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势力相间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2862 2016.06.21 12:39

  幽倩与我一同回到驿馆。

  回到驿馆後,迪克、屏页法、坦力都在等我。我与众人进入议事大厅,幽倩则一进驿馆就要求与丝蒂她们见面,我只好同意。唤来待者,在前面引著幽倩,到後院去见丝蒂她们。

  我刚来到大厅,迪克等人早已全数到齐。施下魔法结界,将大厅笼罩其中,同时设下隔音屏障。

  “人到齐了,各位兄弟,现在我可以说在帝都的第一步成功了,我已经取得了君王的信任。”

  大家投来兴奋的目光,四下都是祝贺之声,众人露出喜色。

  “虽然我们踏出了成功的一步,但是以後每一步都要慎之又慎,都要深思熟虑,每一步都要走得稳稳当当,这样才能成功。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值得我们高兴,但是後面的每一步都凶险万分,一个大意,一步踏不稳,就是灭顶之灾,我们的努力将前功尽弃,甚至招来杀身之祸,能不能安全离开帝都都成问题。”

  众人点头,认真听著。

  “今天开会,由我来安排之後的具体事项,我认为应该分几个部分进行。我们的商业计画已经圆满成功了,但是店面只设在东城,帝都的中心城,还有其他三城都没有店面,不利於我们以後的发展,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商业计画不能放弃,现在我们大量购买店面,将商业计画推动起来,同时将南城、西城、北城的平民都解救出来。只要我们的商业计画能完美的发展,这样更有利於我们将「人人平等」的思想和吟游的诗歌带到那里,让更多的平民得到最低的生活保障,让所有平民发自内心了解人人平等的观念。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把这种思想的种子深埋在平民的心中,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

  “老大,想是很简单,但人员要怎麽调配?商业计画当然非常好,但计画太过庞大,谁来做总负责人?如果由我们几个来负责,我坚决反对,原因是我们不是商人出身,不太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二是我们龙克军团总共才这些人,每个人在军团里都有明确的分工,如果派我们负责商业计画,会影响军团正常运作;而且我们几个经验不足,商业计画便无法发展。兄弟们只会打仗,谁会和商人钩心斗角?我迪克可不愿意玩这些奸计阴谋。”迪克认真的分析著。

  我开玩笑道∶“迪克,让你管理商业计画,那我就等著赔钱。”我的话声刚落,大家一阵哄笑。

  迪克嘿嘿的笑著说∶“老大,你就别卖关子啦!我知道你有人选,不过我也有一个人选。”

  “老大,我也有一个很不错的人选。”屏页法接著说,其他人也都表示自己有商业计画的人选。

  看著兄弟们纷纷表态,我认真道∶“看来大家心里已经有人选了,那麽我们每个人写出心中人选的名字,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拿来纸笔,每个人都背过身去,把心里所想的人名写上,同时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还偷偷打量著其他人。

  谜底揭晓,十数张纸上写著同一个名字修斯明。

  “哈哈……”大家高兴的笑了起来。

  我利用魔法传讯器向修斯明传讯,对他说明讨论的结果。修斯明也没有推让,接下了商业计画的重任。

  我接著说出第二个方向,那就是军团治理。

  军团此时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对於军团的战力,我很有信心。但是我知道军团的战士如果不训练,再精锐的战士也会变得委靡不振,训练方面绝对不能松懈。

  这事交给迪克,迪克自信满满的向我表示,龙克军团在他训练之下,实力绝对会增加一大截。屏页法及坦力等人也负责东城平民的训练,将最简单的内息心法教给平民,让平民的实力能有长足的进步。两人也自信满满的表示,他们一定可以完成任务。

  第三步,安排就是我的本职监国使的工作,同时我把监国使的职务内容与大家说。

  顾名思义,监国使即监察国家的使臣,上到王亲大臣,下到平民百姓,都在其监察范围之内,也就是君王的心腹眼线,监察各部门的运作情况,发现哪个大臣贪污妄法,就密报君王。更重要的是有先斩後奏的权力,权势极大。

  因为前任监国使得罪了很多人,最後被人暗杀,死相凄惨,尸骨无存,从此再也没有人愿意担当此职,害怕自己的性命不保,直到我的出现,才再起用监国使一职。

  对於监国使的职务,我有自己的看法。我知道这个职务是非常难办的,最容易得罪人,上下都不讨好。但我也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有利於打击贵族方面的势力,并壮大自己的声势,使得平民能够过上好的生活,从而根本改变他们那种低下阶级的想法和奴性。所以只要处理得当,监国使是实现我理想的很重要的一步棋。

  大家也很赞同我的想法,龙克军团没有退怯的时候,即使不是在战场,而是在帝国的争斗中。我也不会委曲求全,退缩了事,那样人人平等的理想都会变成空谈。

  我接下来我说出君王背後有铁神这麽个人的事情。

  铁神的突然出现,让迪克等人很吃惊,同时也感到好奇,没想到会出现一个神秘人物,还有北方另一个势力的出现。这些都让每个人沉思著,想著对策,并猜测铁神到底是什麽样的人物。

  修斯明在魔法传讯器中得知铁神与北方的事情,使他陷入回忆,不一会儿,他终於打破沉默,传讯道∶“龙克,可能大家都不了解北方是什麽样的地方。唉……其实我不想回忆,因为那是我最不愿想起的事情,不过龙克老弟提到这个,我就把我所知道的事情说给大家听。”

  大家听到修斯明传来的声音,不由集中精神,认真细听。

  “君王身边有这麽个叫铁神的人物,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就龙克老弟所讲的情况来看,我确定他是来自北方的人物,我只能确定这一点。我的情报人员从没有探到铁神这个人物的情况,足见其隐藏之深。龙克老弟一提,我突然想起以前情报组织提到一些王宫里比较特别的事。

  每个月都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材料运进王宫,至於运到什麽地方,也没人知道,我想这些东西一定是提供给铁神的,这件的事情,大约发生在十五年前,自此从没有间断,可见铁神十五年前就来到君王身边。

  就龙克描述铁神说话的语气,可以感到他对君王没有顾忌,可以确定的是,他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大家都点头同意修斯明的分析。修斯明停顿一下,接著传讯道∶“以我的经验来对铁神进行分析。十几年前,到底什麽人有这麽强的实力,能让君王顾忌?大家想想,二十几年前,是什麽人最有名?又发生了什麽事情,使得这个人物失踪一段时间?”

  听到修斯明这样说,大家脸色都变了,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们记忆中有一些事情被修斯明引导出来。

  迪克摸摸脑袋道∶“二十年前,能有谁呀?我只知道天下第一亘榜比武大赛,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屏页法道∶“不错,这只是其中一件事,还有两件事也很重要,我来说说。二十年前,共有三件大事发生∶大约二十五前年,名躁一时的当代绝世高手,私自闯入魔法之都大陆,後来被魔法之都的大魔导异师发现。当时在魔法之都上修行的人看见魔法圣殿之中三圣显像,接著此人与魔法之都的大魔导异师不知道怎麽的竟然和解,魔法之都把他当上宾接待。

  据说当时两方曾经动起手来,但三圣主显像,使两方和好如初,密谈很久,最後魔法之都的大魔导异师们还欢送他,让他离开魔法之都,之後此人就在魔法世界消失了。我记得他的名字叫迪翔,这就是三圣主临世的事件,当时轰动一时呀!“

  “哦!不错,我也想起来,二十几年前,迪翔极有名气,是成名很久的高手。咦,他也姓迪。迪克,你是不是和他有些关系?”坦力心直口快,不经意的说著。

  迪克听到屏页法的介绍,同时坦力又发问,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没有,天下姓迪的太多了,怎麽可能与我有关系。”但迪克也不由得想起他的爷爷。

  坦力道∶“是呀!据说此人成名百年以上,是魔武双修的高手。”

  屏页法接著道∶“这是第一个。迪翔离开魔法之都大陆後就消失了,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年,所以我虽然怀疑铁神是他。不过再想深一层,他应是百年以前就成名的高手,年纪应有两百多岁,所以铁神不会是他。”

  我赞同道∶“页法说得很有道理,那麽另外两位是谁呢?”

  屏页法连忙道∶“第二个就是亘榜比武的神话创造者,他的名字叫什麽,我不知道,不过亘榜的人都称呼他为「那个他」。”

  听到这里,我突然知道了,此人就是火络递与师海通所说的那个人。我的脑海中闪出师海通与火络递提起他的表情。

  “那个他长什麽样子,没人知道,参加那次比武的十大高手也都没有说,但从一些只言片语可以了解到一些。他说话的声音很古怪,似乎不是从喉部发出来的声音,浑身上下不带一丝气息。他的传说大家都知道,十大亘榜高手比武的时候,他一个人突然闯入比武场,只身挑战十大亘榜高手,大战十天十夜。当时惊天动地,从天上打到地下,再从地下打回天上,打得天昏地暗、风云变色。

  当年比武的地方,现在还留著比武的痕迹。因为当时比武的惨烈,比武场至今仍无法使用魔法,民间传闻,魔法元素在那时被十大高手用光了,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结果出乎大家的意料,他最後战胜了十大亘榜高手,十大亘榜高手怎麽败的,参与的十大亘榜高手从不提起此事,所以便成为大陆之谜。“

  “我也听过这个传说,他是所有武者与魔法师的目标,因为他成为天下一第高手。”坦力从旁补充。

  “嗯,不过後来不知道怎麽了,他失踪啦!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他成为一个传奇,一个震惊天下的传奇。”屏页法突然对通讯器那方的修斯明发问∶“修大哥,你是主事情报的,我说的对吗?”

  修斯明此时心里难以平静,听见屏页法询问,马上回道∶“页法老弟说的不错,不过我补充一下细节。他们比武时,我正好路过,当时我听到轰隆巨响,自远边的天际传来,我出於好奇,就过去了。接著我感到天地传来一股巨的大压力,远远看去,十大高手正围住那个人。十大高手每人的武技与魔法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是那个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带著强大的能量。那种能量我没看过,白光芒芒的,将所有人的攻击挡在外面。

  同时我也看到天空有一道白色的光芒照在那个人身上,将他全身笼罩。就在此时,从他那里传来一声巨响,巨响之大,绝对出乎你们的想像。我看到附近一座数十米高的小山头,在这声巨响之中被夷为平地。巨响传到我的耳中,让我一下被震昏过去。

  我也不知道我什麽时候醒来的,当我醒来时,我只看到月光之下,那个人站在高山之中,全身的白光变得很淡,他就在那里站著。当时我也有事,不敢多留,就回来了。後来我才知道,我那一昏倒,竟然昏睡了十五天,奇怪的是我醒来以後并没有感觉饥饿,精神反而出奇的好。昏睡时,我感觉全身被一股压力挤压,之後就人事不知了,我一直怀疑我现在的一些能力与此事有关。

  後来我听说那场比武的事情,我知道我看到他们时,正好是比武的最後一天。後来我想,难道那个人在那里一站就站了十五天?不过我很快就推翻了这个想法,与十大高手比完,他还有能力站在那里十五天吗?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又认为他与十大高手比试之後应该没有离开那个地方,他绝对有这个实力。“

  大家听得非常吃惊,每个人都陷入震惊之中,连平时很嚣张的迪克也很安静,双眉紧皱,像在思考著什麽。

  “谢谢修大哥说出这段往事,看来「那个他」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我停了一下,续道∶“屏页法,你接著分析吧!”

  屏页法在我叫他时,他果然不凡,马上惊醒,神色中的迷茫变成无比狂热,隐隐透出自信与不服输的精神。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惊醒过来,眼神也变得如屏页法一般,迪克的眼睛还透出精亮。

  屏页法理了一下思路,然後用自信的声音道∶“那个他确实厉害,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修大哥说出自己的经历,那麽现在由小弟分析一下。那个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铁神,因为他们有同样的特性,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气息。第二,他绝对有强悍的实力,不然君王也不会顾忌他。更重要的是,他的声音与铁神很相似。”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皱眉再道∶“不过也有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他是那个人,以他

  的实力,完全不用理会君王,他的实力之强,应该凌驾於君王之上,可铁神明显弱了很多,这是最值得怀疑的地方。”

  众人点头表示赞同。

  屏页法接著道∶“说起第三个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第十一高手之名?”

  听到屏页法这样说,众人纷纷惊醒。

  “难道你是说,第三个人就是第十一高手?”

  “不错,以前传说亘榜的十大高手,但是有一个人的实力不会比十大高手差,人们叫他第十一高手。其实力不但不比亘榜十大高手任何一个差,相反的,他比某些人的实力还强。但因其行事古怪,常常做出有违常理的事情,曾经公然与魔法之都圣殿作对,因此很多排名将其排在十名以外。十大高手约见那个人时,那人突然消失,之後再也没有消息。

  这三个人,每一个都是十多年前的强大高手,他们每人都有实力让君王寝食难安。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铁神可能就是那个他的比例大一些,其次是第十一高手,最後才是迪翔。“

  屏页法的话又引起大家的思索,都在心底盘算著铁神的来历。

  修斯明从魔法通讯器中道∶“页法分析得极为正确,我会让情报小组对铁神进行严密监控。说到这里,我们不应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我知道有第四人选,那就是「暗夜杀魔」这个组织。”

  我惊奇道∶“暗夜杀魔!”脑中浮现他们两次对我出手的情形。

  迪克等人呵呵的笑了起来。“老大,你的老对头又出现了。”

  修斯明道∶“龙克老弟,暗夜杀魔可是很有名的杀手组织,在魔法世界,他们是一个特别的势力,他们能存在绝对不是偶然,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个魔主,没人知道魔主的身分,就是暗夜杀魔的核心人物也不知道魔主的实力和他的身分。传说中,他有一头灰发……”

  “灰发……”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马上否定。

  修斯明问道∶“龙克老弟,怎麽,你见过有这种灰发的人?”

  “没什麽,多年前有一个老朋友也是灰发,可绝对不可能是他……修大哥请接著说。”

  “嗯,灰发是他唯一的特徵。传说他是一个不会老的人,到底活了多久,没人知道。暗夜杀魔成立於魔法世界创立时期,有传闻说,暗夜魔主与三创主是同一时代的人。他曾经做了几件轰动的大事,正因为这些事情,让暗夜杀魔名声大躁,这些事情都是魔法世界历史上有名的事件。经过我的努力,我终於了解暗夜魔主每到一个阶段就要闭关,而且一闭关就是几百年,多则几千年。当他出关时,暗夜魔主没有一丝改变,这使得暗夜杀魔的所有成员对他绝对效忠。

  谁也没看过暗夜杀魔魔主的真实长相是丑是俊,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一个男人,所以铁神有可能是他,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乎。就情报组报告,因为暗夜杀魔两次对龙克老弟的行刺失败,这是暗夜杀魔数百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引发了暗夜杀魔核心的震动,可能会对龙克老弟不利,所以请龙克老弟千万注意安全。不过哥哥的情报组无力,没办法打探到暗夜杀魔的准确行动,不过就暗夜杀魔最近的行动显示,暗夜魔主很可能又要出关了。“

  我从心底感谢修大哥对我的关心,我感觉到他对我的情义。

  修斯明说到几千年来暗夜杀魔都没有变化,让我脑海中浮现一个中年面孔。难道会是他?突然我又觉得好笑,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这样幸运,心底同时升起强大的自信。

  强者立於乱世,当创造无数奇迹,上天让我龙克来到魔法世界,我就要来感觉这个世界,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什麽人魔怪、铁神、暗夜杀魔……要来就来吧!我龙克一个人接下了。我的身体散发强者气息,一下感染了在场的每个人。

  修斯明在魔法通讯器中接著道∶“不知道大家听说过北方势力的事吗?”

  众人都摇头表示不清楚。

  迪克发问道∶“修大哥,您是情报组的负责人,那个北方势力是怎麽回事?小弟今天才听说有这麽一个势力。从铁神说话的口气来看,他似乎极为顾忌它们,它们有什麽过人之处?”

  迪克的话,引起大家的兴趣,纷纷要求修斯明讲讲北方势力的情报。

  我也很好奇。“修大哥,你有这方面的情报吗?”

  修斯明在显像通讯器里哭笑不得,道∶“北方势力……唉!怎麽说呢?我十多年前就听说过北方势力,而且那时还著手准备,曾多次派人前去探查,结果那些人却有去无回。就我手里掌握的情况,北方有座万米高山,那座高山,长年弥漫著浓雾。大家应该听说「峰山迷雾」这句话吧?”修斯明证明大家的想法,道∶“不错,北方那座高山,就是传说中的「峰山迷雾」。”

  全场惊诧声再起,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惊异之色。

  “峰山迷雾?”我在心里打著问号。“峰山迷雾有什麽特别的地方吗?”

  修斯明续道∶“龙克老弟,峰山迷雾是大陆谜团之一。最早那个地方叫什麽,已经无法查证,峰山迷雾是後来魔法大陆给它起的名字。此名的来源,关於魔法世界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屏页法等人的表情,证明了修斯明的说法。看来峰山迷雾果然有一些来历。

  迪克急匆匆插嘴道∶“基本上,峰山迷雾是恐怖的代名词,每个孩童从懂事起,都要学习大陆的历史,峰山迷雾是作为惊吓孩童的手段,因而经常被提起。我记得我小时候,爷爷就拿这个吓我,「如果你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峰山迷雾中。」这句话现在说起来,好像是昨天的事情。”

  坦力道∶“不错,我的父母也是这样吓我的。这段历史我也不太清楚,还是由修大哥接著说吧!”

  修斯明回忆道∶“峰山迷雾是大陆之谜。没人知道那座山有多高,可以肯定的是,至少有万米以上。因为它无法探查,曾经有很多高级魔法师利用飞行魔法,想飞到山顶,那麽此山会发出一种透明的光线,瞬间击中高级魔法师,使他们丧命当场。因为这点,让所有人觉得飞上去很危险,所以决定爬到山顶。可这麽一来,峰山四周的宽达数十公里的迷雾将让这些人有去无回,迷雾似有吞噬生命的力量,凡是进入迷雾的人,便再也没法出来。

  四千年前,大陆最伟大的一百名当世高手齐聚峰山之边,里面有魔法之都圣殿的长老,也有魔法院与魔武院的高手,这一百人可以说是当时最强的高手。结果呢?一百多名绝世高手进入迷雾之中,只回来了六个人,而且这六个人武技与魔法全失,神色迷茫,都成了白痴。这一事轰动全国上下,之後又有数次类似的大规模探查,结果再没有自迷雾出来的人。当时的君王下达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迷雾方圆一百公里的范围,峰山迷雾因此得名,民间都称它为迷失的世界。

  四千年过去了,因为君王法制的控制,峰山迷雾的切确位置也鲜为人知。峰山迷雾在人们心里并没有消失,反而引起无数人的敬畏,所以峰山迷雾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迷团。“

  “峰山迷雾与北方势力有关系吗?”坦力好奇的问道。

  修斯明再次苦笑∶“有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峰山迷雾到底是怎麽回事,这我也无法得知,这个是大陆之谜。不过我曾经下过工夫,细查史籍,由当时回来的六大高手那些古怪行为中,可以查到一丝蛛丝马迹。高山射出的透明光线似是一种能量,而且光线是从特定位置射出来的。而迷雾则对魔法能量具有排斥作用,它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让人产生幻觉,看来迷雾也是一种能量。而且这些迷雾像是人力造成的,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控制,不然迷雾的范围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化,没见过迷雾扩大一米,也没见其缩小一米?

  当时生还的六大高手在生命即将结束时,曾经苏醒过来,回光返照的说了一些似有某种意思的话∶「峰山不是山,而是另一个世界……」“修斯明说到这里,续道∶”这是我所掌握的全部资料。至於北方势力与峰山迷雾是不是有关系,我就没办法查明了。“

  我朗声道∶“修大哥,我知道峰山迷雾与北方势力之间的关系。”

  众人吃惊的看著我,一会儿又陷入了平静。对於我经常出人意表的说出一些结论,他们已经习惯了。

  接著他们突然发现我的气息产生了变化,全身散发淡淡黄芒,看似淡淡的黄芒却蕴藉了惊人的力量,让在场的所有人惊呆了。

  我并没有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因为我的神觉进入我的脑域丹田之中。

  在修斯明的讲述之中,我脑中的神觉充分利用,分析著他的每一句话,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有一种想法两者肯定有联系。

  “臭小子,相信你的神觉。”义父突然传讯给我。

  “义父,峰山迷雾与北方势力是不是一体的?”

  义父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嘿嘿的道∶“天下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很清楚义父的个性,他想我问,我就偏不问他。我向义母道∶“义母,告诉我啦!义父欺负我。”

  义母幻化成高贵美妇,指著义父幻化的俊男道∶“你呀!怎麽这样欺负我们的小龙呢?快把北方的事情讲给小龙听。”

  义父狠狠看了我一眼,道∶“好小子,敢告我的状,看我怎麽收拾你。”

  “别和小龙闹了,把你知道告诉小龙!”义母发威了。

  义父像是有点害怕,他低咳了一声,开始向我讲述起来。

  听完之後,我大吃一惊,原来北方势力竟然是科技的力量。他们是三创主创立魔法世界时,那些反对魔法的人创造的科技世界,那是以科技为主导力量的世界,一切依靠科技,峰山就是一个巨大的机械城市。

  我所生活的轮王国时代,那时已经有一些基础科技的应用,比如通讯器、枪械等等的基础科技。而北方势力则是五千年後三创主那个时代留下的科技遗族。

  对於五千年後的科技,我也无从判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科学技术必定得到极大的发展,不然数万米的巨大城堡峰山是不可能完成的。

  就义父所讲,科技遗族似与三创主达成某种特别的协议,两方互不干扰,具体细节就不得而知。只是三创主时代留下的科技遗族一直过著独立的生活,他们到底发展成什麽样?实力如何?一切都是个谜。生活在轮国王时代的我,很清楚我那个时代科技的力量,更何况五千年後的科技呢?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

  义父嘿嘿道∶“你也知道怕了。”

  我没有理他,想著自己与北方势力以後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义父与义母当然知道我的想法,他们相视一眼,义母对我说∶“小龙,不要担心,北方的科技遗族少了些关键的条件,所以受困在峰山。而且他们为人善良,所以只要你用真心对待他们,一定会得到好的回应。你想,如果他们是野心家,那麽魔法世界与科技遗族早就发生战争了。”

  义父也认真道∶“小龙,世事是无常的,你得到永生剑时,可曾想到自己会沉睡万年,并来到魔法世界?你可曾想到会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你的理想与爱情?北方科技遗族虽然实力很强大,但是只要用你的真心,一定可以换来回报。”

  “谢谢义父与义母。”发自内心深处,产生对义父与义母的谢意。我觉得他们就是我的长辈,就是我的父母,而不是所谓的能量。从他们那里,我得到了父母的关爱。

  义父与义母也很高兴,灵体激动的发出轻轻的颤动。义父认真的道∶“小龙,本来有事件我不想告诉你,但此时我觉得你是我的最亲的亲人,我有必要告诉你。

  义父与义母其实也是来自别的世界,或者说来自别的宇宙,我们是那个世界的强者,也是唯一幸存者。由於我们修练的方法与你们不同,所以我们变成天地之间纯正的能量,并随著永生剑与灭世刀一同来到这个世界。

  永生剑与灭世刀来自於我们的世界,它们是我们那个世界消亡时最後的产物,具有神奇的力量,义父、义母的使命就是解开它们之中的谜团。当你得到永生剑时,你的命运已经与永生剑、灭世刀联系在一起。或许有一天,当你真正理解永生剑与灭世刀的意义,发现他们秘密时,我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难倒你的事情,不管魔法势力,还是科技遗族,你都可以轻松应对。

  北方科技遗族现在少一个核心的条件,他们会找到你,是因为你是永生剑的拥有者。我想只要处理得当,那麽你们不仅不会成为敌人,相反的他们还会成为你强大的助力。“

  我感动了,回忆著与杂质能量过往的一幕一幕,让神觉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喜悦、悲伤、失落、兴奋的情绪,一波一波冲击我神觉组成的灵体。

  在义父与义母眼中,我看到了惊喜。

  回忆终於结束,我知道我的灵体又产生新的变化,灵体更加凝实,如同实体一般。神觉运转的速度比最初快了数倍,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感觉。

  “哈哈……”义父高兴的大笑,那股开心劲儿让我也不由得感到喜悦,灵体的身体到处充满著这种喜悦。“老婆,看看咱们的小龙,他有多麽了不起。”

  义母一边高兴的点头,接著道∶“你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儿子,我希望小龙会为我们解开永生与灭世之秘。”

  “谢谢义父与义母成全。”我终於明白自己的变化,在不经意之间,我的灵体再次得到提升。

  “小龙,这都是你努力的结果,一切都是机缘,你现在已经达到灵体初级实化的程度,神觉从原来的虚无缥缈变成初级实化的灵体,现在可以学习我与你义母的灵体神技。你要知道,达到实化灵体,那将意味著永生不灭。”

  “义父、义母,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也不会达到现在这种程度。义父、义母的灵体神技,一定是惊天动地,希望义父、义母教我。”说著我跪在义父与义母面前,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义父与义母相视一眼,处在实化的灵体中,我可以清楚的感觉他们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是对我的一种考验。

  义父认真的道∶“小龙,还记得君王的毒药吗?”

  “嗯,那是从铁神那里弄来的毒药,好像是针对精神方面的毒药。”我奇道∶“难道那个不是毒药,而是……”

  义父道∶“不错,那个不是真正的毒药,而是微型机械,或者说是微型机械发生器。在特定时间会自动发出一种电波,或者类似能量波的东西,针对受控者的精神,使受控者产生极其痛苦的感觉。”

  “哦,原来是这样。那麽义父,这种毒药有什麽问题?”

  义母走到我身边,道∶“我与你义父决定,不帮你解毒了。”

  我微微一惊,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认真地道∶“我没有意见。”

  义父高兴的连说三个“好”後,接著道∶“小龙,并不是义父与义母没能力帮你解毒,而是你现在刚达到初级实化的灵体,还要很多路要走、要修炼,让你的实化灵体能进一步的修行。那个毒药正好针对精神层面发生作用,能成为你实化灵体的大补药。虽然可能很痛苦,但只要你坚持下来,你的灵体就会奇迹似的迅速实化,它会成为你在这个世界最好的修炼法门。义父与义母当年也有类似现在的机缘,但是比起你这个,可是差得很远,你现在修炼的速度,至少是我们当初的一百倍。”

  我也笑了起来,没想到毒药变成了仙丹。

  义父与义母道∶“现在教你实化灵体的初级功法身灵合一,即肉身与实化灵体合而为一。虽然实化灵体也是你的灵体,但达到完美的结合还是要修炼的,到时你可以运用自己的神觉,对自己身体做出任何层面的控制。好,现在开始传授功法与你……”

  义父与义母透过灵体,向我传送许多古怪的话语,而我竟然知道这些古怪话语其中的涵义。

  “好啦!你该回去了,不然你的朋友会造反的。这是基础功法,记得努力修炼,早日身灵合一,对你的灵体有很大的好处。”

  我道∶“谢谢义父与义母。”

  义父看了义母一眼之後,小声地对我说∶“你的灵体基础是合体双修术下的爱灵,实化灵体的源头也在於此。双修之术不仅不会影响你实化灵体,反而对灵体提供灵源基础。与你双修的异性灵识也会得到极大的好处,你双修时就知道了。”

  义母脸红的啐了义父一声。“你这个不正经的,光教小龙这事儿,是不是找打呀?”

  看著义父被义母拉著耳朵带走,我心里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才是恩爱。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迪克等人正打量著我。

  我知道是因为刚才我所发生的事情,对他们一笑道∶“一时感悟,所以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进行了修炼。让兄弟们担心了,真是对不起各位兄弟。”

  迪克道∶“我说老大,你也真是的,正在开会呢!竟然跑去练功,唉!不过老大,你知道你刚才像一阵静立的暴风,身上散发著黄色的淡芒。众兄弟都不是弱手,刚才你身体散发的强大压迫感,让众兄弟提起内息相抗,如同内部有阵能量巨大的静止风暴,如果你的能量动了起来,我估计大家都得受伤。老大,你刚才到底练什麽功,竟这麽恐怖?”

  迪克一说,大家纷纷议论开来。

  屏页法道∶“是呀!老大,刚才我还感觉你的身体散发著一种精神气息,我们不由得随著你的喜而喜,随著你的悲而悲,你的情绪一下子感染了大家。这是什麽精神能量的修炼法门?”

  “没什麽,只是刚才我抓住了一丝感悟,使我的精神能量的质上产生了变化。”说到这里,我摆摆手,“好啦!大家接著开会。”

  修斯明道∶“好,大家接著开会。龙克,你所说的北方势力与峰山迷雾有没有关系?”

  我认真的道∶“有,两者绝对有关系,只要解开峰山迷雾之谜,北方势力就真相大白了。”

  我之所以没有把科技遗族的事告诉他们,乃是因为对於生活在魔法世界的人,所谓的科技对他们来说是太遥远的事,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了解的,同时义父也要求我对此事保密。

  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铁神绝对是来自那个科技遗族的机械文明。不过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特别的事情,至於发生什麽事,这就是我要弄清的问题。

  想到这里,我接著又道∶“不过北方势力的出现,对於我们来说是一个变数,大家还是小心为上。修大哥,我希望情报组对峰山迷雾进行观察,一有异动,立即通知大家。”修斯明满口答应之後,我又问道∶“人魔怪那边的动静如何?就铁神的反应,人魔怪似乎也有动静。”

  “我派出数十名情报人员,在西方死域魔园附近侦察。死域魔园中心位置最近有大量的魔法能量波动,而且不时传来魔兽的嘶叫之声,很多各地被俘的军士、平民、贵族源源不断被押进魔园。同时有将近百万的各类各系魔兽齐聚魔园,看来不久就会有动作。

  而且情报人员发现魔园之中透出一股黑色的气焰,这股黑色气焰每天不停的在魔园中心翻滚,不时还有红光闪过。看来魔园中心发生著变化,可具体产生什麽变化,因为情报人员根本无法到达魔园中心,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以情报小组分析看来,应该是众多被俘的军士被改造成人魔怪。“

  “老大,看来不久又有一场大战了,我们这边的计画也应早些开始才好。”迪克有些担心的说著。“今天君王留下老大,我看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什麽监国使,这根本就是他安排的手段,让老大去碰触帝国的各方势力。如果老大处理得好,则被其重用;如果处理不好,老大与我们龙克军团会成为炮灰,被君王嫌弃。我就奇怪,为什麽涉及到权力方面的事情,每个人都争得你死我活,暗地里做著卑鄙的事情。”

  屏页法道∶“迪克,你说的没错。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小心行事。老大,既然君王为你安排这个重职,那麽我们就要利用这个机会,让大家知道我们龙克军团可不是让他们随意摆弄的炮灰。”

  “各位兄弟放心好啦!既然君王让我当上监国使,我自然要对得起自己的职务,也乘机将我们的思想传播开来。呵呵,看著吧!上任之後,我会让平时欺压百姓的贵族知道我的可怕。”自信的言语传遍整个议事大厅。

  众人被我的情绪感染,纷纷露出恶魔般的微笑。看到这一幕,我突然对那些平时作威作福的贵族今後的命运感到一丝悲衰。

  这次会议圆满成功,我撤去障音屏障,迪克等人离开大厅,回到龙克军团驻地。

  他们整理一下会议中提到的各项任务与思路,而我则向後院走去。此时我已经对监国使之职产生信心,我让要所有人知道龙克来了。

  来到後院,就听到丝蒂她们的说话之声,心里一宽。看来幽倩与丝蒂她们处得很融洽,省了我不少麻烦。

  当我走到室内,丝蒂、图星、洁儿正拉著幽倩的手,小声亲密的谈著什麽。几个人都是绝色大美女,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麽美丽动人。

  “啊!你什麽时候进来的?”丝蒂发现了我。

  “呵呵,丝蒂,你与幽倩妹妹在谈什麽?”说完我打量著丝蒂,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变化。

  丝蒂对於我叫幽倩妹妹并没有吃惊,看来幽倩已经把我们成为兄妹的事情告诉了丝蒂。

  “呵呵,不告诉你。你这个色狼,又把幽倩妹妹勾引过来了,哼!”边说边哼了一声,不过丝蒂的双眼却透出一丝狡诈。

  我摸了一下头,嘿嘿一笑,道∶“丝蒂老婆,你怎麽这样说?我与倩儿妹妹可是很清白的。”

  幽倩俏脸马上变得羞红,轻轻的低著头,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引起室内其他女性的哄笑。

  “丝蒂姐姐、图星姐姐,还有洁儿妹妹,你们几个合起来欺负我。”幽倩娇滴滴的说。

  图星道∶“倩儿妹妹,我可没欺负你,这里谁敢欺负你呀?欺负你的人在那儿呢!嘻嘻……”边说边向我指过来,然後往边上跑开,正好躲过幽倩轻柔的粉拳。

  洁儿只是一边笑一边说道∶“倩儿姐姐,龙克哥哥太厉害了,我们几个实在应付不来,你加入我们,正好一起对付他,让他不敢再欺负我们。”这句话一下子让在场所有美女的脸都红了起来。

  商丽儿也羞赧的道∶“好啦!大家现在是一家人了,让我们看看他到底是来这里干什麽的?”

  “呵呵,没什麽、没什麽,你们继续。”我以柔克刚,“嘿!你们不知道,你们说话时的姿态有多美,我龙克何德何能,竟能得到你们的青睐,我感觉无比幸福。”

  我这番话不是情话的情话,让所有美女向我射来的目光都含著无比深情,使我暗下决心,绝对不能让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当天晚上,幽倩以要与姐妹们同住为理由,将床上原来归我的位置占据,没办法,在她们的强迫之下,我只好离开寝室。看来要得偿所愿,必须先将幽倩这座堡垒攻占。

  我无奈的退出寝室,盘算著怎麽样进攻幽倩这块处女地,不知不觉的来到闭关室。

  也该修炼一下实化灵体了,实化灵体才达到初级,一定要将灵体强大起来。

  带著这个想法,我再一次进入闭关室,又来到脑域丹田,按著义父所教的基本功法修炼起来。这一修炼,让我感到灵体的变化。脑域丹田的神觉与灵识注入灵体之中,灵体吐纳呼吸一番,将这些能量吸到灵体之内,在灵体之中进行周天循环,然後化成灵气,从灵体口中吐出,形成一股缥缈的灵气。

  在灵体周围,随著灵气的增多,灵气纷纷依附在灵体之上,形成一层新的灵体外层。就这样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