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金鸡纳树(1/2)

汉帝系统 打开 2071 2016.11.16 19:58

  55

  …

  和诸夏所料不错,甘宁甘兴霸手中操着一柄环首刀,露出赤果的黝黑精壮的上身,正在广鹿岛上和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对峙双方身后则是汉军以及海盗。

  “吾乃大汉海军部部长甘宁,此次前来招降!尔等若……”

  不等甘宁说完,那膀大腰圆的壮汉冷笑一声道:

  “我管你是大汉还是小汉,招降?可以,等你们死了,敢闯进你爷爷的地盘撒野,你爷爷我没找汉国的麻烦,他倒是找我的麻烦来了,胆真肥!弟兄们,杀光他们!”

  “侮辱大汉,罪该万死!弟兄们,尽诛广鹿岛,不留一人活口!”甘宁见那壮汉敢侮辱汉国,二话不说下令道。

  双方顿时犹如潮水一般相撞、交融在一起,冲在最前面的是敢死军,他们想要左右其他人的命运,只能拼命厮杀,然后好左右其他人的生死!

  这支海盗共有九百多人,平日袭击沿海地区,靠着来去无踪,以及那些国家并不注重造船业为生,去年也曾袭击过汉国,趁着秋收劫掠了不少粮食。

  而今年年初,诸夏穿越而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汉国打败庄国,并且建设港口以及城市,兵力大增,而且汉国国土狭小,并没有太大的偷袭余地。

  再加上有倭人实力强劲,也就没有进犯汉国,转而趁着三国大战,占了不少便宜,只是前几天,不知哪来的三艘船,用诡计引出他们的贪婪,也不知哪来的兵刃,居然厉害的很,折损了他不少人手。

  现在这个那个所谓汉国还不知好歹,还敢招降,他们在这潇洒快活,凭什么给一个小屁孩卖命?

  然而当他们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一堆小矮子的时候,顿时回想起来,大喊着:“他们是昨天那帮倭人!他们兵器很…”

  噗——

  一名二旗之中倭人火长,速度飞快,生怕被别人抢了先,一刀劈下,生生将对方身上的皮甲劈开,劈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反手又是一刀,仿佛划过空气般,轻而易举的割下他的头颅,闪电般伸手,将即将掉落在地的头颅接过,悬在腰际,继续杀向另外一人!

  甘宁同样对上那名海盗头领,那海盗头领怪叫一声,冲向甘宁,就在两人相距不到10米的距离,那海盗头领突然挥剑刺向甘宁心脏部位。

  甘宁见状,立刻以右脚为轴心,左脚划出一道弧度,险之又险的避开剑锋的同时,猛然朝后一跃,后手悍然挥刀一劈,劈向从他身前错过的海盗头领的铁剑!

  锵——

  咔擦——

  刀剑相交、火花闪现的刹那!

  海盗头领的铁剑被甘宁的环首刀毫无阻碍的切下,仿佛是在切一快极有韧性的肉!

  那海盗头领看着短了一大半的剑柄,还没反应过来,立刻被甘宁一刀砍没了半边身子,海盗头颅极其艰难的抽搐了一会,眼眸中的神采顿时熄灭。

  这些海盗手中的铁剑对上汉国士卒手中的环首刀根本一击即溃,就算偶尔砍到汉军士卒,也被汉军士卒身上的札甲给防住了。

  中碳钢的兵刃是不行的,砍个竹子都会卷刃,但当护甲绝对合格,更别说札甲大部分面积都是相当于双层防御的两层甲片,导致汉军伤亡率大幅度降低。

  至于倭八旗?八旗军一律不得着甲!

  于是屠杀出现了!

  一面倒的战争便是屠杀!

  甘宁等人刚杀了不到两百人,这支海盗就崩溃了,纷纷大叫着逃往四面八方,也有人试图通过溃散逃离这里,然后再找其他海盗回来报仇。

  “你们立刻派人在岛上猎杀,我只要结果!而我则守住巡逻岛屿四周,防止消息外泄。明白?”甘宁对着倭八旗的两位旗主询问道。

  “奴才明白!”

  “很好!好好干,你们的表现我会如实汇报给君上!”

  与此同时,诸夏原本正提笔写着豆腐脑的制作方法,却察觉到战争点数有异,立刻凝神看去,就看到战争点数先是一阵暴涨,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上涨一些。

  立刻猜到了,很有可能是甘宁那边开始交战,盯着看了一会,又低头开始些豆腐脑,以及豆腐的制作方法。

  不过由于物产的稀少,所以豆腐脑和豆腐并没有后世那么好吃,不过青菜豆腐汤算是齐活了,虽然诸夏喜欢喝的是番茄鸡蛋汤,但多多少少找到一点前世下馆子的感觉。

  孤吃的不是味道,而是情怀!

  诸夏给仙人球浇了点水,顺手从一旁的盘子里,拿了个秋梨,放到嘴边啃了一口,咀嚼着果肉,正打算去兵造作坊去逛一圈时,小桂子急匆匆的走进来,急急禀报:

  “君上,张辽将军派人禀报,军中数十名士卒从林中巡视出来后,不久就有数百人病倒。想请张执事去看看。”

  “军医呢?军医怎么说?”诸夏大惊,一下子数百人的损失,这简直要命啊!

  “军医束手无策,没有什么解决办法,他们大多都是外伤跌打损伤方面的,所以……”小桂子显然也问了传信那人,见诸夏询问,连忙相告。

  莫非是疟疾?

  他们进入山林,应该是疟疾。

  可金鸡纳树还在美洲,是治疗疟疾的主力军。

  据传,在美洲马拉卡托斯地方,某位印第安人有一次患上了疟疾,全身发热口渴难当,他就爬到密林深处的一个小池塘边,喝了许多苦水,不久就感觉病情减轻很多。

  后来才知道原来池塘旁边生长着许多金鸡纳树,其中有些倒在水中,那苦味正是树皮的浸出的液体。

  从此以后,当地的印第安人遇到疟疾时,就会用这种含苦味的树皮来进行自我医治。由于屡试屡效,被当地土著视作神药,世代相传。

  除此之外,治疗疟疾的也就只有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有了。至于本草纲目,谁特么会闲的蛋疼去看那玩意,诸夏也只是在看屠呦呦的百科时依稀记得,这下怎么办是好?

  以古代的医疗环境,这还不是死定了?

  一念至此,诸夏也是升起一股寒意,若是他染上疟疾,若是他得了什么病,该如何是好?

  “去,叫张丝过去,我也去看看情况。”

  …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