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再造天朝上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参领来访是福是祸

再造天朝上国 岸上渔人 3482 2017.04.21 20:02

  一晃三天,京城沦陷的消息已经传到上海,满城风雨。

  释龙坐在江南银行的办公室里,怔怔的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那地图是他仿着笔记本电脑里的地图,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画完。虽然不慎精确,但比这个时代大多数的地形图要完整的多。

  自来到这大清朝以来,释龙就被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环绕。一路看着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被洋人蹂躏,被自己人糟蹋。直到这一天终于来临,京城被破意味着大清彻底被打败,而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天会发生,却只能当一个看客。

  当一个穿越客的感觉可真不好啊,以前看过的那些穿越网文里穿越的人各种叱刹风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怎么落在我释龙身上偏偏只有大写的无奈呢?

  沈荣走进来,也是满脸阴郁。他看着在地图面前站了半个多时辰的释龙,叹了口气。旋即挤出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笑容,对着释龙扬了扬手里的信:“哥们儿,杨全仁来信,二百两拿下了京城的那家全聚德。咱们这样算不算发国难财?”

  释龙扭过头来,眼神空洞。沈荣咽了口口水,干笑一声:“是买下来,地契已经到手了。”

  释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咱们还得感谢英国人和法国人啊。”

  两人正相顾无言,马三贵急急忙忙闯了进来:“少爷,李参领来访,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沈荣与释龙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李参领平日里与胡光墉走得很近,银钱调集大都通过阜康钱庄,沈荣前段时间去拜访吃了个软钉子,没聊一会儿就被人客气地送客了。却不知现在找上门来是什么情况。

  二人赶紧往外去迎接,李参领虽然不是地方父母官,但现在上海的兵权都在他手上,怠慢不得。释龙特意检查了一下帽子,边走边摸后面的假辫子,被一个朝廷命官发现自己的没有辫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到了门口,果然一辆双驾马车停在门口,一个三十多岁身着官府的中年人已经下了马车,身边跟着四个佩刀护卫。那中年官员头上顶戴花翎,一张国字脸上颧骨突出,颇有威严之色。见沈荣二人迎了出来,面上露出了少许笑容。

  沈荣快步走上前去,离得还有四五步远便停下,躬身一揖,说道:“参领大人光临本店,沈荣消息迟钝,有失远迎,还望李大人恕罪。”

  释龙跟在身后,与沈荣一同躬身施礼,心里琢磨着这李鸿章不请自来,怕没有什么好事。

  李鸿章哈哈一笑,也是躬身一礼:“李某突然到访,扰了沈老板的清净,该要请沈老板海涵才对。”

  沈荣眼角直跳,这李大人好歹也是从四品官员,跟他一个小小商人这么客气,却是让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他口中连道“不敢当”,等到李鸿章起身了,他才也直起身来,侧过身给李鸿章让开路,伸手说道:“李大人里面请!”

  李鸿章回头对那四个护卫说道:“你们就留在外头,莫要挡在门口,惊扰了沈老板的生意。”

  沈荣赶紧说道:“这怎么使得,四位将军也进来吧,可以在里面稍作休息,喝口茶解解渴。”

  李鸿章微微点头,暗道这沈老板年纪虽然不大,处事却是周到。他摆了摆手:“无妨,军中人没那么讲究,就让他们在外面等我吧。”

  沈荣见他坚持,只好点头称是。便与释龙引着李鸿章进去了。

  两厢坐定,沈荣亲自给李鸿章上了茶,见他喝完眉头舒展,心中稍定。

  他向李鸿章介绍到:“这位是我们江南银行新的总管,平日里替我出谋划策,于银行事务颇有心得。”

  释龙赶紧拱手道:“学生释远方,见过参领大人。”

  李鸿章微微一笑:“远方之名,早有耳闻。两位都是年轻一代翘楚,将这江南银行打造得令人侧目啊。”

  沈荣二人连道“岂敢岂敢”,心里都在琢磨着李鸿章看起来心情不错,也没作什么颜色给他俩看。但他毕竟与阜康钱庄牵扯颇深,却不知跑到这个死对头这里,打的什么主意。

  几人互相客套了一阵,沈荣觉得该要提提话头了,放下茶杯问道:“不知大人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驱使要我江南银行来做?”

  李鸿章摸了摸下巴,说道:“沈老板说驱使就言重了,不过我确是有些事情需要沈老板帮忙。”

  沈荣忙道:“能为李大人出力是沈某之福,李大人尽管提,沈某能必当尽心尽力。”

  李鸿章看了看沈荣,露出欣赏之色,喝了口茶道:“这件事情,本参领思来想去,恐怕只有江南银行能做到。”

  沈荣心想来了,看了一眼释龙,见释龙已经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赶紧说道:“江南银行若是能与参领大人做生意,那真是荣幸之至。”

  李鸿章心想好小子,还强调要与我做生意,怕我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是吧?面上却不动声色:“这次却不是与我做生意,而是与两江总督曾国藩曾大人做。

  想必你二人也知道,总督大人受朝廷委任,督办江南、皖南军务,围剿太平反军。然何桂清无能,导致苏州、常州等重镇落于敌手,若非我提前分兵上海,恐怕上海也已经陷落。这几座城均是江南富庶之地,府库充足,太平反军攻下之后得了很大的助力。

  总督大人率湘军远道而来,一路连克安庆、桐城,如今眼看就要合围天京,却是损耗严重,军中粮草兵器多有不足。”

  听到这里,沈荣算是明白了,李大人这次是借钱来了。但他们银钱一事一向是找胡光墉解决,这次不知为何找到他沈荣。

  当然,这种事情都是在台面下的,说不得。沈荣只好问道:“朝廷兴兵伐太平逆贼,没有调拨钱粮吗?”

  李鸿章叹了口气:“之前供应虽然紧张,但一直都是有调拨的。只是如今京城陷落,皇上远避热河,朝廷事务运转几近停止。总督大人连发急报,得到的回应却是漕运被阻,粮草暂时无法从北方运送过来,让总督大人自行解决。”

  沈荣点点头:“可这江南最为富庶之地都已经陷落,总督大人也是无法可想,所以李大人才找到沈某?”

  李鸿章说道:“正是。粮草一事还好,能够就地征集,多多少少能够撑一阵。但兵器,尤其是火器,是无论如何也要拿出真金白银去买的。洋人的仓库里屯着一大堆,但是不见银两是一发子弹都不会给我们。”

  沈荣问道:“却不知总督大人此次需要多少银两?”

  李鸿章缓缓说道:“初步估算,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万两。”

  沈荣与释龙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快要赶上大清全年的军队用度了!这一百五十万两出去,江南银行的库银要去掉小一半。之前虽然吸纳的存款大幅上升,但因为贷款利率降下来,相当一部分已经借出去了。再一次性借出去一百五十万两,会将库银压缩到逼近准备金红线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朝廷已经被打垮了,这钱借出去还能不能收回来,实在不是一件确定的事情。一不小心,这笔款子就要成为烂账。这么巨额的烂账,是目前江南银行无法承受的。

  两人低头沉默良久,释龙开口道:“李大人,实不相瞒,现在让江南银行拿出一百五十万两白银,颇有些勉强。但江南银行还有一项业务,却是可以代发债券。只要总督大人肯以官府的名义发债,相信不需要多长时间,便可以筹集到足够的银两。”

  李鸿章说道:“哦?愿闻其详。”

  释龙看了看他,见他似乎真的感兴趣,便解释道:“总督大人只需要发出公告,写明由江南银行代为筹集银两,并承诺归还日期,以及约定利息,江南银行凭总督大人公告在全国范围以字据形式出售债券。

  债券的利息一般是年息四分左右,如此一来,不仅可以筹集到足够的银两,还能够为总督大人省去一半利息。”

  李鸿章眉头一耸,眯了眯眼,问道:“听你说来,这债券确是个好东西。然而,不知江南银行多久能够售出全部债券,筹集到足够银两?”

  释龙犹豫答道:“这……我等却也是第一次发债券,虽然准备充足可确保万无一失,但发售的速度现在委实难以估算。释某估计,债券对外出售开始,少则半月,多则两三个月,应可以筹足。”

  李鸿章脸色微沉,说道:“远方怕也是没有把握吧?如今军情紧急,若是半月倒也勉强来得及,若是两三个月,那可是要误了大事。这事不用回禀总督大人,我这边就不能接受。”

  释龙与沈荣对视一眼,知道这事情有些麻烦了。

  沈荣想了想,开口道:“李大人,若是急用,江南银行也可以出借,但一百五十万两却是一个天大的数字,江南银行颇感吃力。

  不如这样,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也是实力雄厚,不如我们两家各领一半,如此一来雪岩兄也能赚钱,我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李鸿章“哼”了一声:“胡雪岩那里我已经去过了,他的情况我很清楚,前段时间我淮军刚刚成军,委托他为我买了一批火器,花了六十万两。如今他也是油尽灯枯,再也拿不出钱来支持总督那边了。”

  他目光在释沈二人身上来回转动,脸色却是愈发阴沉:“沈老板日前去我府里,话说得漂亮。怎么真的要做起来,却是万般推阻?

  此次我专程前来,是对江南银行满怀希望的。望在这国难当头,风雨飘摇之时,二位能够想办法为国出力,朝廷必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

  话已至此,沈荣哪里还敢推辞。他无奈地抬头望着李鸿章,拱手说道:“不敢有负李大人厚望,沈某便应下了。十日之内,沈某必定为总督大人筹集一百五十万两,届时还请李大人画押签收。”

  李鸿章嘴角微微翘了翘:“如此,便辛苦沈老板了。本参领还有军务在身,便不久留了。”

  说完李鸿章转身就走,沈荣和释龙赶紧跟上去,将李鸿章送上马车。等他们走远了,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苦笑。

作者感言

岸上渔人

岸上渔人

明天一整天考试,来不及写,少更新一章,以后有机会再补。

2017-04-21 2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