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暗月魔主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488 2016.06.21 12:57

  “听着……”我突地小声对身边的三女和魔器大队的千人指挥长开口。

  几个人马上将注意力集中了起来。

  我的眼神继续打量着周围的山谷,里面还是不断的有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出现,看样子他们决定倾尽所有埋伏的力量,包围我之后好一击致命。

  我的声音轻轻响起,随之升起的还有我暗地里调动的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

  “幽倩,这个埋伏绝对是暗月杀魔针对我而来的,派来的杀手的实力不俗,数量上更占优势,更别说那些人魔怪和魔兽了,所以你现在要好好听我的话,一会儿我会将你们所有人用魔法送去山谷外大河的对面,我会留在这里拖延他们一段时间,所以你们必须抓紧机会快走!只有你们安全离开了,我才能安心突围!”

  丝蒂和洁儿明显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幽倩看着我眼中的决心,一把拉住了两女,对我认真点头:“你的决定没错,我会带着她们离开这里的,我们会快马赶回帝都,派兵来支援你。”

  我点头,这种时候,还是幽倩足够冷静。

  可是还没等我的念头完全闪过,幽倩就狠狠的在我的身上掐了一下,声音冷幽幽的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一次有丝蒂和洁儿在,先放过你,我会安全带她们两个回去让你安心,可是以后别想把我甩掉,我等你安全回来!”

  我的心头突地一阵火热,可是脑子还在冷静的聚集魔法能量。

  千人指挥在我的命令下将士兵再次聚拢了一些,周围的山谷内外都是布满了魔兽和暗月杀魔的杀手的身影。

  “哈哈哈哈!龙克,没想到吧,你在帝都坏了本会长的大事,今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的死期已到!”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动了一下,虽然声音与之前从那皇子嘴里听到的不同,可是我却直觉的知道他们出自一人。

  暗月杀魔的魔主!

  我转头,看着一个身材高壮,将尽三米高的杀手从山谷一侧的树林里走了出来,皮肤闪烁着一股诡异的黑色,身后背着一柄与杀手看似无缘的一人高的大剑。

  眼神微微眯起,我发现这人身上的杀意反应与我之前在皇子身上感应到的完全相同,又是一个被魔主附身的人!

  这时我的魔法能量蓄积完毕,我的脸上马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暗月杀魔的魔主,冷笑一声:“暗月魔主,你还是想得太多了,在帝都我不惧你,现在就算是你带来了这些人不****不兽的东西,也是一样!”

  我的话声未落,周围骑着高大魔兽的人形魔怪就被我激得在魔兽身上站了起来。

  一个浑身长满青色细鳞,嘴巴却是一个鸟喙的人魔怪对我喊道:“龙克小子,暗月杀魔现在已经归属我们魔兽帝国,你小子要是脑子没有问题的话,现在一起归顺本将军,这一次我就留下你的性命!”

  一边说着,鸟喙人魔怪的眼神淫邪的在我身边的三女身上扫过,从鸟嘴里伸出一条分叉的舌头舔了舔鸟喙,又是说道:“当然!你身边三个细皮嫩肉的女人要给我交出来!不然还是不能饶了你的性命!”

  我听着人魔怪半生不熟的人话,眼神里闪过一道寒芒。

  “你们先走!”

  我突地大喝一声,看准暗月杀魔和魔兽两者合作的疏漏,十能锁脉的能量同时爆发,瞬间就在营地千余人的脚下化作一道复合魔法能量构成的魔法阵,一阵风旋从法阵中飞出,直接将我们千余人托起,直接飞上空中。

  暗月杀魔和魔兽两方的人都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突围,更是从他们包围疏漏的空中飞出,都是有了一个瞬间的愣神。

  我抓住这个机会,瞬间就带着一行人穿过山谷魔兽和杀手的防御,直接飞去了宽阔的河边。

  大河两岸,足足相距数十里的宽度,寻常魔法师或是魔武士,也都只有借助器具渡过,可是我现在突破到灵体境,能量涡旋的核心由永生剑能量构成,十能锁脉的能量也是依附其中。

  我在飞到河边的时候,自己落地,随后双手用力一挥,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全力爆发,被风属性魔法能量托浮的众人都快速的飞过大河。

  丝蒂的喊声在空中隐隐传来:“龙克,你要是回不来的话,我也会跟着你一起去死的!”

  我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保持着魔法能量输出,也是抬头大喊了一声:“放心,只是一些杀手和魔兽罢了,你们先回去,我很快就会一起回去的!”

  “好大的口气!”

  暗月魔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不用回头,我就感应到天上地下,暗月杀魔的杀手和魔兽帝国的人魔怪,都是飞速的赶来大河一侧,再次将我包围了起来。

  我看着在山谷的周围,不断的有魔兽出现,只是粗略的用眼神一扫,就发现远比想象中的数量还要巨大,只是出现的杀手和魔兽,就有了近万人的规模。

  我一时间真是想不通这些魔兽是怎样潜入帝国领土的,边军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任由他们在帝国领土上肆意而为。

  魔兽一方带头的鸟喙人魔怪看着空中被我送到河对岸的人们,顿时发出一声怒吼:“给我过河,把那些女人和肉食都给我抓回来!”

  不少人魔怪都是应声领命,呼喝着驾驶着身下的高大魔兽就准备渡河。

  我这是稳妥的将幽倩一行人送去了大河对面,身上消耗的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开始快速恢复起来,看到魔兽一边的异动,身形一动就拦在了十多头准备过河的巨型魔兽的前面。

  “找死!”

  一个蛇眼人魔怪驾驶着一头类似巨型犀牛的魔兽冲在最前,看到我站在河边,明显一副要拦住他和坐骑的样子,脸上闪过一道狰狞的神色,驾驶着魔兽就向着我全速冲来。

  暗月魔主和带头的鸟喙人魔怪都是没有出声,可是眼神却都落在我的身上,要是我连这样一头巨型魔兽的冲击都闪避不开的话,就任由我自生自灭好了。

  我看着巨型魔兽一点点的冲近,脸上的冷笑不断,就在魔兽冲到距离我只有十余步距离的时候,我才微微一动,右脚直接踏在地上!

  轰隆!一道土属性魔法能量凝实的土墙瞬间出现在我的身前。

  正在驾驶巨型魔兽冲击的人魔怪眼神突地长大,嘴巴这个开,可是还没有等他发出任何声音,巨型魔兽就撞在了我用土系魔法能量聚起来的土墙上面!

  轰!场中所有人都感受到空中炸响了堪比雷霆炸响的轰鸣声,没有任何的预兆,没有任何的迹象,我只是脚步一动,就用心咒瞬间释放法术,形成一道土墙。

  可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戏虐的笑意,只凭着一个魔法能量构建的土墙,就想防住数十上百吨的犀角魔兽的冲击?

  这简直太可笑了,完全可以作为一个魔法师不自量力的笑话来看!

  可是就在巨型魔兽撞倒土墙上的那一刻,原本温顺平静的魔法能量随之颤动,随后毫无预兆的在一瞬间开始变得狂暴起来!就好像风和日丽的天气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龙卷风暴,就在土墙竖立的狭窄的空间里,魔法能连狂暴澎湃的爆发起来。

  土墙纹丝不动,巨型犀角魔兽的头部却一阵猛颤,巨大的犀角寸寸断裂,巨大的兽头就像是一个被巨石砸碎的西瓜一样,轰得爆开,碎骨和血肉崩飞的漫天都是。

  坐在魔兽身上的蛇眼人魔怪也是受到了土墙反震的震力,本能的想要从巨型犀角魔兽的身上跳下去,可是我的十能锁脉的混合魔力瞬间侵入他的身体,还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体内的内脏就被全部震碎,一头从死去的坐骑上栽倒地上。

  “这是发生了什么!”整个场中的杀手和魔兽都是一愣,眼神都直直的看向我,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这是……魔法能量的质变?”暗月魔主的声音有些犹豫。

  人魔怪一方的鸟喙头领也是摇头,觉得突然间有些看不透我的实力究竟如何。

  下一刻,两人的视线都是落在我的身上,因为我又开始念起咒语,这令他们两人都是莫名的生出一股危险的感觉。

  暗月魔主的眼神突地又落在我的脚上,他发现在我的咒语声中,我身上蕴蓄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魔法能量,就犹如狂风骤雨一样的向着四周散开。

  暗月魔主在这一刻有些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样也不愿意相信,他在这一次置换了一个特殊培养的身体之后,居然还能感到我这个二十岁左右的魔法师十分危险,这种危险是可以危及到他生命的危险。

  除了暗月魔主之外,还有鸟喙人魔怪的神色也是变得有些紧张,他也是发现我的魔法能量波动的恐怖,可是随着魔法能量快速散开,一股冰冷的寒气也是随之升起,在我身体百米以内的范围里,我的冰系魔法能量急速爆发,出现之后完全没有给任何就近魔兽和杀手反应的机会。

  十余只冲向我的巨型魔兽,正在拼命的向着我冲来,可是他们一下子发现冲在最前的巨型犀角魔兽车仰马翻,被我的土墙魔法一下子轰爆了脑袋,他们都是拼命想要止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努力挪动脚步,都无法再向前或是向后挪动一步,在他接触地面的脚上,都是瞬间凝出了一团厚厚的冰层,将他们的脚全都冻结在了地面。

  不仅如此,每一个驾驶着巨型魔兽的人形魔怪惊恐的准备从坐骑上闪动身形,就发现冰层蔓延的速度极快,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将他们身下巨大的魔兽全部冰封起来,他们骑在巨兽身上的双腿也都是被一起冰冻起来!

  天空依旧昏暗一片,闪电和雷声又是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雨水落在这些巨星魔兽骑手身上,他们只觉得身上一阵毛骨悚然,可是却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冰冻的束缚。

  暗月魔主的神色也是有些难看。

  这可是魔导师的施法能力!

  这一次他决定对付我,就是因为在帝都的时候发现了我体内强大的潜力,决定要趁早将我杀掉好安心,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只是他联手魔兽帝国的这段时间,我的实力又是有了长足的提升,魔导师施法能力他也可以施展,可是凭着现有附身的身体,却很难做出我这幅举重若轻的状态。

  这种施法能力可绝对不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魔法师能够拥有的!

  就在一众魔兽和杀手沉默的时候,我再次站直了身体,身边百米范围内的所有生机都被冰霜灭绝,一个个冲向我的巨型魔兽和骑手都是变成了冰雕,在落雨里异常诡秘的立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看了一眼还在不断聚集壮大的魔兽和杀手人群,冲着暗月魔主露出笑容:“暗月魔主,还要多谢你这样看得起我,不过自从你在帝都销声匿迹之后,我也在一直四处寻找你的消息,在我眼中,你同样也是一个必须解决掉的问题,没想到千山万水,你自己再次走到我的跟前。”

  我的笑容轻轻淡淡,可是在一些杀手和魔兽的眼中,我的笑容却比露出爪牙的凶残魔兽更加可怕。

  “哼!”暗月魔主冷哼一声,手里闪出一柄断剑,向我一挥,喊道:“上!杀了龙克,亲手杀了他的人我将传授他我重生秘技,为暗月杀魔副会长!今天一定不能放过他!”

  人魔怪一方的鸟喙首领这时候的神色也是变得认真了不少,他看了一眼被我瞬间冻成冰雕的魔兽和骑手,也是冲着周围被我魔法吓的止住脚步的魔兽怒喝了起来。

  “这个小子只有一个人,他的实力无非也就是一个魔导师罢了,咱们这一次来了几万人,还杀不掉他一个人吗!都给本将军上,用人数填死他!”

  风雨中,杀手和魔兽都是被各自的首领调动出了凶性,再不犹豫,一个个向着我百米范围的冰霜地面冲来。

  我的目光直接从冲在最前方一片魔兽和其中夹杂的杀手的身影上扫过,双手在胸前一挥,如同十字一样交叉在胸口,无数风刃划破漫天雨水,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向着冲向我的魔兽和杀手射去。

  顷刻间,整个场中都响起了一声声布帛撕裂般的声响,令远处涌来的魔兽和杀手的心头都是狠狠一紧。

  所有人的眼中,我身前百余米的范围内,又是扬起一片腥风血雨,一片热腾腾的鲜血飞射而出,一个个原本满目狰狞的魔兽身体轰然倒地,夹杂在魔兽掩护里的杀手们也都是纷纷现出身形,身体都是被风刃斩做几段,纷纷落地。

  整个场中顿时间又是静的有些吓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我的身上,两次冲击,可是就算他们冲进我的身边,却都在进入我身体百米的范围内就受到各式各样的魔法攻击,看起来强大的魔兽和杀手,就这样一批批的死在我的手里!

  可是他们又不能不承认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所有死在风刃下的人身上的伤口都不算大,绝大多数人的伤口只有脖子上细细的一道,可是就是这样一道伤口,就生生斩断他们的脖颈,让他们体内的鲜血好像开了闸门奔涌而出的贺岁样,疯狂的涌出伤口,很快就将冰霜覆盖的地面染上了一片晶透的血红颜色。

  “冷着干什么!就算他是魔导师,他的魔力也是有限度的,全都冲上去,他现在无路可退!”暗月魔主在一旁出声大喊。

  杀手人群和魔兽又是开始涌动,他们也是在暗月魔主的提醒下想通了一切,他们都是与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战斗过,亲眼见识过魔导师的魔法恐怖,可是在魔兽和杀手军团之前,一个魔导师的实力就算是再强,也无非是一个人的力量罢了,最终都会陷没在集团冲锋的杀戮之中。

  我依旧站子原地不动,刚才接连放出几个顺发魔法之后,我感觉到十能锁脉中的能量不仅没有消耗多少,反而开始兴奋了起来,在永生剑能量的催动下,我的体内就像是有着一个魔力火山爆发了出来。

  我眼神微凝,神识快速的将数百米范围内的敌人快速锁定,手掌一抬,十能锁脉全部转换火系魔法能量,全力的向着手掌催动涌去。

  一颗脸盆大小的火球顿时从我的手掌里飞射出去,在接触到正面的一个杀手之后,轰然爆炸。

  轰隆!整个空间中瞬间扬起一声巨响,和天空阵阵翻滚的雷电同时炸响,火球爆炸后的火焰在雨水交织中,铺天盖地的向着被瞬间烧成焦炭的杀手身后继续射出。

  还没等这道火光落下,我的掌心又是连珠的射出一连串脸盆大小的火球,背对宽阔的河面,将我身前扇面的范围全都覆盖在内!

  整个战局当中,顷刻间就被漫天炽烈的火光和灼烫的高温覆盖。

  一连串大火球的威力,就像是天空中落下了一片流星雨,大面积杀伤能力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所有魔兽和杀手都是只觉得眼前火光一闪,随后漫天的火光就将他们的身体覆盖在内,想要后撤或是散开已经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被火光毫不留情的瞬间吞噬!

  鸟喙人魔怪遥遥的看着火光爆闪,突地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发炸,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匕首飞到他的身后,猛的刺向他的心口一样,令他后背一下子冒出了一股冷汗。

  他马上看向我的方向,结果耳中这时候才听到我嘴里念出的一段快捷急促的咒语,在一口气射出十余颗大火球之后,我一直没有抬起的左手直接冲向他的方向抬了起来,一颗足有之前数十倍大小的大火球直接在我的头顶生成,一挥手就向着他投射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鸟喙人魔怪只听到场中一片混乱,他的身体还是本能的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身体从魔兽坐骑上跳了下去!

  刚一落地,鸟喙人魔怪就感受到脖子后面的毛发一阵焦烫,一股强大的火光在他的身后轰然爆炸,火焰狂风席卷而过,凶猛的火焰一下子将他原本站着的位置炸出了一个数十米大小的土坑,同样站在这个范围里的魔兽全都被烧成了焦炭,只有他逃了出来。

  鸟喙人魔怪好歹也是魔兽帝国的军团将领,在一阵惊讶之后,身体马上就在爆炸的气浪中恢复了平衡,身上涌起一股凶残气息,怒瞪着双目狠狠的看向我的方向。

  暗月魔主一下子闪身出现在他的身边:“联手杀掉他,不然这个龙克将来一定会是你我双方的麻烦!”

  “好!”鸟喙人魔怪这时候看向我的神色已经收起了之前的不屑,认真的冲着暗月魔主点头。

  暗月魔主突地又是开口:“我们先不要上,他这次出使魔法之都大陆,看样子实力又有提升,组织人手消耗他的力量,我先上,你看准机会再进行突袭!”

  暗月魔主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形一动就飞射出去,人影极快的消失在一排冲向我的魔兽和杀手人群之中。

  我就站在河边的空地上,嘴里又快又急的念动着咒语,心咒也在同时进行,可是眼神却是一直在观察着暗月魔主和那些人魔怪的行动,见着暗月魔主混进了人群之中,我干脆大开火力,只要感应到暗月魔主的能量反应,就是一记大火球猛轰过去,将一片魔兽的杀手联军炸的人仰马翻。

  这时在山谷林边又是冲出了一群暗月杀魔的杀手,又是聚集了数百人的数量,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是有着更多的杀手向着这边赶来。

  可是他们一进战场,就发现我这边的战斗,令他们无比震撼。

  这一次被暗月魔主选中来这里伏击我的杀手,几乎囊括了帝国境内现有的所有公会高等级的杀手,除了暗月杀魔的杀手之外,更是选中了一些投奔暗月杀魔的高级杀手。

  这些人来到伏击战场之前,都只是或多或少的从他人的嘴里听过对我的描述,都是知道我是明西城魔法士学院出来的一个年轻高手,一个潜力非凡的天才,天赋卓绝令人羡慕,几乎所有暗杀的标注都说目标综合实力极为强大。

  于是他们都是记住了龙克这个名字,把这个名字深深的印在脑海之中。

  可以说,赶来这里的杀手们,没有一个不知道我的名字,可是他们毕竟只是看过我的信息描述,他们其中绝大多数的杀手,连我的画像都没有看过。

  所以这些杀手之中,有一些人在对待暗杀我的态度上一场严肃,将我视为最难暗杀的人物,还有一些则对我的天才传闻不以为然,他们始终觉得我再怎样厉害,也无非是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罢了,做多只是有一个天才的名头。

  可是现在,无论是来之前他们有些怎样的想法,现在都被我展现出的力量深深震撼了一下,直观看到我作战,他们都是直接清晰了解了我的实力,面对着劈天盖地的魔兽和杀手,我表现出的实力无以伦比的精准强大,每一次施展出的魔法都是异常的暴力。

  就在他们走出森林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已经亲眼见着我放出了十数个大火球,施法速度和杀伤力简直骇人听闻。

  几乎所有的杀手都是忍不住暗地里吞了一口口水,他们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要面对上一个怎样的对手,看着从我手里不断飞出的一个个硕大的火球,他们更是忍不住在心头嘀咕,这怎么可能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魔法师能够发挥的战力!

  暗月魔主的身形突地从人群中闪身射出,虽然他这次的身体高大无比,手中更是挥舞着一柄重剑,可是他的身形移动依旧如同鬼魅一般,在我向着正前方接连释放出几颗大火球之后,他的大剑就从我的身后直接砍向我的腰际。

  我的神识一直在小心锁定着暗月魔主的身影,在感应到他的身体出现在我的身后的那一刻,我的左手就是一握,一团炽烈凶猛的火焰就从我的身上向着四周飞射散开,火系魔导师特有的抗拒火环将我周围的空间完全占满,这种烈焰的温度,无论是谁进来,我都有信心将他烧成焦炭、

  顿时间,暗月魔主见偷袭不成,大剑在地面一插,抬手扬起一片内劲缠绕的泥土略微的阻拦了一下抗拒火环的火焰,身形又是在空中一个回转,直接飞回了魔兽和杀手的人群之中。

  我一下逼退暗月魔主,不由得稍稍停下,放松的喘了口气,一连串的魔法释放,要是之前足以耗尽我所有的魔力,可是现在我的体内就像是有一团能量火焰在炽烈燃烧,十分轻松。

  在我身边的数百米的范围之内,满眼都是被各色魔法撕碎的魔兽和杀手的尸体,对于这样的敌人,我绝对不会留情,特别是魔兽军团的魔兽,我对这种不断入侵人类帝国的野兽没有任何好感。

  特别是我最后一道释放的抗拒火环,原本冲近我身旁百余米范围里的魔兽和杀手又是被一下烧了一个干净。

  前排的魔兽和杀手又是下意识的停下脚步,他们都是亲眼见着一个个同类死在我的魔法之下,更是亲眼看到暗月魔主的攻击也被我轻松化解,他们对我的实力更加畏惧起来。

  我直接向前迈出一步,结果所有前排的魔兽和杀手都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和后面用来的魔兽嘈杂的挤在了一起。

  开玩笑,这个时候再上前的话,只能考虑被火烧死还是被其他魔法干掉,没人想平白无故的上前送死。

  暗月魔主也是发现了这些魔兽和杀手的反应,身形一顿,眼神在我身上扫过,没想到我会变得这样强大,

  就在他所在的位置,他能清晰的感应到我身上那股强烈的魔法波动,这是一个无比强大凝实的魔法能量,尽管他在这次伏击我之前已经考虑过我或许还会提升实力,可是却没想到我现在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以跟一一人之力发挥军团般的战力。

  “必须杀掉他!”暗月魔主的神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最为清楚我实力提升速度之快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虽然早在魔法帝都的时候,他就和我轮番恶战,见识过我竟惊人的战斗天赋,可是他实在是没有显得高我会这么快就提升到这样一个恐怖的高度。

  仅仅是他计谋失败离开帝都的这一段时间,我也只是出使了一次魔法之都大陆,可是我却从一个大魔法师直接提升到了魔导师的实力境界!

  暗月魔主紧皱眉头,他第一次觉得跟我为敌有些莽撞了,早知道我的实力会提升的这么快,当初他就不应该在帝都和我产生冲突,那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就都不会发生。

  可惜,现在想什么都已经晚了!

  现在他已经跟魔兽帝国进行合作,联手对付我的第一次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无论怎样都要把我杀掉,不然和魔兽帝国的合作计划也会受到影响。

  想到这些,暗月魔主的眼神里闪过一道阴狠,抬头看向我的时候眼神满是坚定,现在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晚了,在眼下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快点击杀掉这个难搞的年轻魔导师,然后和魔兽帝国顺利的进行合作。

  暗月魔主身上的内息劲瞬时间就把批发了出来,在这一刹那,他身边几个魔兽和杀手都像是被狂风吹起的树叶一样,飞撞了好几人才从空中掉落地面,身上满是被一股仿若实质的杀气割出的伤口,鲜血直流。

  我瞬间就发现一道黑影直线从人群之中向我射来,如同闪电一般快速。

  在这样危险的刹那间,我体内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全力爆发开来,将身上的长袍也是吹得猎猎作响,汹涌澎湃的魔法波动像是沸腾的热水一样在我的体内不断流动。

  暗月魔主的速度极快,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他身前的这个年纪轻轻的年轻魔导师,也是有些重伤甚至杀掉他这具分身的实力。

  眼下的这一场战斗,也许算的上是他刺杀最没有把握的一场了,在帝都与我的战斗中他就被我层出不穷的战斗手段弄得相当头疼,现在这样一场战斗,他甚至觉得自己也需要一些运气。

  眼神一动,暗月魔主的眉头下意识的挑动了一下,他发现我的身上闪过一道湛蓝色的冰晶,将我的身体全部包裹在内。

  暗月魔主作为杀手之王,一眼就看出这是魔导师实力境界可以修炼的冰晶护盾,这个护盾不仅坚固无比,上面附着的魔法能量还能使落在上面的攻击变得缓慢,还有可能直接用冰系魔法能量进行射线反击。

  我对自己释放冰晶护盾,神识也是完全锁定了冲入场中的暗月魔主,我并不在意他为什么要这样刺杀我,面对他极为快速的攻击,我马上用心咒配合吟唱施法,从体内的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里继续抽取水系寒冰的能量。

  就在暗月魔主突进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努力完成了复合咒语的吟唱。

  一手冰霜之触,一手大暴风雪,刹那之间,我同时施展了两个冰系魔法,对付这种主要依靠速度和爆发力造成杀伤力的杀手,我选取了相对稳妥的战术,毕竟处在万千魔兽和杀手的围攻中,冰系魔法可以让我尽量少的出现漏洞。

  瞬时间,我身边狂风暴雪大作,无数冰屑闪动着如同刀锋一样锋锐的光芒,以我为中心飞速射出,将暗月魔主冲击路线完全覆盖在内。

  可是暗月魔主的身影一动,就在这样一片密集锋锐冰屑中消失不见,下一刻直接出现在我的身后,大剑又是一记猛斩,直接砍向我的脖颈。

  我的身体也是快速转动,另一只手掌中的寒冰之触直接按向暗月魔主的正脸。

  电光火石之间,我和暗月魔主两人都是用出了最为顺手的攻击方式,每一招一丝都蕴含着我们对战斗规则的理解。

  一群围观的魔兽和杀手都是静静的战在战场之外,我和暗月魔主都是有着魔导师和魔导武士以上的力量,对战斗的理解更是千锤百炼,在他们眼中,我们两人的速度简直快到极致,每每他们的大脑刚刚闪过我们上一刻的动作,下一刻的交战就已经开始展开。

  长着鸟喙的人魔怪这是也是认真的看着场中的战斗,暗月魔主一直是千百年来大陆上出名的高手,可是我也是魔法帝国新兴崛起的独立军团长,虽然只是几招,可是我们两人在这一场战斗中所展露出来的战力,都是达到了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这绝对是人类高手的巅峰一战。

  “我的天,那个小子真是一个魔导师?魔主要是想要杀掉我们,甚至不用出剑就可以轻松解决,可是对上这个龙克,居然几剑都被他挡了下来!”

  “怪不得魔主说一定要杀掉这个小子,不杀掉他,将来一定是一个巨大的祸患!”

  令一众暗月杀魔的杀手抓狂的是,暗月魔主的一连串的攻击,都被我快速化解,一想到我只有二十来岁,就已经拥有了魔导师境界的强大战力,就令一众杀手有些抓狂。

  我的寒冰之触直接递到了暗月魔主的脸前,逼得他不得不闪身逼退,他现在也不敢确定能不能一剑就斩破我身上的冰晶护甲,只能选择暂时后撤。

  可是他这样一撤,就再次陷入了我的大暴风雪里,他的身体周围全都是漫天飞旋的锋锐冰屑,滂湃的魔法能量推动这些冰晶飞速的向着他的身上不断攒射。

  无奈,暗月魔主只要再次闪身后退。

  可是这一次,我不准备在给暗月魔主缓气的机会,我一抬手,身上十能锁脉的魔法能量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漩涌喷出,冰霜,火焰,我将用起来最顺手的冰霜和火焰魔法施展出来,疯狂的追击者暗月魔主的身影。

  顿时间,整个场中满是我释放出的冰风烈焰,一个接一个的中小型法术就像是不浪费魔法能量一样的,顺着暗月魔主闪退的方向一路追去,河边大片的土地上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土地。

  虽然只是我一个人动手,可是却一下子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持续爆发出来的魔法杀伤力简直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无数冰晶火焰将地面彻底的翻了一遍,一个个来不及逃走的魔兽和杀手在魔法中被冻碎或是烧烬。

  这是一场完全不讲道理的战斗,我没有偷袭也没有突袭,我只是光明正大的站在原地,面对着魔兽和杀手的包围,将我说掌握的适合魔法一个又一个的释放出去。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可是当你面对上一个魔导师的全力爆发的时候,就会知道这样一连串的魔法伤害有多恐怖,原本满满围在我身边数百米外的魔兽和杀手不断倒下,他们不少人甚至连生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哼!”暗月魔主调控着内息不断的在场中游走,躲避着我的魔法轰击,场中的魔兽和杀手在他来看,只是一些无用的炮灰,现在他只想等着我的魔法轰击停下,就马上展开反击!

  可是他的反击的念头还没有升起来多久,就被一盆冷水浇熄,他发现在他身后蔓延追击的魔法就像是不消耗魔法能量一样的连续不断,他快速的跑过一路,已经让这些魔法把数百个魔兽和杀手炸成飞灰。

  “这个小子的魔法能量的储量究竟有多少!”

  暗月魔主又是闪避了一阵,心里一阵发憷,寻常魔导师释放魔法,一般接连释放两三个大型魔法或是十来个中型魔法就需要认真的缓解一下魔力涡旋的压力了,可是现在在他身后炸开的魔法已经有多少个了,三十个,还是四十个,或者已经与五十个了……

  就在暗月魔主分神的这一刹那,我有事一个大火球射过空中,在他的身后爆炸,他差之毫厘的闪避了开启,可是这一次我的下一个魔法瞬间用心咒发出,一个覆盖了百余米范围的烈焰风暴直接在他的脚下炸开!

  “糟糕!”暗月魔主心里一紧,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就在这一瞬间,他突地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踩到陷阱的魔兽,整个人都在向着陷阱里掉了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还可以更快的施法,心咒居然和正常施咒结合的这样毫无间隙。

  最关键的是这一记烈焰风暴,就像是早就预料出来他的落脚地一样,他落地还没有一秒钟的时间,魔法就轰中地面爆散开来。

  可是暗月魔主在世间纵横了千百年的时间,眼见着身体要被火焰包围在内,从衣袖里瞬间滑出了一个卷轴,单手一扯,身体外表直接出现了一个淡紫色的魔法能量护盾,在烈焰风暴炽烈火焰的冲击下,开始快速变薄,可是最后还是将将抗住了烈焰风暴的火焰爆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