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谁是胜者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7182 2016.06.21 11:27

  布来基与所有人魔怪心里皆因吃惊而狂震不已,他们红红的眼睛之中竟然透出一种奇异的神色,不是害怕或悲伤,就连兽王级魔兽的死伤也没有让他们心生惧意,更没有让他们悲伤。而是一种无比的喜悦,每只人魔怪的眼睛都只盯著我手中的永生剑。

布来基又恢复了平时的老练,只是眼神之中的喜悦显得更加浓烈。“好!龙克就是龙克。没想到你手中这把石剑竟有如此的威力。”说到这里,左右看了一下人魔怪,大声续道∶“只要我们能把龙克与迪克拿下,就算立了大功一件,以前战败的所有过失都会得到真神的谅解,甚至真神还会因为我们立的大功而奖赏我们,哈哈……”

人魔怪听到此处一阵大笑,同时眼睛直盯盯的看著我与迪克,像是看到了被包围的囚犯。

“龙克,如果我布来基所料不错,你手中的石剑就是永生剑,对是不对?”

一旁受不了诱惑的人魔怪大声齐喝道∶“你们老实的跟我们走,真神会因为你是永生剑的传人而特别对待你们的。”

“哈哈!如果我没猜错,你们的真神就是灭世刀吧!”我冷冷的道,同时把手中的永生剑握得更紧。续道∶“难道你们的真神没告诉你,你们最大的弱点就是怕我手中这把永生剑发出的能量吗!”

看到人魔怪那种让人猜不透的古怪表情,我终於证实的我的猜测。

“龙克,不管你今天说什麽,你也别想逃走。”布来基眼睛一转又道∶“真神早已经想出对付永生剑的方法了,我们数百人加上数万兽王级的魔兽,还拿不下你们两个?今天就让我们好好算算旧帐!杀,给我上!”

随著布来基的命令,人魔怪抢先向我出手。约数百人魔怪纷纷向我冲来,用他们无比贪婪的双眼盯著我手中的永生剑,希望能夺下永生剑,在真神面前请功。

後来我才知道,被他们尊为真神的灭世刀,早就把永生剑的图形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中,如果发现并拿到永生剑,真神也许下重诺让他们得到无比的好处。眼前的大功怎麽会不让他们兴奋呢?

布来基并没有主动上前,而是在後边指挥著人魔怪。经过小村一战,他总结了失败的原因∶就是太不了解龙克了,如果能做更详细的调查,重视这个外来人,也不至於如此。同时我在小村给他留下高深莫测的感觉一直在他心里,让他不得不小心。

在魔兽冲来的同时,我与迪克望了一眼。迪克立即拿出拿手的武技,击向冲来的魔角尊。可能是迪克想报一上次受伤之仇,迪克全力一击,巨大的黄色拳影化成一个实质的黄色晶体,排开前面一切阻碍,击向魔角尊。

此时完全沉浸在夺得永生剑大功幻想之中的魔角尊终於发现了迪克攻来的拳态黄色晶体。大惊之下,还没来及运功抵抗就被击中。只见它肚子一凉,似有一阵轻风穿过它的身体,它低头一看,只见它的五脏在黄色光芒之下不断分解,鲜血开始从身体流出。一阵巨大的痛楚产生,恐惧与痛楚加快了黄色光芒对其身体的侵占,魔角尊终於带著恐怖的表情倒下,而这一过程仅在百分之一秒内完成。

迪克的拳芒晶体并没有因为击中魔兽尊而停留,只见他散发著代表人魔怪死亡颜色的黄色亮芒击中了魔角尊身後的人魔怪,人魔怪分解消失。最後迪克的拳劲击死了三只人魔怪,又猛然在人魔怪群内爆裂开来,化成细小闪亮的永生剑能量,纷纷进入没有防备的人魔怪体内。

永生剑果然是人魔怪的克星,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块,进入人魔怪体内後,就使人魔怪的身体发生变形。一些人魔兽的身体一阵黄、一阵红的,巨大的痛楚使人魔怪停下了脚步,引起人魔怪一片惊惶,他们实在没想到站在我身边的金发年轻人竟然也可以发出永生剑能量。

看来迪克最近的控制力大大加强,没想到可以使永生剑拳形晶体在击杀三只人魔怪之後还可以产生爆烈,我知道迪克造成的短暂混乱局面已为我与迪克赢得了充分的时间。

天剑神雷一个又一个的击出,在人魔怪群之中炸开。由於人魔兽太想取得头功了,所以并没有分散开,阵形十分集中,每一次的永生剑力场都会造成大面积的伤亡。永生剑可能也知道对方是使用灭世刀的力量,力场的威力比平时大上了数倍。

人魔怪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被力场炸得晕头转向,但终究是人类与魔兽的结合体,一看事情不好,纷纷散开,同时身上的真神力量使力场对他们的危害大大减小。

我也看出迪克的突袭只想阻止一下人魔怪对我们包围。我们实力再强也不敢面对这五、六百的怪物,就人魔怪个体而言,他们的实力与刚经过魔练的队员不相上下,现在可能两个人魔怪可以挡住一个魔法士学员,这是小飞分析出来的结果。面对这麽多人魔怪,就算我与迪克拥有对他们有著最大威胁的永生剑能量,如果被他们围在当中,也是必死无疑。

於是,我与迪克趁著人魔怪混乱之时猛地一转身,向後方跑去。同时手下也没有闲著,一边跑一边对後方追来的人魔怪进行攻击。

布来基发现情况不对,著急的大叫∶“抓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跑了!”

人魔怪紧紧的向我们追来,引起後面一阵尘土飞扬。一些有头脑的人魔怪立即散开,从两侧向我与迪克包围过来,同时布来基又指挥魔兽王级的魔兽分别坐上飞行魔兽,从空中向我们追来,组成一片大网,想将我与迪克困在当中。

面对这麽多人魔怪与魔兽,我终於将透世心眼发挥到极致了,灵神能在全身提升,脑中飞快的盘算著方向。看著前面的退路上不断落下的魔兽,眼中一亮。

“迪克,飞行战术!”

迪克心领神会。我与迪克飞到空中,直接迎向空中的魔兽王。人魔怪一看大事不好,也纷纷运进飞行魔法,向我们追来。

空中,坐在飞行魔兽身上的魔兽王级魔兽正在向下落,但一发现我们飞到空中,马上用兽语指挥飞行魔兽向上飞去,将我挡在空中。

“飞行战术!”是我与迪克闲聊时总结出来的特别战术,并经过实践。魔法世界的人,在使用飞行魔法时会消耗大量的魔法力,这使他们不能在空中施展魔法,就是能施展开来,威力也小很多。

而我与迪克则不同,经过一心多用心法的练习,可以用最少的魔法力就使飞行魔法飞得更快,更加灵活。同时大量的魔法力可以在空中进魔法攻击,武技与内息在灵活的飞行魔法的支持下一同进行攻击。

因为魔练队员都具有这种飞行攻击的能量,所以使他们成为魔法世界里第一支真正的飞行攻击队伍,後来在许多关键的战争中,他们正是利用这种能力,使其不论是在战争或是逃跑时都会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坐在飞行魔兽身上的魔兽王看到我们,纷纷发射出自的兽形魔法。一瞬间,在我与迪克身前出现了大量的魔法光彩,各种各样,威力惊人的攻击魔法铺天盖地的向我与迪克扑面而来。如果是普通人早已经昏在当场,而我与迪克当然不在此列。透世心眼将轻易的发现攻来的魔法空隙,少量魔法能量作用下,灵活的飞行魔法在这些攻来的兽状魔法空隙之间闪躲。

迪克那无比的野性直觉与修炼精神魔法後增加的精神力,让他轻松的闪开魔兽的魔法攻击能量体。如果说迪克是在水流之中自在游动的鱼儿,那麽我就是熟悉气流的飞鸟在空中轻松的飞翔。

当然有一些魔兽的兽态魔法也有让人出乎意料的效果,但是我的透世心眼与迪克的野性直觉总能早一步发现潜在的危险,及时避开。但是如果受到更多更大的魔兽魔法威胁,我与迪克则会运用魔法或者内息将这个魔法推开。

人魔怪可吃足了苦头,那些空中的魔兽魔法被我闪过之後,自然就扑向追赶我们的人魔怪。

一些由人与飞行能量相结合的人魔怪,自然闪避不及攻来的魔兽,只好无耐的运用人魔怪的异能将魔法挡开,或者乾脆靠著自己皮厚的兽态肌肤挡住魔兽王攻来的魔法。

魔兽王攻来的兽形魔法可不是一般的厉害,被击中的人魔怪,一般会身形不稳,纷纷落在地上,同时被雷系、电系、火系等魔兽王击中後,身上红一块、青一块、黑一块的,也造成人魔怪不小的伤害。

一些人魔怪见事情不好,纷纷落下,从地面向我们包围过来,同时身上的内息不断向身在空中的我与迪克射来。

一时间空中的魔法与地面红红的内息光交织在空气之中,两种能量不断产生的爆炸气流,让我与迪克终於受到开战以来最强大的阻力。

单一魔兽王的兽态魔法与单一人魔怪的内息攻击,对我与迪克都没有什麽伤害,因为我们都能够轻松闪过。但是兽态魔法与人魔怪的内息在空中相撞,产生的强大冲击力,会将空中一些雷炸魔法引动,我与迪克将面对不可预知的爆炸冲击力,不可预知的气流走向。

要不是我与迪克都是经过瀑布魔练时那处无规则的水流洗礼,很难在空中保身,此时我们眼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闪到飞行魔兽群内,这样可以使人魔怪与魔兽王级魔兽的攻击受到牵制。

挨过十数秒这不知道从什麽地方产生的可怕的爆炸之後,我与迪克终於冲进魔兽群内,两个人再相互一看,此时迪克的衣服已破烂不堪,头发也有些散乱,但是从他那更有精神的双眼之中,我看到了迪克那种希望接受挑战、与危险共进的本性。同时经过刚才的能量爆炸团之後,迪克的灵感与精神方面也得到了一定的突破。

我比迪克好多了,因为魔法能与灵神玄体的作用,将四周的兽形魔法乱流挡住,同时也吸引了大量的兽形魔法,所有的魔法元素能量在我的魔法能面前都会被降服。刚才十几秒的时间让我在魔法能方面大有斩获,同时,我知道我的灵觉在经过刚才灵神能的危险剌激之後,开始大量快速的流动,让我的灵觉再次提升。

人魔怪一下子傻了眼,刚才差一点就将我与迪克打下来了,没想到我们居然闪进数万只魔兽组成的飞行魔兽群里,两个人在黑黑的魔兽群中真的很难发现。

魔兽王级魔兽看到我们在近前,利爪带著兽态能量向我们抓来,还未抓到之时,我们就感觉到空气因爪上的能量纷纷发出剌耳的啸声。身边的魔兽因为我们离著很近,自然拿出自己最拿手的攻击术尾巴、飞爪、巨大的魔兽能量冲击束向我与迪克攻来。没想到魔兽群内也是危险重重。

迪克一发狠,来者不拒,与魔兽硬碰硬的打了出来。能成为魔兽王绝对不是弱者,虽然迪克的攻击威力强大,但是几只魔兽王被击中後凭藉著强壮的身体很快又加入了战团。少数实力差的魔兽被迪克击中後,纷纷从空中掉下。

“攻击飞行魔兽!”

迪克心领神会,刚才一阵发威,足足杀了数十头飞行魔兽,但是对一万魔兽王来说,自然不会造成什麽损失。此时内息与魔法消耗大半,我的一句“攻击飞行魔兽”令他茅塞顿开将魔兽王座下的飞行魔兽打伤,魔兽王自然就会从高空落下,不用再费力去攻击他们了。

我与迪克哈哈一笑,一个眼神就交换了彼此的想法。

一场攻击飞行魔兽的数量比赛开始了。我与迪克各自用自己拿手的飞行魔法对魔兽王座下的飞行魔兽进行攻击。

因为飞行魔兽的实力比魔兽王差多了,使我们的攻击十分轻而易举,看著魔兽王一个一个嘶叫著从空中掉下去,感觉十分爽快。刚才被魔兽王的攻击搞得难以招架的惨像早已经不存在,一些魔兽王的主动攻击则早早的被我与迪克闪开。

我与迪克终於停手了,这场大战让我们两个好战分子感觉十分过瘾,但我们并没有忘了我们的主要目的。

我与迪克趁著魔兽混乱之时落在地上,再看身後的魔兽王从高空落下,一半都摔伤了腿脚,一些能力强的魔兽王则安然无恙,让我与迪克再次感觉到魔兽王与普通魔兽的区别。

布来基此时也是满脸大汗,实在没想到我与迪克会具有空中攻击的能力,只短短的一会儿,人魔怪的伤亡就达到一百多人,魔兽王也损失了将近一千,飞行魔兽更惨,足足两千有馀。气得布来基等人魔怪咬牙切齿。

此时他们看到我与迪克落在地上,向他们露出气人的笑脸,没等布来基发令,人魔怪呼的一下又向我们冲来,此时的我们在他们眼中再也不是永生剑,而是让人胆寒的杀气。

终於在我与迪克的努力下,将人魔怪与魔兽引到水涸谷。我通过传音魔法下令道∶“女魔法师准备!”

迪克与我冲进谷内,後面气得头脑发胀的魔兽与人魔怪也冲了进来。此时我与迪克早已经冲上山头,看著那些冲进谷内的大量魔兽,一声令下,女魔法师再次联合念动咒语,一道特别的魔法阵界将山谷包在当中。

这是一个两层阵界壁的魔法,最里面一层将进入山谷内的魔兽困在当中,最外一层阵界壁将山谷与我们罩在当中,阻断了还没进入山谷的人魔怪与魔兽的攻击。

布来基此时暗自庆幸刚才他的小心是的对,没有急於冲进山谷,不然也会被困在当中。看著这个小山谷,心里暗自高兴,他很清楚阵界里魔兽王与人魔怪的能力。有人魔怪在里面指挥,可以更加有效的发挥出魔兽王最强的攻击力量,魔兽王的力量在一起,这样魔法阵界几下就会被攻破,同时他与外面的人魔怪也可以对山谷进行攻击,虽然会飞行的魔兽已损失了一些,但是对山谷上施法的魔法师还击还是绰绰有馀。

随著布来基下达的命令,将近万头的飞行魔兽同数千魔兽王从山谷外进行攻击。

飞行魔兽飞到天空後,如同巨大的黑色乌云将太阳光挡住。就在它们刚刚飞到空中之时,突然发现空中有一道隐藏的屏障出现在它们面前,一些飞行魔兽纷纷狠狠的撞在上面,而坐在飞行魔兽上的魔兽王也再次从空中摔了下去,一瞬间就有数百头飞行魔兽撞在空中布下的魔法能陷阱屏障之中。

布来基下令兽王级魔兽用兽态魔法集中攻击此屏障。魔兽王口中吐出魔法,爪子击出魔法,身体闪射出魔法。不分先後的击中屏障,轰轰的巨响不停响起来,屏障被击中之後,发出耀眼的白光。

奇事出现了,屏障中出现了一些奇妙的图案,图案十分美丽,被魔兽的魔法击中的地方一定会出现这种古怪图案,彷佛魔兽的魔法可以召唤出这种古怪的图案似的。魔法攻击不断继续,图案一闪再闪,然後连成一片光彩。

布来基生气了,没想到小小的屏障竟然将他们的攻击挡住,而且这古怪的图案让他不安。似佛每一个图都活过来了。像一个一个吸血鬼似的吸收著魔兽攻来的能量。

布来基大喝道∶“用兽形能量,不要用魔法攻击。”

图案再也没出现,但是兽形能量也无法击破这个大型的空中屏障。

布来基的感觉没错,这是我与女魔法师事先合力布下的魔法陷阱,只是在魔法陷阱之中我加上了三创主传给我的魔法符而已。这个十星相连的魔法屏障,在十星当中一团白茫茫不断变幻形态的浓雾图案,它的作用就是抵抗与吸收魔法能量。这个古魔法阵界与魔法符完成的结果,果然创造了奇效。

如果魔兽一开始就用近似内息的魔兽能量攻击,这个屏障很有可能会被击破,但是因为它们先用魔法攻击,让屏障吸收了大量的兽态魔法,此时的屏障已从一个只有一些力量的弱者一下变成一个充满力量的强者,即使再强的魔兽能量也不会对它造成伤害。

同时由这个屏障得来的多馀兽形能量转入了内层困住山谷的屏障里。里面的魔兽与人魔怪与外面一样,发疯的攻击著内层的结界,内层结界开始有点不稳的迹像,但是得到外面的结界所吸收的魔兽魔法能量的支持,马上又恢复了原状,让里面兴奋的人魔怪披了一身寒水。

此时,我知道该是出击的时候了,通过传音魔法通讯器一连下了几个命令。

第一个命令∶让步兵大队出击,去解救受困的贵族军团。

第二个命令∶给女魔法师们下令,让她们转变内层魔法结界的性质,使结界上产生攻击洞口。同时一百名水系魔法师准备发动古水系魔法之中的引水魔法。

第三个命令∶命令魔器大队所有人员拿出武能枪,准备对洞内进行攻击。

第四个命令∶给明西城的夜加达与其达加,让他们守好明西城,全力攻击入侵的魔兽。

命令一下达,早已经埋伏多时的坦力率领的步兵大队就向平原围困贵族军团的魔兽冲去,此时这些魔兽因为人魔怪没有新命令下达,同时一段时间没有战斗,再加上已经吃够贵族尸体的魔兽此时正伏著小睡,被突然攻来的步兵大队一下惊醒了,一方有准备,一方没有准备,结果自然不同。

许多高级魔兽连放兽形魔法,希望对突然出现的数名身上闪著黑光的战士攻击时,这群闪著黑光的步兵大队很快就闪入魔兽群内,冲入的同时,各自组成小队与魔兽交战在一起。

一边的魔兽看著攻来的大力,想也没想,抬自己自认为最坚硬的手臂,只见一道血光过後,当的一声刀与兽爪相撞的声音,啪叽一声,它的兽爪带鲜血掉在地上,这只魔兽才知道眼前的人与包围的人完全不同,它引以为傲的铜臂在之前的战斗中挡飞了无数把利刃,然而在这个皮肤黑光闪闪的人类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种想法几乎同时在其他第一时间与步兵大队交战的魔兽脑中升起。

断臂的魔兽一声痛吼的同时,还是这把刀,还是眼前这个人类,将闪光划过它们的颈部,魔兽的痛叫声停止了,因为它再也叫不出来了。

步兵大队一到就给高级魔兽一个下马威。高级魔兽明白过来。开始反击,因为它们发现它们强韧的身体在这些人类面前一点作用也没有。他们手中的利刃与他们刀上的力量让魔兽胆寒,它们开始运用魔法与庞的体型对这些突然杀到的黑光部队进行攻击。

一个魔练战士被魔法击中,飞出数米之外,发出魔法的魔兽开始高兴了,因为它知道自己魔法的力量。但是高笑到一半它再也笑不出来,因为它看到刚被击中的人类马上又站了起来,正拿著利刃对身边的魔兽一阵狂砍,又有几只同类死在他的手下。

同时它也笑不出来,因为数把同样锋利的利刃剌穿了它的身体,它就这麽带著疑惑离开了这个世界,到死也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死亡之时脑子可能开窍了,因为那道黑光,然而它不可能告诉它的同类了。

自从上次与魔兽肉搏之後,步兵大队就喜欢上了这种肉体与肉体的直接接触,平常被贵族压迫在心底的压力完全的爆发出来,再加上事前服下的神药的所产生抵抗之力以及神兵锐利的杀伤力,以前他们认为强大的魔兽纷纷死伤。同时每个步兵队员都知道,他们再也不是初上战场的新兵,而是学习了许多古代战术的菁英。

四周的魔兽很多。面对一些实力强大的魔兽,步兵队员发现自己身边同伴较少,主动放弃对其攻击,避其锋芒,转而对一些相对弱小的魔兽进行攻击,同时眼观六路,对陷入危险的队友进行支援。

只是这一小小的举动,便让一些强大的魔兽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空有强大的力量,却没法施展。人类十分狡猾,总是在魔兽群内穿来穿去,总是能闪开它们的攻击。最後无奈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强大的魔兽不分敌我,用巨力四下攻击,口中与四脚不断的发出强大的魔法,也造成魔兽群中不少的伤亡。

一个步兵队员因为冒进,终於被强大魔兽的巨力击中,强大的力量之下,他的身体如稻草般被击飞出来。要不是平时训练时有学过化解力量的绝窍,可能这一下就会死去。还好永生丸等神药关键时发挥了作用,在他的身体被击中的同时及时跃到了空中,藉著魔法之力,飞快的向外飞去。就是这样,他也吐了一口鲜血,伤得不轻。

杀声与魔兽的嘶叫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战场上永恒不变的战曲。魔兽虽然强大,但还是招架不住步兵队员那样熟练的攻击,不少魔兽纷纷死在步兵大队的利刃之下。战场上到处是大量的魔兽尸体,魔兽的血液与先前人类的血液流在一处,再也分不清彼此。

保护罩内的加斯等贵族此时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刚开始看到援兵十分兴奋,终於可以解困了,但是发现冲来的援兵只有两、三万之众,这点兵力在这些高级魔兽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当援兵与魔兽战在一处,不少贵族都不忍心看到援兵败北的惨状,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可是他们听到魔兽混乱的嘶叫,不少贵族发现竟然是人类占尽优势。

眼前那些带著黑光的士兵个个像战神一样,将魔兽死死的压住。看到援兵也被魔兽击中,心里为援兵死亡伤心的同时,却惊奇的发现,被击中的士兵并没有受到什麽大伤,从尸山的血泊之中站起身来又开始战斗。一缕求生希望在贵族心里升起。

随著时间与战况的进展,希望越来越大,同时也知道此次来援救他们的并不是地火军团的战士,竟然是龙克的地火先锋团,一些有良心的贵族终於感觉到平民的可敬,平民的攻击力竟然比他们强上数倍。一头一头他们害怕的凶残魔兽在这些平民面前竟成了被屠杀的目标,不少贵族开始在结界内欢呼起来。

为平民而欢呼,魔法师疲惫的身躯似乎又有了动力,黯淡的双眼明亮起来,弱小的结界再次强大起来!

加斯看到这里,心里别有一番滋味,他的小命竟然是平时最看不起的平民所救的。平民步兵的杀伤力,平民步兵的黑色光芒,平民步兵之间有力的配合,让他这个做团长的都感到汗颜。他年轻时也经历过战场,但这样的战况却是第一次看见,不由从内心深处佩服起龙克来。

魔兽的包围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自己幼年在师长门下生活的日子,想起与大师兄雄破、三师妹爱华美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想起师兄小时候不只一次救过他,想起三个人初上战场时,师兄帮他挡下多少魔兽的攻击。他开始後悔自己因为贵族的高贵地位而与师兄反目,後悔自己贪图贵族的安乐生活而放弃师兄妹之间的情谊,後悔自己这一生的错误……在结界里,加斯看著身边早已丧胆的贵族子弟,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还能回著回去,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师长认错。此时看著平民为他们拚命,看著平民不计前嫌的为救他们而死去。加斯终於明白了,明白了龙克所说的那个理论,突然明白了平民心里的苦。

“战士们,我们的友军在外面拚命,我们能坐视不管吗?谁愿和我冲出去与他们一起作战,杀败魔兽?”

加斯充满激情的话一下传遍了整个结界,一些年轻贵族终於站起身来,手举刀剑过头顶叫呼著∶“我愿随团长出去!我愿跟随团长!”

加斯看了看那些没有表态或仍在胆战的贵族,没有说话。在这时候,保住性命是很正常的反应。加斯仰天大笑道∶“哈哈,勇士们,让魔兽看看我们贵族军团的实力与勇气。”说到这里,看了一旁身上全是乾涸血迹的凌地血。

凌地血用古怪的目光与加斯对视著,他突然发现加斯好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豪气冲天的人,而不是他所认识的加斯。平时的加斯根本不会关心平民,解救平民。

“地血,你领著其他人在阵里驻守。”

“团长,为什麽要帮那些下贱平民。让他们与魔兽两败俱伤不是更好吗?”凌地血眼露凶光,恶狠狠的说著。

他身边数名虚弱的贵族恶狠狠接著道∶“是呀!团长,地火先锋团的人死光光,我们会比较高兴,团长不要出去了。”

加斯看了一眼凌地血与他身边目凶光的众人,眼神之中露出失望∶“他们是来救我们的……没有他们,我们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这些眼前你们看不起的平民就是我们的救星。”

说完头也不回,直接对负责魔法结界的老师意味深长的道∶“辛苦你了,通云老师。”接著大吼一声∶“贵族军团的英雄们,让魔兽看看我们的厉害,让地火先锋团看看我们的英勇。随我一起杀!”

魔法袍已经破烂的通云看著加斯,用力的点了一下头,“院长,放心,保护魔法结界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你放心去吧!保重。”

加斯身上散发著强者特有的气息,坚定的大喝道∶“英雄们,让魔兽******看看我们的厉害。随我来!”说完全身散出强大的气息,大步向结界边上走去。

通云调动身上所剩不多的魔法力,奋力打开一条通道,加斯等五千名热血沸腾贵族冲了出去。

因为魔兽全力向步兵大队施压,根本没有发现後面结界的变化,当加斯等人冲出结界之後,结界又恢复了平静。通云魔法师脱力缓缓的倒在地上,旁边的魔法师纷纷运起治疗魔法,每个人都大口喘著粗气。

结界之内的贵族懒懒的倒在地上,看著加斯带著五、六千人的队伍,心里偷偷想著加斯团的话语∶他们是来救我们的……这些平民就是我们的救星……凌地血发现不对,大声的道∶“平民就是下贱的平民,永远是贵族的狗,他们来救贵族主人是应该的。团长已经被平民收买了心,你们要记住我们永远是高贵的贵族。”

结界里的贵族又陷入了沉思,此时结果外面的战斗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魔兽终是因数量比步兵大队多,是以稳住了阵脚。再加上它们怪异的生命力与魔法力量,也让步兵大队陷入了一种相持的状况。但是魔兽伤亡还是比步兵大队的伤亡大得多,步兵大队一有受伤,受伤的队员立即被未受伤之人救回来,拉到队伍的中央。即使这样,一些步兵大队的人员还是因为被魔兽直接击中头部,或者因为黑色护体神光消耗过多,而被魔兽咬死。

加斯看著身後五、六千人的队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勇者,但是直接冲向魔兽,那真是自取灭亡,所以只能远攻,以扰敌为主。

“基本魔法闪电攻击。”加斯发出命令!。

虽然五、六千人之中的魔法兵只有一千人,但是贵族从小就打下了良好的魔法基础,这种单一的攻击魔法,可以说人人都会。

无数闪电从魔兽後方升起,落在前方黑黑的魔兽群内。虽然威力很小,但是数量惊人,一下子击杀数百魔兽,同时也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坦力此时也暗暗著急,龙克传讯器告诉他的事情怎麽还没发生。贵族军团应在此时出现,再这样等待防守下去,战士们将会很辛苦。更何况这次的对手也很厉害,这些魔兽都是高级魔兽,它们都有著强悍的身体与强大的力量,又有著强大杀伤力的魔法,开战以来让步兵大队受到了不小的损失,此时自己这边伤亡的人数有数百之众,受伤的也有三、四千人,再这样下去,步兵大队拚尽全力,至少也要损失很大才可以取胜。

正在著急之时,他看到魔兽後面闪出了大量低级的闪力攻击魔法。魔兽一片混乱,坦克心里开始微笑∶终於来了。这几日龙克教导的战术在脑中产生了效果,用魔法通讯器传送命令,步兵大队再次主动向魔兽杀来。

魔兽最致命的弱点,就是没有人类的头脑,在两面夹攻之下,竟然不知该如何去做,兽与兽之间纷纷撞在一起,更给了步兵大队与加斯贵族军团一个良机。大量威力惊人的魔法落在兽群最密集的地方,周边的魔兽则被步兵大队斩杀当场。

加斯等五千人终於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下降,大量低级魔法的使出,让身边原已疲惫不堪的战士更加劳累,在这关键之时,结界里的魔法师与士兵终走出结界,在这新生力量加入之下,魔兽群终於崩溃了。

步兵大队纷纷将内息运行到双腿与手臂之上,强力的寒芒在战场上闪耀,追向逃走的魔兽。战局终於在此刻明朗化,魔兽在生命本能的驱使之下,终於战胜西方真神对其脑部的控制,眼睛恢复了本色,纷纷四下逃窜,平民的步兵大队与加斯的贵族军团终於走到了一起。

两方人马的相遇,没有欢呼之声,只有沉默,谁也不愿意先说话。

最後,还是加斯上前恭敬的说道∶“谢谢你们的救援,我加斯代表这里所有的贵族向你们表示谢意。”说完竟然跪在地上。

这的确让坦力想像不到,有刚才共同作战的经历,坦克对贵族的敌视也减轻了不少,此时加斯竟然甘愿放下身段,也让他所料不及,连忙将其扶起。

加斯站起身来与坦力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贵族战士发出兴奋的欢叫,这边的步兵大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同时也欢呼起来,只有凌地血等少数几人在那边冷冷的看著这一切,眼神之中透出无比的仇恨。

地火军团处,地火军团的攻击魔法攻向魔兽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向向前冲的魔兽竟然停止了前进的步伐散了开来。大多数魔兽并没有被魔法击中,地火军团的第一波魔法攻击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

正当地火军团愣住时,魔兽开始再次集结在一起,并向地火军团冲来。火络递下令,魔法以分散形式攻击,地火军团的魔法士兵开始念动咒语。又一阵魔法向魔兽投去,只是这攻击的面积大了。魔兽果然在魔法士兵吟咒时分散开来,比上一次多造成了一些魔兽伤亡,但是两次攻击结果让火络递与师海通感觉到魔兽的可怕。

当魔兽第三次冲锋时,火络递终於下令,召唤兽出击。召唤兽在主人的命令下,猛地向魔兽扑去,大地传来哄哄的响声,像诉说著什麽。

就在此时,魔兽军团的魔兽突然向後退去,变成了召唤兽追著魔兽的场面,师海通与火络递大叫一声不好。接著魔兽後方兽叫连连,高级魔法组成的魔兽军团各类兽态魔法攻击召唤兽,与此同时,火络递下令,收回召唤兽。

召唤兽在主人的指挥下,停止追击向後退了回来,兽态魔法同时降到召唤兽的身上,一波攻击之後,召唤兽并没有大的伤亡,只一、两百只因为连续兽态魔法击中而伤亡。原因很简单,因为高级魔兽的兽态魔法攻击虽然落到召唤兽群里,但因杂乱无章,同时战前用魔法对召唤兽进行了简单的魔法加持,使召唤兽群得以保存下来。

当召唤兽回来主人身边时,地火军团召唤士兵发现,他们的召唤兽身上毛发全是灰灰的尘土,有的召唤兽身上毛发被火系魔兽的兽态魔法烧得黑黑一片。

地火军团所有战士心里都暗暗疑惑,以前的魔兽只会横冲直撞,有时也会发一些魔法,今天怎麽突然改变了风格。个个疑惑非常,将领们此时心里都十分吃惊,魔兽虽然是高级魔兽,但数量最多一、两万只,地火军团的军力明显在魔兽之上,但是这次地火军团感觉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等待魔兽攻击,可魔兽又停止不前,主动出去攻击魔兽,反而担心高级魔兽的魔法。

火络递与师海通执掌军团这麽久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两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指挥者,马上调整步调,连连下令,地火军团如下山猛虎向前方二万魔兽冲击,各兵种一致向前。

就在此时,突然魔法传讯报告,明西城内数万飞行魔兽在进攻,飞行魔兽全都是攻击型的高级魔兽,如风魔鸟、火云鹰、闪电鹃等等飞行魔兽。

火络递并没有惊慌,冷静的道∶“明西城还有多少战士?”

传讯兵报告道∶“明西城内地火军先锋团一万战士在驻守,守城的是其达加与夜加达。”

火络递看了一下师海通,两方交换了一下眼神,终於下了决定消灭眼前的二万魔兽,然後回防明西城。

明西城正开展一场地面与空中的较量,人类与魔兽的较量。

这次攻击明西城的是飞行高级魔兽。魔兽因空中优势明显,很快就在明西城内到处横冲直撞,发出大量的高级魔兽所具有的兽态魔法,对高大的房屋进行攻击。城内发出轰轰的巨响,一间又一间贵族房舍被魔兽击中,一时间贵族女人尖叫声、小孩的哭声交织在一起。

贵族开始反击,其达加与夜加达此时指挥留下的一万战士进行防御,但一万人对整个明西城这个大城市防守来说显得太少了,这也是飞行魔兽能很快攻进城内并放出魔法发送兽形能量的原因。

其达加一看时机成熟,果断的下令地火先锋团的战士退回龙克堡内,在龙克堡新建成的高大城墙内驻防,防止魔兽飞到龙克堡内进行破坏,同时派出留下的数百名魔练小队的队员在明西城内对空中魔兽进行攻击。

魔练队员个个奋勇,纷纷向空中魔兽进行魔法攻击,只见魔兽纷纷被击落。刚才还在受魔兽气的贵族马上冲了上来,痛打落水狗,对落下的魔兽进行疯狂的攻击,很是热闹。

明西城的贵族成为魔兽第一个攻击目标,原因是贵族的房屋豪华富丽,魔兽自然而然选择高大的房屋建筑进行攻击。这下可苦了贵族,平时好吃懒作的贵族哪见过这种出没森林与山谷的魔兽,吓得四下逃窜,有的摔倒在地上,华丽的衣服此时也破烂不堪,头发也乱了,不少有魔法功底的贵族因为害怕,连魔法也失去准头,落在附近的建筑上,造不小的破坏。

魔兽看著底下吵闹又无乎没有反抗的贵族,这种到嘴的鲜嫩美食让它们在空中发出刺耳的鸣叫,纷纷迅速灵活的向下俯冲,然後抓住逃窜的贵族,伴随著魔兽高飞,必然有身在利爪下与刀喙之下绝望惨叫声。

明西城某处“救命呀!我要死了。我是贵族,我不想死呀!”一个贵族少年哭叫著,一只飞行魔兽向他俯冲过来。

“闪开!”一声大喝,一道黑影向将他推开数米,再看黑影奋力向空中击出一拳。

砰的一声,魔兽因黑影这一拳身体一歪,翅膀打在黑影的身上,黑影被打到贵族身边。

贵族少年一看,这个救他的黑影正是他家仆人阿达,平时他也是以欺负阿达为乐,此时阿达舍身相救,让贵族少年抱著阿达痛哭起来∶“阿达,呜呜……谢谢你,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这样平民救贵族的场面在到处上演。

“救救我的孩子……”一个贵族夫人在街上伸著手向空中拚命的哭叫。撕心裂肺的悲声在魔兽的尖叫与贵族惨叫声中显重那麽弱小与无助。

一只火云鹰魔兽利爪下抓著一个只有十多岁的贵族少年飞上高空。此时少年在利爪下奋力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火云鹰的魔爪,但因人小力薄,根本就无法逃脱。

砰!空中血光迸溅,正在高飞的火云鹰被魔练队员的风刃击中,鹰头在空中划过一道没人有注意的弧线落在地方,鹰目中透出对生存的渴望,同时巨大的身躯随著惯性向空中冲出向下落来,鹰血如雨点般散落,少年终於脱离它的利爪。

“啊……”还没来得及高兴的少年,此时在空中一声惨叫,身体从三十米的高空直落下来。

贵族夫人此时也是一声惨叫,以绝望的目光看著空中自己的儿子。

“看我的!”就在此时,刚才发出飞刃的魔练队员腾空而起,迎向空中下落的贵族少年,准确将贵族少年抱在怀里。

然而就在此时,危机再现,要知道现在空中是魔兽的地盘,竟发现有人类飞到空中,立即五、六只高级飞行魔兽向空中的两个人冲来。刚喜悦的贵族夫人再次紧张起来,又陷入了绝望之中。

身在空中的贵族少年突然被人抱住,刚要惊叫时,耳边响起∶“不要动!”

声音蕴涵著强大的自信,让贵族少年感觉到安全感。他安静的躺在魔练队员的怀中,感觉著魔练队员强有力的心跳。

又听魔练队员大喝一声,单拳击出,强大的内息让最前的魔兽头爆开,藉著魔兽的冲力,魔练队员抱著少年躲过其他五只魔兽的攻击,两人加快下落的速度。五只魔兽当然不肯放过到手猎物,纷纷舞动飞翅,尖叫著向下追来。

与此同时又有三道身形腾空而起。一人直奔向下落的魔练队,另一人疾窜空中,向最上面的飞行魔兽攻来,最後一人飞行至惊慌失措的贵族夫人。

在空中抱著少年的魔练队员大喝一声∶“去!”贵族少年被抛飞出来,被抛出来的贵族少年瞬眼间飞出数十米,被另一个人抱在怀里,此人正好是飞向贵族少年的母亲处的魔练队员。

整个过程电光石火,瞬间完成。

与同时冲到抛飞的贵族少年的魔练队员脚下的黑影伸出双手握住魔练队员的双脚,瞬息间能量光芒从他手上传到空中魔练队员的身上,接著再自魔练队员的身上回到自己的身上,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两个身体停在空中,做了一个直上直下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後冲上的黑影此时双脚向上,抛出少年的魔练队员则头向下,两人奇迹般向上冲去,直迎向追来的飞行魔兽,只见黑影脚上的能量芒连动,啪啪……向下的魔兽被踢飞出去,飞行魔兽发出哀号的惨叫,重重的从空中落在地上。

几只追下来飞得较慢的魔兽一看不好,马上向上飞去,然而等待它们是另一个火球,这是出现在它们高空上面的人类的杰作。魔兽纷纷中招,身上带著火烈从空中落下。

底下的贵族可找到愤的机会,痛打“落水鸟”,对落在地上飞行魔兽进行攻击,人声与兽鸣交织在一起。

空中的三人停在空中,背靠背形成三角之势,同时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气势,引起更多的飞行魔兽注意。就在此时,把贵族少年交给贵族夫人的人也运起飞行魔法飞到三人身边,三人身形马上产生了变化,每人都用右手抓住前面人的右脚,最後形成一个四个人组成的圆形,能量光芒在四人身上不断的窜动,在四人身上依次流过,四人圆形在空中急急转动起来。

其他魔练队员在下面大叫∶“飞龙四卫!”

再看急转的四卫联体阵形,如一个弹球般在空中左冲右撞,他们空出的左手与左脚都成为利器,被他们击中的飞行魔兽在空中化成血肉,四卫的能量内息在空中形成一个血的红色漩涡。

飞行魔兽有很强的领地观念,突然闯到空中的人类让它们生气非常,纷纷向联体四卫发起攻击,有的发出兽态魔法,然後四卫就像一个无底洞,所有魔态魔法被他们转动的急速气流带向一边。四只左手与四只左脚发出来的光芒利箭似的射出,攻在魔兽身上,飞行魔兽被击中後纷纷掉在地上。

逃跑的贵族发现空中的奇景也停下动作,当第一只魔兽落地时他们才回过神来。看著魔兽受了重伤,马上对重伤的魔兽进行攻击,由於有人带动,贵族心里也不惧怕,将空中落下的魔兽尽数格杀,同时五个一组、十个一队结成团体,对空中的魔兽进行攻击,此时场面立改。

以魔练队员为主角,带著贵族的小团体纷纷向空中魔兽发难。在这个生命最要紧的时候,什麽贵族与平民的阶级已经没有了,只有并肩作战的战友。

此时龙克堡也进行攻防大战。

先锋团的战士对空中的魔兽进行攻击,因为事先吃过神药,战士身上都散发著黑色的光芒。

其加达与夜达加利用这一点,发出一个非常特别的命令,魔兽如果用魔法攻击,先锋团的战士可以躲闪,如果魔兽要用肉体的力量攻击,不准躲闪,当魔兽抓住他们时,再利用内息与或者力剑将魔兽格杀。

命令既出,先锋团的战士果断执行,虽然心里有点胆战,但出於对神药的信心让他们坚决执行。

这个命令下达之後,出现一种最特别战斗的场景先锋团的队员被魔兽抓带到空中,接著可笑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魔兽利爪与利嘴之下黑色光芒闪动,接著刀光寒光闪动,再来就是魔兽惨叫声,然後魔兽像被下到锅中的饺子从空中落下来。

先锋团的队员黑芒再闪,与魔兽一起从高空落在地上,有些聪明的先锋团队员骑到魔兽的身上,魔兽在下,他在上。掉在地上後发出砰砰声响,声响连成一片,每次响声都有魔兽身体摔个肢离破碎。

有些强壮高级的魔兽被这麽一搞也受了重伤,而先锋团的战士则有光芒护身安然无羔,接下来就是单方面的屠杀。然後先锋团的战士再次走到堡内,站在城墙等待魔兽带给他们的免费“空中之旅”。

魔兽发现不对时已经晚了,有将近一万头魔兽在这种方式下结束了生命。

水涸谷内丝蒂一声令下,内层魔法结界性质再变,一百名水系女魔法师共同吟出古魔法之引水魔咒。

只见内层的保护结界开始泛起蓝色光芒,谷内数个巨大的泉眼发出轰轰的闷响,接著,数条水柱从水涸谷的底部的泉眼喷出,数条水柱潺潺的上升,撞到蓝色的结界壁後,出奇的没有反弹而下,而是像不受重力控制般的在结界壁上形成一层水流。

接著,水流在结界壁内突起,像一个又一个的水泡般鼓起,女魔法师的咒语终於完成了,只见无数鼓起的水流,突然改圆形变成利剑形,像一道道水箭般射向谷底的魔兽。

漫天的水箭落下,使人魔怪与魔王兽无处可以躲藏,他们只得运起自己的保护能量罩,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小小的水箭竟有如斯惊人的威力,打在人魔怪与魔王兽的身上,引起他们一阵一阵的怪叫。一些实力弱的魔王兽终挡不住那些水箭,被水箭打破了防护罩,一秒钟不到就被水箭击出穿过身体,身体如被射穿的塞子。

人魔怪一看事情不好,下令让所有炎系魔王兽发出火系魔法,魔王兽在人魔怪的组织下,火系魔兽的力量组起一团由火组成的保护罩,水箭浇在火罩之上,瞬间化成水蒸气。

我微笑的看著这一切。人魔怪还有点头脑,还知道水火相克之理,但还不够聪明,不然也不会被我们引进圈套之中了,我们敢用水箭对付他们,自然还有後续的手段。

人魔怪也发现了,随著古引水魔法的成功,水箭的落下,将乾涸谷变成了一片汪洋,再强的炎系保护罩,在汪洋之中也没有作用,所有的魔兽都被卷到水流之中,头上还不时落下水箭。

人魔怪靠著自己强大的实力腾在空中,一些会飞的魔王兽也跃到空中。在空中对保护罩发出他们最强的魔法与内息,希望能够打破这个结界,逃出生天。不过他们的眼神却不停的变化,从开始的自信,接著到吃惊,最後变成了绝望。

等待他们的是魔法器大队。就在他们腾身飞起的同时,只见结界处露出了一百个小洞,空气终於进入了结界之内。人魔怪与魔王兽发现了空气的流动,结界竟然破了,正在兴奋之时,却发现结界还在,底下的汪洋以极快的速度向上升起。再向上看去,在水箭之中,那些结界只是露出了一百多个空洞。

人魔怪感到十分奇怪,以他们的经验来说,结界如果出现空洞,就意味著结界被破,可是眼前的结界并没有破坏。不容他们细想,此时保住小命是最重要的,虽然对这些洞有著强烈的不安感觉,但是这些洞可是他们唯一的逃生机会,底下的魔王兽在激烈的水流之中发出的阵阵惨叫声,让他们再也顾不了那麽多,全力向结界的空洞之处飞来。

随後,他们又发现空洞处竟出现了一个黑色发亮的长棍,这根长棍散发著一股寒气。接著,看到手持长棍的是一个人类,这名人类的脸上带著一种怪异的微笑。

人魔怪是人类与魔兽结合产生,自然知道这种微笑的意味著什麽,纷纷闪开。但魔兽王就没有这麽好运了,被武能枪射来的能量晶球击中,强壮的魔兽王被击落下去,身上的血肉带著晶体闪动的光芒随著水箭落下。

一些被晶体击中的魔王兽,只见身上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有的则被打穿了一个洞。就这一波攻击,空中的魔王兽就损失一百头之多。一些没有闪开的人魔怪也被炸得肢分体破,被满天水箭带到底下汹涌的汪洋之中。

武能枪自然不会停下,能量晶球不停的从空洞落下,一些人魔兽发出魔法希望能抵挡住能量晶球的攻击,可惜那只是螳臂当车的徒劳之举。内息射出的同时,经过能量晶石改造後至少放大了数倍,这可不是一般的魔王兽所能挡住的,就连人魔怪也在能量晶球之下死了数十之多。

只十分钟,停在空中的人魔怪与魔兽王已经没有几只了,而且他们也被这晶体石怪枪攻击怕了。

我微笑的下了一个命令。女魔法师再次吟咒,结界改变性质,结界的水流纷纷落下,将身在空中所剩无几的人魔怪与魔兽砸了下去,掉到汪洋之中。接著,汪洋中心泉眼处蓝光闪动,水流以其喷出时数十倍的速度倒流回去。

一些还没死的魔王兽与人魔怪被巨大的吸力吸进泉眼。魔兽的身体在巨大的吸力之下化成一团血肉。

当水流退去之後,水涸谷内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我与迪克等人也惊讶不已,没想到魔法与大自然之威相配合之下竟可以产生这麽大的力量,我们站在结界外,也可以感觉到谷内的大自然之威。

女魔法师露出了一脸的疲惫。多次的古魔法施放,即使她们经过了魔练也有点吃不消。从此以後远处的一些河流,青绿的水也变成了红色,红色的河水流了近一个月才恢复到原来的青绿之色。

布来基也是明白人,知道这次的明西之战他又失败了,心里很恨,期待明西城能够传来好消息,然而坏消息一个接著一个,诱敌的魔兽被地火军团消灭,明西城内飞行魔兽大量伤亡。没有过多纠缠,他便领著剩馀的数千魔兽王向东逃去。

看著布来基望向我的红红眼睛,我有一种预感我们还会见面的,布来基一定会给我造成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