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圣殿里的气氛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101 2016.06.21 12:45

  在幽倩带领下,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前往圣殿的路上。

  这一路上,我可是受到了几位老婆的“拥戴”,几人要是高兴了就跟我撒撒娇,要是生气了,干脆就不理我,小飞要是没有沉睡的话,我还可以找它聊聊天,现在嘛,几位老婆只要不理我了,我只能闷声闷气的往前面走。

  这样的行程大概持续了半个月,第十六天我们终于到达了魔法之都的圣殿。

  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八百多米高的大型宫殿,它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它的顶部伫立在云端之中,显得既神秘又端庄。

  宫殿前面的台阶上,每隔一百米就立着一个手握魔法杖的雕像,当我们踏前离他们有五米远时,他们僵化了的身体,就会松动,接着他们便成了活人,向我们问一些关于圣殿的问题,我们要是回答不上来,就会向我们发动进攻,要是能回答上来,他们就放我们过去,当我们通过后,他们再度变成石化了的雕像。

  前行中,幽倩也是向我们讲述了一下这些魔法师的厉害,他们都是魔法界有名的人物,他们一心想进入魔法之都,奈何他们心性不够,最终成为了圣殿门口的护卫。

  尽管他们只拥有护卫这个称呼,但他们中有的人,实力却在圣殿中某些高手之上。

  听完幽倩的讲解,我倒吸一口凉气,守在圣殿门口的某些人,比圣殿中的某些高手还厉害,那这些人为何还甘愿守在门口呢?

  幽倩眨了眨美眸,调皮的说道:“哥哥,这你就不知道了,魔法之都是魔法界的圣地,这里的魔灵之气,无形之中能够提高魔法师的精神力,不然,魔法之都的人出去,怎么会让人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呢。”

  说到这的幽倩,刻意攥了攥小拳头,显得及其得意。

  魔法之都的魔灵之气,能够提高魔法师的精神力,我要是在这儿修炼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话,我的精神力得多么强大?

  我不自觉的对这里的魔灵之气充满了期待。

  在我们踏上最后的台阶时,一名穿着紫色魔法袍,耳朵上带着银色耳坠,有着蓝色短发的青年魔法师也是走了出来,微笑着朝幽倩打着招呼,“倩儿,你可算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云飞哥哥我,可是茶不思……”

  “行了,杜云飞,少在我面前说那么恶心的话,你要是没有其他的事,可以离开了,免得打扰我们去拜见长老!”

  幽倩没有好气的瞪了一眼杜云飞,打断了他即将说下去的恶心话。

  杜云飞这才将目光转向了我们,幽怨的看着我们,尤其是,当他注意到我时,更是咧开了嘴露出了森白的牙齿,那架势似是在跟我说,你要是敢打幽倩的主意,他一定将我杀掉。

  他这种想杀我的表情稍纵即逝,他换上了一副虚伪的表情,朝我打招呼道:“你好,我叫杜云飞,是幽倩青梅竹马的哥哥,也是他的学长,同样还是魔法之都最为杰出青年之一,欢迎你们来到魔法之都。”

  讲到这的他,还饱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他眼中涌动着强大的精神力,他试图将这些精神力灌入我的眼中,让我彻底打心中惧怕他,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他精神力在进入我眼睛的瞬间,竟如沉入大海的小石子一样,只是荡出了轻微的波纹,接着就没了踪迹。

  “怎……怎么可能?”他是魔法之都最为杰出的青年之一,他对自己掌握的精神力,极其自信,魔法之都的魔灵之气,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精神力比外界的人,要强数百倍,他们若要将自己的精神力灌入别人的身体,让别人对自己产生惧意,别人是无法拒绝的。

  并且,就算魔法之都中的年轻一辈,只要他想把自己的精神力,灌入他们体内,他们同样无法拒绝,为何眼前这小子不但能拒绝自己灌入他体内的精神力呢?难不成是幽倩在暗中帮他?

  幽倩作为魔法之都的圣女,她的精神力不但不弱,还在自己之上,所以,他也是认为我能吞没他的精神力,是因为幽倩在暗中帮忙。

  心中极为不爽的他,想要再度用精神力攻击我,这时,幽倩忽然打断了他,“杜云飞,龙克哥哥是这次魔武大会的冠军,是我把他请来的,你要是敢对他有所不轨的话,我相信长老们不会放过你的。”

  “魔武大会的冠军?就那种不值一提的冠军,能有什么能耐?就算魔法之都派出个废物去参赛,他也能拿冠军。你还把他请回来,倩儿,不是哥哥说你……”杜云飞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眼中充满了对我的不屑。

  确实,魔武大会的冠军,对于他这种生活在魔法之都的人,不值得一提,但那又能怎样?他在我眼里,还不是如蝼蚁一般弱小。

  没等他说完,幽倩再度打断了他,警告道:“龙克哥哥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弱小,你要是再敢诋毁他,休怪我对你不客气!”幽倩挥起小拳头,在杜云飞的下巴处晃悠了几下后,便朝我还有几位老婆催促道:“龙克哥哥,几位姐姐,我们不要理这碍眼的****,我们走!”

  “咯咯,碍眼的****!”我的几位老婆,还在为这家伙诋毁我,极为不满意,想找方法对付他,没想到幽倩说他是****,这才松了口气,微笑着簇拥着我就绕过了杜云飞。

  杜云飞脸色铁青,将拳头攥的紧紧的,愤恨的骂道:“马勒戈壁,龙克,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要不把你杀掉,老子就不是杜云飞!”

  杜云飞怒骂一声,便甩打着手臂气愤的离开了。而在他离开后,我们一行人也是踏进了圣殿。

  圣殿中烟云雾绕,一根根五六人合抱才抱的过来,有着几百米高的金色柱子,笔直的伫立在地上,直逼云霄。

  圣殿四周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幅幅活动着的壁画,几十名身穿铁甲的护卫,正站在壁画下方,他们神情严肃,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圣殿最中央的几名须发花白,全身被金色魔法光罩包裹着的长老。

  “幽倩参加几位长老。”

  走进门槛的幽倩,踏前两步恭敬的朝几位长老问候道。

  “幽倩,你旁边的青年,可是这届魔武大会的冠军?”

  几位长老默许的点了点头,其中一名下巴又宽又平,长长的络腮胡子达到胸口的长老,踏前一步,指着幽倩身后的我问道。

  幽倩恭敬的点了点头,道:“启禀布维长老,站在我身后的青年,正是你们派我查探的龙克,这届魔武大会的冠军。”

  “很好。”布维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与其它长老对望了一眼,便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他的目光灼热,看向我的刹那,不断有精神力从他眼中传出,往我身体灌入,与杜云飞将精神力往我体内灌入一样。

  不同的是,他的精神力在碰到我目光时,忽如被打碎的颗粒,四散而去,在我毫无防备下进入了我的体内。

  被精神力灌入的我,只觉灵台一片清凉,好似有游鱼在我体内游动一样。

  片刻后,布维长老才将进入我体内的精神力收回,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是魔法之都的人,精神力却比我们魔法之都的天才精神力还强,不愧为上天指定的救世主啊。”

  说这话的他,还刻意望了一眼幽倩在的地方,显然,他是在说我的精神力比幽倩还要强大。

  其它长老虽没有将自己的精神力灌入我的身体,却赞许的点了点头,连连说道:“他要真是救世主的话,那我们现在就举行祭主大会!”

  “举行祭主大会是不是有点仓促了点?”这些长老默许了我是救世主,但也有长老对我的能力抱有怀疑,提出了反对的观点,“精神力强大,只是作为救世主标准之一,但并不是唯一标准,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强大的实力!不然,就算他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支持他使用永生剑,他也无法对付那些强大的兽族的。”

  “子川长老说的有道理,光精神力强大这一点,是不足以证明他就是救世主的。”在一部分长老提出反对的观点后,其它长老也都点了点头。

  幽倩甚是不解,踏前两步询问道:“几位长老,龙克在强者纷纭的魔武大会上,能够取得冠军,他的实力你们无需怀疑。”

  魔武大会的冠军,在魔法之都的人的眼中,虽是不起眼的,但幽倩却亲眼目睹了我在魔武大会上的强大表现,若是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我在魔武大会上的表现,就算杜云飞也不能做到,所以,幽倩对我的实力,还是相当认可的。

  “哼。”就在幽倩询问声响起,一道闷哼忽然从门口传了进来,接着一名跟杜云飞一样,有着紫色头发,面容与杜云飞极像,要不是两人的年龄不同,都能把两人当做同一个人的老者,也是走了进来。

  他先是打量了幽倩一眼,接着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不屑的说道:“魔武大会的冠军,无异于从废物群中选出的将军,能有什么用?我们选择的是救世主,不是废物!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魔武大会的冠军,还是精神力强大的天才,你在我杜峰眼中,还没达到成为救世主的标准。魔法之都不是你这种废物能来的,若是不想死的话,就赶快给我滚!”

  “杜峰!你怎么能这么跟我们请来的人说话?”杜峰从进门到现在,就一直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我,显然他对我的成见相当的大,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个叫杜云飞的人,对我的成见相当大。

  他充满火药味的询问声,使得布维长老极为不满意,朝他冷哼道。

  “请来的?”杜峰阴阳怪气的冷笑了一声,“我们魔法之都怎么说也是圣地,现在怎么沦落到了连废物都请来的地步,布维,这就是你打点我们圣殿的下场,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了几年,我们魔法之都就会变成废物之都的。”

  “你……给我闭嘴!”布维长老面色赤红,手臂也因为气愤变得发抖起来。

  “理亏就让我闭嘴,这就是你布维的处事风格吗?”杜峰咄咄逼人,完全不给布维长老面子。

  布维长老抬起法杖,一脸严肃的朝杜峰说道:“杜峰,这里是圣殿,我不想与你争辩,你要是来接见救世主的话,我举手欢迎,你要是来捣乱的话,就赶快离开,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哈哈!”杜峰拍打着胸膛,狂笑了起来,“布维,别以为你执掌圣殿,我就怕了你。与你一对一,我不一定输给你!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就是来捣乱的,因为,我看不上这个从废物中选出的救世主!”

  “看不上?”布维长老变得深沉起来,小眼睛微眯,对着杜峰观望了片刻,才朝他询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怎样才能认可他?”

  “认可他?布维,是你傻了,还是我傻了?这种从废物中选出的救世主,就算他在废物中再出色,他始终是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担负拯救世界的重任?难不成你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废物身上?你要知道,与西方的那些力量较量,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战败,那等待我们的就是灭亡!你难不成想把整个人类的命运,押注在这样一个废物身上?”

  相比于之前,杜峰的情绪倒是平静的很。在他的带动下,先前就不怎么认可我的长老,也叫嚷了起来,“峰长老说得对,这个叫龙克的家伙,虽然取得了魔武大会的冠军,但我们还是不能肯定他的实力,除非他能证明给我们看。”

  “证明给你们看?怎么证明呢?”若是杜峰一个人反对的话,布维长老依仗自己的权势,完全能压住他,但现在却不同了,其它长老纷纷反对,若是不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是不会同意的,更何况,他本人对我的真实实力,还是有所怀疑的。

  杜峰朝支持他的长老们使了个眼色,那样子似是在跟他们说,你们干得漂亮。之后,小眼睛微眯,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朝圣殿门口指了指,说道:“那就是通过圣殿前台阶上的魔法师们的考验!”

  “通过圣殿前魔法师们的考验?”

  杜峰此话一出,不论是布维长老,还是其它长老,脸上纷纷露出了惧色,台阶上的那些魔法师,是大陆上修为极其出众的魔法师,他们想拜入魔法之都,因为心性不够,只能在台阶上做护卫,可即便如此,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比在场的某些长老修为高,外加他们在圣殿门前呆了这么久,一定得到了魔灵之气的滋养。

  如今的他们,修为到了何种程度,没有人知道。

  不要说我了,就算杜峰等人也没有十成的把握,能够通过这些魔法师的考验,杜峰这样说,不过是想把我驱赶出去罢了。

  幽倩自然杜峰话中的意思,赶忙踏前一步说道:“杜峰长老,当初是你们跟幽倩说,只要龙克完成了你们所说的考验,就会成为我们的上宾,以上宾的身份进入我们圣殿,现在为何出口闭口就称呼他为废物,杜峰长老,你这样称呼别人,是不是有点不礼貌?还有就是,圣殿门前那些魔法师的修为,不在你们之下,就算你们中的有些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通过考验,为何要让龙克接受这样的考验?”

  “幽倩,让你把他请回来,是布维他们的意思,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一口一口称呼他为废物,不是我不尊重他,完全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废物,难不成我还要称呼他为天才?若他不是布维他们请来的话,以我的脾气,早就把他击毙了,哪还能让他站在这里唧唧歪歪,过多的话,你也不要说了,龙克若能通过这些魔法师的考验,我自然承认他不是废物,他要是不能通过,死在了那些魔法师的考验下,那也是他活该!”

  杜峰对幽倩说话时,态度比起跟布维长老说话,要好得多了,这很有可能是因为杜云飞喜欢幽倩,他在幽倩面前要表现的好一些。但随着他将目光转向我,他的态度也变得越来恶劣。

  看那模样,我今天必然死在魔法师的考验下。

  幽倩想替我说话,却让我将她挡在了身后。我一本正经的看着杜峰,开口道:“不就是通过魔法师们的考验吗?那还不简单!不过,我这个人向来不做没便宜可赚的事。这样吧,我要是通过了,杜长你把你手中的黑魔珠给我怎么样?”

  通过心神同心术,我也是探查到了杜峰手中有三颗黑魔珠,他正准备将三颗黑魔珠镶嵌在杜云飞的武器上,使得他修为倍增,取得不久后的新锐大赛,成为他们圣殿培养出来的救世主。

  黑魔珠的事只有他跟杜云飞知道,听到我说出黑魔珠,他身体先是一怔,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他横眉冷目,朝我怒骂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黑魔珠!你通过魔法师的考验,是为了证明给我们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条件!你要是没有信心通过考验,就趁我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赶快从这里滚出去,否则,哼!”

  伴随着一声冷哼响起,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如高空中撒出去的网,铺天盖地的包裹了我所在的空间,尽管我本身的精神力,也够强大的,但还是被他的精神力压的生疼的很。

  “好强大的精神力!这就是长期生活在圣殿的好处吗?”来的路上幽倩已给我讲解了魔灵之气的强大,魔灵之气除了能增强魔法师的精神力,还能增益魔法师施展出来的魔法的威力。

  杜峰仅仅用精神力攻击我,就让我脑袋生疼的很,他要是用魔法攻击我,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败在他手下的,而且会败的很惨。

  在他精神力绞杀我所在空间时,一道道阴冷的声音,不断从他嘴中向我传来,“臭小子,我不管你能不能通过这次考验,你既然知道我有黑魔珠,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一道道阴冷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回荡,使得我心神越来越不宁静。

  就在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杜峰在我耳边回荡着的话,才彻底消失。

  幽倩走到我的跟前,温柔的跟我说道:“龙克哥哥,杜峰修炼的摄心术,非常厉害,布维长老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受到了他摄心术的多次攻击,下了好多个错误的命令,所以,龙克哥哥,你要是不想被他的摄心术攻击的话,除了要提高你的精神力外,在与他交流的时候,不要看的眼睛。”

  幽倩与我几乎达到了心灵相通的程度,她的声音虽如蚊虫哼哼一般,并且说这些话时,唇齿不怎么动,但透过她的眼神,我还是明白了话中的意思。

  被幽倩打扰,没有将我心神攻破的杜峰,看着站在我身边的幽倩,暗自嘀咕道:“幽倩这丫头,对人向来是冷冰冰的,为何为了这小子,多次替他说话,而且,她还打断了自己的摄心术,难不成飞儿说的是真的,她喜欢上了这小子?既然如此,那这小子更应该死了!”

  杜峰看着站在我身边的幽倩,更坚定了杀死我的信念。

  在他愣神间,其它长老似是被我说的话提醒到了,一动不动的看着杜峰,陷入了沉思,“黑魔珠?那不是有着暗系能量,能使得武器大幅度增加威力的禁忌之珠吗?杜峰这几天,一直穿梭在圣殿后山的禁地中,难道就是为了得到黑魔珠?还是他已经得手了?”

  “你们都盯着我看干什么?难道你们都相信了这个毛头小子的话,认为我得到了黑魔珠?”被数双眼睛盯着的杜峰,似是想到了什么,生怕这些人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赶忙将话题转到了我身上,“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让这小子接受测试,难不成你们真把这小子当成了救世主,要为他举行祭主大会?”

  被杜峰提醒到的众长老,这才从思绪中醒过来,纷纷朝布维提示道:“布维长老,杜峰长老说得对,这名叫做龙克的魔法师,能不能成为救世主,还要经过圣殿前那些魔法师的考验,他要是能通过,才具备成为救世主的竞选资格,要是不能通过的话,他连资格都没有!我们要是把大陆的命运,押在他身上,是不是有点儿戏了?所以,还请布维长老,快点让龙克参加圣殿前魔法师的考验。”

  “既然如此,那就听大伙的,让龙克参加圣殿前魔法师的考验。”以布维的直觉,站在幽倩旁边的我,虽具备成为救世主的潜质,但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真实实力如何,唯有通过圣殿前魔法师的考验,才能做出判断,我能不能成为救世主。

  布维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这时,幽倩忽然张开口,朝布维问道:“布维长老,听其它长老的意思,龙克只有通过圣殿前魔法师的考验,才具备成为救世主的竞争资格,那像杜云飞那些准备参加救世主的竞选赛的竞选者,是不是该参加呢?”

  “幽倩,像云飞这些准备参加救世主竞选的圣殿弟子,他们是在我们眼皮底下长大的,我们岂会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参加这一项考验。”杜峰刚刚用传音魔法,给圣殿前的魔法师传音,让他们尽量在我测试时,用最厉害的魔法弄死我,幽倩提出这样的建议,明显是破坏了他的计划,所以,他也是摇了摇头果断的说道。

  其它长老,不知是惧怕杜峰,还是因为其它原因,杜峰话音刚落,他们便点了点头,应和道:“没错,我们圣殿的优秀弟子,若是不具备拯救大陆的能力的话,那谁还具备拯救大陆的能力?”

  “在我印象中,大陆上的任何一项赛事,只要我们圣殿的弟子参与,那冠军一定是我们圣殿弟子的,更不用说我们精心培养,作为救世主的候选弟子了。布维长老,你不论是在魔法方面的造诣,还是对大事的处理,都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但在这一件事上,我们却觉得你做的不妥当。”

  “我们培养的这批弟子,不论是天赋,还是魔法修为,都不是同辈弟子能赶得上的,我们相信,让这些弟子竞选救世主,远比从乡野找来的救世主要强。不知道布维长老为何这样做?”

  数十只眼睛齐齐盯着布维长老,布维长老并没因此有一丝慌张,反倒淡然的很,捋着胡须解释道:“我们培养的弟子,纵使天赋,魔法修为,都不是同辈弟子赶得上的,并且,他们确实具备拯救大陆的潜力,但不要忘了,我们手中没有永生剑,是无法对抗有着灭世刀的西方势力的。”

  “我们是没有永生剑,但我们最近研制出的绞龙剑,威力十足,我们相信,拥有它,我们的弟子一样可以对付拥有着灭世刀的西方势力。”

  “你们真是太天真了。”布维长老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永生剑跟灭世刀,同为远古巨龙的左右龙角,唯有它们二者,才能相互对抗,我们研制出的绞龙剑,虽然坚硬无比,但要真碰上了灭世刀,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既然没有办法的话,那我们为何还要研制绞龙剑?”绞龙剑是布维长老提议打造的,现在他又说除了永生剑,其它武器无法对抗灭世刀,所有长老都对他投去了幽怨的目光。

  布维长老望了望我背在身后的石剑,无奈的说道:“我也是刚刚知道的。”

  “哼,我才不信他身后那把石剑,有那么厉害!绞龙剑经过三千二百道工序,耗费我们将近百年时间,打造出来的它,会没有那石剑厉害?布维,我不知道你与这家伙到底是何关系,但直觉告诉我,那把石剑没有我们的绞龙剑厉害,你要是执意坚持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让二者进行一场比试!”

  杜峰参与了绞龙剑的炼制,绞龙剑的坚硬程度,及封印在里面的能量,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所以,他才不相信我背着的永生剑,比绞龙剑还厉害。

  布维摆了摆手,解释道:“龙克身后的永生剑,如今是石剑状态,还没到激活它的时候,提前激活,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杜峰长老,我知道你对我的话抱有怀疑,但我以人头向你保证,永生剑绝不是绞龙剑能媲美的。”

  “哼!谁知道,这是不是你的说辞!”杜峰冷冷的看着布维,转而又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极具威胁的说道:“龙克,你与布维到底是何关系,为何他处处庇护着你!我虽然没有阻拦布维维护你的权利,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圣殿门前魔法师对你的考验,你必须参加,若是不参加的话,那就休怪我客气了!”

  冷哼一声,他手中突然冒出了一团火焰,这团火焰虽然不旺盛,但随着它的燃烧,周围的温度竟是上升了几度,使得我的额头不禁冒出了汗。

  接着,在他手中的火焰才消失,周围上升的温度,再度恢复如初。

  杜峰说到做到,布维生怕他对我下手,也只能朝我开口道:“龙克,你到我们圣殿来,我们理应以贵宾相待,奈何有些长老对你不服气,非得让你展露一把自己的实力,你就应声答应吧。圣殿前面台阶上的那些魔法师,在进入圣殿前,他们虽然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在魔灵之气的熏陶下,他们心性变得平和起来,我相信你与他们交手,不会有危险存在。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圣殿前见。”

  “幽倩,带他们下去休息吧!”

  布维对我解释一番后,便让幽倩带着我们离开了圣殿。

  魔法之都,不愧是魔法师向往的地方,置身于此,我感受到浓郁的精神力,纯净的魔法元素,不断向我体内涌来,使得我的听觉,在一刹那时间,得到了提高。

  幽倩把我们带进一间非常大的房间,里面富丽堂皇,一颗颗有水缸口粗的夜明珠,沿着墙壁整整齐齐的排了一圈,将整个房间照的清明一片。

  房间中央能容得下十人睡的红色心形水床,像是特意给我们准备的。奔波劳碌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时间与老婆们腻歪。

  将房门关好后,我便揽着老婆们,直接把她们扑倒在了水床上。

  老婆们虽幽怨的看着我,骂我是色狼,但她们嘴角扬起的笑容,却告诉我,她们喜欢我这样对待她们。

  几个老婆都躺好后,我发现幽倩却站在不远处,不禁疑惑的很,忙朝她摆手让她过来:“小倩倩,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过来伺候哥哥?”

  幽倩为难的看了我一眼,又指了指门口,跟我说道:“坏哥哥,这里是魔法之都,我是圣殿的圣女,是不能与你发生关系的。杜云飞和他的爷爷杜峰,处处为难哥哥,定然在暗中派人监视我们,要是我与你们躺在床上,被他们撞见的话,形势对哥哥就不利了。”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幽倩是魔法之都的圣女,不允许与圣殿之外的男人发生关系,我与她相互喜欢对方,才会在明西城发生了关系。这事要是让魔法之都的人知道了,不但是我,还有她都要受到严重的惩罚。

  还好幽倩想的周到,不然今天我们就要栽在这儿了。

  “这龙克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幽倩处处维护这家伙,八成与这家伙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幽倩进去这么久,还没有出来,一定被那家伙弄上了床。你们现在就给我冲进去,把正在跟龙克通奸的幽倩给我抓住!”

  幽倩刚刚说完这话,一道细微的声音,便从离我们房间有几百米的拐角处传了过来,若是没有猜错,说这话的人,一定是在我身上吃瘪过的杜云飞。

  还好如今的我,听觉嗅觉比起以前强大数倍,不然我绝不可能听到这样的话。

  我赶忙将我听到的话,转达给了幽倩及几位老婆,几人对我能听到几百米外的声音,惊奇不已,不过,她们并没有愣着,她们乖乖的跑到茶桌前优雅的坐下,谈论着女人在一起该有的话题。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看到紧闭的房门被撞开了,冲进房间的是一群穿着仆人服饰的汉子,他们各个目露凶光,有的人手中拿着长剑,有的人拿着大刀,还有的人拿着木棍。

  看那个架势,他们要把我跟幽倩捉奸在床,然后因为这事把我暴打一顿,可当他们进门后,他们看到的不是我与幽倩,还有我的几位老婆在床上做那男女之事,而是坐在桌前谈论着魔法之都的有趣事情,他们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做什么。

  “对不起!”带头的一名男子挠挠脑袋,道歉一声就准备退出房间,幽倩忽然喊住了他,斥责道:“你们这么蛮横的冲进客人的房间,所为何事?难道管事平时就这么教你们的?”

  带头的那名男子,虽有杜云飞在背后撑腰,但这次他们确实没有捉住幽倩跟我在床上,事出有因,他并没有找到证据,自然不敢把杜云飞抖出来,而是面带愧疚的道歉道:“幽倩小姐,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闯进这间房的。只是听管事说,我们魔法之都,最近闯进了小偷,让我们挨间房进行排查,我们这才闯进来了。”

  “是吗?”对方说这话时,及其没有底气,就算我事前没告诉幽倩,他们进来是因为杜云飞的暗中吩咐,幽倩也能听出对方在说谎。他们要是真的挨间房搜查小偷的话,就算我们在房间内,他们也会很有底气的在房间中搜寻,倒不像现在,看到我们在房间中谈话,道歉一声就往房间外走。

  幽倩冰冷的模样,使得房间中温度骤然下降,她严肃的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些人本就没有底气,被幽倩冰冷的眸子看着,更让他们紧张的身体发抖。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因承受不住幽倩眼眸中的冰冷,将杜云飞唆使他们的事讲出来。

  果然,时间过去没有十秒钟,带头的那名男子终于摇了摇头,坦白道:“幽倩小姐,实不相瞒我们闯进来,是云飞少爷的意思,他告诉我们说,你现在正与他做男女之事,这才让我们进来!”

  男子一边说一边指着我,说到最后,他的声音竟如蚊子哼哼般弱小。

  幽倩冰冷的眸子,宛如结了冰一样,看人一眼就会让人瑟瑟发抖,她眉头轻挑,厉声道:“放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魔法之都的圣女,怎么会做你们说的那种事!你们这样做,简直是在侮辱我的的人格,你们下去吧,这事我会向长老会讨个说法的!”

  “幽倩小姐,我们没有侮辱你人格的意思,是杜云飞让我们闯进来的,你要是因此向长老会讨说法的话,我们势必会受到牵连,还希望你看在我们效忠魔法之都几十年的份上就饶我们一命,不要向长老会说明这件事了,放心吧,从今往后,我们不再会来打扰你跟你朋友的生活了!”

  “哼!”幽倩神情严肃,并没因这些人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一丝松动,毫不留情的摆手道:“你们效忠的是杜云飞,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你们现在因为他,惊扰到了我的朋友,侮辱了我的人格,这事我若是不禀告长老会的,你们今后说不定哪天就会骑在我的脖子上拉屎,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给我下去吧!”

  “幽倩小姐,我们错了,深深的错了,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事告知长老会啊,不然我们必然活不过今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