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昙无竭之西游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佛寺重光畅谈妙法 柳城改造描绘蓝图

昙无竭之西游传奇 黑山愚公 5493 2017.04.21 19:58

  一晃儿三年,北魏天兴六年(公元457年)秋日,重修的龙翔佛寺在一片废墟中拔地而起。巍峨雄伟的殿堂,庄严宏大的道场,高耸入云的宝塔,金光灿烂的佛陀,让古刹焕然一新,远胜昔日。僧人们各个奔走相告,喜笑颜开,百姓们闻风而来,流连忘返。中秋节的前一天,无竭得到朝廷通知,文成帝拓拔濬由于圣躬违和,委托冯皇后来参加龙翔佛寺的竣工庆典。营州刺史元景、柳城郡守姚扬率领军政官员早早前来等候。上午巳时刚到,远远见山下旗旄飞动,一队长龙般的人马逶迤而来。不一会儿,前哨大内总管太监已到山门之前。众人忙俯伏路旁,不敢仰视。两队军兵甲胄鲜明,持枪列队,在前方开道,一群内侍各执旌旗,趾高气扬,紧随其后。十几辆香车站定,一阵阵香风吹来,只听得衩环响动、玉佩叮当,在众多如花似玉的宫女簇拥之下,冯皇后走下凤辇。只听得众人贺道:“臣等恭迎皇后大驾!祝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无竭则恭立路旁,双手合十,向冯皇后施礼:“贫僧昙无竭恭迎皇后圣驾!”

  冯皇后略一颔首,说:“大师免礼!”

  营州刺史元景说:“请皇后娘娘移步寺内,法眼观看,若哪些地方有不合圣意之处,尚可及时修补。”遂与姚扬引着冯皇后一行,一殿一殿、一院一院地仔细察看。无竭见冯皇后这位女同乡虽花容依旧、光彩照人,但昔日的冯贵人已升为皇后,言谈举止中似乎平添了许多威严,便不再刻意近前,只是不即不离地跟在后面。

  待走到僧人们住的寮房内,冯皇后停下脚步,轻声唤道:“昙无竭,大殿建得这般雄伟壮丽,为何僧人们住的这样简陋清苦?难道是朝廷的银两不足吗?”

  无竭趋步向前禀道:“启禀皇后,大殿修的宽大庄严,为的是安放佛陀法相、菩萨金身,不宽大不足以彰显佛门之恢宏、佛法之无量也;寮房修得简陋清苦,为的是让僧人们持戒修行,不忘众生之苦难也。其实这已经很奢侈了,皆托皇上与皇后的洪福,无竭已常感不安。朝廷所拨银两,尽由郡司支出,当绰绰有余。佛寺得八方捐助,尚有一些可用之资,贫僧欲增添一些经卷,以藏佛门之宝。”

  “好!这个想法很好!大师取经于天竺,理当弘法于天下,增加些经卷是应该的,朝廷可再拨付些银两给你!”冯皇后听完无竭的话,十分赞同地说。

  看罢重建工程,冯皇后极为满意,表示要回去奏明皇上,对营州刺史司、柳城郡守司进行表彰。元景将军诚请皇后去行营用饭,并说已准备多日,水陆俱备,还算丰盛。冯皇后一摆手婉言谢绝,她转向无竭问道:“寺院中就没有斋饭吗?”

  无竭忙说:“斋饭是有的,倒也洁净。只是皇后千里迢迢,不辞辛苦,到这里来滴酒不沾,只用些斋饭,让我等其心何忍?”

  冯皇后一笑说道:“今日我来佛门,理当遵规守戒,敬佛食素。元景将军和姚扬太守可领众人去行营用餐。我就在这里用些斋饭,有些话还要与无竭大师聊一聊。你们先过去吧!”元景、姚扬等人闻声退出,率人马回行营用饭去了。

  无竭命僧人重置杯盘,给冯皇后奉上一杯龙山苦茶,摆上几样龙山干鲜果品,恭请皇后品尝。冯皇后饮小半杯苦茶,又拣起几颗杏仁,对无竭说道:“这苦茶和干杏仁对我来说太亲切了,仿佛让我回到了童年。小的时候曾随父亲来过佛寺几次,昙真长老给我们沏过苦茶,那时候喝一口就吐了,觉得很苦。可现在喝起来口感真的很好,苦是苦了一些,但苦中有甜,就好比是人生啊!”

  无竭见冯皇后有些感慨,也随口说道:“人生在世,自己苦一些并没有什么不好,你会给别人带来甘甜;可你自己的甘甜享受得多了,就会给别人带来痛苦。”

  冯皇后一听感叹道:“大师说的极有哲理,但世间有多少人能悟透此理?一味追求个人甘甜者多矣!”

  说话之间,僧人端上来几盘青菜,一盘豆腐,两碟腌制的小咸菜,一盆小米粥,一盆荞麦饸饹,几样用刺玫花、小米面、糜子面打制的月饼。

  无竭亲自给冯皇后盛上一碗小米粥,端过一盘月饼,对冯皇后说:“龙山的小米天下无双,从西汉以来就是贡米。我在天竺的时候才知道,只有三部天竺的贵族们才能吃到它。皇后是家乡人,就先喝碗龙山的小米粥吧!这月饼的原料,是最好的龙山小米和龙山黄米的两合面,加上天然的甜叶菊花,新采的刺玫瑰花,新摇的龙山香蜜,用龙山天龙溪的泉水和面,经九道工序精制而成。是千百年来龙城人民的节令佳品,也是历代王朝皇宫里的佳肴美食。皇后若是不来,我也会专门制做一些送到平城去,让您品尝一下故国的美味!”

  冯皇后听无竭一说,兴趣大增。又见盆盘碟碗均十分洁净,几样素菜虽然平常,但色泽淡雅,清香诱人,因此十分高兴。她说我入宫多年,过去在闺中时家境也很好,但从未吃过这么清淡可口的饭菜,不知是何道理?

  无竭回答说:“松柏长在沃野之中,未必会成参天大树,或者其形不整,或者早早夭折。而若生在岩石之旁,虽土地瘠薄,却能够迎风斗雪,展千百年英姿,愈老愈健,直接云表。做人何尝不是如此?长期饮食清淡,自会头清眼亮,身轻体健,寿可百年。如饮食过于油腻,久而久之,必心志衰弊,身体臃肿,百病齐发也。”

  冯皇后说:“大师借物比人,言之有理。但长期食素,营养何以为继?”

  无竭说:“精肉美食,固然营养丰富,但取之过度,岂非生害也?斋餐素食,虽清淡无香,但却营养俱全,于身心多有益也。况人生在世,活着只为‘追求’二字,饮食只是维持躯体的必须,维持得好一些、长一点才是目的,才能实现你所‘追求’的梦想。真正人体生存的养分不仅在物质,而主要在精神、在情绪、在心态也。想佛祖当年住世的时候,清苦异常。日进一粥、树下一宿,历时七七四十九年,讲经说法,游遍天竺,但他涅槃的时候,已经八十岁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具备大智慧心、大光明心、大慈悲心、大正觉心、大欢喜心。他的心里只想着普度众生。因此他虽清苦但他乐观,欢喜,豁达,宽广。相反那些整天大鱼大肉,吃遍山珍海味,一门心思谋求自我的豪门贵族,得高寿者能有几何?贫僧这一番话,只不过据实讲来,还请皇后不必介意。”

  冯皇后说:“大师的这一番话,的确让我受益非浅,明白了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想我们冯氏家族曾贵为国主,父亲归顺大魏以后,也做过秦、雍两州的刺史,可谓荣耀到了极点。但是燕国灭亡以后,祖父去世,不久父亲又被害,我们这个家族又跌入谷底。那时候我虽很小,但也觉得世事无常、红尘难料,曾经想出家为尼。是姑母在无奈之中收留了我,让我因祸得福,走到今天。当今皇上虽钟情于我,但我却一点儿都不留恋皇室,经常想着遁入空门。今天听了大师的话,始觉如梦方醒,真想拜您为师,每日里晨钟暮鼓,青灯古佛,安度此生,岂不更好?”

  无竭说:“皇后此言不妥。岂可拜贫僧为师入空门为尼?人从往世来到今生,虽千种分工,万般所为,但皆有定数和因缘也。佛讲普度众生,人皆可以彻悟,但起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比方说大家都信佛,都想为佛门做贡献,当厨师的只能多炒几样好菜,让客人吃了高兴;做艄公的想着多摆几趟船,让渡河的人早点过去;入沙门的尽量多传播佛经,促使众生早些觉悟。而您呢,贵为皇后,母仪天下,可谓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与那些常人是不同的。如汉高祖之妻吕雉者,能够篡皇权,乱社稷,动刀兵,致千万人丧生;如汉和帝之妻邓绥者,也可以扶幼主,安天下,稳后宫,驱乱贼,使国家中兴。以皇后出身之显贵,家学之渊博,资质之贤淑,见识之高远,必能为国家、民族做一番大事业也。”停顿了一下,无竭给冯皇后斟上一杯新茶,又接着说:“比如说这次重修龙翔佛寺,如果不是皇后从中力主,哪有这般顺利的事?今后贫僧在此讲经弘法,设坛收徒,免不了与地方官府有些往来,还望皇后垂顾。”

  冯皇后说:“我们冯家世代礼佛敬禅,出些力那是一定的。这几年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大燕国虽然灭亡了,祖父和父亲也都去世了,当年的龙城已改称柳城,划归营州管辖,作为一国京都的龙城已经不存在了。但是龙城的乡亲们还在,龙城的皇宫旧址还在,特别是刻在脑子里的那种对故国的怀念还在,并时时折磨着我。每次我一入梦中,就会出现祖父和父亲在龙城时的样子。龙城的那种繁华、高贵已溶化在我的血液里,永远都不能忘怀。因此我这次来,一是好好看看这座佛寺,二是想再把龙城建起来,盖一座像样的殿宇,让龙城恢复往日的繁荣。不然的话,我这一生都不能释怀。”

  无竭说:“龙城虽非京都,但仍是北方重镇,摄六胡而面中原,跨四水而成一统,其地位仍不可替代。皇后有这个想法甚好!这也是当今朝廷应做的一份功德。当年大魏兵伐燕国,高句丽贼兵放火焚城,武帝拓跋焘也难辞其咎。如果能把它重新修建起来,也是对百姓的一种补偿。不然这块风水宝地沦为废墟,就太可惜了!”

  冯皇后说:“大师赞同那就太好了!我看只有您见多识广,具备重新规划设计的才能。就烦大师再付些辛苦,做出一个方案来送给我看,咱们以后再慢慢商量。”

  无竭说:“那就多谢皇后的信任。我也是龙山人,贫僧当义不容辞,尽快草拟方案呈您御览。”

  当日两人谈得十分融洽。冯皇后带兴而来,载兴而归。临走的时候,还特地向无竭索要了一些龙山特产,说带回去也请皇上尝一尝。

  冯皇后留下来的这个任务看似随口一说,却让无竭大犯踌躇、费尽了脑筋。他想起来就画,画好了又撕,折腾了半个多月,搞了三、四套方案都不遂心。原因是龙城曾经是国都,宫殿的规格和样式均代表皇家,过去那种雄伟和华丽程度在当时的中国是独一无二的,想完全恢复是不可能的,就是局部搞的太像了,也有僭越杀头的危险。但是如果按普通州郡那样修建,无竭又不太甘心。怎么样才能避开当今朝廷的忌讳,又能让冯皇后心满意足,使百姓安居乐业呢?无竭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师兄无病和弟子们见无竭如此苦思而导致寝食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也根本帮不上忙。倒是女弟子舍得的一句话提醒了无竭,让他的思路豁然开朗。

  原来当无竭这几天忙着设计的时候,舍得带着张老员外的口信回来了,说佛经已经刻了六万多块,请无竭抽工夫过去观看,并随车运来一尊石雕的巨型弥勒佛像,以表达老员外对佛寺重光的心愿。

  舍得见师父有些憔悴,不觉心疼,又见寮房里散放着好多张没有画完的图纸,有的画了一半,有的画完了被揉成一团扔在那儿了,便问师父画的是什么?

  无竭脱口而出:“我在画龙城啊!当今朝廷想重修龙城。”说完又后悔了!不该让弟子们知道,因为此事尚不一定,不知是福是祸。如果是祸就自己一个人扛了,何必让弟子们跟着吃瓜落?

  没曾想舍得看了也脱口而出:“师父!这哪是龙城啊?那一年我们在海上的时候,你不是告诉过我,龙城是什么样子的吗?还说那是座仙山呢!”

  无竭一听,即刻恍然大悟:“对呀!我何不避开现实,设计出一个梦中的仙山琼阁,一个人们心中的世外桃源,一个文明古国的东方佛都啊!”于是他思路豁然开朗,设计灵感顿生,思如闪电,笔走龙蛇,按照海市蜃楼中的幻境,揉进了天竺佛城那兰陀的风格,把龙城的重建归结为建一座佛山,筑一座佛塔,修一座道场,栽一片菩提林,引一条护城河,挖一塘莲花湖,修复城关四片老民居,开垦郊外十万亩水浇田,使之阡陌纵横,街路归方,让龙城变为众生的乐园。不一日的工夫,草图设计完毕,并附注有详细的文字说明。

  舍得见了拍手叫道:“太像了!太像了!太像我们在海上见到的龙城了!只是缺少一些走动的神仙。”无竭接过来说道:“等建完了,百姓们就是这里边的神仙!”说完师徒二人会心地笑了。舍得向师父投去极为敬佩的目光。

  无竭把设计草图定名为“柳城改造示意图”,送达冯皇后参考。冯皇后看过之后笑了:“大师倒是聪明过人,深藏不露。提出柳城改造重建,理由也还充分。只是这建佛山修佛塔,打造东方佛都,这样提合适吗?”

  无竭说:“不提重建龙城而说改造柳城,顺朝廷而得民心,皇后上折可以名正言顺,免遭非议,在故国京都来建造佛都,稳社稷而利众生,皇上可以拢万民而安天下,皇后可以告慰祖先而彰显贤名,正可谓公私兼顾,心到佛知,一举数得也!”

  冯皇后赞道:“好一个心到佛知!我明白了大师的深意!”即刻亲上奏折,请文成帝拓跋濬御览。拓跋濬阅后非常慎重,密召营州刺史元景和柳城太守姚扬商议。

  元、姚二人在龙城任职已经几年了,对焚毁以后的破败景像非常清楚,也深深了解广大百姓的呼声,于是一致认为柳城乃北方重镇军事要塞,东北经济和文化中心,修复城垣,改造街市,让黎民休养生息,使老城日益繁荣,乃巩固边陲之必需,稳定社稷之大事,冯皇后所提出的建议并无私心,乃是替国家着想之美意也。

  文成帝闻言大喜,即朝议批准。但明确应以城垣、民居、街道、河流、农田、林地整治为先,佛山、佛塔建设在后,并着即由柳城郡守司负责实施。至此从北魏和平元年﹙公元459年﹚开始,龙城改造工程全面启动。中间由于皇室人事更迭,朝廷无暇旁顾,曾经一度耽搁。后经冯皇后直接过问,才又坚持下来。断断续续历时二十多年,直到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公元485年﹚,城区改造才告结束。此时冯皇后已进为太后,临朝摄政二十年之久了。但她仍念念未忘心中的夙愿,终于按照无竭的设计,在原来北燕皇城和龙宫的旧址,修建起一座佛塔,直接取名为“思燕佛图”,毫不掩饰她对家乡故国和祖上亲人的怀念,以及对佛教的信仰。塔高八十五米,为土木结构七层八角歇山式建筑,塔的四周与殿堂相连。每面殿堂均有十一间,为僧侣们坐禅诵经的场所。佛塔与殿堂之间有三米多宽的过道,可以供人们绕塔礼佛。

  塔的后面建有三座佛殿,依次为天王殿、大雄宝殿和藏经楼。塔身之上雕满了佛像,大的有三米多高,小的不足盈寸,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寺院的四周建有围墙,围墙的四角建有角楼,围墙雄伟宽阔,上面可以行人。塔内挂有灯笼,殿堂四面修有照壁。晚上月亮上来,灯火点起,僧人们在塔中或墙上行走,直如天人一般,与无竭在海上看到的景观别无二致。龙城的莲友们都把它称之为佛图仙阁,焚香礼拜者日甚一日,使它与龙翔佛寺一起,成为东北地区的佛门圣地。从而也让古都龙城实现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一跃变成了东北亚地区佛教文化活动的中心,此是后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