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山沟书画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画中人,书中影

山沟书画家 忘三川 2030 2017.09.14 07:00

  哈雷绕了大半个小荷山,钟岳从车上下来,这顾秦的车技,绝对跟开三蹦子的毛狗有得一拼。

  钟岳帮顾秦拿着花架,两人从一条山道上拾级而上,等到了半山腰,从上边望下去,在视线极限的地方,依稀可见远处城市的轮廓。

  “钟岳,你哪来的钱?”

  “你猜。”

  顾秦打开画板,看着钟岳就带了块毛毡,便笑道:“傻了吧你,这里又没桌子,你带个毛毡,铺哪里?”

  看过金农临海观崖的淡然,钟岳找了块平整的石头坐下,将毛边纸放在了毛毡纸上,眺望满山绿意,耳畔传来远近不一的鸟啼声。

  钟岳深吸一口气,笔跟墨都未拿出来,而是像老僧入定一般,盘坐在了巨石之上,想象着面前就是万丈悬崖。

  顾秦架好了画板,瞥了眼坐在石头上的钟岳,扯了扯嘴角,这货真的是……古代人吧……没手机就算了,这坐姿,不装逼能死吗?

  山间空气清新,上云之日,虽晴空万里,但没有那丝燥热,钟岳整个人都感觉是在风中飘浮着。他已经进入了系统,想要通过这层意境,再来观看金农临摹书法。

  之前进入系统精修,都是在家中,或许换个地方,能有所领悟呢。

  这回的场景,又换了,换成了一个让他很困惑的场景。

  我这是在系统中,还是在现实世界?

  “钟小友,今日状态很好啊。”

  钟岳一愣,四下一望,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他明白过来,这应该是在系统之中,因为顾秦不见了。那么,金农又在哪儿呢?

  “钟小友不必找了,老朽在你心里。”

  “……”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暧昧呢?

  “今天,执笔的是你。”

  钟岳低头,看到那张随风飘动的宣纸,下边连毛毡都没有,笔随意地放在一滩墨水上,仿佛随时都会被垂落。

  “冬心先生,石面凹凸不平,如何书写?”

  “哪有真正的平坦?即便纸放平了,你能做到真正的心如止水吗?”

  钟岳闭目,依旧未动笔。

  暖风拂过,五月草长莺飞。顾秦从袋子里那一顶草帽戴在头上,拿着铅笔勾勒着底图。见到钟岳一动不动,也是一阵无语,这人,说好采风,结果自己在石头上打盹?也好,免费模特,不花钱还这么敬业的。

  钟岳在系统之中静坐了片刻,将笔刷拿起来,开始动笔挥墨。

  巨石凹凸不平,加上还有因风吹得飘飘欲动的宣纸,让钟岳的心乱了。

  心一乱,字也就乱了。

  “看好。”

  钟岳一刹那,仿佛自己的手不受操控一般,开始在原先那一笔的基础上,开始缓缓地动起来。一般看帖,从来没有从这样一个角度,让钟岳看得更加细致了。

  “书法,从来都是随心而书,随意而为,太过刻意,那就假了。”

  吾心即吾笔,纸上的五个字歪歪扭扭。

  一阵风吹过,纸飘然而落,巨石之上的几个字,渗透其上,显得古朴有力。

  “总会留下什么痕迹的,那你又何必在意纸上留下了什么呢?”

  “石上的字,日晒雨淋会消失,但是白纸黑字,可长存。”

  金农的声音再次响起,“长存,又是多久?你是为书而书,还是为心而书?钟岳,言尽于此,吾归矣。”

  场景变得一片漆黑。又回到当初那条漫漫长道。

  钟岳退出系统,起身伸了个懒腰。

  “你这采风真是惬意啊。”

  钟岳回头,见到顾秦拿着调色板,在画架上抹着颜料。他拿起书包,将墨水倒在小瓷碟中,慢慢将系统送的那支笔浸润。

  “有钱装修,没钱买墨水啊。”

  钟岳笑道:“你话痨啊。”

  顾秦甩过去一个大白眼,将心思收回到自己的画作之上。两人相隔二十几步远,沉浸在各自的创作之中。

  系统产出的笔,果然极佳,除了无可挑剔之外,对于笔力的控制,钟岳明显感到了一丝精进,甚至他都能感觉得到,劣质的墨水,在笔毛之中的流动。

  一张毛边纸,根本承受不住钟岳厚重的笔力,直接被大笔划拉开来。

  吾心即吾笔。

  钟岳长舒一口气,有了毛毡垫在下边,书写起来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至少笔不会把纸戳一个窟窿。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岳感觉到自己脖子痒痒的,伸手去挠,却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混蛋,你干嘛!”

  钟岳一回头,看到退开好几步远的顾秦,有些无语,“没事你鬼鬼祟祟地站在我身后干嘛?”

  “饿了。”

  “你可真是千金大小姐啊,书包里有泡面,自己啃着吃吧。”

  顾秦无语,“你就不能带点能吃的吗?”

  “爱吃不吃。”钟岳也坐得久了,起身转了转脖子,“你画得什么啊,我看看。”

  然而顾秦快人一步,先将画板盖上了,“我这远道而来,你不打算请我吃点好的?”

  “煮泡面?”

  “……”顾秦就差拿画笔往钟岳脸上划拉过去了,“能不吃泡面吗?”

  “那就泡饭吧。”

  “……”

  顾秦摘下草帽,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算了,上次答应请你吃饭的,走吧。”

  “不采风了?”钟岳这刚刚写得有些感觉,要回去还有些意犹未尽。

  “一天又画不完,明天再来就好了。”顾秦将调色板收拾好,“说吧,想吃什么?”

  “想吃泡面。”

  “你!你是大白痴嘛?我说了我请,还泡面泡面!”

  钟岳耸了耸肩,“省得再麻烦了不是。”

  顾秦笑不露齿,“你是说,我请你吃饭,还给你添麻烦了是吧?”

  女人的微笑,往往有很多的内涵。

  “你生气了?”

  “我不生气。”

  钟岳心头一凛,不生气你绷着个脸干嘛。

  “行吧,你想请我吃什么?”

  “白痴!”

  两人下了山,顾秦头盔一戴,将画板背到身后,“你吃泡面去吧!我走了!”

  哈雷油门声轰轰直响,一溜烟跑出十来米,忽然停了下来。

  钟岳慢悠悠地走过来,不明白顾秦丢下他,为何又停了下来。

  “怎么,良心发现了?”

  “我……我车没油了……”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