倩对他们很冷淡。

  还有星洋眼神很坏,一定是诡计多端的坏蛋,让我小心。

  洁儿道∶“是呀!我也觉得他不是好人,我的感觉最准了。”

  我把我的观察向她们说了出来,三个终於放下心。

  接下来,是我教训她们三个的时候了。我脱光她们的衣物,布下屏障,一场修炼灵神能的大战又开始了……早就接到通知,所以今天起得特别早,迪克等人也没有忘记修炼武技,我一时手痒,与魔练队员大战起来,活动一下筋骨。然後洗个澡,换了一套普通平素的便装。驿馆的使者通知我准备出发,我与迪克两人随著使者来到前面,坐上驶向帝都王宫的车驿。

  在车内,我向迪克交代一些细节。车速很快,但还是行了不短的时间,终於,车停了下来,灵神能清楚的使我知道,前面就是王宫。

  与轮王国没有什麽区别,高大华丽的王宫是魔法世界权力的象徵,两边的侍卫也是精明强悍。

  我与迪克下车後,发现海啸、举元与星洋三人,此时他们穿著军服,等级一看就知道。海啸级别最高,是魔星战将;星洋也是魔星战将,但从服饰来看,显然比海啸低半级;而举元是一身金星战将的打扮。

  他们也发现了我,看我穿著便装,都为之一怔。接著海啸与举元热情的与我打招呼,我自然与他们问好,星洋没有打招呼的意思,看来自傲的他不愿意主动向别人问好。我没放在心上,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他回应一下,就算过去了。

  我将迪克介绍给他们,飞龙战神迪克之名也很响,不过从海啸的表情来看,他的武痴又要发作了。

  这时正好都平斯从宫内大门走出来,到我面前道∶“跟著我,我们进宫。”

  任何象徵权力的王宫都是一个样,进入王宫之後,我感觉好像回到轮王国的那个时代。

  白色卵石铺设的地面,显得高贵大方,巨大的建筑再也不是魔法所建,而是实实在在的木料与巨石组成,从每处都散发特有的魔法光看来,这些建材之中一定有大量的各系晶石。

  大门散发著红色光芒,进入大门之後,是一条长长的石桥通道,桥下流著清澈的泉水,泉水散发著特别的光芒,这种光芒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站位!”

  武士上前挡住我们去路,海啸、举元与星洋等人将自己的宝剑交由武士,同时双手举起,武士搜查身体,将利器取下。我与迪克自然也搜了一番,不过我与迪克并没有带武器,所以也没搜出什麽东西。

  都平斯对我们道∶“前面是封魔桥,过桥时可能会有一些不适,过桥後魔法力就会被封住,不要吃惊。”

  看来这就是封魔桥了,经过的人都会被封掉魔力,所以才不怕别人叛乱。我心里暗想著,不由得透世心眼全面提起。

  海啸第一个踏上桥去,星洋第二个,举元第三,迪克第四,我走在最後。

  透世心眼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进入了海啸的体内,海啸身体微颤了一下,接著向前走去,代表魔法力的魔法光芒在透世心眼下消失了。接著是星洋,他的身体也被强大的力量控制,魔法光芒一瞬间消失。举元也是同样的情形,身体微颤之後,魔法能量光芒突然消息。迪克比较奇怪,身体黄色光芒一闪即逝,同时在我透世心眼观察下,进入封魔桥的迪克魔法力也随著消失,只是消失的速度比其他人慢,难道是迪克修习古魔法的缘故?

  我正不住猜想时,终於到我了。

  我灵神能全部提起,神识融入其中,进入古井无波的境界。当我踏上封魔桥时,在我眼中的世界变了,一股强大的能量向我压来,猛然冲入我的身体,引起永生剑能量的反应,进行反击。

  两种超强的能量在我体内撞在一起,这种怪异的能量与永生剑能量并没有真正的较量,反而融入永生剑能量之中,永生剑能量从暴怒的情况安静了下来。

  我感觉一种精神力冲入我的脑内,灵神能全面反击,灵神能与这道古怪的精神能量正面相撞,在我脑域丹田里炸开了锅。突然,我发现这股精神能量很奇怪,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股精神能量显然不是我灵神能的对手,纷纷告败,同时向丹田那股古怪能量靠近。当两种能量结合在一起时,奇事发生了!一种熟悉的能量在我脑海中生成。

  “哈哈……终於来人了。”经脉里的杂质能量突然冲出来,迅速的进入我的脑域丹田之中。

  在脑域丹田的神识气海中,杂质能量化成一个全身散发金光的中年人,冲入我脑中的外来杂质能量突然停止了脚步,看著杂质能量化成的中年人,接著它不可思议的化成一个********。

  我神识里传来一声幽幽长长的声音∶“是你吗?”

  杂质能量化成的中年人上前一把抱住********,深情的对她说道∶“是我。”

  接著是漫长地诉说离别之情,在我的脑域丹田里,本应为主角的灵体此时却成为配角。

  “咳……祝贺两位团聚。”

  杂质能量此时传讯道∶“哈哈,算你这个臭小子识相,没有打扰我们亲热,不然有你好看。”

  “你说什麽呢?谁要和你亲热。”外来的能量化成的********不由的脸一红,打量著由灵神能组成的我的灵体。“亲爱的,这就是你的宿主吗?”

  杂质能量中年人点了点头。“一个天生走运的家伙。唉……我从来没看过比他还走运的人。”

  ********灵体突然散开,瞬间又集结成形,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能量在我全身游走了一遍。“天哪!天哪……灵神玄体、永生剑能与魔法能……”

  杂质能量中年人点了一下头。

  ********灵体再次打量著我。“哇!爱能的灵体……”接著脸色一变,对著杂质能量的灵体道∶“说,是不是你看到不该看的啦?”说著手伸出来,拉住杂质能量的耳朵。

  杂质能量灵体叫了起来∶“呵呵,老婆,你别生气,听我道来……”

  两个能量开始用他们的沟通方式交谈,我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接著我的灵体突然有一种预感,再看杂质能量与********笑嘻嘻的看著我,灵体没有身体,但令我也有一种类似全身寒毛竖起来的感觉。

  “龙小子,呵呵……我与老婆多年重逢,今天高兴,既然你这麽走运,我看是天生的,那好事就让你占了。现在让我老婆进入你的身体里,当然与我同住我的老家杂质能量脉。”

  我刚要想说∶不要!杂质能量传讯过来道∶“臭小子,如果你不答应,我会把你丑事都说出去。你小时候……”

  “好、好……我同意啦!”

  杂质能量的灵体向美妇抛了一个媚眼,做一个胜利的手势。“搞定。”

  美妇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清楚看到杂质能量大流口水。

  美妇道∶“老公,你看他多乖呀!又是爱能灵体,再进化下去很可能达到我们的程度。不如这样,我们收他为义子吧!”

  杂质能量大拍脑袋道∶“我怎麽没想到呢!收他做义子,我们在他身体里也是很正常的事。”

  我连忙道∶“如果你过来了,这座封魔桥不就失去效力了吗?”

  灵体美妇道∶“没关系的,我会留下一些精神力给封魔器,这样还是可以产生效果。”说著回头对杂质能量灵体道∶“老公,没办法,我这是帮助三创神一个忙,也算是回报他们的人情。我到这里,老公要帮人家修炼损失的能量哟!”

  杂质能量大剌剌的道∶“没问题,有老公我在,还不安心吗?呵呵,我教你练灵体双修术。”

  “老公,你个好坏哟!老想那个……”

  在杂质能量以公布我修炼合体双修术细节为要挟,我只好答应认杂质能量为义父,认********做义母,让他们两个高兴非常,如同小孩一样欢喜的跳动。

  其实我打著自己的算盘,义父以前也对我有很大帮助,虽然他传讯的口气恶劣,但我却从心底把他当成我最亲的人。而且对我有很大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义母一看我的魔法能与十能锁脉环,就知道我与三创主有极大的联系,所以她说她也没办法将我的魔法能封住,不过她告诉我,千万不要施展魔法,可能会引起里面人的注意。

  终於,义父与义母回到他们的老家杂质能量脉之後,我发现我还是站在桥端,前面是迪克正向前行去。於是我迈著轻松的步伐走了过去。

  义母的告诫我记在心里,用灵神能与内息将魔法能量脉团团围住。

  下了桥之後,我发现海啸、星洋、举元还有迪克的魔法力受到限制,看来封魔桥果然具有封魔之效。不过想起我自己的情况,我又觉得封魔桥名过其实。

  都平斯引导我们来到宫殿门口处,接著大殿内传来传海啸、星洋、举元、龙克与迪克入殿的声音。

  我们五人步入了大殿之内。在这里,我可以清楚的观察大殿内的情况。

  这是一个很大的宫殿,殿内是圆形,正中间是一米多、面积很大、由白玉建成的石台,上面放著一张由魔晶打造的坐椅。後面是三幅风格各异的巨画,三幅巨画画得维妙维肖,而且画中人物的气质让我惊讶,都散发淡淡的魔法光芒。

  中间那幅是菲明德力加,头上带著一个黄色的王冠,一身魔法袍式的王袍,显得庄严华丽,透出一股王者之气。他的左边是谆天化画像,一身武士打扮,双眼有神正视前头,一股杀气从这幅画上透出。右边是凡化多画像,一身魔法袍打扮,双眼透出智慧,像智者一般指引人前进。

  大殿两边各有一百张坐椅,以一米的台子为中心左右呈圆弧形散开。在谆天化画像那边有一百名身穿统一武士装的老者,年纪最小的都有六、七十岁的样子。

  为首的是一个满面红光的老头,细长的寿眉下一双儿童般天真的亮眼注视著我。

  我感觉到他的目光如同实质一般,身上的气息若隐若现。好强的气息!他就是魔武议会院的议院长武传功。

  顺著向下看去,在他身边不远处有九张座椅连成一片,上面坐著九位魔法议会长老,个个都是满面红光,眼神晶亮,打量著我们一行四人。从他们气势来看,无一例外都是武技高手。

  接著就是九十名魔武议会员。他们的年纪也不小,身形坐姿显示他们的实力。

  再右边凡化多画像下,接著王座的是一张座椅,上面坐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身上散发著强大的魔法光芒。我终於见到最高的魔法高手,以我的估计,至少达到大魔法导异师的水平,一双慈祥的眼睛打量著我,这个一定是魔法议会的议院长魔修达。

  离他不远处的九位魔法议会长老,身上魔法力的光芒也强大异常。

  接下来的就是九十名魔法议会员,身上穿著特制的魔法袍坐在那里打量著我们,散发出强大的魔法能量光芒。

  再向高台的两边看去,左右分别站立著穿著各种朝服的内政大臣,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我们。在我透世心眼观察之下,他们的目光多数对准我与迪克,眼中微露惊异之色,显然对我与迪克的平民打扮感觉惊异。在我的观察下,这些大臣身上的魔法力也同样受到了封魔桥的限制,没有散出半点魔法光芒。

  白玉高台之上,魔晶坐椅上坐著一个老者,头上带著王冠,王冠散发出魔法能的气息。王冠的魔法能量的光芒将老者全部罩住,散发王者的威严,这就是“圣王王冠”,确实厉害。

  再看君王的身上穿著特制的魔法绵袍,华丽无比,整个人散发著强大的气势。老者同样打量著我们,当他看到我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兴奋。

  我与迪克随著海啸他们施了一个练了半天的皇宫礼节。“参见君王。”

  “好好好!不必多礼。”苍老的声音响起,接著老者道∶“果然英俊不凡,威武雄壮,真是我魔法****之幸。海啸,听封!”

  海啸连忙上前行礼道∶“微臣在。”

  “封你为海风军团一等魔星战将,赏十万法魔币,在帝都享受二品将军之级别。

  “

  “臣谢君王。”

  接下来星洋与举元都受到了封赏,他们十分高兴的谢了恩。

  “你就是龙克?”君王打量著我道∶“为什么穿平民衣服?”语言之间有责备之意。

  我平静的道∶“回君王,臣龙克虽然已经得到地火军团的军团自治权,但没有适当的制服,所以只好以平民装来见君王。”

  “哦……听说你最近在东城做了很多事情,自创了一种神丹妙药,不知道是否属实呀?”

  “回君王,神丹是臣多年研究,才研制而成,有神奇之效……”边说边从怀中取出准备好的药盒道∶“这里备有三粒臣精心研究的清神丹,献与君王。”

  说著打开药盒,一股浓浓的药香传了出来,这三粒神丹是我特制而成,加了一些草药,香气扑鼻。

  由於药香含有清心的作用,站在殿内的大臣感觉精神为之一振,两边的议会员也闻到了这股香味,表情都是吃惊非常。

  君王连忙对身边的侍者道∶“呈上来。”

  “好香呀!”君王看著眼前三粒白玉般透著莹光的清神丹,不住赞道∶“闻著香气就让人感觉清爽,果然是神药。”

  “君王,此药没有经过检验,请君王慎服。”说话的是一个魔法议会员,大约有七十多岁的样子,一身强大魔法光芒。

  “叶天青议会员多虑了,圣王王冠并没有发出示警讯息,自然不是毒药。再加上此药质如玉石般清透,而且只闻香气就让人感觉如此清爽,自然是极品神丹,朕试一下功效如何。”

  说著拿起一粒放到嘴中,清神丹入口即化,化成一股清流流到君王的腹中,接著灵神能的作用下,神奇妙用升起。只见君王突然身体一震,猛地站起身来,圣王皇冠散发出强大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只一小会儿,再看君王时,他变得年轻起来,双眼之中的神光比刚才亮了数倍。

  “哈哈……真是神丹。朕服下之後,只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似恢复到以前青年时代,而且全身魔法力竟然增长……太神奇了!”

  接著台下大臣一起赞美起来,整个大殿之内充满了喜庆气氛。

  “龙克,是否可以多为朕炼制神丹?”

  “君王,对不起,神丹材料特别,而且一人最多只能服三粒,如果超过此数,对身体有特别伤害。”

  君王点了下头,道∶“嗯,贪心了。是我的自然会得到,不是我的再努力也没办法争取。那麽,龙克,你想要什麽赏赐呢?”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我下定决心道∶“臣只要东城平民巷「平等城堡」的自治权。”

  “哦……朕也听说了,你在帝都东城平民居住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叫平等的城堡。

  是拥兵自重吗?希望你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君王一改刚才温柔的语气,冷冷的对我说道∶”如果有没有合理的理由……来人啊!“

  接著大厅里闯入五十名手拿利刃的护卫,护卫穿著统一的卫士袍,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武技与魔法高手。为首的是一个青年将领,气息紧紧罩向我与迪克。

  不要妄动!我用内传音魔法向迪克传说道∶听我号令。

  接著我看也不看护卫,冷静的看著君王。从他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他对我的赞美,但这并不能让我摆脱危机。我开始赌,就赌这一把,赌他只是试探我的底细。

  “君王,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

  “君王,何为天下?”

  “八方上下之地,即为天下。”

  “君王之志是统一天下,领导万民,受天下万民之爱戴。请问君王,是否如此?

  “

  “不错。”

  我停顿一下接著问道∶“好,那麽再请问君王,何为万民?”

  君王想了一下道∶“天下之民谓之万民,天下之内所有人称之为万民。”

  “万民在君王统领之下,是不是要得到幸福和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这个当然。”

  “可平民也包括在万民之内,平民为什麽没保障?”

  “这……”

  “我为君王做了让万民景仰君王之事,有何过错?”我再理直气壮的说著∶“各位请看。”

  说完我从贮物的异空间拿出两块魔晶石,“请君王与诸位大人观看,便知我龙克所做的是对还是错。”

  魔晶被播放出来,这是我让迪克等人在初到平民巷时录下的影像。

  破旧不堪的小棚子、骨瘦如柴的老人与小孩……悲惨的生活,让大殿里所有人动容。

  “这就是平民巷最原始的生活。”我低头悲声痛苦的道∶“这就是我们魔法世界的子民。”我的心也不由得激动起来,看著君王与议会员大臣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我接著道∶“请再放另一个。”

  魔晶放出的影像是城堡建好後里面的情况,平民欢欣不已,不时的呼喊我的名字,脸上带著重生的喜悦。最後是吟游的歌声,歌声欢快动听,大意是赞美三创神,赞美君王派下龙克来拯救他们。

  “这就是我救助平民的理由,我不想我们****再有这些悲剧发生。我要让所有****子民明白,帝都的最高君王并没有忘记他们。”

  大殿一片沉寂,只有微小的呼吸声。

  “好、好……龙克,你可是第一个敢在朕面前说这些事的人。胆子不小呀!指责朕治国不力吗?造成平民受苦是不是?”君王冷下脸道。

  “哈哈……敢说这些话,我龙克已经做好被杀的准备。君王如果还不明白这个道理,我多说也没有用。我之所以敢说这些,是因为我相信君王是一个爱民的好君王。有句话古话说得好∶「天下万民是水,天下之王是舟水可载舟,也可覆舟。」”

  “水可载舟,也可覆舟……”君王重复著我的话,最後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龙克!许多年没人敢这样冲撞我了,你是第一个。龙克上前听封!”

  “臣,龙克在!”

  “赏龙克军团军号,享受平民的管理权力,同时特封龙克为监国使,监察各大臣的工作情况,发现贪污舞弊者,有密报之权,同时负责让天下平民得到生活的保障。”

  “臣龙克领命!”

  “君王请慢。”一名大臣走出来道∶“龙克封监国使之职,我有异议。监国使已经空下数十年了,今天突然提起,臣以为不妥。首先监国使责任重大,应以有能者担当,龙克虽然有功,但资历尚浅,难以服众。请君王收回成命。”

  “请君王收回成命!”又走出数十名官吏一同请命。

  “龙克以区区数万战士,战胜二十万魔兽,以保魔法世界太平,这是很大的功劳,又在朕面前直言,可见其忠心一片。此人担当监国一职。”

  叶天青又站起身道∶“君王,是不是经由议会商量一下再定?这样比较妥当。”

  “是呀!是不是由两院议会进行表决,再决定他的职务?”

  “哈哈,我想不必啦!授监国一职之权在朕的手中,同时龙克为平民请命,让天下万民成为朕的子民,还让他们的生活变好。我有这个义务,同时在座的各位也有这个义务。如果不是今天龙克的魔晶影像,我们还以为天下太平呢!万民都可以享受生活。龙克为万民请命,我想不用议会表决,议会员都会支持。”说到这里,看了左边的魔武议会院的议院长武传功,与右边的魔法议会院的议院长魔修达。“两位议院长对此是否有意见?”

  “君王爱民如子,真****之幸。一切由君王作主,我们对此表示支持。”

  “慢著,君王处理事情不公!”说话的是一个老者,身上散发强大的气息,穿著军团长的制服。

  “哦……是水团长。朕哪点处理不公了?”

  “回君王,这里四个一起受封,为什麽只有龙克得到监国使的职位?我帐下的星洋,与海老之子海啸,还有云动军团举元小将,每个人都是有功之臣,为什麽他们就不能得到监国一职呢?”

  “水团长,朕事先已经对他们进行了封赏。”

  “话是不错,只是论战功,我帐下的星洋不会输龙克,论武技嘛……”

  天水军团团长水阁啡刚说这到这里,星洋上前道∶“君王,我愿意向龙克挑战,胜者可得监国一职。”

  “这……”君王看著我。

  从刚才的对话中,我也看到了君王并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同时我也觉得,东城扬名只是开端,现在提供一个更好的机会让我扬名。且为了丝蒂她们,我也有必要教训一下星洋。於是我上前道∶“臣接受挑战,愿与星洋战将比武一场。

  “目光与星洋首先交战起来。

  君王问道∶“海啸、举元,你们是否要参加?”

  “回君王,臣不想参加。”海啸回答。

  “回君王,臣也不愿意参加。”举元同样回答。

  “好,那麽三日後,在校武场进行比武,胜利者除了得到监国使一职外,还可以得到圣水一瓶。”

  终於召见结束,诸位大臣与我相见,祝我取得胜利。他们精通权谋之道,虽然比赛还没有结果,但是先拉拉关系总是好的。我和他们客气一番,这时海啸与举元来到我身边。

  “龙克老弟,我看好你哟!”海啸直言说。

  “我早就看不惯星洋了,老是高傲自大。龙克兄,就看你的啦!不过小心一些,他的实力也不可以小视,不过你老兄的实力更加强大,我与海大哥一起为你加油。”

  “放心好啦!我对此很有信心。”

  “那就好。你真的不知道,在你顶撞君王时,我们都为你著急。还好你老兄因此得到君王的赏识,不然君王真要对付你。我已经与海老哥想好了,拚死也要保你周全。”

  “龙克老弟、举元老弟,走一起回驿馆,我们小亭里畅饮几杯,先为龙克老弟的胜利庆祝。”

  我们几个人又上了封魔桥。因为义母入体,使我感觉不到异状,不过海啸与举元过桥之後全身魔法光芒再次自身上散发出来,看来魔法力已经恢复。

  很快的我们一起坐上马车,回到了驿馆之中,我、迪克、海啸、举元就在水池边的小亭里畅饮起来。

  魔法帝都的君王这关我是闯过去了,真不知道还有几关等待著我……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