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朝露年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当头棒喝

朝露年华 蒲月三槐 2150 2017.09.14 05:21

  一年十班。

  自九点起,班上陆续有新生起身交卷。

  宋昭清楚,这些交卷的考生自然不是因为完成试卷游刃有余,剩下大把的时间无所事事。

  恰恰相反,他们已经放弃了。

  当一套试题中有一两道吃不准的题目,考生往往愿意在题目上花费时间追求完美,可如果无从下手的难题比比皆是,考生反倒不愿继续答题。困惑与无助让考生陷入绝望,变得自暴自弃,进而对丢分麻木不仁。

  都已经完蛋了,都已经千疮百孔了,还继续下去做什么?

  干脆破罐子破摔!

  于是,一套套未完成的试卷被丢到讲桌上。离开教室的考生犹如噩梦初醒,或慨叹,或自嘲,或者索性把考试的事抛到九霄云外,找认识的同伴说说笑笑,以至于在十班监考的班主任侯彪不得不几次推开教室的门,把在楼道喧哗的交卷考生统统撵走。

  坐在教室前排的宋昭被桌椅声、走动声、以及整理试卷的噪音搅得很是烦躁。然而更让他烦闷的却是眼前试卷上的题目——

  那种不得不在试卷中寻找会做题目的窘迫感,以及对于自己给出答案的质疑,让宋昭想起了春岚杯数学竞赛的复赛和决赛。就算是点招考试那以困难著称的笔试题,也没能让他如此狼狈。

  这题,就特么不是人做的!

  宋昭在心中暗暗咒骂。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不到一刻钟,教室里剩下的人不足一半,和试卷上答出的题目比例倒是相去不远。

  那个告密的小贱比,现在恐怕早就哭晕了吧?这样的考题,没有经历过春岚杯一类大赛洗礼,连点招考试都无法通过的普通新生,心态想必早已崩溃,更何况她还想借此考进重点班!

  事实上,就连宋昭自己都有种想要提前交卷,快快解脱的冲动。不过,想到和母亲的约定,以及自己实验班优等生的身份,宋昭心中就涌起一股优越感,正是这股优越感支撑着他,让他没有放弃寻找能够下笔作答的地方。

  就算找不到会做的题目也要坚持到考试结束,这才是优等生的姿态!更何况,说不准多蒙出一道题就是几百块零花钱哩!

  教学楼走廊另一端,一年一班,教室里同样空出了座位。

  不过,与十班不同,一班空出的座位不过屈指可数的几个,绝大多数人仍在教室里奋笔疾书。

  匆匆瞄了眼墙上的时钟,坐在窗边的何率擤了下鼻子,用最快的速度在试卷最后的作文格纸上写下潦草的句子。

  没有时间构思,没有时间推敲,没有时间修正。

  何率只是埋头狂写,拼命要让试卷上的文段越过标有数字500的那条线。他的心跳得飞快,脑子里的一个声音不停地叨念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自己写下的文字,是何等的丑陋和不知所云,何率想都不愿去想。老实说,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这篇所谓的“作文”究竟写了什么。

  与之相比,五分钟前已经写完作文的崔洋倒是一副淡定模样,坐在椅子上抖起了腿。他翻弄着桌上的试卷,看着比比皆是的空白和那些自己都觉着不靠谱的解答,脸上挂着惨兮兮的苦笑。

  此时此刻,崔洋已经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做,即便交卷也没有问题。只是不知为何,他就是坐在椅子上,站不起身,只想盯着那些空白发呆。

  崔洋身旁的高松誉脸色凝重,左手撑住额头,右手在作文纸上停停写写,不时侧眼瞟向左腕上的电子表。终于,在文字填满标有数字500的一行后,少年的两道剑眉略微舒展,轻轻舒了口气。

  教室前方,邵子薇的试卷被翻弄的哗哗直响,不时引来周围愤怒的视线,少女却全然不知。

  明澈的桃花眼飞快地扫过试卷上的阅读文段,翻页,而后便是签字笔与试卷碰触的沙沙声,如此反复。

  邵子薇右后方,杨璐的脸胀得微微发红,脑门上细腻的汗珠依稀可见。她轻咬红唇,笔尖在方格里留下的文字也失去了原先的工整秀丽,变得有些潦草而凌乱。

  杨璐身后不远处,一向活泼自如的梁欣悦仿佛换了个人,稚嫩小手紧握的圆珠笔写过作文纸上标有400的一行,乌黑的双瞳闪动着紧张与不安。

  “距离考试还有五分钟时间,请同学们检查一下封面上的考生编号是否填写正确。考试结束后,请所有同学务必立即合上试卷,放下手里的笔,安静坐好,等待收卷。重申一遍……”

  邹钧利的话在教室回荡,引来考生们一阵唏嘘。

  “草……”

  “可恶……”

  “就特么五分钟了!!”

  伴随着依稀可辨的低语,考生们面对着大片空白的作文纸,急得面红耳赤,抓耳挠腮。然而,多数人笔下未有半刻停歇,作为各自小学的佼佼者,优等生的自尊在刺激着他们心灵的同时不允许他们有一丝懈怠。

  考场如战场,考生如战士。

  战斗,必须到最后一刻!

  不幸地是,对于大部分战士而言,试卷上的空白已然残酷地宣告,这场恐怖的战斗败局已定……

  终于,随着楼道里一阵清脆的铃音,邹钧利和女监考老师同时起身。

  “好了,语文考试到此结束,请同学们立即合上试卷,放下文具!”

  邹钧利严肃的嗓音在铃声中依旧十分清晰。

  “同学们,该交卷啦。时间比较紧张,许多同学都没有完成全部题目,这很正常,要是因为违反考场纪律被取消成绩可就得不偿失了。”

  女监考老师平和的劝诫让不少考生冷静下来。

  邹钧利站在讲台上,扫视全班,见考生们均已停笔,朝同事点了点头。

  慈眉善目的卷发女监考这才开始一本本收取试卷,邹钧利则留在讲台上监督其余考生,不叫他们偷偷答题。

  “下一场数学将在十点半准时开始,大家利用这二十来分钟时间调整好状态。记住,考过的科目已经过去,不要让它影响到新的科目!”

  见同事收起最后一份试卷,邹钧利嘱咐道。

  两位监考老师离开考场的一瞬间,教室里立即炸了锅。

  “卧槽——”

  “跪了跪了!!”

  “我特么连一半都没做出来——”

  “作文才写了两百字不到就收卷了……”

  “尼玛没法活了!”

  “那古诗默写全是没学过的,真是醉了!!”

  “噩梦啊噩梦,一定是一场梦——”

  ……

作者感言

蒲月三槐

蒲月三槐

情报志:中都八中初中部又称“八中分校”,位于中都市CN区学府巷19号,距古井口地铁站约800米。

2017-09-14 05:21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