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十能冰封世界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1181 2016.06.21 12:58

  我不由得暗骂一声见鬼,计算了许久,才终于算中了暗月魔主这一下的落地位置,可是却被一张魔法卷轴抵消了,真是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我马上就恢复了冷静,毕竟我找就知道暗月魔主是一个泥鳅般极难对付的杀手头子,之前在帝都的时候他只是附身在一个皇子身上,就差一点暗算了我。

  多亏最近我的实力提升的很快,突破到了灵体境界,身体各项属性大幅提升,不然现在我绝对不会留在这里死战。

  可是我的眼神马上一凝,我发现暗月魔主突地稳住了身形,看着我的神色有些狰狞,咬牙切齿的从身上又是拿出了一张金黄色的卷轴,卷轴还没有打开,我就感应到里面蕴含着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

  “是炎域卷轴!”我突地听到场中有暗月杀魔的杀手在失声大喊。

  “魔主这是怎么了,施展炎域卷轴,方圆数十里的范围里都会受到天火流星的灼烧啊,到时候这里的人都不会活下去的!”

  “魔主这是疯了吗,一直没有见他被人逼着使用炎域卷轴,那个叫龙克的家伙就这么厉害吗!”

  暗月魔主焦急之下,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后在一众属下杀手的权惊呼声,还有一众魔兽疑惑的眼神里撕开了手里的金色卷轴。

  “龙克!今天你就要死在这里!每十年我暗月杀魔可制造一张炎域卷轴,之前每一次动用在暗杀大事之中,这一次就用在你的身上了!”

  眨眼间,暗月魔主的手里的卷轴就化作了一道炽白色的光芒,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烈焰光芒向着四周不断的冲击开去。

  不少暗月杀手都是心若死灰,他们距离暗月魔主的距离很近,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就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长着鸟喙的人魔怪眼睛一瞪,也是转身就跑,身形径直飞向空中,背后一下子展开了一张厚实的长满羽毛的翅膀。

  “这个家伙疯了!”

  鸟喙人魔怪的速度如同闪电,加上暗月魔王的炎域卷轴贴近地面进行冲击,在一片燃烧的烈焰中,也只有他逃出升天。

  身在空中,鸟喙人魔怪可以清楚的看到,以暗月魔主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的范围里,火焰将地面上的一切都烧成了焦炭,小半边的山谷被彻底烧焦,大片的河水也都被火焰蒸发不见。

  只有在我所处的位置上,也是有一道烈焰冲天而起!惹得鸟喙人魔怪的眼神紧紧的眯了起来。

  我也是第一时间发现暗月魔主撕裂了炎域卷轴,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下子被火焰彻底覆盖了起来,这时候要是单凭速度,我没有把握能够飞出火焰覆盖的范围,心念一动,就用脑中一众最简单的方式尝试着进行防御。

  我催动十能锁脉中的火脉全力爆发,抢在炎域烈焰降临之前,就在身体周围爆出一团冲天烈焰,当炎域卷轴的烈焰射来的时候,两股火焰相交,我的火焰被侵入了一小段的距离之后,两股火焰的温度就变得不相上下,我处在烈焰的包围下,被炎域烈焰当做了同属性的魔法能量,只是冲击了几下就绕路穿过。

  “怎么可能……”暗月魔主和空中的鸟喙人魔怪将军都是看的目瞪口呆。

  下一刻,暗月魔主的嘴里不由得奇叹了一口气,炎域卷轴这样强力的卷轴杀伤都被我抗住了,他现在已经不确定还有什么手段能够伤到我了。

  想到这里,暗月魔主将手里的卷轴的魔法能量全部释放,冲着天空中的鸟喙人魔怪高喝一声:“这小子的实力提升得太快,必须改变计划,快点带人先撤!回去以后再从长计议!”

  鸟喙人魔怪看了一眼在炎域烈焰中毫无损伤的我,马上厉喝一声,命令所有魔兽撤退。

  暗月魔主这边也是,山谷和大河之间的魔兽和杀手都被无差别的烧成灰烬,可是在山谷左近,还是有着大批的杀手也魔兽在辅助包围、

  得到命令,这些魔兽和杀手都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被持续燃烧的烈火包围在中心的我,神色恐惧的转身就跑,恨不得多长出来几条腿的样子。

  我身在烈火之中,没想到以火攻火的办法起到了相当好的作用,我甚至不用将遁入大河的后备计划施展出来,只觉得身上一阵轻松。

  暗月魔主一走,我瞬间就感应到周围炎域烈火变弱了不少,十能锁脉中的火脉一动,没有了神识操作的炎域火焰一下子就被他吞进了火脉之中。

  我看着正在闪身离开的暗月魔主,眼神微凝,轻声笑道:“真是遗憾,暗月魔主,这一次你和你带来的人,还有那些魔兽,就都留下性命吧!”

  我的神色轻松,嘴里念出的周围又快又疾,场中正在燃烧的炎域烈焰被我手掌一招,就都处在了火脉的控制之下,三创神整合了魔法世界十大魔法规则,炎域烈焰也是属于火焰一脉,被我轻松掌控。

  我完全没等火焰完全凝聚成一点,手掌一挥,大片的火焰就如同一道炽白色的闪光,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向着四散逃走的魔兽和杀手飞速轰去。

  轰隆隆!

  炎域烈火进过火脉增幅,瞬间飞出千百米的距离,漫天飞射的火光将大批魔兽的暗月杀魔的杀手覆盖在内,没有魔法能量保护,这些魔兽和杀手的身体就在被火焰触碰的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都是眨眼间就被烧成了飞灰。

  “撤退!”

  暗月魔主也是没有想到我突破炎域烈焰的速度这么快,他也是没有来得及闪避及时,被火焰接近身体,将一条右臂大片烫伤。

  他大喊一声,知道这个时候撤退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彻底估算错误了我的实力,现在他准备尽量保留实力,毕竟杀手在暗中才会起到最大的作用。

  暗月魔主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周围,省下的近万魔兽和杀手都是闷头响应,向着四面八方快速涌出,就像是一只只被猛虎追赶的兔子一样,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逃去。

  整个战场一下子变得十分混乱,可是在我的眼中,这是一个绝好的收割机会。

  “到了这种时候,你们还以为能跑得掉吗!”

  我静静的飞上天空,用一种冷酷至极的目光,注视着河边和山谷内外的一切。

  暗月魔主还真以为带了这么多人来伏击我,我战胜之后就会不闻不问了吗。

  这个世界上,要是对敌人仁慈,那就是对自己残忍,我可不想做一个傻子!

  对付这样的对手,我心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一次将他们打怕打痛,最好打的永远无力翻身!这样无论过去多久,他们都不再会对我有任何威胁。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漂浮在天空看着地面一群逃走的人群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无比冷酷。

  我下定决心之后,直接从空中飞过山谷,抬手就想着地面四散逃走的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人群射出一连串的大火球,没一颗火球就能收走数十上百个性命。

  暗月魔主也不管他的属下,只是闷头飞驰,另一边的鸟喙人魔怪也是一样,都是觉得自己的性命更为珍贵。

  飞出好一段的距离,地面上集群逃走的魔兽和杀手变得相当之少,他们也是都怕了我这个飞在空中和追杀的魔导师。

  不过这时我将目标转向了暗月魔主和鸟喙人魔怪,这两个人才才是伏击我的罪魁祸首。

  山谷周围群山蔓延,暗月魔主两人逃走的速度极快,我在空中一时间也只追不上他们。

  可是任由他们在山谷内里潜逃,我也不管自然之道,大片的火球很快就将山谷周围的山林变成一个巨大的火场。

  没有办法再借助树林山区潜行,暗月魔主和鸟喙人魔怪将军冲出山谷树林的身后,都是被烟火熏得灰头土脸,身上有些不少擦伤伤口。

  这里已经横穿了整个山谷,来到了大河另一侧蜿蜒的河道。

  暗月魔主和鸟喙人魔怪将军都是不加再多的考虑,一头就冲向河边,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身后紧追着他们的属下都是被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

  暗月魔主直接冲上水面,脚步在水面以上加速飞驰,脚尖点到水面借力,每一个飞身都能跳出几十米的距离。

  至于鸟喙人魔怪将军长着翅膀,更是轻松的直接从河面上空飞过。

  可是他们两人身后的属下却都没有更好的办法过河,有的人直接入水游泳,有的直接从山谷拖出一根树木作为漂浮支点,加速过河。

  可是就当所有人半渡到河中心的位置的时候,我及时的赶到了这里。

  暗月魔主抬头一眼,飞奔的速度更快,可是其余人看到我的时候,头顶就好象有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神色都是瞬间紧绷起来。

  “快!快走!不要拦着我的路!”

  “上岸啊,后面那个杀星追来了!”

  我飞浮在空中,看着一大片处在河中的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无视他们声嘶力竭的喊声,这些魔兽和杀手,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在他们的手中丧命,绝对不可饶恕!

  我再次催动十能锁脉中的水脉,一道冰冷至极的寒冻气息瞬间从空中降下,强大的魔力波动直接射入河水之中。

  没有冗长的咒语,有的只是我一股股注入河水的冰属性的魔法能量,整片河水就像是处在一个突然降临的寒冬世纪里,河面上先是浮现出一片浅浅的浮冰,随后漫天飞扬起一片晶莹风雪,整个大河上下都泛起一股刺骨的寒冷!

  所有正在渡河的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这一个都是不约而同的都是知道了我这一刻要做什么,一群人都是疯狂的想要穿过漫天的风雪。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除了暗月魔主和飞在天上的人魔怪将军之外,所有渡河的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神色间都是充满了绝望与恐惧。

  我手掌一翻,心咒再次发动,眨眼之间,漫天的寒气就在一股狂风的卷动之下,渗透进了整片河水之间,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个冰封的世界,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滞在了这个寒冻的世界之中一样,大河上下,只剩下一片晶莹白色……还有无数魔兽和人形的冰雕。

  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调用十能锁脉的冰能冰封了河水,略微的缓了一口气之后,我的眼神马上向着河对岸两个拼命飞窜的身影看去。

  “呼、呼……”长着一张鸟喙的人魔怪将军一脸惊慌的神色,嘴里在不断喘着粗气,他的翅膀上沾染了一点冰霜,就令整个翅膀沉重的要命,可是他还是从那个冰雪的地狱里逃了出来,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年轻的人类这么恐怖!

  暗月魔主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可是他却根本不去回头看河面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现在一心就想离空中那个年轻的身影越远越好。

  我飞在空中,眼神又是轻轻扫过河面,千百个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的身体都是变成了一座座的冰雕,矗立在河面之上,魔法能量凝成的冰霜能量不断的带起一阵阵的打着旋的冷风,将这些栩栩如生的冰雕一一吹破,变成漫天飞散的冰屑。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突破到灵体境的自己究竟是有多强,刚刚一场大战消耗魔法能量很快的就在体内恢复过来。

  “嘿,暗月魔主,既然是你来找我的麻烦,那这一次可真是不能放过你了!”

  我的神识一直在遥遥锁定着飞逃到河对岸的暗月魔主,在空中计算了一下与他和那个人魔怪将军的距离,起身就飞射出去……

  结果这一次原本让我觉得势在必得的追击一直持续了半月有余的时间,暗月魔主每次要被我追上的时候,都会用某种潜形匿迹的方式令我失去神识探知,至于另一只长着鸟喙的人魔怪将军,他的实力跟暗月魔主相差了几个档次,在过河后我第一时间就将他用魔法轰杀。

  可是就是因为耽搁了这样一些时间,让我追击暗月魔主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在我放缓追击步伐的时候,才发现我们两人一路穿过了帝国北疆,进入了三创神给科技遗民在世界上划分的生活区域,位于寒带的广阔北域。

  又一次,我在就要追上暗月魔主的时候,一下子失去了对他的神识锁定。

  我不由得暗骂一声,神识像是蛛网一样向着四面八方快速的蔓延射出。

  结果在神识探知下,我突地发现数十里的距离外,突然升起了一股股令人厌恶的魔兽气息。

  我的眉头一皱,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北域吗?为什么在这里能够感应到这么大量的魔兽反应?

  我一时间找不到暗月魔主的能量反应,也是好奇那边的魔兽反应,干脆飞身投向升起大量魔兽反应的地方。

  没多时,我飞临到了一个寒冻的平原上空,止住了身形,就在不远处的宽广平原上,我发现有密密麻麻一大群魔兽行走在平原上,巨大的队伍仿佛直连天际。

  我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多的魔兽,这种规模的魔兽足有数百万的规模,甚至更多,见状我不由得也是小心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要是有这么多的魔兽出现在北域的话,不管科技遗民的地域,帝国驻守北域和东域军团怎么也应该生出一些反应吧。”

  我从空中落到地上,防止被大队魔兽发现,可是我越想越是想不通,这样一批魔兽大军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想了想,我小心的用十能锁脉的能量交融产生出一种混沌无属性的能量,将整个身体覆盖起来,小心的向着远方的魔兽大军潜行过去,跟追击暗月魔主的事情相比,这些突然出现在北域的魔兽大军的意图更为重要。

  小半天的时间过后,我小心的接近了魔兽大军的附近,遥遥的观测一了一下,我小心的潜伏向了魔兽大军里聚集了大量人魔怪的方向。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我终于在远处倾听到这些人魔怪开口说话。

  “这一次果然被七皇子殿下说中了,咱们进来北域的一路根本就是畅通无阻。”

  “可不是吗,七皇子现在带着大军直接去突袭科技人类的破天峰,要是能一鼓作气的攻破的话,整个北域就会划进咱们魔兽帝国的版图里了,真是可喜可贺。”

  “还是小心一些要好,七皇子命令我们一路烧杀过去,绝对不能让这些科技人类联合反击,给他争取突击破天峰的机会。”

  “恩,咱们这一次只凭七皇子召唤,就来了整十支军团,可不是四百万魔兽的数量,他们科技人类这一次绝对别想在安稳的占着北域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就是猛的一跳,我听得清清楚楚,什么魔兽帝国的七皇子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魔兽帝国居然派出十支魔兽军团对北域的科技遗民动手了!现在看来,北域的科技遗民完全没有防御,南方的帝国也是一样没有反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小心的跟着这支魔兽大军又是前行了一阵,结果没有再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想了想,我寻着来路返回,用魔法通讯和幽倩等人连接了通讯,告知了他们我现在的位置,让他们带人过来。

  ……

  指挥十数万人的大军,其实十分困难,当时所有的名将,在与西方魔兽作战的时候,大军也难完全随着自己的心意完全将计划中的战力表现出来。

  现在我的麾下可是不止有在明西城精心打造的龙克独立军团,从国都贫民选拔出来的军队这一次也是被迪克等人一起带上,相当于又多出了十数万人需要指挥,这些人还都是没有完全得到全部训练成军的新军。

  可是考虑到这些人都是关心我的生死,这才不管不顾的从国都赶来北方,连其他军统的一道道禁令都没有遵守,我也没法多说一些什么。

  只是现在虽然有了不少运输飞车,可是绝大部分的战士都是沿途用双脚拼命赶来,本身带着一半的新军进行这样的急行军就已经相当困难了,更别说这些平民新军的体力,他们赶来北方营救我,可以说完全都是在用意志坚持。

  还好迪克等人也没有完全头脑发昏,关键时刻将龙克独立军团分为几个部分赶路,只是带着龙克独立军团第四魔器大队和部分第五大队的老兵率先赶来,帮我解决了被暗月杀魔和人魔怪大军的追击,随后的两天时间里,剩下的军团军队才一一赶来。

  我站在血战的山顶向着下方的平原遥遥望去,龙克独立军团的新军紧跟在精英大队的后面,在崎岖的道路上努力前行,这片寒冷的平原上野兽横行,可是在他们这些正规的军队手下却没有分毫威胁,基本都被军团派出的士兵解决,当做加餐。

  其达加和屏页法等人这时候也都是发现了山峰上营地的主旗和我的身影,将麾下的军卒全部交给士官代管,一个个都是加速的冲到我的身边,他们这些天一直在担心我的安危,可是只有迪克的第四魔器大队适合快速行军,才被迪克抢先一步来给我解围。

  可是令他们惊讶不已的是,救援的一路驰来,反而看着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尸体满地,看样子反而像是我在追杀这些魔兽和杀手一样。

  丝蒂几个女人也是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在被我强硬的抢先送走之后,就对我担心不已,现在回来看到我之后,都是满眼噙着泪花的冲到我的近前,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想要亲眼证明我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这种时候并不适合去谈儿女私情,这些天我追杀暗月杀魔和人魔怪一路冲进了北域之中,实在发现了太多不寻常的地方,特别是那几路人魔兽将领带着的大军渡河的景象,一直在我的心里萦绕不散。

  没等一关心我的女人和手下开口,我马上一挥手,打断了他们说话的意图,抢先说道:“你们先不要要说,暗月杀魔和人魔怪不是我的对手,在我一路追杀他们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异动,我已经去叫迪克打探信息,你们现在先去安排好军团将士好好休息,弄不好我们接下来会碰上一场大战……一场不能避免的硬仗!”

  屏页法等人听了我的命令,都是毫不犹豫的应声领命,出了营帐去吩咐下属执行。

  只有丝蒂和洁儿还有幽倩留在我的身边,他们等着一众将领离开,才又紧贴在我的身边,一阵关切。

  丝蒂最先拉住我的手,眼神里满是泪水:“龙克,以后你可不能再这么无情的对待我们了,我知道你让我们先走,是为了我们的安全,可是你知道么,这个世界上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幽倩的眼睛里只是含了一汪泪水,强忍着没有留下来,三个女人中,只有她还算保持了一些冷静,可是我也能看出来她眼中的关爱和一丝复杂的埋怨。

  幽倩一直在牵着洁儿的手,她轻叹一声,先是将洁儿的手掌放在我的手里,洁儿感受到了我手掌熟悉的温度,身子这才停下了阵阵的颤抖,三个女人中,只有她只是经过我的爱能简单的提升体质,还没有修炼任何魔法或是武技,所以她也是最为担心我安危的一个女人。

  我用手掌轻轻的安抚了洁儿几下,这才看向幽倩,这个坚强的女人来自魔法之都大陆,有着她自己的坚强,可是她虽然没有说话,我也能从她的眼中看出来她的担心,她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让你们担心了……”我关切的说道,我也是知道当时情况危急,我将她们送到了河对面,任由暗月杀魔和人魔怪全部追杀向我,她们会有多着急。

  可是为了她们的安全,就算是现在我遇到相同的状况,我也是会采用同样的办法让她们先脱离安全,毕竟这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恩。”幽倩微微颔首,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我,完全不加掩饰里面如火般的热情,可是她的声音却有些发冷:“你知道我们会担心就好,所以下一次不许你再这么做,我也是有一战之力的,至于丝蒂妹妹和洁儿妹妹,要不是我拦住她们,就算是你把她们送出去,她们也会拼命的回去找你的,她们不怕自己生死,要是离开了你,她们只会不安。”

  我轻叹了一口气,感受到了幽倩三人的而关心,我准备解释一下,可是洁儿听了幽倩的话,也是认真的握住我的手臂,在我的怀中仰起头来,轻声说道:“龙克,你是一个大英雄,我们就是你这个大英雄的女人,所以幽倩姐姐说的对,别再像这一次这样做了,要是你死了,我们也会陪着你死,我们都会努力自保,要是离开了你,我不如死了。”

  这样温情火热的话把我一肚子的话都压了回去,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好一张手臂,直接将三女都搂在怀里,幽倩略微的挣扎了几下,也是任由我搂住了他们。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几个人感觉故意大声的说话声。

  迪克的声音最大,明显已经打探回来,大声说道:“哎,我说图星,你别一脸生气的样子啊,我只要了你第五大队一半的老兵,没有带你,也是为了军团进军不出问题,最关键的是我的飞行器只有那么多台,只好留下你安抚军心,现在龙克不是没有事吗,你就不要担心了。”

  坦力也在一旁紧跟着大声说道:“是啊,图星你就消消气吧,我的步兵大队训练了这么久,也算的上是精兵强将了,对上人魔怪都能大战上几场不怵,可是迪克还是选了你的地火大队,说明你练兵的能力比我要强……嘿嘿,比我要强啊。”

  我一下子就听出了坦力话里的言不由己,不由得有些奇怪,坦力一向要强,这个时候怎么会向图星服软呢。

  幽倩这时候在我的怀里挣扎了一下,脸上难掩一丝娇羞,可是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怀抱,将丝蒂和洁儿也拉到了一边,说道:“这里是军营,刚刚我们三个都是有些激动,可是这样的场景要是被军团里的士兵们看到了,会对你的威严有损的,毕竟现在你也是龙克独立军团的军团长啊。”

  幽倩的一句话说的我连连点头,一直以来,我都以亲民的形象应得了军团士兵的敬仰,可是要是真的出军之后,我就是独立军团的军团长,我在营地中必须以身作则,整个军团必须有相应的规定保证军团的正常运行。

  幽倩看着我顿然领悟,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意,眼神瞟了一下营帐外,听了听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又是说道:“图星也是对你担心的要死,可是还是要领兵一点点的赶来,这下子被迪克抢先赶来却没有带着她,看起来有些生气,不过这也要怪你,居然自己去引走暗月杀魔和人魔怪的那些人,大家都在担心你。”

  听了这些,我心里一阵温暖,下意识的就走到营帐门口,掀开营帐门帘,看着迪克一行真行归属在我麾下的男女将领都是赶了过来。

  图星一眼就看到了我,可是想到周围都是各个大队的将领,不由得将关切的话都收回了心里,可是眼神中的关切我还是看得一清二楚,我了解她是跟幽倩一样坚强的女孩,也就只是对着她笑了笑,把来到营帐外的一众亲近将领全都引进了营帐。

  后来的众人见我没有事,明显都是安心了下来,先是与我尊敬的打了招呼,就按着我的吩咐坐在了一旁,都在向着迪克打听我带着出使队伍就抵住了暗月杀魔和人魔怪近万人的围攻,还在迪克赶来之前就开始进行了反攻。

  可是我很快就打断了这段对我这场战斗热火朝天的议论,转头看向一众亲信,说道:“这一次我追杀暗月杀魔和人魔怪追来北域,却发现了一些之前在帝都没有得到的信息,我怀疑人魔怪已经对北域动手,要是占领了北域,他们就能从两个方向包围帝都,加大帝都防护的压力了。”

  坦力最是直接,直接反问:“可是老大……军团长,北域易守难攻,更有破天峰那座高山作为壁障,魔兽军团应该也对他们没有办法才是。”

  不少人也都是跟着点头,都是觉得坦力说的没错。

  我缓缓摇头,说道:“你们这样想的,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想来帝都所有军团乃至那个来自北域的铁神都是这样想的,可是你们有没有想到要是真有人魔怪带着魔兽大军来进攻北域,就一定会算准我们这些想法,到时候他们只要趁着我们反应过来之前,一鼓作气的攻下北域破天峰,到时候我们可能连准备都没有做好。”

  顿了顿,我看了眼一众属下沉思的神色,不由得加重语气说道:“你们也知道我这一次出使之后被刺,魔兽帝国和暗月杀魔都没有到我会实力大增,反着追杀他们来了北域,所以魔兽军团和暗月杀魔都不会想到,正是这样一场没有成功的刺杀,让我发现了他们暗地里进行的大动作,最少十只魔兽军团入侵北域,这最少占了魔兽军团百团中的十分之一,这样强大的军团战力要是没有我们帝国支持,北域是绝对抵抗不了的!”

  “什么!十只魔兽大队,一只魔兽军团最少由数十万魔兽组成,之前他们主力攻击东方的地火军团,也不过动用了五六只魔兽军团罢了,像是其他方向更是只派出了两三只魔兽军团进攻,怎么这一次对上北域,他们一下子就用上了十只魔兽军团,看来他们真有心吞掉北域。”

  屏页法的脑子转的最快,也是最先吃惊出声。

  坦力马上在一旁皱眉说道:“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要赶快回报地帝都,告知帝国北域被魔兽君团入侵呢……”

  迪克在进了营帐之后一直没有发话,听了坦力的话,这时候才开口说道:“坦力啊坦力,军团长刚刚问过你们那些话还记得吗,可是就算你们身在北域,也是不相信魔兽军团会对北域进攻,那帝都的那些军团大佬们会相信么!

  所以这一次魔兽军团真是抓住了帝都军团的心理,真是准备拿北域开刀了,而且刚刚军团长只是说魔兽军团派了十只魔兽军团入侵北域,这还没有算上之前就在对北域动兵的三只魔兽军团!”

  图灵闻言后就在一直思考着什么,这时候等迪克的话音落下,直接看向我,问道:“军团长既然提出来这个问题,想来心里也有什么定计了吧。”

  我惊讶图灵对我的了解,闻言不由得笑了笑,平静的在一众亲信将领的身上扫视了一圈,说道:“在你们来之前的一天多的时间里,我叫迪克去打探了一下消息,你们不如先跟我听听这些消息再一起定计怎样做吧。”

  众人都是点头,我直接把迪克引到营帐中一张临时找来的北域的地图跟前,地图挂在营帐墙上,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楚。

  幽倩带着丝蒂和洁儿站在一旁,也是一起静静听从着我的安排。

  迪克走上前来,冲着我点了点头,这才一脸认真的转向其他人,指着地图认真的说道。

  “我出去几天,带人抓住了几个人魔怪士兵,得知这一次带领一众魔兽军团来进攻北域破天峰的军团长身份不简单,是魔兽帝王的七子,也是最受宠爱的一个皇子,传说以谋划无双出名,这一次进攻北域的计划就是他提出来的,他这一次出军,就像是龙克军团长所说,一共带了十只魔兽军团,一共有着四百多万魔兽组成的强大军势!”

  顿了顿,迪克等着大家消化了他直接说出的信心,看着一群人的神色也是变得认真起来,就又是开口继续讲述。

  “魔兽的七皇子叫黑双角,据说他自幼聪慧,少时就曾派人来人类帝国将不少军士和教师抓去魔兽帝国,认真学习了人类作战方式,并推演出一种适合魔兽军团作战的方式,算的上是一个魔兽天才。”

  我听到这里,也是暗暗点头,眉头微蹙。

  要是魔兽这边出了黑双角这样一个军法大家的话,对人类国度这边来说可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人类联军从来不怕魔兽军团庞大惊人的数量,只要用对战法,总会防住这些无脑魔兽的攻击,可是要是这些魔兽军团也懂得用人类的战法,那么人类各方的军团都将遭受难以预计的损伤,对人类相当不利。

  迪克看样子打探到了不少消息,继续说道:“其实在前几年就有魔兽军团开始想北域开进,可是他们只是占领了北域外沿的一些地区,似乎是由于畏惧北域常年寒冷,后来就没有进军,北域的科技遗民似乎组织军队进行了几次驱逐,可是最后都没有成功。”

  一群人听得认真,听到迪克说出的这个消息的时候,像是屏页法、其达加和图星都是眼神闪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迪克也是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继续说道:“我刚刚打探清楚,虽然在那之后魔兽军团一直对北域没有什么举动,可是就在今年年初,这些魔兽军团就开始大规模进入北域进行扫荡,科技遗民明显进行了抵抗,可是并没有见到什么成效。”

  整个营账里只剩下迪克的声音,就连我也是在认真听着,大脑不断的分析着魔兽军团侵入北域的目的。

  “就在前几个月,科技遗民似乎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反击,将魔兽军团暂时大退,可是随后魔兽军团骤然从原本几个军团增兵到十个军团,开始了大规模的反攻,就在我们被传唤进帝都之中的那段时间,他们就将大片的北域彻底纳入他们魔兽军团的掌控范围,现在正在全军突袭北域破天峰,要是破天峰被他们魔兽军团拿下,那么北域就会彻底成为他们魔兽帝国的覆盖范围了,对人类相当不利。”

  说完这些,迪克表示暂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就退回去与众人坐在了一起。

  我听到这里,想了想,转头对着众人说道:“迪克打探到的消息对人类国度来说相当不利,虽说魔兽军团凶残,诡计多端,可是这一次,我却觉得是咱们人类国度这边疏忽大意的错,居然不团结科技遗民,任由他们被魔兽军团侵略,要是人类帝国对这边有一点点的防备的话,联手科技遗民,那么北域就将稳如泰山,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不利的状况。”

  坦力是个直性子,听了我的话后一脸焦急,看着我大声问道:“军团长,要是这样的话,帝国北线将来岂不是要受到魔兽军团的围攻,原本几大军团联手在东线抵抗魔兽入侵,也是不占上风,要是被北线也被侵入,那么对整个战局可是相当不利。”

  我点了点头,看着几个若有所思的亲信将领,认真说道:“所以这件事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由于的,不论如何,魔兽军团入侵北域,也是我们人类国都的范围,仅是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动手,我们整个军团就是为了抵抗魔兽入侵所建,既然他们魔兽军团已经来我们人类国度的领土上生事,我们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把他们杀干净就是!”

  其达加在一旁狠狠点头:“就是应该这样,魔兽军团的七皇子黑双角亲自带队,说明他们魔兽帝国对咱们人类国都北域的重视,驱逐他们,确实是我们应有的义务,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去帝都求助,毕竟这样的大事如果能联合帝国各大军团一起出动,应该能够很快解决。”

  屏页法在一旁皱眉,轻声说道:“帝都的各个军团长这时候却不知道会怎么想,大概只有地火军团会支持我们,可是他们一直驻守帝国东边疆域,就算是他们出兵相助,应该也不会派来多少兵卒的,其余的军团更是不一定会支持我们。”

  迪克这时候又是开口说道:“我去打探的时候,看到一些地方还是有北域科技遗民进行抵抗的,可是他们外线这些组织起来的反抗规模都不是很大,很多地方都被魔兽军团长驱直入,完全没有反抗的力度。”

  我笑了笑:“科技移民吗,他们能够残存在北域一隅,一定有着他们的厉害之处,可是他们之前毕竟不是直接与魔兽帝国接壤,所以他们作战的方式很难应对这样突入起来的魔兽入侵。”

  坦力大喇喇的皱眉说道:“你们说这些科技遗民的军队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在人类国都里分出来北域这么大一片区域占据,可是就连魔兽军团的一波突然的入侵都抵挡不住,他们这些破天峰外侧的地域一旦全都丢失,魔兽军团就能一路冲杀到他们破天峰下面,他们无法避免一场死战,不仅如此,魔兽帝国站了北域这样大的地域,就算是不去攻击破天峰,他们只要不管北域科技遗民的这股力量,一鼓作气的去进攻帝都什么的也是不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