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帝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招揽一(1/2)

汉帝系统 打开 2154 2016.10.28 20:56

  12

  …

  “君上,太宰以派人送来粮食,再加上庄国士卒携带的干粮,足够我军十几日只用。”

  原本作为庄国主将喻平的营帐,如今被诸夏占据,听着张辽的禀报,诸夏露出微笑,道:“文远无需多礼,按照计划,下一步我们得尽量吸收庄国士卒,并且尽量得到将领的支持。你觉得有多大把握?或者从谁入手?”

  休息了大半天,诸夏缓过精神和体力,开始关心起计划,他已经损失了过百士卒,不可能一无所获的离开。

  汉国没有什么官员,也得亏有萧何这种顶尖人才,才能扛得住一国内政,其他人早就弄得乌烟瘴气、一团乱麻了。

  实际上,就算占领庄国两县之地,他也消化不了,首先就是官员不够,必须要士族来插手其中,但诸夏本身不是什么优秀的政客,而且还是愤青一枚,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子!

  让他和士族共治汉国,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他本身就是要做到一言堂,甚至独裁的地步,他可不希望自己最后落得和大宋、大明一样,生生被文官拖累死!

  从他的政策就可看出,他想要打造的,是尚武的大汉帝国,官员在他麾下,拿不到一亩田,除了一些俸禄之外,也就剩下一些权柄,但他们只要敢贪污腐败,诸夏直接夷三族!

  诸夏信奉的是,当贪污的代价,高过贪污所得到的利益时,哪怕再贪的人,在贪污腐败之前,都要再三思量一下!

  所以,他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庄国的土地,而是他的资源、财物、人口、乃至人才!

  以庄国的资源哺育汉国!以庄国的资源壮大汉国!

  汉国必将踏着庄国的尸体浴火重生!

  而且,汉国也需要庄国继续作为北方屏障,用来抵挡凤国、汶国、胡人的兵锋,为汉国赢得发展良机!

  帐内的张辽一听诸夏的询问,不假思索的说道:“钟乘,那个庄国使者,此人……识时务,从他入手,最为妥当!”

  诸夏自然知道张辽所言的“识时务”的意思,看得出来,张辽非常厌恶此人,但身为汉国大都督,自然不能以自己的喜恶来对待事情,这倒是令他心中甚喜。

  三国时期,袁绍麾下就是一堆以自己喜恶而看待事物的谋士,导致沮授、田丰两个大才蒙尘,最后还坑了袁绍自己!

  诸夏略微沉吟,点头道:“也好,先见见他,我们本次能设伏成功,还真的多亏了此人。”

  张辽走出帐外,亲自去临时囚牢去提人!

  而此刻,自从钟乘被张辽和喻平等人关押在一起后,这几个时辰以来,他就没消停过!

  喻平等人不像普通士卒,体力充沛的不像话,一看到钟乘被关押进来,一路上,各种恶毒的咒骂和阴狠的威胁,各种冷嘲热讽,压根没有停过!

  如果说,之前钟乘还有些愧疚,那么现在他反而坦然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了庄国了,尤其是害了吕丰、喻平被捕,蒙受此等一辈子洗不去的污点。

  六百五十多名士卒被对方三百士卒打败,而且将领被一网打尽,这简直是耻辱!一倍的兵力差,怎么看都是稳赢的战争,硬生生被钟乘给坑了!

  当张辽来提人时,钟乘二话不说跟着走了,他实在不想再待在这里,另一方面,也也需要为自己找一个新的出路!

  而这个出路,无疑是汉国!

  尤其是汉国在击败这六百多庄国士卒之后,他越发肯定!

  刚入大帐,钟乘连滚带爬的匍匐在诸夏的脚下,顿首,顿首,再顿首,嘴里高呼着:“见得君上神威,罪臣这才幡然醒悟,恳求君上宽宏大量,饶恕罪臣,罪臣愿为君上效死。”

  “……”

  诸夏正喝着水,一听这话,险些喷了出来,有些无语的和张辽对视一眼,不过此人如此识相,倒也省了点功夫。诸夏沉吟片刻,说道:“你及时弃暗投明,为大汉也立了功劳,孤恕你无罪,你且起身吧!”

  钟乘连忙“感激涕零”的起身,恭恭敬敬的行礼,道:“谢君上!臣必为君上效死力!”

  “孤任你为外交部三等执事,执掌一郡外交,待日后有功再行提拔!”诸夏想了一会,目前汉国人才匮乏,虽然钟乘智力仅有5点,连一县外交都不能执掌,但他为了给钟乘一点甜头,还是给了他三等执事的位子。

  诸夏预想中的外交部,有部长(副部长)、祭酒、一至三等执事、一至三等佐丞、杂吏,这九个等级!

  给钟乘三等执事的位子真的是优待了!

  哪怕钟乘这个人德行再烂,但他现在毕竟已经是孤臣,诸国没有人会用一个叛徒,只有诸夏!只有诸夏,才有这个魄力用他!也是他唯一的选择。

  果然听到诸夏的任命,钟乘顿时面露大喜之色,连忙说道:“谢君上,臣必不负所托!”

  “钟卿,不知你对庄国那三位有没有了解?有谁会投向我们?又如何证明他们的忠诚?以及,他们在军队中亲信如何解决!”诸夏待他谢完后,似笑非笑的一连提出三个问题。

  钟乘额头汗珠顿时冒出来,这四个问题显然是个投名状,因为这四个问题是个脏活,彻底得罪庄国的上层势力!

  但他很清楚,如果他敢说个“不”字,他下场绝对很惨,别看诸夏上一秒重用他,看上去很信任他,实际上,一旁的张辽始终有意无意的挡在诸夏身前,他敢有丝毫异动,张辽绝对会废了他!

  而他也早就得罪了庄国,背叛了庄国,那他就要有干脏活的觉悟!

  钟乘咬咬牙,沉声道:“君上,此三人,吕丰是关键,他是庄国大良造嫡长孙,他是最不可能背叛的,其次,喻将军,他家是万亩士族,也不太可能背叛庄国……

  唯有那位,骆先生,他家道中落,机缘巧合习得兵书,只是他父亲为了改善环境,从了贱商,哪怕入赘了显赫门第,但始终不得重用,跎蹉至今,又没有子嗣,是最有机会的。”

  “若他们愿意投降,如何确保他们的忠诚?”诸夏微笑着又问了一遍,显得耐心极佳。

  “……想要确保他们的忠诚,唯有……唯有……”

  “唯有什么?”诸夏前倾身子,侧耳倾听。

  “唯有让他们杀了吕丰,才能断绝他们的后路。”这句话一说出,钟乘顿时泄气般无精打采。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