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南宋不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意外收获

南宋不哭 头破水流 2254 2017.04.21 20:29

  杨成文从祠堂出来,差不多三更天了。

  也许是习惯,也许是有所收获,再无以前那般拿起书本就想睡觉,渐渐品出了味道。

  “谁?”杨成文低声喝道,些许的睡意一扫而光,双眼紧紧地盯住阴暗处,刚才那里有轻微的脚步声。

  虽然不练武,敏锐的听觉还在。

  半响,一个瘦小的身影缓缓走出来。

  借着朦朦胧胧的星光,杨成文发觉并不是杨家庄人,不由警觉起来,心里却没来由地升起一种熟悉感。

  肯定见过。

  “三更半夜,夜不归宿,非奸即盗,乖乖地随我去杨家武社,否则!”杨成文顺手捡起一根木棍,目露凶光,大有一言不合便开打的意思。

  “我……”身影吞吞吐吐,最后银牙一咬,隐隐带着哭腔,凶巴巴地道:“一二三四,凶什么,每次都被你欺负。”

  这种叫法……杨成文牙疼了,怪不得熟悉,原来是小妮子女扮男装。

  “堂堂史家小姐,夜半三更还在外游荡,莫非是在会情郎!”杨成文嘴角翘起,笑着道。

  “放屁!”史家小姐立时娇喝道:“还不是你害的。”

  我的乖乖,你就不能淑女一点吗?杨成文瞪圆眼睛,噎住了。等等,关我什么事。

  史大小姐委屈。

  白天在酒楼听杨家人谈起三国,一时好奇,下午便偷偷地溜了出来,看看热闹。本以为两庄之间只隔着几里路,即便晚一点回去也不可怕。

  哪知刚刚走到一线天,便感到阴风阵阵,黑影飘飘,不由想起老人讲的鬼故事,一时疑神疑鬼,越想越怕,最后调头飞跑回杨家庄。

  偏偏杨家庄并没有熟人,又是女儿身,左右为难,几经彷徨,到了半夜,被几条恶狗追了半个庄子,慌乱之下,越跑越偏僻。

  正感到无助之时,杨成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悄悄地尾随在后面。

  杨成文无语了,转身就走。

  谁知史小姐一脸警惕,站在原地未动。

  “走啊,傻楞住干什么?”杨成文叫道。

  史小姐双手环抱在胸前,摇晃着小脑袋。

  杨成文有些明白了,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瘪瘪嘴道:“就你这花骨朵一般的身材,我还真瞧不上。哥哥送你回家,野丫头一个,也不知家里急成什么样了?”

  又是这种赤裸裸的眼神,史小姐仿佛衣服被脱光光了一般。

  没文化,没教养,粗鲁男人一只,还想读书装斯文,简直是马不知脸长……史小姐乖乖地跟在杨成文身后,心中鄙视了一百遍。

  星光如水,微风轻轻地抚过脸庞,树叶飘动,跳着优美的舞蹈。史小姐惊奇地发现,所谓的阴风,所谓的黑影,一个也看不见,全都消失不见。

  “一二三四,咱们做一个交易!”

  “哦,说说看!”杨成文无聊地咬着一根青草,含糊不清道。

  “听说你现在很喜爱圣贤之书,不是自夸,我家里书堆了一屋子,光光四书五经就有百个版本,即便临安城也难以找到。”史小姐道。

  “哦,书店可以买到,我不稀罕。”杨成文一口拒绝。

  “哼哼,读书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过三关。你即便将书店的书读得通透,多半连秀才都考不上。”

  史小姐俏脸气红,鄙视道:“休看大学只有区区十几章,却有数种注解,是一些大儒穷尽一生的心血编著而成,只有融合贯通,才能信手而来。”

  杨成文傻眼了,难不成古代的科举考试没有标准答案。

  “府试省试京试,千万人挤独木桥,假如你的试卷没有新意,都是一些普通书店学来的,你想主考官会录取你吗?”史小姐洋洋自得,小嘴翘得高高的。

  “好吧,说出你的条件!”杨成文郁闷道。

  “很简单,每天听完三国演义,你必须送我回去。”史小姐得意地抿起嘴道。

  杨成文想不到这般容易,笑着道:“何必麻烦,我一次性全部讲给你听。”

  “真搞不懂你,”史小姐鄙视的眼光又出现了,“知道什么是评书吗?每天听一小段,心里才有期待感,而且要讲究气氛,人多才有意思!”

  每天晚上送回去,这话如果放在现代,女生简直是赤裸裸的邀请了,含义便是我很喜欢你。杨成文差点咬到舌头,可仔细看去,史小姐眼神清澈,半点含蓄的表情都没有。

  纯啦,真金白银的纯!

  “还有,如果心情好,我会挑一些对考试非常重要的书籍。简单地说,即便是一头猪,在我的指点下,秀才是稳稳的。”史小姐傲娇道。

  杨成文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以为是谁呀!

  走过一线天,再翻过山,拐过一道弯,前面就是史家庄了。

  史家庄此刻灯火通明,漫山遍野的火把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杨成文打死也不敢往前走了。

  “记住了,我叫史若兰,”史小姐匆匆而去,“还有,我更喜欢周瑜。”

  杨成文回到杨家庄已是四更,迷迷糊糊很快就天亮了。

  练字读书,去了山上一趟,一天过了。

  晚上,史若兰准时到了,拿出一本书,也是手抄,字迹娟秀,每一句旁征博引,非常详细,杨成文立时入了迷,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太公这几晚睡得不安稳。

  三国演义已过了大半,只凭一本简单的三国志便能将国战讲得活灵活现,充分证明杨成文绝对不简单。

  所以太公下了决定,与其留在杨家庄浪费时间,一定要将杨成文送到临安,有更大的前途。

  无奈那小子油盐不进,坚决不走。

  得想个办法才好!太公辗转反则,索性起床,走出门外。

  入秋了,天有些凉,太公深吸一口气,舒服很多。

  突然,一抹红色腾空而起,如同大火熊熊燃烧。

  “起火了!”太公大惊失色,急急向后山跑去,那里是祠堂方向,千万不能出差错。

  待跑到近前一看,祠堂风平浪静,而红色越变越深,渐渐变成紫色,将天空照的绚丽多彩,整座祠堂被光辉笼罩,变得庄严无比。

  “紫为极,难道我杨家要出一名位极人臣的人物!”太公喃喃低语道。

  转眼间,那道紫光消失不见,太公出神半响,正待回去,想了想,向后院走去。

  “老五怎么不在?”茅屋内空无一人,太公心里不踏实,走进祠堂,穿过几道回廊,却发现老五静静地站在大殿之外。

  正待出声,五爷摇了摇手,指了指灯火通明的大厅。

  太公觉得奇怪,悄声近前一看,却见一名少年捧着一本书正读得入神,伴随着清朗微弱的读书声,香烟缭绕,飘摇直上。

  正中间的祖宗雕像恍惚中变得生动无比,仿佛一个个活过来一般。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