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突变(1/3)

汉帝系统 打开 2075 2016.11.10 11:08

  40

  …

  商铺后院中,钟乘睡得正沉,就在这时,敲门声“梆梆梆”地响起,那佐丞的声音传来:“钟兄,铺子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说是来找你的!那男的自称是您故人。”

  钟乘皱着眉头,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半阖着眸子,呢喃道:“还真的来了。请他们稍等片刻,容我洗漱更衣。”

  不久,钟乘打着哈欠,进入房间,环视一周,就见一男一女正跪坐于几案旁,此刻正喝着酒水,那女的,头戴斗笠,身穿一袭红衣,显露出婀娜身姿,只见她精致的耳垂。

  “哎呀哎呀!钟兄,数月不见,没想到你如今贵为汉使,真是羡煞我也。”那男子和钟乘年龄相仿,此刻笑嘻嘻的迎上来,心中却是一阵嫉恨。

  “噢,原来是乐子,确实是数月不见,不过似乎是你对我避而不见,为了避嫌,我倒是能理解,为何今日又登门了?怎么,在庄国待不下去,想投奔汉国?”

  钟乘大大咧咧的端坐首位,似笑非笑道,眼角的目光却掠过那道婀娜身姿,眼底隐藏着一抹追忆和无奈。

  被称为乐子的青年,名唤乐乾,和钟乘一样是公学学子,此刻被钟乘一阵抢白,面色有些难堪,气氛顿时僵持着。

  “钟哥儿,你可曾记得我?”

  这时,乐乾身侧那头戴斗笠的女子,将斗笠摘下,一双饱含着柔情似水的眸子,眉目如画,明眸皓齿,此刻正俏生生的看着他,神色似哀似泣。

  “果然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钟乘见了了,疯狂大笑着,笑的他泪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溅起水花,右手“啪啪啪”的疯狂的拍着桌子,一副癫狂的模样。

  许久,钟乘停下笑容,面无表情的收敛笑容,擦干泪水,声色俱厉道:“来人!取剑来!”

  就在那女子以及乐乾怔神之时,一人取来一柄铁剑奉上。

  钟乘拔剑而起,猛的冲向那女子,一边大喝道:“贱女人!枉我对你一片痴情,不但出卖我,还……如今你还敢来见我!”说着,他已经箭步冲到了那女子面前,面部狰狞,毫不犹豫挥手一剑,剑锋撕裂开层层空气,朝着那女子脖颈斩下。

  那女子大惊失色,尖叫道:“钟哥儿,我知错了,你别杀我,无论你要我如何,我都会……”

  “噗!”

  一旁的乐乾身体一抖,脸上染上大片血沫,身体僵硬着,整个人如坠冰窟,全身上下冰冷一片,没有丝毫温度,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

  “乐子,你以为我不知道,跟她行苟且之事的人是你?我应该感谢你,若非你,导致我想去汉国散散心,顺便发泄发泄,我至今还会被你压在身下,永世不得翻身!”

  钟乘怕死是真,但表现得嚣张跋扈很大一部分是想发泄发泄,却没想到撞上铁板,却也因祸得福被诸夏招揽。

  可以说,若非此人,钟乘也不会依仗着汉国的兵力,以及所掌握的庞大利益,在这庄国如此肆无忌惮。

  乐乾吞咽着,勉强挤出笑容,说:“钟子,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可别轻信他人。而且你在汉国能得到什么,汉国注定前途渺茫,没有士族,他根本没有人才可供驱使。

  再者,君上已经原谅你了,只要你肯愿为君上效力,他愿意给你万亩良田,赠你美人十名、一百黄金,以及北F县内府邸一座,并且,准备等你完成使命,再拜你为重臣。”

  “他原谅我?你以为我会信?滚,不然我杀了你!”钟乘还是怕死的,这里毕竟是对方的地盘,杀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容易,但若杀了士族,他害怕自己会被刺杀。

  乐乾一听毫不犹豫,连滚带爬的就离开了!

  不到半个时辰,王司徒就匆匆敢来,心中暗自庆幸,辛亏自己想着留有余地,换了一个人来,不然不堪的就是自己,而且这件事就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钟兄!在下也是才知道这件事,都是那乐乾自作主张,在下也是刚刚才知道,希望别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易!”王司徒用前所未有的诚恳目光,说道。

  钟乘笑了笑,说道:“怎么会,那些都是在下的私事,怎么能影响君上的事。不知贵国决定了执行这份协议了没有?”

  “当然,昨晚君上就同意了!钟兄,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交易?”王司徒松了口气,笑着说道。

  “交易自然要交易,不过总得让我查看一下货物吧?”

  王司徒脸色顿时变了,佯怒道:“钟兄,你这是不信任我呀!你我之间的关系,用得着……”

  不等他说完,钟乘拱拱手说道:“公私分明,还望王司徒莫要为难我!”

  王司徒无法,只能带着钟乘前去验查。

  这一查之下,果然查出猫腻,很多铁剑剑柄和剑身分开,然后冒充说是两柄;有的更是被劈成两份,然后说是两柄,更有甚着,检查完了发现还有47柄空缺。

  “看来贵国是不打算做这笔生意了!也罢!我们帮汶凤两国代工去!”

  说完钟乘毫不犹豫的离开,王司徒怎么拉都拉不住,他大声说道:“都是自家人,您帮着遮掩一下有何不可?反正又不是你赚,要不这样,我出10金!”

  钟乘面无表情回到店铺,下令道:“庄国欺人太甚,我们收拾东西,退出庄国。”

  “钟兄,你这是何必呢?”王司徒苦口婆心的规劝着,心中恨的牙痒痒也很无奈,对于钟乘的性子没法,但是君上希望能趁机从汉国得到铁剑,却又不想付出,增长汉国的实力。

  钟乘充耳不闻,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留下一间空旷商铺,径直前往城门处,心中怒意昂然,这庄国三番四次的小手段,泥人也有三份火,真当他可以随意哄骗?

  然而就在这时,城门处!

  一老年人身着甲胄,手持一剑,策马率领数百士卒堵在城门处,杀气腾腾的剑指钟乘说道:“王司徒,此子就是汉使?”

  王司徒一愣,显然,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他拱手说道:“敢问大良造,你这是……”

  “我问你,他是不是汉使?”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