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生死一线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3972 2016.06.21 11:20

  迪克们发现小飞之后飞快的向我跑来。脸上扬溢着兴奋之情。

还有一段距,就听到迪克特有的声音传来,显然他没有发现和我一起落下其达加。

语气中充满得意“龙克,跑那去了?瀑布魔练在我迪克领导下,有又新的突破啦!”

当迪克走到近前之后。

“咦?龙克!丝蒂你们怎么了?怎么会受伤?”迪克和坦力焦急的问道。

大家纷纷围了上来,关切之情自然的流露出来。

夜加达与努盟一些二年级的老生,此时终于发现与我一同回来的其达加。

他们吃惊的齐道:“老大,你怎么会和龙克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努盟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其达加,一脸不敢相信样子。同时眼中有一种对事情了解的渴望。

感受着大家对我的关切与他们真诚的心,我真诚的道:

“谢谢你们,是遇到袭击,不过已经解决了,只受了点小伤,修息几天就会好,不过丝蒂的伤很重。需要静休。”接着对扶着我与丝蒂的迪克道:“我也要休息几天,这里都麻烦你了!”

迪克点了一点头,扶着我进入属于我的木屋。

我的离去,并没有使大家散开,反而更加吃惊,同时也引起了他们的内心中的好奇。

“到底发生什么事,什么样的袭击让龙克都受伤。”

猜不出结果的大家,以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其达加,这个唯一可能知道答案的人。

二年级的老生则因为老大的突然的出现感觉意外。也想知道老大的近况。但更加关心我与丝蒂的受伤。

夜加达是个明白人,知道如何处理这事,只见他向刚刚回来的迪克轻轻的点了一头后,转过身来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出了大家是最为关心的一句话。大家都把呼吸声放小,倾耳细听。

“二弟,事情的经过我也没看到,只是听龙克说起过大略事情经历。”接着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下,把如何路经此地,看到草场异像及到现场看所发生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

其加达真是一个好说客,当讲到我独战五十暗月杀魔时,眉飞色舞,有如真见般的叙述出来。让所有的听客一会为我的做战计划出色而高呼,一会为我陷入五十暗月的联手合力攻击而提心惊叹。

他的讲述使的大家脸一个喜一会忧。一时鼓掌一会握拳。心情百感交集。

男的学员显然关心我伤势与他与暗月比武的细节。

女的在关心我的同时,更加关心于丝蒂这个为爱献身的人。关心她安危与我对她的态度。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等龙克好了,大家再去问他好了。”说着转过身来“二弟,你的武技与魔法大有长进呀,比以前强了许多!还有三弟,你的武技显然比以前更进一步,连大哥都看不出深浅来了。这道底是怎么回事?”

说完又指出几个熟悉的人的变化。这回该轮到他发问了。

没等夜加达回答呢,一个二年级的老生抢着道:“老大,我们在进行魔练,是龙克老师安排的。不错,这段时间兄弟们都有了进步。”说着,为了显示自己这段的魔练成果,运起内息对远方的水潭打出一拳。只见的水流四溅,一道水柱集而不散的从潭面的上升起。大约十米高后,可能是到了他内息控制的根限,水柱化成雨水在空中落下,点潭面搞的波涟异动。同时几只肥美的大鱼在水柱中被他的内息震晕。落在水面之上。

“怎么样老大?现在兄弟们都会这个,而且个个比我好!”

其加达怔然看着刚回恢平静的水面,“没想到原来突力最差的阿牛都有这样的身手。”同时内底再次升起对我的无比敬服之情。

其回达赞许的道:“哈哈,不错,阿牛,老大都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身手。”阿牛听到老大的称赞之后,晃着他的大脑袋道:“老大,这不算什么,他们老比我强,刚才我们在瀑布魔练,你要不要来参观一下”

没等其加达表态,一阵笑声传到他耳中,他随着笑声把视线移到这边。发笑的是迪克,在他眼中的迪克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飘逸的头发。全身散发出一股魔法与武技高手所特有的气息。迪克也在他的回头时打量着眼前这个个子不高,体格没有努盟强壮的三强者的老大,第一印象是脸很黑,但看之下,黑中透着红色。像火焰的暗红色。全身的气息看上去不是太强,但野性的真觉告诉他,这个人很难对付,同时另一种感觉告诉他,这个人是值得信赖。

两个目光在空中对接,这是一种心灵与心灵的交流,一种眼神与眼神的交流。

“你是迪克(其加达)”

说完,两个眼神中突现奇光,双方身形同时动了起来,在落地的时,在空中交换了数十招。然后相对一笑,两手握到一起。

这场莫名的比试让大家感到奇怪,只有坦力与屏页法知道迪克已经接受了这个常常在他嘴边出现的人物。而夜加达与努盟则明白,已经明白老大已经和迪克成了朋友。

这一夜在平静中渡过,初升的阳光透过木屋的细缝照在木屋内形成班班点点的图象。其加达突然出现我的房间中。看他的样子,我知道一定有事发生,其加达先是问了一下我与丝蒂的伤势。

“已经稳定了,但内脏受了损伤,还得一段日子才能好”

我试着问道:“加达,我想你找有事吧?”

其加达微微一笑,用笑容来掩示自己被猜中心中的窘境。

笑过之后,出现在他脸上是一脸严肃。这种表情我见过。是一种真诚的表情。他突然向我行了一礼道:“龙克老师!我想参加魔练!更重要的是我想跟着你为平民造福。”

“龙克知道嘛?在以前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们平民,自从你来了之后,平民才感到希望。为平民造是我终生的愿望,可是我迷茫在十字路口不自如何去做,我在外地听说你的在明西城所做事情后立即赶回来,想看看做了我没有做成事的人,昨天与你谈话,在夜加达与努盟的交谈中我,终于明白了我要做什么?我要走什么路。龙克,请你收下我。”

他越说越激动。将多年来,在明西城家里人与自己受到贵族的欺付的苦处一股道出。双眼中透出一股让人心惊的对生活无奈。同时在我答应他后,他眼中显然多了一种希望。

同时为多了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而高兴,同时我仿佛看到了未来的魔法世界的希望的阳光。

其加达还告诉我昨天我进入木屋之后的事。

迪克提意领他参加瀑布魔练。从迪克那从来没有出现的认真表情大家都知道现在应做些什么。此时话已经多余的。

出身平民魔法士学院的学员们,都知道我对他们的重要性。想想现在我给他们带来的日子与以前的生活比较。无一例外的暗暗在心底下了决心,将用要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因些,在瀑布魔练中更加卖力。并他们这几天所练习的成果拿了出来。

现在的瀑布魔练不仅是站住那么简单了,花样之多,魔练之难。让其加达这个初见魔练的人大开眼界。

受到举石狂奔的影响,竟有学员拿着百斤重的石头攀上突石,把石头放放在头顶。双手用力支持着从上面瀑布水流冲击石头的压力。数百米的水流下冲力之强,魔练的人早就已经知道,再加上百斤石头的出现。更重要的是,石头表面积比人体的双手要大。在承受水流方在要比以前多上好几倍。

还有的魔练学员们,什么也拿,在水流中运起飞行魔法。竟用悬空与水流冲力相抗。这种方式的魔练更加因难,首先他是以魔法与水流抗急与原来的以内息方式不同。其次,人在平时运用飞行魔法就已经很吃力。现在在瀑布里运用飞行魔法可比空气中难上百十倍,最后,飞行魔法还要和水流的冲击相抗。如果能力不够轻易的会被水流冲走。

还有的学员,以魔法保护罩进行瀑布魔练,这类人最多。让水流成为魔法保护罩的敌人,任水流冲击。在保护罩范围内的不让一点水进入。正因为如果,才让石系的魔法保护罩发生了改变。

正常来说,以前石系魔法保护罩都是正为保护力量强,而其他的保护能量弱。然后在水流面前,你四面八方都是水流的冲击。使的大家大家系魔法保护罩,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改,变的圆润无比。上下左右的保护能量已经都是等同的,从根底下改变了保护罩的正强后弱的毛病。

还有人,在站稳的前提下,练各种魔法与我传给他们的武技。在瀑布水流的无比冲击之下,他们魔法与武技都得到了飞快的提升。

像迪克这样的强手,也不会落后于人。迪克先拿起一片表面积五米的石头,这比一般人的拿的石头至少大上两倍有余。他冲入瀑布水流这中后,和大家一样用两手把石头举在头顶。接着慢慢的提起内息运到手上,两只泛着黄芒的水在瀑布的水中显重十分鲜亮。

只见石头在迪克强横的内息作用下,慢慢的离开手掌向上升起来。只见两团黄芒内息组成圆形能量柱将巨柱托了起来。

下面的人都吃惊的看着迪克的表演。

其加达看到此时,心里明白,迪克的实力的竟如此强大,竟形成完成内息外凝这种境界。自己也暗暗的和自己比较。

屏页法与坦力夜加达等人,也盘算着迪克的实力。虽然知道迪克很强,但没想到这么历害。

石头终于停住了。现在已经离开迪克的手已经有将近半米。石头下面流动着一层淡黄色的内息和两个几乎凝结为实体的内息柱。

瀑布里的迪克又发生了变化。只见他大喝一声。接着内息黄芒大胜,石头从刚才静止一下就急急的向上冲了两米。水流在迪克突然爆发的内息面前。只好改变它的轨迹,倒飞而上。你瀑布倒流。在倒飞上升数米之后,终于因为上面水流压力急增,停了一下,再以让人吃惊的速度向下压来。

下面的人惊呼起来。眼看迪克就被石头击中。

啊~~!

虽然大家知道迪克应有能力自保,但是也不免的惊叫出来。

迪克气定神闲的看着。双手的能量柱突然消失,双掌变成双拳。接着无数内息组成的拳影,形成的发着黄光的拳墙出现在石头与迪克二米空间里。

瀑布似发努般哄哄的巨响与迪克拳中内息与空中发生的磨擦的嘶嘶声再混合着下面人的惊呼声。当一切都平静之后,石头化成细小的石块随着水流流下深潭,而迪克将内息化为内息保护罩,稳住了在突岩上水流中的身躯。

水潭边终于发出震天的掌声。

受到迪克的超级表演,大家更加努力的魔练。

※※※

我不由大笑起来。

“哈哈,迪克这家伙就是爱现。不过,他最近的实力不断增加。真是一个不可小看的人物。”

其加达则平静道:“我想他的实力应在我之上。所以我也不想落人之后。”

我运起透世心眼,将神经电波能放出体外,在其加达团团围住。用神经电波能通过接触来打量着其加达。

其加达发现我眼中蓝光不断增加,心眼一震,同时心底暗暗我蓝色眼睛神采所折服。同时提起自己全部的心神一步不退的与我对视。内息与魔法同时自动的运转起来。

三创给我的魔法知道让我知道眼前这位其加达的魔法级别已经达到了魔法师高级,同时对内息的了解告诉我其加达内息属于刚性内息中的地火心法。黑脸中的一股暗红就是地火心法的特征。

当他听了我对他实力的分析之下,大吃一惊。许久才回过神来。

又是向我一礼道:“龙克,我现在才知道大家为什么地你如此尊敬。你的无私的心胸才是大家尊敬的原因。请龙克老师,你给学生指点。”

“客气了,那我就说说吧!”我想了想接着道:“你的魔法我就不多说了,谈一下你的武技内息的心法吧,如果我没看看错的话,你的地火心法显然不太完整。据我所知地火心法的人脸是鲜红色,而你的只是暗红色。如果不是心法不正,就是内息不强,但刚才我对你的查看来看,你的内息已经很强,这已经是一般人所不能达到的程度。所以我判断你必然心法不正的原因!”

其加达如发现新大陆似的一边听着我说,一边连连点头。

“是的,我这是家母传给我的武技。她说死去的父亲留下的。但因为心法少了两页,所以现在我的状况是一种进退两难的境界。让我十分头痛。”说着说着,把心法最后一段竟说出来。“心法就到这里,以后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错,正因为你少了两页最少最重要的精华篇。你能练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足见你自己资质不凡。不过如果你要敢是自己练下去,很容易走火入魔,是不是最近经脉有寸断的感觉?”

其加达更加佩服的道“是的,正因如此,我才离开学院去外地找名医治疗,可惜没有结果,只好回来啦!”语气中无奈。他接着道:“这个心法,我打听了许多人,连听说也没听说过。你是我遇到第一个说出心法的人。”

我看了一下他,虽然有点沮丧,但眼神中充满着乐观。

他没有发现我的注视,接着道:“也无所谓了。重要的是我有一腔的为希望平民能得到应有权利的愿望的实现。龙克佩服你,你是见过的第一个给平民带来希望的人。我愿一辈子跟着你。”

感受到他的真诚,我握着其加达的手道:“这是我应做的,重要的事让平民意识到自己不是奴隶,是一个人。是一个有权利有义务的人!加达,我希望你来帮我!”

其加达双眼透出神光,握着我的手更加紧了。

“好,为了平民!”

我也跟着道:“为了平民!”

在渡过一段没有声音的时间之后。我对其加道:“地火心法,我知道,如果不介意我现在传给你!”

“什么?你会,不,,不介意,我这就去取笔与纸。一切麻烦你了!”说完兴冲冲就想起身去找笔纸。

我忙拉位已经站起的他道:“不用,我自有传你的方法。在我的传你心法这段时间,你要切记守住心神。”

他先是一怔,看到我端正的表情,他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我现在要有电眼传功大法所地火心法传到你的脑中,这是一个精神交流的过程,切记要保守自己的心神。”

其加害虽然对我的话不明白,什么电眼传功大法?什么精神交流。但他明白我说出的话必然有原因。他再次点了一头。

木屋之中,突然蓝光大作。其加达终于体会到我所说的精神交流!

今天是我与丝蒂遇袭的第四天。

我的心情特别的好。因为有几个好消息连续刺激了我愉快的神经。可能是,这三四天压抑的精经终于得到了解放,感觉到天空中的太阳特别温暖。植物们都昂首吸收着太阳传来的光与热。在密流术的作用下,清楚的感受到植物界那位对阳光的渴求。这个充满生机的世界时,此时我有一种对未来世界美好期待。仿佛以后的世界将会变得美好无比。

第一件高兴的原因,昨天夜里是我为丝蒂的疗伤的最后段阶。经过我古武技中的疗伤篇的治疗。丝蒂终于将体内的风系魔法‘风剑’的能量排除融合。同样在几日在我不停的传功治疗之下。她因些因祸得福,内息与魔法再次突破,比原来都增加了数筹实力。她的复元让我心终于放下,可能是以前真爱的失去,我最不愿意看到有女人为我而死。丝蒂伤后的柔弱的女人特性,使身为男人的我付起照顾她的责任。爱情来的是那么自然而然,我发现在心底中,丝蒂与洁儿已经是有很重要的位置。

第二件高兴的原因,小飞在这几天内终于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这是魔练的最后一局。可以说是整个魔练的关键。此魔练让我大费脑筋。我原想以魔练成员,直接面对凶猛狂暴的魔兽。可是魔兽终究是野兽,不为人所控。搞不好,魔兽发起疯来,对魔练人员产生伤害。以魔兽的能力让魔练学员送命不是难事。

相反,魔兽如果太弱,攻击力度不够,显然就没有魔练的意义。让所有的人无法体会到只有生与死之线间潜能的暴发那种感觉。这是我头痛的原因。

通过这段日子,自身的一些异变,我知道,人的潜能只有在面临死亡时才会得到最大的解放。同时面对生死的人,精神也会得到升华。生死一线是精神与肉体上得到最大进步的必由之路。每一个真正的高手无一例外的从死亡中得一突破自己身体极限的办法。

在排掉许多不稳妥的办法之后,终于让我想到一个可行的怎么办了。很简单,那就是以兽制兽。

小飞这个巨兽的实力深浅,说句实话,连我这个做主人都不能说的十分清楚,从它收服五只‘风魔鸟’做小弟来看。它天生就有一种让魔兽害怕的气势。我把精神魔法的内容给小飞讲了一次之后,没想到它竟然自创了一个控制魔兽的方法。它的出乎意料更加让我受益非浅。

简单的说,小飞控制魔兽的方法是在魔兽的脑中输入一道精神能量,将它的自我神经锁住。这时魔兽就为以精神能量中的神识为自己的意识。小飞只要将兽脑中的发放意识命令,那些受控的魔兽无例外的照办。

虽然有点像催眠。但我知道他们有本质上的不同。

第三个原因。我终于从自然界植物朋友们那里得到医治洁儿眼睛的办法。办法竟然是以最高的光系魔法开路,同时以暗系魔法收直洁儿眼四黑暗能量,就可以复明。他们还说,光系魔法与暗系魔法是十种魔法中最难练成。很少有人能将两种练到就高级别。

这个消息让我高兴万分,没想到救洁儿走出黑暗竟落到我的身上,只要打开光与暗的魔法能量锁。洁儿就会恢复光明。怎么能不让我兴奋。

第四个原因,就是我已经知道小飞兽形能量的用法。通过兽形能量的使用。我终于明白了小飞的神奇之处。看来迪克怕小飞也是有原因的。兽形能量与我的永生剑能量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就其运用的方式来看,永生剑单一的运用方式与兽形的多层次,多域面的方式有着十分的差异。

就简单的运用内息的一拳来说,以永生剑能量做为攻击能量。先是将将内息通过经脉运到手拳处,握拳出招,只会一团黄芒随着出击出体外。这主像棒球出手之后,再也不由你所控制,如果你想让拳形黄芒改变攻击方向,内息的调用与运转的量达到极高的层面才能办到。而用兽形能量做为攻击能量,则只在能量之中加少神识就可以自由的改变方向,简单的说,你可能用兽形能量在体外,做一个纯能量体分身,分身则按你的意识来控制分身的动作,想攻击就攻击,要停就停。

显然兽形能量形成的攻击与复合魔法阵界有点相似,但在灵活性远远超过阵界。

更重要的是兽形能量可以隐发,隐发就是攻出兽形能量打到敌人的身体后像微笑一样一点威力都没有,让人敌人产生一种不在意的情绪,当我发出带着命令的神经电波能之后,兽形能量就会给敌人致命一击。

※※※

“今天让大家来到这里是安排最后一项魔练。在最后一项魔练之前,我想告诉大家,关于前几天我与丝蒂受伤的事。”

接着我把与暗月杀魔,魔法军官学院加库与凌古坦的事从头讲了一遍。

虽然明其加达说过,但因为其加达也没有亲见,有些关键的情节,大家是无法了解到的。

通过我的讲述,在配合着其加达以前讲的先入为主的故事,听得大家心惊肉跳,暗月杀魔在魔法世界里谁人没听过他们的大名。这可是从来没失过手的组织,让我一个人干掉。而且一次干掉五十人。接后来的受伤与魔法军官学院一战,虽然他们知道我没有事,但还是放不下悬着的心。

当我讲完之后,所有人都是摆出一脸佩服的表情看着我。眼中透出发自内心的敬意。

“因为两个魔法军官学员的死,回我向大家致歉。因为我个人气愤让大家受到了连累。”我的话事出有因,因为我想观察……

“龙克,不要这么说,我们平民为什么要给贵族做奴录,我的亲人有许多就死在他们的手中,我们愿你们一起进退。”

对~~,我们誓死与龙克一同进退。大家深深赞同这句话,我来到明西城种种表现,使身为平民他们第一次有了希望。我不仅给他们带来的比以前发上百倍的生活,更重要的是给他们带来了一种思想,一种命运是由自己做主的思想。一种人人平等,没有等级观念的思想。

“我们认真想想,在龙克没来之前,与龙克来到明西城之后,我们生活的改变。如果没有龙克,我的娘亲早就饿死了。我的命主就是你的。谁报怨龙克杀了两个贵族给我们带来危险,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这一翻话又引来了雷鸣的掌声。

龙克,我们支持你。群情激愤,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我举手示意。他们终于安静下来。

我感激的道:“好,既然大家相信我,那我们就共同进退。我要让大家明白,你们做些选择不是为了我龙克,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正在受苦中的千千万万的平民们!”

看来他们没有认我失望。以后将是一个错乱的时期。乱世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成功。轮王国战争时我最受说的这句话。

魔练从一定意义上讲,是为自己构建家底。

我的话深深的刻在他们的脑中,显然大家都没有想过自己现在做的事是竟有这么大意义,竟为千千万万的受苦中的平民。

我知道话不能再多说了,适可而止。观念的改变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再次提高声音道:“最后一项魔练开始,现在给大家每人发一粒,永生丸。地点在瀑布山后山的山洞之中。”

大家报着期待的心情来到瀑布山的后山。后山显没有没瀑布山那样雄伟壮丽,但风景却十分幽雅。对于魔练中的人情侣。这里是他们常常约会的地方。不少情侣边走边不约而同的向自己的情侣看去。正切对方也向自己看,眼神中充满着关切之意。

不一会,终于来到后山的山洞之中,因为前几天小飞与他的几只魔兽小弟常在这里出现,大家都没有进入此山洞,一探内中的奥秘。直径将近一百步的黑忽忽的洞口,透出一股深深的震撼之力。让人从心底感觉一种洞内说不清楚的危感。

不少人不由自主的打着冷颤。

在我带领下,他们平静的走入洞内,开始有走的一段路没有亮光,很黑,但转过一个弯,眼前一片开阔,随着大家眼前一亮,不少人发出惊呼。这是一块大约将近五六百平方米的不规则的空地,高上大约五十多米。四周照明魔法将这里照的通亮。

惊呼的回声,此时以一种最低沉有力的的方式,在山洞内回响着。

让大家吃惊的是在大堂中间竟有人,他们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搞的一条一条,几乎无一例外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头发散乱不齐。躺在岩石上喘着粗气。汗水将身上的岩石湿了一片。任谁都能看出他们刚才经历一场十分辛苦的大战。

在我们进来之后,他们发现我们到来,慢慢站起身来。

大家又是一声惊呼,竟是迪克,屏页法,努盟,其加达,夜达加,坦力这几个人。

惊讶过后,目光中透出了无限的迷惑。

迪克他们的实力,大家都清楚。会是谁把他们搞的这么惨。心中暗忖着发生什么事?隐约的感到与魔练有关。

“真历害,他奶奶的,差点要我的命,龙克,幸不辱命,我们几个过关了。不行,实在太累了,我要体息了。”说完再也不理我,就又躺在洞内的岩石上。

其他人只是向我们点了一下头,接着摆出与迪克一样的姿式。

我向他们嗯了一声,点了一下头。转回到对身后的接着道:“他们已经通过魔练了,现在该你们了!”

“啊~,什么?”

在大家紧张与不安中,最后一项魔练正试开始。

通过我的宣布,他们知道,最后一项魔练分三关,第一关,团结关。第二关,魔法关,第三关,是实力关。

三个同时进行,魔练的所有人都要尽通三关才算魔练成功。

团结关,顾名思意,要求受练的成员团结才能通过关口。怎么团结,显然受魔练者更加关心。

团结关,其实是大山洞内的一个小山洞,洞口由魔法阵界护住。洞关之内像一个黑黑巨兽大口,向外散着血腥的气味。

这队通过的人员有七男五女组成。只见洞口的魔法阵界中间裂出一道两人大小的圆形通道空间,他们小心的通过魔法阵界。

当全部十二人走入之后,保护魔法阵界自动关闭,像没有发生变化似的,只好着淡淡变幻的光彩。大家无心关心这些小事,运用魔法增加视力,细细的打量着内关的一方一寸,生怕融掉什么似的。

关内很亮,足以让他们看清关内的一切。关内洞地上,除了有着千墨万点的斑斑血迹外,还有散落地面上的一些无规则的碎衣布条。别无他物。

大家心中一惊,这些布条是显然迪克他们留下的。想到迪克他们的实力都如此,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惧意。

洞内很安静。

除了他们的呼吸之声外,能听到只有他们自己的不断加速的心跳之声。

安静之氛却让他们压抑。冷汗不由从身上冒出。

我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这里的沉寂。

“现在我通过声音延时魔法向你们通讯,魔练马上就开始,好自为之。记得团结才有通关这匙。”

接着又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五个青年小伙自动的将队伍中仅有的女性挡在身后。回头向她射来一道只有她明白的目光。然后一往无前的转过头来,看着前方的空地。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惊天的勇气。这五个女魔法师,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对自己的关切。心里也感觉无比的幸福。紧张的心平静下来。心中暗暗想,要也做出自己的贡献。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魔法力与内息提了起来。

轰的一声。山洞深处发出一声大巨响,接着更大的响声响起。轰隆隆之声震的山洞之面的灰尘纷分落下。

这个响声有如万马一样奔腾。由远及近。

巨大的声浪冲击着站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全身的衣服随着声浪无风自动。

他们也没有闲着,对武技有自信的人,马上就内息提起。身上发着强大的气息,与声浪对抗着。女魔法师们则纷纷提起魔法保护罩的同时,将自己最拿着的魔法咒语开始吟唱。

终于,发出声浪的根源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的心随着眼睛看到的魔兽而抽动着,眼前竟然是不惧生死的一身厚实的鳞片的玄甲兽,玄甲兽是甲壳类低级兽类中等强度的魔兽,天生一付坚强如石的玄甲鳞片护身,因此使他们在攻击时产生一种全然不顾的攻击。冲撞击人,如果让它正面撞中,不死也得重伤。

黑压压的一片,数量上至少有三四百只。

如果只两三只玄甲兽,那是很容易对付的。因为它们天生脑力不够,很容易对付。但此时不同,来的玄甲兽的数量达到三四百只。在数量之上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光冲来的气势让这些很少见过魔兽的人就感到危险。

就在他们开始心生惧意时,爱人的关切与以前魔练给他们带来的信心在最关键时战成了惧意。

接下来,最简单的事发生了,两方短兵相接。肉搏战终于上演。

只见最前面的几人,将内息全部运起。合力向前面的玄甲兽攻击。两个人的内息形成的气墙将魔兽大军最前面的几只玄甲击飞出去,玄甲兽的玄甲虽然坚硬如石,但也经不起几人魔练之后的合力一击,纷纷碎裂。击飞出去玄甲兽在空中发出惨鸣之声,随着口中的痛苦悲鸣红红的鲜血像雨点一样落下,它们的尸体落在地上,被后面的玄甲兽踩在脚下。

虽然他们第一击胜利,但每一个人都清楚的知道,他们今天凶多吉少。刚才的几只玄甲兽对玄甲大军来说,就像没什么事发生一样,一瞬间,冲势如大海巨浪玄甲大军就把他们的队形冲散。

大家为了保命只好各自为战,举石与瀑布的魔练显现出成果,只见一个小粉伙扳起一个玄甲兽向魔兽最多的地方扔去。碰的一声,又有两三只玄甲兽被击倒。但天生的玄甲鳞片又让他们安然的站来起来,接着找准目标向他冲来。

瀑布魔练出内息自由应变能力,此时成为大家保命的关键。面对多个玄甲兽的冲撞,内息总是关键时运转到位,使自己转威而安。

接着又一个玄甲兽受不了瀑布魔法后强大的内息攻击,发着惨叫声倒地。

同时在离他五六为之外队友们,也正用内息左右击着玄甲兽,随着他每次的攻击,玄甲兽的都发着痛苦的鸣叫,有些体弱的玄甲兽的玄甲鳞片散乱的内息气流飞天山洞的空中。无数的玄甲兽不惧生死的向他们冲撞过来。他们就是在大海狂浪中小舟,随着有翻船的危险。

那一边的情侣此时组成顽强的组合,抵挡着玄甲兽永无止境的进攻。在这种生与死的关头,大家都几乎将自己能运用的武技魔法都运用了出来。

“伟大的魔法三创主之攻击之神——凡化多,请赐我神奇的攻击力量,让我使出最强的魔法——炎龙术”

一个女魔法师看到自己的心爱的人陷入玄甲兽的包围之中发出火系魔法中的中级魔法术,只见一团如龙形的火团出现,猛然击在‘他’身边的二两只玄甲兽。

玄甲兽发着痛苦的叫声,反身带着火向这个女魔法师冲来。

女魔法第二个魔法咒语还没念完,就发现玄甲兽已经冲到她面前。只好提起内息。

碰碰,攻来的玄甲兽终于被击退。可以玄甲兽太多,另外一只正寻找攻击目标玄甲兽,突然向她猛的一撞。撞中她的背后。冲大的冲击力向她飞到空中,接着另外找不到目标两三只玄甲兽发现空中的她,跃到空中向她撞来。

“不要!!”身在重围的他,发现自己爱侣为了救他而被撞飞,发狂的大叫。不要命的极催内息,攻出的招术一点变的灵活无比。一瞬间将包围他的玄甲兽都被退,玄甲兽被他内息击这处流出大量的鲜血,只见它们再次嘶鸣一声,又无往直往的前他冲来。

还好,永生丸在玄甲兽撞她时,发探了效果,帮她撞住了巨大的冲力,虽然被击飞出去,但没有受伤。在空中的她感觉到三只玄甲兽跃向向她撞来,她脑中灵光一现,在空中运用古技中的空中翻身。头向下,脚在上双掌在下再次足内息迎着三只玄甲兽攻的兽头。碰碰碰之声过后,她借着玄甲兽的反震之力再次跃到空中。由于内息连续使用,双掌传来一阵痛麻之感。那三只玄甲兽头承受不了内息的攻击力,脑浆迸裂而出。内息带着尸体将另外两头躲闪不急的玄甲兽撞开,在空中的她看到此景,心中一动,口中吟咒,内系魔法的风旋再次出手。将地下等待向她攻击的玄甲兽,旋吹到空中。狠狠的将它们砸到地上,一时间魔兽头脑被撞的金星出现,竟向本类开始撞去,她利用这短暂的混乱安然落地上。

落地之后,还没站稳,又有几只玄甲兽再次向她发猛攻。她再次用运内息与魔法与玄甲兽展开生死搏头斗,此时比的是耐力与意力。

只一两分钟之内,这里十二人都已经疲劳不堪,身上多次多处被玄甲兽撞伤,抓伤。可不是有永生丸保护作用,自己早就挂了。面对仍然攻势不减的玄甲兽,他们再次得到提升,以前我住给他们的古武技中不通之处,豁然开通。

我传他们的武技是在战争中练就出来的,杀意之强,不是他们所能理会的,幸好在玄甲兽永生止境的狂攻之下,他们才深深体会到我传武技中的那份杀意。

人类往往在面对死亡时求生本能才能得发发探到极限,求生本能将身体的潜能无限的发挥出来,他们不再像开始那样紧张无措的作战,能冷静的头脑分析战场中有利自己的东西。不自不觉之中,挨玄甲兽的撞击次数越来越少,同时,大家几乎不例外的向中间移动。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终于会各成一团,四周还是玄甲兽仍排山倒海的攻击。一点看出疲状。

“我们要团结!不然都得死去!”

七位男队员自动的将五位女魔法师以圆球形包围到中间。在生死一线间,从来没有配合的他们,竟然将内息组成一个巨大的内息气墙,外放而不发,将大家保护住。

(主要是我传给他们的古武技几乎都是我在战场上所创。内容完全相同,才会让他们的内息此时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面对内息气墙,玄甲兽群还是一刻不停的向内息气墙发着猛攻,碰碰声不绝于耳。被内墙纷纷弹开。

几翻交手之后,男学员的内息终于有刚才消耗太大,合力组成的气墙终于出现了摇晃不稳。眼看就被玄甲兽冲破。在些时,女队员们终于完成一个合力的魔法。

风系超强组合魔法‘九龙风旋’,终于在内息气墙破碎之后发了出来。

魔法发出之后,大家失望了,九条弱小的的龙卷风终于出现。没有真正‘九龙风旋’的九条狂暴的巨型龙卷风。

脸上露出无限的失望之后,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无限的坚定。下定决心拼死一战。

五位女队长因为魔法力损耗太多,已经没有办法完成‘九龙风旋’这个超强组合魔法。

大家决下拼死一搏,只等玄甲兽的再次攻击。这也可能时他们最后的一战。

正在此时,奇事出现了,具有绝对优势的玄甲兽群竟然停止了攻击。退出洞内的深处,场地上留下将近百具玄甲兽的尸体。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心里又兴奋又迷惑。

我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已经通关,现在你们应知道团结的重要性。你们都算经历了生死,希望你们能把握的住你们内心真正的自我。”

结局了,真的结局了吗?他们都用怀疑心的目光对视着。

在咬过自己手指这后的痛感,让他们知道不是在做梦。玄甲兽都退了回去,他们真正的死里逃生。

一股全身酸痛的感觉,冲击着早已经疲倦大脑。

终于失去拼死决心的他们,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相互看着自己的队友,眼神中有一种不相信的神色,更多的此时充满着相互之间的信任。

此时除了粗喘的呼吸声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他们都沉浸在刚才生死之线的感悟之中。

在他们与玄甲兽拼死相搏时,在魔法关内同样也发生着激战。

魔法关守关的也是魔兽,虽然同样是魔兽,但这里的魔兽是等级为高级魔兽,会使用魔法。而且魔法攻击力几乎不差于一般的低级魔法师。以魔兽超过人类许多的身体,再加上不弱于魔法攻击,让闯这关人吃尽了魔法的苦头。

魔法关内是小飞的五只鸟小弟——风系排名第十位的魔兽风魔鸟,再加上火系排名第九位魔兽炎云兽,水系排名第十位魔兽水蛇兽,土系排名第八位魔兽土填兽,电系排名第八位的魔兽电波兽共同组成强大的守关集团。

此时体型巨大的炎云兽,把自己头上长着两道红似火云的两只光角。发出强烈火系魔法,一朵朵红云似的烈火在洞内绽放,如有生命似的对通过的一个青年小伙进行攻击。青年小伙全身罩着一层厚厚的魔法保护罩,由于保护罩是土系魔法保持罩,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可以确定的是他面对如此的多的火云,心里一定十分紧张。连照明魔法的光亮也完全被火云烈焰的红光压抑下来。

红云般的烈火似有生命一样,在这个青年身边围着,不断与保护罩相撞,发着魔法与魔法之间特有的声响。随着红的增多,青年保护罩渐渐的溥去,显出青年双眉紧锁的面孔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死!”年青心中着十分着急,但想不到一点办。“自己的队友也自身难保,怎么办呢。”

可能是人在急及时刻,总是能创造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奇迹。只见他口中接着吟咒。

只见碰的一声,他身上保护罩竟然改变了自身的功能竟变成有攻击性。出奇的向外迸射出去,将四周的红云统统击散。正在此时魔法咒语也同时完成。一道闪着波光的清泉水柱在他身前凝强成形,飞空中炎云兽攻击。

炎云兽先是一惊,双翅一展,瞬眼间就移形换位,躲过他所激射出来的水柱,闪身之后它发出一道有别有红云烈焰的红小火线,直取青年水流击出后的前胸空档。

青年大叫一声不好,显然认出火云兽攻来的小火线来历,

‘一线天’是火第魔兽中用真元攻出的魔法之一。威力之大,几乎可以与火属魔法中高级的‘焱动弹’相差无几。

只见他,马上将激射空中的水系魔法清泉收回,在体前天成一团厚厚水盾。

红线真真的冲出水厚实的水盾之中,厚实的水盾竟然不敌细小的红线,水盾在红线热力的作用下,变成丝丝蒸气。

小小的红线也有变化。此时再也不是细细的一条而变成红云般粗细,接着向青年冲来。速度奇快。

瀑布魔法时学会的内息瞬间转移此时保住了他一命,最关键时,将内息运到前胸挡住那致命一击,红光与黑光一闪之后青年被击退数步。可不是开始水盾挡住‘一线天’使它的威力减小,再经过内息与永生丸的抵挡作用,才使他没有受到重伤。

接着一人一兽又战到一处。

身为不同属性的魔兽是很少合作的,守关的水系魔兽水蛇兽与土系魔兽土填兽破天荒的合作起来。

它们合作产生的魔法威力,让闯关者大呼头痛。吃尽了若头。两男两女的情侣组合在它们合作之下,近况不比与炎云兽那边强上多少。相反更加危急。

水蛇兽的水魔法天生就有一种消耗人类体力的作用,被它放了水流击中,体力就会尽快的消耗。体力对魔法师来说,极为重要,没有体力就不可能变成强大的魔法。

土填兽,刚能放出大量粘稠土块来,而且它土块有极强的粘力。粘在人身上后,会影响人的动作的灵活性,到最后将人活埋在粘土之中。

而且如圆形的身体被自己粘稠的土,围的滴水不漏。平平常常的魔法攻击根本对它不起作用。

当然两种都有弱点,水蛇兽害怕金系魔法。土填兽就怕高的火系魔法。

两只魔兽的合作可怕之处在于,对土填兽的火系攻击在水蛇兽的水系魔法面前,根本一点作用也没有。同样,对水蛇的金系魔法攻击,一样受到土填兽粘土的阻碍,一不小心身上粘到水蛇的水滴与土填的土块,那就更糟。

所以这面的战局,两男两女合力挡住两兽攻击。而且出现败状。

“不行,应想办法将他们分散开,个个击破!”

其中一个高子矮一些的女魔师边发着火系魔法边焦急的道“我建议我们对付水蛇兽,你们对付土填兽!”

说完之间又挡住十道水流与多数的粘土攻击。

另一对中魔法士喘着粗气道:“好,你们先顶着,我……我运用内息将粘土顶开,然后就按着计划执行”声音急迫的发出。

取得一致之后,两团内息的光团在大魔法罩内发着光亮。瀑布魔练造就的内息团不断的变大。

两个男学员两个眼神交流一下,同时出手。两团内息刹那间组成一个现大的圆罩依服在魔法保护罩上一同向四面八方急射而出。水蛇兽的水滴边同土填兽的粘土这个外魔法里内的能量罩。纷纷击化出去。

就连两兽也被震退。两兽的合作终于出现了一时的不续。

机会来了,她们四人眼中放着兴奋的光彩,迅速向后退的两兽发起反攻。

发招,组队,飞行攻击瞬眼之间无一点拖泥带水之感,几个连续的动作就像一招似的发出。

两兽被击退后凶性大发,水蛇兽将蛇尾坚起追攻它的两人攻来。尾动风啸之声就响起,风啸之声有如水蛇兽的怒叫。

土填兽更回凶狂。身形从原来的四足屈缩小圆形,变成两足的真立真身,土黄色的两眼放着凶光,前伸的两足,一下子就布满粘性土块。在它口中发出吓人的嘶叫同时,两前足满硕大的土块飞击而出。迎向空中的追击它的两人。

与电锁兽相搏的女魔法师被电锁兽的发出的电流击的头发散乱,美丽的形象大大折扣。

同样的电系魔法。电锁兽的电流比她的大上不少数倍,让她拼命应付。用遍了各种魔法,都被电锁兽挡住。对它一点效果也不没有。

女魔法师此时脸上早已香汗淋淋,空中的灰尘粘在脸上,美丽的脸孔变成如小猫一样的花脸。只有汗水的流过的地方露出自己平时引以为自豪的肌肤。

花脸的女魔法师闪过电锁兽的一记电击之后。又一道电光向她击来。电光似在空气中组成电网,让她如落网之鱼狼狈。

女魔法师也不简单,运用所会的魔法进行反击,可惜每次都被电锁兽发觉,被锁云兽组成的电网给挡住。

对付风魔鸟的人最多,一共六人。但是效果比其对其他的魔兽的人还差。到现在体力与魔法力已经消耗过半,连飞魔鸟的一根羽毛也没打下来。

心里暗想,风魔鸟只风系魔兽的第十位竟如此历害。其它排名的不就更强嘛!

他们不知道,风魔鸟在自成为小飞的小弟之后,在小飞的调教之下,实力大长。不仅风系魔法运用的自如无比。还被小飞改造增加了新的合作技能。

刚才对付他们的编队就是小飞教给它们的。以现在的实力,足以冲入风系魔兽排行榜的前五名。现在他们没到真正的大伤,一刚是风魔鸟接到它们老大小飞命令,更生要的是我事情给他们服下的永生丸在抵击打能量力给他们极大的支援。要不然他们早就爬下了。

风魔鸟双翅发出的自然飞旋劲往往以暗劲。这是他们头痛的地方。看似风魔鸟双翅自然的扇动,可能就是它们发出的风系魔法的暗劲。他们中的人几乎都被暗劲带到空中狠狠的摔在地上,虽然说有永生丸中护体,但多次从空中摔下的滋味也不好受。

※※※

“龙克,你说他们能闯这过关吗?”

恢复过来的迪克向我问到我依次看了一下,团结关,魔法关,实力关天关的关口后,淡淡的一笑。

“你说呢,迪克,他们的许多魔练可以是你主持。你应应比我知道他们的实力。”

迪克嘿嘿道:“瀑布魔练的成功,让他们心生骄傲之心,正好,在这几关里受受苦。”

接着闭上双眼续道“他们的实力我很清楚,只要团结,冷静。有顽强不怕死的意识,是可以闯过三关!”

我赞同的的点了一下头。

迪克摆出一付自己是专家的样子,接着道:“不错,我也不这样看,其实三关中,以第一关团结关最简单,好过第二关魔法关,只要能保持冷静一定会发现那些魔兽的弱点,也会突关而出。我最担心是第三关,实力关……”

在我们旁力屏而法听到我这样说,突然道:“不错,第三头,我几乎以为闯不过了。还好我没有放弃。终于成功过关。”

他的话引起第一指通过的坦力,迪克,其达加,夜加达,努盟那段痛苦的回忆。

“哈哈不好说,闯第一关团结关人,已经了解了团结的重要性,现在开始集在一起了。看来快结局了。”

“不错,比我们几具凑在一起时,时间还短”

“看来他们的实力不错”坦盟认真的说道

我接着道:“第二关魔法关,现在也快进入最后阶段了。我感觉到他们似找到魔兽的弱点!”

“第三关实力关,还在进行。”

※※※

第三关,实力关内。

守关的大将小飞,用它的大眼打量着闯关者的几人。

哈,终于来人啦,这下又可以玩了,不知道他们用没有迪克他们那样好玩。心里不时的暗忖着怎么玩弄眼前的几个人。

闯关几个人,也神情紧张的打量着小飞。

小飞,龙克的召唤兽,它怎么会出现这里,难道龙克有通知吗?心里不住暗暗猜测着小飞在这里出现的用意。

任他们怎么想也没有猜出小飞就是这关的守关者。更没有想到不久,他们将经历一生中最不愿意回忆起来的事情。

小飞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伸出巨大的飞翅,指向左方的洞壁。

闯关者随着小飞的飞翅把目光从小飞的身上移向左边洞壁处。

突然光芒刺眼的一闪,再睁开眼的闯关者发现石壁上出现了几个魔法大字——闯关须知。同时下面出现一些小字。

实力关通关须知,闯关者必看

第一,实力关,守关者小飞。

第二,闯关者,能通过小飞前用白线所划的空间步数来确定其成绩,即,前进步数多者成绩就高,步数少者成绩就低。每次闯关者为多人。

第三,闯关者应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通过此关。

第四,最后祝闯关的人好运。

龙克

闯关的几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高兴的暗想,也不是和小飞对打,只是向前走过十多步的距离。这有什么难得。就是和小飞对打,凭现在实力,也不会输给小飞的。

在闯关者报着这种心态下,闯关正式开始。

小飞低叫一声后,突然,白线所划出的十五米左右的空间内,出现一团光芒,一会光芒从刚才的微亮变成耀眼再变成柔和。最后光芒变幻出三种色彩,离小飞最近五米,是由电光组成白色,白色之中不断的闪过丝线极小的闪电,中间的五米,是发着黄色的永生剑能量光芒。黄色的光芒平缓的移动着,产生一种波浪的形状。离闯关者最近的五米,则是红色的光芒光芒如鲜血一般。更重要的是红色的光芒,激烈运动着,大光红光团,像是在吞食着小一点的红光。发着激烈的气流。

闯关者,惊讶之后是平静,不管前面是什么,也要试一下。他们各自提起内息罩与魔法保护罩后,终于进入了未红光范围。

刚进入红光之内,红光似活了一般感觉到外向的侵入,再也不自相残杀,一股脑的向他们得压过来。

在这一刻他们感觉红色光芒传来无比强大的压力,使刚要抬起的脚,再也不能向前移动。强大的压力比瀑布的水流不知要强上多少倍,他们只好拼命的运起内息与魔法相抗着

在这里,一种低频的撕杀惨叫之声,突破他们保护罩,在他们耳边响起。让他们的心神纠动,心神随着那惨叫之声不住的跳动,随着低频声间不停的增加,他们的心神终于进入一个血流成河的战场之中。

眼中出现一片幻觉景象,他们进入一个血的地狱,鲜血在脚下流成小河,一只只带着血滴的残肢就在他们眼前飞过。被砍掉的头不住向他们发着求救之声。

救救我……

啊……

一边流着肠子的人在那里数着自己肠子的米的同时,向他们露出血肉糊模的脸孔,如有历鬼一般,另一边,一人在吃着刚死去的人脑浆,那个人头,口求不断着发着救救我的求叫声……

由跑动的心脏组成的心脏山,不停着发着嘭嘭的响声……

“……”

“……”

恶心,恐怖完全充满在闯关者的心里,脚竟向停在空中不敢下迈。

小飞一边放出自己的兽形能量,一边发着低频的惨叫声波。心里不住的暗忖着:看来他们已经过入状态了。看有没有实力迈下这一步了。这么早就完了可不好玩。

此时,闯关者终于知道眼前一切是都耳边的撕杀惨叫之声,引起的幻象。

明白此理之后,魔练练就的意识与肉体,终于还是成功的胜出,他们终于坚难的迈出一步。

随着这一步的迈出。恶心的幻觉突然有了变化。变成别外一幅情象,他们再也不是旁观者,现在成为幻觉中的主角,只见大量的魔兽向他们冲来,还着血口水不断人滴下。让人看了心里就生寒意。魔兽越来越近。他们也将内息与魔法大量放出,与魔兽对杀起来。虽然是幻象,但是魔兽给的压力却那么真实。

此时,小飞眼中看到兽形能量红光中的闯关者,身上突然内息与魔法力光芒大闪,心里明白。他们正进行的与魔兽的战斗。再次将低频的声音加大……

闯关者感觉到魔兽的攻击力越来越大,自己体力与内息,魔法力都已经达到透支程度。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再次突破,用顽强的意志再次迈出一步。这是第三步。

第三步迈出,他们耳边的声音此时变成极沉的音符,沉得让人无法呼吸。眼间的情景再次变化。刚才的魔兽再次消失,换成一块硕大的巨石将他们压在石下,他们全边抵抗着巨石的重压。

闯关者知道眼的景色是幻象,但巨石压力却又是实实在在的。使他们不得不挡住幻象中的巨石。终于他们明白了压力真实的原因,原因就是那团红光,红光在第进一步时,都会增加,压力就来自这团红光。

终于在万难之下,第四步迈出。

终于从幻象停止了,此时已经进入黄色的五米区内,他们只觉自己落入包围之中。四周的发着黄色的能量一下将自己与队友夹在中间,无法动弹毛豪。能量之大,几乎让他们都不敢相信,只感觉自己发出的内息在这种力量面前,如蚁撼大力,一点作用没用。内息罩与魔法罩被从体外压制在体内。外界的力量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接着黄色能量通过他们的皮肤进他们的体内。

痛感,无法形容的痛感一下就将他们的神经带动。如火针入肉,怪异的巨痛像将他们的每一个细胞破坏似的。他们想大叫,可是一点声间也发不出来,外界的力量将他们大叫的冲动也压抑在神经之内。

大量的巨痛的微电波通过不断抽动的神经,如潮水一般的冲击着脑部的知觉神经中枢,使他们脑中产生错乱,脑袋像充满痛苦气脑,痛的几乎要炸烈火开来,再顽强的意识此时也承受不了,终于,他们在第五米区的开始终束了自己的闯关行动。

又过了两三天。这三天对魔练的人来说,是痛苦难以渡过的三天,但他们知道这三天是他们成长最快的三天,这三天的生死经历成为他们最宝贵的财产,成为以后战争中渡过一次生死的最有法宝。每个魔练的人,都深深的体会到生死之间的真蒂。深深感觉到自己在这三天的变化。使他们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队友之间的友情。

“看到大家这三天的变化,真让我高兴,我想你们也知道这三天会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在这里要说的是,请大家要记住,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骄傲是人类最大敌人!好,我宣布魔练结局,大家可以开怀的玩上两天,大后天早上,大家在这里集合,我们回城!”

“龙克,万岁!”大家欢呼声来。

我看着已经日趋成熟的众人,心里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