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王子势力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457 2016.06.21 12:40

  终於见到了乔法,一百五十岁的他,显然保养有术,看上去最多八、九十岁的样子。

  我知道,乔法绝对是一个高手,一百五十岁还能掌控这麽大的生死台,绝对不是弱者。灵体更是准确的发现他竟是一个魔武双修的高手,魔法力发出的光芒强大无比,至少有大魔法师以上的等级。内息在体内自动流动,看来已经形成护体罡气罩,果然是高手。

  乔法看到我先是一惊,神色有一点没有自信,我很明白他认出了我。

  “来者何人?竟敢来生死台。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我正愁没有斗士呢!你们来得正好,全部抓起来成为我们这里的斗士。”一个青年张狂的说著。

  这也不能怪他,以我们一百多人,对他们五百多人,他当然认我们必死无疑。再加上他们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易拿下眼前这一百多人。不过他没有想到,敢闯入生死台的人,难道会那麽弱小吗?而且这一百多人里,有的还穿著卫士的服饰。

  乔法一脸生气的样子,暗骂他的手下不知趣。斗士们一听要将这一百多人全抓起来,也让他们变成斗士,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目光盯著我,并关注著场上的变化,就怕我不敌被擒,那麽他们就不得不面对让他们害怕的黑发青年。

  乔法指著那个青年,生气的大骂道∶“郑山,你这只蠢猪,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青年不解的问∶“当家的……”

  “给我闭嘴!”

  那个叫郑山的青年狠狠看了我们一眼,如果这一眼能杀死人,估计我们都死了八遍了。接著恨恨的退下,腮帮子鼓鼓的,一脸气闷的样子。

  乔法将目光向我投来。“龙克团长,你这是何意?”乔法先声夺人,“我乔法没有做对不起你龙克团长的事吧?”接著又道∶“生死台可是帝国著名的产业,你这样私自进入私人领地又是何为?事情闹大了,太子那边你可不好交代吧?”

  他的话丝丝入扣,步步紧逼,果然老练,让我也不由得佩服起来。

  我微笑道∶“乔台主,我声明一下,我现在的身分不是龙克团长,而是监国使。”说著这里,目光轻轻扫乔法与他的手下,又道∶“我以监国使的身分,命令你们停止生死台这种不人道的产业,并且要你们接受我的处罚。”

  乔法身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眼中透出轻视.难道这个人傻了?竟敢到生死台说这样的大话。

  乔法却不这样认为。他先是一怔,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可能是另外两个势力布的局,龙克绝对不是傻子,他敢这样做一定有所恃。

  龙克仗的是哪些势力呢?大太子前几天就龙克的事也找过他深谈,要他全心拉拢龙克,至少不能得罪。但没想到他没去惹龙克,龙克却自己送上门来,而且还是来找麻烦的。

  “龙克监国使,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生死台可是太子名下的产业,而且君王也曾经来到这里观看斗士相搏,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一句不但指出其身後的势力,还给我留了面子,如果是误会,他想我一定会藉著个机会下台阶。

  “没错,就是生死台。不管是谁的产业,在我监国的职权范围内,定要取消所谓的生死台。”

  我的话终於让他们愤怒,五、六百人向我怒目而视,有的大叫∶“你是谁啊?当个监国使装什麽装?我们可是太子手下的,太子一个指头就要了你的命。既然这麽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牢中斗士此时也听明白了,他们迷茫了难道那个可怕的人是来帮我们的?他是来取消生死台的?只知道生存保命的他们,也动起久不思考的大脑,考虑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事。最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脸上露出期待。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们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人人平等的权力。”说著,我指著牢中的斗士道∶“他们不是野兽,而是人类,与我们一样的人,只不过他们是平民,你们没有权力让他们去拚杀,今天我龙克就要把这个不应该存在世上的生死台完全清除。我的话说得很明白了,现在我以监国使的身分,请你们和我们回到监国府内,进行调查。”

  乔法也不由得气上心头,龙克竟然软硬不吃,连太子的面子也不给,他在帝都这麽多年,从没被人这样欺负,但他还是忍了一下,道∶“监国使大人,你可要想清楚,这不是一个人的产业,而是君王皇家的产业。”

  “哈哈……乔法先生,谢谢提醒。监国之权,可以上管君王,下管平民,这事我管定了。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乔法终於发怒道∶“龙克,给你脸你不要脸,以为我们怕你不成?来人哪!将这帮捣乱的拿下,出事我担著。”

  乔法的声音刚落,生闷气的青年一声怪喝,就向我们冲来,旁边的武士也没有闲著,群起向我们攻来。

  我们也开始动手,魔练队员还是对付那几十名高级魔法师。魔练队员以极佳的身法与武技,再加上魔法的感应力,将那几十名魔法师团团围住,上演点穴神功,瞬间点击二十多人。

  接著,魔法师缓过劲来对他们施放魔法,魔练队员当然也不含糊,运用魔法反击,各种各样的魔法在空中相撞。魔练队员在魔法施展之後,全力运用武技,冲到魔法师的方阵之中,左杀右冲,将高级魔法师打得哭爹叫娘,他们所到之处,魔法师一一被点中穴道。不一会儿工夫,所有魔法师一个个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如同木偶一般,无法动弹。

  卫士们经过售人馆一战,自信大增,但与生死台的武士交战之後,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不足。生死台的武士武技十分高强,让他们感觉很吃力,而且在对方人多的情况之下落於下风。还好龙监国使带的人都是超级高手,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才勉强稳住阵脚。

  郑山直奔我而来,拳脚相加,魔法飞射,全力向我猛攻。乔法则站在一旁观察我的招数,希望发现我的破绽,给我致命一击。

  郑山的功夫还算不错,比起魔练队员还是差很多,当然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知道我真正的敌人是乔法,所以我释出灵体,来到乔法近前,在我眼中,实化灵体是实实的、可以看清的实体,但在别人眼中,如果对方的灵识未达到灵化的阶段,是无法察觉实化灵体的真身的。

  虽然我的实化灵体来到乔法面前,但是他无法察觉。灵唤魔法在灵体身上运转,只要乔法稍有异动,我就先下手为强。

  生死台之战不用贵族帮我宣传了,先前售人馆一战已经做足了戏,现在拿下生死台才是重要的。我并不马上对付乔法,主要是想看看灵唤魔法到底有多厉害,灵体是不是能能被别人察觉。不过从乔法的表现来看,他并没有发现我的灵体,於是我的实化灵体紧贴在乔法的背上,只要他稍有异动,就要立即将其拿下。

  面对郑山疯狂的攻击,我不由得玩心大起,身法连动,使他的每一招都落空,气得他哇哇叫,手下不免乱了起来。

  斗士都把目光移向我,我强大的杀意深深刺痛著他们的心。在他们眼中,我与郑山交战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麽完美,那麽自然,使得他们对我的惧意增加了不少。

  每次使出妙招,他们都发出震耳的叫好声,以前他们是别人叫好的对象,现在我却成为他们叫好的对象了,世上奇妙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他们真心希望眼前的人前说的是真心话,那样他们就有出头之日了,长久以来渴望的自由就会来到。

  我看玩得差不多了,轻轻闪过郑山的攻击,出拳击肋,砰的一声,只见郑山鲜血狂喷而出,高大的身体被我撞飞,撞到牢门的铁栏,发出砰的响声。

  牢中的斗士平时没少受郑山的气,将郑山的颈死死抱住,狠狠的向牢中拉去。郑山发出惊天惨叫,那些斗士好像不想一下弄死郑山,张口将郑山耳朵咬去,一块又一块的血肉被这些个斗士咬下来,郑山脸上无乎没有完肉,到时是血,到处是坑。他发出的每一声惨叫,都会引起斗士们的强烈狂叫。

  就在我击出郑山的同时,乔法动了。他猛地向我扑来,巨大的复合魔法在他手中生成。我心念一动,背後的灵体分出一部分,向他的复合魔法投去。

  乔法正高兴著呢!他最强大的复合魔法马上就要完成,到时龙克再神也难以逃走。不过他发现空气中的能量十分混乱,似有一种无法看到、不知名的东西投到他的魔法之中,接著手中的七彩魔法光芒一下暗了起来。

  看来灵体还能中止别人的魔法能力,一切也该结束了。

  乔法背後的灵体猛砸在乔法的身上。乔法正奇怪复合魔法之中的魔力怎麽没有了,就觉得背後有一股极强的力量冲到体内,将他的经脉与魔法力紧紧锁住。被击飞的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败了,而败得极惨,没与龙克交一下手就败了。

  我站在那里看著战场,除了零星的战斗之外,基本上已经结束了,生死台全部由我控制。

  迪克如期来到,龙克军团的战士来到这里,就与斗士们交锋,双方各不相让,迪克也凑热闹,我赶快发出气势将他们分开,让迪克命令战士将这些犯人押走。

  迪克向我暗示,说这些斗士的实力很强,希望能够成为我们的一员,我点了点头。他们的确比龙克军团的普通军士还强上一些,虽然比魔练队员差,但是他们是见惯生死的人,知道取舍。如果两方真正的比试,魔练队员一定惨胜,杀死一千,自损八百。

  我命令迪克把乔法与五百人武士都带走,同时透过乔法的记忆,将他在生死台的财物全部装到空间袋之中,然後开始另一次解救行动。

  郑山已死,脑袋上肉几乎没有了,露出里面的头骨,死相极惨。我的担心不无道理,斗士的报复绝对是疯狂的。他们就是全身血腥的恶魔,这是监国护卫队卫士们的想法。

  我心里盘算∶现在时间不多了,我挑了售人馆与生死台的事,也许马上就要传到那些人的耳里,天财赌场如果有所准备,我的计画就不可能实现。现在如果我带著这些斗士回去,那麽天财赌场的事一担误,再想下手就难了。但如果带著这些人到天财赌场,以这些斗士不驯的性格,可能会引起更大的轰动,产生不必要的变数,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更重要的是,现在监国卫士对这些斗士心怀恐惧,若是两方在一起,搞不好会自己打起来,那样一切就白费了。该怎麽办呢?

  突然灵体一闪。“把小飞叫来。”

  “对!我怎麽没想到。小飞它呢?”我赞同的道∶“连迪克都害怕小飞,这些如狼似虎的斗士一定会被小飞收拾得像小猫一样乖巧。小飞,速来生死台!”

  “克,我来了!”正在炼神药的小飞向我传讯。

  我向小飞交代几句,便整队出发,同时对斗士们道∶“我马上就回来救你们出去,不过我知道乔法在你们身上下了毒药,如果不服,几天之後就会毒发身亡。若是你们愿意,我负责帮你们解毒。”

  斗士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人,但是我超强的实力烙印在他们心里,让他们对我生出畏惧之意。而且眼前正是一个机会,这个黑发男人似有一种魄力,正吸引著他们让他们动心。终於,斗士们都同意跟我走。

  在斗士对我渴望的目光下,我带著一百多人,向天财赌场行去。

  小飞变化成我的样子来到生死台,斗士正在怀疑我是不是在骗他们,为什麽不帮他们打开牢笼时,却看到我再次出现。

  小飞打量著牢中的这些人,越看越兴奋。小飞身为神兽,很明白眼前这些人的力量,也知道他们发红的眼睛意味著什麽。好久没活动的小飞,突然也有战斗的冲动。

  斗士们看著眼前的“龙克”,感觉对方身体内强大的力量,那是一种绝对的压迫。为了抵抗这种压迫,他们必须以更大的力量与之对抗。

  小飞自从变化之後,也开始学习人类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与我心灵相同,学起东西特别快,而且聪明得很。他知道轻重缓急,也知道这些人组合在一起的力量有多大,当然更加明白我早有收下他们之心。

  小飞知道收服这帮人,最好就是以德感之,但是学做人没多久,对这个“德”字一直无法理解,也无法实现。那麽另一种方法就是以强压之,只有绝对的强大,才能从实力与力量上压过他们,他们也就会服从。

  想到这里,小飞拿定主意,笑嘻嘻的向牢房行去。里面的斗士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好的预感在他们脑海里产生。

  小飞打开牢门,里面的斗士却没有一个走出来。因为他们感觉外面虽然就小飞一个人,却带给他们无形的压力。

  小飞道∶“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们很强,但我更强。龙克……不,我很希望与你们一战,你们只要胜了我,一切都好说;如果败了,那你们就得听我的话。放心,我龙克绝对不会欺负你们,你们几百人可以一起上。”

  斗士们一窝蜂走出牢房,可能是习惯,当他们走出牢房时,被压制的野性暴发,气息猛然升起,牢门的空气被气息扫得乾乾净净。

  小飞看著眼里,高兴在心里。自从认了龙克为主人,再也没有好好的大战一场,他的能力比初得永生剑时提升太多了。唉!今天就让我好好的玩一场吧!想到这里,小飞放出巨大的结界,将整个生死台笼罩其中,他可不想让外人看到这里的战斗。

  小飞走在前面,来到角斗场,只见将近三百名斗士将小飞团团围住。

  “我们开始吧!哈哈……游戏展开了!”

  小飞狂笑起来,接著身形飞快的转动,速度快得让人眼前满是幻影,幻影越来越多,向斗士攻来。斗士们发出战前的巨吼,向中心变化成龙克的小飞攻去。

  从斗士手中发射的内息向中心的小飞攻击,砰砰砰砰……内息的光芒在场内中心炸开,强烈的相撞产生的巨大冲击浪劲,将内圈的斗士撞飞出去。

  “哈哈……好痛快!”小飞叫了起来,速度再提,只见他化作一道光箭,向斗士密集的地方击去,每一次冲击过後,斗士便像抛起的石子般向左右抛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飞恐怖的速度与惊人的力量,一点一点冲击著失去理智的斗士。战斗再起,砰砰之声、痛哼之声、斗士们那痛快的战吼,以及最响、最大声的疯狂笑声交织在一起。

  斗士们如同被提到弹力极强的弹簧床上的球体,一个个被抛飞空中,又张牙舞爪的掉在地上。

  这是一场疯狂的战斗,也可以说是单方面的表演。只见中心化成龙克的小飞身体布满护体气息,双手狂轮,每轮一下,就有数名斗士被打飞出去。而且他的脚下不停,用身体与斗士的拳头相撞,用身体去撞击挡在他身前的所有人。斗士被打得无还手之力,他们最强的攻击直接打在小飞身上,却有无法著力的感觉。只能被小飞大力的冲击击飞出去。

  十分钟後,斗士们也学乖了,被击飞出去後,就倒在地上不动。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人……不,这个怪物绝对是他们战胜不了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被人打怕了。而且他们也清楚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尽全力,不然他们早就死了。

  还有几个斗士中的高手此时也在硬撑著,一次又一次被小飞踢出去,落在地上的他们又忍痛爬了起来,再次向小飞挑战。

  “哈哈,大家看好啦!”小飞高兴的向倒在地上的斗士们大喊。

  只见小飞的身体再转,形成由残影组成的圆圈。几个斗士中的高手聚在一起,紧张得看著让他们目光无法跟上的残影。

  “嘿,我来了。看招!”小飞那道残影圈中的残影从圈中冲向场内,打了一下,又再回到残影圈内,只见里面的斗士被打得动倒西歪。

  “什麽?太少了,不够快?好,那我就再快点。”

  更多的残影从快速旋转的残影圈之内冲了出来,残影圈并没有因为残影的出击而散开,反而更加快速。

  “服了没有?服了就叫我老大。”

  “妈的!我不服,我要杀死你!”场内的斗士早就不能还击了,在小飞的压制之下,他们只能护住自己,任小飞随便攻击。

  “好,我们一种玩法。”

  接著残影圈突然没了,无数个“龙克”向圈内的最後十几个斗士踢去。十几个斗士被踢到空中,而小飞幻化出双翅,飞到空中,对著空中的斗士踢去。这十个斗士只见一阵风过,就被大力踢到空中,快要落地之时,又被小飞踢到空中。这样一分之後,他们被踢得迷迷糊糊,终於在心里屈服了。

  “老大,我们服啦!”

  小飞终於停止空中踢球运动,只见十几个斗士从数十米的高空落下来,就在他们以为将要摔死的时候,一阵风过,他们轻轻的落在地上。

  这一下让他们惊服了。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怪物,这是他们给小飞起的外号。後来我知道这事,被这帮斗士天天叫怪物老大,气得我差点要揍小飞。

  小飞高兴的落在地上,幻化的飞翅收到体内。“服了吗?要不我们再来。”小飞向场内的斗士问道。

  “老大,我们服了,我们服了,千万不要再来了。”斗士们异口同声的说,整齐非常。

  “这样呀!我还有很多招数没使出来呢!以後你们要经常陪我玩玩。”小飞自语的说。

  他这麽一说,差一点吓死几个。这些面对生死也无所惧的斗士,终於知道他们怕什麽了,他们怕的就是眼前这个黑发青年。

  “好啦!我们该走了,都给我跟著。看你们也受了不少伤,给你们点好处。”说著取出自己炼的神药,一人发了一粒。

  斗士们都服了下去,只觉体内有一股热流在流动,痛苦非常,可他们也知道这是极品好药。但是刚才与小飞打斗,内息都用得光光的,现在无法调动内息,只好盘坐著全力调息。

  小飞看出问题所在,便在所有人的背上拍了一把,输入一丝兽形能量。最後所有人都调息完毕,生龙活虎的站起来,斗士们发现自己的实力猛增一截,对他们来说,更强实力是他们永远的追求,在小飞送药之後,斗士们从心里服了这个老大。

  小飞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恩威并施的事情。

  小飞运用神力,幻化出异化空间的入口。“你们都进去,里面很大,而且也有很多奇兽,要与他们交朋友,不要动手喔!知道了吗?”

  小飞将所有的斗士引入异化空间之中,同时嘱咐了里面的奇兽不要与这些人发生冲突。运用能量将看台砸毁,将刚才的战意全部施放。

  看著支离破碎的生死台,小飞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取消结界,点燃火焰,将生死台付之一炬,烈焰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最後,小飞藉著火光,飞身而去。

  此时天财赌场也被我们拿下,赌客、围观的平民与贵族也见证了我们监国护卫队执法和处理事情的方法。我们实力让他们知道监国使护卫队的厉害。

  聂成风被我生擒,他脑中的记忆也被我所获。我将天财赌场的金币全部装了起来,离开时,我们驱散人群,用火系法将整个赌场点燃。在赌客的抱怨与平民的赞扬声中,我们离开了天财赌场,只留下已经燃起的熊熊烈火。

  三团巨大的火焰在帝都狂燃,而火焰的背後则意味著帝都三大势力在同一天受到攻击,这可是空前绝後的,我希望这三团大火能在平民的心中燃烧起来。

  回到监国府,这下可热闹了。迪克他们两次押人回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不少好事的贵族与平民围在那里,我再回来的时候又押著两、三百人,再次引起不小的轰动。

  在迪克押人的过程中,因为很多人认出被押的人是平时耀武扬威的售人馆与生死台的护场武士。这些武士平时欺压平民,有时连贵族也不给面子,早就引起公愤,见他们被抓,多数人大声叫好。

  且远方三次冒起青烟,正是售人馆与生死台的方向,大家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新任监国使把售人馆与生死台给掀了。另一处不知道是什麽地方,好像是天财赌场。

  不少人暗叫∶这个监国使真是胆大,售人馆背後的势力是魔法议员,生死台则是有太子撑腰,得罪一个就够受的,怎麽一下得罪两个,难道不知道他们的背景吗?这是贵族的想法。

  平民则是欢天喜地,为售人馆与生死台的人被抓而高兴,一些受过他们气的人则恨得紧咬牙关,发出格格的响声。

  好不容易押人进了监国府,原以为会安静下来,却引来另一场轰动。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也预料到监国使的官员一定会等我,只是没想他们看到我,一下子全跑了过来,连行礼也不顾,大声向我问著情况,打探售人馆与生死台的事。

  我没有理他们,一招手,又押上两、三百人。

  不管是文官与武官,他们著急的脸上再次变色。有的胆小的文官看到聂成风,猛地晕了过去,如同早上的菜市场,乱作一团。

  “安静!”看著他们终於回过神,我续道∶“大家若非要弄清楚今天是怎麽回事,那好办。让我休息一下,敲响金瓶,我们正式升堂。”

  说完,在他们的叫唤与议论声中,我来到後堂,开始沉思,想著如何将事情完美的收尾。

  义父此时出现。先称赞了我今天的表现,说了一大堆赞美的话。我知道他只是试探,是以静静的等他说到正题。

  “小龙是不是因为没有充足的证据而发愁?”

  “义父,我所掌控的证据是真的太少了,治他们一条罪是可以的,但是这样的效果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

  “不用说了,你想什麽义父知道。果然是我的儿子,他们三个脑中的记忆我也看到了,绝对要将他们杀掉。”义母此时道∶“好啦!别逗咱们的小龙了。把你刚才发现的事告诉小龙吧!”

  听到义母这样说,我马上有了精神,义父与义母出面,对我来说绝对是最好的消息。

  义父老神在在的道∶“小龙,灵气所吸收的是他们的记忆,如果你能把他们的记忆导出来,那会有什麽结果?”

  “啊……”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如果把他们的记忆作为罪证,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义父道∶“我们试验过,可以将他们的记忆导出来,你的灵体也具备这个功能,而显像魔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我大声的谢谢义父∶“你可帮了我大忙。”

  得到解决的方法,我马上展开行动,将灵体中他们那段记忆分成两段,输入显像魔晶之中。在我精神的作用下,魔晶果然放出售人馆里欺压奴隶、施以重刑的记忆。他与魔法议员等人接头商量重大事情的记忆,我单独存在另一块晶石之中。

  接著我又导出乔法在生死台的暴行,及私下操控斗士生死,得到暴利的事情。他与太子见面,完成太子交付任务的记忆,也被我小心的存进另一个晶石。

  最後是聂成风的记忆,我把他在赌场与生活的记忆存在一起,而与魔武议员私下商谈的秘密,则保存在另一个晶石之中。

  我运用灵体,将存放三个人记忆的晶石全面封锁,就是有人拿到也没办法解开。我清楚的知道,这些晶石是宝贝,也是另一项重要的筹码,只要我下注,就不怕这三个势力不跟进。

  开始升堂,我先审天财赌场的聂成风。聂成风受制,身上的内息与魔法力无法施展,但他一副高傲的神色,八个不服七个不忿的样子。上了堂就张口大骂,将我的亲属骂了一个遍,并扬言如果不放他,就要给我好看,还要我的命。

  对於他这样的举动,我一挥手,手下的卫士在大堂之上将他压住後就是几棍子,打得他屁股开花,骂声果然没有啦!

  “聂成风,你可知罪?”

  “我没有罪,快放了我,你们抓错人了”聂成风挨了几下,开始低头。

  “大人,这样是不是不妥呀?聂成风也是有头脸的人物。”一个叫许音的文官上前说道。

  其他的文官与武官也怕我得罪太多人。我虽不怕,但他们也是监国使的一员,如果对方把罪安在他们身上,那麽自己将小命难保,是以纷纷为聂成风求情。只有吕仁一动不动,看著事态发展。

  “龙大人,我真没做犯法的事,赌局是可以开的。只要你放了我,我聂成风保证绝对不会对龙克大人不敬。”

  “都给我安静!”我大声道。

  众人看到我生气了,便不再说话,聂成风却不住的向场边的文官与武官看去,像是要他们的帮助。

  “聂成风,你说你没犯法,那好办。我最近练了一种新药,叫「吐心丹」,吃了以後,可以把心里话都说出来,而且可以把记忆存在晶石之中,今天就拿你来试试。来人哪!让他把药吃下去。”

  聂成风已经失去武力与魔法力,很快就被灌下药。

  这一切都是我的幌子,我可不想让人知道我可以读取别人的记忆,那样我手中的王牌就没有啦!对我绝对不利。

  至於什麽“吐心丹”,根本就是我弄点晶石做成的粉丹,只是吓吓他们而已。

  突然,我想起一事,马上将吐心丹的谎言说得更圆融。我有点无奈的道∶“我一共炼了十粒吐心丹,这种丹药材料极为难找,而且制作过程复杂,我的材料也用完了,失败了四、五十次,终於炼成了这十粒。你比较幸运,作为第一个试验者。”

  大家静静的看著,我神奇丹药之名早已传开,弄这一粒东西出来,不但能让人口吐真言,而且还能把记忆输出到显像晶石之中,让他们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记忆深藏在脑中,就是当事人也不能想起以前发生的全部事情,却能被这一粒小得不起眼的药丸导出?再者从来没有将记忆输入显像晶石的例子,以前也有一些高超的魔法大家做过类似的研究,结果十多年也没有成功。

  在我实化灵体的控制下,聂成风开始晃动,眼神也变得涣散。

  “你叫什麽名字?”

  “聂成风。”

  “你是做什麽的?”

  “我是开赌场的。”

  “现在把你脑中的记忆导到这块显像晶石之中,可愿意?”

  “我愿意。”

  我拿出那块事先存有记忆的晶石交给聂成风,在我灵体的作用下,聂成风双眼冒出电芒,照射在晶石之上。奇事发生,晶石在他双眼精芒注视下,竟开始小幅震动,接著一幅显像画面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里面果然是赌场发生的事情,聂成风做过的事情全都显现出来。

  文官与武官都惊叫起来,眼睛直盯著显像晶石显现的景象,惊呆的张大著嘴。

  我只是将聂成风体内的灵识导入晶石之上,再把晶石内的影像引导出来。同时我也观察文官与武官,他们的细小变化,都被我收到眼里。

  在吐神丹的帮助之下,聂成风、乔法还有朋力三人的记忆都被我放出来,监国府的文官与武官终於肯定了吐神丹的神奇妙用。

  三人的记忆被放出来,让文官与武官震惊。他们犯下的罪恶,几乎是神人共愤的,不过三人背後的势力,也让文官与武官感觉无奈。

  “来人哪!拉出去杀了。”

  “大人,千万不要!”两个文官与一个武官上前求情,其他的文官也开始求情起来。

  如果杀了他们,那就等於得罪了帝都三方最大的势力,他们的命也可能不保。

  只有吕仁没有动。

  “许音、古青水,还有练云队长,你们竟然帮他们求情?”说完我指著其他文官与武官。

  许音看了身边二人,道∶“龙大人,他们三个虽然罪大恶极,绝对是该杀头的,但是他们背後……如果得罪他们,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做下去。”

  其他两个纷纷附和。

  “哈哈,我是监国使,我有权决定他们的生死。君王允许我先斩後奏的权力,现在证据确凿,不杀他们,难平我心中这口恶气;不杀他们,难以让被他们残害的人安息。我意已决,来人哪!给我拉下去斩了!”在我雷系魔法作用下,声音传遍整个监国府,连外面围观的平民与贵族都听得十分清楚。

  “遵命!”

  魔练队员拉起聂如风、乔法、朋力,像拖死狗一样,把他们拖到前大门的校场。

  外面看热闹的人终於轰动,真没想到龙克竟然这样果断,将那三人斩首。

  “开始行刑!”我也来到校场,大声的道。

  随著我的命令一下,三道血柱喷射空中,三颗人头落地,帝都欺压平民的恶霸终於结束生命。

  魔法议员秘密总部“什麽?你是说,售人馆被龙克带人烧了,朋力被抓,而且奴隶都放走了?”

  “是的。”

  “可恶的龙克,你可真狠呀……”

  魔武议员秘密总部“再说一遍,聂成风被龙克斩首了?”

  “是的,太子下面的乔法与魔法议员那边的朋力也一并被杀了,就在他监国使府的校场内,我亲眼看到是龙克下的令。”

  “龙克、龙克……我要你的命!”

  太子府内“啊?竟然有吐神丹这种神药。”

  “这是内线许音报出来的,在场所有官员都看到了,确实能将乔法等人的记忆显现出来。”

  “坏了,有没有关於我与乔法见面的记忆?”太子菲权紧张的问,“这下可糟了,下令将监国使所有的人都杀了。”

  “太子,放心好啦!许音特意认真看了,没有太子爷与乔法见面的记忆,朋力与聂如风也没有他们与魔法议员与魔武议员见面的记忆。”

  非权终於恢复平静。“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太子爷,龙克把这三个人都杀了,这消息全城传遍了,我们要不要帮乔法报仇?”

  菲权眼中精光再现。“好,龙克,果然高明呀!不要报仇,同时我要以太子的名义去向他祝贺,认同他的功绩,同时表示我们与乔法没有任何关系,并约他吃饭。我要见他,不……嗯,记住,不能来硬的,如果他没时间,便将吃饭时间压後,不过一定要十分客气,知道吗?”

  “是,太子。”

  龙克呀龙克,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我真是小觑了你……太子低头,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魔法议员与魔武议员两个势力那边也是一个不眠之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