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内部整顿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2410 2016.06.21 12:39

  我也不知道修炼了多久,当我收功之时,灵气幻化万千灵识,瞬间在我肉身中游走一遍,最後被实化灵体吸到体内。

  就在这一刻,我清醒了过来,有一种无比畅快的舒服感觉,精神力无比强大,可以清楚的观察到方圆数公里内的每一丝、每一片细微的变化。灵体从最初有一些飘散的状态,变成有实体的感觉,看来义父教我的功法果然神奇。

  我突然心念一动,灵体会不会像以前灵神能那样逸出体外呢?以前都是灵神能散到体外进行侦察,那是将能量一丝一丝的释放出去,化为一个整体调出体外?这不一定会有很大的难度,关键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想到这里,我大胆实验。我小心的将灵体慢慢的放到体外,实化的灵体在我心念动时跳出我脑域丹田的灵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眼前出现一个流光异彩的晶莹能量体,能量体的样子与我一模一样。心神再动,我的灵体从原来的数寸猛地变大,只是灵体又回到最初那种缥缈不实的感觉。

  既然灵体可以变大,是不是可以变成任何形状?带著这个想法,我在心念作用之下,将灵体幻化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让我大呼好玩。

  就在不断运转与转变之下,使我对灵体的运用更加熟练。我也知道灵体可以化成千万,但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以我的实力,灵体最多可以化成八个与真人大小一样的的灵体,如果再幻化下去,那麽灵体就会变成最初的灵神能,存在空气之中。

  我好奇的将灵体与灵神能相互转变,放出大量灵神能之後,以念为意,瞬间可以转化成实化灵体,或者将实化灵体瞬间转化成灵神能,乐此不疲。

  以实化灵体超越感官的观察力,我可以清楚的分析空中的各类能量。灵体随便调动空气中的各系魔法能量,魔法能量在灵体的掌控之下十分乖巧;但是运用灵体发出魔法时,各系魔法能量却不听灵体的使唤,让我陷入沉思之中。

  到底是什麽原因,让灵体与空中的魔法能量不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呢?难道要动用体内的魔法能?

  想到这里,我将魔法能小心的调动,与灵神能完美的结合,接著小心的将它们运转到体外,然後灵神能瞬间实化灵体,此时我感觉魔法能竟然在灵体之内运转起来。我小心的观察著,魔法能量很乖巧的随著我的灵体之意调动。

  我突然将魔法能运转到灵体的手部,一声只有灵体能听到的异响炸开。空气中的各系魔法能量突然纷乱起来,各系魔法能量向我灵体的手部扑来,那声势如同海啸一般,给我的灵体极大的震撼。

  我灵体的双手如同巨大的无底洞,源源不停的将魔法能量猛吸到灵体之内,同时与体内的魔法能交织在一起。魔法能终於发挥了它的功能,将各系魔法能量融合分解,最後转化成魔法能。我灵体也感觉体内魔法能的增多,外面的魔法能量也随之变少。

  心念一转,停止魔法能量的吸收。果然,魔法能似有意识一般,将外面空气中的魔法能量拒之体外,空气中各系的魔法能量突然似失去目标一样,在我灵体周围来回游动,让我实体的灵体产生魔法的七彩光芒。

  将灵体的双手在空中左右摆动,灵体发出命令风刃!一道淡青色的风刃破空而出,空气像被道风刃划开一样,撕开一道真空的裂缝,空气中风属性的魔法能量在风刃尾部形成一段一段的波浪,一道风波圆柱随著我灵体发出的风刃向前飞去。

  我大叫不好,前面是闭关的门房,我很清楚由灵体发出的风刃魔法所含的能量与破坏力。

  心念在灵体发出风刃的瞬间不经意的叫了一声∶停。风刃竟然静静停在房门前的空中,神奇的暂停在空气中。我怔了一会儿,又念了一声“回来”,风刃才从房门处飞回到我的眼前。

  要知道,魔法世界的攻击魔法绝对大多数都是放出去就不可控制的,就像平常人使出的风刃,风刃只会像弓箭一样射出去,永远不会回头。而我现在的风刃可以被我的灵体控制,这一项优势,会让所有魔法师头痛,魔法世界也从没有这样的风刃。

  我玩兴大起,从空间袋中取出一颗晶石,接著将晶石抛向高空。晶石在灵体的注目下,向空中飞动的速度突然变慢,一点一点、一分一分的向空中移动。风刃在实化灵体的控制下,以极快的速度划向晶石,每划一下,晶石便裂成两块。接著风刃空中一个调头,又划过晶石,晶石再次分裂。

  这一过程,在灵体的观察之下显得很慢,让我看得十分清楚。但转眼之间,风刃就在晶石还没到达最高点时,将其分割成数百块小晶石。灵体心念再起,风刃转变成风盘,将晶石托在上面,瞬间移到我的手里。

  望著手中的晶石,我心中一阵狂喜,实化灵体竟然可以这样控制魔法能量。我的肉身虽然受限於十能锁脉,各系魔法不能完全使出来,只能使用三创主留下的魔法符。虽然魔法符很不错,但是少了魔法之战的那种风格与特性,如果被有心人看在眼中,一定会对我所谓的魔法特使产生怀疑。正好现在实化灵体可以这样使用魔法,对我来说绝对是另一个神奇的能力。从现在开始,我可以轻松运用各系魔法,而且我的魔法可受控制。

  不知道其他各系魔法是不是也可以用?接著我便饶有兴趣的将各系魔法都使将出来,果然不出所料,各系魔法都被我所控制,我让它们向东,它们不敢向西,我让它们停止,它们不敢动一下,让我心情大悦。同时我也试验了中级的复合魔法,也可以轻易的使出来。

  当我使出高级复合魔法时,却出现问题了,魔法无法随我的心愿。不过我很清楚原因,体内的魔法能大部分被锁在经脉之中,这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就是实化灵体才刚产生,灵体本身的成长也限制了灵唤魔法的发挥。明白原因之後,我就可以就这两点原因进行努力。

  灵唤魔法是我刚想到的名称。我觉得“灵唤”二字十分贴切,“灵”就是灵体的意思,“唤”是使唤的意思,即魔法受灵体使唤,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几日除了不断开发灵唤魔法的种类与功能,其他时间则陪著几位老婆。

  迪克他们不用嘱咐,也都忙著自己的任务,龙克军团每个人都在训练。

  因为军团训练刻苦,而且精壮强悍,给帝都的贵族与平民留下极深的印象。帝都的人闲聊的话题除了龙克军团,就是平等晶石,再就是平民城堡的事。看来我们龙克军团已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修斯明也没有闲著,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传来。我所要的资料看来他都准备好了。看著名单上的名字与资料,我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

  我深思了一会儿,终於下定决心。我心里暗哼著∶你们作威作福的日子到头了,就拿你们三个开刀好了,多年欠下的血债也该还了。受苦的百姓,看我龙克怎麽为你们报仇。

  当我离开时,名单上分别显示了三个人的人名与他们所作所为的详细介绍。这三个人分别是朋力、乔法及聂成风。

  几天过去,幽倩与丝蒂、洁儿她们相处得十分愉快,几个人每天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宛如亲姐妹一般。俗语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现在是五个女人呢?

  幽倩原来是有名的冷面美女,可是现在一点也看不出她身上那股冷冷的气质,也难怪,作为圣女的她很少有同龄的朋友,在洁儿和丝蒂她们的带领之下,幽倩正慢慢转变。有时她也参与丝蒂她们对我的恶作剧,好几次我都中招了。看著她们那花一般的笑脸,心里那一点不满也消失了。

  唉!不过幽倩一直霸占著我的床位。让我试试灵体在合作双修方面是不是也有异变的想法一直没有达成,不过,这倒给我进行灵体修炼的时间。

  义父与义母说,因为我的灵体比较奇怪,竟可以使用灵唤魔法。他们的灵体没有魔法能,所以不能在魔法方面给我帮助,不过以他们的经验,这种灵唤魔法确实极有创意,对我的灵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同时他们对我灵体这几天的修炼也表示赞赏,经过这两天修炼义父与义母给我的心法,我的实化灵体显得更加结实,而且灵体不由得散发出丝丝灵气。

  义父说,这是实化灵体快要突破第一关卡的表现,很快将达到灵固阶段。不过他也告诉我,到达灵固阶段时,灵体将真正的实化,化身将达到千万如一的境界。

  义父还指出∶灵体共分九级,分别是灵起、灵动、灵幻、灵化、灵固、灵合、灵升、灵空、灵道。

  灵起,指灵识初起,具有初级的精神力。灵起是精神力在体内发生作用,也是灵体的起源,所有人都具有灵起的水平。

  灵动,是指灵识可以在体外发生作用,即以精神力来控制物体,都属於灵动的范围,就像我的体外观行术及缚体传功,都算这个范围。当灵起未达到一定能量时,是不可能产生灵动的。灵动阶段是人灵识的第一次升华。

  灵幻,是精神能在体内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有的空间,在这里,灵识可以拟化成各种人与物,并在识法里进行各种幻变。

  灵化是灵体的第二次升华,达到这个境界,灵识会凝化成实体,实化灵体就是这一阶段的表现。能达到实化灵体,绝对是灵识的重大突破,这一关口,没有极为特殊的机缘是无法达到的。

  灵固,就是实体能量一点一点凝实在一起,而达到实化灵体的顶点。

  而灵合,是灵固之外灵体漫游的一种灵合之力,能控制灵体的外部能量,并转化各种能力。

  灵升是灵体第三次升华,就是灵体在达到灵合的最高层後的又一质变。灵体基本上达到一种超越灵识的新阶段,成为天地之间最纯正的能量体,知晓天地之变化与天下万事。

  灵空,乃是一种空灵之境,一种空间能力,飞空掠界,时空穿越,可以达到天外之界。

  灵道,则是在灵空的基础上达到最高的极点,寻到宇宙万物最纯正的本源之路,这只存在於传说之中。

  义父指出,我的灵体是爱能灵体,是起点最高的灵识,而且灵神玄体等等精神方面的能量,让我得到最纯正的灵识。我的灵体变化十分特别,并没有按著这九个阶段发展。我灵体虽刚刚达到灵化阶段实化灵体,但是却具有一些灵合的能力,像灵唤魔法就是灵合的表现。

  至於为什麽会这样,义父与义母见多识广,但他们也无法解释这些。

  我也问过义父与义母,他们的灵体达到什麽阶段。义父与义母说∶他们的灵体已经突破灵空,所以才会追随永生剑与灭世刀来到这里。但千万年来,灵体一直没有实质的突破,只在灵空初级阶段。不过最近灵体双修,灵体似乎已经突破瓶颈,到达灵空中级,但不能确定,因为灵空阶段不再以修炼灵体为主,一切要看机缘与悟性。

  “灵道,那是至高无上的境界,那是传说的境界,或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灵道,或许永远也达不到灵道,但是那是一切灵体修炼的最高目标。”这番话是义父与义母在极为感慨的情况下告诉我的。

  对於我的灵体,义父与义母都给了我很多指导,这也是我很快就达到灵化,并迈向灵固的原因。义父说,如果要达到灵固,一定要突破毒药的试炼,只要突破,我的灵体才会真正走向灵固。

  监国使府,坐落在帝都中心城的东方,离我的驿馆并不太远。

  今天是幽倩来到我这边的第三天,也是我正试上任的日子。

  修炼灵体的好处是精神得以无比凝实,精气神之中的神得到极大的提高。灵化的爽快,让我全身都舒服起来。因为灵体的修炼,使得身体细胞中的永生剑能量又有一部分开发出来,让我的实力大增,使我对未来更具信心。

  这天早晨,在丝蒂她们的送别之下,我走出驿馆大门。留下了飞龙四卫中的两位,带著另外两名飞龙四卫与三名魔练队员,一行六人向监国使府行去。

  一路上看到大量的平民在工作,做卖做买的拚命吆喝。他们看到我们六个锦衣玉服的扮扮,都露出害怕的神色,小心的让开道路让我们通行。我的实化灵体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们的畏惧,生怕惹到我们。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痛在心里。平民生活如此苦闷,让我感到自己责任的重要。

  就在我为平民痛心时,远处跑来一个平民小孩,他跌跌撞撞,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听到清脆的金属声音。

  他摔倒在我的面前,我连忙低下身抱起这个穿著又脏又破的布衣小孩。细看之下,我不由得心里一惊,顿生怜意。小孩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被打的青紫伤痕,从伤痕可以看出,小孩经常受到毒打,有的旧伤没好又被毒打,使得伤痕之上再添新伤,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到处是伤上加伤的印记。

  他那弱小的手臂上被著两个黑色铁环扣住,一条粗的铁链将两个铁环连在一起,使他的双手不能随意活动。瘦小的手腕处,可以清楚看到被铁环磨擦而绽开的伤口,两条相连的铁链,被手腕的鲜血染得通红。两个黑黑的脚腕上也有两个铁环,只是中间的铁链被断开,脚踝处也全是磨开的伤口。

  小孩的双眉痛得紧锁在一起,痛苦的神色,让我知道他在忍受十分巨大的痛楚,他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透出害怕与慌张,还有无边的痛苦。看到我一身华服,他在我的怀里乱动,全力想把我推开。我的怀抱,对他来说似乎十分危险。

  “孩子,不要怕,叔叔不会伤害你的。”我怜惜的说,同时紧紧盯著他,向他传达无比的疼爱之意。

  小孩看著我的眼睛,我的眼神让他感觉眼前的华衣男人是发自内心对他好,泪水一下涌了出来,但是没有哭出声音,只是默默的掉泪。不知道怎麽了,我可以完全理解这个孩子的心情,知道他心里的感觉,可能实化灵体带来的副作用。

  我轻轻的拍著他,“有叔叔在,你不用怕。”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之後,我动用永生剑的内息,将他手腕处的两个铁环夹断,将手铐解开,也将他脚踝处的铁环弄断。

  小孩忍著痛没有叫出一声,他好像对我能轻易弄开铁环感觉好奇,眼神之中充满了无比的迷茫。我一身锦衣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贵族,怎麽会帮他这样的小孩?这种想法在他小脑袋中冲击著。

  “不要怕,我不是贵族。”

  就在此时,飞龙两卫与另外三个魔练队员将我团团护住。

  只闻远方传来一阵骚动,远处的平民商人纷纷让开,跑得慢的,则被一群武者打扮的壮汉踢倒在地,摆出的商品也打落在地上。壮汉看也不看倒地的平民,踏著落地的商品向前跑来,口中不住大喊∶“不要让那个小杂种跑了!”

  小孩听到他们的声音,回头看到远方奔来的大汉,全身不由得颤动起来,眼中透出无比的恨意。

  “不怕,不要怕,有我呢!”

  在实化灵体的作用下,小孩果然冷静下,他也明白眼前的人能帮助他,是个好人,心里生出莫名的信赖感觉。

  只一会儿,十多个强壮的武士将躲闪不及的平民撞倒,平民痛叫倒在地上,被撞平民有十几名之多。还有十多个摊子被他们砸了,瓜果菜品散落一地。平民们只能心痛的看著自己的商品被踩烂。

  “小杂种,你原来在这里。”冲到最前面的壮汉看到小孩,大骂起来,巨手向小孩抓去。只听他手伸出来的风声,就知道他的手上用了真劲。如此弱小的孩子若被抓住,铁定会骨断筋折。

  砰……“哎哟!”只见那名壮汉倒飞出去,正好砸在路边的菜摊上。菜摊是薄板组成,怎麽经得住壮汉的冲击,劈哩啪啦的碎裂开来之後,壮汉再狠狠的摔在地上。

  “哎哟!我的妈呀!摔死我了……”壮汉趴在地上痛叫著。

  他身後十几个武士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挡在他面前,抓住他的手腕,一抖手将他摔了出去,动作乾净俐落,毫不拖泥带水。

  男子身边还有四个同样打扮的青年,个个锦衣华服,挡在一个黑发英俊男人的面前。黑发男人怀里的,正是从他们那里逃走的小孩。

  武士中出现唯一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来到魔练队员面前道∶“我是售人馆的唐青,要抓回从我们那里逃跑的小奴隶。请朋友不要插手此事,就算给我们朋力朋大爷面子。”说完打量著我们的表情。

  “朋力?”我暗想著∶难道是那个人肉贩子朋力?此时我想起修斯明大哥给我的资料。

  朋力,五十二岁,身分贵族,大家私下叫他人贩栅或地狱朋。手下有多家人贩奴隶交易中心,以贩卖人口与奴隶为主,是帝国内的恶霸,许多平民都被其所害,变成了奴隶。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皱了几下,魔练队员与飞龙双卫对我这个表情再熟悉不过了,我一皱眉,表示对他们极为反感。

  “我不管你们是谁,他只是一个小孩,你们下手也太重了吧!”说话的是飞龙四卫中的老二。“今天有我们在这里,就不能让你们把这个孩子带走。”

  唐青心里有点拿不定主意。提到朋力,对方根不就不买朋力的帐,让他感到对方的高深莫测。但是转念一想,以朋力的势力,不是一般贵族可以得罪的。而且就他的了解,朋力背後也有强大的势力,他为什麽要怕这六个人?而且听那小子说话,一听就是外地口音,最多是一个外来贵族,还怕他做什麽?

  想到这里,他怒哼一声∶“小子,你也打听打听,我们是什麽人?售人馆是干嘛的?看在你们也是贵族的面子上,只要你们把那小杂种交出来,我们就既往不咎,如果你们还找事,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们兄弟可不是吃素的。”

  说著一招手,十几名武士站在他的身边,横眉怒视,一付副吃人的样子。

  “哈哈,我们可不是贵族,我们是平民。这个小孩不会交给你们,你们又能拿我怎麽样?什麽朋力不朋力的,我可不管你们什麽奴人馆、卖身馆,今天我们在这里,就不能让你们这样对付这个孩子。”

  “你们不是贵族?”壮汉们一起惊道。

  接著唐青哈哈笑道∶“真是太好啦!原来是一帮平民。你们平民也敢管我们的事,今天见到了谁也不要怕,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们的奴隶。”说完一招手。“兄弟们上!抓住他们,送到「生死台」去,像他们这样有武力的,可值好多钱哪!”

  武士在唐青的带领下,向我们扑来。

  “给我狠狠教训他们!”我冷冷的说,这一句话就已经决定他们的命运。

  飞龙两卫兴奋的看著扑来的武士,心里想著∶今天可以狠狠的揍人了。

  三个魔练队员也是面露喜色,好久没有打仗的他们,怎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没多久,十几个武士全部倒在地上,每个人都鼻青脸肿的,骂爷喊娘的号叫著。有的还不服的破口大骂,在他骂的同时,却被魔练队员一脚踢在下巴,骂人的话没了,只剩下痛苦的哭叫。

  “你们是什麽人?我们可是朋力的人,敢和我们作对,你们不想活了。我们可是贵族,平民是不能杀贵族的。”

  我抱著小孩来到他他们身前,冷冷的看著他们,我冷冷的目光让唐青等人都闭上了嘴,眼中露出害怕的情绪。

  我很满意这种效果,实化灵体发出的冷冷寒意,让他们感到眼前这个黑发男人可以随时杀了他们。

  “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朋力,我会去找他的。放心,我们不会跑的。这个小孩,我留下了。”

  唐青一听我们不杀他们,悬著的心总算放下,不过仍有点害怕。刚才交手时,自己十多个人,却被眼前五个青年一顿痛打,全身上上下下都被打了一遍之後才被击倒。那种快速的身法、恐怖的力量,让他害怕。

  “好!你们等著……我们售人馆可不是好惹的。”唐青艰难痛苦的站起来,对倒在地上的其他武士道∶“我们……走!”

  “慢著!”我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唐青害怕道∶“你们要干什麽?我可是贵族,你们要干什麽?”其他的武士也一脸害怕紧张的看著我。

  “你们来之前撞伤了很多平民,打翻了很多平民的商品,不赔偿就想走吗?”

  “妈的!平民的损失让我们贵族赔?我们不……”一个武士大声说著,不过最後一个字却被他咽到肚中,因为他看到唐青那可怕的眼神。

  唐青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们赔,我们赔。”说完从衣服中取出一个袋子,大约有五十多个金币,他把袋子放在地上,对後面的武士说∶“我们走!你们等著,我们会回来找你们的。”说完带著手下快步的跑开。

  我让魔练队员把钱分给平民商人,在我的坚持下,受伤的平民都得到了钱。还馀下六、七个金币,我抱著小孩,向监国使馆行去。

  来到监国使的官府,门口站著两个卫士,正在那里闲聊。看到我们到来了,先是一怔,接著向我们施礼问好∶“参见监国使大人!”

  “你们两个叫什麽名字?”

  两个卫士见我这样问,高兴的道∶“回大人,我们是帝都人士,身分都是贵族。”说完两个相视一眼,一齐道∶“在这里祝贺大人官运享通,请大人多多提携。”

  “只要你们走得正,行得端,我自然会提携你们。”在他们脸露喜色的同时,接著道∶“不过如果你们做出什麽不好的事情,我一定也要处罚你们。”

  说完不再理会他们,直接进入监国使府。

  监国使是一个重要的职位,所以府第占地十分广大,而且还有训练场地。

  就我了解,监国使共分三个职等。第一监国使是最高的领导,下设文官与武官两部。文官负责搜集情报,对情报进行分析与监察;武官则是执行监国任务不可少的,因为监国使做的是得罪人的事,可能会发生纷纠,所以武官就有其存在的必要了。

  君王为了表示他对我的支持,也为了让我感觉他对我的爱护,特意将我的监国卫名额再加五百人,达到两千人。原来的监国使只有一千五百人的编制。

  进入监国使府内,经过一个比较大的训练场,之後就是监国使与文官办公的地方。

  一路行来,并没有看到多少人,只在训练场上看到少数的卫士正在训练。我看了一眼,心里苦笑,这样的水平也叫训练?心里没有话说了。

  我向外面走去,很快就来到监国使办公的府殿。在这里终於看到几个卫士,像样的站在那里。

  府殿里走出很多文官,见我来到,纷纷施礼道∶“欢迎龙大人上任!”

  我说了一声免礼,他们便如众星拱月般将我迎入府殿正堂。

  一进正堂,就看到正中间挂著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监国重任”,此四个字给人强烈的气势,绝非凡品。

  正堂收拾得很乾净,看来他们事前已经准备好了,四下摆著坐椅,将中间的正座凸显出来,正堂让人感到气势庄重。

  “有没有一个静室?我要救人。”

  “龙大人,後堂可以。”

  “好,请诸位稍等片刻。”说著,我抱著小孩来到後堂。

  没多久,我一个人再次回到正堂。

  “好啦!大家都坐吧!”

  众官吏纷纷落座。

  “师官何在?”

  “监国使大人,下官吕仁在。”站起来的是一个中年官吏,才中年就一脸沧桑之态,眼神端正,给我正直的感觉。

  “吕师官,不必多礼,请把监国官吏的名单给我一份。”

  “是,大人。”吕仁取来官吏名簿,并递了上来。“全在这里。”

  从魔练队员手中接过来,打开看了一遍。下面有些官吏在那里小声议论,谈论我的事情。

  名单上一个监国体系一共二十一名官员。监国使一正职,同时下设武官与文官两堂。

  武官分监国队长、副队长各一名,再下设三个小分队的队长,一小分队五百人,一共有监国卫士一千五百名,不过君王又给我增加了五百名。

  文官十五名,下设师官一名,文案三名,情报官五名,调查官六名。

  我开始点名,在场的官吏一一报出自己的名号。

  “监国队副队长包立何在?”没有人回应,我再次问道∶“监国队副队长包立何在?”

  吕仁师官上前道∶“监国使大人,包立队长今天没有来。”

  “可有病假条?”

  “没有。”

  “哦……”我不动声色接著点名。

  堂下各官吏一个个看著我,见我不动声色,他们也陷入深思。

  终於点完名字,一共少了五个人监国队副队长包立、情报官斯坦尔、都色、调查官查天、查地,而且都没有病假事假条一类的申请。

  我看著台下的众官,他们一副看我好戏的样子。也有少部分人在为我担心,因为这几个人都是重臣之後,像包立,他是魔法议员包云之子,叔父包雨是朝中一品大官,极有权势。

  斯坦尔与都色也不简单,分别是名望贵族。斯坦尔的祖母是上代君王的妾,从这个方面来说,他还算是皇亲。而都色是都平斯的侄子。查天与查地两兄弟,他们的父亲是魔武院的议员。

  “敲击金瓶,让以上五人马上来到监国府见我。”

  “龙大人,金瓶是是审案时才用的,现在动用,是不是不妥?”吕仁好心的提醒我。

  我心里说∶吕仁师官呀!虽然你对我好,希望我上任稳扎稳打,但是你可曾想过?若我不使用非常手段,将很难立足於帝都。你虽然很正直,但过於畏缩。

  我一挥手。“我意已决,请敲击监国金瓶。”

  当……当……监国府的金瓶发出清脆的响声,在传音魔法阵的作用下传遍了整个帝都。

  宫殿内,君王听到了金瓶的声音,心里一跳,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小心的自语∶“龙克呀龙克,看看你这回要怎麽表现。”

  魔法院内,众多魔法院议员也听到金瓶之声。

  “是监国府的金瓶!”

  众议员表情各样,但绝大多数都在冷笑,一副“龙克,你也太自不量力了,看你怎麽收场”的神情。只有少数议员神色凝重的思考著,不知道我这次要处理谁。

  好久没听到这样的金瓶声了。龙克,你对我们来说是朋友还是敌人?希望你能坚持,不要被别的势力打倒。魔武院的院长这样想著。

  帝都的百姓也听到金瓶的声音,心里暗忖∶发生了什麽天大的事?不由得低下头想著各自的心事。

  金瓶响过,大约半个小时後,没有来的五个人终於出现在监国府。

  “是谁敲了监国府的金瓶?老子正睡得好好的,让我知道,非抓住他不可┅┅”说话的声音很响,语气中充满了傲气与不满。

  此时另一个声音道∶“包队长,不必生气,一会儿就知道是谁敲金瓶了。”声音很细,与第一个声音有鲜明的反差。

  “哥哥,你说有什麽事发生?多年没调动的金瓶怎麽响了?会不会出什麽大事了?”

  “嗯,可能是那个新监国使上任了吧!他叫龙克,军人出身。你也听说过,他年轻有为,我想可能是他上任了,才敲起金瓶。”

  五个人走到正堂,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我,我也打量著他们。身材高大,一身军装的人一定是包立。果然高大强壮,一脸横肉,样子凶恶,眼中充满了傲气。

  在他身边,有两个长得很像的人,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查天与查地两兄弟。他们都是中等身材,虽然没有包立强壮,但也显示出不差的身体线条。两人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看来他们是以修炼武技为主。

  再另一边则是两个中年人。一个尖脸,一个方脸,两个都是一脸苍白之色,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样子,身材乾瘦,微风一过,就要被吹翻在地似的。

  “参见监国使大人!”五人看到我时就知道我的身分,自然不能失了礼数,向我行礼。

  “堂下可是包立、查天、查地还有斯坦尔与都色吗?”

  众人一怔,不过马上接著道∶“回大人,正是下官。”

  “好、好……”我边笑边说∶“你们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知道你们的职务是什麽吗?”

  我的问话,让下面五人一怔,不过从他们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他们的不满,来了也不让他们坐下。

  不满归不满,他们还是回答道∶“今天是监国使大人上任的日子,下官记在心中。”

  “记得就好。”我冷声说著,声音冷到极点,让堂下五人及其他十五人感觉全身一冷,从心底产生一股冷意。

  我很满意实化灵体在精神方面的威吓。“按监国使制度,新官上任,大小官员必须到场。”

  包立心里极为不爽。今天没来,就是为了杀杀龙克这个新监国使的威风,让龙克知道他是不好惹的,他的势力,龙克也惹不起。没想到龙克才当上监国使就敲击了金瓶,他也不得不来,来了之後,就指责他与其他四人违反规定,他心里怎麽会舒服?

  查天、查地两兄弟也猜著我的用意。难道龙克会拿他们开刀?不会的,包立也没来,还有都色与斯坦尔两人。他就不信龙克胆子有那麽大,什麽人都敢得罪。

  斯坦尔与都色两个也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回大人,因为监国使一职长久空缺,所以下官等人没想到龙克团长会这麽早来。而且,在下叔父包云大人有事找下官相商,所以来迟。”包立说著。

  “我们兄弟最近得了风寒,所以没来监国府。”查氏兄弟道。

  斯坦尔与都色也道∶“下官最近也生病了,咳咳……听到大人金瓶召唤,马上就来了。现在还有点难受……”边说边用力咳了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呵呵,不怕你们来硬的,就怕你们来软的。”我十分自得,冷眼看著他们的表演。“包立请坐。”

  包立脸上果然傲气顿生,傲然的坐下。

  “查天、查地、斯坦尔、都色,你们可有请假之病书?”我大声的问道。

  “这个……因为病来得太快,我们未及时递上申假病书。”几个一致答道。

  “好、好、好……”我拿起监国令信,大声道∶“来人哪!将查天、查地、斯坦尔与都色拿下。”

  监国护卫队的卫士们冲上数人,将他们四个按在地上。

  “大人,你凭什麽抓我?放开我,放开我!”几人不断的反抗。

  “监国制度,如果官史有疾在身,必须提出书面假条,未提出病书而无故旷职者,杖责四十。”我冷冷的道。

  “龙克,你不能打我,我是查议员之子,你凭什麽打我?告诉你,如果惹到我们,我会让你後悔一辈子。现在放开我,我就当什麽事也没发生!”查氏兄弟怒气冲冲的大号起来。

  在众人惊讶的同时,我说道∶“好,把查天、查地放开。”

  一旁的斯坦尔与都色一看我低头,也大叫起来∶“龙克,放开我们!你也不看看我们是谁,敢这样对我,今天放开我们,我们就当什麽事也没发生,快点!”

  我也对卫士点了一下头,卫士们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还是坚决执行我的命令。

  包立此时笑了起来,不住对查氏兄弟与斯坦尔、都色竖起大拇指,连连说好。

  查氏兄弟将嘴一撇,对我道∶“龙克,你来到帝国,就要了解帝都的势力,以後要看清楚了。你还是我们大人,我们这次就给你面子,不再追究,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龙克,我让你的监国使做不下去。”说著张狂的哈哈大笑起来,与查氏兄弟相好的众官也对著我哄笑。

  就在他们的笑声中,我的身法起动,如幽灵一般快速在他们身前闪过,手指连点,点穴功法再现。只见查氏兄弟、斯坦尔、都色与一旁的包立都被我点中要穴,无法动弹。点完之後,我又快速的回到正座上。

  “龙克,你干什麽?”包立怒吼著。

  底下的众官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查天、查地,你们非但对於自己所作所为不知悔过,还变本加厉的攻击上司。”我转头对师官道∶“吕师官,公开攻击上司,该当何罪?”

  吕仁这下才明白我来了一个欲擒故纵,又使绝世武技让所有人折服,心里不由得对我佩服起来。他也早看不惯包立等人的行径,於是上前朗声道∶“下属对上级不敬,可杖责四十,严重的可判死罪。”

  “听到没有?呵呵,来人!”我对卫士再次传令∶“将他们押下去,杖责八十,然後轰出监国府,永不录用。”

  包立大声道∶“大人,没我的事,你为什麽罚我?”

  我笑道∶“包立是因为无故旷职,情节更为严重,而在他们攻击我时,你又推波助澜。你刚才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你与他们同罪,统统拉下去,重责八十!”

  “龙克,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竟敢这样对我。等著,只要我不死,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五人大骂起来∶“龙克,你这平民猪!竟然敢对我们施以八十杖刑。你以为我怕吗?我有不死金身。你就等著,得罪我们,你没有好下场。”

  吕仁上前道∶“龙大人,此五人都有强大的魔法力与武技护身,平常的杖刑,可能难动他们分毫。”

  我一摆手,冷冷的看了下面的官吏一眼,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我想要的敬畏。“我制住他们时,已经将他们的魔法与武技封死,你们照打就可以了。”

  众官吏纷纷惊呼。我的身法确实让他们大开眼界,我随便点了一下,就可以将魔法力与武技封存起来,更让他们不敢相信。

  要知道,封存魔法力与武技需要经过极复杂的过程,还要带上特别的工具。

  大家都抱著旁观的态度,等待杖刑开始。

  教场内站满监国护卫队的卫士,他们站在那里,看著这个新来的监国使对包立等人行刑。

  包立作为副队长,平时作威作福,他们早就看不惯了。但包立确有一些实力,同时背後势力十分庞大,让这些监国卫士敢怒不敢言。这次看我处理他们,大多数都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而且就算实现,以包立等人的魔法力修为,可以轻易的造出保护魔法,也将让杖刑无法成功。因此大家仍是静待事态的变化。

  “龙克,老子才不怕你呢!有种就打啊!我就不信你能伤我。”

  终於开始行刑,木杖落下,啪的一声,惨叫声响起起,几人还不断痛喊∶“痛死我了!”

  随著刑杖的落下,血肉绽开,几个人惨叫声更加凄厉。慢慢的惨叫声变小,他们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只见每一杖下去,五人的背部就溅起阵阵血花,血肉横飞,让人心颤。

  众官吏看到这里,对我感到无比畏惧,没想到我刚上任就动用金瓶,还将魔法议员与魔武议员统统得罪,而且也得罪了朝中的高官,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不知道这个龙大人又会生出什麽事,千万不要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不然他没倒之前,自己一定会比包立等五人还惨。

  杖刑完毕,五人早已昏死过去,背上被血染红了。找来几名卫士,通知他们的家人,将他们拉回去。同时去其官职,监国使不要这样没用的人。

  我又回到正堂之中,此时再看下面的官吏,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立,再也没有刚才不振的气势。

  虽然这是出於他们对我的惧怕,但是我很满意这次的内部整顿。如果他们不努力工作,那我就成了挂名司令了。我不要求别的,只要他们能努力工作就好。

  我心里暗想著,同时告诉自己∶这五个人只是开头,看我怎麽把帝都各种势力都闹上一闹,让他们知道我龙克来了,我得到的监国使并不是闲职,让他们真正感觉我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得到更好的发展。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带出一丝冷笑。

  监国府的官吏看到我的冷笑,心里皆恐惧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