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神谕之拂晓之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幕 太阳与小草 第四章

神谕之拂晓之夜 洛奇洛 4906 2017.09.14 05:58

  维特斯轻而易举就抓住了朝着自己飞来的椅子,他挥舞手中的椅子把空中的桌子也击落了下来。

  桌椅不断在维特斯面前落下,渐渐桌椅堆叠在一起越来越高,他快要看不见海兹和埃米两人的身影了。

  维特斯皱眉,他不理解海兹这种无意义的攻击有什么用?

  漫天飞舞的桌椅停下了,维特斯看着眼前堆积得高高的桌椅周围,他完全看不见海兹和埃米的身影了。

  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

  “糟了!快追!”维特斯这才反应过来海兹并不想和他打,而是想跑!所有人转身追入雨中。

  “能不要闹出这么大动静吗?”这时在厨房的门口,夏丽手里端着一盘还冒着热气的煎饼走了出来。

  不过当她看见眼前的一幕时完全愣住了。

  之前夏丽在厨房里就听见了外面有动静,一开始还好,只是桌脚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夏丽以为只是海兹两人在挪动桌子。可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感觉像是所有桌子被同时挪动了起来。

  夏丽本想离开走出来看看的,可眼前的锅里还炸着饼,夏丽怕走出去饼就炸糊了,于是她秉着一种专业厨师的精神不去想外面那嘈杂的声音而专注眼前的烹饪。果然没一会声音就停止了,夏丽以为没事了。

  可结果就如夏丽所看到的一样,不是没事了,而是事都做完了。所有的桌椅都莫名其妙的堆积在了门口,不论是桌子还是椅子的脚都变形了,想要再次使用似乎是不可能了,最可恶的是门被挡住了,夏丽出不去了!

  夏丽苦笑着向右侧看去,窗户上的玻璃破开一个大洞,零碎的玻璃残渣还在往下掉落。她想说还好可以从窗户出去,但是又说不出口,因为这一幕任她怎么想都不好啊!

  闪电割裂漆黑的夜,那隐藏在夜幕中的一个个身影浮现了出来。

  夏丽站在原地愣住了,和之前的吃惊不同,这次浮现在夏丽脸上的是惊恐,但惊恐之中似乎又带着些许欣喜。

  透过那残破的窗户向外看去。闪电发出的光照亮了奔跑者的背影,褐色的马尾伴随着奔跑不断起伏,空中的水珠仿佛倒映出了奔跑着的女孩的脸……

  “老大你不是腿疼吗?”

  此刻埃米正被海兹拉着在雨中飞奔,他想不明白海兹腿疼怎么跑那么快?

  “我也不想跑啊!可你不仅魔法白痴,体能也是白痴,我不跑难道等死啊?”海兹现在十分鄙夷埃米,这家伙明明腿没受伤可跑得比自己还慢,还得自己拉着他跑。

  “可你这样见面就跑不会丢了神族的脸面吗?”埃米心说这可不是你海兹·冯·威利诺斯的性格啊!

  “反正现在又没人知道我是神族的人,生命诚可贵啊!”海兹心说我要打的过我还用得着跑吗?

  现在的情况和昨夜不同,昨夜来到英灵殿的虽然只有维特斯一人,但外面的通道想来早就被那群小屁孩给挡住了,而英灵殿的唯一出口就是那条通道,昨夜是没法跑!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是在宽阔的地面上,能逃跑的路线实在多不胜数,虽然海兹觉得面对一群小屁孩逃跑有点丢脸,但是丢脸也比丢命要好吧?

  而且最为致命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外人,海兹不想把夏丽牵扯进来。

  “巴特老师怎么办?他来了万一找不到我们怎么办?万一他又遇上这些家伙了怎么办?”埃米听到身后水花飞溅的声音忍不住回头去看,那漆黑的雨幕中有着一团团比夜还黑暗的身影追着他们不放。

  “真是难得啊!你居然还关心巴特老师?”海兹觉得有些意外,埃米这个废物不是从来都是最怕死的吗?一直以来有危险埃米从来都是丢下同伴就跑的那种类型。

  埃米被海兹说得有些尴尬,不过他仍然嘴硬的说:“那当然了,我可是很珍惜你们这些同伴的!”

  其实埃米的确是那种以自身安危为重的人,他询问巴特老师的原因只是觉得巴特老师在这里他们就不用跑得这么累了。

  “好吧!”海兹也不戳穿埃米,他继续说道:“首先现在是生命危急的时候,不是考虑巴特老师找不到我们怎么办的时候,然后以巴特老师的能力你觉得他会有危险吗?”

  “可我们跑得掉吗?”埃米回头望了一眼,背后那黑影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他当然知道巴特老师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他才想要和巴特老师待在一起。

  埃米觉得现在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待巴特老师的到来。

  “跑不掉也得跑啊!”海兹虽然没回头,但那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海兹也知道快要被追上了。

  在平时海兹对自己的速度还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但是现在自己的双腿都带着伤,虽然疼痛自己可以忍耐,但是大脑却会为了保护身体而降低身体的机能!就算他想全力奔跑也做不到。

  “你不要和我说话了,会影响我的控制力。”虽然和埃米说话的时候自己会忽视腿上所产生的疼痛,但相对的自己也会降低对身体的控制力。

  忽然海兹看到了雨幕中那高大漆黑的建筑物,那是教堂的圣堂区域。海兹毫不犹豫拉着埃米冲进了圣堂区域。

  两人此刻处于圣堂的东端。前方是长长的的走廊,走廊直通大门,身后是圣坛,圣坛后面是舞台,舞台上方墙壁的石龛中镶嵌着一幅幅金色的壁画。

  可此刻海兹和埃米两人根本顾不得去看眼前的什么景色,他们笔直地顺着走廊冲向大门处。

  刚刚跑过圣坛的海兹停了下来,他也没向埃米解释停下来的原因。海兹走到那一排排长椅后,猛地伸脚踢向长椅,长椅瞬间从地上飞了出去,飞向之前两人进来的门。

  埃米楞了一秒,下一秒他就看见了无数的长椅在空中飞了起来。而此刻前面的几排长椅都被海兹踢飞了出去,速度之快,让埃米忍不住怀疑海兹腿上到底有没有受伤?

  “走!”海兹拉起发愣中的埃米就往大门处冲,他使用了之前的方法想要拦截维特斯等人,不过他也没想过这些木头做的椅子和一道普通的门就能拦住他们,海兹只希望能够争取到足够跑出这座教堂的时间。

  海兹的目标是之前他走过的那些小巷,虽然那些小巷中地域十分狭窄根本不利于战斗,但却对于逃跑有相当大的优势,只有一点障碍物就能阻挡住对方的追踪。宽阔的地方利于战斗,狭窄的地方利于逃跑,这是常识。

  身后那一堆挡住道路的椅子发出了摇晃声,海兹知道是有人在踢门了,但是大门就在海兹的眼前,只要拉开大门冲入对面的小巷之中,海兹就有八成的把握能跑掉!

  转眼间海兹已经来到了大门前,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拉门,冷风伴随着雨水从缝隙中灌了进来。

  突然,海兹从凌冽的冷风中感觉到了其他的东西,那是一种置人于死地的杀气。

  海兹想立刻把门关上,可是已经晚了,一个娇小的拳头从门外伸了进来。如果是其他人看见这个娇小的拳头大概都会噗嗤一笑吧?但是海兹知道这小小的拳头上蕴含的力量有多大。

  海兹伸手从下往上轻轻一举就卸掉了拳头上的力量,出拳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海兹会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击。不过在她发愣的一瞬间,海兹的拳头立刻对上了她的拳头,而她也由于这猝不及防的攻击被震得倒退几步。

  看着拳头从缝隙中抽出海兹立刻把门关上,他背靠在门上大口喘息。

  这的确是海兹疏忽了,如果之前他不选择用长椅堵门的话就已经冲到对面的小巷中了,虽然那样还是被追得很紧,但也好过现在被夹在中间出不去。

  “我忽然想起一故事。”和海兹一样背靠在门上大口喘息的埃米忽然说。

  “什么……故事?”海兹喘息着说,虽然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但他还是下意思的问道。

  “从前有个人过独木桥,桥下是万丈深渊,但是当他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前方有一条狼,而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只鬼,他的手中有一张弓和一支箭。”埃米看着海兹,“你觉得他应该射哪一边?”

  “……”海兹有些无奈,“我本来以为你会说些搞笑的故事来缓和气氛,你这故事用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吗?”

  海兹觉得这是个相当尴尬的问题!

  “如果我是那个人,我不会用箭去射任何一方。我会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布,然后写成求救信射向远方!”埃米如此说道。

  “恩,我承认你的想法很有意思。”海兹顿了顿,“但现在我们前后的不是鬼和狼,而是比鬼和狼更可怕的暴力狂;而我们脚下踩的也不是架在万丈深渊上的独木桥,而是实实在在的地面,他们不会有任何顾忌就冲过来吃掉我们!”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我脚下踩的是深渊之上的独木桥,这样跳下去摔死也比被一帮小屁孩打死光荣得多!”海兹看向埃米:“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箭,也没有弓!”

  “不!我们有!”埃米用炙热的眼神盯着海兹,“老大我就是你的箭啊!而你自己就是弓啊!”

  “以你的力量完全可以把我扔出这片危险的区域啊,我可以去搬救兵来救你啊!”埃米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海兹看着眼前的埃米楞住了。是啊,这样的埃米才是埃米啊!

  埃米看到海兹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眼神,他知道海兹在想什么,留在这里的人只有死。海兹说的对,他们现在不是站在独木桥上,而是站在羊圈里,圈外的狼随时都能跳进来吃掉他们。

  埃米知道自己虽然拥有无属性魔力这一强大的天赋,但实际上他却是个魔法废物。不仅如此,他没有上进心,脑袋也不灵光,属于那种彻头彻尾的废物!

  可就是这种彻头彻尾的废物也是想要活下去啊!他和海兹这种天生就是英雄的人不一样,英雄们可以为了自己的正义和理想死去,但对于废物来说,正义和梦想还不如一顿美食的诱惑力大。对于英雄来说,这世界的一切诱惑都不值得去留恋,可对于废物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享受这些诱惑。

  埃米不知道海兹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觉得即使海兹现在揍自己一顿也合乎情理。但出乎意料的是海兹在短暂的失神后微笑地看着埃米说:“我明白了。”

  “如果要是你搬完救兵回来发现我已经死掉了,就帮我把尸体送回神族吧!”海兹淡淡的说,“哦,对了!你也可以帮我在学院里宣传一下我的英勇事迹,这样至少我能在他们的记忆中多停留一段时间。”

  埃米低下了头,他觉得海兹淡淡的话语像是一把利刃般扎中了他的心脏,他感到快要死了一般的难受。

  “不过在我射出你这支‘箭’之前可千万别被砸断了哦!”海兹忽然说。他伸手放在埃米的背后,把埃米推了出去,同时他自己也迅速跑开。

  埃米一愣,他不知道海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背后门上传来巨大的力量把埃米推了出去,埃米差点直接扑到在地上。在被推出去的时候他向前跑了两步,看见海兹跑了埃米就意识到了不对,然后本能的向前跑了两步,不过最后埃米也还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背后传来响亮的轰鸣声,埃米扭头看去,他庆幸自己向前跑了两步。背后那厚重的铁门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海兹的提醒,他现在已经被铁门砸成肉饼了。

  “趴下!”埃米刚想爬起来就听到海兹严厉的声音,他吓得立马重新趴在地面上。他扭头看向头顶,那一张张红色的长椅正朝门口飞去。

  而门口的人也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她们想都没想就侧身躲闪海兹扔过来的长椅,长椅全都落到了淋着大雨的街道上去了。海兹见自己的攻击没有起作用也丝毫不在意,他还是像个疯子一样继续扔着一切可抓取的东西。

  埃米趴在地上看着疯狂扔东西的海兹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这样不是纯粹的浪费体力吗?

  “活下去!”海兹的话语在埃米耳边响起。

  埃米来不及想,他的身体瞬间就被海兹举了起来,然后举着埃米的海兹奔跑了起来,和之前海兹举着长椅的动作一模一样。

  埃米明白海兹打算干什么了,他打算把自己夹杂在这些长椅中一起扔出去。

  埃米的身体瞬间离开了海兹的手,他只感觉疾驰的风而耳边呼呼的响,然后自己就朝着漆黑的雨幕飞去。他回头看向那身处烛光之中的海兹,埃米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海兹居然还微笑着朝他挥手,他觉得海兹真是傻得可爱。

  站在门口攻击海兹的人自然也看见埃米飞了出去,可她也没办法阻止,那一瞬间实在是太快了,她即使发现了也来不及阻止。之前海兹一直都是拿长椅来砸她们,但是此刻却把自己的同伴都扔了出来。此时她才知道原来之前拿长椅砸她们不过是掩饰而已,海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把同伴扔出去。

  她回头望了一眼漆黑的夜幕中,什么也看不见,根本不知道埃米落到哪里去了,相比已经跑掉的猎物还是守住眼前的猎物更重要。

  她不在纠结跑掉的埃米,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圣堂内的海兹身上,她想看看海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海兹并没有再玩什么花样了,他把埃米扔出去之后就给自己搬了一张长椅坐了下来。

  攻击海兹的人渐渐从门外走了进来,海兹看清楚了是谁。就是昨夜在地下室里见到的那个小女孩,而女孩身后跟着几个目光呆滞的小男孩,不过海兹总觉得眼前的女孩有些眼熟。

  此时圣堂东端被海兹用长椅堵住的门也被人一脚踹开了。红色的长椅再次漫天飞舞,有的落到了长廊两旁,有的落到了圣坛后的舞台之上。

  维特斯从那道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群目光呆滞的男孩女孩。

  “怎么了?不跑了吗?”维特斯饶有兴趣的看着海兹。

  “啊,对啊!跑累了,不想跑了。”海兹满不在意的说。

  “这样啊……”维特斯露出失望的神色,“你这样一点也没有追赶猎物的乐趣啊?”

  “哦?那你看这样如何?”海兹微笑地看着维特斯,“你把我放了,我再跑怎样啊?”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