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信任(1/2)

汉帝系统 打开 2395 2016.10.29 09:12

  14

  …

  “先生言重了!若汉国不值得先生辅佐,先生可自去,孤绝无丝毫阻拦。”诸夏端坐着,微笑着说道。

  实际上,汉国和庄国给骆谨的权柄是差不多的,除了一个危机时刻,拥有百名甲士的领兵之权。

  但在汉国,他是有提升空间,再加上汉国百废待兴,以及整个军机处参谋部只有他一个人,架子都没搭起来,必然会被诸夏重用!

  而他的父亲没有受到歧视,并且会得到重用,这才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感激涕零的再三顿首。

  携胜之威,诸夏这才感到一种国君的感觉,口含天宪,一字千钧,享受臣民百拜顿首,主宰江山!

  当然,诸夏如今能左右的,不过千里之地的改易,一万臣民的命运,但大汉帝国不是一月一年所能养成的,但诸夏有这种自信!

  “先生,你可知那喻平在军中亲信?可否助我拔除?”

  诸夏试探性的询问,若是骆谨自持忠诚,不愿意针对庄国,那么诸夏要让他知道矫情的下场,他若不愿意出卖喻平、庄国,那诸夏要他何用?

  因为诸夏这一年主要针对目标就是庄国,骆谨若跟他矫情,谈什么忠诚,不愿意出卖庄国情报,诸夏岂不是抓瞎?若他人才充裕,骆谨矫情起来,他配合一下倒也没什么,他本来就人才匮乏,再玩矫情,那不是一点价值都没了吗?

  更别说,骆谨杀了他汉家儿郎十几人的帐,至今还记在诸夏小本本上,若老老实实贡献才能,倒也能弥补,若敢露出半分困难的表情,诸夏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天意莫测。

  只见,骆谨沉吟片刻,似乎在思考,最终拱手道:“君上,可否告知臣后续计策?”

  诸夏闻言双眼微阖,没有说话。

  一旁张辽看向诸夏,同样没有说话,显然是担心骆谨假意投降。

  骆谨也是神色紧张的看着诸夏,想看诸夏对他的信任程度倒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身为参谋,他必须要知道整个计策的详细情况,然后再针对性的发言,而不是成为一个回答机器。

  几秒钟的时间,诸夏一抬眼,便看到张辽、骆谨、以及钟乘,正紧紧的看着他,神色一愣,说道:“文远,你说啊?为什么都看着我?”

  众人神色一松,心中知道诸夏决定信任他们了,并且愿意将整个计策托盘而出。对于诸夏的表演并未戳穿。

  张辽也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他这是再给诸夏背黑锅,虽然张辽不是法家弟子,但忠心耿耿,二话不说接过黑锅,说道:“末将以为,此二人新降,而此事重大,还是谨慎…”

  诸夏默默给张辽点了个赞,面上则露出不悦之色,呵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孤相信两位先生,无需多言!”

  “喏!”张辽不情不愿的,将自己的计策托盘而出。

  前半的计策是最重要的一环,但已经完成了,随意泄不泄露根本无所谓。后半的计策,才是接下来行动的关键。

  骆谨听完所有细节后,闭目沉思片刻,拱手道:“君上,臣有一个更好的计策。”

  “噢?”诸夏和张辽对视一眼,张辽是个军人,出谋划策并非他的所长,但常年累月的戎马生涯,让他见识过不少绝代谋士,诸如陈宫、程昱、郭嘉、荀彧等人,所以有了些眼界,这才相出这个计策。

  张辽的计谋特点是什么?

  除了一开始的尴尬会面是一个亮点,有鬼谋郭嘉风范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耗尽体力,然后埋伏厮杀,而且思量的不够周全,还是比较简单的。

  而骆谨是专修这方面,读了半卷兵书,能力虽然不及张辽,但是个正牌谋士,出谋划策必然胜于张辽,他出手优化张辽的后一半的计划,显然是可信的。

  “先生请说!孤洗耳恭听。”诸夏来了精神。

  然而,骆谨并没有立刻说,反而瞥向一侧的钟乘,意思显而易见,和张辽一样,不待见钟乘。

  诸夏看到这一幕时,正在喝茶,险些笑喷道:“钟卿,看来你以后要修修德行了!张卿和骆卿都不太信任你啊!”

  钟乘一脸无辜和委屈的看着诸夏,他也不知道该咋办。

  钟乘目前来说,注定当一个孤臣,所以诸夏不能让他感觉自己可有可无,必须要挺他,虽然这货智商和德行、胸襟都不怎么样,但,正因为如此,他只能不惜一切讨好诸夏。

  “骆卿,说吧!孤相信他。不过钟卿,想做大事,不能小家子气,要有大胸襟,以及为人的底线,多看点书!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孤唯才是举,你可要跟上孤的脚步呀!”

  一番话,如晨钟暮鼓,振聋发聩,令钟乘骤然惊醒,如拨云见雾,整个人一瞬间想通了许多事,旋即一拜,并未说什么,但其中感激之情显露于表。

  但实际上,诸夏也是仗着身份说的,而钟乘也在寻求讨好诸夏的方式,若换了一个人,钟乘压根理都不理。

  上行下效,诸夏跟他说这番话,讲明了他的喜好,以及要求,效果自然大不一样!

  诸夏微微一笑,转而看向骆谨。

  骆谨也是陷入深思,见诸夏看向自己,连忙将自己的计谋娓娓道来,并且在各种细节方面做出解释,以及各种意外可能的补救办法,比张辽的缜密许多。

  诸夏听完后陷入沉思,最终看向张辽。

  张辽见诸夏看向自己,知道诸夏在询问自己的意见,连忙出列道:“末将对庄国以及喻平了解不多,不敢妄论,但大体上没有问题。”

  诸夏听了没说什么,看向钟乘。

  钟乘顿时受宠若惊,绞尽脑汁的想了想说道:“就臣所知细节上,没什么问题。”

  诸夏点点头,说道:“依先生之计行事吧!”

  紧跟着,骆谨张辽在俘虏看不到的地方,指点着、窃窃私语了许久,随后骆谨被钟乘重新带回囚牢内。

  “骆先生,君上招降你,那是看得起你,先生可别自误了,你好好想想吧!”钟乘冷蔑着,阴阳怪气的劝了句。

  待在牢内的喻平、吕丰两人,闻言顿时自动脑补出,骆谨被诸夏招揽,但被骆谨拒绝的戏码,当下冷笑道:“你当骆先生和你一样,会背叛庄国吗?你这不忠不孝的无耻叛贼!”

  钟乘理都没理这两人,潇洒走出,对着看守的士卒吩咐道:“劳烦五位,务必看牢,最好每隔一段时间看一下。”

  “先生请放心,君上交代,必不敢有丝毫怠慢。”那伍长挡在其余四人面前,接下话,但话里的意思显而易见,此刻汉国所有士卒,对待诸夏,可以用死忠来形容!

  钟乘一听知道他的意思,心中暗自咋舌,暗道君上的可怕,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这些士卒,前赴后继的为他挡剑,以肉身之躯死死守护!

  当时他看着那一幕幕,整个人的心神为之所夺,深深的被震撼了,这才导致被汉国士卒抓住。

  这时,囚牢内,喻平和吕丰两人,纷纷看向骆谨,而骆谨不动神色的看了眼窗户,对着喻平和吕丰说了一番话。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