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南下(1/3)

汉帝系统 打开 2070 2016.11.17 20:16

  57

  …

  骆清见自己儿子和君上都这么说,就连自己也有些怀疑,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骆谨神色一怔道:

  “等会!”

  诸夏不解道:“怎么了?”

  “君上,我是说如果,如果父亲所言是真的呢?”骆谨提出一个可能,他一开始觉得父亲既然安然回来了,肯定是多余,但是也尝试思考了会,如果是真的呢?

  就是这样的反问,让诸夏一怔,如果是真的,对方偏偏不拆穿,那他们在谋求什么?

  整个殿中陷入沉寂,太阳西斜,昏沉的橘黄色暮光透过门窗,印在殿中的光滑地面上,照射出一道道图案,仿佛是精心编织的地毯。

  不久,诸夏和骆谨骤然抬头,目光交汇,异口同声道:“示弱!”

  “是了!君上,他们想必是想佯装不知父亲根底,顺利得到汉国武器以及代工协议,防止激怒君上。然后再示弱,以图更多的资助。”

  诸夏也是点点头,道:“有可能。不过不管对方有没有看穿你,你都不能再去,太危险了!”

  “君上此言差矣,我们何不妨佯装不知,继续供给和往常一样,不过不能拖太久,只供应他们四次,逼他们和庄国死战!”骆谨拱手说道。

  “不错,我若是一去不反,反而引起他们的警觉。”

  “也罢,不过待长山群岛航线打通,你跟凤侯在沿海之处要一块地,秘密建造一个港口,谎称捕鱼,若有意外,直接从海边归来。”诸夏点头应允。

  就这样,所谓的虞子的佯装示弱,直接化为虚无,因为诸夏并没有长期提供兵刃给汶凤两国想法,因为,汉国土地不够用了,这辽东郡是应该迎来他的新主人了!

  正如诸夏所说,为了汉家子民的生存空间,他必须要对外扩张!

  “你不急过去,等这批铁剑和弓箭、箭矢生产完毕再去。”诸夏坏笑着看着骆谨,说道:“洛卿,孤欠你一个妻子,怎么样,这几个月看中谁家的女子,孤给你说媒去!”

  “君上尚未成婚,我这做臣子的如何敢啊!”骆谨也不愧是做参谋的,立刻打出忠君爱国的口号。

  “孤?呵呵,好好好,待孤扫平辽东,就在庄侯、凤侯、汶侯的女儿中各自挑选一人,填充后.宫,那时,你可不许再找理由!”诸夏先是一怔,旋即笑着说道。

  他这么做并非精虫上脑,更不是愚蠢的将敌人女儿放在身边,而是拿他们的女儿充当诱饵,引诱出那些不甘心失败的三国残余贵族。

  诸夏的政策和士族是冲突的,土地是士族的立身之本,

  而骆谨一听正欲反对,转而一想,顿时猜测出诸夏的想法,默默拉着正打算提出异议的父亲拱手退出。

  这时,凤国边境,鸭绿JX西AP县东,苏家堡。

  这苏家堡乃是苏家先祖杀胡有功,特地准许修建,用于镇守凤国东部,抵抗高句丽等异族,连带着奖赏了附近一万亩田地,让苏家用来安置族兵。

  同时还有凤国派人驻守,协助抵抗高句丽的一百士卒,当然,与其说是协助抵抗,倒不如还是担心苏家尾大不掉,亦或者担心对方投敌。加起来也不过三百人。

  堡内一处院落中,一个青年正擦拭着自己的铠甲,正在此时,家宰来唤:“少主,主公唤你,说是高句丽有异。”

  那青年听了,身形一顿,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去。”说完将铠甲放回原位,整理衣冠后,转过身,露出古铜色的肤色,满是老茧的双手,使青年看上去大了几岁。

  这青年名为苏紘,乃是苏家嫡子,自十三岁起在高句骊夜袭中经历初阵,斩首三人,自小弓马娴熟,天赋异禀,声望仅次于其父,被内定为下一任苏家家主。

  “父亲。”

  “我家麒麟儿来了!”正在室内和几人商谈军务的苏颌,顿时抚须笑着,招招手。

  苏紘脱鞋走上筵席,择一几案跪坐后,凝眉看向苏颌。

  “嗯,我们的细作察觉到高句丽最近有所异动,我怀疑他们想趁着辽东局势糜烂,要南下侵略,目前正在调动兵力,预计兵力有两千人。”

  此言一出,屋内顿时骤静。

  “紘儿……”苏颌唤了一声,旋即欲言又止。

  “父亲,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但请直言。”

  苏紘这才突然察觉,在做的将领面色不佳,不敢和他对视,他目光所向,必然会避开他的目光,避免和他对视,顿时知道,肯定又是瞒着他,而且还是对他不利的。

  “紘儿,是这样的,章将军的女儿……”

  “我同意。”苏紘一听立刻就知道,毫不犹豫答应了。

  在做所有人沉默了!

  苏颌面带愧色,咽下了余下的话,长叹一声,咬牙说道:“紘儿,我这当父亲的愧对你!”

  所有人都知道,章将军的女儿是什么样的尊容,很久之前,章将军见苏紘优秀,就想着将自家女儿嫁给他,但是谁人不知他家女儿的尊容,以及荒.淫?

  面首三千,倒是不至于,但是三十肯定有!

  苏紘若娶了她,那岂不整天带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可苏紘同意了!

  可唯有结亲,才能得西安平驻守士卒全力相助。

  苏颌派人将愿意皆为姻亲,永结秦晋之好,然而结果却让他为之震怒。

  章将军不仅将使者乱棍打出,还说了很多侮辱之词。

  而苏颌怒的,并非对方的话,而是态度,大敌当前,居然如此做派,但他也拿对方也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紧张的准备抵抗高句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