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我以国士报之(2/2)

汉帝系统 打开 2581 2016.10.26 17:57

  9

  …

  就在此刻!

  远处的半山腰上,一行人低伏着身体,盯着不远处汉庄两国军队,为首一人,见到诸夏居然为了一个士卒犯险,顿时紧皱眉头,说道:“来了!全军准备!”

  然而四周士卒一时之间,竟没有回应,扭头一看,一个个纷纷热泪盈眶,双眼通红,一个个握紧拳头。

  张辽沉默了,不知诸夏有意还是无意的举动,居然赢得了所有士卒的心,但他依旧感觉反感,无论在不在掌握之中,君上都不应该做出如此不智之举!

  原本的张辽的计划是由他作为诱饵,佯装出正欲埋伏,却被对方撞破的尴尬局面,然后撒腿狂奔,一旁士卒以树枝扫地,做出诸夏抛弃他的模样!

  再由他引导庄国士卒到埋伏点,过程中三番四次的恐吓对方,佯装出步步陷阱,大幅度削弱对方士卒体力,再由伏兵推下滚石,并引兵配合他前后夹击!

  然而当时诸夏说了一句话,导致两人之间角色互换!

  “你觉你身份有诱惑力,还是我的身份有诱惑力?”诸夏提出了这样一个质疑,意思很明显,你算哪根葱,人家或许看你身份就改变主意,不进你这个陷阱了!

  当时,张辽根本无言以对,无法反驳,因为无论怎么看,诸夏都是极佳的人选,他也以诸夏的体能和速度提出反对意见,但被诸夏反驳,无奈之下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而诸夏一路以来表演的也确实接近完美,尤其是他再三恐吓,对方现在已经直接无视,体能也处于低谷状态,无疑被调整到,被伏击的最佳状态!

  虽然张辽反感诸夏的不智之举,但心中何尝没有感动?只是此刻是战时,他的身份是大都督,他要为诸夏负责,为整个战事负责!

  若诸夏亡了,汉国也就亡了,他也就没了继续拼搏的理由!更何况,诸夏才14岁,还没有子嗣,这让他如何不怒!

  “你们要置君上于死地吗?还不快准备?”张辽低声一喝。

  众士卒纷纷惊醒,纷纷准备,其中九十名士卒跟随张辽埋伏一侧,准备随时突击敌人后侧,而余下的十名士卒则埋伏在滚石后,等待着敌军到来!

  这时,诸夏见了四周环境,知道终于到了埋伏点,脚下顿时一软,一旁队正连忙扶住,用着关切的目光看着诸夏,眼神里流露出的是关怀,以及坚定的甘愿为诸夏效死之心!

  若以前是为了诸夏的政策,为了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一刻就是真正甘为牛马,效死之心!

  诸夏僵硬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紧随着大军继续后撤,在那里,就是张辽为庄国六百余士卒,精心挑选的埋骨之地!

  庄国士卒拥簇之下的喻平、吕丰两人,自然看出诸夏已经是强弩之末,纷纷露出快意的笑容,吕丰露出肆意的笑容道:“看他还怎么跑!待会,我定要好生羞辱他,在他面前杀光他拼死保护的士卒可好?”

  “任凭君子处置,一介国君,居然保护一帮贱民!”喻平毫不介意道,旋即对一旁骆谨说道:“此次还多亏骆先生谋划,对了,还要为钟乘讨回公道!”

  “钟乘?”骆谨一听神色一愣,旋即大恐,神色不断观察四周环境,惊恐之色更甚,嘴里呢喃着:“天时地利人和……地利……人和……天哪!!快撤!快撤!有埋伏,钟乘出卖了我们!

  “撤!快撤!再晚就来不及了!有埋伏!钟乘背叛了我们!”骆谨声嘶力竭的在战场上大吼着。

  喻平神色大惊,看向四周。

  而吕丰则不满道:“骆先生,你这是在扰乱兵心,若对方有埋伏……”

  吕丰还没说完,一侧山中传来怒吼!

  “给我砸!砸死这帮畜生!”

  “全军听令!突击!突击!”

  下一刻,天色一暗,众士卒纷纷抬头,一看,面色顿时惨败!只看天空上砸下密密麻麻的石块,这些石块大小不一,但大多都在人头大小!

  山腰那汉国士卒,一个个疯狂的拾起石块朝下狠狠的砸下,似乎在为诸夏报仇!

  一时之间,山道中竟然混乱不堪到了极致,从山上砸下的石块裹挟着破空劲风,砸落在山道上,顿时将庄国士卒砸的脑浆迸裂,手臂骨折,压扁胸膛!

  林林种种的惨不忍睹的一幕,令所有庄国士卒不寒而栗,顿时更加混乱,一个个如同没了头的苍蝇倒出乱撞,更有甚者竟然对昔日同泽刀剑相加,人性丑陋一览无余!

  仅仅三分钟的时间,那十名汉国士卒顿时将准备的二百块滚石消耗一空,紧跟着纷纷面色冷厉的提着剑冲下山去!

  然而这三分钟对于庄国士卒来说,就如同经历了一番地狱般的噩梦,滚石消耗一空后,他们依旧下意识的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倒出厮杀、躲避!

  哪怕喻平再怎么声嘶力竭的大喊都没有丝毫效果!

  就在这时,喻平等人身后出现一支近百人的汉国队伍,领头的是一名杀气腾腾的黑甲青年,此刻策马杀入士卒之中,目标直指喻平等人,身后士卒同样捍卫不死的厮杀着!

  喻平大惊,连忙由调了一百士卒挡在身后,欲以两百士卒对战汉国百名士卒,然而庄国士卒体能在长途奔袭之中,早就消耗的一干二净,又经历了方才噩梦般的场景!

  只见张辽策马厮杀,却带着闲庭信步般的从容,所有士卒的反应速度、出手速度不及他十分之一,更有甚者,双腿一软,主动将咽喉送在张辽枪尖。

  而那些士卒武力虽然不及张辽,但他们因为没有披甲,各个都是手持一柄武器上阵,身上也就一件单衣,却也因此灵活无比,再加上敌军体力耗尽,攻击更是软绵绵的无力,因此每个人都能以一当四,杀的好不痛快!

  吕丰见自家士卒在敌军手中居然将待宰羔羊一般,毫无抵抗能力,顿时大怒,亦是大恐,连忙向骆谨求救道:“骆先生,我们这下该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对那汉侯说,我们撤军?”

  “唉!此刻优势尽在敌手!对方吃定了我们,又怎么会答应我们如此幼稚的提议!”骆谨无奈道。

  “他难道还敢得寸进尺不成?我是大良造的嫡长孙,代表的是庄国,他难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成?他就不怕庄国大怒,提兵灭了他?一个小小的汉国,我们放他一马已是恩德了!”

  吕丰神情顿时激动起来,对着骆谨大喊着。

  骆谨苦笑道:“庄国大部分兵力都在这里,此刻已经损兵一百,伴随着厮杀,这个数字正在扩大到两百。我们有什么资格和对方讨价还价?早在之前遇到敌军,我就觉得蹊跷。”

  喻平脸色顿时不怎么好看,语气冷厉道:“你是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们?哼!为今之计是想办法逃出去!”

  骆谨反应过来,心知自己刚才将吕丰和喻平得罪了,但他不打算辩解,他沉思片刻,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抓住汉侯,我们才有话语权!”

  “对!没错!”吕丰仿佛揪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当下下令:“快!不惜一切代价抓住汉侯,我们才能活下去!”

  传令兵一听也不等喻平的命令,连忙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刹那间,整个战场为之一静!

  张辽顿时目呲欲裂,眼眸中的愤怒几乎要喷射而出!

  下一刻,庄国士卒沸腾了!

  一个个绿油油的眼眸顿时瞪向诸夏!

  早已精疲力竭的汉国士卒相互凝视,两名士卒默默的不顾诸夏反抗将他拉至队伍最后,而他的前方,是一个个将要以自己的胸膛保护诸夏的士卒!

  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

  …

作者感言

打开

打开

状态已经改了,但试水推还要等下周,劳烦各位大大投一下票,支援一下本书,可好?嗯。

2016-10-26 17: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