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监国比武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2183 2016.06.21 12:39

  自见过君王之後,我住的驿馆热闹起来,我自然是他们首先重视的目标。虽然我还没有当上监国使,但至少我在大殿之上深受君王的赏识。而且他们听说我的武技与魔法很厉害,很有可能会在比武胜出,这种人自然要拉拢。

  同时大殿上神丹的试用,也加重了他们对我的推崇,谁不想得到可以年轻的神药?络绎不绝的人潮将驿馆围了数圈,投名要求会面的帖子几乎快堆积如山。

  此时我闭门不出,闭关三日为三日後比武做准备,谢绝来访,以这个理由将来访者拒之门外。

  我坐在屋内,通过通讯器与修斯明进行了秘密商谈。

  “人魔怪那边有什麽动静没有?”

  “他们十分安静,这让我觉得十分反常,很可能在搞什麽重大的阴谋。”

  我想了想。“多派侦查人员,一定要查出他们的动静。”

  “好的,不过我这里有一条关於西方天水军团的准确资料。天水军团此战大战後死伤二十万的军士,他们所报的军功其实是人魔怪自动退回「死域魔园」。”

  “这个情况我也猜到,人魔怪若是这样好击败,我才会惊讶。”说著话锋一转道∶“我的商业计画现在进行得如何?”

  修斯明传讯道∶“哈哈,龙克老弟,我真是佩服你在东城的几个手段,现在平等晶石与神丹都销售极佳,可以日进百万。这些钱我都存到我商号下的银庄,对各地平民平等活动进行资助,整个大陆现在都知道吟游诗队的事情。”

  “那就好,这两个方面要由修哥费心了。”

  “哪里哪里。就帝都内的情况而言,有几个势力已经对你注意上了,请小心行事。”

  “请修大哥放心,小弟一定会好好的处理这些事情。今天就到这里,有事请及时向我汇报。”

  修斯明收了线以後,我整理了一下刚才的情报,发现我已经站到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

  我受人重视的原因是龙克军团这股强大的军事实力,同时再加上钜额的财富与诱人的宝藏,如果我是帝都的几大势力,也会全力拉拢。只要我的态度不明,他们一时也不会拿我怎麽样,我要运用君王给我的权力,全力将帝都内的平民安排妥当。

  大殿之上的君王并不是真正的君王,我有这种感觉,我的实力与资质他看得一清二楚,他打算让我这个外来者得到高位,以牵制帝都的其他势力。眼前的比武是他给我的另一个考验,通过了考验之後,我就会得到他的重用,他自然会给我更多考验以便考察我,这些我也不得不防。

  星洋早已经搬出驿馆,住在天水军团团长的府中,水阁啡正帮他苦练武技。看来自傲的星洋终於出手了,我也确实想见识一下魔星战将与地榜的实力。

  来到帝都多日,并没有太多时间进行闭关修炼,所以我决定修炼一下自己的功法。对了,看看义父义母有什麽指教没有。

  想到这里,我请迪克等魔练队员帮我守关,我要进行修炼。迪克他们一脸兴奋的样子,可能我每次修炼之後,都会产生较大变化,让他们感觉好奇。

  布下三创主留下的阵界,我的心神融入灵神能之中,化成灵体,来到杂质能量脉处。“义父、义母……”

  我直接闯了进去,眼前义父与义母所做的事情,将我惊呆当场。

  只见杂质能量的灵体义父,与外来能量的灵体义母,正在进行合体双修术,两团灵体紧紧的相拥在一声,灵体之间的感觉清透得很,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黑白两道精纯的灵神气线在他们灵体上游走,看似一种奇妙的功法。

  我的灵体被这两条流动的气线吸引,气线自义父身上下丹田交合处产生,慢慢先通过胸口几处重要大穴,猛地窜入,再贯穿头顶天门,之後转而向下,通过口腔灵舌进入师母体内。而义母的灵神气线从天门升起,迎合著义父灵舌传来的气线向下运转全身,接著来到下丹田,传到义父体内,形成一个回圈。

  同时,两个灵体竟然散发出一种迷迷茫茫、模糊不清的光影,光影起伏荡漾,慢慢在他们的身体形成一个黑白相间的太极图形。当我看到光影图形时,“太极”

  这个词就从我灵体深处产生,让我莫名其妙的知道这个图形就是“太极”。

  我深深感觉到这个图形的灵神流动,灵感突然被太极吸引,忽尔见到高山之雄壮,我的灵体不由自主的产生俯瞰大地之感;忽尔看见瀑布之不停,我感觉到灵体不断的畅快流动,绵绵不绝;忽尔天地静止,我感觉最深层的宁静;忽尔万物运动,我则全身发颤,灵体爆炸开来,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在运动……接著灵体之深处猛然升起一种感觉……砰的一声巨响在我灵体最深处炸开,我终於来到一个广大无垠的空间,迷茫的感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产生。我不知道我的灵体此时也产生了同义父义母那样的模糊光影。

  在光影笼罩之下,我感觉到我灵神能所组成的灵体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这是一种超过灵神的神觉,我感觉我的灵体全部被改造,灵神能还是灵神能,但比以前更加强大。

  我平静的体会著超灵神的神觉,体会著各种妙用,不由自主的随著天地之间的玄妙自由的飞舞,一切是这麽的自然和谐,让我完全陷入一种无知、无欲、无求、无我的境界,动作浑如天道一样完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一阵召唤,我的意识一聚,灵体终於找回了自我。心中冷汗连连,差一点迷失了自我,成为没有意识的驱壳。接著再看我的灵体,从原来的能量形化成晶莹如玉的实质物体,灵体如同实体般出现,以前化成灵体时费力的感觉消失了,灵体如肉身般具有感觉,动作是如此自然。

  我自语道∶“这是怎麽啦?我觉得全身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是极为舒服,极奇妙的感觉吧?”

  “不错……”我不由自主的回应著。

  “我要打死你这个臭小子!”义父猛地扑向我。

  我清楚的感觉到义父灵体的动作,这是以前根本没办法感觉的。看著他攻来的灵手,我的灵体自然的向边上一闪,躲过他的攻击。

  “好小子,果然不同了。”说著义父向我猛攻过来,灵识的打斗与真实的打斗全然不同,在这里,只要你有想像力,就可以把不可能化成可能。

  各种奇怪的招数向我杀来,杂质能量脉空间里出现无数个义父,无数个义父用不同的招数向我的灵体攻来,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觉每个义父的差别,和招数的後续手段。

  这是一种超过灵感的神觉,我把握住义父攻来时那有如玄妙的至理,我没有动,神觉告诉我所有攻击会擦身而过。果然事实证明神觉的正确性,无数个义父终於化成一个真身。义母睁著一双大眼睛,吃惊的看著这一切。

  “好小子,果然得到灵体的进化升级,看我这招。”说著义父灵体手指画出完美的太极之形,太极悬在空间之中,接著光芒大闪,所有光芒化成万道光箭直向我射来。

  我将所有的想法摒除,让神觉自主的做出决定。与义父相反的是我轻轻缓慢的伸出手,整个过程让义父与义母的眼神首次出现惊讶,接著我的手掌轻轻一压,万道光芒现出一段一段的光箭,无数由光组成的箭静止在空中。

  此时它们离我手掌只有一寸的距离,我伸手拿起离我最近的一道光箭,轻轻的在手中摆弄一番,然後将其扔在地上,眼睛一闭,发出神觉意识,所有静止的光芒之箭如雨般落下。

  从义父与义母的眼中,我发现惊讶之色。

  义父老奸巨猾道∶“臭小子,谁让你不说一声就走入我家里的?”一副凶像。义母则站在一边,看我们父子玩笑吵闹。

  “义父,这是我的身体,难道进入我的身体还要向你老人家请示吗?”

  杂质能量恨恨的道∶“现在这里是你义父与义母的家。说!你来了看到什麽啦?

  “

  义母灵体的脸上不由一红,骂道∶“你这个臭家伙,什麽话都问……你找打呀!

  “

  “老婆,呵呵,我错啦!”义父向义母认错,我与义母看著义父那个窘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龙,到义母这边来,不要再理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人家刚来就要和我修什麽双修,敌不过他的要求,只好答应。不过小龙,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灵体修改不是轻易可以修炼的,一个差池就会陷入无底的深渊之中,要不是你义父熟悉你的灵体,运用自损修为的灵神共震向你发出召唤,你可能就会变成意识,陷入其中。”

  听到这里,我才想起那熟悉的召唤是义父发出的,不由得升起对义父的敬意。

  义父此时也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我的肩头道∶“小龙,你现在已经有了神觉,虽然神觉很少,但是以後修炼灵体,再也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从现在开始,你才进入灵体真正的修炼。”

  “谢谢义父,谢谢义母的再造之恩!”

  义父道∶“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进入义父与义母的境界了,只是我们比你走得远一些。有闲时来找义父与义母,我们会传你几招的,回到自己的意识界吧!再不回去,比武就要晚了。”

  接著义父向我传讯道∶“回去好好修炼合体双修,现在合体双修还是灵体的根本。”接著对我使了一个眼色道∶“多玩几种花样,你义母太厉害了,我有点招架不住,我得学著保身。”

  因为这句话,我的灵体差点散开。没想到杂质能量义父会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一种後悔认义父的感觉。

  当我回到意识界时,不用睁眼就可以看到,木屋外站著很多人在焦急的等著,从他们关心的表情中,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暖流,全身充满了斗志。

  屋外的小飞猛然站起身来,直盯著屋内的我,发出低吼∶“克,你回来了吗?”

  “嗯。”

  “克,小飞有一阵子无法感觉你的存在,心里好乱,但又有种感觉,你没有危险,不然小飞早就冲到屋内了。”

  “没事,只是经过一些奇遇而已。”

  “是呀!小飞现在感觉克完全变了,灵神能比以前强大数倍,而且在质上发生了改变。”还是小飞最了解我,通过心灵相通就可以发现我的变化。

  “等一会儿再谈,现在让大家进屋吧!别让他们担心啊!”

  “大家都进来。”

  屋内的丝蒂与图星、洁儿发现小飞的异变,猜到我已经醒了,转著急为惊喜,第一个冲到屋内。迪克等人也很是关心,当听到我的声音时,他们只感觉我的声音变了,语气之中带著平静安详,让他们本应著急的心静了下来,纷纷走到屋内。

  当他们看到我时,不由得怔住了。

  在他们眼中的我,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改变最大的是就我的双眼,漆黑的双眼透出一种让人平静的神气,他们身上的气息接触我的目光後开始自然平静的流动,内息心法不明白的地方在我的目光下也圆满贯通。

  我变得很普通,普通之中透出一种神秘的味道,坐在那里是那麽平静安详。接著我站起身来,众人心神再次一震,每个动作是那样完美,动作中有一种天生的玄理,气息与屋内浑然一体,又独立成天地。

  迪克眼中透出火一般的热力。“老大……你的修为又提高了。”说著有点黯然的道∶“我不知道什麽时候也能达到你目前的境界。”

  所有人在迪克的话下陷入沉思。

  “练武、练魔法,都是在练心,心正路宽,把握真我,可达大成。”

  迪克等人听到此话,全身一震,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改变。刚才他们的沮丧差一点让他们的修为倒退。我的一句“把握真我,可达大成”终於让他们振作起来,破而後立,每个人的精神修为大进一步,直接表现在气息上。

  我心里很高兴。现在迪克等人差的就是心的修炼与一点点的点醒。

  “好啦!随我去比武场,看我怎麽取胜的。”接著我自信的走出小屋。

  天地在我眼中再也不是模糊不清,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天地之间内在至理的呼应,永生剑内息运起,慢慢腾空而起,向校武场方向飞去。

  皇家校武场说这是一场比武,还不如说这是两种势力的较量,所以引起帝都内其他势力的关注。到场的人极多,上至君王与两院的议院长,中达各个等级的官员,下达帝都有名的贵族纷纷到场观看。

  就连平时不露面的魔法院与魔法武院,两大学院也派出人来观战,虽然是一场比武,显然两个主角的武技与魔法引起大家极大的好奇心。

  首先比武的主角天水军团的星洋,年纪轻轻就可以当上魔星战将,其父星海也是魔法院的高手。星洋自幼在魔院长大,是帝都十杰之一,并登上了地榜。可以称为帝都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高手。

  另一方是龙克军团的团长龙克。自从他出现以後,每战必定创造出不小的奇迹。以数万平民军士大败魔兽二十万大军,让魔法世界震惊。来到东城之後,龙克军团的强悍,以及平等晶石与神药的成功,使龙克成为这一段时间帝都最热的话题。再加上龙克是魔法之都的特使,更让人产生无比的好奇之心,希望看看龙克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台下的贵族议论著,龙克怎麽还没有来?到底发生什麽事啦?议论声四起。

  星洋也搞不明白,时间马上就到了,龙克怎麽还没出现,难道是心理战?所以他还是冷静的等待。

  君王此时到了一阵了,脸色平静,也不知道心里想著什麽。

  两院的议院长则是老神在在,闭目养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眼看时辰就要到了,贵族与官员议论声渐渐大了,有的说龙克不敢来应战,害怕输掉比赛,有的则说这是心理战,不到最後不会出现,还有的人说龙克是不是半路受阻了?总之众说纷纭。

  星洋有点坐不住,他们没这样被人轻视过,一向自傲的他,要等这个突然窜起的龙克,让他心里极为不爽。

  “冷静些,不来更好,这样我们也不必费事与龙克一战。”水阁啡道。

  “是,团长。”星洋虽然口头这样说,但心里极为不服,龙克这样看不起他,让他十分气愤。

  终於时间到了,龙克还是没有到。有的侍臣道∶“君王是不是取消这次比武?”

  就在此时,两院的议院长向远方望去,同时台下一些魔法与武技高强的人也向远方望去。

  我加快了飞行速度,以很快的速度飞到皇家校武场内,缓缓的落下,快步走到君王面前,“臣龙克来迟,请君王恕罪。”

  “龙克,你因何来迟?”

  “回君王,因为家中突发事情,所以来迟。”

  君王道∶“是否休息一下再进行比武?”

  我明君王的意思,他看到我以极快的高速向这边飞来,这种高速飞行极耗魔法力,所以希望我藉此休息一下。

  我自然的笑了笑道∶“谢谢君王厚爱,龙克请求现在比武。”

  “好!龙克上场。”

  我身上的变化,让武传功与魔修达同时打量著我,并向我露出一个微笑,看样子他们也发现我身上气质的改变。

  我轻轻的走上比武台,站在龙克军团一方,此时迪克等人也到达了校武场,站在我身边,为我助威。

  当……比武锣声响起,校武场一片安静。

  “星洋、龙克……上台。”

  我脱掉身上的外衣,一身武士的轻便打扮,迈步走上台,看著星洋,星洋也同样望向我,当他看我身上只有自然之气,并没有威武气息时,眼中露出一丝轻视的神色。

  星洋一身魔法师打扮,魔法袍透出强大的魔法光芒,一下子就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引起台下一片叫好之声,星洋一脸极为受用的表情。

  “星洋战将与龙克比武,现在开始!”

  我与星洋分别站在台的两边,开始并不急著动手,相互打量著对手,希望发现对方的破绽。

  我悠闲的站在那里,双手自然下垂,自在无比,气息散入整个校场之中,让台下的几个高手眼中透出讶色。

  星洋摆出一个魔法的起手式,一步一步向前行来,随著他每步向前,全身气势也上涨起来,每一步如同雷声般在校场内响起。

  我知道他再走三步就达到气息的最顶点,我轻轻的向前一步,身体快如闪电,在一些眼力差的人眼中,我好像从原地消失,突然又在左边一步处出现。

  台下的人大声喝起好来。

  星洋眼睛透出战意,终於迈出他最後一步,如一道闪电向我冲来。

  “心咒!星洋竟然可以使用心咒。”

  台下观战的人还没有说出这句话时,我已手指轻摆,也是一道闪电射出,与星洋的闪电相撞,两道闪电在三米之内的空间闪动,如同烟花一般漂亮。

  “啊!心咒,两个都是心咒!”了解魔法的人大声疾呼起来。

  星洋脸色不好看,他对心咒下了很多工夫才练成,没想到我不用施展咒语就可以展开反攻,看样心咒熟练程度比他还高,这让他小心起来。

  其实他哪里知道,电系魔法环的解开让我拥有了电系魔法,魔法对我来说与永生剑能量一样,用灵神能可以随调随用,与现在的魔法完全不同,而且根本不需要魔法力的控制。

  魔修达脸色变了变,以他大魔导异师的水平自然可以分清楚与我星洋使用魔法的不同。以星洋的年纪能修炼心咒已经很不容易,可是怪就怪在龙克的心咒十分古怪,闪电一出毫无徵兆,而且周围空气中的魔法能量并没有像星洋那样产生波动。魔修达心里暗自猜想,让他更注意我的行动。

  其实自从得到神觉,我感觉无比清透,整个校武场虽然人物众多,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变化以及表情都深深映入我的眼底,我有一种天下万物尽在我手里的感觉。

  虽然兴奋,但不失神,自然平静的对待眼前的一切。

  此时站在场边的魔法院与魔武院,这两个帝都最有名的学院代表有一种古怪奇异的感觉。魔法院的人觉得我的魔法很奇怪,与他们接触过的魔法不同;而魔武院的人却觉得我在使用武技,运用武技技巧施放魔法。

  经过一次对决之後,又恢复了平静。

  星洋与我都停了下来,没有进一步的发招。

  “龙克兄也用心咒魔法。”星洋开口道。

  “星洋兄运用,我自然要还手了。”

  星洋正色道∶“刚才只是试探,龙克兄果然有资格成为星洋的对手。”

  我并不动气,接著看他的表演。

  “刚才我先发招了,这回到龙克你了。请出招,如果害怕可以告诉我,哈哈哈……”

  虽知道他用激将法,但我透世心眼下,他玩什麽花样,自然逃不出我的眼睛。同时神觉的种种妙用,我现在还不太了解,正好拿星洋来试招。

  在我回答一个“好”字以後,台下不少高手不住摇头,看样子是以为我受不了激将法。

  透世心眼清楚的察觉到星洋身边火系魔法的聚集。又是心咒,想给我一个突然袭击,我们看看是谁掉到对方的局中。

  我平静的向前走去,每一步的距离我知道都是相同的,我就有这种感觉。以似缓实快的步法来到星洋面前,没有别的动作,单拳击出。

  “龙克你上当了!”星洋大叫,接著,我身边四周出现一道火墙将我团团围在当中,烈焰在星洋的控制下向我压来。

  我运用内息迅速形成一个保护结阵,火焰受阻。同时星洋跳到空中,咒语声响,一个由土系与风系组成的复合魔法从上空向我砸下来,巨大石块随著巨风以螺旋方式旋转著自我头顶拍下,气势惊人。

  校场贵族一阵惊呼。

  我自然很清楚的了解他的战术。全身内息猛地运起,弹身空中,同时身体顺著巨石的旋转方向转了起来。在神觉的帮助下,巨石的旋转速度、力度的大小、巨风的气流变动一一收在心底。我双手向前,身体旋转冲向巨石。

  砰的一声,巨石落在台上。眼力差的人以为我被巨石砸死,但真正的高手确看出我的身体转动的速度与巨石同步,双手似一把利刃瞬间在巨石上挖出一个深坑,我将身体藏於巨石之中,利用巨石挡住了四周的火焰,构思之巧妙让他们震惊。

  星洋先是一喜,但突然觉得不对,没有听到龙克的惨叫声。察觉这招并没有奏效时,他发现巨石出现裂痕,接著巨石弹射出去,四周的火焰被石块击灭,同时巨石的石块布在保护结界上,发出砰砰的响声。

  台下的人再向台上看去,我还是站在原地,自然平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离开过。

  “好……”

  台下的人对我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破解了围困感觉十分惊讶,纷纷大声叫好。

  星洋此时脸色十分难看,二话不说,猛地用武技向我攻击,显然他自信的魔法对我已经失去效果,乾脆以武技取胜。

  在我眼中,星洋的暴雨动作真是缓慢到极点,而且破绽百出,武技根本不能与我这个古武技大师相提并论。在他暴雨般的攻击之下,我闲步游走,每一步恰到好处的闪过他的攻击。同时不时击他一招,每一招都让他停下进前的速度,全力防守。

  接著我一改常态,砰砰的与他掌掌相撞,掌掌相对,相撞的声音不绝於耳。

  在观众的眼里,这种硬碰硬的比武让他们兴奋得大叫。

  星洋有苦自己知道,刚开始他快速的攻击总是让龙克闪过去,而且每招只差一点,让他气急败坏。现在对手每拳每掌都能对上他的拳掌,而且相撞之後,他如同击在硬板之上,如果对手不是身形同样微颤,他早就放弃攻击了。

  星洋哪里知道,这是我故意造成一种势均力敌的假象。好不容易比武一次,自然要玩得尽兴,且显得太高明,会使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

  砰……终於,我与星洋分开了,星洋脸上透出汗水,我也故意的让满脸变得通红。

  “好呀……”台下观战的人此时情绪高张,纷纷为我们叫好。

  君王一脸微笑看著我与星洋的比武,他已经看出我的实力要比星洋高上一筹。

  武传功与魔修达两人此时目光落在我身上,已引起他们的注意。

  光顾著体会神觉在比武中的运用,忘记隐藏自己的能力,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了。神觉的功效我体会得差不多了,不懂之处可以找义父与义母讨论,现在应快点结束这场比赛,拖得越久,那麽对我越不利。想到这里我运起极速身法,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向星洋攻击,星洋突然感觉到一阵压力,看到我快速向他冲来,被我气势所压,连忙闪开。我回身一踢,踢向他的腰间,腿在空气中发出嗡的一声气音,可见力度之大。

  星洋双手出拳,直击我飞踢过来的劲腿。没想到我这是虚招,灵动的内息一转,落腿上步击拳,永生剑能量内息化成一道黄芒拳晶向他攻来。

  星洋大惊,不过在关键处表现出他高手的素质,全身内息提起,双拳组成一片光盾挡住我的拳晶。由於他反应慢了半拍,只听得一声巨响,整个人被击飞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我也藉著反震之力向後退去,运劲使脸上出现一阵红色,之後变成苍白。

  星洋的魔法袍染上鲜血,透出不甘的眼神。

  “星洋兄,承让!”

  水阁啡来到星洋的面前,施展治疗魔法,一会儿星洋脸色好看一些。星洋狠狠的道∶“今天一败,他日必定奉还。”

  我没有理他,对台下的观众表示谢意,引起台下的人一阵欢呼之声。不少官员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虚假微笑,上前祝贺,我一一回礼,表现得大方自若,让这些官员产生一种我不是很难相处的感觉。

  来到君王面前,又受到君王的大加赞扬,最後颂下圣令,代表监国使的重责终於落在我的身上,又引起其他人的一片赞颂。一时间我成为台上的主角,我自然说了几句报效国家,认真完成监国使职责的场面话。

  武传功与魔修达一同来到我身边,以长者的口气指点了我几句,让我好好负起监国使的责任。两个掌握实权的人物,我可不敢得罪,虽然我知道神觉大大缩小了我与亘榜高手的差距,但是真正与亘榜高手一战,以我目前的实力来说根本不可能。

  见我使了一眼色,屏页法从怀中取出两盘神丹。

  “这是龙克炼制的魔能丹与还身丹各三粒,魔能丹服下之後可以增加魔法力的功效,而还身丹则是治疗重伤的良药。”

  我分别赠给了魔修达与武传功,他们也高兴的接下。不过从他们两个的眼神之中,我清楚的感觉到他们之间并不像想像中的那样亲密,反而有一种敌对的感觉。

  君王正式传与我监国大印,我郑重的收下,然後交由迪克保存。

  正想告辞时,君王宣布与我共进午餐,我只好留下。不过从大官的嫉妒来看,与君王共进午餐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往往是得到君王重用的表现。

  向迪克等人交代了一些事情,让他们先行回驿馆,然後留下等待与君王一见。

  君王请我赴宴,我觉得绝不是简单的拉近君臣之间的关系,很可能有别的事情相商,最有可能的是对我进一步的测试。

  侍臣领我向内行去,这次直接领我到後宫。一路上各种奇丽的皇家美景,让我感觉来到一座美丽的花园之中,花园布局设计巧夺天工,我似看到了浑然天成的道理,不由得对设计此园的人生起兴趣。

  随著侍臣一路前行,一边欣赏美景,很快就来到一处宫殿。宫殿上写著“清流宫”,在众多建筑中并不是很显眼,相反显得破旧,而且一路上护卫的实力都大大增加,让我不由得留意在心。

  “龙克监国使到了!”

  “让他进殿!”君王的声音从清流宫内传了出来。

  我进入透世心眼的状态下,清楚的看到殿内的五人,神觉竟让我的透世心眼产生一种透视的效果。

  正中是君王,旁边有三个护卫,每个人的实力强大无比,皆是高手。

  最後一人在屏风之後,没有听到他的呼吸之声,身体混入大殿之中,如果不是神觉察觉到他身上与大殿不协调的气息,以我以前的透世心眼很难发现此人的存在,看来他一定是实力达到亘榜水平的高手。

  更奇怪的是我没有感觉到他身体气息的流动,我的脑中盘算此人到底是谁。

  当我步入大殿之内,我也没有从修斯明的情报中找到与之有相同特徵的人。

  “臣龙克参见君王。”

  “龙克你可知罪?来人哪!将龙克抓起来。”

  三个护卫猛地冲来将我围在当中,三道气息紧紧将我锁住,只要我有一丝异动,就会引起他们三个联手反击。

  我在赌,赌君王并不知道我的底细,赌君王要我这个外来势力加入,以限制帝都的各种势力我没有动,抬起头来看著君王,此时君王全身散发强大气息,双眼盯住我,一脸强者之相。

  “咳、咳……”君王不由得咳了起来,刚才强者的气息也散去,变成原来的样子,只是脸色十分难看。

  “君王……”

  “你们下去吧!”

  三个护卫领命离开了清流宫。

  “龙克呀龙克呀!你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人?”

  “君王请保重身体,我这里有粒神丹请服下,对您的病或许有好处。”说著我拿著神药走上前去。

  君王没有阻止我前进,我来到君王面前,看著老迈的他,心里也同情起他来了。

  君王接过神药,打开药盒,一股清香传了出来,看著盒内散著红光的药丹,君王拿在手中想了一会儿,最後将药丹一口服下。我提起的心终於放下,我知道我已经度过了此关。

  这粒药丹是小飞所炼,比飞神丹功效强上数倍,君王服下之後,全身充满了力量,表情透出兴奋,伸伸手脚,发出咯咯的骨骼脆响。

  “果然是神药,朕此病已经数十年了,试过各种治疗手段,但从没有这麽好过。

  “

  我连忙道∶“是君王洪福齐天,微臣只是略尽绵力罢了。”

  “哈哈,好你个龙克!你的来历已经不重要了,就冲著神丹与朕的眼光,朕信你。”

  我终於听到我想听的话,我连忙表态道∶“臣龙克本是平民,现在受君王如此重视,当会报答。”

  “龙克,只要你效忠於我,一切都好说。”又大声道∶“来人,设宴!”

  侍者开始忙碌,不一会儿一桌非常丰盛的宴席摆了上来。

  君王让我坐下,我自然轻松的落座。

  不过我感觉君王眼神之中透出一股无奈,神色有些不对。我觉得宴席没有这麽简单,但从君王的动作来看,又过於随意,让我能放心进食,让我一时不解。

  但由於修炼灵体,已经近两日没有进食的我自然有一些饿了。以前在轮王国参加宫廷宴会,我都品尝各色的食物,今天有这个机会,我自然不放过,尽情品尝起来。我发现当我吃下食物时,君王的血脉与心跳终於恢复了平静。

  “小龙,我是义父,你吃的食物带有毒性。不过放心,有义父与义母在,再毒的东西也不能把你怎麽样,放心吃就对了。”

  “龙克,怎麽样?是否可口?”君王问道。

  “哈哈,太好吃了,味道很特别,从没吃过这麽美味的东西。”我回答道,接著下箸如飞,各色菜肴进入我的口中,连一旁的君王都呆住了。

  君王的盛宴果然美味无比,让我食欲大增,吃了足足三十分钟,终停下了筷子,盛宴上的几道小菜已经被我吃光。

  “哈哈,龙克,朕好久没看到这麽能吃的人啦!”

  我拭去嘴边的油渍道∶“谢谢君王赏宴,下次有机会,一定再请我吃一次。”

  君王也好久没看到我这样有趣的人,见我吃下带料的食物,自然开心啦!“好!

  只要龙克好好为朕办事,天天吃这些都没有问题。“

  我真诚的道∶“君王,臣就实话实说了。我的到来对你来说是个福音,只是助力,没有威胁。”

  “好,龙克实话实说,那我再掩饰反而显得君王我小气。”说完直盯著我道∶“刚才你所吃的菜肴已经被朕下了毒药。此毒解药只有朕有,一个月发作一次,发作时痛苦万分。不要想去自己解毒,因这个毒药配方极为神秘,除了我手里的解药,再也没有人能帮你解毒。”

  “啊……”我脸色苍白。

  “龙克,朕是不得已而为之。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变弱,各种势力都盼著朕死去,就连朕的儿子也无法让朕信任。当听到你大胜魔兽二十万的消息时,我就知道你或许是那个可以帮我的人。虽然你已经通过我的考验,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你服下毒药。”

  我装著无奈道∶“早知道就不吃这顿饭了。”

  “毒药马上就要发作,真心效忠我,那麽这个月的解药让你服下;不效忠我,只好对不起了,我会再找一个新人让他帮我。”

  “义父,怎麽办?”

  “小龙没事,义父先将毒药放出,你感觉一下,不然很难装过去,而且屏风後的人也会察觉你是假中毒。”

  “小龙,我是义母,放心好了,有义父义母在,保你没有事情。这是一种专攻精神的毒药。”

  “一切听义父的。”

  我的脸色苍白起来,全身发颤。

  “龙克听好,这个毒药对精神起的作用,痛苦程度是肉体的万倍。”

  他说话时我的脸色再变,变成透红的红色,全身发抖。

  “服下吧!”君王将那粒药丸递给我,我毫不犹豫的服了下去。

  “这个月的解药我给了,下个月准时来收,不然会痛足一百天,然後全身碎裂而亡。如果停服解药二十天,那麽再服解药也没有用处了。”

  “义父已经把毒药控制住了,刚才的精神类毒药,你有什麽感觉?”

  “我只觉有一阵麻木,并没有他所说的那种痛苦感觉。”

  “嘿,那是你有灵神能的关系。呵呵,刚才那一下,普通人早就受不了啦!快去向君王表示效忠。”

  我站起身来,跪倒在地道∶“龙克刚才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龙克誓死完成君王的使命。”

  “好、好!有你来助我,真是天意。”说著将我扶起来,用手拍拍我的头道∶“以後你就是朕的心腹,等大局已定,朕就会帮你把毒解除。”

  我千恩万谢表示对他的忠心。

  “龙克,一会儿让你见一个人。”

  我疑道∶“什麽人?”

  君王神秘一笑道∶“先保密。”接著对殿外大声的道∶“来人啊!带龙克监国使到龙泉之心圣泉花园去。”

  “是,君王!”侍臣道∶“龙监国使,这边请。”

  我道∶“君王,微臣告退。”边说边将灵神能轻轻的释放出来,然後转身随著侍臣离开了清流宫。

  侍臣在前面领路,我则一心两用,一边跟著侍臣,一边运用放到清流宫的灵神能对君王与神秘人进行观察。

  在我离开清流宫之後,屏风後的神秘人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全身被古怪黑袍包著的怪人,他的眼睛竟然散发出古怪的光芒,看不出真实年纪。

  君王小心问道∶“您对龙克怎麽看?”

  神秘的怪人声音极为古怪,嗡声嗡气的道∶“哼,龙克终不是你想像的那麽简单,刚才离开时,我感觉他似放出一种能量,或许是我的错觉吧!”

  “铁神,你也会出现错觉?”君王惊奇的道∶“你是不应出错的。”

  嗡声嗡气的声音道∶“嗯,不过龙克是一个危险人物,你要小心盯著他。”

  “铁神,你事先准备的毒药,他已经吃了,再怎麽样,他也会乖乖的受控於我们。”

  “不错,他确实已经中毒,现在我的心放下一半,不过你小心从事就好。”

  君王道∶“哈哈,我倒是很希望他厉害一些,这样更加有利我稳定局势。只要能为我做事,那就不怕他不听从我的命令,我对铁神你的毒药有信心。”

  “好的,以後不要乱用这种毒药,我担心北方的人会追踪到,到时连我都无法自保,又要我如何保你。”

  在我的灵神能观察下,君王一脸吃惊,小心的道∶“不会再用这个毒药了,现在有龙克与龙克军团的助力,其他的人我不会在意。”说完试探著问道∶“铁神,每次你提到北方都欲言又止,难道他们真的很可怕吗?”

  只见古怪的铁神眼中的怪气连闪,声音突然变大∶“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不要再提北方那边,如果再提,小心我中止我们的合作。”

  “好、好……不问。”

  “你引龙克到龙泉之心处干什麽?有什麽人在等他?”

  君王道∶“魔法之都前几日来了一个特使。呵呵,龙克也是魔法特使,我想应让他们两个见上一面。”

  我收回灵神能。

  原来让我见的是魔法之都特使!我心里暗想著∶看来我这个假特使终於要见真特使了。

  随著侍者来到龙泉之心花园,远远的就听到清脆悦耳的泉声。进入花园之中,看著龙泉之心,我突然感觉龙泉之心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泉水周围流动。

  蒙蒙的水雾将四周景色全部反映成影,形成一个如梦如幻的幻境,我发自内心的惊叹。

  走入花园,我感觉前方有一股能量波动。这就是魔法之都特使吗?我快步向前赶去。

  随著距离拉近,那团强大的魔法能量似乎发现了我,向我这边行来,这时我一种有熟悉的感觉。

  转过花园的弯道,两人的目光终於相撞了。

  看到她的身影,我的心不由狂震起来。

  怎麽会是她?万万没想到,真正的魔法之都特使竟然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