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金女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未雨绸缪

千金女配 仑苏 2540 2017.05.28 21:43

    此事传到顾兮耳中已是隔天早晨。彼时她正用着夏荷亲手做的桂花糕。若雨一说,食物哽在喉咙口,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被噎死了。连灌了几口水才平息,哑声道:“消息都传到皇上那儿了,想必现在整个通州城都知道了吧。”

  夏荷切齿冷笑,“想她一个庶女,也能参加国宴。真是苦了小姐,竟要与那种人同席而坐。”

  若雨到底沉稳,轻声道:“这只是个开头,若二小姐在国宴上表现出色,那以后小姐怕是会有诸多不顺。小姐可要有个准备啊。”

  顾兮心下一沉,冷声道:“自然。离国宴不是还有几日吗,够咱们准备了。”

  寺庙中签,清光一叙,闻名通州,中秋国宴。迄今为止,所有的一切都与原著别无二致,那么之后就是得皇后青睐与告知贵女二事。想来,顾襄与太子的情缘便是从此开始的。

  所谓“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古话虽说得好,可关乎生命,就不能怪她无情了。

  皇后爱好书法,顾襄亲手抄就《陀罗尼经》,通本都是漂亮的簪花小楷。皇后大喜,念着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书法功底,实属不易,大大赏赐之外,还赠了歙砚。别的不说,制这砚台所用歙石极其罕见,每年也就产个两三块,奇在涩不留笔,滑不拒墨。

  论书法,她的确比不过顾襄。可论心思,来自现代的她怎会输给让人。

  微微侧头,对夏荷说道:“替我找六尺赤红丝帛来。”

  ———————————————————

  长乐宫花木扶疏,牡丹花盛开如锦,姹紫嫣红的一片,煞是好看。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照耀下一片炫目流光。

  皇后端坐在赤金九凤雕花紫檀座上,抚着手上一串绿宝石方扁镯,看着东西下首,眸中尽是温和的笑意,“你俩一直不来看本宫,还以为你们忘了本宫这个母后呢。”

  墨曌笑道:“母后说笑了,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您啊。过几日便是中秋了,儿子们特来跟母后道个喜。”

  皇后抿嘴一笑,道:“中秋团圆母后心中自是欢喜,可这喜年年都有,也就不那么喜了。”她停一停,睨了墨煜一眼,“所谓‘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本宫想,这洞房之喜你们何时可以带给本宫啊?”

  墨曌不语微笑,只慢慢剥着一颗葡萄。墨煜目光微微一闪,转瞬又恢复平静,喝了一口清茶,眼皮也不抬一下。

  皇后看他们各得其乐,秀眉微蹙道:“此番你们休想轻易蒙混过去。”眼珠一转,望着墨曌道:“你别想再给本宫拖沓下去,再过几个月就十四了,也该准备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你身为太子,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与其等着皇上给你指婚,还不如选个自己喜欢的,到时母后也好替你说说话。”

  语毕,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直对墨煜道:“还有你,要不是清光大师已告知本宫,你还想瞒到几时!对那日去清光寺遇见了何人,发生了何时只字不提。你们一个个的都这般不叫人省心,到底要本宫为你们操心到何等地步!”

  二人见皇后大怒,皆起身跪地,齐道:“儿子有罪。”

  “本宫要的不是‘有罪’。”皇后按一按怒气,冷道:“明年初春本宫会安排一次花宴,太子你就给本宫擦亮眼,务必选个心仪的。还有你墨煜,那日去清光寺可遇到什么人?不许诓本宫。”

  墨煜冷俊着面庞,淡淡道:“无关紧要之人罢了,竟叫母后如此费心。”

  皇后冷嗤一声,道:“是吗。那你觉得顾明晖大人的二女给你做侧妃可好?”

  墨煜脸色微沉,想起前日在禅房见到的人,眼中有一抹阴翳的散漫和冷淡,“母后说笑了。清光大师的确同儿子说过,儿子命格有变。可即便如此,儿子也不认为顾大人的二女就是儿子的良人。而母后不妨先见过顾大人的二女再下定论。”

  皇后微微愕然,心中滑过一丝异样,沉吟道:“总之你二人不可同往日那般怠慢了。好了,本宫也乏了,下去吧。”

  两人起身告退。出了正殿,墨曌见四下无人,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墨煜肃容道:“近来之事罢了,不想被母后知道了。顾明晖那二女我见过,眉间戾气过重,说她是我良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墨曌笑道:“话还是别说的太满,毕竟天意弄人。”

  墨煜冷然道:“父皇已同意我去边关,还有一年,我也不怕再生什么事端。倒是你,就不好说了。”

  “左右只不过是一个人罢了,我还是养得起的。”墨曌笑着说道,言语中竟是凉薄之意。拍了拍墨煜的背,关切道:“去了边关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人担心。”

  墨煜含笑不语,与墨曌碰了碰拳。

  夕阳西下,最后一抹光消失在地平线,只留无尽黑暗。在兄弟兵刃相接时,他们如若多想想过去种种,会不会多一点犹豫,多一点不忍。那么,也不至于仰天长叹,“幸有室家乐,宁无兄弟情”。

  天意弄人,他们注定同根生,相煎急!

  ———————————————————

  五日后,顾兮四更天就起床沐浴更衣,梳妆打扮。这是她第一次进宫觐见皇后,也是扳倒顾襄至关重要的一步,不可怠慢。若雨和夏荷都很紧张,伺候得甚为谨慎小心。

  顾兮对着象牙镂花小圆镜,嘱咐道:“若雨,还是梳垂挂髻。夏荷,胭脂水粉就不用涂了,把绿窗迷口脂拿来。”

  接过夏荷递过来的小盒,以指尖挖起一点直接匀在嘴唇上。对镜相照,满意一笑,又挑一件青白银纹绣百蝶衣穿上,颜色淡雅大方,又不失身份。

  即使她不记得原著细节,可寥寥几场战争还是记得的,毕竟事关她男神。虽说现在内境和平安定,可边关却乱极了,即便是已和邻国签订协议,短期内不会兵戎相见,可终不是长久之计,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备受折磨,至少墨煜去之前是不会安定的。想必墨陵帝也是忍耐到了极限,早已暗中筹备银两,战不战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在这节骨眼上万万不可盛装赴宴。

  一切准备妥当后命夏荷留门,携了若雨走到了顾府正门,见顾老夫人欠身行礼。而顾老夫人朝她赞赏一笑。顾兮便知道她很是赞成这幅装扮。目光一转,见顾襄同样素净,不由警惕。不愧是重活一世的人,心思竟这般缜密。看来今日又会是一番苦战。

  顾老夫人笑道:“你母亲要看轩哥儿不方便,今日就不去了。没人提醒你规矩,可别忘了。”

  顾兮点头,“孙儿时刻不忘身为顾氏嫡女这件事。”

  顾老夫人面露赞许之色,牵着顾兮的手上了轿。

  顾襄跟在两人后头,心情颇为复杂。不料顾兮摔了一跤,变沉稳了不说,连着心思也细腻了,打扮如此朴素。真是大不相同了!日后对付起来着实不易。思及此,不免有些担忧。可转念又想到她身为庶女也能参加国宴,又从容了起来,扬起一抹艳笑。

  而顾兮却不知,多亏她还记着剧情大概才躲过了一劫。在书里,原主因为不知边关事态严重,打扮极其奢华,而顾襄却因着是重活一世,打扮素净。相比之下,顾老夫人心中自是不悦。而对于皇后,虽念着她年纪尚小,没有大罚,却也生不起好感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