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风云明西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 意者 18157 2016.06.21 11:21

  两天后,魔练大队人马终于走在回明西城路上。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每一个人都知道回到明西城,魔练自由自在的生活成为他们极为珍藏的记忆,平民与贵族之间的差异,使他们感觉到明西城的大门,像一把利刃将他们与她们的红线斩断。眼睛与心爱的人对望,希望这一对望成为永远。

明西城慢慢从一个小黑点变成一座让人惊叹的雄伟巨城。此时守城魔法士们发现我们回来,打开大门,突然从城内冲出一大群人来。

魔法士学院们,看着突来的人群先一惊,惊讶过后就是喜悦,飞快的也跑上去的迎上这群人。刚才还完整的队形瞬间变散乱开来。

对突然来的变化,我只好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此时如果我再要他们何持队形,那显得太不通情理了。

只见双方相互拥保着,真情的泪水变成洪水,将离别想念之苦统统的冲掉。

“儿子,回来了,想死妈啦!让我看看,哦,长高了,壮实了!”

“娘,儿子也想你呀!儿子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啦!”

“儿子,要记住,龙克是我们的大恩人呀,以后就是死也不要忘不。他还出钱给我们平展买不一块地,现在一半的平民都住上不新房。”

“儿子知道了,儿子在魔练中也学到不少本领。这都是龙克老师所教,儿子一定会保护龙克老师的!”

“好,真是为娘的好儿子!”

一对母子,在痛说着离边之苦。同时另一边。父子两个则打起手来。

“好样的,果然有长进。儿子,父亲以你为荣!”

“父亲,你的身体还是这样好,儿子也很高兴,在魔练儿子学了许多新本事,刚才的几招只是最基本的!”

“我儿子果然有出息,父亲要告诉你的是,你一定记住龙克的大恩,我们全家有今天,都是他所赐的。就是以后他让你去死,你也不能违命!”

“父亲放心,儿子心中,早已经把龙克我的最亲的人。”

“……………”

终于,痛说离别之后近况后,人群向我走来。

忽的压压跪倒一片。

我赶忙扶起前面年老的平民。

“大家不要这样,我龙克何得何能受得起如此大礼。”

“龙克,你是我们大恩人,你离开后雄破院长都告诉我们,你拿出你的钱为我们买下一块地,为我们建房,使我们再也不受风霜之苦。”

“龙克,我们的活菩萨,你的到来,让我们享受到这一生都不敢想的生活。龙克,大恩人呀!”

“………”

此时我感觉到我眼中有点涂糊,看到数百人平民齐齐跪在我的前面,向我磕着头,述说着他们真诚的谢意。面对此景,我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情绪占据着我整个心窝。同时心里一片清明。为平民造福更加坚定。将来的路会很长很长。但有了此时的感觉,长路的那边好像有一盏明灯在前面指引着我,使我明白,只要全心去做,光明就在眼前。

“大家快起来,我龙克,在这里对天盟誓,只要我在,我一定要让所有平民站起来,让平民真正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看着大家没有起身,看来不用点绝的,真难让他们起来。

“大家如果再要不起来!我龙克将永跪不起!”说完,跪在他们面前。

终于在我绝招之下,平民们终站起身来。把我围在当时,这个送点儿,那个送鸡蛋的。热情的几乎让我接受不了。不多时,我手中已塞满了他们给我的礼物。正当我为难时,

突然城内一阵大乱,突然从城内再次冲出一批人来。

来者个个衣着华丽,看打扮就知道贵族。个个怒目而向,手中拿着刀枪一类的东西。向我们冲来。看样子,想向我对粗。

要是平时,平民看到贵族早就已经吓的跪在地方,或早早的跑掉。可以今天,平民们终于没有贵族面前屈服。在我面前排面一列长队将我与贵族的人挡开。

同时,女魔法师们看清来人,发出娇喝之声“父亲,母亲……”

他们急急的挡住冲来的贵族人群,贵族中的人看到自己的女儿向他们跑来,一时间也忘了向我发难,个个急忙找到女儿,与自己的女儿团聚起来。问长问短。

儿女是父母身上的肉,这句名言却是这时发生的事情的写照。

过了一会,终于贵族中的男男女女再次向我这边冲来,怒气冲冲的向我叫骂。什么拐卖贵族千斤小姐等一些罪名扑天盖地和向我压来。

同时一些贵族中的男人,向我冲来,看样子,非要和我动手,取我的性命不可。

女魔法师们急急的阻住贵族行动。向他们解释魔练中的一切。贵族对平民的岐视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摆平的,女魔法师说的香汗淋淋,可能效果不见好转,反正引起更多的贵族的更大的怒气。

他们叫骂,龙克用惑心神,把女魔法师们的心神锁住。我是色中神魔,女儿的清白都被我占去。

更有的说,我的电眼是色王特有的眼神。要挖下来喂狗。

女魔法师怎么会是他们亲人的对手,眼看就要冲过女魔法师的阻挡。

平民人群看到此时,手拉着手,怒目瞅着贵族们。只好,贵族敢上前一步。他们就会出手。决心以死来保护我。

正当我想上前站在平民的前面时。明西城内又冲一队人来。刚才还离着很远。可以瞬眼间,就到了近前。

来的人竟然是女魔法师学院的院长爱华美。

“大家住手!”声音是以雷系魔法的声波魔法发出。一下子大家将如雷一般的声音震住,贵族与平民从刚才的对视一齐向发声之处望来。

爱华美趁大家一乱之时,马上站在两队要冲突的人群之间。

“院长!唔……”

“别哭!院长来了。一切有我为你们做主。”

爱华美的柔声安扶之下,女魔法师终于停止了哭泣。

“到底怎么回来?”爱华美看着贵族一方。“你们说,这到底为了什么?”

贵族那方,此时在爱华美面前,大声都不敢出,因为他们很怕爱华美这个女魔法师的院长,显然不敢惹怒爱华美。

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连大气都不敢出。

“阿园西,你说!”

从贵族走出一个年纪五六十岁的人,一身金红嵌边红色的贵族袍。双眼眼神闪耀,很英俊,如果再年青三十来岁的话,一定迷死不少人。从他的身上散出淡淡的多彩魔法光来看,魔法实力达到魔法师高级的水平。

只见他理直气壮的向爱华美一礼道:“爱院长。龙克,拐带我们女儿和平民杂种去魔练,让我们身为父母的为女儿担心,龙克是色魔。我担心……”

“父亲,你不要太乱,女儿心甘情愿的跟着龙克去魔练的,这不是龙克的错!”丝露此时站出来说话为我辩驳。

啊,这个人是丝露的父亲。细看之下,父女的脸形比较接近。

“住口!”阿园西气急败坏的向丝露大叫,同时转身道:“爱院长,你看到了吧,龙克有惑人心神的本事,我女儿就是着了他的道。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

“对呀,为我们女儿做主呀,爱院长……”

贵族方阵的人此时大声应和着。

爱华美双眉一皱,再次用雷系声波魔法出声道:“都可给我住口。”

在爱华美的威严之下,一些贵族刚说了一半的话不得不咽了下去,因为话因为另一半的话没有出说出口,表情古怪。此时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爱华美身上,没有人注意他们古怪的表情。

“丝蒂,丽斯,你们说,到底怎么回来,你父母们说所的属实吗?”

丝蒂等一些女魔法师一口同声说,龙克并不是贵族们所说的那样的人。龙克是一个博学让人尊敬的人。他教我们许多东西。

虽然我知道她们不会说出不利我的话,但听了她们亲口说出,又一阵感动。

阿园西此时双眼转动道:“爱院长,龙克不经我们许可,就自己带着女儿们去魔练,这就是捌卖人口。爱院长身为女魔法师的院长,可要为学院。为我们的女儿做主呀!”

爱华美,轻轻的白了阿园西一眼。许久没有说话。现在城外至少数百之人。可以这时却出奇的静。

通过透世心眼,我把握住这里的一举一动。贵族们显然对爱华美有些惧怕。使他们不也轻易的向爱华美发难。

平民们,此时则全身心的保护于我。从他们怒向贵族的勇气来看,我感觉到以后魔法世界平民的无限潜力,我就怕平民不自重,任贵族打骂。甚至丢掉生命。再次回到原来那种低人一等,过着非人的生活。

爱华美,外露的气息显的平静,但平静之下似蕴藏着无限的暴发力,很有可能平静之后,就是火山样的爆发。

爱华美终于开口了,打破了,让所有人都心有余悸沉默气氛。

只见她轻轻的张开朱唇向贵族一方,道:“她们的魔练是我同意,不要忘了,当初入我学院里,在学院期间女魔法师一切,都由院长决定当初约定!”

这话如当头一棒砸在贵族一方的头门,他们只觉脑袋嗡的一声。

在我眼中贵族们,此时脸色大变,有的身体都不由的摇晃起来。

看来爱华美支持我,让他们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

正在此时,贵族们处在两难的时候。又有一件事发生了。

“龙克在哪?啊,别跑,还我儿命来!”一声怒吼暂时将贵族们的干旮解除,贵族们趁机转向向发声之处望去。

我也随着大家转头向明西城城门处看去。

这又是谁?在我眼中又出现一阵人马。为数将近百人。为首的一个人正运用内息向我这边飞暴。他的身影如利箭向我所站这处射来。

终于看清他的脸,一张愤怒变形的脸,怒气之中又有一些悲伤。我很快认识此人。是凌地血,魔法士学院的付院长。身边则跟着一批实力不凡的人。虽然不认识,看着衣装知道他们是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队伍的最后,则是一群魔法军官学院的学员。他们个个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样子像是要吃人。

凌地血此时也不管许多,听说凌古坦死在我手中之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龙克为自己儿子报仇。离我还有一段距离时,只见他口中吟咒。五个火球随着咒语出现在他前冲的身前。只见他双手一挥,五个火球,分取我的头,双肩,双足。火球飞出之后发出鸣鸣的怪异声调。

“不好,暴火术。大家快闪!”刚才与我对制的贵族们个个大惊失色,此时已经顾不得怪凌地血不打招呼就发了火系魔法中的高等魔法来。现在心里只想着逃命。“啊,救命呀,我跑不快啦。带上我。带上我……”

‘暴火术’是火系魔法的高级魔法。发出的五个火球看似没有什么威力,但五个火球却有三种特性。直取我头部的是天火,天火的火温达到几千度,能融百练精钢。

攻向我双足处是地火,别看地火温度极低,但其能量是内蕴而发,含而不露。被击中者,外表没有什么变化。但地火内蕴之热力会将五脏六府击成粉碎。

取向双肩的是才火。才火的温度虽然没有天火高,没有地火那样低,正好是天火与地火的中间温度。

如果说天火火球属狂暴高热度,它像一个个性张狂的人,那么地火火球则属于内蕴而发,它就属于性个格内蕴深而不露的人。才火则就是则狂暴又沉稳的人。

面对暴炎术,爱华美也很紧张,显然没有想到凌地血的突然出现,更没有想到凌地血招呼也不打就施出火系高级魔法中杀伤力极大的‘暴炎术’。高级魔法施展必然要有充分准备。不然,很难把高级魔法施展出来。此时面对已经攻出‘暴炎术’想挡下它,有点力不从心。

平民们此时,面对可以要他们命的‘暴炎术’,他们没有选择逃命。从他们眼神中充满着坚定可以看出他们选择的面对。每一个人提起自己有限的魔法力,希望为我挡住暴炎术的攻击。

早在凌地血出现时,通过透世心眼我就发现凌地血身上的魔法力的异样变动。因为在他发出‘暴炎术’的同时,我运运一心多用心法。用内传音魔法同时分别向爱华美,魔法士学员,女魔法师学员传音

“爱院长,请放心,这个魔法交给我处理!请你帮助你的学员以对来不及逃走的贵族给矛保护。”

女魔法师处

“女学员们听令:配合你们的院长对自己的亲人进行保护。”

爱华美感觉到到我传音中那份强大的自信,配合着自己的女学员们瞬间形成一个超大型魔法保罩,将所贵族罩在魔法保护罩内。光系魔法保护罩在太阳光下散出夺目的光芒。

魔法士处。我传音道:“男学员们听令:运起联合内息罩。保护自己的亲人。”

魔练时成果终于显现出来。他们在彼此无间的配合之下,一个大型的内息保护气墙在平民人群前面凭空出现。将平民与‘暴炎术’的火球阻挡开来。

平民们先一怔,然后露出笑容,首先自己不用去面对‘暴炎术’,更重要看到自己的儿子们将内息运转到如此程度,那一个做父母的不高兴。

我在传音的同时,我的身体早就闪到空中,迎向五个异样的火球。在我透世心眼之下,一切都变的缓慢无比,五个快速飞来的火球在我眼中慢慢斩向我飘来。

让我清楚的看清五个火球的三种不同变化。攻向我头部的火球竟然将魔法元素中的火系魔法燃释热力的频率千倍的提高,让这个火球可以产生千倍与平时的热力,

攻向我双足处的火球,则于头高的相反,它将燃释的热力放低一千倍,全部内蕴起来。虽然看着没有什么热力,但我清楚的知道,如果被它击中,那内蕴的热力半会一次性的全部爆发,如果一个人没有准备这下,一定会被烧的灰飞烟灭。

最后取向我双肩的火球则是由人体内的阳火与火属性的魔法元素共同组成的。比一般的火系魔法更难对付。

看清火球性质之后,我已经想好对策。我在空中毫无征照的停住身形,手臂在前胸处毫无规律的划动着。随着我的手臂划过空气,一丝丝如鲜血的红云出现在我的胸前。化做和种奇怪的图形……

我好像在空中做画,专注的画着和种不同的图形。对五个气势狂攻来的火球如无物。任他们向我攻来。红云瞬间将我从头到脚团团围在当中。

除了对敌的双方,所有人都被我的动作吸引,我杂乱无章的动作,在他们眼中变成让人心神动摇的神来之笔。他们感到我的动作那么自然,那么随意。让人心神清怡自在。自然与随意之中又充满着精细严密。像是欣赏世界上最精细的工艺品。一点也不自然是人工精品。

两种思法本应对立,但此时,两种对方的感觉竟然无间的融合在一起。让人的心神升华。

他们对五个凶猛攻向我的火球一点也不在乎。一点也不为我担心,忘情的融合这种奇妙的心境之中。

凌地血,此时脸色大变。原以为用‘暴炎术’将我击杀有点大材小用,此时眼前的龙克却将暴炎术巧妙的融合他的比划红云这中……

看来自己还是太低估了龙克的实力。

五个火球终于身入我身前的红云图形之中。五个火球像被什么定住似的,停在红云之中。像是特意来完成‘五日争云’的美妙图画。红云随着火球不转旋转。发着红红的淡光。几息之后,五个火球消失在红云之中。在我身形落在地上时,红云也奇迹般的消失。

凌地血神色大变。显然知道自己的攻出的魔法会失败,但没有想到,竟然被我奇迹的吸收。

爱华美也看出强大的暴炎术的火球被我用一种红色的能量转化吸收。对我的以这种方式对敌,吸收对方魔法能量举动也是心惊,她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吸收魔法的武技。低下她美丽的孔沉思着。

我运用的是小飞的兽形能量,在空中画出三创主传来的魔法符,将高级火系魔法暴炎术困在魔法符所创的空间之中。小飞的兽能量是一种变幻的能量。也就是说他可以根据施法人的意识来自由的变幻自己的属性。同而达到吸引与对抗外来能量攻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施的这个魔法符更有吸引魔法元素的能量作用。因为暴炎术再强也难逃我手。

魔法符其实是三创在创造出魔法世界之后晚年,所创做的一种魔法宓技,在魔法大陆从来没出现的一种魔法。

就其本质来说,魔法符可以施展之后可以创造一个特定性质的空间。也就是整个魔法世界小型化。

魔法世界是十种不同的魔法元素主宰的空间,那我刚才用魔法符创造的空间则是以兽形能量加入我吸收意识为主的空间。

凌地血看到我挡下他的魔法,生气的道:“龙克你是魔种,还我儿命来,你这个杀人凶手!”

边骂边向我跑来。同时,他身后的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或运起内息或运起魔法力向我冲来。

突然一人身影挡有他们与我之间。

“凌院长,请自重些。”

凌地血等人停下脚步,看向此人。

※※※

我察觉到凌地血虽然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但那已经不稳的呼吸显示出爱华美介入让心神更加不稳。

凌地血淡淡的道:“哦,爱院长,请你不要管我与龙克的事。”语气冰冷。实力弱一些的人都会打一个寒颤。

爱华美对凌地血等人的怒目而视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凌副院长。你可不要忘了龙克可是魔法大陆的特使。”

凌地血身后等人,此时脸色微变。显然忘记了我魔法特使的身份。一边是凌院长,一边是魔法大陆,让他们左右为难。一些精明的,看着凌地血表情。希望从中找到一种可行的出路。

凌地血陷入沉思,随着沉思他的眼中杀气越来越多。

“我可不管龙克是什么人,总之杀了我独子,我就不能放过他。”

爱化美低哼一声:“你可要想法后果。”

“你不要管,今天不吃了龙克的肉,喝龙克的血,我誓不为人!”

“那好,万事总有个证据。你可有证据,证明龙克是杀你和儿子的凶手?”

“这,”爱华美笑道:“没有证据就乱使高级魔法,你可知道刚才要不是龙克把你的暴炎术挡住,这里可能要死很多贵族。”

我感激的看了一下爱华美。显然这句话一招多用。一下指出凌地血暴炎术不分敌我。差点造成贵族的死伤。如果凌地血应付不了。刚引起他与贵族之间的矛盾。更重要的是说,凌地血的暴炎术轻易的让我不知用什么武技给破掉。你凌地血根本就不是龙克的对手。

凌地血这个这个老家伙怎么会听不出话中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凌院长,你要有证据拿出来,不要轻易放过龙克!”

“父亲,你怎么这样说!”阿露丝蒂生气向发话之人道

凌地血感激的年了阿园西一眼,眼神交流之中明白对方的想法。

阿园西突然说话,表明贵族支技凌地血向我寻仇。

“通士奇,你出来,向大家说说,我儿子离家时和你说过什么?”

从凌地血身后走出一个贵族军官学院学员,个子中等,眼神轻浮****,不时的向阿露丝蒂等美妇处投来。脸色苍白,显然是夜生活过多造成的。

通士奇在明西是出了名的色鬼。不少平民家的少女被他强抢糟到他的玩弄。因此所有平民都恨他入骨。可是平民与贵族不平等的待遇。平民敢怒不也敢言。

此时通士奇的出现,马上引起平民人群中的燥动。

“杀了他,杀了他这个****。”

“千杀万死的,还我女儿命来。还我女儿命来,唔~~唔~~”

还有的人,偷偷放出魔法,将通士奇击倒在地。要不是通士奇还有点本事,早就挂了。此时只见他站起身后,闪到凌地血身边。身上华丽的衣服被偷袭的火系魔法掉一大块。头发也散了,样子狼狈之极。

爱华美虽然也很讨厌他,但此时不得不出面。将平民的爆动压住了。

平民对这个爱院长,显然都很尊敬。爱院长是少数关心平民的内处贵族之一。

通士奇此时不敢走出凌地血背后。

“凌古坦在离开时和我说,,说,,他要和加库去龙克他们魔练的地方……”

凌地血抢先道:“爱院长听到了吧,我儿子就是去了他们魔练之处再也没回来。是龙克杀了儿子。”

爱华美想了想,道:“你儿子只是去了魔练场,并不意味着龙克就杀了你儿子。”

“一定是龙克,一定是龙克看到我儿子英文神武,武功高强,他就起来杀心。我一定要为儿子报仇”

听到凌地血如此说,我心里也有气,心里知道这事早晚要解决。不能连累平民。

我走上前道:“凌院长,你儿子是我杀的。但因为他对我先下手。才死在我的手中……”没等我说完,就被凌地血的话给打断。

“好呀,龙克,承认就好。我可为我儿子报仇。”

凌地血,此时双眼变成红色。这是他杀人前征照。全身散出强大的杀气。同时双手,开始发着淡淡的刀气。此时他身后的魔法军官学院的老师们,都运用自己特有的内息。打算对我出手。

显然对面向我压来的强大气势是混合在一起,但仍可以感觉到凌地血那份强大的杀气。心里暗想:能发出这样的杀气一定是身经百战所造就出来的,一点小心应付。对于战场中的杀气,我再熟不过了。此时我用一种回到战场的感觉。有时真怀念那里轮王国战场杀敌的生活。全身的血不由的加快流动。

爱华美看事情不对。“凌地血,你真不把我放在眼中了,好让看你二三十年你的千刃掌有没有进步。”话落他优美的身形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与凌地血他们相对抗横着

凌地血通红的双眼一直没有离过我的身体。

“爱华美,请你退后,不然,我凌地血可不管你是不是爱华家族的人。挡我者死。”话落,杀气中血腥味道更加浓重。

在这关键时候另外一个声音传来。

“哈哈,如果加上我,凌地血,你有几程胜算。”一个身影从空上落下,用自己强大的气息硬是闪入两方交战的气势之中。

“凌老弟,我劝你还是收手吧。”

雄破~~院长~~

“哈哈,还记得我这个老家伙”雄破在说话时放出的气息一点也没有减弱。“龙克,你不像话呀,回来了也不拜访一下我,你可知道,我可是魔法士学院的院长。你想教训学院中的学员,不告诉我这个院长,可太不把我放在眼中了。是不是人家馆饭菜不要钱,你就白痴了!”

迪克等人,感受到雄破指东骂西的本事。哈哈大笑起来,凌地血,脸以通红。没料到雄破来这一手,此时不说话也不是,说话也不是。

他只能把杀气再次提到最高,让脑中充满着强大的杀意。

“院长教训的是,我没有遇到不要钱的饭馆。我可凌地血好像知道那里有这样的饭馆。”我调侃的道

我的话再次引起一阵哄笑,女魔法师们都掩着嘴小声的嘤笑,魔法士们与平展则开怀大笑。明显不会放过凌地血这个出丑的机会。

凌地血,双眼通红。恶狠狠的道:“雄破,你这个老不死的,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我们正好做一次性的了段。”

雄破此时双眼发亮,从眼中射出一道强大的精神能量与凌地血的眼中的射出的杀意相撞。身上旧的魔法袍在强大内息促动之下无风自动。有如天神一般。

此时在所有人的眼中,雄破再不是以前那个矮小的老头,此时变的更大无比(精神上)。在雄破身上感觉到一种强者的慨。身上的魔法力与空气魔法元素相撞,发出啪啪声。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雄破的实力。一边喜来一边愁。

爱华美看着雄破突然的变化,脸上闪过一朵红云。

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师好久没看到你如如英俊了。当初,你为什么不向我求婚,只要你开头,我一定会嫁给你的,我可不管你的身份是不是平民,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凌地血眼晴此时红的就像要滴出的血液。显然雄破表现出的大魔法师等级的实力让他受到无比压力。(啪啪声是大魔法师提起魔法力的一种表现形式)

我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实在没有想到我的回来,让起贵族与平民。魔法士与魔法军官矛盾的爆发。

此时这里明西城外至少有五百多人。可是一点声间也没有。寂静的让人都不由自主的停止呼吸。只这样寂静才能显示出马上要进客的大战的紧张。

“住手。大家住手~~~”

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接着一阵急迫的脚步声从明西城内传来。

终于明西城的千名守军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包围起来。

不一会从军队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军队中走出。

我望向来人。

“是他!”

※※※

来人竟是在神药演示会场一见如故的明达加,明西城守城的先锋银星指挥员——明达加!

我自从那一次相见这后,就从心底佩服他。以我多年战争的直觉告诉我,明达加绝对是一个最坚强的战士,有头脑的指挥员。这种人在战争中往往能产生不小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明达加让我想起以后和与出生入死的战友,他仿佛是与昔时战友的形象完成融为一体。在他身上,我感觉到许久没有的战友这情。战场上的战友之情。这种感觉与迪克他们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可能是迪克他们没有与我并肓作战,没有一起出生入死的原因吧。

看样子,凌地血一点也不在乎军方的出现,他显然有自己的打算,早年就随着战神加斯出入军队,在魔法世界的军队中立下许多战功。清楚的知道明达加本人来历,虽然知道军方可能顾忌我的身份——魔法大陆特使,对自己报仇产生阻碍,但内心那位在早年在军队的傲气虽使他一步也不退让。仍然用透出强大杀意的双眼直盯着我。

爱华美从刚才爱的失态之中回过神来,看到明达加到来,微微一闪身,让出空间。对明加达能处理好此事有着加大的信心。冷静着观察事态的变化。

雄破此时,脸上微笑,随着他的微笑,身上强大的气势突然消失。他热情的向明达加打着招呼。

“啊,是银星先锋呀,你来的正好,这里的事就应你解决了。可不要偏坦哟。”

明达加来到近前微微向雄破点了点头,然后双目放光的扫视了一下再场,最后把目光停在我与凌地血的身上。

“听魔法士报,事情是由你们而起的?”

“哼,龙克杀死我儿子,我一定要找他报仇,请银星先锋不要管我的事!”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凌地血那鲜血似的双眼和气的变型的脸。眼中的神经电波能似有意又无意的向凌地传递着,是我干的,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态度。其实当我杀了两个贵族学院学生时,就注定我回到明西城一定要受到贵族方面的压力。在这种压力这下,得我是为创造新的社会制度的最好机会。

凌地血,看到那种让他受不了的眼神,更加生气,压不得立即将我个杀手。双拳紧握,内息充满在双拳之间,强大的气势再次暴发,将身体周围的空气股脑的吹散。强大的气息再次以巨浪方式一波又一波的袭来。

“停手!”明达加突然大喝个声,同时将自己的内息提起,将自己的气势化做个把利剑,将凌地血与巨浪气息斩断。

刚才还狂风巨浪,瞬眼间变的海静风平。

两个之间的强大的气息相撞作用之下,消失的于无形。

“你这是何意?”凌地血气愤的看着明达加。“不要忘了,我在军队打仗时,你还在吃奶。我的级别是金星战将(金星指军官)。”

魔法世界的军队,以军团方式存在,每一个重要地区都有个军团驻守。魔法世界共同有五大军团,分别是天龙军团,驻守与魔法世界的首都龙泉平原。天龙军团在首都驻兵,天龙军士因此个个精明强干,拿出任何一个都是以一当百的角色。天龙军团的团长名叫谆龙,是三创主之一的谆天化的后代,从小对魔武之学感兴趣。曾在魔法大陆最著名武技研究院——魔武院毕业。具说一看武技达到出神入化的界境。现在还是魔法世界魔武风云武榜的亘位前十名高手。(魔法风云武榜是分亘武榜,地武榜。风云榜排名不包括魔法大陆,魔武院,魔法院)

地火军团,驻守于魔法世界东方火云山处。此处高山靠着高山,森林联着森林。地势险要。因此是魔兽常出没之地。团长曾是魔法世界与魔士院同名的魔法院出来的人物,名字叫火递络。听说他早在三十年前可以自创魔法咒,从这一点来看,已经达到大魔导异师水平。也是魔法风云榜魔榜,亘位高手。

天水军团,驻守在魔法世界的西方,主要防守西方的魔兽攻击与观察死域魔园的变化动向。团长叫水阁啡,魔法与武技在风云榜中都可以进入都可以进入亘位。

云动军团,驻守在魔法世界的北方,这是一山区与平原相交的地方。这里盛产魔法结晶石。是魔法世界重要的矿藏之地。团长,云凌风,在五个团队中年级最轻,才40多岁就坐稳军团长的位子,他是二十年前魔武院与魔法院比武时神密出现的人物。因为他的出现,魔法院与魔武院在此之后才让外来人组队参加十年一次的魔法与武技大比武。关于他那一战,有各种说法。有的说,他将魔法院的老长,魔武院的尊者将成重伤。

别一种说法是说,他单身挑战魔法世界三强中的两强,(魔法大陆,魔法院,魔武院并称三强)虽然失败也得到两院老者与尊者得视因此取得了云动军团团长之位,但不管怎么说,他实力是五大军团团长这中最新密的一个,像他的来历一样神密。

最后海天军团驻守南方,此地是魔法世界的粮食产地。虽然可能用魔法创造一些食物。但达到这种用魔法创造粮物的水平的人不是太少。因此粮食还是以这里为主。海天军团团长是一个叫海风老者,五大军团最年长的团长。大家都称他为海老。立下无数战功,加期军少时曾受过他的指点。

每一个军团人数五十万,下设十个大队。大队的等级从高到低又分,队长,魔星战将,金星指挥官。银星指挥官。铜星指挥官。明西城处在东方属于地火军团所管。明西城因为常年与魔兽作战,因此城市里驻了一个大队。明达加就是地火军团第一大队的银星先锋指指官。

凌地血得意的看着明达加。一付官大压死人的样子让人做呕。

在我眼中明达加对于凌地血的这种污辱并没有起并点情绪变化。我在心里暗赞明达加冷静的本事,这是指挥官所具备的最要素质。

明加达还是很冷淡的道:“凌院长,我受了城守(文官)之命,对龙克进行保护,任何人不经过城市同意不得运他分毫!”

“什么?”凌地气极败坏。“胖子城守算是什么东西,也管大爷的事,他只是文官,管不到我。闪开,如果再不闪开,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我一定要龙克的命!”

凌地说完挥动双拳,提足进步,照着我前胸,忽的攻来。双拳蓄含的内息在划过一段三四足的距离直接向我冲来。

拳未到,我就感觉胸前隐含的风雷之风,和那股只有我感觉到的压力。

我没有做许何防护。凌地血这含恨的双拳,虽然很强,只要我运起内息防护罩,这招不正的双龙取珠还是伤害不了我的,他所会的内息心法。显然已经失云原来的精华。我没有运起内息保护罩。我知道我不出手,自有人帮我出手。我有一种明达加不会让我平白受到攻击的感觉。

明达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只见他双眼眯成一线,凝神上步。在凌地血双拳掠空的一瞬间,当在我面前。双拳带着内息硬接了凌地血的一招。

碰……内息相撞产生气流将周围一米的空气绞动如江水直泻一般。两个各跟数步,看样势均力敌。但我知道,凌地血占了上锋,并不是明达加不如凌地血。因为凌地血对我攻来的全是杀招。内息之中就有强大的杀意。这可不是轻易可以压抑住的。明达加虽然出手。内息也很强,但少了这一份杀意。因此微微的弱于凌地血。

凌地血狠狠的看着明达加。

“小子,你三番四次的挡我,今天连你也不放过。”说完念动咒语,看样施展魔法对我与明达加进行攻击。

明达加挡住凌地敌国之后,迅速从怀中取出一物。一块闪着三色光芒的令符。令符巴掌大小。上面嵌着三颗发着红,紫,绿三色的宝石。令符在他的手中射出三道奇异的光彩将附近的空间照亮,在我特点加强眼中神经电波能的含量之后,看楚令符上有三个龙形字体——三星符。

我发现,雄破与爱华美刚才紧提的内息与魔法力随着三色令符出现而消失。更重要的是凌地血看到此符时,刚念到一半的魔法咒语再也念不下去啦

贵族与平民都失口叫出三星符,地水军团三星符。

我很意外,但很快恢复平常心态,令符极可能是轮王国时的虎头战符一类的东西。在这里军权极重的魔法世界,令符显然是极为重要的。

明加达看着发怔的凌地血,冷冷道:“奉团长令,龙克特使为我团上宾,我军团一率不得与龙克发生冲突。”

凌地血傻眼了。没想到地火军团发出军团最高权力的三星令符为龙克保架,任他想破脑子也想不出地火军团为何这样做。按理说就是魔法大陆出来的魔导师也不会派出三星令符来。

命令一宣布,一家欢喜欢一家愁。平民高兴的为我欢呼,而贵族们则低下头,叹着气。心里一定在暗骂我正在走****运。

我终于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事情,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令符出现而结束。但那种超自然的直觉告诉我。马上将有更大的事情发生。

果然我的超自然直觉再次灵验。

凌地血看到平民的欢呼,贵族的失望。刚才被三星令符压制住的杀意,再次被这种他最不愿看到的情面而激发。他小心意意的将自己的杀意压制在心底。因为他知道,此时如果在内息中透出杀意,没等出手,就会明达加,雄破,爱化美等人挡住,再没有出手的机会。可能更要受到地火军团的严惩。

他小心意意的保留着意图。面无表情的向我走来。装着一脸友善的样子。

当他靠近的时候,我更加感觉到那份潜在的危险。我知道眼间的凌地血,虽然表面上一点敌意也没有。但内心确是虎狼。透世心眼终于捕捉到凌地血那不断隐隐增加的内息与魔法力的调动。

“来阴的!好,今天就拿你来开刀!”我一边暗想一边不动声色的微笑的迎上他。“凌院长,对于你儿子的死,我真的很抱歉”

我再次清楚的捕捉到凌地血,轻微的脸部不协调的微小变化。更证明的我刚才猜测的结果。

凌地血慢慢走到离多五步的距离处,他的眼意似有意无意的看着离我三步的距离。口中回应我刚才的道歉。

“龙克特使,那里那里,都是我儿之错…”

雄破此时终于发现凌地血说话的语气不对,凌地血是一个自负的人,除了在加斯面前认错过,再没有听说向别人认错,更重要是他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既然受到三星符的约束,也不会主动向龙克认错。

我心里很明白,凌地将会在离我三步时,向我发起攻势。

早一步发现敌人动机,是我在战场里最常用的对敌方针,看来今天再一次要用上了,我的心此时更加冷静,等他着那一刻的到来。

凌地血说着说着,两步已经跨出。

“都是我儿之错…龙克去死吧!”

暴喝之下,凌地血从刚才的友善一下子变成狂怒的杀神。压抑许久的杀意一下子从心口放出,伴随着双手之中的内息以横扫前面一切物物之势,向我攻出数十拳。

拳拳相连,息息相接。瞬间将我身体的周围一米之处都压制在拳影之下。

我看着来拳,双眼中的神经电波能以一种特怪的方式随着自己的眼神面放出,从那闪电的无数拳影之中发现拳影的真身。身形急闪的同时,双拳同样在空中化成无数拳影对凌地血发着反击。

凌地血表现出一个强手的能力,身形随着我身形的变化紧紧的跟随着,同时闪开的反攻击,再次向我前胸攻来。

瞬间,我们几个交手数百招,而且招术没有一招直接相撞。这种没有招术相撞的对决,比那种招术相交的对决更加危险。

雄破发现突变时,已经知道再也插不了手了。凌地血竟然与龙克进行近距离交手,更重要双方都是在不断的变化身形位置,使他不知如何下手。爱华美,明达加此时大惊,同样暴遇到与雄破一样的问题。只有干着急的份,一点插手的机会也没有。

他们的变化被体形观形术一丝不露的收到眼底。主要是我不想让他们插手,亲自战败凌地血,为自己在明西城里扬名机会是不会让别人插手干扰的。这点苦心我想谁也不会明白。

在我旁边的迪克等人,他们则负责起,关照现场的任务。对我取胜,他们有着强大的信心。

我也不想让他们失望,凌地敌国攻来的招术之中杀意是很强,内息也很足,但对上我,对上早已经请他入局的我,早已经注定失败的命运。

又数百招过后,我开始反击,兽形能量内息不断的增入出拳的永生剑能量内息之中,两股看似不相容的能量竟然融合在一起,黄芒之中含有红光,红光之中又透出黄芒,剌激的凌地血双眼抹糊,更重要的是我攻现来拳势一拳比一拳势重,让他身形渐渐失去灵活。这不能怪他,因为兽形能量在每一关攻出之后,离开我的拳劲而散于数米空间之中,不知不觉中在凌地血四周的形成肉眼看来出的粘稠能量带。凌地血此时就受到这样的影响。

好啦,现在是时候了。

我现出幻动的真身,照着凌地血就是一拳。这一拳给我的感觉,给凌地血的感觉都不一样。

我只感觉到时间随着我一拳而停止,兽形能量中的我的神识好像知道我要发动攻击似的,一瞬间暴发起来,将凌地血团团围住。让他动弹不了分毫,一拳直直的哄向他的前胸。

凌地血,此时像身陷极点寒冰之中,身体被一种带着血腥的能量压制的连手指都不能动弹,自己的狂大杀意竟被这股压力,完全压回体内。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将永远生活在自己杀意造就的精神世界里,害怕,一种从来没有的害怕情绪在他眼中出现。眼中的拳头,仿似唯一解脱自己钥匙。他现在好像有一处期盼被一拳击中的愿望。

眼看凌地血就要被我拳头击中,突然我感觉一股能量内息出现。在我一怔时,这股能量内息化成两股,一股迎向我的拳头,一股化成尖针的形状冲向压制凌地血的兽形能量。

我再次增加我的拳中的永生剑内息。想看看这股能量内息有多大?

碰……

这股能量终于被我大量永生剑能量内息组成的拳形击中,数少钟后,我发现这股能量挡不住我永生剑能量压力,竟化挡为退,化成光星与别一团与兽形能量作战的能量内息融为一体。在融合的一瞬,兽形能量终于挡不住两者的合力被打开了条通道。这股能量将虚脱的凌地血卷走。

我知道,我遇到强劲的对手。我对量着城外通向城内的关道…

关道上此时竟然出现数人,我不管其他人,紧紧的盯着中间那个年纪最大的贵族打份的老者身上。老者一身华丽的服饰。年纪很大,但面部却有极少的皱纹,显然看出老者保养有术。年材高大,隐约之间透出一股富贵之姿。一只手将晕倒的凌地抱在怀中。

老者也紧紧的盯着我,当我们目光相接之时,他的眼中充满着多种复杂的情绪,一时间,让我神经电波能首次感觉不到对方的情绪变化。他身上魔法光也是微微透体面出,看样子与雄破的魔法力相当。

很明显老者深经精神之术。

雄破与爱华美随着我转向望向此人。当他们看到此人时,脸色大变,从他们的惊讶的样子来看,他们竟然认识这个老者。

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不论是军队魔法士还是魔练队员此时都摆了一付认识此人的表情。

突然我感觉到魔法军官学院那方喜悦的怀绪变化。我脑海中突出现一个名字。

魔法军官学院的院长——战神加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