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大战杜云飞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0049 2016.06.21 12:47

  魔法师们在修行魔法时,是可以选择多种魔法元素一起修行的,但是,修行的魔法元素越多,修行的速度就会越慢。

  圣殿的人在培养这几名候选者时,为了加快他们的修行速度,只让他们单纯的修行一种魔法元素,这样的修行绝对可以提高修行速度,但随着修为的加深,要想修行其它元素,那几乎成了不可能时间。

  这就好比人体的眼睛中容不得进入沙子一样,只要其它的魔法元素,进入了单纯修行一种魔法元素的魔法师体内,他体内原先存在的魔法元素,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想除掉这些后进入的魔法元素,带来的后果就是让人产生比凤凰涅槃还要痛苦十万倍的痛苦,可只要经受住了这些折磨,以后要想修行其它的魔法元素,就会简单无比。

  就像如今的木山,他在吸入火元的魔法元素时,他的身体再不会产生像之前那样的疼痛,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刚才还叫叫嚷嚷的一行人,就算再傻也明白,木山能够承受比凤凰涅槃痛苦十倍的痛苦,使得身体能容得下其它魔法元素,他今后的价值,会远远在火元之上。禽鸟都知道择梁木而息,他们怎么会傻到再去杀木山呢?

  “没想到这个木山,会如此强劲!看来他才是飞儿所要小心的劲敌。虽说他的强势崛起,在我的意料之外,但庆幸的是,我提前将黑魔珠镶嵌到了圣域法杖上,使得飞儿的战斗力,在无形之中有了质的飞跃。他能承受住比凤凰涅槃难受十万倍的折磨,他的心智得强大了何种地步?虽说飞儿战胜它后,无法将他体内的魔法元素占为己有,但我相信飞儿在吸收了他的精神力后,自己的心智、悟性一定会到达另一个层次。好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啊!”

  杜峰在听着布维长老的讲解,心中已开始幻想杜云飞将木山精神力吸收后的美好一幕。

  在没有他们阻挠的情况下,木山成功吸干了火元体内的火系元素,而随着火系元素被吸收干净,火元耷拉着的眼皮终于闭合了起来,没有对他多看一眼,木山便走下了赛场。

  观众们虽不知道,木山为何能吸走火元体内的火系元素,但火元那么轻易的败在木山手下,说明木山绝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弱小,说不定他的实力会在夺冠风声最高的杜云飞之上。

  尽管从台下走到台上,跟从台上走到台下,是同样的路,但在这一条路上,观众们看向木山的眼神,不再是不屑,反倒是充满了惧怕,尤其是靠近木山走的那条路的观众,看到木山经过,条件反射般缩着脖子,就朝身后倒退。

  火元的尸体被工作人员抬走后,裁判也是宣布了第三场比赛的到来,“有请参加第三场比赛的龙克跟杜云飞上场!”

  念到“杜云飞”这个名字时,裁判故意拉长了声音,而观众们伴随着他声音的拉长,也都惊呼的叫喊了出来。

  “杜云飞必胜!”

  “杜云飞必胜!”

  木山将火元打败的一幕,虽说让这些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但他们的这种震惊,却随着杜云飞的出现,被吹散到了脑后,在他们印象中,杜云飞才是圣殿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他才是成为救世主的最佳人选,他若是不能成功成为救世主的话,那只能说是圣殿中长老们瞎了眼了。

  周围的呼声,使得杜云飞极为得意,嘴角不知何时上扬了四十五度,走上台的他,不断向观众们抱拳致谢,“多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捧场,今日我杜云飞就在这儿小露一手,还请大伙不要嫌弃!”

  “哎哟,你们听听啊,云飞公子不但长得帅,说话都说的这么好听,凡是参赛的选手,不论他们参加的是何种比赛,他们都会把夺冠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倒不像云飞公子,人家却说,人家来这里是为了给我们小露一手!这种心境,这种心态,这能是其它人能比拟的吗?”

  “云飞公子天赋那么高,圣殿中的年轻一辈,哪个能是他的对手?要我说啊,要我是云飞公子的对手的话,我绝对会连露面都不露面,就会选择放弃的。”

  “唉……也不知道他这次的对手,会不会露个面,让我们看一下云飞公子的表演的,我可是从来都没有看过云飞公子表演的,真希望他的对手,不要放弃治疗。”

  “你们听说了没有,云飞公子这次的对手,将是布维长老从明西城请回来的魔武大会的冠军!”

  “魔武大会的冠军?我的天,我要是去参加魔武大会,我也能拿冠军,布维长老把这种货色请回来,参加我们救世主的选拔,你不要告诉我,布维长老把这家伙当成了救世主!要他能当救世主的话,我们圣殿的人,都能当救世主!”

  圣殿中的弟子,不同于其它地方的弟子,把他们任何一个人,放在大陆的一方,他们都是大陆上的佼佼者,魔武大会的冠军,对于圣殿之外的人,是了不起的人物,但对于他们圣殿中的人来说,这种角色,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所以,他们也是瞧不起我这个魔武大会的冠军。

  在他们的叫嚷声中,我也是走上了台。

  我走上台的瞬间,人群中再度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尖叫,“天哪,云飞公子的对手,果然是那个魔武大会的冠军,天哪!他这种人,是有什么资格进入我们圣殿,又有何资格,参加救世主选拔赛的?”

  “布维长老不会疯了吧,竟是让这种人参加比赛,这不是嘲笑我们圣殿中的人,连这个废物都不如吗?”

  “天哪,我要崩溃了!要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参加魔武大会。”

  我的上台,使得这些人对我异议很大,他们有的人吹着口哨,朝布维长老抗议他们不满意我上场,他们有的人则是往赛场上丢杂物,好在控场的魔法师,即使在比赛场周围布上了防御魔法,才使得他们没有将杂物扔进会场。

  他们的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俨然不想让我比赛。

  听着反对我参赛的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杜云飞也是抱着手臂走到了离我有五六米远的地方,轻蔑的朝我说道:“龙克,圣殿根本就不是你这种向下野小子能来的地方,别以为你夺得了魔武大会的冠军,就能在我们圣殿呼风唤雨,博得幽倩对你的爱慕。虽不知你前几日为何能通过台阶前那些魔法师的考验,但我这次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你想怎么个死法?”

  “你的话比你的长相更让人恶心,要是你不想在台上变成残疾人的话,我劝你现在就给我滚下去,记住是在地上一圈一圈的滚下去。”

  杜云飞如同蚊子嗡嗡般,在我跟前转悠,着实让我恼火的很,我也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你说你什么?你让我一圈一圈的滚下去?你可是狂傲的很啊。不过,我并不喜欢你这种狂傲的人,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去死吧!”

  伴随着爆喝声响起,杜云飞抽出了他能吸食人精神力跟魂魄的圣域法杖。

  圣域法杖因为被黑魔珠镶嵌了,它的法杖头上,不断用黑气冒出,远远看去就像被风吹灭的的火把。

  随着圣域法杖的出现,我只觉我精神变得涣散,看东西都变得模糊起来,与其同时,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压,也是将我压的喘不上气来。

  “这就是黑魔珠的力量吗?”

  先前只顾着去帮幽倩找桃花姐了,我倒是忘记了杜峰要把黑魔珠镶嵌在杜云飞武器上这件事,不然以我的性格,一定会在他们镶嵌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将黑魔珠给抢走。

  现在嘛,倒是让他的手了。

  圣域法杖上冒出的黑气,虽不浓郁,但却如落入盆中的墨汁,很快就将天空热黑了,四周的观众,还在向布维讨要说法,看到天空忽然变黑了,一个二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转而看向看台上时,他们也是看到了杜云飞手中冒着黑气的法杖。

  “难不成天变黑了,是云飞公子搞的?他这样做,是不是要应验他要给我们表演的那句话呢?”

  这些人中不乏有天真的人,看着越来越暗的天空,他们竟是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圣域法杖,是一柄圣洁的法杖,从这把法杖入世以来,我就没在任何资料上看到过,它能散发出黑气,并还能将天空的颜色搅成这样,难道说,圣域法杖上镶嵌上了黑魔珠?”

  与观众们的胡乱猜测不同,布维长老看到天空的变化,顿时想到了什么,尤其是天空中传来的股股腥臭味更让他确定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黑魔珠是邪恶之物,它吸收了无数人的灵魂,如今它上面的怨气太深,要是让这股怨气进入了杜云飞的体内,那还了得?”

  如今的杜云飞修为尚低,他们还能控制得了,若是让他被黑魔珠上的怨气缠绕一段时间,他的修为跟脾气,就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到时候就不是他们能控制得了的。

  “这个杜峰,为了让杜云飞成为救世主,他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难道他就不怕杜云飞若是迷失了心智,把他给杀了吗?”

  当年黑魔珠问世时,曾让多少人为了得到它,打的头破血流,最终得到它们的人,也没有落下好下场,被黑魔珠上的怨气蒙蔽了心智的他们,性格极度暴躁,不但杀了跟他们抢夺黑魔珠的人,更是把他们的亲人都该杀掉了。

  一时间,黑魔珠成为了大陆上最危险的东西,但好在三创主的灵魂显灵了,他们封堵住了黑魔珠上的怨气,最终将它们埋藏在了圣殿的底下。

  如此凶恶的东西,一般人见到它都得绕着走,没想到杜峰为了稳妥的让他的孙子当上救世主,连这种方法都用出来了,要是让三创主知道了这件事,三创主会不会将他给击毙了呢。

  “这就是被黑魔珠镶嵌后圣域法杖的真实威力吗?”

  将黑魔珠成功镶嵌在圣域法杖上,杜峰多次想看看圣域法杖的威力,但他都打消了这个计划,因为他知道,圣域法杖镶嵌上黑魔珠后,主要用精神力催动它,一定会让它产生异变,至于产生异变的下场,就是让布维长老,联合其它长老,将圣域法杖收回去,但现在却不同了。

  守着这么多人,他又抓住了布维长老的软肋,布维长老若是因此抢夺圣域法杖的话,他就将幽倩圣女枝叶毁坏的事情说出来。

  他将禁物黑魔珠镶嵌在圣域法杖,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但这件事比起幽倩圣女枝叶毁掉,还是差了许多。

  圣女代表着圣殿的圣洁,圣女要是在未经长老会同意,公开举行择偶仪式,就与男人发生了关系,毁掉了圣女枝叶,这事若是传到了其它人、其它势力的耳中,一定会降低圣殿的声誉。

  这样的事,布维长老经过了一次,他还以为这件事让他哥哥搭上了性命,让桃花至今都没原谅他,他自然不会让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他一定会竭尽全力,不让这件事传出去。

  在这样的形势下,他就不会追究他将黑魔珠镶嵌在圣域法杖上这件事了。

  在他惊叹圣域法杖威力无比时,布维长老也是将目光转到了他身上,冷冷朝他喝道:“杜峰!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不知道黑魔珠,是三创主镇压在圣殿下的禁物吗?你为什么还把它们弄出来,镶嵌在武器上?难道你不怕引起浩劫吗?”

  “浩劫?”杜峰不以为意的摇了头,解释道:“我们圣殿中圣洁萦绕着圣洁之气,地下的圣洁之气,更是充裕的很,就算黑魔珠之前充满了怨气,经过圣洁之气的洗礼,它上面的怨气应该也被洗涤干净了吧。我们面临着西方兽族的威胁,迫切希望得到真正能拯救世界的救世主。黑魔珠能给武器提供增益效果,我们拥有它却不知道使用它,岂不是浪费了?说不定正是因为它,我们才能战胜西方,拯救世界!”

  “依靠黑魔珠拯救世界?杜峰,这种歪主意也就只有你能想出来。我们圣殿是圣洁的象征,要是让外人知道,我们有如此邪恶的东西,还不联合起来讨伐我们吗?你竟还用它来拯救世界?难道你不知道,杜云飞要是被这东西控制了心智,到时候就不是他来拯救世界,而是毁掉世界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让杜云飞把这种邪恶的东西收起来,不然可别怪我无情了!”

  “布维,你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以我对黑魔珠跟云飞的了解,就算黑魔珠残存着的怨气,能蒙蔽普通人的心智,但也对云飞不起作用,因为他的精神力,比普通人要强,而且要强数十倍,在他强大的精神力下,这些怨气自然会被化解掉,你要是非要对他动手的话,休怪我把那件事讲出来,那样的话,对于谁来说都不好。”

  事情果然像杜峰猜测的那样,布维绝不允许杜云飞使用镶嵌了黑魔珠的圣域法杖,还好杜峰明智,在这之前闯进那间房,得知了圣女枝叶枯萎的事情。

  虽说杜云飞没有得到幽倩,对杜云飞来说有点遗憾,但这种遗憾还是值得的,至少让杜峰抓住了布维的软肋。

  杜峰相信就算杜云飞这次当不了救世主,因为自己抓住了布维的软肋,今后他在自己面前,也没了以往那般威风,除非他修复了圣女枝叶。

  开玩笑,圣女枝叶要是那样好修复的话,那圣女枝叶对圣女们就没了束缚的作用。当然也不是不能修复,就像几十年前的桃花圣女,她的圣女枝叶被破坏后,却被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修复了圣女枝叶。

  但那个男人在修复了圣女枝叶后,就被圣殿打长老们击杀了,修复圣女枝叶的方法,根本就没有透漏出来,所以,他才不相信布维能找到修复圣女枝叶的人。

  “那件事?”布维长老还在纳闷,杜峰明知将黑魔珠偷出来,镶嵌在武器上,按照圣殿的规定,理应是要被杀头的,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将黑魔珠镶嵌在武器上,没有引起不可估量的后果,还是可以从轻发落的。

  杜峰如此明目张胆的将黑魔珠镶嵌在圣域法杖上,显然找到了对抗自己的手段,但他又能找到什么手段呢?自己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圣殿中,并且多次出现在公共场合中,他能用什么来威胁自己?

  “难不成他知道了圣女枝叶被毁坏了?不过,这又怎么可能呢,他要是闯进了那间房,我会不知道?”

  那间房间中布满了机关,只要有人踩中机关,那这人就别想从房间中出来了。年轻时的布维,喜欢研究机关之类的,所以,他对自己布置的机关极其自信,他不相信杜峰趁机进去过。

  “布维,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的,大可向我孙儿发动,顶多在他死后,我将那件事公布出来,反正你布维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也不在乎再经历一次。”

  布维的疑惑,更使得杜峰嘴角噙起了得意的笑容。

  “再经历一次?不妙,他果然知道了圣女枝叶枯萎的事情,可是他怎么知道的?那间房中机关重重,我因为好久没去里面的缘故,好几次都触动了机关,被机关折腾的惨不忍睹。这两天我虽然没有去过那间房,但那里面的机关要是被触动了话,我一定会知道的。除非他破了我的机关!”

  想到这的布维身体猛然一颤,他设在里面的机关,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经过改变过,虽说这种机关的复杂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但只要有人为了破解里面的机关,这几十年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应该足够了。

  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经常有老鼠或者其它小动物,半夜的时候进入房间,触动机关,自己念在它们是小动物的份上,就没有多想。如若没有猜错的话,这下小动物应该就是杜峰放进去,用来实验房间中机关的路线的。

  “我真是太大意了,早知道这样,这几十年中我就该将机关重新布置一遍了。”恍然大悟的布维不禁拍了拍脑袋。

  “布维长老,你不回答,难道说是不相信我说的,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说的,非要难为云飞的话,那我只有将那件事讲出来了。”看到布维长老皱起的眉头,杜峰知道布维长老,开始有所动容了,为了给他压迫感,不禁逼问道。

  说话间,他便把目光转向了其它长老,如同发生什么大事一样,开口道:“大家请注意了,我杜峰有话要说。”

  “杜峰长老有什么话要说呢?”

  所有的长老,尽管都认出圣域法杖上镶嵌上了禁物黑魔珠,但他们也明白,拿着这样一件凶器的杜云飞,绝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唯有讨好他的爷爷杜峰,才有不会不会与他发生冲突。

  因此,在杜峰说出这样的话时,所有长老都将目光放在了杜峰身上,恭恭敬敬的听着。

  “之前因为我的自私,我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上,并不够理智。桃花是龙克请回来的,她显然对龙克跟幽倩的恋情挺看好的,我若是不能保住他们,桃花这辈子会越来越憎恶我的!圣域法杖虽然危险,但也不一定是永生剑的对手。为了龙克跟幽倩,我就暂且退一步吧。”

  再三思考过的布维张拉,在杜峰即将说下去时,忽然打断道:“杜峰,你赢了。”

  “哈哈!”布维能够妥协早在杜峰预料之中,但听到布维的这声妥协,他还是显得非常兴奋,既然目的达到了,他就没有说下去的必要,所以,他也是大笑着朝所有长老说道:“我要跟大家说的话是,让大家好好看云飞是如何把布维长老请回来的救世主杀死的。”

  “啊?”

  杜峰突如其来的话,使得那些长老们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到脑袋,在他们看来,杜峰要说的话,至少跟黑魔珠有关,没想到是这样的话,疑惑的他们,再度将目光转向布维长老,只要布维长老就像与杜峰商量好了一样,朝他们点点头道:“大家好好观看吧!”

  布维长老都没有黑魔珠的事,再追究下去了,这些长老也只能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手握着镶嵌了黑魔珠的圣域法杖的杜云飞,整个人如同变了个一样,眼中寒光涌现的他,嘴角溢出丝丝冷笑,裂开嘴露出的森白牙齿上,更是不断有寒光闪过。

  “龙克,将你的精神力给我拿过来吧!”

  一步步向我靠近的他,不断拿着圣域法杖在我面前晃动,而随着他的晃动,我的精神力如同受到了磁铁吸引的磁石,就要从我的体内倒飞出来,但就在这时,我的识海中忽然涌现出了大量的灵气,在圣域法杖中的黑色魔气,向我体内涌来时,竟如吸水的水泵,将它们往我体内吸引。

  “呼呼!”

  这些黑色东西,正是黑魔珠上的怨气,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它们中的任何一丝,在进入人身体时,都会让人迷失了心智,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对这些黑气避而远之,但我不但没有避开这些黑气,还是主动将它们吸入我的体内,着实出乎了在场所有长老的意料。

  “那些黑色气息,乃被黑魔珠吞噬掉的人的怨气,这些怨气虽然没有攻击力,但它们进入人的身体,会蚕食掉人的心智,让这个人彻底废掉。这龙克年纪轻轻,虽然在此之前,并不了解黑魔珠的厉害,但他是魔法师,以魔法师可以探知外物的精神力的帮助下,他应该知道,那些黑色气息能够吞噬掉他的心智,让他完全失去本性,他为何还要将它们吸收进去呢?”

  “而且看他的样子,他还在疯狂中吸收!”

  “他不会疯了吧!”

  “简直是疯子!”

  “但就是他把所有的黑气吸入体内,让我彻底变成狂暴的人,以他那渣渣战斗力,也很难在我们圣殿中掀起腥风暴雨。”

  若是如此疯狂吸收黑色气息的人是杜峰,或是布维长老,在场的长老都会不顾一切的去阻拦,毕竟,他们的修为太高了,他们要是迷失了心智,胡乱发动进攻的话,那可是未见到极致了,所以,他们必须阻拦杜峰或是布维长老吸收这些黑气。

  但换做我就不同了,在他们眼中,对他们半点威胁都没有,他们并没有阻拦我吸收。

  在没有他们阻拦的情况下,遮蔽着整个空间,使得整个天空变得漆黑一片的黑气,竟高速向我体内涌来。

  伴随着它们涌来,我只觉身体要被他们撑爆了一样,就在这时,许久没有说话的义父义母忽然开口道:“臭小子,这些黑色戾气中,充满着大量的灵气,只要将它们炼化,你的灵体,瞬间可以达到灵空的境界!”

  “灵空的境界,那岂不是跟义父义母你们一样的境界吗?”

  义父义母的声音,使得我心头一喜。

  我的灵体在此之前,经过义父义母的帮助下,已达到了灵升的境界,在这个境界,我能够洞悉天底下的任何事,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杜云飞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在我达到灵升的境界后,义父义母告诉我,我的灵体要达到跟他们一个境界的灵空的话,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当然,要是机缘巧合,来到了灵气充裕的地方,我升为灵空境的时间,将大大缩短。

  但就算再怎么缩短,我也不相信会缩的这么短,只要将圣域法杖散出来的黑气完全吸收,就能达到灵空境,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太振奋了。达到了这个境界,那我的灵体就能像义父义母一样,到处穿越空间了,那样的我,岂不是成了不死的存在?

  越想越兴奋的我,身体吸收黑气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体内用义父义母帮我将黑气中的灵气提取出来,我倒是不担心这些黑气进入我的身体,将我的心智吞噬掉。

  随着我对黑气的吸收,黑漆漆一片的空间,竟变得明亮起来,就在众人诧异我能吸收多少黑气,才会停下来时,我竟是把空气中的所有黑气都吸收了进去,并且,我这种吸收的趋势还没有停下来,吸的杜云飞不断向我身边移来。

  “龙……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圣域法杖中的黑气,在使得杜云飞变得暴躁之时,给他带来了用不完的能量,但这种能量随着我将他黑气吸走,变得越来越少,到最后他竟是感触到,他本身拥有的能量,竟随着这些黑气的消失,正一点一点的向我身体流来。

  而杜云飞本人则被我依旧充满吸力的身体吸的不断向我这边涌来。

  他那作为男人不该有的俊美俏脸,随着他向我靠近,正一点一点的变成干枯。

  “龙……克,你快给我住手!快点!”

  被我吸引着的他,身体不受他的控制,生怕我将他的身体榨干,他也是不断向我叫喊着。

  站在看台上的杜峰,本还在抱着手臂,一脸戏谑的看着这边,心想我该怎么被杜云飞的圣域法杖吸走精神力,最终变成一具躯体,但随着我身体对黑气的吸收,天空变得越亮,终于让他感到了情况的不妙。

  他镶嵌在圣域法杖上的黑魔珠有三个,每一个黑魔珠上的黑色怨气,不是他能预料的,在他看来,我顶多吸收一点黑气,就会被进入体内的黑气,彻底吞并心智,被杜云飞手中的圣域法杖给吸走精神力,并最终吸走魂魄。

  但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料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出现,相反我吸收黑气的速度越来越快,对杜云飞的情况越来越不利,要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杜云飞很快就会被我杀死。

  深知事情不妙的他,赶忙调集魔法元素,准备出手向我打来,但就在他出手的刹那,先前让步于他的布维长老,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朝他冷哼道:“比赛之前,我们明确有着规定,不论场上发生了什么,都不能上场干预比赛的最终结果!”

  “布维,你快给我滚开,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杜云飞是杜峰的亲孙子,作为爷爷的他,看到孙子要被人杀死,眼中迸发出滔天的杀气时,更是攥紧了拳头,布维敢不退步的话,他就立马上手。

  布维猛然一跺脚,一股足以比他强悍数倍的精神力,从布维的体内散了出来,压迫的杜峰向后倒退了一步。

  他与布维同为圣殿中的长老,但两人的修为却相差的很大,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杜峰想战胜布维根本不可能。

  知道再不捅布维长老的软肋,根本救不出杜云飞的他,恶狠狠的瞪了布维一眼,有恶毒的口气说道:“布维,这都是你逼我的!”

  接着他便迅速将头扭向了其它长老,迅速朝其它长老说道:“各位长老,我想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作为圣女的幽倩的圣女枝叶已枯萎了!”

  “什么?圣女枝叶已枯萎了?”

  这句话如同平地起雷,震撼的看台上的长老们,竟是说不出半个字来。圣女枝叶与圣女体内的圣女光环相连,通过它是不是枯萎,能够知道圣女的处女之身,是否还有。

  眼下杜峰说圣女枝叶枯萎了,那就不是证明幽倩的处女之身丢了吗?

  圣女代表着圣殿的圣洁,圣女的终身大事,向来都是圣殿中的人来定夺的。幽倩自己选择对象,本来就违反了圣殿的规定,又与这个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更是违反了圣殿的规定。

  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了,绝对是给他们圣殿脸上蒙羞。

  处于呆滞状态的长老们,在原地愣了片刻,才恢复了过来,再度望向布维长老,他们脸上显得格外的严肃。

  尽管圣殿中的大小事务,基本由布维长老说了算,但圣女枝叶被破坏了的事,是一等一大的大事,这时的他们,都用斥责的眼神看着布维长老,好像在跟他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这时的他们,也顾不上其它的了,纷纷跳到布维前面,用手臂指着他,朝他确认道:“布维长老,杜峰长老说的可是真话?”

  “他说的……”布维长老阻拦杜峰,是为了保全我,没想到这家伙情急之下,竟是把幽倩圣女枝叶的事讲了出来。若是杜峰不说出这样的话,单是想查看圣女枝叶的话,他绝对有办法,将其压制下来。

  但杜峰说出这样的话,这些长老们势必要检查圣女枝叶,而只要自己一将圣女枝叶拿出来,那事情的真相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上。

  到那时,不要说幽倩本人,就连我还有我的几位老婆,都要因为此事受到重重的惩罚,轻则像桃花姐那样打断双腿,重则将我们所有人处死。

  就在布维长老,准备坦白时,一道俏丽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直接打断了布维长老即将说出去的话,“圣殿在我印象中是神圣的地方,这里面的人,不会说谎,不会说违背良心的话,没想到,这里竟有一个信口开河的王八蛋,更可笑的是,好多人都相信了这个王八蛋的话,真不知道,以这些人的智商,是怎么当上圣殿中的长老的!”

  “你是谁?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道身影刚一出现,就把除布维之外的其它长老,给唾骂了一顿,怎么能不让这些人气恼?

  忽然间,一个二个都抬起了手臂,摆出了一副抬手就要打的姿势。

  对于他们的行为,桃花姐更是露出了鄙夷的笑容,笑道:“这就是你们圣殿中长老的作为吗?要动手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么?”

  “你……”被桃花姐提醒到的长老们,这才收敛起汹汹的气势,转而对她警告道:“你不要以为你是女子,就可以在我们面前肆无忌惮的骂我们!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你刚才对我们的辱骂,我们可以不计较!但你还执意留在这里的话,休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

  “对我不客气?”桃花姐虽然是谁女人,但她的实力却不一定在这些人之下,这些人想对她不客气,到头来被打的还不知是谁呢!

  “好嚣张的女人,今天我就让你长长,得罪我们的下场!”

  其中一名与杜峰交好的长老,看出了桃花姐的出现,会使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所以朝杜峰使了个你快去救杜云飞的眼神后,朝桃花姐爆喝一声后,便用粗暴的魔法向她打去。

  那朝她而去的火球,仿若天边的玉盘,将天边照的通红时,也将她的脸颊照的红呼呼的,远远望去,她就像从天而降的仙子。

  几乎刹那间,所有长老牙缝中都挤出了两个字,“仙子!”虽说他们很想替桃花姐拦住这一击,但他们也清楚,越厉害的女人,性格越是怪异,你帮她挡住了这一击,她或许并不会感激你,所以这些长老只能缩了缩了脖子,静静的观察着朝桃花姐去的火球,想看看她离去前最后的模样。

  “呼哧!”

  朝桃花姐前去的火球,使得四周温度骤然上升,就在火球要打中她时,她周身忽然散出了淡淡的金光,这些金光初始很弱,可随着火球与她距离越来越近,这些金光变得越来越清晰,竟变成了一个完全将她包裹起来的金色光罩,那金色的光罩,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东西特别结实。

  在金色光罩将桃花姐包裹住时,那朝她而来的火球也是打在了这层光罩上。

  没有发出任何的碰撞,也没有发出任何的脆响,这个大大的火球,如同进入了黑洞中一样,悄无声息的便消失了。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