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球间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队长曲浪

足球间谍 单机硕 2480 2017.04.21 19:59

  12月18日

  这几日詹邦德一直照着他既定的计划,在球场边偷偷观察着英奇队的队长——曲浪。

  詹邦德注意到,曲浪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作为后卫来说争抢头球实在占不到便宜。好在他主打右边路,防空的事可以交给两个中后卫。有时候,个子小在球场上反倒是一种优势,巴西传奇边后卫罗伯特卡洛斯和德国国家队队长拉姆就是最好的例子。曲浪的身体重心很低,底盘很稳,步频很快,这让他在与对手边锋的对抗中总能抢先一脚解围。不过,从詹邦德多日的观察来看,尽管他的前插次数不多,防守较为稳健,但他内心还是对进攻有着天生的向往。他有一颗进攻的心,在他这个荷尔蒙旺盛的年纪,能耐着性子固守本方半场,不越雷池一步参与进攻,实在是不可能。

  在和队员们场外的闲聊中,詹邦德隐约得知他在班级里也算是一号厉害人物。身为足球队长,平日需要应付大运动量的训练,还要协助教练管理好手下的队员,曲浪并没有因此在学业上有所松懈,反倒在期中考试中考取全段前五,这让球队上下一度惊讶不已。从此,队员对他更是言听计从,连萧笛这样桀骜不驯的问题球员对他也是心服口服。

  曲浪是萧笛在球队里惟一臣服的人,这点詹邦德是在一次训练课后注意到的。当时,解散之后人群逐渐散去,素来独来独来的萧笛竟然搭着曲浪的肩,和他有说有笑地走着。詹邦德头一回见到萧笛如此放松自如地和另一个人相处,一般情况下,他在球场上不是恶狠狠地骂骂咧咧就是抱怨队员都是一群猪头,看到他能和队友愉快的攀谈,实属罕见。从那之后,詹邦德明显注意到在平时的训练中曲浪就像一个老大哥一样,对萧笛照顾有佳,他常常从后场套边助攻,在底线附近传球给萧笛,他们之间的默契逐渐形成,甚至这种进攻套路一度成为孙国安教练主要演练的战法。詹邦德记下这一点,告诉自己一定要写到报告里,希望方宏能够引起高度的注意。一个只懂盘带的萧笛是构不成大威胁的,但如果他和其他人产生了化学反应,能够经常做些二过一撞墙之类的配合,那英奇队前场的进攻威胁将大大增加。陈力新在前场的穿插,张伟安在后场的调度,如果再加上曲浪和萧笛之间擦出的火花,英奇队能使用的武器就会越来越多。这将成为海鸥队巨大的威胁。

  该如何去限制这种进攻套路的形成呢?詹邦德认为,可以从阶段两人的传球路线下手。只要派三个人对萧笛和曲浪两人的传球线路进行封堵,那萧笛在带球的情况下更可能选择单干,因为他是不会把球传给陈力新的。詹邦德从没看到过他传球给陈力新,即使是在教练多次督促的情况下,他宁可把球带丢,也不愿传球给这个水平和他旗鼓相当的英奇队10号。可能他们之间真的存在什么芥蒂。反正,他们两个就像两块磁铁,更具体的说是两块磁极相同的磁铁,只要把他们俩放在一起,就会立刻互相排斥。如果孙教练能赶在比赛前解决好他们之间的矛盾,那英奇的进攻会上一个档次。可惜,詹邦德觉得这样的机会十分渺茫,大概他们两人这辈子不会成为朋友。

  詹邦德还注意到一个问题,一旦曲浪前插找萧笛做配合,他身后的空当很大,原本应该过来补位的中后卫李齐凡老是慢半拍,这给英奇的对手留下了可趁之机。海鸥中学在比赛中完全可以借助这点对曲浪和萧笛进行凶狠的逼抢,只要球权易主,那海鸥队完全可以向曲浪身后的区域长传,发动凶猛的快速反击。

  这是曲浪的阿喀琉斯之踵,也是一个边后卫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如何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做好取舍。他有一颗进攻的心。听说他初中时曾是名犀利的边锋,突破如麻,进球如麻,在初中赛场上过人如探囊取物。可是在孙教练的阵容里,他却成为一名右后卫。可能是教练看到了他身上并未被人察觉的防守天赋,也可能是教练为了解决球队右后卫缺人的问题,他把曲浪调去后场,镇守右路走廊。曲浪没有怨言,这是作为一个队长应该做的,倘若连队长都不听教练的调遣,那球队一定会军心涣散。曲浪是个大局为重的好球员,所以他接受了这份任务。

  可是,他有一颗进攻的心。这从他每次边路插上时深入对手禁区的行为可以感受到。球在右路一侧时,他偶尔会粘球过多。他对小他一届的队友终究有些不放心,凡事必须亲力亲为,进攻防守一把抓。作为队长,这是优点,亦是隐患。问题在于,他把右路的事都包办了,留给小辈们发挥的空间就小了。足球是十一个人的运动,不能把所有的重担压在某几个人身上。他应该适时的放手,让学弟们参与到球队的进攻中来,自己则牢牢看好右路防线。可是,除了英奇的三叉戟——陈力新、萧笛和张伟安之外,他对其他队友没有给予过多的期望,这也令他在处理球的过程中缺乏对其他人的信赖。如果球队队长都不能充分信赖他的队员,那对一只球队来说这将是致命的,即便这名队长在球队有着极高的威信。

  他不是那种会在更衣室里高喊着振奋人心口号的队长,他是另外一种——用行动默默做好自己的本职,给其他队员补位,百分之百地投入训练,凡事以身作则,不怒自威。

  此外,曲浪在球场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跳水。所谓跳水,放之绿茵场,即是假摔之意。因为他个头不高,在和对手强壮的边锋对抗中很难占据绝对优势,所以一旦有人动作过大,侵犯了他,他会下意识地选择跳水这种狡猾而又不够厚道的自我保护方式。这毛病平时玩玩没事,可一旦到了正经的比赛中,裁判的尺度很难拿捏,万一演技不佳,跳水失败,那一张黄牌在所难免。身处右边路要塞,又身背队长重责,经常拿到黄卡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他要是经常如此,可能会被得到情报的对手——比如海鸥队主教练方宏利用。詹邦德认为方宏和他的海鸥弟子们可以让他落入跳水的陷阱,在裁判眼里留下不好印象,进而猛攻他这一边,相信身背黄牌的曲浪在防守端一定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但球队需要一个大嗓门,需要一个在球队落后时能爆几句粗口,将大家骂醒的人。以这个标准来看,曲浪还是稍显安静。他不是那种让其他队员感到战栗的队长,逼的他们时时刻刻打起精神在球场上战斗的队长。他喜欢和队员打成一片,玩在一块儿。这能让大家畅所欲言,及时提出问题,但有时,可能会令大家对他的地位有所挑战,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论技巧,有萧笛在前;论身体素质,有陈力新;论大局观,有张伟安。有时,天才们的存在让曲浪在球队的地位有点尴尬。他需要证明自己,他需要有所行动,以显示自己配得上右手缠着的队长袖标。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